title

圣经难题

谁是「好撒玛利亚人」?



  路加福音10:25-37,耶稣讲了「好撒玛利亚人」的比喻,几乎所有人的理解都是,好撒玛利亚人是那个问问题的律法师,是我们基督徒,乃至每个人的榜样;这比喻教导基督徒要学做好撒玛利亚人,作每个人的邻舍,作世界的盐和光,普爱众生。

  这样说应当没有错。但耶稣是不是在用这比喻提醒我们:要成为好撒玛利亚人之前,我们得看清楚「我是谁?」我们记不记得自己的本像(犹太人和外邦人一样,罗2:9-11, 28-29;徒10:34;加3:28),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以弗所书2章说,「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放纵肉体的私欲,随著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那时,你们与基督无关,在所应许的诸约上是局外人,并且活在世上没有指望,没有神。」我们这样死在罪恶过犯中的人,怎么能成为一个好撒玛利亚人?

一、先被神爱,才能爱神爱人,承受永生

  有一个律法师起来试探耶稣说:「夫子,我该做什么才可以承受永生?」(路10:25)

  律法师所提的问题,他自己其实已经有答案,因为接著耶稣问他「律法上写的是什么」,他讲出来了。他大概是觉得,这个答案人根本办不到,所以他来问。
律法师问错了。永生不是人做什么事赚来的,是神白白给人的恩典,「主所应许我们的就是永生。」(约壹2:25)永生是因信得来的,是因认识神而得来的,「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约3:16)永生是神白白给我们的,让我们认识他、信靠他、领受这样的恩典,「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约17:3)
整个新旧约都告诉我们,我们这些可怜的、有限的、受造的人——堕落前尚且如此,堕落后更是——绝不能靠行为得救、得永生、进天国、重生、称义、成圣、成为神的儿女、得胜、得荣耀。这些完全都是靠著神的恩典,凭著信心,没有一丝一毫是靠自己。我们靠圣灵入门,不能靠肉身成全,通通都是恩典。

  我们也被提醒:恩典不废掉律法,反而成全律法;恩典不减少人的努力,反而使人能真正的努力,有好行为。恩典使我们能做每件好事,所以荣耀要归给上帝,人没有任何可夸口的。如同保罗说的:「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并且他所赐我的恩不是徒然的。我比众使徒格外劳苦;这原不是我,乃是神的恩与我同在。」(林前15:10)是恩典带来行为,不是以行为来赚取恩典。「用行为称义」的想法,是基督徒一直不太能摆脱的。人之所以会「胜必骄、败必馁」,皆因只看到自己,以为都是自己做成的,没有看到其实一切在乎神。

  律法师问错了,他以为永生是守律法换来的,不知道那是恩典。但是,看耶稣的回答,好像我讲错了。好像耶稣反对因信称义和凭恩典得救。耶稣似乎是在讲「因爱(的行为)称义」,「耶稣对他说:『律法上写的是什么?你念的是怎样呢?』他回答说:『你要尽心、尽性、尽力、尽意爱主你的神。又要爱邻舍如同自己。』耶稣说:『你回答的是。你这样行,就必得永生。』」(路10:26-28)耶稣的意思是说:「为什么要问我?律法怎么写的,一切的问题都在律法上有答案。我讲的不会跟律法不一样。摩西的律法就是神的律法。你说,神是怎么讲的?」

  这律法师真了不起,整个律法,被他正确地精简成两句:「尽心、尽性、尽力、尽意爱主你的神」和「爱邻舍如同自己」。也就是说:要得到永生,就要爱神,爱邻舍。整个律法就是这两句:爱神、爱人。十诫的前四诫是爱神,后六诫是爱人。
耶稣则说:「你回答的是。你这样行,就必得永生。」注意,耶稣不是说「信我得永生」,而是说「行律法得永生」——行什么律法?就是爱神、爱人。

  耶稣跟保罗没有矛盾,基督徒要这样做也没有错,但能这样做,是因为神给恩典。「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约一4:19)都是神给我们的爱,「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罗5:5)通通都是神先拣选、恩召,使我们认识、相信、领受他的爱,我们才能够活出他的爱,如果没有连於神这活水的泉源,我们哪里可能有爱的行为?「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朱熹)

  耶稣先提醒他,你要活出这样的爱,才得到永生;等一下就接著说,人靠自己活不出这样的爱。

  那人要显明自己有理,就对耶稣说:「谁是我的邻舍呢?」(路10:29)
问得好!邻居太多了,要爱几个?可不可以有一点限制?

  儒家攻击墨子说:「墨氏兼爱,是无父也;无父无君,是禽兽也!」人批评墨子,批评基督教,说我们博爱,兼爱,通通都爱,这不对。爱应该有等差,有远近、亲疏之分,应该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先爱我自己的父母、小孩,再爱别人;应该是「对我好的我就爱」,父母对我好,所以我爱父母,别人跟我不沾亲、不带故,我为什么要爱?来而不往,非礼也;不来而往,亦非礼也。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

  这话很有道理,圣经不反对这观点。耶稣、保罗都教导要孝顺父母,不可以说,要孝敬的已经作了各耳板,奉献给神了,就不孝敬父母。「人若不看顾亲属,就是背了真道,比不信的人还不好。不看顾自己家里的人,更是如此。」(提前5:8)

  但圣经的确也有兼爱、博爱、普爱的教训。可是这样很累。单是父母双亲孝顺起来都很累,全世界这么多人要照顾,怎么可能?家里两三个儿女,照顾起来都很累,主日学里这么多小孩,讨厌极了。邻居,都能爱吗?当我们说要做好撒玛利亚人,这些人都要爱时,我们实在是太不用脑子了。爱人如己,你能爱个?三、四个恐怕都办不到,要爱全世界的人才能上天堂?不可能!

  面对「爱神、爱邻舍」,律法师问「谁是我的邻舍」,却没有问「谁是我的神」,也就是说,他觉得爱人很难,但爱神就不难了。

  爱神难不难?从某个角度说,一点也不难,因为神看不到、摸不到,不必替他烧饭、洗碗、熨衣服,不必替他做任何一件事——你现在做的都是为教会在做。神其实也不需要我们奉献,他不需要牛、羊、钱或者任何东西。虽然旧约有规定,每逢三节要献东西,但那都是给祭司和利未人的,神根本不要吃这些(诗50)。我们的神是自给自足的神,他不需要我们事奉他。所以,爱神真是很容易,你不必为神做任何事。

  但,也因为这样,爱神是最难的事。他看不到也摸不到,如果没有圣灵让你知道他多爱你,你要爱他,就很抽象了。就算你过去、昨天、十年前很爱主,不表示你今天很爱主,如果不是圣灵继续不断地把神的爱放在我们心里,我们这肉身对神的爱是会冷漠、冷淡的;爱心会慢慢冷,曾经爱过他,渐渐就不爱了。

  爱神很难,我们从这个人不能爱邻舍就知道,他其实不能爱神。「不爱他所看见的弟兄,就不能爱没有看见的神。」(约壹4:20)他没有领受神的爱,对神、对人都没有爱,但他以为他爱神,跟路加福音里那在圣殿祷告的法利赛人一样,那种自夸、自大、自满的态度就让我们知道,他并不知道神多么爱他,也不知道自己多么罪恶、亏欠、不能做任何事满足神的要求。我们基督徒也常常犯这样的毛病。

二、耶稣先做我们的邻舍,我们才能做好撒马利亚人,爱我们的邻舍

  律法师觉得爱神不是问题,爱邻舍太有问题,限制一下人数吧。耶稣就讲了这个「好撒玛利亚人」的比喻:

  「耶稣回答说:『有一个人从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落在强盗手中。他们剥去他的衣裳,把他打个半死,就丢下他走了。偶然有一个祭司,从这条路下来,看见他就从那边过去了。又有一个利未人,来到这地方,看见他,也照样从那边过去了。惟有一个撒玛利亚人行路来到那里。看见他就动了慈心,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伤处,包裹好了,扶他骑上自己的牲口,带到店里去照应他。第二天拿出二钱银子来交给店主说:“你且照应他,此外所费用的,我回来必还你。”』你想这三个人,哪一个是落在强盗手中的邻舍呢?』他说:『是怜悯他的。』耶稣说:『你去照样行吧。』」(路10:30-37)

  一讲起这个故事,听到的教训就是:基督徒是盐,是光,是这个世界上的好撒玛利亚人,我们要尽力去爱每个人。就像这个撒玛利亚人一样,犹太人跟他不沾亲、不带故,甚至是仇敌,他仍非常爱犹太人,看见那人倒在那里,就动了慈心。我们也应该这样,普爱众生。谁是我的邻舍?每个人都是。每一个有需要的、可怜的人都是我的邻舍,我都应该去帮助他。

  基督徒应当帮助每一个人,每一个人都是我们邻舍,我们应该作好撒玛利亚人,这都是对的。在37节,耶稣就说,「你去照样行吧」。主这样爱人,我们也应当这样爱人,这完全没有错——但这中间有一个很大的错误,一个很大的忽略:在耶稣的这个比喻中,谁是我们,我们是谁?

  耶稣提醒这律法师,也提醒我们:要先看清楚你自己是谁。先不要问「你的邻舍是谁」,先问「你是谁」。在好撒玛利亚人的故事里,我是谁?你是谁?人是谁?
律法师问:「谁是我的邻舍」,而主耶稣的反问是:「谁是那落在强盗手中的邻舍」。我们不是好心的撒玛利亚人,而正是被强盗打得半死,躺在路边,没有人爱的那一位。这是每一个亚当夏娃后裔的写照:我们被罪恶伤害,被死亡威胁,被魔鬼抓成奴隶,劳苦担重担,眼瞎耳聋,长大麻风,死在罪恶过犯中;需要有人帮助,却没有人能帮助,因为人人都是躺在路上半死的人。

  耶稣首先讲,我们人就是被打得半死的人,然后他再讲,这被打得半死的人的邻舍是谁。人人都讲:「我的邻舍就是每一个需要我去怜悯的人」,耶稣说的却是:「你的邻舍就是怜悯你的那一位」。我们讲得跟耶稣完全不一样,我们把福音讲成律法了!

  在主完整的道里,有福音也有律法,福音是赐与,律法是要求。人常常只看到要求,觉得自己很神勇,可以像超人或者蝙蝠侠一样救人救世(台湾就有一个「中华基督教救助协会));这世界上的人都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要去救他们!没错,教会有这样的使命;但是,你要去救人之前,先想想你自己是谁?你是一个在路上被打得半死,没有人爱,又可怜,又可嫌,需要被拯救的人;每个人都是。

  如果我们是那怜悯人的好撒玛利亚人,是那需要被怜悯之人的邻舍,那么我们就没有永生可以承受,因为没有人做到了「爱神」和「爱邻舍」;而如果耶稣说得对,我们是那被打得半死的,需要被怜悯的,我们在审判的时候就站得住了。那时候,神问我们是不是爱神,爱邻舍?我们说爱,怎么可能?因为神先爱我们。「主啊!祢知道我爱你!」(约21:15-17)我们必是先蒙了恩典,才能活出恩典;先领受了真理,才能传讲真理;先领受了圣灵,才有能力。你自己不可能发出任何的良善,因为「在我里面,没有良善,没有生命,没有能力,只有死亡、软弱、无能」”。

  基督徒先不要想那么远,想要去帮助别人;先要想到你自己是个罪人、可怜人、死人。如果你已经都要死了,首先应该想到的,是谁可以来帮助你;那帮助你、怜悯你的,就是你的邻舍。那么,谁是怜悯我们,帮助我们的?谁是我们的邻舍?
是神!是我们的主耶稣基督!

  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神就怜悯我们;在我们又可怜、又讨嫌,在这世上无倚无靠,被定罪、被控告、还作罪人的时候,我们的神来拯救我们。他才是「我们的邻舍」,他才是那位「好撒玛利亚人」。

  学者听到我这样解释,会说这是奥古斯丁的遗毒,乱解圣经,灵意解经。但上面的解释没有灵意,是从字面解释的。我倒觉得现在的解释常常太灵意了,没有想到这里的经文是怎么讲的,没有想到,在知道谁是你(当爱)的邻舍前,必须先知道(独一爱你)你的邻舍是谁,一个跟你不沾亲、不带故的来帮助、拯救你。那怜悯你的,是你的邻舍。「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做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5:7-8)

  我们在被怜悯了以后,才能去怜悯人;被医治了以后,才能去医治人;被帮助了以后,才能帮助人。「以后」是在我们一生中一直不断的。重生固然是一次,但我们天天像枝子连於葡萄树一样,凭著信心仰望主,不能有一分钟、一秒钟不要主,独立自主地生活。是的,福音使命、文化使命、爱仇敌、社会参与、家庭祭坛等等,一切作盐、作光的事我们都该做,但是,是主使我们能做,是因为不断的被主医治、拯救、怜悯、更新、管教、充满之后,我们才能做。

  神给我们的每一条律法,都要建立在恩典上才能行。神在西乃山下要求以色列人这样、那样,但那些律法通通都是在恩典之下颁布的,是神按著应许,白白地拯救以色列人,给他们云柱、火柱、吗哪、灵磐石,脱离埃及人的桎梏和红海的危险,在大而可畏的旷野里喂养他们,给他们各样的恩典,然后立约,颁布律法的要求。神不是在人遵行了所有的律法后,看人还配,才救人出埃及。不!律法还没有颁布的时候,他就救以色列人出了埃及了。(参见加3:17)

  神先爱我们,先拯救我们,先给我们恩典,我们才能够去遵行律法。是主医治我,我才能去医治人;是主帮助我,我才能去帮助人;是主光照、引导我,我才能光照、引导人。求主给我力量,我好给别人力量;「主,我没有,我是灰尘,请你给我。」求主让我们永远有一个领受的态度,总先看到自己是贫穷、赤身、可怜的。

三、耶稣先我们的洗脚,我们才能彼此洗脚

  可叹的是,我们往往像老底嘉教会,总是自以为富足,却不知道自己是瞎眼、贫穷、赤身、可怜的。什么时候你看到上帝所给丰丰富富的恩典,承认自己是贫穷、罪恶、瞎眼、赤身、可怜的,你就有福了。
约翰福音13章,耶稣给门徒洗脚的经文,也是今天教会差不多讲烂了的。很多人好感动,说「主啊,我们也要服事人,替人洗脚」。你哪里喜欢服事人?我们哪一个不喜欢人家来服事我?人的罪性就是这样。

  耶稣很清楚地讲了他洗脚的意义是什么。他说:「我是你们的主,尚且洗你们的脚,你们也当彼此洗脚。」我们当谦卑,像仆人一样,服事我们的弟兄姐妹。这个教训是这样没有错,可是还有更重要的地方被人忽略了。台湾的慈济、一贯道,及许多非基督徒都举这段话来说明「耶稣的伟大」,然后劝他们的子弟要谦卑,学习做卑贱的事。这样的理解不错,但是不够深入。

  神学家布莱纳(Emil Brunner)说:「世人可以谦卑到一个地步,弯下腰来替别人洗脚,但是除非在圣灵的光照下,世人不会谦卑的说:『主啊,祢来洗我的脚。』」我们可以谦卑到去做低贱的事,但是我们没有办法谦卑到承认我是那么低贱、肮脏、污秽,要神的儿子来洗我。

  彼得两次拒绝耶稣洗他的脚,这不是谦卑,这是骄傲;这是不承认自己脏、自己坏,而且是脏到、坏到自己洗不干净的地步,只有神的儿子替你洗、替你死,你才能洁净。

  唯有知道自己需要被神怜悯、恩待、充满的人,才能有主的生命,才能不但不受服事,而去服事人。服事人就是作奴隶、作众人的仆人。保罗说:「我虽是自由的,无人辖管;然而我甘心作了众人的仆人,为要多得人。」(林前9:19)我们今天所有的事奉,包括教会、家庭、社会,都要想到自己的软弱、败坏、无能,需要神随时随地给我们全备的力量;不是只有一点,是全部的力量。

  历世历代所有的异端,大概都有共同的特点,就是觉得「人没有那么坏,神没有那么大;人没有那么坏、没有原罪、还可以自救、还有一点残余的好」。我们绝对承认,堕落的人里面有非常多的好,那是因为神的一般恩典托住,没有让我们马上就完全死亡;但是我们自身没有一点良善、善意,对主没有丝毫的认识,认识却故意不认识他。

  很多人不喜欢这种扬神贬人的讲法,时髦的神学家会说这是「坏鬼神学」。其实从旧约到新约,从奥古斯丁到清教徒、基要派、灵恩派或者天主教,所有正统神学都说人坏到极处,人不喜欢听这些。世上有那么多坏事,如果神那么伟大,一切都预定、管理了,那神就是作恶的。所以他们神勇地要保护神,把神的能力越缩越小。像现在的开放神观、新保罗观、以前的伯拉纠、半伯拉纠主义都是这样。
我们反对这样的观点。我们相信人在任何时候(不管得救前、得救后)如果有任何的好,都是神的恩典。而我们如果要在「永生」里面,更是靠著圣灵,如果没有圣灵,你再怎么聪明,也看不到人是这么邪恶,神是这么伟大。就像哥林多前书一、二章讲的,是圣灵的工作使我们能够看到、知道神和他的恩典。

  《万古磐石为我开》这首诗歌里讲到:我们就算做尽一切善工,也不能满足律法的要求;就算流完一切悔改的眼泪,也不能赎我们的罪。我们都只能是两手空空的到主这里来,求主洗净。《照我本相》那首诗歌里讲到:照我的本相,没有一点可以夸耀的,贫穷、瞎眼、可怜。通通都是主的恩典,只有主能洗净、医治、拯救我,我们自己没有任何的好。

  「好撒玛利亚人」的比喻讲到我们的本相,唯有靠著上帝的恩典、因著他的怜悯、拣选,我们才可能有个彻底的改变;也不断地因著他的恩典,圣灵使我们有信心,才能成为一个被洁净的「好撒玛利亚人」。这完全都是主的恩典。


 
附件:1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