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伦理回应

「基督徒的社会责任」之后记



一. 基督徒唯一的社会责任:传福音、见证神

  基督徒是神的儿女,活在这个堕落的世界里,是为要见证神的:「耶和华说:你们是我的见证,我所拣选的仆人。既是这样,便可以知道,且信服我,又明白我就是耶和华。在我以前没有真神;在我以后也必没有。」(赛四十三10)「你们不要恐惧,也不要害怕。我岂不是从上古就说明指示你们吗?并且你们是我的见证!除我以外,岂有真神吗?诚然没有磐石,我不知道一个!」(赛四十四8)「使徒大有能力,见证主耶稣复活;众人也都蒙大恩。」(徒四33)「那从加利利同他上耶路撒冷的人多日看见他,这些人如今在民间是他的见证。」(徒十三31)「并且明显我们是为神妄作见证的,因我们见证神是叫基督复活了。若死人真不复活,神也就没有叫基督复活了。」(林前十五15)

  基督徒在世上唯一的责任、唯一的使命,就是福音责任、福音使命:「凡我所行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林前九23)「就好像我凡事都叫众人喜欢,不求自己的益处,只求众人的益处,叫他们得救。」(林前十33)「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二十八19-20)「无论是少劝是多劝,我向神所求的,不但你一个人,就是今天一切听我的,都要像我一样,只是不要像我有这些锁链。」(徒二十六29)

二. 基督徒为人的责任:家庭和工作

  基督徒并不是因此要时时刻刻都在向人传福音、读经、祷告。刚好相反,百分之九十五左右的基督徒,不是全职传道人,他们的时间精神,大部份是要放在家庭和工作上:「我愿你们无所挂虑。没有娶妻的,是为主的事挂虑,想怎样叫主喜悦。娶了妻的,是为世上的事挂虑,想怎样叫妻子喜悦。妇人和处女也有分别。没有出嫁的,是为主的事挂虑,要身体、灵魂都圣洁;已经出嫁的,是为世上的事挂虑,想怎样叫丈夫喜悦。我说这话是为你们的益处,不是要牢笼你们,乃是要叫你们行合宜的事,得以殷勤服事主,没有分心的事。」(林前七32-35)

  这些基督徒服事人,包括服事不信主的世人,要像服事主一样:「甘心事奉,好像服事主,不像服事人。」(弗六7)因为这是主给他们的工作:「这样看来,差我到这里来的不是你们,乃是神。他又使我如法老的父,作他全家的主,并埃及全地的宰相。」(创四十五8)「在他们以先打发一个人去——约瑟被卖为奴仆。」(诗一○五17)

  然而,这样的忠心并不是作个唯唯诺诺的奴才,而是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例如:

  大卫对扫罗,除了精明办事外:「大卫做事无不精明,耶和华也与他同在。」(撒上十八14)困难时,也会求助王子约拿单(撒上二十章)和公主米甲:「米甲将大卫从窗户里缒下去;大卫就逃走」(撒上十九12)、先知撒母耳:「大卫逃避,来到拉玛见撒母耳,将扫罗向他所行的事述说了一遍。他和撒母耳就往拿约去居住。」(撒上十九18)

  大卫装疯,「就在众人面前改变了寻常的举动,在他们手下假装疯癫,在城门的门扇上胡写乱画,使唾沫流在胡子上。亚吉对臣仆说:你们看,这人是疯子。为什么带他到我这里来呢?」(撒上二十一13-14)

  大卫逃亡,并责备扫罗,「我父啊,看看你外袍的衣襟在我手中。我割下你的衣襟,没有杀你;你由此可以知道我没有恶意叛逆你。你虽然猎取我的命,我却没有得罪你。」(撒上二十四11)「求我主我王听仆人的话:若是耶和华激发你攻击我,愿耶和华收纳祭物;若是人激发你,愿他在耶和华面前受咒诅;因为他现今赶逐我,不容我在耶和华的产业上有分,说:你去事奉别神吧!」(撒上二十六19)

  大卫投奔至宿敌非利士人处:「大卫心里说:必有一日我死在扫罗手里,不如逃奔非利士地去。扫罗见我不在以色列的境内,就必绝望,不再寻索我;这样我可以脱离他的手。」(撒上二十七1)

  耶罗波安背叛罗波安,因为出於神:「对耶罗波安说:你可以拿十片。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我必将国从所罗门手里夺回,将十个支派赐给你。」(王上十一31)「耶和华如此说:你们不可上去与你们的弟兄以色列人争战。各归各家去吧!因为这事出於我。众人就听从耶和华的话,遵著耶和华的命回去了。」(王上十二24)「你回去告诉耶罗波安说: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我从民中将你高举,立你作我民以色列的君。」(王上十四7)

  耶何耶大教训约阿施王:「约阿施在祭司耶何耶大教训他的时候,就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王下十二2)

  拿单责备大卫:「拿单对大卫说:你就是那人!……你为什么藐视耶和华的命令,行他眼中看为恶的事呢?」(撒下十二7、9)

  以利亚、以利沙及众先知,都曾严厉地责备过当权者,如拿伯葡萄园之事:「以利亚对亚哈说:你杀了人,又得他的产业吗?耶和华如此说:狗在何处舔拿伯的血,也必在何处舔你的血。」(王上二十一19)、三王攻摩押之事:「以利沙对以色列王说:我与你何干?去问你父亲的先知和你母亲的先知吧!」(王下三13)

  耶稣常严严责备犹太宗教领袖和法利赛人。

  保罗会根据事实表达对腓立比官长的不满:「保罗却说:我们是罗马人,并没有定罪,他们就在众人面前打了我们,又把我们下在监里,现在要私下撵我们出去吗?这是不行的。叫他们自己来领我们出去吧!」(徒十六37)

  保罗向旁边站著的百夫长申冤:「人是罗马人,又没有定罪,你们就鞭打他,有这个例吗?」(徒二十二25)

  保罗也斥责大祭司:「你这粉饰的墙,神要打你!你坐堂为的是按律法审问我,你竟违背律法,吩咐人打我吗?」(徒二十三3)甚至上告该撒:「我若行了不义的事,犯了什么该死的罪,就是死,我也不辞。他们所告我的事若都不实,就没有人可以把我交给他们。我要上告於该撒。」(徒二十五11)

  但以理的三个朋友抗拒尼布甲尼撒王的命令:「即或不然,王啊,你当知道我们决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但三18)

  但以理会对王提出谏言:「王啊,求你悦纳我的谏言,以施行公义断绝罪过,以怜悯穷人除掉罪孽,或者你的平安可以延长。」(但四27)和警告:「但以理在王面前回答说:你的赠品可以归你自己,你的赏赐可以归给别人;我却要为王读这文字,把讲解告诉王。提客勒,就是你被称在天平里,显出你的亏欠。」(但五17、27)

  但以理不畏被扔到狮子坑里,与素常一样敬拜神:「国中的总长、钦差、总督、谋士和巡抚彼此商议,要立一条坚定的禁令,三十日内,不拘何人,若在王以外,或向神或向人求甚么,就必扔在狮子坑中。……但以理知道这禁令盖了玉玺,就到自己家里(他楼上的窗户开向耶路撒冷),一日三次,双膝跪在他神面前,祷告感谢,与素常一样。」(但六7、10)

  以上都是忠而不愚的好例子。

三. 基督徒是社会的良心,但要思想:

  基督徒在世上做工忠心,不是基督徒之为基督徒的责任,乃是基督徒为人的责任。如果我们说,基督徒是社会的良心,基督徒的责任是高举环保、社会公义、国际和平、促进社会善良风气,使人类文化更丰富;基督徒的责任是使家庭、公司、社会、国家,乃至世界更好;当然可以,但应更进一步思想以下七点:

(1)这不是基督徒才有的责任,这是「无神论」、「异教徒」、其他人都有的责任。也就是说,这只是人的责任,是每个人的责任。

(2)世人在堕落世界中的社会责任或文化使命,表现得往往比基督徒好:「今世之 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路十六8);若说,基督徒在烧菜、打球、读书、绘画、歌唱、道德乃至文学、科学和文明发展上都比外邦人更好,那就不合事实也不合圣经。在今世的智慧或道德上优秀,叫作「一般恩典」,像阳光、空气、雨水一样,神把这些一般恩典,无分轩轾的分给世人和基督徒:「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五45),甚至往往非基督徒得的更多。

(3)基督徒做每件事的动机和动力,应该完全是来自神,也就是要有神的呼召。然而,许多基督徒的文化使命,是来自世界潮流的影响:社会流行参政,基督徒就跟著说参政;世界说环保,基督徒就跟著说要环保;潮流说惟有读书高,基督徒就说惟有读书高。这种基督徒不爱神、也不恨世界:「我藉著祢的训词得以明白,所以我恨一切的假道。……心怀二意的人为我所恨;但祢的律法为我所爱。」(诗一一九104、113)「我恨恶恶人的会,必不与恶人同坐。」(诗二十六5)「我恨恶那信奉虚无之神的人;我却倚靠耶和华。」(诗三十一6)「耶和华啊,恨恶祢的,我岂不恨恶他们吗?攻击祢的,我岂不憎嫌他们吗?我切切地恨恶他们,以他们为仇敌。」(诗一三九21-22)「然而你还有一件可取的事,就是你恨恶尼哥拉一党人的行为,这也是我所恨恶的。」(启二6)被世界牵著鼻子走的基督徒,怎么可能作世界的盐和光呢?怎么可能批判世界呢?

(4)如果不信神,不论个人或集体的文明、文化、道德有多么优秀,仍是得罪神、要下地狱的。不顾福音使命而讲文化使命的人,甚至认为这两个使命并重的人,都是违反圣经而且不懂数学,因为「永恒的幸福永远大於短暂的快乐」。何况不信主的人,其实连短暂的快乐都没有!世俗化的教会或基督徒,忘记或从来未经历过神的真实美好,他们以基督徒自卑或为耻,暗中或明明羡慕世界。

(5)不信神的人,对客观的真善美会越来越不确定。因此基督徒会越来越不容易与他们合作。也就是说,如果不传福音使人信主,连共同生活在罪恶世界中的一些理想,都难有共识。

(6)很多基督徒对信仰上帝不热心,却喜欢在社会上显示他是基督徒的身份,这是最坏的投机者;这种人的生命不渴慕主,在专业上又不比外邦人出色,就希望藉著「基督徒」的外衣,得到保障名额的幸运。这是神人共愤的投机者。「自由派」的基督徒正是这种人的代表!

(7)基督徒只应对基要信仰坚持,其他的事上应容许不同的观点,如吃肉、守日之争:「信心软弱的,你们要接纳,但不要辩论所疑惑的事。有人信百物都可吃;但那软弱的,只吃蔬菜。吃的人不可轻看不吃的人;不吃的人不可论断吃的人;因为神已经收纳他了。你是谁,竟论断别人的仆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为主能使他站住。有人看这日比那日强;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样。只是各人心里要意见坚定。守日的人是为主守的;吃的人是为主吃的,因他感谢神;不吃的人是为主不吃的,也感谢神。」(罗十四1-6)这些次要的事,一旦变成「使命」或「责任」,就显得专横、霸道与排他了。



 
附件:1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