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伦理回应

圣餐是什么?圣餐的目的?



  众教派都同意,根据圣经清楚明白的启示,圣餐是「记念主」(圣餐的目的一)。

  路加福音22:19,「(耶稣)又拿起饼来祝谢了、就擘开递给他们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你们也应当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

  哥林多前书11:24,「(耶稣)祝谢了,就擘开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你们应当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

  我们对圣餐的理解,不能停在这里。慈运理式的思维者,如大多数的福音派,承认圣餐是记念主,但他们觉得:「圣餐,若『只是记念主』,那就有欠缺。」

  当教会正确的、合圣经的主张:在圣餐中记念主时,参与者会经历到圣餐的第二个目的:圣餐是在记念主中,与主团契。

  团契,此地做动词解,与主及主的肢体团契,就是「大家共享主」或「团契主」,(圣餐的目的二)。团契,希腊文koinonia及相关的字眼,含义丰富,不易翻译,有相交、合一、结盟、同领、分享、慷慨、馈赠等成分。李登辉先生(根据日译?)把它译为「生命共同体」,不错,但太长了。习近平先生说,中英是利益共同体,也不错,但与圣经讲法不尽同。

  记念某人(如贝多芬)、某事(如二战)可以产生与某人某事「团契」的经验。如:在听贝多芬交响乐时,记念贝多芬、与他神交;如:站在诺曼底海滩,回忆当年炮火隆隆中、抢滩登陆,彷佛历史重现。但这都是想像力的发挥而已。贝多芬与任何不同时空的人事都没有真实的交集;圣餐却使任何时空的信徒与主血肉相连。我们不能说圣餐只是「记念主」,它还有「团契主」的成分。哥林多前书10:16-17,「我们所祝福的杯,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血么。我们所擘开的饼,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身体么。我们虽多,仍是一个饼,一个身体。因为我们都是分受这一个饼。」

  在与主与肢体团契中,信徒得到益处(领受主,目的三):得到从主而来的滋润、安慰、洁净、力量、造就、提醒、责备、付出、领受之益。

  第二、第三个目的,慈派不否认,但他们会说,那是心灵得到益处,与物质、身体无关。有些教派却认为有关。怎么个有关法?在吃喝消化中与主肉、主血有关!基督徒在圣餐中、“Eucharist” (=thanksgiving、即谢恩餐)中,就是在主餐(Lord's Supper)、圣餐(Holy Communion)、擘饼(The breaking of bread)、爱筵(love feast)中、吃喝中记念主。信徒不只是在祷告、听道、默想、唱诗、灵修中领受主;他们「如此行」,就是在吃喝中领受主。天主教和路德宗说:(两派这方面的异中有同),饼、酒「是」主肉、主血,我们用牙齿、舌头、唾液、肠胃领受了真实(real presence)主肉、主血的益处。加尔文说:饼、酒未变,仍是饼、酒,但圣灵使我们有真实的耶稣血肉的益处(pneumatic presence)。慈派认为:信徒在主肉、主血绝对缺席中(real absence)领受主。领受主是圣餐最宝贵、也最起争议的。

  如果过了第三个目的,像天主教那样说,圣餐还有最终的目的,就是献祭主(目的四),那就画蛇添足,弄巧成拙,不合情,不合理。信徒全神贯注的在记念、团契(分享)、领受主,那能再分心把主献上?不过主的这句话:「你们如此行」,是可以解释成:「你们再把我的身体献上,为你们舍」,只是那太牵强了,更糟糕的是,这种解释,会使人觉得,主在十架死一次不够,要重复亿万次;我们拒绝这解释。

 
附件:1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