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伦理回应

基督徒常因朋友家人不信不悔改而伤痛而自省自责,觉得这是自己见证不好的结果。

反省自责是谦卑是好事,我们常是失味的盐,不亮的灯,该忧伤恸悔,认罪更新。不过我们要想得完整些,包括思想人为什么信或不信。

很多神仆,如耶稣(耶稣当然不只是神仆,他也是神)约瑟、摩西、大卫、耶利米、保罗等,他们都有很好的言教身教,思想言行都不断的见证神,但他们亲友的反应多半是负面的,圣经清楚指出,这不是神仆的错,是他们对象的错:「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定他们的罪就是在此」(约3:19);「因为我来是叫人与父亲生疏,女儿与母亲生疏,媳妇与婆婆生疏」(太10:35);「你们要为我的名被众人恨恶」(路21:17)。

我们当然不是随时指责不信的亲友顽耿悖逆(有时要如此,请想想圣经中,神仆对同胞的严厉的话)。我们是要对神的拯救更加感恩,如果不是圣灵工作,我们自己怎么会信,怎么会继续信?不配啊!是神的怜悯。我们要多祷告,求神怜悯光照不信主的人;我们要多祷告,求神怜悯光照已信主的人,使我们继续不断在主恩中;我们要多祷告,求神给我们智慧,知道什么时候该开口,什么时候该闭口,什么时候该说重话,什么时候该柔和婉转。

自省是好事,但更好的是多思想神,自省而缺少了神恩典、权柄、应许、警告、安慰、劝勉等光照,自省会因省得对而自大,或因省得错而绝望,中国文化的自省,太沈重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二次大战,高棉大屠杀,千千万万的天下大小事,我真有责任吗?这世界是神在掌管,不是人,更不是我。大家都听过,督学问小朋友:「阿房宫是谁烧的?」小朋友答:「不是我」这笑话。我觉得笑中有悲,不是悲国学常识低落,是悲我们常被太沈重的道德重轭压成吓成这个样子。

新保罗观的先锋Krister Stendahl 写过一篇名文 “The Apostle Paul and the Introspective Conscience of the West”(保罗和西方人的自省心态),文中责备从奥古斯丁到路德以来的正统神学家,说他们误解了保罗,并使西方人良心不安,天天自省自责。

Stendahl 完全搞错、搞反了,圣经和正统神学强调人要省察自己的罪(诗77:6;该1:5;路11:35;林前11:28;林后13:5),这使西方教会和文化能谦卑认错,和东方的死要面子不认错相反;而正统教会高举因信称义,这使西方教会和文化有平安和自由的心态,和中国文革时,人心惶惶,时时要检讨自己要认罪相反。当正统教义被曲解被忘记,如19世纪自由神学抑神扬人,就使西方越来越强横的走向帝国主义和纳粹(因人自大),也使西方弥漫著忧郁悲观(因不信神的救恩)。而今,新保罗观只是旧酒新瓶的自由神学,它必定会恶化人的自大和自卑情结。

我们要反省要思想的是神何等恩待罪人,是耶稣基督的十字架何等宝贵,而不是我们自己多烂或多好。所以,不要驻足在你自己身上,要到耶稣那里,那里有永生有安息,能称义能成圣,得自由得荣耀。
 
附件: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