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伦理回应

教会委身



  汉朝贾谊写的治安策里面,对当时政治的评语,可以用在华人教会上。

  他说道:“事势可为痛哭者一,可为流涕者二,可为长太息者六,若其它背理而伤道者,难遍以疏举。言者曰天下已安已治矣…非愚则谀…夫抱火厝之积薪之下而寝其上,火未及燃,因谓之安,方今之势,何以异此。本末舛逆,首尾衡决,国制抢攘,非甚有纪,胡可谓治。”

  现在的教会,该为之痛哭的有一项,该为之流泪的有两项,该为之长叹的有六项,它违背真理不敬上帝的地方很多。说「华人教会在复兴中」的人,不是愚昧就是骗人。火种放在木柴下,还没有燃起时卧者以为安宁,教会现况,与此无异。本末颠倒,是非不分,任意妄为,违反圣经,怎么能说是复兴?

  错误之一在於我们不看重教会:

1. 华人教会往往以为,我们是改教运动的子孙,而改教运动强调「信耶稣得永生」,「唯独圣经」,耶稣是拯救者及主宰,我们从圣经中明白他的旨意,得到属天的能力;所以,信耶稣就够了,看圣经就够了,教会不重要,可有可无。其实,这不是改教思想,而是错误的无教会主义。

2. 华人教会受福音派影响,我们喜欢那些从中世纪就有,在敬虔主义及复兴运动之后的各种「灵修小团体」。早期北美查经班,后来的各种跨教会的团契或教会内的小组,运作起来,比较灵活、温馨、有效率,似乎比僵化、有体制的教会好。

3. 倪柝声等本土领袖对西方教会的剧烈攻击,使华人对较有传统组织、历史源头的宗派有反感。倪认为「西方宗派不是教会,是抵挡神」的论调,现在少听到了,但影响所及,使华人对教会传统、教会历史、教会信经仍是无知或轻视。

  这三个状况都有历史的形成因素及可取之处,但总的说,错大於对,弊大於利,我们一起检讨:

  「独信耶稣、回归圣经」,的确是改教家正确强调的美好真理,但他们是把这真理与教会(不论是有形或无形的教会)放在一起的,下面引加尔文的话(除了一句,皆取自旧译基文版的「基督教要义」):

因为我们的无知,懈怠,和心思上的虚幻都需要外援,好在我们心中产生信仰,并逐渐增长到完满的地步,上帝就体恤我们的软弱,给我们预备了这种援助;且为维持福音的传扬,他就将这种宝库交给了教会。他委派了牧师和教师来教导他的子民。

上帝的旨意,是要将他的一切儿女聚集在教会的怀抱中,不但是叫他们在婴儿和幼年时期,由她的扶助和服务得著养育,且由她仁慈的关顾得著管教,直到他们长大成人,至终达到完全的信仰。因为“上帝所配合的,人不可分开”(可10:9);凡以上帝为父的,便以教会为他们的母。(4,1,1)

我们除非在元首基督之下与其他肢体联络,就不能盼望承受将来的产业…虽然四周的荒凉好像是宣布教会不存在了,我们却须记著,基督的死是有效果的,上帝总是奇妙地保守他的教会,好像将她藏在隐密处一样,正如他向以利亚说:“我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王上19:18)。(4,1,2)

教会对我们是何等有益,甚至是不可少的;因为我们没有别的方法得著生命,除非是由她怀胎、生产、乳养,受她的看顾管教,直到脱离凡躯。因为我们太软弱,必须终生受她的管教。还有,在教会怀抱之外,没有赦罪和得救的希望。因此,诗篇作者说:“耶和华啊,你用恩惠待你的百姓,求你也用这恩惠记念我,开你的救恩眷顾我,使我见你选民的福,乐你国民的乐,与你的产业一同夸耀”(诗106:4-5)。(4,1,4)

许多人因为受骄傲、鄙视,和嫉妒所驱使,自以为靠著私自读经和默想,就可以充分得益,这些恶人骄横不愿顺从人的教导和牧养。(4,1,5)

除非我们不让教会存在,不然,就必须原谅别人的错误,只要那错误不至於破坏宗教的主要成分,或使救恩丧失。(4,1,12)

只要教会仍持守圣道和圣礼,即使她在别方面有许多可指责的过失,我们仍不当弃绝她…这就是说,我们既不当撇弃教会的团契,也不当扰乱教会的安宁和秩序。古时的迦他利派(Cathari),和与他们的愚妄相近的多纳徒派(Donatistae)就是这样的人,还有现今若干重洗派的人。

让他们听基督亲口所说的比喻,教会好比一张鱼网,圈住各色各种的鱼,直到拉上岸,方加以区分(太13:47)。让他们再听一个比喻,教会好比一块田地,既已撒上了好种,却有仇敌施行狡计,撒上稗子,直到收割进仓的时候,才加以除净(太13:24)。最后,再让他们听另一个比喻,教会好比一打麦场,麦子堆在场内,为糠所覆蔽,直到扬净,收在仓里(太3:12)。我们的主尚且说,教会直到审判的日子,都必有恶人混杂其间的弊病,那么,要想寻求一个毫无污点的教会,乃是徒然的了。(4,1,13)

那些以为同恶人领圣餐便是亵渎了神的人,在这一方面,比保罗还要严格。因为保罗敦促我们纯洁地参加圣餐,却不要一个人先考验别人,或要人人先考验全教会,倒要人人先自审。 “人吃喝,若不分辨这是主的身体,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林前11:28-29)。他不说使别人有罪,只是使自己有罪。(4,1,15)

从创立世界以来,属神的教会会一直存在。(4,1,17,孙毅修订,三联书店版)

在百姓官吏,和祭司中普遍充满极端的败坏,以赛亚不惜把耶路撒冷比为所多玛、蛾摩拉。宗教既受蔑视,也被败坏。偷盗、不忠、谋杀种种罪恶,使道德破产。然而众先知并未因此而创设新教会。(4,1,18)

赦罪的恩属於教会;所以除非我们继续留在教会中,就不能享受此恩。(4,1,20)


  路德对教会的看法,和加尔文完全一致。改教家忠实的在「一、圣、公、使徒」(One, Holy, Catholic, Apostolic)的教会中,他们没有要另设教会,改教家及跟随者是被罗马教廷开除、咒诅的(直到今日)。他们与罗马的确有不可调和的敌对:罗马传的不是福音,而是伯拉纠异端;罗马的弥撒是偶像崇拜,而不是圣礼。但改教家坚信,「教会一直存在」(见前面加尔文的话),而重洗派及他们前后的极端团体(及异端),就有与历史割裂、唯我独真、另起炉灶的色彩。

  华人教会,不论中国的三自、家庭、各种海外教会,比较没有教会传统。三自没有,因为他们认为教会传统是「帝国主义」;家庭教会没有,因为他们认为教会传统是「宗派罪恶」;较兴旺的教会,大多是独立、自主、新兴、领导人有魅力的。

  华人教会,很多是分裂、争吵、不合等不好原因产生的;也有「一起查经」、「同心祷告」、「圣灵带领」、「继承老弟兄」等好原因形成的。不论好坏,我们很少像圣经一样,把教会视为一个,单单一个,跨越时空,包罗万族的新人、新造的人、新族群(弗1:4)。在这个教会,只有一个信仰(信条,包括三一神、基督神人二性、因信称义等基要信仰),一个洗礼(奥古斯丁强调正统教会不替人重洗),因为我们只信一位神、一位主、一个救法(恩典)。

  这不是说教会一成不变,只要有圣礼的施行,圣道的传讲,认同「一、圣、公、使徒」教会,就算是独立教会、网路教会也有存在的价值。圣经肯定永恒中,只有一个无形的教会的,也强调历史上地方教会的多元变化,单一的身子有不同的肢体,各肢体本著它特殊的功能来服事整个身子(林前12:4以下),它们必须尊重其他肢体的自由(罗14章)。

  不知道教会是如此神圣庄严独特,就很难对教会有专一委身的心。华人基督徒,往往视教会如商店餐厅,喜欢就去,不喜欢就换,或不去,或自己开一家。教会领导者(神学院、牧师、长老、执事、同工等)也以招揽客人的心态聚会,顾客至上(seeker sensitive),包君满意,增长是第一或唯一目标。

  但教会的主不是人,而是神,人如要在教会得安慰拯救、医治满足,就必须单单相信、顺服、敬畏、敬拜、传扬、喜悦、认识、事奉、颂赞神,而且是藉著耶稣的救恩,在圣灵和真理里,与古今各地圣徒一起,相信、顺服、敬畏、敬拜、传扬、喜悦、认识、事奉、颂赞神。按著私意、己意、人意(human autonomy)做事总是错的,不论是按己意杀人放火、擅食禁果,或按己意做「好事」:

那时以色列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21:25),
不办自己的私事,不随自己的私意,不说自己的私话(赛58:13),
用私意崇拜…是毫无功效(西2:23),
随著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为可怒之子(弗2:3),
我们今日在这里所行的,是各人行自己眼中看为正的事,你们将来不可这样行;你要谨慎,不可在你所看中的各处献燔祭,惟独耶和华从你那一支派中所选择的地方、你就要在那里献燔祭,行我一切所吩咐你的(申12:8、13-14),
且来到这称为我名下的殿,在我面前敬拜,又说:我们可以自由了,你们这样的举动是要行那些可憎的事吗?(耶7:10 )


  教会把牧师当雇工使唤来去;牧师不受教会约束,想「自由传道」;教会常争吵分裂;都与我们「各人行自己眼中看为正的事」有关。本来,「自由而行」(诗119:45),包括自由的聚会,是主的恩典(加5:1),但在主再来之前,在罪恶世界里,教会是不会完全的。神用各种不完全、不同型式的方法和人管理教会,方法可以改,人可以换,但要尊重神设立的人和制度。越尊重,才越有自由。

  从亚伦开始,圣殿和祭司就缺失频频,先知及好王(如希西家、约西亚)都责备并改革它,但它没有被废掉;主耶稣死在祭司的阴谋下,但他问道於圣殿、付丁税。教会,不论旧约的以色列或新约的外邦子民,是圣洁的,是不断犯罪、却被赦免、洁净、使用、长进中的圣洁。因为教会的不理想、不圣洁而离开、转换,或另起炉灶,也许有它的不得已甚至必要,但不论领导或会众、个人或团体,要避免「擅敢(自)行事」(民15:30;申17:13)。我们应回归圣经,而且宜有一个经历史考验的信经、一个集思广益的法规,作约束管理。法规一定有缺点,可以修正,但不能没有,必须被全教会尊重。

  尊重顺服永恒及现实的教会是十架道路、舍己生活的表现,我们不是懦弱胆怯怕事,而是在勇敢积极主动中,始终首先对付自己,尊重神设立的权柄制度(一定有人的缺点)。可拉党言之有理:「全会众个个既是圣洁,耶和华也在他们中间」(民16:3),甚至可拉党不乏「羡慕善工」(提前3:1)的心,但神不给他们祭司职(民16:10),他们就不可「擅自专权」(民16:7);扫罗对大卫坏透了,但因为他是「耶和华的受膏者」(撒上25:6,26:11),大卫就不敢杀他。

  不要心怀不平,以为神偏爱有权势者,其实,神向谁多给就向谁多要,恩典显得越丰富,圣洁的要求就更加一丝不苟。摩西一个小错,不得入迦南(民20:12);亚伦之子上任时被耶和华烧死(利10:1-2);乌撒在欢庆中死(代上15:13);亚拿尼亚、撒非喇在神施「大恩」时死(徒4:33)。教会不能即兴随意,「凡事都要规规矩矩的按著次序行」(林前14:40),「若是不听教会,就看他像外邦人」(太18:17),不论这里的教会是指全体会众,单独领袖,或其它型式的权柄(视各教会组织制度而定),不听教会,就被视为是一个不信神的外邦人。

  教会对会友的权柄,会友对教会的委身都日益稀薄,基督教继续分裂出会众独立,或领袖独裁的各式教会;天主教内部的问题一点不少於基督教,它只能靠著「教宗至上」的信念维系著型式上的合一,这都叫人有贾谊之恸。

  然而虽有贾谊之恸,我们更有保罗之乐,「要用水藉著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可以献给自己,做个荣耀的教会」(弗5:26)。神在教会中的旨意一定成,不会败,(太16:18;启21:2-3),不只是在普世、永恒不可见的唯一教会中会成功,在历史、地方、可见的众教会(如哥林多、加拉太、老底嘉)中,也会成功,因为这两个教会实是一个。我们该做的是更加信靠神,认识神,谦卑下来,不仅是谦卑的读经、祷告、事奉、崇拜,也谦卑的学习神在两千年使用的各种不同的制度—就是宗派传统。这些传统当然有错应改,但以为少数人甚至一个人读了几个月的圣经,就看出所有宗派的错误,自己(不论是一人独裁或一群专制)可以设立独一纯正的教会,而漠视千万人千百年的经验,这是狂妄。倪柝声谈到聚会处的成立,有这个态度,许多个人独裁的教会领袖、故步自封的独立教会也有这个态度。他们一切「自己来」,不知大宗派的聘任、惩治、升迁、管理等制度,是多次走过许多困难而累积的经验,值得参考学习。不谦卑学习,必重蹈覆辙。家庭教会常蹈个人崇拜的覆辙,海外华人教会常蹈赶牧师的覆辙。减少覆辙,我们宜走窄路,唯独基督,唯独圣经;我们宜心宽广,真理之内,皆兄弟也。

  以下是我对编辑写的:

什么问题都是神学问题,都是对神、对恩典认识不当产生的,教会的问题要从认识神来解决。

但我这篇文章不从这里著手,也没提您建议的:要不要凡事顺服教会?谁是教会?

这问题有人人皆承认的标准答案:1. 我们只顺服神。2. 基督是教会的头。独裁牧师和霸道长执都会承认这一点。讲出这一个正确的答案,并不能解决问题。

所以,我建议华人教会谦卑一点,去学学大宗派,他们有行之有年的制度传统,对防范两类的独裁都比较好。

不错,大宗派如长老会、信义会、卫理会多半比较冷,不如独立教会兴旺,但他们也很少出独立教会的各类丑闻,因为他们传统累积的智慧、作法,早就知道这些,而且较能防范这些。

我根本不知这些宗派怎么处理这些问题,我也丝毫不想介绍这些制度,我只是希望华人教会不要井蛙夜郎,而应当学学,甚至加入宗派。


文刊於 「举目」杂志2012




 
附件:1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