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任何好文都有缺点甚至错误,读者不要一面倒,要学会恰当的批评、欣赏、学习、包容..

牛奶会有的,面包会有的


作者:程映虹

  看过苏联电影《列宁在1918年》的人都会记得这样一句对白:"牛奶会有的,面包会有的。"这是列宁的卫士瓦西里前往乡下征粮前安慰饿得半死的妻子时说的。三年后,当俄国处於革命后最可怕的大饥荒时,面包和牛奶忽然真的有了,不过不是从被战时共产主义政策收刮得颗粒不剩的农村,而是从万里之遥的美国。这是一个一直被苏联当局有意隐瞒的历史事实。

  1918到1920年,苏维埃政权实行极左政策,向共产主义穷过渡,取消市场和货币,把农民手里的全部粮食都拿过来,派红军和工人带著机关枪下乡征粮,俄国农村经济彻底破产,千百万农民和苏维埃政权尖锐对立。1921年又逢俄国大旱,数千万人濒临饿死。布尔什维克一方面把俄国极其有限的外汇拿出来给第三国际搞世界革命,派出代表到各国建立共产国际的支部,另一方面想以数千万人命危在旦夕为由向西方要援助。但由於苏维埃政权把所有外资都收归国有,西方国家和苏俄断绝了外交关系。革命策略十分灵活的列宁找来了高尔基,让他组织一个非官方团体向西方求援。

  高尔基本来正在为被契卡(布尔什维克的肃反委员会,集拘捕、审讯和判决为一身的专政机构)关押和迫害的知识份子求情,现在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向列宁提出释放一些著名知识份子以增强这个委员会的民间性质,列宁只好答应。於是一大批下狱的知识份子和前政府人士被释放,其中甚至包括俄国文豪列夫·托尔斯泰的女儿。他们组成了一个非官方的"全俄拯救饥饿委员会"。

  七月十三日这个委员会成立后就通过各种途径和西方接触。高尔基在美英报刊上发表文章,呼吁救救"托尔斯泰、陀斯妥耶夫斯基、巴甫洛夫和格林卡的国家"。高尔基清楚地知道假如他说"世界上第一个工人的祖国"是不会得到回应的。七月二十三日高尔基的呼吁就得到了美国商务部长兼救济署长赫伯特·胡佛的回应。胡佛当时正主持战争对欧洲国家的物资援助。胡佛写信给高尔基,同意援助苏俄粮食,但提出两个条件:释放被苏俄关押的七名美国人,美国救济人员在苏俄分配救济物资时不受苏方干预。

  列宁虽然在给政治局的信中痛斥胡佛,说是要当众刮这个美国佬的耳光,但他还是指示苏俄外交人民委员会同意这两个条件。外交人民委员加米涅夫回信给胡佛,建议双方派代表会商有关细节。很快,美国代表布朗和苏俄外交部付人民委员李维诺夫在里加展开谈判并与八月二十日达成协定,苏方释放了一百多名被扣押的美国人质,这个数字大大出乎美国政府的预料,因为很多在俄国的美国人早就失去了联系,美国政府手头只有二十多个人的名单。

  里加协定签署后,九月二十一日美国救济署第一艘船"凤凰"号到达彼得格勒,运去了700吨粮食。胡佛派经济学家凯洛格和前印第安那州长古德里奇前往苏俄考察灾情,他们的报告使得美国救济署大吃一惊:总共有1500到2000万人受饥饿的威胁。这个数字远远超出了原先的估计,美国救济署不得不一再扩大援助的规模。

  美国救济署在苏俄的救济行动持续了两年,运去了70万吨以粮食和药品为主的物资,光物资发放站就有15000个。援救行动的总金额达7800万美元,这笔款项的购买力在今天应该不下100亿了。苏俄用前沙皇政府留下1800万美元的黄金储备支付了一部分援助金额。剩下的款项中,美国国会拨款2000万,大战剩余物资800万,其余3200万美元全部来自民间的捐献,如美国红十字会、联邦教会理事会和基督教青年会等民间组织主办的活动。 美国援助物资主要是粮食。为了让更多俄国人能得到援助,美国救济署物资发放人员制定了人均最低营养标准,按当时物价计算,一美元可以给一个俄国人提供一个月的食品,以玉米为主。但俄国儿童得到了额外的供应,包括压缩牛奶、罐装炖肉和小麦面包。在这次行动中,至少有一千万以上的俄国人(多数是儿童)因为这批美援而获救。在留下的照片中,人们甚至可以看到连包装面粉的布袋都被俄国人用来作成御寒的棉靴。

  对於美国人民的援助,苏俄自然是又惊又喜。在给胡佛的一封信中,高尔基这样说:

   "在过去的一年中你们从死亡中拯救了350万儿童,550万成人,15000学生,现在又有200多俄国学者得到了援助……在我所知道的全部人类受难史上,没有任何行动就其规模和慷慨能够和这次援助相提并论的……这次行动不但是一次物质的救援,更是对在过去数年中饱受残暴和憎恨折磨的心灵的精神拯救……你们的援助将作为一项史无前例的伟业载入史册,千百万从饥饿中被拯救出来的俄罗斯人将永远铭记在心。"

  1923年7月18日,当救援行动结束时,苏俄政府为美国救济署在俄国的人员举行欢送酒会,人民委员会付主席兼外交人民委员加米涅夫宣读了一份声明:

  "以千百万获得拯救的人民的名义,以苏维埃俄罗斯和其他苏维埃共和国的名义,在全世界面前我们对这个组织,对它的领导人赫伯特·胡佛先生……以及所有这个组织的工作人员表达最深切的感激之情,我们要说苏维埃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的全体人民永远不会忘记美国人民通过这个组织向我们提供的援助,我们将把这个记忆变成未来两国友谊的保证。"

  加米涅夫宣读完声明后,将一份印在卷轴上的声明原件装在一个精美的框子里送给胡佛,这份档至今还陈列在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里。

  当然,加米涅夫的赞美也许是虚情假意,但这并不妨碍与此同时莫斯科的报纸说胡佛之所以这么起劲,是因为他过去投资的矿产有一部分在俄国的乌拉尔山区,他是想借机弄回来。这个消息也被美国国内一些左派报刊刊登了。这种官方的赞美更不妨碍苏联方面日后把这次行动说成是帝国主义最阴险企图的大暴露,例如乘机进行间谍活动和把没人要的剩货运到苏俄,等等。

  在二次大战后,苏联方面为对抗美国援助欧洲的马歇尔计画,还让几个在历次政治清洗中苟活下来的参与过胡佛救济行动的苏联人发表声明,说自己就是在那次救济中被美国人拉下水当间谍的。

  最有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在"全俄拯救饥饿委员会"最后一次会议上。那些从监狱里放出来组织这么个委员会向西方呼吁的知识份子和社会名流们满以为自己立了大功,不说论功行赏也会将前嫌一笔勾销,於是纷纷前往出席,那知道让契卡逮个正著,一网打尽,送回了他们该去的地方。少数漏网之鱼中有托尔斯泰的女儿,后来她去了美国,终老在新泽西州的一个农场。


 
附件:1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