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講道系列

標題 / 20050514與神同行(申命記十章12 節,彌迦書六章8節)     編號 /  4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Fri Aug 12 01:31:03 2016
分享到 /  微信 更多
  plurk
與神同行

《申命記》十章12 節,「以色列啊,現在耶和華——你神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敬畏耶和華——你的神,遵行祂的道,愛祂,盡心盡性事奉祂。」

《彌迦書》六章8節,「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祂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

  這兩節經文,可以用四個字「與神同行」來說明。

  「與神同行」,就是與神同心、同行、同在、同工、同住,就是跟隨神、相信神、順服神、與神立約、與神密切的結合。「與神同行」的兩個概括性條件:是「怕神」和「愛神」:「耶和華喜愛敬畏祂和盼望祂慈愛的人。」(詩一四七11)

一.怕神(敬畏神)

 A.從聖經來看怕神

  「敬畏神」的原文就是「怕神」。聖經裡,神要求我們「怕神」的經文,實在更多於要求我們「愛神」的經文:

  1.神要求我們怕祂、敬畏祂

  「你為我招聚百姓,我要叫他們聽見我的話,使他們存活在世的日子,可以學習敬畏我,又可以教訓兒女這樣行。」(申四10)「但要尊萬軍之耶和華為聖,以祂為你們所當怕的,所當畏懼的。」(賽八13)「我要使他們彼此同心同道,好叫他們永遠敬畏我,使他們和他們後世的子孫得福樂。」(耶三十二39)神要求我們懼怕祂、敬畏祂。

  「惟願他們存這樣的心敬畏我,常遵守我的一切誡命,使他們和他們的子孫永遠得福。」(申五29)當我們在懼怕惡人或事情或地震或政局改變的時候,這種怕都會叫我畏縮,沒有能力;但當對上帝的敬畏,會叫我們永遠得福。

  神樂意把一切的美好給敬畏祂的人:「天離地何等的高,祂的慈愛向敬畏祂的人也是何等的大!……父親怎樣憐恤祂的兒女,耶和華也怎樣憐恤敬畏祂的人!」(詩ㄧ○三11、13)「凡敬畏耶和華的,無論大小,主必賜福給他。」(詩一一五13)「凡敬畏耶和華,遵行祂道的人便為有福!」(詩ㄧ二八 1)

  2.怕神能產生積極正面的結果

  當你怕神以外的受造物的時候,所產生的是非常消極和負面的;但是,當你怕神、敬畏神的時候,所產生的卻是非常積極和正面的。
 
  「並要從百姓中揀選有才能的人,就是敬畏神、誠實無妄、恨不義之財的人,派他們作千夫長、百夫長、五十夫長、十夫長管理百姓。」(出十八21)怕人怕事的人,一定不能作好官,惟有怕神的人,因有從神而來的愛心、智慧和勇氣,就能親切、體貼、堅定、無私的管理人和事。

  「你們應當敬畏耶和華,謹慎辦事,因為耶和華我們的神沒有不義,不偏待人,也不受賄賂。」(代下十九11)凡事怕得罪神的人,就不受賄、不偏心。很顯然的,我們謹慎辦事是因為我們怕神。

  「眾人都要害怕,要傳揚神的工作,並且明白祂的作為。」(詩六十四9)神的作為大而可畏,惟有經歷過的人才會積極清楚的傳揚祂。

  「耶和華的救恩,誠然與敬畏祂的人相近。」(詩八十五9)「但在祢有赦免之恩,要叫人敬畏祢。」(詩一三○4)很奇怪,神赦免我們,我們應該就不怕祂;但神的赦免會叫我們產生好的敬畏:神越赦免,我們越不敢得罪神。

  「不要自以為有智慧;要敬畏耶和華,遠離惡事。」(箴三7)「敬畏耶和華在乎恨惡邪惡;那驕傲、狂妄,並惡道,以及乖謬的口,都為我所恨惡。」(箴八13)這是今天基督徒敢作惡、犯罪的原因,因為不怕神,就敢親近惡事。

  「落在永生神的手裡,真是可怕的!」(來十31)「有些人你們要從火中搶出來,搭救他們;有些人你們要存懼怕的心憐憫他們,連那被情慾沾染的衣服,也當厭惡。」(猶23)又保羅說:「我們既知道主是可畏的,所以勸人,但我們在神面前是顯明的,盼望在你們的良心裡也是顯明的。」(林後五11)「敬畏神,得以成聖。」(林後七1)「又當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順服。」(弗五21)「當恐懼戰兢,作成你們得救的工夫。」(腓二12)因為怕神,而做成順服、無可指摘、聖潔、得救的工夫。

 B.既怕神,怎能與神同行?

  我們怎麼會與害怕的對象親密呢?生活中,不論工作、交友、婚姻、家庭、學習,我們都希望與使我們快樂和有安全感的人在一起。然而,快樂和安全感不能從這世界、物質和肉體得到;聖經告訴我們,只有全能、全智、全愛、全義的神,才能給我們永恆的快樂和安全感。因為聖靈的光照,我們認識了神,知道惟祂是全能、智慧、慈愛和公義,一切的好處不在祂以外,所以積極的:我們會專心的投靠祂,不在祂以外尋找快樂和安全感,也不狂妄、不自恃、不自作聰明、不隨著自己的意思去做;消極的:我們不敢自大、放肆、自作主張、擅自行事,只願意單單地信靠和聽從祂的話,這就叫做敬畏神、怕神。這種敬畏能使我們越來越有智慧、平安、喜樂和盼望。

  因此,世俗的怕,是患得患失,一種遠離與不安;但這裡是屬靈的怕,不是患得患失,而是一種親密與平安,因為神的偉大:「因耶和華為大,當受極大的讚美;祂在萬神之上,當受敬畏。……當以聖潔的妝飾敬拜耶和華;全地要在祂面前戰抖!」(詩九十六4、9)

  聖經中,與神同行的人都怕神:

  《創世記》二十二章,神要亞伯拉罕殺以撒,他獨生的兒子;當亞伯拉罕真要殺以撒時,神就攔阻他,然後說:「你一點不可害他。現在我知道你是敬畏神(原文作:怕神)的了。」這句話真叫我們吐血。上帝要我們怕祂;怕到一個地步,祂要我們殺兒子,我們不敢不殺。這種手段,古今中外的暴君都用過,目的是試他的臣子是不是怕他到一個地步,什麼事都願意做。中國的韓非和義大利的政治哲學家馬基維里(Nicollo Machiavelli,1469~1527,寫了《君王論》〔The prince,1513〕),都認為一個統治者要叫百姓對他是又怕又愛。當然,這是一種保障權位的權術。然而,我們的神決不是這樣,祂愛我們,所以不要我們陷在任何的網羅中,包括自己親愛的兒子;祂讓亞伯拉罕在懼怕當中,思想到神能叫死人復活的恩典:「他以為神還能叫人從死裡復活;他也彷彿從死中得回他的兒子來。」(希十一19)

  大衛認識神的公義、慈愛和恩惠,即使神的手在他身上非常沈重,但他知道神的帶領必是最好的,所以再大艱難仍選擇投靠神:「誰敬畏耶和華,耶和華必指示他當選擇的道路。他必安然居住;他的後裔必承受地土。耶和華與敬畏祂的人親密;祂必將自己的約指示他們。」(詩二十五12-14)「耶和華的眼目看顧敬畏祂的人和仰望祂慈愛的人。」(詩三十三18)「耶和華的使者在敬畏祂的人四圍安營,搭救他們。你們要嘗嘗主恩的滋味,便知道祂是美善。投靠祂的人有福了,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當敬畏祂,因敬畏祂的一無所缺。」(詩三十四7-9)所以,他專心投靠神:「敬畏祢,投靠祢的人,祢為他們所積存的,在世人面前所施行的恩惠是何等大哩!」(詩三十一19)

  「亞哈的家宰俄巴底甚是敬畏耶和華。」(王上十八3)俄巴底怕耶和華,就不怕耶洗別和艱難,這表現在兩件極為困難的事上:一個是「政局的恐怖」:當耶洗別殺耶和華先知的時候,不知有多少的眼線,但俄巴底保護了耶和華的先知,使以利亞以為「除他以外,一個都不剩」。另一個是「糧食的缺乏」:當時整個撒瑪利亞有大飢荒,死人無數,甚至易子而食;如果俄巴底要養耶和華的先知,哪裡可能拿到餅和水?可是俄巴底因為怕神,就從敬畏耶和華當中產生了智慧,養活了一百個先知:「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詩一一一10;箴九10)

 C.不信神之人:

  1.不怕神

  《羅馬書》說到,這個世界上所有不信神的人,特點是:心中沒有神,眼中不怕神:「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沒有明白的;沒有尋求神的,都是偏離正路,一同變為無用。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他們的喉嚨是敞開的墳墓;他們用舌頭弄詭詐,嘴唇裡有虺蛇的毒氣,滿口是咒罵苦毒。殺人流血,他們的腳飛跑,所經過的路,便行殘害暴虐的事。平安的路,他們未曾知道;他們眼中不怕神。」(羅三10-18)

  2.狂妄自大、憂鬱恐懼

  從十八世紀啟蒙運動以來,西方基督教世界開始大規模的悖逆上帝:「我們不要上帝,不要聖經,不要教會。」「我們要解放!」「我們要用自己的理性建立一切。」「我們要走出一條自己的路。」當然更早的希臘時代和文藝復興時期,就有這種想法了。很遺憾的是,我們中國文化一直都有這樣的想法:「人是衡量萬物的尺度,天道很遠,人道很近。」

  這是「耶洗別的靈」——喜歡轄制人、體貼肉體;就是那叫人覺得自己很棒,不知道自己是卑微渺小,只肯定自己,不服上帝的話,不想上帝來肯定,也不想在上帝面前謙卑的邪靈。當這種狂妄、轄制、自信、自尊、自大、自以為了不起的靈,發展了三百年,直到了二十世紀中,人都是好樂觀:「我們好優秀!解放生產力,解放能力,製造那麼多的東西和財富。」工業革命時,人高聲呼喊著:「機器替我們代勞,我們不必再汗流滿面才能糊口。生產力大大增加,我們不會再有任何的缺乏。所有的痛苦、疾病、淚水、汗水都要消除了。」但我們快樂了嗎?第一次大戰後,人開始發現,沒有了神,我們並不是那麼喜樂。那時,另外一種靈——害怕的靈出來了;該隱、彼拉多、亞哈斯王都有這種靈。

  當一個人不怕神的時候,他就會怕東怕西,沒有一點安全感;當一個人要用自己的力量來建立什麼的時候,他就反失去了安全感。因為,知道自己及一切受造物的有限。所以,真基督徒是這世界上唯一沒有懼怕、恐慌和憂鬱的人,唯一可以從各樣的艱難、患難中出來,包括從憂鬱症和躁鬱症中出來。

  舉幾個例子:

  尼布甲尼撒不懼怕神,非常的狂妄,自以為能幹、厲害,他說:「這大巴比倫不是我用大能大力建為京都,要顯我威嚴的榮耀嗎?」(但四30)他不知道這是上帝給他的,並不是叫他驕傲自大。但以理就跟伯撒沙王說:「王啊,至高的神曾將國位、大權、榮耀、威嚴賜與你父尼布甲尼撒;因神所賜他的大權,各方、各國、各族的人都在他面前戰兢恐懼;他可以隨意生殺,隨意升降。你記不記得你父親或祖父,他心高氣傲,靈也剛愎,甚至行事狂傲;」(但五18-20)就跟這世界一樣,都是狂妄自大的。「就被革去王位,奪去榮耀。他被趕出離開世人,他的心變如獸心,與野驢同居,吃草如牛,身被天露滴濕,等他知道至高的神在人的國中掌權,憑自己的意旨立人治國。」(但五20-21)尼布甲尼撒以自己的成就為傲,結果就瘋了,因為「那行動驕傲的,神能降為卑」(但四37)。直到他重新敬畏上帝、謙卑自己,才再有聰明,而榮耀、威嚴和光耀也都復歸於他(但四34-36)。伯撒沙王雖然知道這些,但他還是沒有歸榮耀給神,且從聖殿裡拿來聖物褻瀆上帝,所以但以理說:「伯沙撒啊,你是他的兒子(或譯作:孫子),你雖知道這一切,你心仍不自卑,竟向天上的主自高,使人將祂殿中的器皿拿到你面前,你和大臣、皇后、妃嬪用這器皿飲酒。你又讚美那不能看、不能聽、無知、無識、金、銀、銅、鐵、木、石所造的神,卻沒有將榮耀歸與那手中有你氣息,管理你一切行動的神。」(但五22-23)當夜,伯沙撒被殺,再沒有敬畏上帝的機會。

  彼拉多也有害怕的靈。他有從羅馬皇帝來的權力,可以釋放和處死一個犯人。但在他顯出無比權威的時候,「猶太人喊著說:你若釋放這個人,就不是該撒的忠臣(原文作朋友)。凡以自己為王的,就是背叛該撒了。」(約十九12)他怕猶太人(約十九8),怕失去權力地位,就把神的兒子耶穌釘上十字架。

  當一個人目中無神,要自主、自立、自行的時候,就會像該隱一樣狂妄自大、憂鬱恐懼。他狂妄到殺了自己的弟弟:「我豈是看守我兄弟的嗎?」(創四9)結果他比任何一個人有憂鬱症、恐慌症:「凡遇見我的必殺我。」(創四14)他恐慌到一個地步,覺得每一個人都要殺他。該隱是一個狂妄的人,他的子孫拉麥就更狂妄了:「壯年人傷我,我把他殺了;少年人損我,我把他害了。」(創四23)相信拉麥身上也有那種恐懼的靈。

  有的時候我們看到人莫名其妙的恐慌、莫名其妙的憂慮。不是說犯罪了才會得恐慌症、憂鬱症,我們都會有不同情形,但是有的人的確是太狂妄、自大、自信、自恃,又不敬畏上帝,對人也不體貼。這樣目中無人,自我中心,自私自利,不替別人著想,只想到自己的人,最容易變成像該隱那樣害怕、恐慌:自己不體貼人,也發現別人不能體貼他;自己目中無人,也發現人家目中沒有他;自己自大無比,也發現別人狂妄無比。

  不在上帝手裡,你就在害怕當中。這世界叫我們自信、自大、自滿,結果我們反而越懼怕。理由很簡單,因為只有上帝是我們的安全感、平安、和好、恩典、良善、生命、赦免的來源。當你自以為是,離開了神,在神面前放肆,不要神的平安、和好、恩典、赦免,遲早會發現自己多麼渺小,這個世界多可怕,當然就在不安和死亡當中。所以人越狂妄自大,到最後就是越恐懼,越憂鬱、灰心、絕望。

  在愛情上、身體上,或學術界、商場上、任何一方面有成就,都不是壞事;甚至你在世上沒有好的表現,也不是壞的事。有人不服輸,要用自己的力量開創一片天地,這是好事;努力勤快的工作,更是好事;甚至在情場、戰場、商場有非常大的享受和收穫,都是應該的。但是,不要狂妄,要怕神!聖經用的字是那麼強烈,總之要你在每件事上都認定祂。

  當你不怕上帝的時候,會被上帝奇妙的作為嚇得寸步難行。「那時,以東的族長驚惶,摩押的英雄被戰兢抓住,迦南的居民心都消化了,驚駭恐懼,臨到他們。耶和華啊,因祢膀臂的大能,他們如石頭,寂然不動,等候祢的百姓過去,等候祢所贖的百姓過去。」(出十五15-16)

  作惡的人,心是恐懼不安的;他們長久住在驚恐當中。「他們轉眼之間成了何等的荒涼,他們被驚恐滅盡了。」(詩七十三19)

  人不懼怕上帝,就會懼怕人。安息日的時候,耶穌和泥開了一個瞎子的眼,於是猶太人叫瞎子的父母來,「他父母回答說:『他是我們的兒子,生來就瞎眼,這是我們知道的,至於他如今怎麼能看見,我們卻不知道;是誰開了他的眼睛,我們也不知道。他已經成了人,你們問他吧,他自己必能說。』他父母說這話,是怕猶太人;因為猶太人已經商議定了,若有認耶穌是基督的,要把他趕出會堂。」(約九20-22)那瞎子的父母,居然沒有一點的親情,他為了懼怕世人,而失去了認識耶穌的機會,也失去了跟兒子一起享受被神醫治的福氣。

  「耶和華是我的亮光,是我的拯救,我還怕誰呢?耶和華是我性命的保障,我還懼誰呢?」(詩二十七1)「他必不怕兇惡的信息;他心堅定,倚靠耶和華。」(詩一一二7)「忽然來的驚恐,不要害怕;惡人遭毀滅,也不要恐懼。」(箴三25)我們對若神有當有的敬畏;這世上的任何事,包括突然來的災難,都不能叫我們害怕,因為我們信靠上帝的保守和全能。

  我們需要有那個永遠不改變的上帝的靈、慈愛的靈、在耶穌身上的靈:「主耶和華的靈在我身上;因為耶和華用膏膏我,叫我傳好信息給謙卑的人(或譯: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醫好傷心的人,報告被擄的得釋放,被囚的出監牢;報告耶和華的恩年,和我們神報仇的日子;安慰一切悲哀的人,賜華冠與錫安悲哀的人,代替灰塵;喜樂油代替悲哀;讚美衣代替憂傷之靈。」(賽六十一1-3)

  這個世界充滿了「憂傷的靈」,它能進入每一個人生活中,惟有「喜樂的靈」能抵擋它。願這從福音而來的「喜樂的靈」,使人「認識上帝、敬畏上帝的靈」,使我們懼怕神,且活得更好。你的家裡、工作、環境、個人,有沒有憂傷的靈?我覺得整個台北、台灣、二十一世紀都彌漫著憂鬱、絕望、自殺的靈;這靈,就是原來叫人狂妄、自大的靈。狂妄自大的結果,最後就是憂傷、絕望,叫人死亡。

  求神讓我們知道不要自大,也求神給我們一個不會灰心的靈。這個靈是謙卑的,也是耶穌出來工作時說的:「祂不喧嚷,祂不揚聲,也不使街上聽見祂的聲音,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賽亞書六十一、四十二)這個靈讓我們知道自己是最渺小的,而神是最偉大的,以致在神面前能夠謙卑自己、敬畏上帝。

  3.肉體順服世界的靈

  這世上有兩種靈:

  一種是屬神的,就是聖靈,就是叫人有聰明、有智慧、能夠敬畏上帝、以敬畏上帝為樂的靈;這個靈(或基督的靈,或耶和華的靈),造成新人,造成新天新地:「從耶西的本(原文是墩)必發一條;從他根生的枝子必結果實。耶和華的靈必住在祂身上,就是使祂有智慧和聰明的靈,謀略和能力的靈,知識和敬畏耶和華的靈。祂必以敬畏耶和華為樂;行審判不憑眼見,斷是非也不憑耳聞;卻要以公義審判貧窮人,以正直判斷世上的謙卑人,以口中的杖擊打世界,以嘴裡的氣殺戮惡人。公義必當祂的腰帶;信實必當祂脅下的帶子。豺狼必與綿羊羔同居,豹子與山羊羔同臥;少壯獅子與牛犢並肥畜同群;小孩子要牽引他們。牛必與熊同食;牛犢必與小熊同臥;獅子必吃草,與牛一樣。吃奶的孩子必玩耍在虺蛇的洞口;斷奶的嬰兒必按手在毒蛇的穴上。在我聖山的遍處,這一切都不傷人,不害物;因為認識耶和華的知識要充滿遍地,好像水充滿洋海一般。」(賽十一1-9)

  這個靈在亞伯拉罕、摩西、大衛、俄巴底、耶穌、保羅身上。盼望我們每個人也都有這個靈。有了這個靈,就因敬畏上帝而有智慧,因敬畏上帝而什麼都不怕——不怕老、不怕死、不怕突然來的噩耗、不怕狂風暴雨,因敬畏上帝而能積極、快樂、喜悅的生活;也就是,即使他在種種的懼怕中,也因為有神的靈而化懼怕為平安。

  另一種相反的靈,是屬世界的,就是順服這世界,運行在悖逆之子、不信上帝之人心中,和今天的一些基督徒心中的邪靈:「隨從今世的風俗,順服空中掌權者的首領,就是現今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原文沒有「邪」字)。」(弗二2-3)它是使人被錯誤的心理學矇騙,或使人隨從自己心中喜好去行,高興做什麼就做什麼,所謂多給自己一點空間,多給自己一點快樂,對自己好一點的靈:「我們從前也都在他們中間,放縱肉體的私慾,隨著肉體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為可怒之子,和別人一樣。」(弗二3)

  可惜墮落以後,我們的肉身是不喜歡順服聖靈和信靠上帝,而喜歡順服這世界的邪靈和信靠自己。不是神所造的這個肉身不好,凡神所造的都好得無比。我們的肉身,不論是食慾、性慾和所有的慾望,以及從頭頂到腳掌,從生理到心理,都非常的好。而且,神一點也不是要我們作個「禁慾主義」者,祂要我們在這裡面有極大的享受和快樂。

  單單就耳朵來說,當我們聽到鋼琴演奏、聽到女高音演唱時,我會為兩件事感動掉淚:第一,人的手竟可以行雲流水般的彈出這麼美妙的音樂,太不可思議了。而且,同一曲子,因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詮釋,這是何等的奇妙?又女高音的聲帶怎能把聲音唱得這麼美?他們是天才,能彈唱得那麼好;而我是庸才,卻有一個能聽和享受的耳朵。

  可是,不管身體、全人,或全人類,我們之所以偉大、美好和可以享受,都因為這是神造的。神造我們的目的是,要我們在聽從祂的話、順服祂的權柄之下把每一個細胞、每一個分子都用來榮耀祂。你越優秀,越有力量,就越要服在上帝的權柄之下;否則,那樣的能力會敗壞你,也會敗壞別人。我必須說,在人身上能享受到最大的,可能是性的快樂,因此這也最敗壞人。在這事上我們越不服上帝的旨意,就越在這事上面造成自己和別人很大的痛苦。

  今天的年輕人一臉酷像,不再有青春的朝氣,有的只是那種死像和土氣。所謂酷像,就是自大、自我中心,穿的是名牌,拿的是名貴手機,但眼中根本沒有父母,沒有其他人,想怎樣就怎麼樣做,這就是不敬畏上帝。

  當人心中不知道上帝是唯一的主、唯一的神的時候,就會害怕和放肆,最常表現出來的就是體貼我們的肉體:「我高興做什麼,就做什麼。」「體貼肉體的,就是死;體貼聖靈的,乃是生命、平安。」(羅八6)求主幫助我們在這世上,不是恐懼,而是活得有平安和喜樂。

  基督徒在這個世界上,不可順服這個世界和自己肉體的慾望,要攻克己身,叫身服我。如此,你越在懼怕、敬畏上帝裡,越會得到平安和智慧;你越在不怕上帝裡,就越會放縱自我、放肆行事,結果是更多的憂愁和恐懼。所以,講得強烈一點,你「敬畏上帝」的話,就不應該,也不敢擅自行事。

  很遺憾的,今天在基督徒、牧師和神學院裡,都可以聽到這樣的聲音:「今天的人太不快樂了,我們太被基督教限制住了,我們應當隨從自己所喜愛的去做。」叫你說出這樣話來的那個靈,就是狂妄自大、悖逆上帝的靈,就是叫你什麼都害怕,最後嚇得要死,得了憂鬱症、恐慌症出不來的靈。這些靈都是同一個靈,都是叫人死亡的靈。
  
  人類的歷史不在人的手裡;我們的前途、婚姻、工作,也不在我們手裡;一切都在那掌管萬有、偉大全能的上帝手裡。因此,要凡事交託、凡事信靠上帝。世界上,這些有耶洗別的靈的時代、民族、國家、團體和個人,到最後都有那種恐懼、憂鬱的靈,害怕、憂傷得不得了。但教會是唯一能告訴世人:「在這個世界上,人可以平安,可以得安慰,可以有喜樂,且有永遠的喜樂。」所以,我們要走遍洋海陸地、要登高、要到地極,去跟人傳講這個「信靠上帝,得享平安」的秘訣和信息。

  我們請人到教會裡來,不管這人是八九十歲了,或這人是黨國元老,是富翁、名人,是教授、醫生,第一件事是要他知道:「你是很可憐的人,我們叫你來是可憐你,要救你的命,要不然你要下地獄去了。」當然,我們跟他一樣可憐,但到教會來不是驕傲,不是自大,不是給教會面子、撐人數和場面,也不是教會需要你的錢;到教會來是因為上帝可憐我們,救我們這些要滅亡的罪人。好多人沒有這個觀念,所以到了教會,還是把世界裡的那一套帶來,「我是很有名的教授,你知不知道?你們要聽我的!」「我是演藝人員,你知不知道?有多少光彩和掌聲。」不要讓這樣剛愎自用的人和耶洗別的靈充滿了教會。這樣的靈會叫你最後變成尼布甲尼撒一樣,甚至叫你憂傷、絕望,叫你死亡。

  求神給我們敬畏上帝的心,特別是得心應手的時候,不要狂傲自大,不要隨著自己心中所喜好的去行,也不要隨著這個世界的情慾走:「不要自欺,上帝是輕慢不得的,人種的是什麼,收的也是什麼,順著情慾撒種的,必從情慾收敗壞;順著聖靈撒種的,必從聖靈收永生。」(加六7-8)。
 
 D.兩種敬畏神的心態:孝畏與奴畏

  怕神是一種被聖靈光照,認識上帝的偉大,知道一切的好處不在祂以外,所以就喜歡親近神,怕自大、自主、自立、離開神,怕神遠離。若你不能看到上帝愛你的話,即使看到人家愛你,你愛自己,就算你很漂亮、有名有利,你也沒有安全感,因為你會老,會退化,會失去。

  覺得自己有些什麼,或覺得別人不行不好,即使只是讓自己的想像力發揮一下而已,這種任意的罪,都叫做「不怕神」、「不敬畏上帝」。的確,在很多的時候神管教我們,是因為我們不敬畏祂,我們狂妄自大,我們擅自行動。祂的管教叫我們害怕。但我們敬畏上帝,更重要的不是我們怕失去什麼,或怕祂杖打我們;而是因為我們知道祂非常的愛我們。但在我們這一生裡,這兩種敬畏的心態都需要有:

  第一種是「孝畏」,因上帝的偉大和慈愛而敬畏祂,不去犯罪。另一種是「奴畏」,因怕失去上帝的祝福或怕上帝的擊打而敬畏祂,不敢犯罪。這一類的怕神,聖經也有講到,雖不理想,但是需要,因為我們總有肉體,我們不是那麼高貴。但我們遲早要脫離這一種因為怕我們失去祝福、怕神的管教臨到我們,而敬畏祂的心態。

  「神的旨意就是要你們成為聖潔,遠避淫行;要你們各人曉得怎樣用聖潔、尊貴守著自己的身體。不放縱私慾的邪情,像那不認識神的外邦人。不要一個人在這事上越分,欺負他的弟兄;因為這一類的事,主必報應,正如我預先對你們說過,又切切囑咐你們的。」(帖前四3-6)淫亂的事情,是我們天天都會受到的試探和試煉。照我的觀察,這一類的事情對姊妹的試探、試煉和引誘比較少,甚至可能少很多;但對弟兄來講,恐怕一生都有。怎麼辦?「因為這一類的事,主必報應。」(帖前四6)起碼對我自己和很多人而言,這句話很嚇人,能叫我產生很大的力量,不敢放縱邪情私慾。

  當大衛在看到拔示巴、動淫念的時候,如果他能看到他繼續走下去的後果是,他會跟拔示巴犯淫亂,他會變成一個殺人的兇手,他的兒子會強姦他的女兒,他的另一個兒子會殺掉這個兒子,最後他的兒子會造反要來殺他,他就絕對不敢再犯下去了。真是求主幫助我們的眼光能夠看遠一點,看到:「因為這一類的事,主必報應。」這句話,使我們不敢放縱邪情私慾。

  我們需要神的律法、神的警告,讓我們過一個聖潔的生活。但是,如果我們只想到「主必報應」的話,那我們怎麼活下去?非得憂鬱症、非得自殺不可了。求主幫助我們更要知道一件事情:「主必赦免!」在每件事上,上帝藉著主耶穌的寶血赦免我們的罪。

  或許人覺得矛盾,會問:「我們犯罪,到底主會報應,還是主會赦免?」只要你認自己的罪,所有的罪,主百分之百、絕對都赦免:「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壹一9)但另外一方面,如果我們以為主會赦免,就故意去犯罪的話,那主就必報應了;因為那不是真的認罪悔改和信靠上帝,要知道主是輕慢不得的。

  如果這一些負面的因素我們不喜歡聽,有可能是我們屬靈到一個地步可以不需要聽,那有一點我們永遠需要聽和記住的,就是:要怕神、敬畏神。一個受造物身上永遠該有的,就是:不要擅自做事,每件事都要在謙卑、信靠中聽上帝的話,順服上帝的帶領來做。

二、愛神

  「我兒,要將你的心歸我;你的眼目也要喜悅我的道路。」(箴二十三26)可以用婚姻中的二人同行來講「主的道路」。

  我們已經明白,與你所懼怕、敬畏的上帝同行,並不是壞事,因為祂在每件事上都有最好的帶領,使你有最大的安全感,因此你完全信靠順服這位全能的上帝。這位權威、可畏的上帝並不是可怕的,祂是全能、全知、全智的,你把一切交在祂手裡,不擅自行事,祂就光照你,引領你走平安的路(賽五十九8;路一79;羅三17)。所以,我們理所當然的在懼怕神、敬畏神當中與祂同行,因祂絕對不會帶錯。

 A.二人同心

  同行者,要能同心:「二人若不同心,豈能同行呢?」(摩三3)我們與上帝同行,繼續跟隨祂,持守這個信仰的時候,我們當然需要愛祂、喜悅祂。問題不在,我們一定要跟一個我們所愛的神在一起才可以同行;問題在,我們不愛祂、我們不知道祂可愛。誠實的說,在座的每一位,包括我自己,我們覺得神可愛嗎?「祢使我心裡快樂,勝過那豐收五穀新酒的人」?用康師母的例子,她知道神可愛,神對她最好,神大而可畏……;但她就是憂愁,因為康強,她所喜愛的兒子,到美國唸書。很明顯的在過去的二十四小時,我看到她的憂鬱完全沒有了,因為康強回來了。康強能體貼她的心,所以她喜歡跟他在一起。
 
  「二人不同心,就不能同行」,如果我們不喜歡上帝,就不能跟祂同行。困難就在這裡,我們怎麼去愛上帝?事實上很多人根本沒想到上帝。很多的牧師、傳道人、神學生、要進神學院的、服事的弟兄姊妹,愛上帝嗎?他以上帝為樂嗎?上帝看不到、摸不到,你怎麼去喜歡祂、愛祂?真是太多的傳道人、太多的基督徒在自我欺騙。從亞當夏娃悖逆以後,人就不斷地想從偶像中間得到快樂和平安。很現實、自然的,我們會愛電腦,愛男朋友、女朋友,愛吃的、喝的、穿的、漂亮的,愛眼睛、耳朵、手、肉體所喜歡的慾望,而且愛到不可一日無君在。試問,這樣的我們怎能愛上帝?

  《耶利米書》三章就說到,耶和華責備以色列人不去愛祂,他們不斷地在拜偶像,愛其他的東西和肉體上的各種情慾;有的是用性的關係來說拜偶像的事,但我相信也少不了在性上面的敗壞:

  「你向淨光的高處舉目觀看,你在何處沒有淫行呢?你坐在道旁等候,好像亞拉伯人在曠野埋伏一樣,並且你的淫行邪惡玷污了全地。」(耶三2)埋伏等候淫行就是埋伏等候著拜偶像,如同我們埋伏等候著愛各式各樣神以外的東西,一個一個的挑選和抓取,下流一點的就像台商明目張膽的玩女人,高貴一點的就像追求學問、學位。

  「因此甘霖停止,春雨不降。你還是有娼妓之臉,不顧羞恥。」(耶三3)你無處不行淫,即使神的刑罰降下,你還是繼續不斷的要這些東西。

  「以色列家,你們向我行詭詐,真像妻子行詭詐離開他丈夫一樣。這是耶和華說的。在淨光的高處聽見人聲,就是以色列人哭泣懇求之聲,乃因他們走彎曲之道,忘記耶和華─他們的神。你們這背道的兒女啊,回來吧!我要醫治你們背道的病。看哪,我們來到你這裡,因你是耶和華─我們的神。仰望從小山或從大山的喧嚷中得幫助,真是枉然的;以色列得救,誠然在乎耶和華我們的神。」(耶三20-23)他們仰望從祭拜偶像的喧嚷中得到幫助;如同我們忘記神,想從受造物——偶像、性、流行樂、影片、鑽戒、錢財、學問、知識……的喧嚷中得到安慰、快樂、安全感,結果卻是痛苦、憂傷、哭泣和絕望:「從我們幼年以來,那可恥的偶像將我們列祖所勞碌得來的羊群、牛群,和他們的兒女都吞吃了。」(耶三20-24)當上帝只是我們生活中的點綴,而我們把生命時間和氣力給了我們最憧憬、最想抓住,也無法放掉的東西時,那麼這些生活中原來美好的東西,最後會變為可恥的,把你一切勞碌得來的東西通通給吞吃了,結果就是無盡的空虛。有些人或許要到七、八十歲時才有這樣的領悟,有些人可能到死都不曾領悟過。

  「我們在羞恥中躺臥吧!願慚愧將我們遮蓋;因為從立國(原文是幼年)以來,我們和我們的列祖常常得罪耶和華─我們的神,沒有聽從耶和華─我們神的話。 」(耶三25)以色列人不愛神,他們貪愛葡萄餅、喜愛偶像:「你再去愛一個淫婦,就是她情人所愛的;好像以色列人,雖然偏向別神,喜愛葡萄餅,耶和華還是愛他們。」(何三1)如同我們喜愛事業、財富、學位……到了奉之為偶像和圭臬的時候,我們就不再敬畏上帝,忘記上帝是唯一最愛我們的。當上帝一再地提醒、一再地賜福、一再地給我們富裕、知識、健康、美麗、快樂……,而我們不因此而敬畏上帝,以上帝為唯一的滿足;上帝就開始拿走祂所給我們的東西。從大衛、保羅、浪子的比喻,或從正面、負面來看所有的人,常常是國破家亡、連聖殿都沒有的時候,常常是教會、團契、輔導都沒有了,常常是你在罪中之樂所得的東西變成空虛的時候,常常是你開始思念上帝慈愛的時候,常常是你悔改、醒悟過來的時候,我們才愛神。親愛的弟兄姊妹,不要等到神或魔鬼把神以外的東西都拿走了,才要歸回上帝。

  我們很風光、很得意的時候,我們不會怕神,不會敬畏祂,不會把我們一切所有的交在祂手中,不會凡事謙謙卑卑的說:「主我真是不行,求主幫助。」神憐憫我們,拿走我們所追求和喜愛的。可惜,對大部分的人而言,神越是拿走,我們越是去抓,就越是看不到上帝的愛,以致有掃羅和彼拉多害怕的靈,恐懼難安;或有以利亞憂傷的靈,灰心絕望。我就看過、聽過,有些人一心以博士學位,或以某個男孩或女孩,或事業成就、學術成就、文化成就……為他人生的最高目標,當這些東西失去了,他也崩潰了,自殺了。

 B.神愛我們:十字架的愛

  當上帝把一切祝福給我們的時候,我們未必會愛祂,反而會因這些祝福而自高自大;當上帝把一切東西拿走時,我們也未必會愛祂,反而會憂傷、絕望,幾乎致死,或甚至就去死了。我們怎樣才能愛這看不到、摸不到的上帝?只有上帝的話、聖靈的感動和耶穌十字架上的愛,能讓我們知道上帝的愛是何等的長闊高深。

  「為義人死,是少有的;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羅五7-8)當耶穌為了救我們,把祂的生命為我們捨去的時候,我們終於知道什麼叫做「神的愛」:祂是上帝的兒子,祂的父親是宇宙萬物的主宰,但父神拿走了祂天上所有的榮華富貴,唯獨剩下的是人間一切的羞辱和譏笑——從在母親的胎裡,從祂的出生,一開始就是個十字架:世人看祂是私生子,祂的身份證上寫的是父不詳三個字;祂生在最卑微的馬槽裡;生在以色列最窮、最渺小,連人都看不起的地方——加利利(現在很多新派學者說根本沒有拿撒勒這個地方,因為根本找不到);家鄉的人羞辱他;祂的兄弟也看不起祂。所有的榮耀祂沒有,有的只是羞辱。所有神的能力祂沒有,有的只是無能無力,行不出神蹟來(在自己的家鄉);當祂行出神蹟的時候,人家又要把祂打死。最後祂是為了你我死在十字架上。我們沒有一個人有這麼大的痛苦。這個愛是「十字架的愛」,是上帝為了救贖我們,叫祂兒子捨去了一切的尊榮、能力……,甚至生命。這條路是「十字架的路」,是我們得救、得福、愛上帝、認識上帝的唯一一條路,也是我們每個基督徒都要走的路。當上帝剝奪我們生命中的享受,或加給我們一些艱難和打擊的時候,我們知道我們的主與我們同行;祂的十字架是我們的安慰、是我們的力量,叫我們在艱難中越是感恩,越是愛祂。

  原來,上帝給你的美好東西,是叫你愛祂;上帝給你的痛苦,也是叫你愛祂。上帝拿走你生活中的艱難,叫是你愛祂;上帝拿走你生活中的喜悅,也是叫你愛祂。所有問題的答案都在基督和祂的十架裡,也就是我們跟隨耶穌是很純潔、單一的,即使信靠神有這麼多的艱難,我還是要跟隨神。這不是愚蠢、自虐;這是因為我知道上帝曾經,也繼續這樣愛我。因此,在困苦、艱難,甚至在懼怕中,我們能夠去愛神。像《詩篇》三十一篇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單純的依靠神:詩人在非常艱難的景況中,求神救他;第2節,「求祢側耳而聽,快快救我!」他呼求神快一點;第9-14節,「耶和華啊,求祢憐恤我,因為我在急難之中;我的眼睛因憂愁而乾癟,連我的身心也不安舒。我的生命為愁苦所消耗;我的年歲為歎息所曠廢。我的力量因我的罪孽衰敗;我的骨頭也枯乾。我因一切敵人成了羞辱,在我的鄰舍跟前更甚;那認識我的都懼怕我,在外頭看見我的都躲避我。我被人忘記,如同死人,無人記念;我好像破碎的器皿。我聽見了許多人的讒謗,四圍都是驚嚇;他們一同商議攻擊我的時候,就圖謀要害我的性命。耶和華啊,我仍舊倚靠祢;我說,祢是我的神。」似乎詩人的艱難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神也還未拯救,而他還是繼續倚靠神、呼求神。19-24節,詩人在長期的痛苦中,因著信靠上帝而感恩,他知道:這世界上所有的苦難都不能攔阻他敬畏、投靠神。

  「論到那些已經蒙了光照,嘗過天恩的滋味,又於聖靈有分,並嘗過神善道的滋味,覺悟來世權能的人,若是離棄道理,就不能叫他們從新懊悔了。因為他們把神的兒子重釘十字架,明明地羞辱他,就如一塊田地,吃過屢次下的雨水,生長菜蔬,合乎耕種的人用,就從神得福;若長荊棘和蒺藜,必被廢棄,近於咒詛,結局就是焚燒。」(來六4-8)這是今天教會裡不大講的:當人對上帝的恩典始終沒有一個正面的回應時,最後是會被廢棄的。

三. 純潔的怕神和愛神

  我們「與神同行」的時候,無論怕神、愛神,都不是因為神以外的受造物,包括我們自己的得失:第一,我們是單單因為神本身而怕神、敬畏祂,不是因為其他的理由——怕得失、怕擊打。第二,我們是單單因為神本身而愛神,不是因為神以外的好處。我們是純潔的怕神和愛神。

 A.單單因著神本身而怕神

  但我們怕神,是單單因為神本身的偉大叫我們怕,不是因為神以外的任何理由怕祂。如果我們怕神是因為害怕個人的利益得失,這就是在神以外了。例如:有的人擔心若不奉獻、不事奉,神就會奪走他所喜愛的健康、兒女、財富。這樣的怕並不是對上帝真正的敬畏,事實上恐怕更不好了,因為這不是從神來的。

  怕神加給我們一些不好的事,或把我們喜歡的拿走,所以才怕祂。這是把神想成一個暴君,是對神的豐富不認識,因為我們決不會有任何的損失。當然,我們也相信如果我們不聽神的話、不愛主、不親近主、不信靠神,神會把我們喜歡的好東西拿走的,或把我們不喜歡的壞東西加給我們;我們總是會因著這些事情而比較敬畏神一點、願意聽神的話。也就是,當我們不是純粹因為神本身而怕祂,而是因為一些利害關係而怕祂的時候,這也不一定是壞的。但盼望這樣的怕,使我們越來越純潔的單單因著神本身而怕祂。

 B.單單因著神本身而愛神

  不管是在我們剛信主,或是將來在新天新地的時候,希望我們愛神也是單單因神本身的美好和可愛,而不是因為神的一些賞賜。可能剛開始是為著神以外的好處而愛祂,例如:神醫治了我的疾病,或神拿去了我的困難和煩惱,或神幫助我喜樂、賜我聰明、財富……等等;但盼望這樣的愛,使我們越來越純潔的單單因著神本身而愛祂。

  很多靈修學者、神學家,比較有名的像聖本篤、奧古斯丁、聖伯納都討論過這些愛的等級或怕的等級;我想我們不要分得那麼細,就拿平常愛人的觀念來看:我愛這個人,純粹是因為他本人,不是因為他的家世或其他。可是,我想人間不可能有這樣的愛。我們在愛人的時候,總有一些不單純的因素,因為人本來就不單純。你說「我純粹愛你」,不是因你父母,那是不是因他英俊或漂亮愛他?話又說回來,他如果不英俊、不漂亮,我一開始會愛他嗎?我們總因為這人有一些優點——體貼、聰明、能幹、叫我們愉快,而愛他。所以,如果這些體貼、聰明、能幹裡,包括了她有錢、漂亮、健康、學問好,這沒有什麼不好。我們需要這些,唯獨神不需要。

  神完全不是因為我們任何的優秀,而愛我們。祂在我們一塌糊塗的時候,就愛我們了。這是祂奇妙的旨意。可是,人就不一定是這樣的理想。我們會因為任何的物質、身體的好處而愛一個人,這不一定是錯的,甚至我們希望這個人生命裡有一些很好的東西,包括物質、肉身、靈魂上。至於靈魂,也很難講,他的聰明、體貼,應該也會表現在他的肉身和對人的態度上。總之,一個人肉身上有一些可取的地方,以致使我們愛他,那是應該和需要的。

  「我所求的、所想的、所要的,是你們,不是你們的財物、東西。」(林後十二14)下文,「我也甘心樂意的為你們的靈魂費財費力。」(林後十二15)保羅愛的是他們的靈魂;不過,就算不是愛他們的靈魂,也是有可取的地方。當我們愛世界上的東西的時候,包括愛我們的配偶,如果是因為他健康、漂亮,甚至有錢,這不是壞事;如果他有個很美的靈魂——體貼、周到、仔細,那我們愛他,也是很對的。

  總之,我們愛美好的東西是對的。神愛我們是我們一無所有的時候,但即使如此,當神的愛臨到我們的時候,祂也要求我們從原來的一無可取,漸漸變得越來越美好,越來越有聖靈的果子結出,好叫上帝對我們的愛不是枉然的。如果我們吃了各樣的雨水、恩典,生命還是沒有改變,神並不喜悅。

  我們愛神則是單單因為祂自己,而不是因為祂以外的好處。人間對其他的受造物有相對的愛:希望他好,或他對我們好,這並不是自私、不合理的;如神一般,我們也希望所愛的對象是有好的表現。

  「約西亞從以色列各處將一切可憎之物盡都除掉,使以色列境內的人都事奉耶和華他們的神。約西亞在世的日子,就跟從耶和華他們列祖的神,總不離開。」(代下三十四33)以色列人跟隨上帝是因為約西亞王的帶領;我們信靠上帝也許是因為爸爸媽媽的帶領,但最好是我們自己愛上帝;這也跟「約書亞在世和約書亞死後,那些知道耶和華為以色列人所行諸事的長老還在的時候,以色列人事奉耶和華」(書二十四31)的情形有點像,他們的跟隨和信靠實在不大理想,是「他利」(因著別的好處),不是因著上帝自己。耶穌分完五餅六魚給五千人後,很多人找耶穌,「他們並不是因見了神蹟,乃是因吃餅得飽」(約六26),這還是他利,雖然不是別人叫我這樣做的,但我是因為餅才愛祂。這樣的愛都是不夠的。

  但求主使我們在各樣事上,或受各種折磨、剝削、打擊時,越來越不是為其他的好處,而是單單因為神的美好、因為耶穌的十字架、因為聖靈在我們裡面見證,我們繼續愛祂,甚至更愛祂。這不是被虐待或錯誤的愛;這是屬靈的愛——這樣的愛是從信心發出來的,從信靠祂在十字架上所做的發出來的;這樣的愛是一種自由的愛,也就是我們不會因為有各樣好像的損失或不好就不愛祂了。求主讓我們不覺得這種愛的境界很高或抽象,因為神本來就是這樣的愛我們。

四、結論:

  總而言之,「與神同行」是建立在「怕神」和「愛神」上面。怕神是因為祂是全然偉大的,我們是渺小之致。在怕祂的裡面,我們有真正的安全感。越敬畏上帝,越不為自己的得失。當然,在這過程中,很多時候是因自己的得失,或因怕犯罪會被處罰,而怕神、親近神,這也是對的;但希望至終我們全然是因為上帝自己,而對祂有一種敬畏、不放肆、不自主、不自恃、完全交託的安全感;就是,怕神而有安全感,並愛神而有真喜樂。

  總是神先吸引我們。因為神先愛我們,我們才能愛神;因為先有神那些大而可畏的作為,我們才敬畏祂。總是從神那裡,我們找到一切愛祂、敬畏祂的理由。求主讓我們對神有這樣的懼怕和愛,在極其軟弱時候仍全然信靠,被神喜悅。

 
附件:1  
發佈者來自/100.33.71.248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