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基督教文摘

標題 / 一件美事-盡他所能的     編號 /  31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Mon Sep 23 15:23:31 2013
分享到 /  微信 更多
  plurk LINE     文字PDF / 1      

一件美事-盡他所能的


康來昌

2012年得知普愛民老師Dr. Armin Buchholz得了惡性腦瘤,時日無多,我年底去看他。

先到Giessen一家中國餐館除偶像(普老師帶他歸主),再到普老師家吃晚飯、交通、過夜。他白天要做放-化療、休息,晚上才有力氣講話。

當地華人教會的交談中,流露出對普家深厚的感激、喜歡、關懷、憂痛之情。他們說了普老師、師母、女兒美好的見證。查經班是普家關愛的,普家則說,我們是查經班關愛的。弟兄和睦同居,何等的善、何等的美。

晚飯前,與普師母、女兒安妮談。她們家,典型的德國家:樸素、整潔、小巧,不一樣的是客廳擺設多半來自台灣。「我們非常喜歡台灣,台灣的一切,最喜歡台灣的人」,師母和安妮同聲說。離開台灣幾年了,她們的中文依然流利。

安妮漂亮、聰明、友善、勤快、樂觀、孝順,喜歡踢足球,尤其和男生踢(「比較有勁」,她說)。在Marburg University念教育,大二,想到第三世界做社工,最難能可貴的,她信神愛神,認識神敬畏神,‘我父母那時代的德國人,聽到信耶穌、禱告這些事,多半反對或嗤之以鼻;我們這一輩,聽到會好奇:“怎麼信啊?耶穌是誰?有上帝?他會聽禱告嗎?”所以,有很多向德國青年傳福音的機會。’

蒙大恩的女子(路1:28),願你滿得他的賞賜(得2:12)。

普師母端莊、親切、積極、和氣、智慧、賢德。她和普老師年輕時都是熱心的馬克思主義者,後來失望,在靈恩教會信主,有宣教負擔,差會說,你們得念神學,主恩奇妙,普老師在極忙碌中,很快在漢堡大學以最優成績拿到博士學位後,清楚了因信稱義的道理,到新竹信義神學院教書,其間,他們約有十年,同時在宜蘭居住並牧會。

普師母說,

「我們家左邊住的是台灣人,右邊是原住民,他們不來往,彼此有敵意。台灣人會告訴我們:『你們怎麼讓自己的小孩子和那些人玩呢?他們如何如何。』原住民會對我們說同樣的話。但我們和雙方都是朋友,我們的小孩也喜歡他們。慢慢的,兩邊小孩一起玩,兩邊大人有來往。我們好高興,因為經歷到『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

但是,安妮遺憾的說,我們還是沒法常和他們在一起,因為我們放學就沒事了,就玩,但我的同學要補習。(參,http://tw.myblog.yahoo.com/kids-basellworld/article?mid=3177)

普師母說,

「有一次,一個原住民的小孩踢球,把台灣人家的花瓶踢破了,我知道,他家賠不起,球是我家的,就我們賠吧!但是,為了使兩家以後能互動,我告訴原住民家長,希望他能向對方交代。我剛講,家長就要打闖禍的小孩,勸了好久,他算是不打了,而且願意向對方道歉了,我又得到台灣人家講很久,終於,兩家和好了,感謝主。」

普師母熱心,是家長會會長,離開前,還有小朋友在門口喊:‘普媽媽,借我騎腳踏車好不好。’

普牧師得了Multiple Sclerosis多發性硬化症,醫生認為德國的環境對他會好些,他們得回去。沒想到,幾年後,他得了更嚴重的惡性腦瘤。

普牧師和我們一起吃晚飯,蒼白瘦弱,但胃口和興致都很好。他有三大目標,一直難以實現:1. 為了提高他在德國所教神學院(Giessen School of Theology)的水平,他希望能寫國家承認的教授論文。「我們神學院相信聖經無誤,這在德國絕沒有,被學術界笑死罵死的。如果這所純正信仰的神學院,要訓練更多人,我們希望有更多神學博士-像我-能成為教授,這是大工程,要有人指導,在歐洲,不大可能有學者願意替保守的神學院做這事。」可是,居然有兩位很優秀的神學家最近主動願意成為他的指導者,(有一位,聽來好像是芬蘭的Miikka Ruokanen,他常出入中國。另一位,他說是「德國最好的神學家」,但沒說名字)。2. 他希望推展「中國對路德神學的接受的研究」,3. 他希望更投入新竹信義神學院的路德神研究及教學,後兩事在2012年也開始有契機。但三股繩子要合成時,他發現有腦瘤。

「主的旨意都是最美好的,我們完全感恩順服。但主也樂意我們求他,所以,我問神學院院長和幾位同工,願不願意按雅各書5章的話,為我抹油禱告,他們如此行了,我們現在等候主成全他的旨意-不論是什麼。」

路德和加爾文有一相反的遭遇:加爾文的神學在他死後有很豐富的發展,雖然也有巴特那種不正統的現象,總的說是活潑的;但路德神學在他死後就只被後人僵化(如正統派)、曲解(如反律法主義)、淡化(如腓力派)、敗壞(如Ritschl等自由派所為)。我問普老師,在一片新派的路德宗中,像Gerhard Forde和Robert Kolb這些神學家是不是顯出一點希望?普老師同意,只是,「Forde的聖經權威不足,Kolb太專心學術」。我由衷同意並敬佩這評語。

從「中國對路德神學的接受」,我提到中國、乃至於西方對自由的看法:

我看的書很少,談自由最重要的人,密爾頓、洛克、到近代的伯克、韋伯、彌爾、阿克頓、哈耶克、伯林、努奇克,都完全沒談因信稱義給人的自由(康德根本反對路德的因信稱義或代贖說,認為那是不道德的)。改革宗如王怡說,清教徒是近代自由的奠基者,或說,良心自由、信仰自由,是其他自由的基礎,或說,加爾文的預定論開啟了近代資本主義。但預定論與因信稱義不盡相同,資本主義和自由也不能畫等號。

舊約安息的深廣意義;以色列人被解放、禧年的應許;保羅在羅馬書加拉太書哥林多前書中宣告的,信徒從罪裡得釋放、不再在律法之下;耶穌(約8:32、36)、雅各(雅2:12)應許救恩帶來的自由;及馬丁路德的因信稱義的道理,是自由在人間最更深入最根本的呈現。

自由(和一切的美善)一定唯獨來自神,人在罪惡、法律及死亡下,只能做奴隸。唯獨基督和聖靈的工作(林後3:16),罪人才能得永生、得兒子名分、得進天國、得享自由;這自由使我們凡事都可行(林前10:23;9:1-23),凡物都可吃(羅14:2、14;林前8:9,10:25),這自由有豐富的愛,使我們只行有益別人的事(林前10:33,13:5),使我們願意為軟弱者永不吃肉(林前8:13),使我們勇敢,有免於恐懼的自由(腓1:20),使我們為義受逼迫時,歡喜快樂(太5:20;徒5:41)。

我請普老師為我禱告,我想寫:「正義與自由」。我想寫:「沒有正義,沒有自由;只有完全的義-基督的義,才能給信主的罪人真正的自由,這樣的正義,只有因信得著,沒有人講得比保羅更好,沒有人比路德更了解保羅。任何個人團體,任何亞當的後裔,要求人類之自由與平等,如果不因著聖靈信耶穌,只會求到蛇與石頭。」

普老師聽得很有興趣,他先說,是的,「因信」很重要,天主教可以同意唯獨恩典,但不能同意唯獨信心;接著問,我剛才提到的莊子的「逍遙」怎麼寫、怎麼理解,因我說,中國傳統無自由,最多有「逍遙」,而「逍遙」是「逍遙法外」(與雅2:12相反)。普師母接著說,

「我的德國不信主的朋友認為我很不自由,因為我要照顧可憐的丈夫,被忙碌、絕望、家庭、死亡綁死了,他們不知道我的自由和喜樂。他們不知道普老師的自由和喜樂。」

9點了,我們一起禱告,一起敬拜頌讚三一真神、一起懇求全能神施恩憐憫普老師、我們、華人和德國教會。

之後,普老師得休息、繼續治療,普師母要去完成她的宣教博士,我要回台灣,安妮不久要上課。「各歸自己的地方去」(約16:32),我們確知,「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我們,領我們到生命水的泉源」(啟7:17)。

基督釋放我們,使我們得自由。

2013/7/25晚上,聽完小愛樂管弦樂團暨巴赫合唱團的精彩演出後,指揮林韡函的母親顧美芬老師告訴我:「普愛民老師今天過世了」。

對知道病情的人,這是意料中的事;對辛苦照顧的家人和普老師自己,這是解脫;對認識主恩典的人,這要感謝讚美主;但即使如此,對愛他的人而言,分離-即使以後會在天上團聚-是傷痛的。

主的安排很稀奇,當天的音樂,全是巴赫的音樂,路德宗的巴赫的音樂,好像在表達普老師的一生,好像在表達普老師的信仰,好像在預備人承受接踵而來死亡的消息。

分享幾段唱詞。
人背離神,受咒詛,
他們求助於人而不求神-他們的主。
人立目標而沒有聖靈保惠師伴隨,
魔鬼和罪惡使人總在害怕中。
把信心和盼望放在神身上的人,
永遠不失望。
因為他的一切建立在磐石上,
就算有看來不幸的事發生,
我未見這樣的人跌倒。
這樣的人依靠神的安慰,
神幫助一切相信他的人。 摘自〈亞當的沉淪〉

主,求你不要審問僕人,
因為在你面前,凡活著的人,沒有一個是義的。
我的神,不要丟棄我,
不要使我離開你的面,
我知道,
我的罪惡和你的忿怒何等大。 摘自〈105號清唱劇〉

於世界何有所求?
我的耶穌是我的生命、我的寶藏、我的所有,
我已經把自己交給他,
我屬於天上的國度,
我的喜樂都在他裡面,
我再說,
於世界,何所求。 摘自〈94號清唱劇〉

Wer hofft in Gott un dem vertraut,
Der wird nimmermehr zu Schanden;
Denn wer auf diesen Felsen baut,
Ob ihm gleich geht zuhanden.
Wie Unfalls hie, hab ich doch nie.
Den Menschen sehen fallen,
Der sich verläßt auf Gottes Trost,
Er hilft sein’ Gläub'gen allen.
〈Chorale Melody: Durch Adams Fall ist ganz verderbt〉

Who hopes in God and places his trust in him
will never be put to shame.
For if anyone who builds on this rock,
even if something occurs here
that seems like misfortune,
I have never seen anyone fall
who relies on God's comfort,
he helps all those who believe.



Herr, gehe nicht ins Gericht mit deinem Knecht.
Denn vor dir wird kein Lebendiger gerecht.

Mein Gott, verwirf mich nicht,
Indem ich mich in Demut vor dir beuge,
Von deinem Angesicht.
〈Cantata BWV 105〉

Lord, do not pass judgment on Your servant.
For before You no living creature is justified.

My God, do not toss me away,
since I bow down before You in humility,
before Your countenance.



Was frag ich nach der Welt!
Mein Jesus ist mein Leben,
Mein Schatz, mein Eigentum,
Dem ich mich ganz ergeben,
Mein ganzes Himmelreich,
Und was mir sonst gefallt.
Drum sag ich noch einmal:
Was frag ich nach der Welt!
〈Cantata BWV 94〉

What should I ask of the world!
My Jesus is my life,
my treasure, my sanctuary,
to who I have given myself utterly,
my entire heavenly kingdom,
and what I would rather delight in.
Therefore I say yet again:
what should I ask of the world!

普老師是牧師,他與他的羊同住,他的小孩與臺灣小孩一起長大;他肯定路德和加爾文志同道合;他不僅高舉因信稱義,也強調因信成聖;他關心德國同胞和華人的靈魂,希望教出篤信聖經、篤信神愛人的學生,牧養日耳曼那塊荒地,把使人得自由的福音給華人。主把教會、神學院、家庭、莘莘學子最需要的人取走,我們不質疑神:「何用這樣枉費呢?」(To what purpose? 可14:4)因為普老師所作的,是出於信心、愛心,是美事,是盡他所能的(6、8節)。我們伏俯敬拜神,我們靠主興起發光,我們呼求神:「我父啊,我父啊,以色列的戰車馬兵啊」(王下2:12)。


 
附件:1  
發佈者來自/76.105.132.176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