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好書推薦

標題 / 耶穌是誰?:簡明基督論(馬克.瓊斯)     編號 /  30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Fri Feb 12 03:18:01 2016
分享到 /  微信 更多
  plurk
追隨基督的人或多或少都想過相似的問題:耶穌年少時幫爸爸約瑟做木工,會不會問這個或那個工具是什麼?基督這位永生神的兒子是否需要禱告?還是祂禱告只是為信徒立下榜樣?那麼,祂在世時,是憑信心還是憑眼見行事?祂行神蹟是出於祂的神性還是聖靈的工作?祂升天後,還需要保有祂的人性嗎?耶穌神人二性不應是神學象牙塔內的思想角力。所有敬虔的信仰者,都當藉由聖經思想耶穌的神人二性如何同存一個位格中,不可相混、不可改變、不可切分、不可割離。祂真是神,也真是人。祂不是超人,與我們一樣凡事受過試探,卻因順服而完成了榮耀的救贖。本書用清晰明快的分析論述,引導讀者理解聖經清楚的記載,可以除去我們對基督論的一切誤解。


    「作者筆下的文字句句深入人心,使人讚嘆神在基督裡的奇妙作為。本書以簡明的文字介紹基督的位格,幫助信徒認識基督,而作者的文字所描繪的基督是又真又活的。」

──中華福音神學院系統神學助理教授 曾劭愷


    「信心需要理解,愛需要認識所愛的。馬克.瓊斯的這本簡明基督論,使我們受益匪淺。他的書以聖經為本,寫作清晰,建基於改革宗神學。不論是為了個人研讀、教會或學校課程,這本書是極佳的工具。」

──美國清教徒改革宗神學院院長 周必克(Joel R. Beeke)


【作者簡介】

    馬克•瓊斯(Mark Jones)是荷蘭萊頓大學博士,自2007年擔任加拿大溫哥華信心改革宗長老教會的牧師,同時任教於南非的自由州大學(the University of Free State),他經常在南非的威克里夫神學院(John Wycliffe Theological College)以及世界各地的神學院演講。他常於部落格Reformation21.org發表文章,最新力
著為Knowing Christ。


【目錄】

推薦序 若基督沒有真實受造的人性,我們就沒有救恩/康來昌

導讀/曾劭愷

序言

第1章 基督的位格

第2章 有史以來最偉大的人

第3章 基督的工作

附註

閱讀推薦

延伸討論  基督論:教牧實踐與信徒生活/曾劭愷


【推薦序】

若基督沒有真實受造的人性,我們就沒有救恩/康來昌

  「人子是誰?」(太16:13)和「基督是誰?」(太22:42)是耶穌問的基督論問題,要人思想認識「耶穌是什麼『東西』?」即「耶穌的存有、本質、位格是什麼?(What is the being/essence/person of Jesus Christ?)」正確的答案,只能憑啟示、天上父的指示(太16:17)、聖靈的光照(弗1:17)。歷史上百年甚至千年的教會討論,包括華人教會近幾十年的爭執,都顯示憑血肉的思考,只會上魔鬼的當(太16:23)。

  基督論本來是討論「基督的位格與工作」。因為「基督的工作」日益被正統教會看重,就慢慢自成一系──「救恩論」,而基督論便著重討論「他的位格」。本書能二者兼顧,是優點。越認識基督的位格與工作,就越強化我們對神愛的認識和信靠。

  基督是神(基督有完全的神性),這不難了解;基督是人(除了無罪,和我們完全相同),也不難了解。難解的是結合的方式:神性和人性結合在一個位格中(hypostatic union)。

  要了解位格結合,先要了解位格。位格一詞來自希臘文hupostasis。此字新約只出現四次,最重要的是希伯來書1:3,耶穌是「神本體的真像」。作者用本體(hupostasis),來表達父子同性同質同體,他們有同一的性、質、本體。不過,後來希臘教父用這個字來表達相反的觀念:父子的hupostasis(位格)不同;同的是ousia。他們是同體(homo-ousia)、不同位。

  迦克墩信經說:神人二性在基督裡的結合是兩性「不混」、「不換」、「不區」、「不分」的結合。「不區」(indivisible)、「不分」(inseprableむ通譯:不離散,欠妥)),兩者英文、中文都類似,其實有別。信經用意是:耶穌基督這位person不能區分為神的靈是一個部分,而人的體是另一個部分。「不區」反對了亞玻里拿流主義(Apollinarianism)和涅斯多流主義(Nestorianism)。

  位格結合是屬性相通(Communicatio idiomatum)的結合,是兩性互受(reciprocal inherence むPerichoresisめ)的結合;是人性沒有位格(anhypostasis),而人性寄於神-人位格(enhypostasis)的結合。

  這沒有想像中那麼難懂。張三有劉邦的性格,他像劉邦那麼流氓,但他沒有劉邦的位格,他不是劉邦那個「人」(person),而他有劉邦的性(nature)。耶穌有人性(human nature),但沒有人「格」(human person);如有,他就是雙重人格了。他的位格是The theanthropic person(具有神-人兩性的位格)。

  很多人根據羅馬書8:3, 「兒子成為罪身的形狀」,說耶穌有罪性。這是胡說。如果保羅(聖靈)要說耶穌有罪,他大可簡單的說,兒子成為「罪身」;但他是說:「罪身的形狀」,就是指耶穌「好像」有罪身,因為他死過。沒罪的,不應當死;耶穌沒罪,卻死了,那是因為代贖。我們為此讚美主,哪能褻瀆他?

  保守的基督徒的錯誤的基督論,視耶穌為一奇人、異人、仙人,但非普通人,非你我這樣平凡的市井小民,無你我這樣的受造人性。他們的耶穌像孫悟空,有金剛不壞之身,非受造,且永不朽。正統雖承認永不朽,但那是復活後榮耀基督的身體;復活前,他的身體、人性都和我們相同──除了沒有罪。把耶穌當仙人的假敬虔,不僅不合聖經、不合正統,破壞了救恩,而且褻瀆了耶穌的神性──不僅否認他完整的人性,也否認他完整的神性。「耶穌為神之子,非神亦非全能者,更非與神一體。」(王明道日記選輯,1922年10月16日。日記中這類話很多,遲至1953年12月20日還有「斥三位一體說之謬誤」的句子。賈玉銘顯然沒有成功糾正王的嚴重錯誤。)

  近代華人基督論的另一錯誤,非常像言詞一性論(Verbal Monophysitism)。這異端的提倡者是安提阿的塞維魯(Severus of Antioch,跟隨者被稱為Severians)。他們的錯誤類似歐迪奇主義(Eutychianism),就是把「性」、「位」等同,從而反對迦克墩信經的「基督二性一位」的立場。此派中哈利加拿修的猶利安(Julian of Halicarnassus)認為耶穌肉身不朽,否則就是拜可朽物(phthartolatry)。他們認為耶穌身體非受造,正統派責備他們是「幻影派的不朽論者(Aphthartodocetists)」。

  我們看正統怎麼說。海德堡要理問答35:「神的兒子,藉著聖靈的運行,從童女馬利亞取了人性,也取了血肉之體。」比利時信條18:「聖子不但從馬利亞取了人性,也從她取了人的靈魂,成為真正的人。」這話是針對重洗派。重洗派認為,耶穌的身體是「屬天的身體」,馬利亞的子宮只是他身體的導管,不提供任何血肉及人性。比利時信條19:「正如他的神性總是非受造……他的人性總是受造的、是有限的。雖然因著復活,使身體有了不朽之性,然而他仍未改變他人性的真實。」

  不存在一個非受造的人性或肉身。只有神,三一真神,聖父聖子聖靈非受造,非受造的神永遠存在,人和肉身是被造之後才存在,包括聖子的人性和肉身。教父和會議是說:「他從父得到神性(指為父所生而非所造,尼西亞信經的重點),從馬利亞得到人性」。特土良於213年寫了《駁帕克西亞論(Against Praxeas)》,裡面說:道如何成為肉身?是他變成肉身,還是穿上肉身?不是變成,是穿上;不是神性人性融合,混合成第三性,是道進入肉身,神人二性保持其本質特徵,同屬一個本體,耶穌基督是神子和人子,神和人同在一位格裡。「道成肉身」不是道「變成」(transfiguratus)了肉身,而是道把自己穿在肉身內(indutus carnem),或說,道沒變,是道加上了肉身。

  按正統神學,神和道都永不變,如果變了,那耶穌就會是一個非神非人的怪物(tertium quid直譯「第三類」,就是上面所說的,王明道式的仙人耶穌)。耶穌是從馬利亞「取了身體」,(和我們一樣,從母腹中得了身體む人性め,只是他沒有罪)。與此相連的,聖子「虛己」(腓二7),不是聖子「虛了、少了」神性。幾百年的神學爭論的結論是:道成肉身和聖子虛己都是指他「加了」或「取了」人性。

  「敬虔」的異端傳統和華人「耶穌肉身非受造」派的思維一樣,他們都覺得,把耶穌說成是一般人,那太不敬了。所以,他們的始祖否定耶穌有肉身,這是使徒時代就有的幻影派(Docetism)。迦克墩會議後,基督人性的完全及他的神性人性如何結合,大抵塵埃落定。不過總還有自以為敬虔的人,如改教運動時的重洗派及門諾會,要把耶穌的人性講得「高級」一點,和「我們不太一樣」。其實,除了沒有罪以外,「他凡事該與他的弟兄相同」(來2:17)。正統教會這麽重視「道成了完完全全的人」,就是不要人失去救恩。把耶穌的人性或肉身說得「高級、非受造」,會像所有的異端一樣叫人失去救恩。

  加爾文說:「……摩尼教徒則認為基督所取的是屬天的肉體。然而聖經上有眾多確鑿的證據可以反駁這……謬論。」(《基督教要義》II,13,1)「主自己因不滿足於『人』這稱呼,就常稱自己為『人子』,這就更證明他是人的後裔。」(《基督教要義》II,13,1)「保羅並沒有教導基督的身體擁有屬天的本質,」「基督與人擁有同樣肉體的本性……」(《基督教要義》II,13,2)「重洗派的謬誤在於想證明,基督的身體不出於馬利亞而出於虛無」(《基督教要義》II,13,3)。

  基督若沒有真實的、受造的人性,我們就沒有救恩。基督肉體若和我們的不同,他就不能在肉體(因為那不是肉體,那是非受造物)中定罪案;基督也不能藉著死(非受造物不會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基督不會被試探而受苦(異端說他只有神性,沒有人性,那麼,神就不能被惡試探む雅1:13め),就不能搭救被試探的人(來3:18);異端的基督,沒有「人的樣子」(非受造),就不能升高,使萬物「稱耶穌基督為主」(腓2:11);異端的基督,是神在「神(非受造的肉)身」顯現,所以沒有被聖靈稱義(復活)(提前3:16)。

  華人改革宗在基督論上的偏差,已經引起美國改革宗的警惕http://www.reformation21.org/blog/2015/11/christological-confusion-china-6.php。本書的出版,可以適時糾正錯誤。

  雖然筆者不同意作者對路德的批判和對涅斯多流的同情,他的貢獻仍值得肯定。求主使用這書。




【內文試閱】

序言

    基督論的主題關乎耶穌基督──神-人(God-man [theanthropos])──的位格和工作。在神學上,基督論的重要性無庸置疑。基督的位格和工作就是基督教神學的中心。我們習慣討論基督的工作(祂做了什麼),但相較之下卻甚少探討祂的位格(祂是誰)。這情有可原,因為無限者(神)如何與有限者(人)聯合乃令人匪夷所思的奧祕。所以,寫這本書時我意識到,我們對基督的認識若有亟需補強的地方,那應是「對基督位格的認識」。畢竟,精確地認識那位我們所信「超乎萬人之上」(歌五10)的主,豈不該是最重要的事嗎?


    本書的架構很簡單。第一,我先解釋耶穌是誰(祂的位格)。第二,我將簡略地檢視,基督如何分別在降卑和高升的雙重景況中,執行先知、祭司和君王的工作。讀者須記得,本書主要聚焦於幫助基督徒更認識基督的位格;因此有關基督工作的段落也理所當然會強調「祂做了什麼」與「祂是誰」之間的有機關係。最後,我們將矚目於基督的榮光。救贖的目的就是使信徒得見那榮耀。真正的福樂就在這景象中 (也就是所謂的「榮福直觀[beatific vision]」)。這景象與基督在其中的榮耀,以及關乎祂位格與工作的教義,兩者有密切的有機連結,也構成基督論的高峰。就如研究有關基督的教義(應該)會產生一種基於信心對基督的理解,信心也必然使我們有一天能夠在愛子的臉上看到神的榮耀(林後三18)。


    我非常感謝菲利浦•羅斯(Philip Ross),是他最先與我接觸,鼓勵我寫這本書。他向我提起我那本「貴得嚇人」的有關湯瑪斯•古德溫(Thomas Goodwin)的基督論的書。本書不是我的古德溫研究彙總,但是我承認我欠古德溫與約翰歐文(John Owen)一大筆思想上的債。他們有關基督的作品,對我來說為基督教神學家立下典範:他們與經文有嚴謹的互動;他們對基督教廣泛的傳統有全面性的認識;他們不止歇地努力,使有關中保者基督的深奧真理,得以深耕在被保者的心智中。


    嚴格來說這不是一本學術性的書,而是一本為大眾寫的書,所以我盡量保持簡單─雖然以這主題來說並非易事。許多與基督論有關的議題,本書沒有討論(例如基督的名稱),雖然那些議題本身就值得寫書。我特意選擇此書針對的重點,因為我認為這正是一般大眾化基督論作品所欠缺的......

 
附件:9  
發佈者來自/98.113.13.54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