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任何好文都有缺點甚至錯誤,讀者不要一面倒,要學會恰當的批評、欣賞、學習、包容..

標題 / 自輕自賤的族群免談歧視:跟著楊恆均說「歧視」 (錢文軍)     編號 /  62    
發佈者 /  康來昌推薦     發佈時間 /  Sun Feb 2 13:12:46 2014
分享到 /  微信 更多
  plurk

自輕自賤的族群免談歧視:跟著楊恆均說「歧視」 (錢文軍)



  看了楊恆均的文章,所言之理無疑都成立。只是老楊似乎也怕被劈 “ 板磚 ” ,於是放出 “ 美國是世界上歧視比較嚴重的國家 ” 這類蠢話來逗那些憤憤,頗有趣。這話說反了,美國應該算是世界上歧視最不嚴重的國家,否則奧巴馬能當上總統嗎?您請中共選一位藏族或維族的總書記試試看?能跟老美比肩的首先是俄國,認了個格魯吉亞人斯大林做元首,人民是遭了殃,不過國家卻賺了不少領土便宜。還有秘魯,他們選個日本人做總統,只可惜好景不長,接著那小子吃裡扒外,就要拿他下大獄,追得他只能逃回祖國去避難。中國人也曾試著學點開明,選了個美國人孫逸仙當 “ 臨時大總統 ” ,結果是弄得舉國雞飛狗跳牆,他還引來蘇俄大鼻子,奪走了中國 172 萬平方公里領土。至於老百姓所付出的血淚生命,那就根本沒法算清楚。所幸中國人認賊作父的能耐大了去,至今仍將其供奉在神龕裡。

  記得 “ 貓眼看人 ” 上曾經有一個帖子,發帖人牛逼烘烘斷言奧巴馬必然落選,然後依據毛主席教導做了深刻分析,美國的種族歧視是為主脈。他還下了重註,結果是跌了眼鏡。那個帖子被網友們抬了許久,長時間被 “ 置頂 ” ,不少人不依不饒地要他履約吃掉什麼。

  總之一句話,你聽毛主席的教導哪有勝算?沒瞧他自己,接班人選一個廢掉一個,最後那個來不及廢掉的,在他餘溫尚未散盡時就把他老婆、侄兒以及心腹愛將都趕進 “ 秦城 ” 裡。真正為了既得利益而救了他身後虛名的鄧小平,卻被他 “ 走資派還在走 ” 一棍子打入 “ 批鄧 ” 漩渦裡去了。跟老毛學得來的,恐怕除了 “ 有眼無珠 ” 不會有別的。

  再說 “ 過去百年華人遭遇了種種不平等 ” 。我們從小就被教育說那些被 “ 賣豬崽 ” 去到美國修鐵路的華工,都過著豬狗不如的生活。

  可是再看看至今林立於開平、恩平以待那些 “ 碉樓 ” ,基本上就是那些在海外發達了的 “ 豬崽 ” 們回鄉所建,如今都申報了啥 “ 遺產 ” 了,頗為榮耀。在美國受盡欺凌的 “ 豬崽 ” 們有餘錢剩米拿回家蓋碉樓,在家里當家作主的只能眼巴巴看著忌恨。

  不去細說這些 “ 碉樓 ” 。中國第一條民營鐵路即 “ 潮汕鐵路 ” ,就是流落到南洋的 “ 豬崽 ” 張氏家族籌資所建。趙爾巽主編的《清史稿》謂: “ (光緒)二十九年,粵人張煜南請設公司承辦潮汕鐵路。既得請,而川漢繼之。 ” 也即 1904 年張氏家族籌資修建了潮汕鐵路,其倡導人張振勳(字弼士) 1916 年 9 月病逝於印尼巴城(巴達維亞,今雅加達),靈柩運回梅州大浦縣故里安葬,途徑印尼、新加坡、香港等地,荷蘭、英國殖民當局均下半旗致哀,港英總督還親自迎柩祭奠。算是哪類 “ 歧視 ” ?這位張弼士離開家鄉時一貧如洗,只是到了南洋打拼才發達成為 “ 中國的洛克菲勒 ” ,這是美國媒體給他的尊號。捎帶說一句,如今婦孺皆知的金獎白蘭地以及張裕葡萄酒,也是他的創辦的產業所釀造; 1915 年舊金山舉辦 “ 巴拿馬世博會 ” ,獲金獎最多的恰是中國貨,也算一種歧視?

  較之晚兩年,台山(舊稱新寧)人陳宜禧創辦新寧鐵路,堪稱中國第二條商辦鐵路。陳氏可是正兒八經的 “ 豬崽 ” ,是在美國修太平洋鐵路的華工之一。靠著他的勤奮好學,一直做到襄理職位。後入股建華人自己的鐵路業務經營公司,在美國跟鐵路打交道長達 40 年。 1906 年回國,靠著在加州以及加拿大那些 “ 豬崽 ” 們募集的 150 萬資金,籌建新寧鐵路。期間種種艱辛不去細說,僅僅官府與民間各種歧視便足以寫一本書。饒了不知多少彎子,終於靠著 “ 走後門 ” 得了慈禧和光緒的批條: “ 依議,欽此。 ” 岑春煊之流才不敢阻撓,抗旨是要殺頭的。然而民間的阻滯絲毫未減,僅為避開墳塋及風水,鐵路不得不繞了許多冤枉彎子。為了節省來之不易的投資,陳宜禧不得不造船運火車走一段路,無意中竟成了中國鐵路史上第一個火車輪渡,算是歪打正著吧。

  1920 年全長 133 公里的新寧鐵路通車,美國輿論一片誇讚之聲,《西雅圖星期日時報》以《陳宜禧 —— 中國的詹姆斯 · 希爾》為題,用整版篇幅刊登陳宜禧修建新寧鐵路的文字與宣傳畫,倒是中國人反而無動於衷。誰在歧視他呢?此路總股本 386 萬元,不動產價值恰為此數,動產尚值 150 萬餘元,市場價值 800 餘萬元。然而其生不逢時的是,孫中山恰在此後開始盤踞廣東,除了每月敲詐公司 12 萬元 “ 革命經費 ” 之外,其屬下如許崇智粵軍每月 “ 借餉 ”1 萬;老蔣的第一軍駐江門部每月勒索 5-7 千元。尚不包括其它 “ 革命政府 ” 的盤剝。官府歧視民間、革命歧視商業,到北伐高潮的 1926 年冬,慘淡經營的公司欠債累累,總計 140 萬之多,卻遠不及革命敲詐之數。

  聞知股東們有拒絕勒索之動向,廣東革命政府乾脆派兵軍管鐵路公司,除了革命幹部們要中飽私囊之外,每月還直接扣三千元充當軍管大兵的開銷。當北伐浩浩蕩盪,在一片 “ 打倒土豪 ” 的歌聲中,被剝奪殆盡的陳宜禧於 1927 年 4 月還鄉避難,兩年後病死。

  美國人都是從舊大陸各地漂洋過海聚集於斯的,紐約港外那座自由女神像基座上有段著名的歡迎詞: “ 把你們那些人給我吧:那些疲憊的人,窮困的人,蜷縮在一起渴望自由呼吸的人,在你們富饒的岸邊遭到不幸遺棄的人,把這些無家可歸,流離顛沛的人交給我,我在金色的大門口高舉著明燈! ” 囉囉嗦嗦,不如用我們的詩一般的漢語說: “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 中國人之所以被口口聲聲說平等的西方人歧視,蓋因我們祖祖輩輩皆不大爭氣之緣故。想當初馬可波羅來中國逛了一圈,那時還是蒙古人統治這塊神奇的土地,他回去寫了本《遊記》就把西方人震呆了,不敢歧視我們,只敢歧視他們自己。宋真宗那個 “ 書中自有千鍾粟、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車馬多如簇 ” 什麼的,都在馬可波羅的書中若隱若現,弄得他們口水直流。就有些不甘寂寞的傢伙顧不得顛沛流離之艱辛,萬死不辭投奔中國。蠢得出奇的哥倫布還南轅北轍跑錯方向漂到美洲去了。直至虔誠的傳教士和貪婪的商人到了這塊風水寶地,這才知道被馬可波羅給騙慘了,還不如將錯就錯奔西 ​​邊那塊荒蠻之地開闢新天地,這才會有美國。

  於是對中國的仰慕就變成歧視。如果說,西方的文藝復興是出於仰視古希臘文化的話,他們的啟蒙運動則是出於蔑視中國文化:除了伏爾泰 ​​等少數兩三個人之外,那些啟蒙大師幾乎都是靠批判中國才得以立論的;沒有我們充當反面教員,他們哪有什麼啟蒙運動?沒有啟蒙運動,他們何來科技騰飛、工業革命?美國人歧視華人,絕不是因為台山 “ 豬崽 ” 修鐵路的緣故,誇讚他們吃苦、聰明的文字並不少。前述 “ 豬崽 ” 陳宜禧被比作 “ 鐵路大王 ” 詹姆斯 . 希爾;張弼士被比作 “ 石油大王 ” 約翰 . 洛克菲勒,能算是 “ 歧視華人 ” ?陳宜禧在美國被歧視成 “ 鐵路大王 ” ,回中國卻被尊崇到貧病交加一命嗚呼!其實,美國那個社會歧視的只是膿包,那些不尊重自我人格的人,甭管他是白人、黑人還是華人。而中國社會絕不能容忍任何尊重自我、恪守人格的人,陳宜禧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早前讀馬丁 . 路德 . 金的故事,驚訝地發現原來華人也歧視黑人的,中餐館拒絕黑人入內並非個別案例。以我對同胞們的了解,相信這不會是 “ 造謠 ” ,更何況僅從生意上說,黑人入內影響到做白人的生意,他們也會這樣做的。

  再說,華人跑出去受到尊重的並非絕無僅有,不去說留美學童那些故事,只說現代。例如從政的駱家輝、趙小蘭,幾年前我到廣西橫縣參加一個活動,見識過他們歡迎鄉親莫虎的熱鬧,原來他做到紐約警察局局長的位置上了。至於其他,李政道、楊振寧、丁肇中、李遠哲、朱棣文、崔琦、錢永健、高錕這些諾貝爾科學獎得主,以及吳健雄、林同琰、貝聿銘、李昌鈺這些技術大師,李小龍、李安、吳宇森、王家衛等不也是沒有什麼歧視感麼?就連號稱最歧視中國人的日本,鄧麗君不是把他們的歌壇給鎮住了麼? 若想不被別人歧視,根本在於自己不要歧視自己,守住自己的尊嚴,玩出點真本事,非但沒人敢歧視你,反而會敬重你。

  與陳宜禧同時代的華人,遭受歧視確實是不爭的史實。歧視啊,歧視!多少悲歡離合在此中發生?

  華人流向美國始於鴉片戰爭以後,大清國無力嚴禁中國人出洋,傳說美國西部有大把黃金可淘,於是吸引了閩粵兩省眾多流民。美商早在鴉片戰爭以前很久便以支付金銀而聞名,比如魏源在《海國圖誌》中就評述說: “ 惟彌利堅國鄰南洲,金礦充溢,故以貨易貨外,尚歲運金銀數十萬以裨中國之幣。 ” 聖弗朗西斯科被喚作 “ 舊金山 ” ,可不是 “ 賣豬崽 ” 者興之所致,而是對於淘金嚮往所傳言,它只是一座 “ 金山 ” ,及至沒得金子可淘了,才變 “ 舊 ” 的。

  有據可考的是,華人登陸北美大陸乃是 1848 年開始,傳言說淘金期間華人一度多過外國人,至少可證 1860 年華裔乃是加州最大移民群體。他們無宗教無法律可言,根本沒把誠信放在眼裡,各種陋習劣跡均氾濫開來,抽鴉片、賭博、設妓館,伴隨著利益糾紛與衝突,黑社會性質的幫會也興盛 ​​起來,打架鬥毆乃至殺戮火併均愈演愈烈。於是開始被本地居民所排斥,更遭政府驅趕警察捉拿。今年 5 月在舊金山,一位久居於此的華裔人士跟我說了個故事:當年台山人到此淘金、修鐵路,每日晚餐後便要娛樂。於是放下碗就喊: “ 開始嘍! ” 那些老外聽不懂台山話不知他們說什麼,卻看得懂他 ​​們玩什麼。於是以後英語裡就多了個漢來語: “CASINO” ,這才有日後拉斯維加斯之繁榮。還不光英語,德語、法語、俄語、意大利、西班牙乃至阿拉伯、土耳其語什麼的, CASINO 都是從台山話裡抄襲的,算是我們中華民族對人 ​​類一大貢獻。

  這故事令人啼笑皆非,然而歷史的真實卻更令人啼笑皆非。淘金者並非如教科書所描述的那麼困苦,可資佐證的是,僅 1850-1870 年華裔向加州政府繳納的黃金稅合計約一億美元,約為加州政府收入之半!可以想見那些華工所得必定更多,若非如此,何以國內會有如此多人趨之若鶩,乾脆稱之為 “ 金山 ” 呢?那時太平洋鐵路尚未動工,隨著淘金熱逐漸降溫,金山變舊,美國東部跑來的淘金客就更不客氣,驅趕華人愈演愈烈。而我們華人祖祖輩輩當慣了奴僕,逆來順受成了禀性,遑論寄人籬下身不由己,更使排華氣焰有恃無恐。很多華工便流向墨西哥、古巴、秘魯等地。而最糟糕的狀況就是,中國人所到之處必設鴉片館,接著派生出妓院與賭館,接下去就有幫會打殺,乃至於舊金山又成為鴉片輸送過去的主要中繼站。

  此乃排華成為老美共識的道德與社會安寧之理由。美國參議院牧師紐曼博士 1874 年曾發表演說稱: “ 我們需要他們做體力勞動者;我們需要他們做僕人;我們需要他們做市民。因為在從密蘇里到金門的廣闊土地上,只有不到 100 萬的白種居民。我們歡迎他們,但如果他們是鴉片吸食者,我們無法歡迎他們。 ”

1860 年華人成為最大移民群之時,美中籤署條約禁止華工再向美國輸入(未含非勞工華人),開排華法案之先河,主要原因就是來得太多了,老美招架不住。所謂 “ 排華 ” ,只是限制華人移民入境而已;中國奉行的政策叫 “ 排外 ” ,對於一切外國之人皆嚴控入境,根本禁止移民。既然 “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 ,何必要去淒淒慘慘戚戚哭訴呢?

1862 年美國開始建設太平洋鐵路,以愛爾蘭移民為勞工主體。

1864 年逐漸招收華工,那時鐵路已經開建兩年了,華工所在中央太平洋公司共築路 1100 公里,從加州薩克拉門托開始向東,經內華達州在猶他準州的普瑞蒙特瑞尖峰與聯合太平洋公司所築東部 1749 公里鐵路接軌。穿越落基山路段無可否認其工程艱難程度,但說該鐵路系華工修建,甚至有 “ 華工用自己的血肉鑄成了現在美國縱橫交錯的鐵路運輸網 ” 之說道,實在誇張過度。儘管中央太平洋公司築路後期華工佔 95% ,與數万公里美國鐵路相比, 1100 公里不過只是零頭。更何況華工要錢少能吃苦幹活,工程到尾聲大批裁員皆白人和非華裔,這也是產生排華情緒的重要原因之一,美國工人階級為自身利 ​​益計,排華最給力也不奇怪。 《美國法典》第八篇題為《移民與國籍》,其 15 章中第 7 章就叫做 “ 排除華人 ” ( Exclusion of Chinese ),儘管百餘年來美國通過了形形色色的排華與否定排華的法案,尤其是 1943 年《馬格努森法案》徹底否決了《排華法案》; 2011 、 2012 年美國參、眾兩院分別通過了就《排華法案》對華裔族群的道歉案,據悉,《美國法典》那一章節仍未抹去 “ 排除華人 ” 字樣。之所以《美國法典》唯有 “ 排除華人 ” 的獨享章節,蓋因你在自己家裡就不是人,命同草菅且自認命賤,誰還拿你當人看?

  上世紀初美國的一本《兒童的種族觀念》書中寫道: “ 作為在擁擠和脅迫中生活了幾千年的一個人種,中國人看來好像是喪失了神經。他會一整天站在一個地方而看不出有絲毫的苦惱;他在最不衛生的環境中茁壯成長;極度的擁擠和糟糕的空氣對他來說好像什麼都不是;當他要睡覺,或者甚至當他生病時,他也不要求安靜;他會在至高無上的自我滿足中餓死。 ” 不僅如此, “ 中國人缺乏國民的、公民的責任感;缺乏社會良知;缺乏以政治形式組織他們自己的能力;只要他們自己的事業不受影響或他們還有足夠吃的,他們就根本不在乎誰控制國家;家族責任替代了對公眾的義務 ” 。美國的報紙大量報導了唐人街的大煙館,以及那裡的賭博、賣淫、高利貸等醜惡現象,如此惡劣的一個人群,想不被歧視也難,排華顯然也就順理成章了。

  美國的排華法案以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為最,然而基於三權分立的立國原則,其法院判決多半違背那些法案,理由很簡單: “ 違憲。 ” 有資料介紹,那段時間訴及各級法院的逐華案約一萬餘起,三分之二以上是華人勝訴。其中就包括孫逸仙博士,最高法院判決稱其為合法的美國公民,移民局於是只得乖乖放人。 威爾遜總統憤不過就對新移民說: “ 你們如果仍然以群體來考慮自己,那你們就不是美國人,美國人不是由群體組成的。凡認為自己屬於某個民族群體的人就不是美國人。 ” 他當然有他的難處,美國是移民國家,倘若所有移民族裔都如同華裔一樣 “ 身在美國心在漢 ” ,美國也就不成之為國家了。 退一步說,既然你根本不認美國為自己的國家, “ 身在異鄉為異客 ” ,有事沒事就發情,分明是你在 “ 排美 ” ,何必抱怨人家 “ 排華 ” ?

  有一個似是而非的說道稱,國家強大了華僑始得揚眉吐氣。先說反例。大清國已經被判為 “ 腐朽沒落 ” ,屢戰屢敗根本無緣 “ 強大 ” 。 1911 年 4 月,程璧光率領海圻號巡洋艦護送特使赴英參加英王加冕典禮,事畢率艦赴美。只有禮遇沒有歧視,美總統親自參與接待。然後聞知古巴有排華事件,程氏率艦往訪哈瓦那,古巴政府立即禁止一切排華舉動,華人華僑盛情歡迎;而墨西哥恰好發生反華、排華暴亂,中國駐墨使館急電清廷派艦護僑,程氏即奉命率艦準備前往。墨西哥政府聞知後連忙採取緊急措施制止了暴亂,並承諾對華人華僑之損失給予賠償,華人華僑自是載歌載舞歡慶。於是程氏率艦中止墨西哥之行。豈料有墨國印第安人接踵請願,謂之祖先系殷朝移民,理當算是中國人,亦應等同華人華僑對他們受到欺凌獲得賠償。而大清國此刻已餘暉將盡,程氏等尚在歸國途中大清就嗚呼哀哉了,談何 “ 強大 ” ?又一例, 1943 年美英等國廢除歷史上全部不平等條約,且美國排華法案也一律廢除,中國正被日本打得七零八落,就連後來的《國歌》也唱道: “ 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 ,又談何 “ 強大 ” ?偏偏卻是華人華僑揚眉吐氣之時。

  反之,老毛登基之後,官媒喚作 “ 站起來了 ” ,國運號稱強大無比,就連美帝國主義也打敗了。而海外華人華僑卻從此不斷遭難,印尼屢次三番排華,老毛不敢派軍艦隻好派輪船,接他們回國,一副 “ 惹不起躲得起 ” 之衰相。老周反倒責怪他們應該遵守印尼法律與風俗習慣,好像是這些華人華僑惹是生非添亂。尤其是 1965 年,中國才爆炸了原子彈還不到一年,印尼超大規模劫掠殺戮華人華僑,二十餘萬華人華僑被殺戮,所有財產被洗劫一空,就連大使館也遭衝擊,號稱強大的祖國不痛不癢發些譴責詞語了事。還不如即將亡國的大清,一艘巡洋艦開過去震懾,救華裔於水火。老毛一手扶持的波爾布特政權,上台就大開殺戒,老毛非但不思救援反倒下令關閉駐金邊大使館的鐵門,任由六十萬華人華僑傾家蕩產,其中三十萬命喪黃泉!中國仍在大力援助波氏。越南 “ 解放南方 ” 之後的排華更是肆無忌憚,中國除了表示抗議啥也沒做。直至越南出兵柬埔寨,老鄧卻為解救波爾布特出兵騷擾一下邊界地區,根本與越南排華毫無關聯。至於其他所在例如緬甸、馬來西亞、印度等地的排華就不去說了。總之一句話, 回顧積貧積弱的民國乃至北洋、滿清,華人華僑在南洋不說有多威風至少也是豐衣足食高枕無憂的;反倒是 “ 中國人民站起來 ” 之日,卻成華人華僑遭難之時,唯有那些文明國家,他們才有安居樂業的可能。

  可偏偏這些地方的華人華僑之中,盛產 “ 愛國義士 ” ,仗著那裡奉行憲政民主,特熱衷狂秀 “ 愛國激情 ” 。無他,既無傾家蕩產之憂慮,更無血火刀兵之災情,可以盡情放肆。這就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你既然絞盡腦汁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移民,甚至不乏弄虛作假玩弄各種手段者,就不要矯情說你更愛已經被你離棄了的國家。選擇喜愛之地定居是各人的權利,無可厚非。只是中國話也說 “ 入鄉隨俗 ” 的,既然選擇定居那國度,理當全身心融入現在生存的環境之中。周恩來當年也多次奉勸華僑選擇入籍所在國,遵守那裡的法律法規,尊重那裡的民俗風情,和那裡的人民打成一片。這也是改善自我生存條件與環境的基本要素。

  上世紀初美國評論家 HL 門肯說: “ 任何時候當你聽到一個人說他愛他的國家,這是一個信號,表明他在期待為此獲得報償。 ” 我想他說的是理,尤其是對於那些經常望著舊主子的眼色行事,組織 “ 愛國行動 ” 的人士,絕對不可能排除從中獲利之嫌。還記得當年在澳洲組織 “ 保衛奧運火炬 ” 的故事嗎?組織者分肥出岔弄出大巴車拒載的事故來,丟醜丟得大發了。至於跟從者而言,你吃在碗裡望著鍋裡,時常表現出腳踩兩隻船的慾念, 究竟該算是你歧視那個國家還是那個國家歧視你?

  這回,一個六歲小童說了句冒犯的話,總算被眾多成年人抓了把柄,弄出點動靜而且大有不依不饒之勢。又搞笑了,那小童說 “ 殺光中國人 ” 吧?你們大多數都是美國人了,即便是拿綠卡的吧,也都在苦熬年頭等著宣誓做美國人的那一天,他又殺不到你們頭上,我們這些被指明要挨刀的尚且無動於衷,等他長大了殺過來再說,你們激憤個啥呢? 中國是我們中國人的,不是你們美國人的,你們沒理由蠻不講理地跳出來奪我們之所愛,我們不同意被你們代表去瞎折騰。再說了,那小孩也不是奧巴馬政府的官員,所謂冤有頭債有主,你們跑去美國政府抗議,有沒有跑錯廟門之嫌疑?或者你們習慣於被政府支配一切了,以為那孩子也是受奧巴馬指使的呢?最妥善的辦法,你們派幾位代辦到蘭州去,讓那裡的警方 “ 跨國抓捕 ” ,他們抓小孩子可是真有經驗的,沒準就能替你們出一口鳥氣!

( 2013-11-11 )

--
【附錄】

楊恆均:從“殺光中國人”看美國的種族歧視

  10月16日在ABC的脫口秀節目中,當一名美國兒童說“殺光中國人”時,主持人吉米·基梅爾說“這是很有趣的想法”。這節預先錄製的節目公開播出後,在美華人表示強烈不滿。美國逾26城市部分華人抗議ABC辱華。 10月30日, 基梅爾本人在洛杉磯現場向華人連鞠兩躬,並承諾永久性停播涉事節目中“兒童圓桌會議”的環節。但部分華人的憤怒仍未平息,要求ABC公開正式道歉,並解僱吉米。


  美國的脫口秀節目很好看,我十六年前去美國工作時,一晚上要換幾個台,輪番看不同的脫口秀節目,順便練習英語。但這些節目每每涉及到中國時,總少不了冷嘲熱諷,讓人笑過後很不舒服。不過,看看他們也這樣諷刺白人和美國總統,反而不敢諷刺、調笑黑人,也就算了。


  這次ABC 節目中“殺光中國人”出自孩子之口,本不是大事,中國網絡上“殺死小日本”、“血洗白宮”的成年人言論不在少數,可是,ABC作為一個全球電視平台,公然播出這樣的言論,就非常不恰當,涉嫌種族歧視。當地華人站出來,維護自己的權益,展示族群實力,是非常必要的。


  但一些國內的媒體和評論人在報導這件事時,顯然有些跑題,甚至小題大做,越過了“常識”的界限。


  例如,某位評論員從此事件得出結論:美國的華人境遇堪憂,處境危殆,需要13億同胞伸出援手。另一位播音員宣稱美國華人依然遭遇百年來的種族歧視,並沒有多少好轉。還有一位央視播音員得出了結論:只有中國強大了,華人在美國的地位才能真正提高,不再遭遇歧視……


  種種言論,弄得人哭笑不得,難怪使得一些中國大陸網友激動萬分,呼籲外交部出手阻止美國迫害華人,順便幫他們辦一本護照、簽證、買張機票方便他們飛到美國去支援受苦受難的華人同胞……


  美國是世界上歧視比較嚴重的國家,沒錯;過去百年華人遭遇了種種不平等,這也是事實。但放眼世界,美國也是對外來族群最平等與公平的移民國家之一,世界上有幾個國家能像美國一樣,給那麼多來自不同國家的民眾憲法保護與公民權利?福建早期偷渡到美國紐約的偷渡客如今大多都是“紐約客”,成為美國公民,如果你當初到上海、北京打工,混到今天,你能拿到北京、上海的居民身份證?


  消除種族歧視、提高華人在美國的地位,同中國的強大沒有多大關係,也不應該有太大的關係!如果華人的地位需要中國的強大來提高,那對世界其它民族來說,不但是不公平,也是最嚴重的歧視。請問,新加坡、日本、台灣(地區)比中國弱小嗎?他們的民眾在美國遭遇了比大陸人更多的歧視?還有,印尼、越南等一些小國家排華(甚至直接殺害華​​人華僑,把他們趕進大海)最嚴重的時候,中國不比這些國家強大嗎?更不用說,非洲裔美國人地位的提高並出現了一位黑人總統,身後有哪一個非洲大國在支持?


  消除歧視得靠民眾自己的爭取與努力,這一點華人應該多學非洲裔移民與猶太人,該出手時就出手,該上街就上街,充分利用民主國家的憲政民主制度,提高自己的政治地位,消除種種歧視。


  據說,在美國、澳洲等西方國家,華人已經成為最富有的族群之一,但他們卻很少從政,關心集體權益的也不多,大多仍然集中在發財領域,要就是做生意,要就是擠進收入最高的律師與醫生行列。這些年西方國家消除種族歧視、提高少數民族地位固然有華人的努力,但說實話,華人更多地是沾了非洲裔等勇敢站出來的族群的光。


  從這個意義上說,抗議ABC 脫口秀辱華事件舉行聚會很有必要。但也要注意界限,因為一個非國家電視台某一個脫口秀節目中的一句話辱及華人,就擴展到“華人地位堪憂”、“百年來歧視沒有變”這些事實判斷,甚至一些大陸網友號召國家出手,大陸同胞去聲援,這就不太符合事實了。


  辱華事件發生後,華人能夠依據憲法、充分享受自由權利而走上街頭,連續多日舉行抗議活動,這本身不說明華人在美國的地位要比他們在世界絕大多數國家高出很多?如果一些人藉此進一步上綱上線,違犯“常識”地貶低美國的種族環境與華人地位,稍微有點腦子的人勢必會進一步追問:華人受到侮辱與欺負時,在哪些國家連抗議的權利都沒有?


  當然,對於任何“歧視”,我們都不能姑息,不能手軟。不能因為我們華人在一些國家(例如古巴)生孩子受限制、買房買車​​受限制、在所住居地區拿身份證受歧視、投票權與被選舉權被剝奪,就對在美國享受的這些憲法權利感激不盡,那樣的話,我們華人的權利遲早會萎縮甚至被剝奪。權利是爭取來的,即便在美國也是一樣。


  對美國與西方制度的了解,我相信,當地華人只要能夠依照所在國憲法與法律,勇敢站出來保護自己的權益,消除歧視只是早晚的事。中國大陸政府如果有不適當的介入,反而會使事情複雜化。


  至於廣大的中國網友,可以出去看看,如果沒有條件出去,認真讀一下我的文章,應該意識到,世界華人在世界各國地位的提高,是依仗逐漸瀰漫開來的“人人平等”的普世價值與憲政民主制度,而不是依賴另一個國家的大砲和軍艦。不平等與歧視不僅僅在美國有,世界各國,尤其是我們身邊也有,甚至更嚴重,我們不妨一起關注,從身邊開始。


  不管我們生活在什麼地方,不管我們是海外華人還是海內華人,當我們遭受歧視,遭到不公平的待遇,尊嚴受到損害的時候,就應該依照憲法賦予的權利,勇敢地站出來,大膽地走出去,大聲地說出來!


楊恆均2013.11.10(作者博客)
 
附件:
發佈者來自/76.105.132.176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