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講道系列

標題 / 030817 投靠主 (詩篇34:8)        編號 /  31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Sun Aug 14 01:23:35 2016
文字PDF / 1       講道MP3 / 

投靠主 (詩篇34:8)


聲音檔>>>

信息經文:詩篇34:8,「你們要嘗嘗主恩的滋味,便知道祂是美善;投靠祂的人有福了!」

時時稱頌上帝

1.因祂自身的美好稱頌祂

  詩篇34篇是一首稱頌上帝的詩。第1節開始就說:「我要時時稱頌耶和華;讚美他的話必常在我口中。」為什麼要時時稱頌、常常讚美?在看詩篇或生活中我們讚美、感謝上帝,常說:「祢真是美、好、遍地滿了祢的慈愛、智慧,祢的名何其美、祢的作為何其大……」我們因為上帝自身的美好、作為的美好,叫我們讚嘆不已。

  就像我們在看球賽、溜冰比賽時,我們常常會因為參賽者的精彩動作,而有讚美。我兩個兒子看到麥克.喬丹(Michael Jordan)非常妙的動作時,常常就有很多的掌聲和讚嘆,「哇!好厲害!」。聽歌劇時也會這樣,大家都在讚美。看到、聽到一個美的人、事、作為,我們就稱讚:「太棒了」。

  還不一定是感謝,感謝這東西常常是對你有好處,稱讚不一定是有好處,譬如一幅名畫,人家送你,你會感謝,不給你,你會稱讚。

2.因祂的保守、拯救稱頌祂

  我們常常稱頌上帝,是因為上帝的奇妙作為、慈愛、憐憫、恩典,但在詩篇34篇講到讚美上帝,是因為祂常常救我們;要時時稱頌祂,因為祂時時拯救我們:4節,「我曾尋求耶和華,他就應允我,救我脫離了一切的恐懼。」,6節,「我這困苦人呼求,耶和華便垂聽,救我脫離一切患難。」,17節,「義人呼求,耶和華聽見了,便救他們脫離一切患難。」19節,「義人多有苦難,但耶和華救他脫離這一切,」,這是大衛寫的。也難怪他會寫這首詩,因為在他生平裡一直都有很多的危險,千鈞一髮時,上帝拯救了他;他所工作的地方,老闆很苛刻。

  看聖經或任何一個屬靈偉人傳記時,我們都得記得,不是在研究、思想或看一個故事,而是這些事跟我們息息相關。

  在生活中,我在牧會時,也有很多弟兄姊妹跟我講:「康牧師,你在教會裡,不知道我們現在工作多難、多痛苦」。各位,我知道的,因為我自己也有很多的艱辛、痛苦、艱難。雖然說來好笑,我從小到大,最大的艱難就是成績太爛。我讀書只有兩年沒有艱難過,就是小學一、二年級。那兩年拿成績單回家時很光彩,之後就每況愈下,每年要把成績單拿回家時都是非常難。我爸媽看了也是仰天長笑,悲哀的笑。給他們之前,我擔心要怎麼給、解釋,給完了就該他們頭痛了;他們雖然不會兇我,但會嘆氣。念大學時也是,成績總有不能過關的陰影,叫我害怕。所以我能體會到你的害怕、擔心,這世界真是不好混。

  不過,再怎麼不好混,如果你以為我們牧師不知民間疾苦的話,「康牧師,你的家庭、父母、妻子、兒女、工作那麼好」,這我都承認,感謝主,但我們也是有我們的艱難。而且所有神的兒女,不管在教會或在這世上,都有你想不到的痛、危險、艱難。

  大衛的工作,我們想到的就是:他把歌利亞打敗、他是英雄、又非常俊美、能幹,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他又能打仗,又不粗魯,能寫那麼多的詩,又得到民心擁戴。這非常好,但他又有很多的危險。

  他第一個工作是牧羊,很危險,第二個工作也很危險,在掃羅的宮殿裡要安撫掃羅。因為掃羅有鬼附、精神病,常常很緊張、易怒、暴怒,大衛就要在他旁邊彈琴讓他安靜。這工作大衛本來是駕輕就熟,因為他是非常好的琴手,非常注重詩班、樂隊,自己也很喜歡作曲,他也能平息掃羅,但他的工作就像我們平常會碰到的老闆,你做得不好,他罵你,做得好,也罵你,不過總是可以暫時不罵你。大衛碰到的掃羅,就是你做得好有危險,甚至做得好更危險。每次大衛一有什麼成就、把敵人打敗、老百姓一說:「大衛殺死萬萬,掃羅殺死千千」,他的老闆掃羅就要殺死他;又是無法防的,正在彈琴,一把槍射過來,要釘他在牆上。哪有這麼辛苦的琴師?

  在大衛工作的緊張、危險中,他都經歷過上帝的拯救。掃羅是大能的勇士,跟大衛的距離很近,輪起槍來一刺,應該一定命中,但每次上帝都保守,沒有被刺到。若是老闆這麼苛刻,第一次射你,你早就辭職不幹了,而大衛又不能辭職,你說苦不苦、需不需要上帝的幫助?

  以前掃羅殺大衛是暗箭,以前大衛是大功臣,表面上不好殺他,從大衛逃到挪伯城以後,掃羅才是明目張膽的殺他。因為挪伯城的祭司保護大衛,而全部(連同家人)都被殺。於是大衛就變成明槍、暗箭一起來的通緝犯,真是有好多的箭在射他,所以大衛好多詩都是千鈞一髮:我已經掉到水裡,耶和華把我提起來;我離死只有一步,耶和華保護我。

  大衛曾在瑪雲的曠野逃亡時,聖經上講他在山這邊,掃羅在山那邊開始追他,慢慢把那包圍圈越縮越小,縮到最後,四面都包圍,就快要抓到大衛時,突然上帝有個拯救:有人來報告掃羅說:「非利士人人犯境,趕快回去」。於是掃羅回去了。

  現在在看撒母耳記上時,覺得簡直像在看西遊記和三國演義一樣,好緊張,逃不逃得掉?也就像「預知後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我就又看下一章,一直在逃,什麼時候才能夠逃掉、不再被追殺?後來感謝主,掃羅死了,大衛不要被追殺了。但再往下看,還有,還會被他兒子追殺。大衛實在需要上帝隨時的膀臂,他也會隨時讚美上帝,因為上帝真是在各樣情形下拯救了他、救他脫離各種患難。這些患難是可以想像,但也不能完全想像的,就是那種極大的恐懼。

  最近恐慌症的弟兄姊妹越來越多,我沒有想到過會有這麼嚴重,人會害怕到不能睡覺、不能工作;我沒有想到人會這麼怕。再想想看大衛是真的應該這麼怕,因為周圍那麼多人都會要殺他。我們實在需要上帝的保守、保護。這個世界像阿摩司書5:19說的,「景況好像人躲避獅子又遇見熊,或是進房屋以手靠牆,就被蛇咬」。

  不僅大衛,約瑟也是這樣,甚至從第一個神的兒女亞伯開始,天天就有這麼多危險;大衛、約瑟、保羅、主耶穌都經歷很多艱難。「義人多有苦難,但耶和華救他脫離這一切」(詩34:19)保羅大概用這經文來形容神對他的保守,他常常講神怎麼保守他,碰到船難、鞭打、下監等等,他在提摩太後書3:11說:「我在安提阿、以哥念、路司得所遭遇的逼迫,苦難。我所忍受是何等的逼迫;但從這一切苦難中,主都把我救出來了。」。

  然後保羅下面講的你覺得很不幸,但這是聖經上講的,「不但如此,凡立志在基督耶穌裡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我們只要信靠上帝,就會有逼迫。但感謝上帝,上帝真的會藉著一切奇妙作為來拯救我們。不妨想想看你的一生中神多少次保守你;在台灣這麼多年神保守我們多少(像中美斷交、退出聯合國、921大地震、SARS、缺水、禽流感、腸病毒等等恐懼、害怕)。我們還會碰到什麼突然來的恐懼?什麼都可能發生,我們需要上帝保守,祂救我們脫離一切的患難。

  是嗎?上帝救我們脫離一切患難,值得感謝嗎?我是一個不屬靈的人,我的品質並不愛主,不像有些人比較容易信耶穌,信了以後也比較不容易抱怨,比較會讚美、感謝,性情也比較好。我不是這樣的人。單就邏輯來講,神不要讓我們遭遇這些患難不是更好?我根本不希望神叫我們發生一件很緊張、害怕的事。「SARS我都沒有生病、感謝主」,我不是這樣,我希望的是在我的世界裡,天天一帆風順;我不是一個感恩的人。但感謝主,神讓我越來越看到我要感恩。雖然我們希望的是根本就不要碰到患難、失業、婚姻觸礁、小孩不聽話、擔心緊張的事,但我現在知道如果碰到,我們只有感恩。為什麼?

3.因祂賜我們不配得的恩典稱頌祂

  各位,我們可以求上帝給我們平安、雨水,不但可以求,也應當求,我們神的恩典非常豐富。「主,你給我們雨水、叫台灣經濟復甦、叫SARS離開、叫我們身體更健康、叫我的兒女不要被壞朋友影響、求你給我一個非常平順的工作、婚姻…」。我們可以求,但要知道我們不配得。

  羅馬書11:35,「誰是先給了他,使他後來償還呢﹖」這句話非常的霸道,但非常的真實。我們可以求,生病時、孩子不聽話時、丈夫有外遇時,可以求:「主,你改變他」。但這節聖經在聖靈的默示之下保羅告訴我們:我們沒有一個人是先把一個健康的身體給了(或借給)上帝,以致於我們可以理直氣壯的說:「上帝,你要還我一個健康的身體」。我們從來沒有一個人先把五千萬(或更多的錢)借給了上帝,以致於你要叫上帝讓你非常賺錢、沒有缺乏、或給你很多錢。也沒有先把一個聰明、用功的頭腦借給了上帝,以致於你說:「神哪,我的兒子考試,求你給他聰明智慧」。

  我們沒有把這世上任何一個東西先給了上帝,以致於上帝說我一定要還你。我覺得很多時候我們禱告的態度是錯的;我們沒有先給,以致於上帝要還我們。有人說:「神哪,你為什麼拿走我的兒子?」各位,你沒有先造了一個兒子給上帝,以致於上帝要給還你。上帝不欠人任何美好的東西,如果我們照聖經來說,上帝只欠我們一個東西,就是地獄的火。人在罪惡過犯中敵擋上帝,上帝要給人的、我們當得的,就是所有的咒組、刑罰,我們不配得到任何祝福:健康的身體、幸福的婚姻、很好的工作;我們不配得。如果要得,我們可以求;如果要求,我們的態度不是「這是你應該給我的」,因為我們沒有先給上帝。事實上,是上帝給了我們一切的豐富,我們忘記了。

  這陣子缺水,前兩天下了一場大雨。現在是中國人說的鬼月,前幾天看到有人在大雨中燒紙錢,我很憤怒、生氣、定罪:「這些傢伙,到今天還這樣不信靠上帝」。然後我真的是被上帝感動了掉眼淚。台灣居民這麼多人在燒香、求佛、把榮耀歸給那木頭、石頭的假神,但是,正在這大家都在燒香、得罪上帝時,我們的上帝降下我們最不配得到的大雨。

  我們不配,因此我們仍然求,因為神也讓我們求;但求的態度是感謝、讚美、是承認自己不配的:「主,你已經把一切我不當得到的好東西賜給我了,我感謝、讚美你」。

  我們要有詩篇34篇的精神,就是即使有這麼多艱難困苦也不應該抱怨,因為本來我們不該得、不配得到更好的,而上帝給我們。而且我們更知道當在這些艱難折磨裡,信靠上帝,神也給我們更好的拯救和修剪。

  所以感謝主,我們的確在很多的事上,在神的修剪之下、在呼求、艱難的時候,能夠成長。但我真希望我們是成長,真希望你過去廿年的婚姻、卅年的工作、四十年的家庭生活,不是叫你更苦毒、對上帝不滿,而是(像我所學習的一樣)更加的讚美:「謝謝主,我不配得到這些。我知道我不配,因為我是這樣的罪人。我得到,是你的恩典;我希望更得到,也是你的恩典。」

  詩篇34篇是在一個不太好的、有這麼多的艱難情況下讚美。但我這樣解釋,你也許可以同意說:「好吧,經過你這麼一說,是我們不配得的恩典;讚美上帝是在這麼不好的環境下讚美,我也只好同意。現在不是在天堂,就有這麼多莫名妙的艱難,我們還是讚美;神也保守我們,救我們脫離這些莫名其妙的無妄之災」。但還不止,詩篇34篇還有更壞、更難叫人接受的。

神的保守不是不遭艱難,而是艱難中能感恩、仰望神

  不僅我們會想到原來是在這麼多艱難時讚美上帝的奇妙作為,還有要知道神在艱難中對我們的保守是什麼。

  神在艱難中對我們的保守?不就是疾病得醫治;財物、婚姻危機得以度過;我們這些艱難上帝都很神奇的轉變了?不過,似乎有一節經文在描述這個:「義人多有苦難,但耶和華救他脫離這一切,又保全他一身的骨頭,連一根也不折斷。」(詩34:19、20)好像就是說神保佑我,在遊覽車翻車時,因為我是基督徒,別人都摔死,我不但沒有死,而且一根骨頭都沒有斷;感謝主,千鈞一髮、神實在很恩待我。其實不是這樣的。

  這節經文,以及聖經上所有的經文,都是指著耶穌說的。這節經文原來是在講耶穌的死。約翰福音19:28,「這事以後,耶穌知道各樣的事已經成了,為要使經上的話應驗,就說:我渴了。有一個器皿盛滿了醋,放在那裡;他們就拿海絨蘸滿了醋,綁在牛膝草上,送到他口。耶穌嘗了那醋,就說:成了!便低下頭,將靈魂交付神了。」真是感謝主,我們的主耶穌成為我們的救主,祂在這些事上不抱怨、一直到死的成就了救恩,所有聖經上的預言都應驗在祂身上。

  猶太人在逾越節這大日子時,如果讓屍體掛在外面,這地會被污染,所以要趕快把這犯人埋葬。但釘十字架,大概很少幾個鐘頭就死的,所以他們就要求羅馬兵丁讓這三個人早一點死,可以趕快埋葬。羅馬兵丁就來把耶穌旁邊強盜的腿打斷,讓他們早一點流血而死。後到了耶穌這裡,發現祂已經死了,就沒有打斷祂的腿。約翰福音19:36說:「這些事成了,為要應驗經上的話說:他的骨頭一根也不可折斷。」就是引自詩篇34篇的這句話「又保全他一身的骨頭,連一根也不折斷」。

  原來上帝對我們的保守就是說:你死的時候是全屍。各位,我信了耶穌,到最後結果就是死時是全屍,這就是上帝對你的保守,那真是要吐血。我不必信耶穌,死的時候也可以全屍。原來上帝對人的祝福、保守就是這麼差的一個保守,全屍而已?

  感謝主,我們相信上帝的保守當然不是只是保守我們全屍,有時也叫神的兒女經歷很多的艱難。但我們經歷一件事,就是耶穌在十字架上為我們死的結果,使我們對所有的遭遇和經歷都能感恩。

  我不是說神一定不會保守我們身體上的平安,也不是說我們不可以求這些(我一再講我們可以求,也應當求),但注意看希伯來書11章講到的信心偉人,他們信靠上帝,上帝如何保守他們,他們因著信「制伏了敵國,行了公義,得了應許,堵了獅子的口,滅了烈火的猛勢,脫了刀劍的鋒刃;軟弱變為剛強,爭戰顯出勇敢,打退外邦的全軍。」哈利路亞,太棒了,有信心,上帝的保守是這麼多這麼好。

  然後就在下面兩節,有一群也是有信心的人「忍受戲弄、鞭打、捆鎖、監禁、各等的磨煉,被石頭打死,被鋸鋸死,受試探,被刀殺,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各處奔跑,受窮乏、患難、苦害,在曠野、山嶺、山洞、地穴,飄流無定,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

  並不是前面一批神特別愛,後面一批神不愛;前面、後面都是有信心、被神愛,遭遇卻這麼不一樣。你不能說我只要作前面這一批,不要作後面這一批。我們當然應當這樣求,但神怎麼帶領,因著看到那位為我們掛在十字架上的基督,我們就信、就投靠祂,且知道投靠祂,祂必有最美好的旨意。

  我喜歡看一個美國作者Fillip Johnson的書,他今年68歲,柏克萊法學院的教授,非常聰明。原來不是基督徒,後來婚姻失敗讓他想到信靠耶穌。信了之後還是個不冷不熱的基督徒,但神就憐憫恩待,他就越來越認識、親近上帝。

  在1990年代初期對這信仰很認真,就考慮要研究知識份子基督徒容易碰到的問題,就是:「進化論跟聖經的關係;達爾文主義跟創造的關係」。因為大概沒有什麼知識分子還信上帝的創造,所有不信耶穌的知識分子都相信這世界是像達爾文講的,偶然碰撞產生的,沒有這樣一位智慧上帝。Fillip Johnson就來研究這問題。他是一個法學專家,就想用一個法官的觀點來看這件事情。他把所有控方、辯方(達爾文和基督徒)的證據都放在面前研究判斷,要知道哪一個是對的。

  當他這樣做時,很吃驚的發現:達爾文主義沒有證據;我大膽的講這話:達爾文主義沒有證據!然後他就開始討輪,集合許多基督徒地質、物理、生物學者,開始一個叫做intelligent design的運動。

  他們提出一個理論就是:「這世界的產生,照聖經上說的有一個智慧者在設計,是比較合理;沒有秩序、純粹碰撞產生,是不合理的」,在過去十年間引起很大震撼。當然美國學術界主流還是把他當成洪水猛獸、異端邪說,但他已經引起很多注意,尤其是大學生看到他的辯論、討論,覺得很有道理;神創造一切的觀念是有道理的。

  Philip寫過很多好書,例如〈審判達爾文〉等等,他的邏輯性很強。很多基督徒不用邏輯、理性去想,就是眼淚很多,這稍稍差了一點,雖然也很好,但我們很希望是邏輯、思辯能力很強。

  最近看到他一本2002年寫的新書,我也是期待看到他怎麼辯論、把進化論打得體無完膚。的確這本書裡有提到這些,但裡面有一章讓我很感動。以前看他的書是會出汗、興奮,現在看這本書會流淚、感動。

  在那一章裡,他放開了這些辯論,講到他自己的事情。他說他忠於上帝、上帝呼召他要打的仗,花了十年功夫,雖然離成功還差很遠,但已經開始看到可能過去幾百年都沒有看的果效。一個基督精兵,讓人看到上帝創造的可能、上帝的榮耀。他愛主、事奉主、努力在做。他社會地位很高、聰明能幹、出的都是暢銷書,也很賺錢,一切都很好。在65歲時,突然中風。就他所有怕的事情裡,可能最怕的就是中風;他說他比怕死亡還怕中風,因為他是靠腦子生活的人,當他腦子失靈以後,還能說什麼?當然不能辯、也不能寫文章了,他說:「主啊,你的名也受到羞辱」;也很怕中風的話會拖累別人來照顧。但,他中風了。

  感謝主,他在中風時,很沮喪。有位姊妹到醫院唱詩來安慰他,唱的就是:「別無根基」:立在基督磐石堅固,其餘根基都是沙土。這歌提醒他開始反省,想到他真是一個愚昧人。原來是把房子建在好的根基上,但慢慢、逐漸的(各位,這你、我都會)他的根基已經不穩。

  建房子最重要是這基礎穩不穩,慢慢地,他在問的不是基礎穩不穩,而是我應該蓋幾個房間、怎麼漂亮的房間,叫人看了讚美他的房子怎麼漂亮。他發現這幾年他成功的辯論、掀起對上帝創造的可能性的注意時,當然都是神做的,也都把榮耀歸給主,但他慢慢的根基轉移,轉成了他的智慧,覺得要打這場仗就是靠自己的智慧和聰明。

  我已經多次講過,不是說聰明、智慧、知識不重要,這些都非常重要,但那些不是根基。根基只有耶穌基督,其他聰明、智慧我們希望多多益善,但你全然投靠、信靠的就是上帝。Philip Johnson說:我一直很靠我的intellect,現在我發現intellect是沙土。

  各位,有的時候我們靠的是我們的家庭、身體(有人靠眼睛、耳朵吃飯;外科醫生靠雙手吃飯)、兒女,Philip Johnson說:「我認為最可靠的原來也不可靠,我的目標也有一點偏差」。對,我們的目標中心是應該讓人被駁斥,讓他們知道所信的多麼不可靠、錯誤,我們希望在辯論的事上贏,像Fillip Johnson,用他非常好的邏輯、口才、學問、思考,叫他的對手差不多都被打敗,但他也在這詩歌中想到:這是我的目標嗎?我的目標就是要反駁、讓人體無完膚、覺得自己很丟臉?

  各位,這不是我們基督徒、教會的目標,我們的目標只有一個:希望大家來信靠耶穌。他說,好像慢慢我的目標就是要人家看我口才怎麼好、他怎麼被羞辱;我對我的對手的愛和讓他認識主的心不夠。

  這件事是因為中風後才去想的,想著想著,他認罪悔改。我很感動,很少能夠看到一個基督徒是這樣。各位,我在看神學、屬靈書籍,廿世紀以來英美這些包括信仰純正的基督徒、神學家,常常獲益良多,但總有個感覺:something is missing;有個最重要的東西好像不在那裡。他們也很能幹、護教心切、說得也很好,但他們好像沒有被破碎過、沒有經歷過十字架、或經歷得不夠。當我看Philip Johnson病後所寫的東西,覺得那生命力更豐富。他經歷過其餘的、再好的根基都是沙土,經歷過只有耶穌基督和祂釘十字架才是真實的,他說:我這愚昧人蓋的房子在上帝的憐憫中,被洪水沖了,幸好沒有全倒,而讓我看到我的根基偏離。

艱難叫人知道神的旨意:叫罪人歸向祂

  神對我們的拯救是什麼?我們為什麼要稱頌感謝讚美上帝?祂真是美好,感謝主;祂真是至善至美,感謝主;祂真是把一切豐富恩典給我們,感謝主;祂讓我們經歷到患難、甚至讓我們經歷到死亡,最多只是給你一個全屍的時候,我們仍然能感謝主,因為不管經歷到什麼,我們看到上帝的旨意出奇的稀奇。

  事實上約翰福音裡講到舊約的話應驗在耶穌身上,不是只有應驗在「他的骨頭一根都沒有斷」,還有一句:約翰福音19:37,「經上又有一句說:他們要仰望自己所扎的人。」如果Philip Johnson以他的聰明、能幹、學識,在辯論時把人駁倒,最多只是扎人一槍,不能叫那人去仰望上帝。Philip Johnson被上帝扎了一槍,在最不希望的事情中風發生時,因為仰望上帝,我相信在以後的辯論、文章裡,他不是把別人駁倒,是讓人心能歸回上帝,知道上帝不僅是智慧、設計、管理、創造萬有,也是愛他們這些罪人的。如果不經過這些刻骨銘心、上帝在我們身上的對付,我們就很難有這樣的醒悟、應用。

  當詩篇34篇這經文「他的骨頭一根也不可折斷。」被約翰福音引用了以後,下面這句「他們要仰望自己所扎的人」經文出自哪裡?解經家說出在詩篇22篇,或撒迦利亞書12:10「我必將那施恩叫人懇求的靈,澆灌大衛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他們必仰望我,就是他們所扎的」,他們所扎、所傷害的,因為上帝的愛、智慧,他們會重新來仰望、歸向上帝。

  對,約翰引了撒迦利亞書這段話,但我覺得也可以應用在詩篇34篇裡。因為詩篇34篇裡也講到仰望:「凡仰望他的,便有光榮;他們的臉必不蒙羞」。我們仰望主,在任何時候都仰望我們的主;我們仰望主耶穌基督和祂釘十字架。在這世上,不管神給我們多少祝福或苦難,我們感謝上帝,我們知道祂的話是可靠。
當我們經歷這些事情、當Philip Johnson經歷最不應該發生的中風,神應該大大使用他、讓他頭腦更好;讓所有達爾文主義者通通中風,而且不能康復,那不是更好?神沒有用那條路。

  是,Philip Johnson在醫療過程中他說有神蹟,我不知道他以後會不會再中風、神怎麼帶領他的道路,但我真是看到中風以後的Philip Johnson他寫的東西裡有更深刻的力量,那是信靠上帝而有的力量。不像以前憑的是自己的聰明,現在有更深厚、十字架破碎後的力量。這叫做「向著世界死,向著主活」,就是我把一切盼望建立在主這磐石上,把我一切盼望仰望在主的身上。願神賜福我們。

禱告:

  天父,謝謝你這麼愛我和每一個弟兄姊妹,也愛這世上每一個敵擋你的罪人。你的寬容,你的慈愛,你把一切我們不配得到的一再地加給我們:在我們百姓燒香拜佛,搞得烏煙瘴氣,破壞、污染環境的時候,你卻賜下傾盆大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你卻憐憫我們。

  主,我也一樣。一直到今天我還是有自大、狂妄的時候。主,我謝謝你的慈愛與憐憫。謝謝你不按著我當得的罪過對待我,我沒有寄放任何一樣好東西在你那裡,你把一切生命、美好、智慧、良善都加給了我,和所有信靠你的兒女,感謝你。

  主,我們需要你繼續施恩憐憫,求你讓我們繼續仰望你。我們需要繼續傳揚你,可是主啊,如果我們生活中不覺得你是這麼美好,我們怎麼傳揚?如果我們生活中常常心中有這麼多的苦毒和抱怨,我怎麼能跟人家說耶穌是救主?主,你來引導我們;用你的話、你的聖靈來幫助我們。但願你的恩典與我們同在,使我們能見證主;見證你是叫Fillip Johnson在65歲時中風,卻是愛他、愛我們的主。謝謝主。奉耶穌的名禱告,阿們。

 
文字PDF / 1       講道MP3 / 
發佈者來自/108.176.157.83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