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講道系列

標題 / 030830 施慈愛的神 (詩篇42:8)        編號 /  32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Sun Aug 14 01:23:13 2016
文字PDF / 1       講道MP3 / 

施慈愛的神 (詩篇42:8)


聲音檔>>>

信息經文:「白晝,耶和華必向我施慈愛;黑夜,我要歌頌禱告賜我生命的神。」(詩42:8)

我們進到詩篇的第二卷。第二卷跟第一卷有一點不同。第一卷在稱「神」的時候多半用的是「耶和華」,第二卷多半用「神」。但不管什麼樣的用法,希望我們是認識這位神、這位耶和華的。

42篇是誰寫的?有很多講法,有人說是被擄時,特別第6節講:「我從約但地,從黑門嶺,從米薩山記念你。」遠離故土。有人說是亞蘭王哈薛在攻打猶大時,可拉的後裔寫的。我自己比較接受這就是大衛寫的,可拉幫他譜曲。因為裡面描述的狀況,很多跟大衛的生平很像。不過,不管是誰寫的,我們知道這是上帝的話,對我們有幫助就好了。

神在哪裡?

42篇在寫什麼?在寫:上帝在哪裡?我找不到你。

第1節是熟悉的「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我們非常想要上帝,好像鹿切慕溪水一樣。這是很好、很美的詩歌,不過通常在看這詩歌時,似乎相當瓊瑤式的浪漫:好美的一幅圖畫。是很美,但也是個很驚險的圖畫,因為這是一個可能生死關頭的圖畫,他切慕、渴慕、想要上帝,意思就是:他沒有上帝。

我非常想要喝水,就是我沒有水喝;有水喝了就不會想要水。我非常想念我太太,就是太太不在身邊,在就不會想念了。下次你在唱「如鹿切慕溪水」時,要想到這個人越是想神,神好像越不在;他找不到上帝。

第2節:「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永生神;我幾時得朝見神呢﹖」他幾時才能朝見上帝?這位神是永生神、永遠的神,但現在他找不到他。

「我晝夜以眼淚當飲食」他哭得很厲害;他只能哭,沒有胃口吃東西。「人不住地對我說:你的神在哪裡呢﹖」。他自己找不到神,神好像也沒有救他脫離任何的患難。

第9節:「我要對神─我的磐石說:你為何忘記我呢﹖我為何因仇敵的欺壓時常哀痛呢﹖」這詩人,不管是在以色列亡國時或被侵略時的悲歎,或我覺得最有可能是大衛逃脫掃羅追殺時,不能跟眾人一起到聖所而悲歎,他為什麼要因仇敵的欺壓時常哀痛?

「我的敵人辱罵我,好像打碎我的骨頭」,詩篇裡的話有高度的文學色彩,卻表現得很真實。人的話可以傷到好像把骨頭都打碎,這麼痛,痛到骨頭都碎了。而對大衛這位愛上帝的人來講,最痛的就是人家很大聲、不住的說:「你的神在哪裡呢﹖」所以他的心憂悶,在裡面煩躁。42跟43篇應該是一篇。在43:2:「你是賜我力量的神,為何丟棄我呢﹖」我找不到你,為什麼你不理我?

為何找不到神?

為什麼會找不到上帝?耶穌不是說:「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耶穌不是說了:找,就一定找得到他?為什麼這裡找不到上帝?

人找不到上帝,是因為人離棄了上帝,或說人根本不想找上帝。從亞當夏娃犯罪後,人就有意無意、刻意的、努力的在躲避上帝。有時像泥鰍一樣,讓上帝抓不到你;有時像驢子一樣,頑梗的不去跟隨上帝。你、我都會這樣,聖經裡也太多這樣的人物。

大衛在掃羅的逼迫下,沒有辦法在聖所裡跟眾人一起親近上帝,他很難過。在第二次放了掃羅時,他對掃羅說:「到底是誰讓我今天不能在耶和華的產業上有分?不能夠跟上帝的兒女一起來敬拜上帝?」,這是大衛,他很艱難,但掃羅也有同樣的艱難。

掃羅在他跟非利士人作戰而死之前的那個晚上,非常害怕,看到非利士的軍隊,聖經上說:「掃羅看見非利士的軍旅就懼怕,心中發顫。」。怕了,就想從上帝那裡得到力量,而上帝不理他。「掃羅求問耶和華,耶和華卻不藉夢,或烏陵,或先知回答他。」不管是藉著烏陵、土明或任何方法,上帝不理他。最後,沒有地方可以找了,掃羅就只好找了一個女巫:「你幫我把撒母耳叫來」,希望撒母耳能給他一點鼓勵和安慰。那上來的是不是撒母耳?各人有不同的說法。我是覺得是,當然我們不可以交鬼,不過可以看到掃羅所做的一件事情,真的是像武子胥講的一樣:「窮途末路」。他沒有辦法、沒有地方可以去;只有他一個人,所有的人都不理他。

19世紀英國詩人Francis Tompson寫過一書《天上的獵犬》( “the Hound of Heaven”),講的是上帝。裡面有許多的名句講到一個人離開上帝的結果,其中有一句: “All betrays you through betrays me.”,所有東西都背叛、離棄你,因為你背叛、離棄我。

掃羅是這樣,他是眾叛親離,沒有人理他。那天他害怕得不得了,跟撒母耳講:「我甚窘急;因為非利士人攻擊我,神也離開我,不再藉先知或夢回答我。因此請你上來,好指示我應當怎樣行。」。看到這裡,會覺得掃羅很可憐,上帝很殘忍。我以前常常覺得掃羅很值得同情,想到這場戰爭兩軍交戰之前的恐怖鏡頭,在許多文學、影片、現實中都有,像莎士比亞的馬克白死前的最後一段等等,都跟掃羅很像,嚇得不得了。

掃羅為什麼會害怕?中外都知道戰爭恐怕最重要取決在士氣,掃羅也知道,但這次他沒有士氣了,因為他離棄上帝,就什麼都沒有。他發抖、緊張。

想到在士師記,基甸有一天晚上預備明天的戰爭時也怕,因為他只有三百個人,而所面對的米甸人和亞瑪力人,單單是駱駝就像海邊的沙那樣多。上帝說:你怕不怕?你怕的話,下到敵人的陣營裡去聽,就不怕了。基甸真是怕,還帶了一個僕人一起下去。我認為神是行了神蹟奇事,在千千萬萬的帳棚中,基甸到了一個帳棚的外面聽到兩個人在講話。神把他帶到這個帳棚這裡。

我們生命的每一條路神把我們帶到這裡,有時不一定能說為什麼:你今天為什麼能坐這位置、冷氣太冷或太熱、聽得清不清楚,這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是上帝帶你到這裡,每一步都是。

基甸是充滿恐懼的到那裡,上帝讓他聽到一個人剛剛被自己的夢嚇醒,旁邊又有個人會解夢,解出他作的惡夢:明天基甸會大勝。聖經上講,基甸在那裡聽見解夢的話,當場立刻敬拜上帝。他有信心,海邊沙一樣多的敵人,我有上帝的同在;上帝甚至讓敵人作夢都怕我,我還怕什麼?

掃羅有過這樣的經驗,他和他兒子都有以少勝多的經驗,但那是因為上帝的同在。現在上帝不理他了,他很可憐,可憐到要找一個巫婆。想想看,如果有一天我在信友堂沒有人理我了,我要去找星雲法師,那多丟臉?我看不只是政治人物、演藝人員、作家,我們最怕的恐怕就是寂寞。沒有舞台、沒有掌聲,連噓聲都沒有;也不來看你的東西了。掃羅最後就是這樣。你說上帝好可惡、好沒有同情心,他這麼可憐還不幫助他?各位,我在講:為什麼你沒有找到上帝?是因為你沒有真的在找他,你不在找上帝;也許你在找一些幫助,但你不在找上帝。

我多次講過,掃羅從他作王後就開始離開上帝。他離開上帝的方式不是吃喝嫖賭,甚至不是拜偶像,他離開上帝的方式是把上帝給他的王位當作偶像。我們曾經仔細的查過掃羅的生平裡,他如何在痛哭流涕、呼求上帝裡面,不是在求上帝,是在求上帝保住他的王位。失之毫釐,差之千里!他是在求一個東西而不是求上帝,他求上帝幫助他保住王位,那就是偶像。神曾經提醒過他,在他早期犯錯時,也有過一次上帝不回答他(撒上14:37、39),跟大約40年後死前的那個晚上差不多一樣,上帝不回答他。甚至在那裡講到,百姓也不理他,因為他犯了一個錯誤。上帝不理、百姓不理,神其實是在提醒他:你要親近我、倚靠我。

我越講,各位可能越生氣,哪有這麼小氣的上帝?好像小孩子一樣:「不跟你好了」。我們有時因為看電視、玩玩具太多、太熱衷名利,就不跟上帝好了,上帝也就不跟你好了。這真幼稚。我們幼稚就算了,上帝也那麼幼稚?上帝應該非常大方:你不跟我好,我還是愛你。

各位,上帝是大方的,我們不跟他好、在利用他、遠離他,但上帝沒有遠離我們。不講其他人,就在掃羅的身上,神沒有離開他。神不斷的呼召、提醒、安慰、幫助、鼓勵他,就在掃羅一直離開上帝的時候,上帝給他大衛、約拿單、米甲;上帝給很多的人在提醒掃羅歸向他那裡。掃羅自己也知道,甚至有一次上帝的聖靈親自降在掃羅身上,讓他受感說話、讓他知道要親近上帝。

各位,親近上帝不是上帝有需要,上帝是自給自足的上帝,他沒有任何的需要,他是完美、完全的。當上帝要我們去親近他的時候,不是為他的好,是為我們的好;是要我們親近他,像他、得到他一切的祝福。他不是像人的想法,比方我要你來教會,可能是因為奉獻會不足、有空位很難看,我很丟臉等等自私的理由,但上帝要我們親近他,不是自私的,是他愛我們。他希望我們在這唯一的良善、生命、慈愛、自由、一切豐富的源頭裡得到無限的豐富。所以上帝希望掃羅去親近他。但掃羅跟我們很多人一樣,要不就是徹底的遠離他,要不就是詭詐的用嘴唇親近他,心在遠離他。我常常在自己、在人的身上看到這樣的情形,也曾經迫切的祈求上帝,我知道上帝是真的、活的、大有能力,但我在祈求他時,不是真的在信靠他,因此我知道上帝遠離了我。

講一件我在初三時的事情。我這人不能喜歡任何東西,因為一喜歡一個東西就會發狂、拼命鑽在裡面。那時我喜歡打乒乓球,20比18,只要再殺進一球就贏了。心裡就拼命禱告:「主啊,我信你大有能力。你現在不必把山丟在海裡,也不必叫死人復活,你讓我殺進這一球就好」,那是絕對的信靠、迫切的呼求,結果沒有殺進。憤怒啊!小氣的上帝。

但我現在知道,神不是沒有那樣的能力,更不是沒有那樣的意願,讓我們小事、大事都蒙福、順利,只是我知道我在輕慢上帝,我不是在倚靠他,說得好聽是在使用他,說得難聽叫利用他。你說:上帝答應你殺進一個球怎麼叫利用上帝?你越說,他越顯得小氣了。各位,要求神讓我能殺進一球,然後不成我就很生氣,以此類推,我會在每件事上不把上帝當上帝,他不過是一個全能的僕人一樣的來服事我。

有沒有看過一個賭徒,常常在外面輸得乾乾淨淨,回到家裡在太太面前痛悔前非、痛哭流涕:「我錯了,我愛你,我再不賭博了」?掃羅有這樣的情形,在上帝面前悔改、痛悔。但如果這賭徒在那裡痛哭流淚,不是要回到太太那裡,只是希望太太再給他一點錢去賭,不是一次、十次,是第一百次、一千次,上帝或他太太為了愛他,也許就不給他了。要讓他知道他的問題不是缺少錢,是沒有回到正路上。

掃羅的問題不是上帝小氣不給他王位,而是王位變成他的神。乒乓球變成我的神,你的孩子、丈夫、事業、身體的健康、我講道的能力,非常好的事都可以變成我的上帝。神並不幼稚,神是要我們知道只有他,除他以外,我們沒有別的。掃羅知道這個事,但沒有真的歸向上帝,他始終在追求上帝以外的東西。或者他在很迫切求上帝的時候,不過是要上帝滿足他的慾望。各位,求上帝滿足我們的心願,絕對是好事,上帝也願意這樣做,但你的心得是向著他的。

大衛也碰到同樣的困難,同樣走投無路,事實上大衛的困難比掃羅多得多了。大衛可以勇敢的勝過非利士人、亞瑪力人、一切的敵人,但他碰到掃羅時,沒有辦法施展他的能力,他不能打死他,那是耶和華的受膏者。比美國打越戰還要更辛苦,他要順服上帝,要對這不斷逼迫他的仇敵自保,但不能還手,好難。掃羅和大衛一起在舞台上演這齣戲時,大衛的角色更難演。他不能還手,甚至到掃羅死了以後他也不能還手。掃羅死後,他要叫便雅憫人歸向他的時候,他一直都處在一個挨打的局面。

這樣的情形還可以舉約瑟的例子。約瑟在碰到主人的妻子引誘時也是,什麼事都不能做。他叫主人的妻子不要再引誘他,她繼續引誘。他不能跟主人講,主人不會聽他的。難哪!耶和華,你為何向我閉口?你是我的磐石,為什麼忘記我?

堅心信靠神

這篇詩篇的重點其實很簡單:你就繼續信靠我。怎麼樣的艱難、困苦,你堅定、堅心的信靠他,我們沒有別的路可以走。

記得路加福音18章那個寡婦?她被一個對頭欺負,屢次向那不義的官請求申冤:你幫助我、你幫助我。但那官就是不幫她申冤,因為那是壞官,寡婦沒有錢賄賂他,他就不替她申冤。後來寡婦一直求、一直求,求到最後那個官煩了,他說:「我實在是既不敬畏上帝,也不願意幫她,但她一直來煩我,就幫她解決問題了吧」。這叫滴水穿石,你要你老公買貂皮大衣,就要用這辦法,一直講、一直講、講煩了。

這故事講到這裡我們懂,但下面就不懂了。耶穌怎麼把那不義的官比喻成上帝?「主說:你們聽這不義之官所說的話。神的選民晝夜呼籲他,他縱然為他們忍了多時,豈不終久給他們伸冤嗎﹖我告訴你們,要快快的給他們伸冤了。然而,人子來的時候,遇得見世上有信德嗎﹖」那寡婦最後得以申冤,就是她不斷的去信靠這不義的官,不管怎麼樣,我就是信你。所以這個比喻是叫你有信心的。你要信靠這上帝,不管他幫不幫你解決,你就不斷的要信靠他。可能我這樣講你懂,但應用起來或許都是困難。因此耶穌說他能遇見有信心的嗎?

那我們怎麼才能夠有信心?從這個比喻來看,怎麼才有信心?第一個條件必須要有人整你,才有信心。必須有人不斷的整你,而且整到你沒有辦法,只有倚靠上帝。我們今天沒有信心,第一個,沒有人來整我們。

第二個,有人來整我們,但我們不是寡婦,我們有辦法。不管我們是不是寡婦、有沒有人整我們,這比喻的重點是我們永遠在上帝面前要把自己看做一個寡婦,我除了倚靠這位上帝以外,沒有別的地方可以去。你可以有聰明、智慧、能力、學問、美麗、健康、事業、一切豐富,但必須隨時在上帝面前看自己像一個一無所有的人,只能倚靠上帝,那就是信心。

掃羅沒有這樣,他一心想到的就是他的王位。各位,你一心想到的是什麼?我星期天想到的是什麼?若是我的講道有沒有人稱讚、動容的話,那真是該下地獄,我想到的應該是榮耀上帝、倚靠上帝,以及我的肢體有沒有得到幫助。

神對掃羅並不壞,我深深相信掃羅如果在那天晚上去尋求神,徹底、真實的回到神面前,他可以得到拯救。我的證據是十字架旁邊的那強盜。聖經上說這兩個強盜剛開始都在譏笑耶穌,但其中一個在生命最後幾分鐘回到上帝面前,他那一天就永遠的在樂園裡了。

上帝不會離開我們,當上帝好像沒有聽禱告、好像讓我們碰困難時,只是叫我們更多的去倚靠他而蒙福。保羅給腓利門寫了一句話,不是在指上帝,但我覺得很恰當的可以用在上帝身上,也用在我們每個人身上:「他暫時離開你,或者是叫你永遠得著他,」(15節)。上帝從來沒有離開我們,但他有的時候給我們困苦、艱難,是要我們更深、更長期的永遠得到他。因此,有時我們沒有找到上帝,覺得上帝向我們關上了門,理由不是他不聽禱告,我們找不到他,是我們沒有憑著信心去找他。

然而第二個情形就更困難,42篇的作者不是這樣。這作者(是大衛、是可拉的後裔、是被聖靈感動寫下這些句子的)沒有離棄神。在42篇看到,他就是被神離棄了。我覺得我們的情形多半是這兩種的混合,有時真的是真心尋求神,但神也給我們一些等候的艱難;有時我們根本沒有真心尋求神,只是利用他一下,神也給我們一些暫時的艱難或方便,最後都是要我們回到他那裡。

這個作者如果是大衛的話,他一生真的是在尋求上帝,很少忘記上帝。有,一忘記,就出很大的錯。大衛一生所喜悅的(你、我可以想想我們喜悅的是什麼)第一個是女人。看到漂亮的女人,就看一個愛一個;他是碰到女人就垮掉的。我是很稀奇非利士人怎麼沒有早一點用大利拉的方式來攻垮他。第一個他受不了女人的引誘。

第二個,大衛很喜歡小孩子。第三個,他非常喜歡音樂。但在聖經裡看到他最喜歡的,的確是上帝。詩篇43:4:「我就走到神的祭壇,到我最喜樂的神那裡。」:4:7:「你使我心裡快樂,勝過那豐收五穀新酒的人。」大衛喜歡上帝。是,有的時候因為肉體的軟弱他忘記上帝,但基本上他是一個蒙恩的人,他喜悅上帝,上帝吸引他。

我在看到大衛是這樣的時候很高興,就是我有盼望了。因為我是個很不屬靈、屬肉體的人,我覺得要我去認識、思想、默想上帝很困難。閉著眼睛想耶穌掛在十字架上的樣子,大概三秒鐘就想完了。有人一默想到十字架、復活的喜樂,可以想一個晚上,流淚、唱詩、讚美,我沒辦法。我不太會去想主的事,不太會去想這些屬靈、愛人、公義、和平、聖潔的事。在禁食禱告時我不太會想到主的奇妙,只想到什麼時候可以吃小籠包。我不是很屬靈的人。我想大衛也不是很屬靈的人,但感謝主,如果有一個不屬靈的人,看到女人、美色就會墮落的人,他尚且也可以說:「主,我最喜樂的是你。你使我心裡快樂,勝過那豐收五穀新酒的人。」,那我們也可以,我們也可以去親近神、愛神、喜悅神。

親近神、愛神、喜悅神、讀他的話、禁食禱告、事奉等等都很好,只是詩篇42篇這作者,他不只是喜歡讀神的話、有密室的交通,我覺得他非常的不自私,那真是認識了上帝。你看他的喜樂,他要見到神是怎樣?他是「與眾人同往,用歡呼稱讚的聲音領他們到神的殿裡,大家守節。」;詩篇16:3:「論到世上的聖民,他們又美又善,是我最喜悅的。」。大衛不是一個信靠上帝然後就目中無人的人;不是一個信靠上帝然後其他的弟兄姊妹、牧師傳道、長老執事通通不放在眼裡的人;不是一個只有自己孤芳自賞的人。他喜悅跟所有的人在一起,一起到神的殿裡去。我們再想想自己喜悅的是什麼?

歌德寫的〈浮士德〉講到浮士德被魔鬼引誘,或魔鬼跟他打賭,那是他在覺得什麼都有了,人生卻很空虛的時候(這情形也跟一個小孩子吃飽、喝足、沒事幹,連電腦都不想再玩了、很無聊的時候很像),魔鬼來找他。魔鬼說:如果我給你一個東西你會喜歡,且繼續喜歡,喜歡到希望那東西留下,你就把你的靈魂賣給我。浮士德說:好。

我不知道我們當中有多少人會這樣想,也許有人要到八、九十歲,而且這一輩子又是三個博士、四部汽車、五棟房子,什麼都有了的,才會有這種感嘆:「對,什麼都是空虛的,我需要有一個東西,這東西能讓我滿足、留戀、且繼續的喜悅」。

浮士德覺得沒有這種東西,魔鬼說我能給你,只要你把靈魂賣給我。故事裡面用女人、愛情、性愛、名利、富貴、權勢,但到一個階段,就會通通無趣,不想要了。到最後晚年時,這一幕很有意思,真是很社會主義。他看到一群人,正在那裡齊心努力為眾人打造一個天下為公、太平社會的時候,知道有一群人在相愛、不自私的彼此扶持時,叫著:等一下,我要再享受一下人的這種不自私、不欺騙、互助、互愛、共同克服困難。當然這很矛盾,那時他的靈魂被魔鬼取走,因為魔鬼讓他看到了一個很喜歡的東西。但也很真實的,魔鬼這一次讓他滿意的,恰恰好就不是一個自私的,所以他的靈魂到天上。歌德不是個基督徒,但他在這裡所描述的非常可以用在教會,包括可以用在詩篇42篇這個人。他不是自私的,他願作的事情是讓弟兄姊妹一起到教會、聖殿裡,一起蒙福,一起讚美主。

感謝主,主讓我有這樣的經歷,天天都有。禮拜一我在青少金山退修會,第一排有個小朋友,我在講的時候他一直舉手。我說:不要舉手,等我講完,下課才能問。然後他還是舉手又一直問:「後來呢?後來呢?」我問這是誰?說是古孟賢,原來是古維禮夫妻的公子。我真是非常感恩。因為我大概四年前到過他們家,看到孟賢那時大約三歲,嚴重自閉、過動。我看到維禮跟兒子說:來,看你能看爸爸的眼睛幾秒鐘?自閉,這兒子不能看爸爸。兩秒鐘、三秒鐘,破紀錄了。各位,你的兒子、女兒不能看你,會傷痛的。當時維禮夫妻還有其他的困難。過了四年,這孩子可以看著我一直問問題,主的恩典奇妙。

這是大衛喜悅的,「我從前與眾人同往,用歡呼稱讚的聲音領他們到神的殿裡,」弟兄姊妹,你要有教會、團契、基督肢體的生活。我們不願意更深的信靠上帝時,不知道神的家裡有多豐富、神在神兒女身上的作為有多奇妙。

但就算這個人有,他現在找不到神、不能夠跟弟兄姊妹一起在敬拜神,他想到這些事很悲傷。有時聖經叫我們回想過去,我們越想越有信心,有時越想越難過,因為「曾經滄海難為水」,以前經歷過上帝這麼豐富的恩典,現在沒有了,怎麼辦?

感謝主,作者知道。也跟我們今天一樣,我們其實不需要知道怎麼辦,就是知道上帝沒有離開我們。是,我的肉體還軟弱,還是會難過,但我知道你並沒有離開我。第8節:「白晝,耶和華必向我施慈愛」上帝會向我施慈愛,不是十年、五年後,不是明天,是今天、現在。看哪!現在就是悅納的時候,現在就是拯救的日子,現在你就向我施慈愛。是,人不住的對我說:「你的神在哪裡」,好像把我骨頭都打碎了一樣。我知道耶和華不僅在,而且今天就向我施慈愛。

講著講著,他就喜悅了。但喜悅了,看現實的環境,他又軟弱了。軟弱了他就提醒自己:你不要憂慮,不要煩躁。我自己是這樣用,也勸弟兄姊妹,自己信心軟弱的時候,就求主讓我們更多來讚美他。並不是像天黑時走過墳墓時吹口哨壯膽,是真的藉著感謝讚美的行動,知道神沒有離開我;你絕沒有離開我,看起來暫時的隱藏,其實是更深的跟我在一起。

結語

所以,神在哪裡?我在哪裡可以找到你?神就在你的信心裡面。「白晝,耶和華必向我施慈愛」你信,你發現神根本沒有離開你。
神在哪裡?羅馬書10:6、8:神不在天涯,不在海角,不在天堂,不在地獄,神在每一個地方,你不必上天下地去找他,不必走遍天涯海角去朝聖,不必到梵蒂崗、耶路撒冷,「這道離你不遠,正在你口裡,在你心裡」。

神在哪裡?神就在他的話裡面。我們有上帝的話,就有上帝。
神在哪裡?神就在十字架上,就在我們最艱難、最痛苦的時候,神就最深的跟我們在一起。

的確耶穌在十字架上說了這句話:「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但聖經也用詩篇110篇說:當耶穌在十字架上最痛苦、死亡的時候,天父正在對他說:「主對我主說,你坐在我的右邊,等我使你仇敵作你的腳凳。」你在信靠順服、常作他所喜悅的事,而他好像離開你的時候,他正在你的旁邊。

神在哪裡?神在監獄裡、在火車站、在醫院裡。耶穌在馬太福音25章說:我在監裡,你們來看我,我在路上流浪,你們接待我,我在醫院裡,你們來關心我。當我們領受上帝在十字架上的愛時,我奉主的名要榮耀主,要人認識主、去愛人的時候,神就在這些人的身上。

神在哪裡?神充滿萬有,耶利米書23:24「耶和華說:我豈不充滿天地嗎﹖」只要我們有信心、走十字架道路、順服,在任何一個地方、時候,任何一件事上,就都看到我們的上帝。

因此雅各在伯特利的曠野,神在那裡;約瑟在監獄裡,神在那裡;但以理的三個朋友在火窯裡,神在那裡;但以理在獅子坑裡,神在那裡;摩西在曠野裡,進到人不可以進的大光中,神在那裡;神在每個地方。

是,有的時候我們真的覺得他不在,教會荒涼、讀經沒有亮光、工作忙碌、兒女不聽話、疾病嚴重,但我們知道他仍是我們的磐石。我們說:你為什麼忘記我?但在我們對他說的時候,就知道他沒有忘記我。中世紀的神學家,靈修學者Saint Bernard說:你尋找神,沒有找著?不要擔心,當你在尋找他,就表示他已經找到你了。

 
文字PDF / 1       講道MP3 / 
發佈者來自/108.176.157.83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