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講道系列

標題 / 030831 發出亮光和真實 (詩篇43篇)        編號 /  33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Sun Aug 14 01:22:47 2016
文字PDF / 1       講道MP3 / 

發出亮光和真實 (詩篇43篇)


聲音檔>>>

信息經文:詩篇43篇,「1神啊,求你伸我的冤,向不虔誠的國為我辨屈;求你救我脫離詭詐不義的人。2因為你是賜我力量的神,為何丟棄我呢?我為何因仇敵的欺壓時常哀痛呢?3求你發出你的亮光和真實,好引導我,帶我到你的聖山,到你的居所!4我就走到神的祭壇,到我最喜樂的神那裡。神啊,我的神,我要彈琴稱讚你!5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裡面煩躁?應當仰望神,因我還要稱讚他。他是我臉上的光榮(原文是幫助),是我的神。」

詩篇42篇、43篇講到:神的兒女在跟隨上帝的路上,在好像有事情很不順利、上帝隱藏不見的時候,但愛主的人對神一直有一種持續的、信心的呼求。

基督徒是蒙福的

現在人太容易自憐,太喜歡覺得自己很可憐、很痛苦、很倒楣、很不幸,上帝很不公平。可能我們的感覺真是如此,但我們實在需要對上帝有更大的信心,這樣才會越來越發現我們並不可憐,也不倒楣。

我不能說,你跟別人比較,是不可憐、不倒楣;但我能很堅定、正確的說:「你要去仰望主!」學習著任何事去仰望主、思想主、讚美主,你會發現,其實你是蒙福的、有福的、幸福的。可憐,是你自找的,因為神幫你預備的都是美好的。但即使倒楣是你自找的,你也能夠因為信靠上帝而越來越蒙福。

感謝主。我希望在教會裡,我們能越來越成為這樣蒙福的人,能見證出蒙福的樣式。當然,我希望我們各方面都很好,我們也應該盡我們的力量,靠著上帝給的恩典,讓人的生活(包括我們台灣同胞)能夠改善。我們常常禱告,求神降雨、使我們的政治能更理想……,這都沒有錯,都是希望我們能很幸福、快樂。

整個暑假,教會都有各樣的營會,非常忙碌。到我們教會的年輕弟兄姊妹,實在很被照顧、很有福氣。有一個星期六下午,我看到一個國中團契的輔導,在挑蝦腸,預備三鮮水餃,卻沒有一個人來幫忙,因為信友堂的小朋友被寵慣了。我說:「跟他們講,康牧師講的,不來幫忙,就不可以吃。」後來她跟我講,當她把我這話跟學生講,馬上有一兩個人走了。他們根本不希罕。我真不知道,他們是可憐,還是幸福?

這兩個月來,從國中生考高中、高中生考大學,後來到退修會,我看到輔導們的辛苦,給他們做麵、做菜、做一切。有一次,我有一點生氣了,我說:「這麼寵他們?跟他們講,最少要洗個碗。」輔導也說:「會、會、會。」後來,我聽到廚房裡有聲音,原來輔導在偷偷的洗,不敢給我知道。

有位輔導跟我說,在外面的營會,別的小孩,你對他好一點點,他就感激得不得了;但信友堂的小孩不太會,還會嫌:「這蝦怎麼這麼硬?沒有煮嫩一點?」

我問另外一位曾經在其他教會服事的弟兄:「你帶其他教會的小朋友是不是比較不辛苦?」他一臉苦笑:「是差太多了。」

我是在說,神非常愛我們。我痛恨那種有整人心態的班長、領袖,看到人就覺得人要多受點苦、多打幾鞭。我們的上帝絕對不是這樣的上帝;就是我們,也盡可能的愛人,讓人舒服。但我也要說,在我們的罪性裡,我們是需要被修剪、被對付的。神有的時候的確讓我們受到一些看來是痛苦的事,甚至也許有一天會讓我們受到一些看來是非常冤枉的事,但我們是不是就因此怨天尤人?

詩篇作者的見證

詩篇42篇、43篇的作者是非常的委屈、可憐、倒楣,他不是因為自己的罪過受到這麼多痛苦。43:1,他求神申冤,因為他有很多的冤屈。如果這作者就是大衛,那他真是夠慘的了。

撒母耳記下5章講,大衛卅歲作王。掃羅作王四十年。大衛跟掃羅,這位逼迫他到走投無路、痛苦非常的君王,共事的時間,最少有十年。那是一個不能承受的痛苦:生命的危險、工作的艱難,所以他真是有冤枉,而神一直沒有替他申冤。大衛不能自己申冤,因為他敬畏上帝,知道掃羅是上帝所立的,不能殺。怎麼搞的,上帝所立的這個君王,不只是「瑜亮」,他且專門追殺我?

大衛不能殺掃羅,他很倒楣、辛苦、可憐。在這倒楣、辛苦、可憐裡,大衛發出這種呼喊:「神啊,求你伸我的冤,向不虔誠的國為我辨屈;求你救我脫離詭詐不義的人。」(詩43:1)「耶和華,你什麼時候替我申冤?」

如果這首詩是以色列被侵略的時候,以色列人寫的,也就是他們一直在委屈當中。

我們受到的委屈、倒楣、可憐,可能是真實的;我們可以喊冤,可以求主挪去,也應該盡量的把社會上這些不義挪走。但如果我們盡了一切的力量,還是有這些不義的時候,讓我們信靠上帝會做事。求主挪去,我們更求神賜下「亮光和真實」,照出我們自己的本相,讓我們看到自己不配得到任何好處,讓我們看到我們的上帝在這一些事情裡有他的美意。

是的,我們常常看不到。以我自己為例,我到今天還看不到為什麼上帝讓我只有160公分,我實在看不到任何的美意。但若我上了戰場,我會看到,因為太高大容易被人打死,矮一點是好的。

生活裡面幾千、幾億、幾兆件的事情,或許你可以說:「上帝如果那樣安排會更好。」但當我們看到十字架上的耶穌,知道他的愛、能力,我們就默然不語。不但默然不語,我們因為信靠他,對這些就能產生一種信心,包括改變的力量。

注意,我們並不是被動的承受這些艱難,而是我們更積極的不發怨言,而發出讚美,不管這些艱難改變或不改變的情況下。

詩篇42篇、43篇,一方面求神辨屈、申冤,也就是求神把這些我們不當受到的難處拿去;一方面也繼續不斷的讚美上帝:為著將來神一定成就的永恆救恩,我們讚美上帝;為著過去神已經叫耶穌基督和所有我們身上的事情對我們有所造就,我們讚美上帝;為著今天所碰到的艱難、困苦、喜悅的事有神的美意,我們也讚美上帝。

這些事非常的多。我記得我受過老師很重的傷害,還有在傳福音時受過難處,也記得我委屈過我的孩子;但我現在更知道,我傷害過很多的人、做錯過很多的事。這些事,一方面,我們把自己的心意向神傾心吐意、把自己的難處講出來:「主,求你替我申冤,求你給我智慧、能力。」但你求的時候,也請你記得:我們不配有這些。

多仰望十字架上的上帝,就越看到自己不配,也看到上帝的恩典。

May的見證

介紹一本書:《藍梅的男孩》(May’s boy)。這本書1980年在美國出版,台灣的中國主日學協會翻譯的。

May是一個非常善良的女孩子,所遭遇的事情真是非常辛苦,但她一直都信靠上帝。從這本別人幫她寫的自傳裡,看到她不太抱怨上帝,也不太覺得她有什麼委屈。但我覺得,她的委屈、冤枉真是夠多了,不是像那種你超速被警察抓、你該升遷而沒有升遷、你被父母冤枉的委屈。May沒有什麼抱怨,但就一般心態來講,我們真是會抱怨,因為她的遭遇實在太委屈了。

May,廿世紀初出生在英國一戶貧窮人家。12歲時,一次大戰開始,英國幾乎全民皆兵,為戰爭做工。當時,May就到英國的火藥工廠去做裝填炸藥的工作。有一次爆炸,讓她被炸得遍體鱗傷。很稀奇,經過多次整容,她臉上沒有留下什麼痕跡,但自從那次大傷害後,就再沒有長高過了,只有四呎六吋,很瘦小。各位,這冤,你要向誰申?要向誰請求賠償?

我再說,我希望我們基督徒不是沒有正義感,不是那種消極的宿命論:「一切都在主手裡。」所以老闆、丈夫、父親做錯了,我們也不講,就忍受,眼淚往肚子裡吞,我們絕不是這樣。我們的上帝是公平、公義的神。我們也是主持正義的,不僅是求神申冤,我們也替人申冤。

聖經裡所講的,正是這樣。所羅門被百姓稱讚,就是他能夠判斷那個孩子到底是哪一個婦人的。我們基督徒在這世上的特點,就是要處事公平,改變這世界的不義。但是,這種能力、方向從哪裡來?從神這裡來。

現在,我們在社會上看到:每個人都在喊自己冤枉,卻不去想自己佔了別人、佔了上帝多少便宜。甚至很多人,老師、學生、家長、老闆、政府、員工、老教授、工人,都要走上街頭,叫不公平。

我們應當把那不公平的事情消除,但求主讓我們看到:我們在上帝面前白白得了恩典,就是你是一個罪人,上帝沒有按著你當得的罪過刑罰你,反讓我們的主耶穌替我們受死,我們因此知道上帝的作為、安排是美善的;而且,以這個作為你生活中一切對人對事求公平的出發點。

回到May。在她的生命裡,四呎六吋,再沒有長高過,單單這一個就足以叫她抱怨了。我聽過一個很動人的故事,小時候,我爸爸數學系裡的一個猶太客座教授。我跟他聊天,他說到他有兒子,12歲左右,小提琴拉得非常好。很多猶太人音樂非常棒,但他的老師跟他講:「你可以成為一個很好的小提琴家,但永遠不會是世界第一。」教授說,他兒子從那一天開始,永遠不再拉提琴,對上帝有很大的忿怒:「我為什麼不能成為世界最好的提琴家?」

我在說,如果要抱怨的話,你可以有很多抱怨。我當然不能說這孩子的生氣沒有理由。一個不認識上帝的人,對每件事的生氣都有理由。他覺得他可以更好、優秀、可以把別人踩在腳下。

May呢?她因為出身貧窮,個子又這麼小,就學護理,而且專門照顧那些小孩子。17、18歲時,嫁給一名從前認識的美軍,到了美國。她的美軍丈夫有個戰爭後遺症,情緒很不穩,常常在工作壓力大時,會坐在一邊痛哭。後來不久,她丈夫就死了。他們總共生了五個孩子,May都把他們養大、自立了。

在May差不多四十幾歲時,另外一個木匠跟她結婚,在鄉下蓋了一個小房子。May很喜樂的繼續在醫院裡服事、作義工、照顧孩子。這裡面很多故事、生活的經歷,包括家被火燒掉過,若發生在我們身上,都足以叫我們痛苦、受傷、抱怨。

我絕不是沒有同情心的人,絕不是不同情剛才那個拉小提琴的孩子,絕不是不同情有人在婚姻、家庭裡上受到傷害,然後精神就有一點不正常或心靈就不太健康。我不是不同情,但我要說,你在那裡自哀自憐,不斷地抱怨上帝,不斷地述說你是多麼的倒楣,是不能解決問題的。

愛德華滋(Jonathan Edwards)曾經說過:我們每每在反覆訴說自己的痛苦時,就越說越大。而且每說一次,就有一種快感,覺得自己很偉大,承受了這麼多的痛苦。

我自己有個經驗,在當兵時,寫信給家裡,都把班長講得跟惡魔一樣,如何如何的操我們,愛德華滋說:「我們越說,就越覺得我們自己可憐、倒楣、委屈。」愛德華滋就立志不要這樣,他說:「我不要這樣,我要多述說上帝給我的恩典。」

愛德華滋說這些、我說這些、聖經說這些,並不是叫我們作一個文宣隊,一天到晚喊「萬歲、萬歲」,而民間疾苦都不講。我說過,剛好相反,愛德華滋也好、May也好、聖經裡也好,都是叫我們多信靠上帝、多讚美主,都是讓人產生更大、更積極的力量,而不是消極的、沮喪的、抱怨的。

May的重傷、丈夫的死亡、房子被燒掉,都可以叫人很消極。我也看過這樣的人,聽過這樣的事。感謝主,她還是繼續在生活中,喜悅的信靠上帝、服事人。

然後,下面又一個沈重的功課來了。因著May過去照顧孩子的口碑,一天,社會局來詢問她,願不願意收留一個瞎眼、嚴重腦性麻痺、六個月大的棄嬰。她決定收養了這個孩子。

這孩子不太能吃,只能靠打點滴。所以六個月大,只有三磅重。他的眼睛也不斷地潰爛流膿,連眼珠子都看不到,後來醫生用手術把眼球拿掉。書上形容這孩子好像一團麵條,不能看,不能動,沒有任何動作。

第一天,May花了半天的工夫教這孩子吸奶瓶;奶瓶放在他嘴裡,他不會吸。書上說,她臉貼著這孩子,發出吸東西的聲音給他聽,讓孩子感覺那吸的肌肉動作,然後不斷地跟這孩子講話:「寶貝,你吸。」小孩不懂,但她繼續這樣做。

各位,你能做多久?若是我的話,我沒有這個愛心,大概連這樣的小孩都不會要。本來我因為自己的矮小、不夠英俊、過去因愛國被炸傷的身體、被燒掉的房子,和過去的婚姻,而告上帝。然而,現在我又多來了一樁可以抱怨上帝的事情,就是我會替這小孩打抱不平。

你不信上帝,要對上帝作任何的抱怨,我沒話講。從理性來講,你可以抱怨這個上帝,但我們是基督徒,讓我們相信上帝的話:他是全能、智慧的,他的帶領美好,他在十字架上所做的是能消除所有罪惡和痛苦的。讓我們來信靠這位上帝,使我們自己走得好,也使我們身邊的別人能更加經歷到上帝。

很稀奇,一個下午的時間就這樣教他喝,小孩最後會喝了。有多少母親餵奶給孩子,覺得這是自然、正常的、理所當然的(take it for granted);現在,居然有一個孩子沒有吸允的能力。上帝為什麼讓這樣的孩子產生?許多的人都會抱怨這些,而從來不去解決問題,但May讓他能夠吸。

感謝主,這孩子不能動、什麼都不能做,但現在他能喝東西了。我們基督徒對人的愛是有力量的,而且是造就人的。很多時候,一些慈善者,包括19世紀狄更斯(Dickens)所諷刺的那些人,在愛人、幫助人時,只是在滿足一種「我很有用」的慾望而已,並不是真的在幫助人。May不是這樣,我們也不應該是這樣。在幫助人時,我們希望他能自立,而且是有用的;不但自立自強,有一天可能用不著我。

我又要澆一下各位母親的冷水。我發現有的時候我們在教人、待人時,我們不希望他能自立,我們希望他永遠待在我們的身邊;更怕有一天,他比我們更強。

我們的上帝不是這樣,May也不是這樣,我們是傾囊相授的愛人、幫助人。不是我們大方,是因為我們信一位上帝,他要我們愛人,像他一樣傾囊相授。不必擔心人家會比你優越,不必擔心你教好一個人,你重要地位就少一個。

May對她的小嬰孩有最大的愛,但她也有要求,而且不斷的為這孩子禱告。從讓他能吸奶,到漸漸能餵固體的食物(solid food),都是很辛苦的讓他慢慢學會。這都很難,一般的嬰孩餓了會哭;這孩子不會。什麼時候睡了,什麼時候醒了,也不能知道,因為他的眼睛總是閉著的,眼珠已經沒有了(原來一直流膿,May精心照顧到後來不流了,但眼睛也沒有打開過)。他沒有任何的反應,餓了也不會哭。所以May就按時間餵他,餵的時候跪下來禱告。

隨著這孩子慢慢長大,May也老了。人家都說:「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照顧這種小孩很累的,把他送到救濟院去。」她說:「我認為是上帝要我來照顧她。」May常常抱這小孩,因為覺得孩子需要愛的擁抱。而抱的時候,小孩因為害怕,會僵直一下。May一直愛撫他、抱他,漸漸的,直到孩子五歲時,才稍稍軟化、放鬆一點,會把頭靠在May身上。May每天為他按摩,怕孩子的肌肉因為不動而萎縮。

孩子六歲時,May讓他曬太陽,接觸大自然。May隨時扶著他,因為一不扶,就像麵條一樣的滑下去了。May平常不斷地跟這孩子說話:「乖寶寶,媽媽今天要做一個蘋果派給你。」「這是火爐、不要碰,很燙的……。」「爸爸回來了,他會抱你……。」小孩從來沒有任何反應。她為這孩子不知道掉多少眼淚,但她信靠上帝,沒有抱怨,仍然喜悅。她到哪裡都抱著這孩子,因為這孩子不能有一分鐘沒有人照顧。孩子七歲時,May教這孩子走路。

May不是在寵一個寵物,她是在愛一個人,她教這孩子怎麼走路,她要讓這個孩子能夠成長。May禱告,因為她知道這完全要倚靠上帝。她不是養一個黏著她、不能獨立、不能行動的孩子,讓大家爭相拍照:「這麼可憐的小孩,這麼偉大愛心的媽媽。」她要這孩子能自立,有一天甚至能離開她。

從七歲開始教到十歲,透過各種的方法,孩子還是一步路都不會走。也問過障礙專家,但這孩子太嚴重了,不可能好的。不知道她怎麼想到水療,就每天抱著這孩子在水裡玩。有一天,她大叫:「孩子的手會自己動了。」

這是一個有愛心的媽媽,她看得到的。

然後,就更繼續地努力教他走路。慢慢地,他可以坐了;又慢慢地,他好像可以動一點。鄰居都看到了,很可佩,但鄰居說:「你在浪費自己的生命。」May說:「我的生命沒有浪費。我是在靠著上帝的恩典,幫助上帝所造的一個無辜的小孩。」書上沒有講May求神申她的冤;但在現實裡,神要申May的冤,也要申這孩子的冤。神申這冤,是靠著耶穌基督的捨己、聖靈的大能;神申這冤,也是在我們身上,靠著我們這無用的僕人所做出來的事。

慢慢地,他真的勉勉強強地扶著東西,像蝸牛一樣,慢慢的走。書上描寫著:May看著他,眼淚像斷線的珍珠一樣流下。但,不是怨嘆,是喜悅的眼淚。這孩子12歲了,不能照顧自己吃喝。但May覺得神在他身上已經有很多恩典:神讓這不能動的,所謂的廢物,能夠動、能夠走路了。每次神讓特別奇妙的事發生,May就有新的禱告。於是她又有一個禱告,她說:「神哪,你造的萬物都有他的功能,求你讓這小孩的恩賜會被發覺出來。我不希望,他終日躺在床上,虛度光陰。」

如果May看到這世界上,包括我們台灣這麼進步的地方,終日這麼多小孩,不是躺在床上,就是坐在電玩、電腦前,浪費光陰,不知道她會有多難過。她會把這些小孩叫出來,教導他們怎麼工作,怎麼上進,怎麼幫爸爸媽媽洗碗。

May總是盡量刺激這孩子。她和她的先生都喜歡音樂,常常家中都放著音樂。她發現這孩子好像對音樂有一點點反應。在孩子13歲生日時,他們買了一台舊鋼琴,放在孩子房間,有機會在孩子旁邊彈彈琴。也沒有太多的進步。

記得,這孩子不太會走路,扶著可以走一點;不太會做事。16歲時,一天晚上,凌晨三點鐘,May聽到有人在彈琴,以為電視忘了關,下床要關電視,卻聽到琴聲從孩子的房間出來。進去一看,不可思議的是,這孩子在彈柴可夫斯基第一號鋼琴協奏曲。這孩子的手,什麼都抓不住;在彈琴的時候,卻如行雲流水。

今天May已經過世,但還可以找到這孩子在教會、各地演奏的報導、錄影帶。他沒有學過一天琴,只聽過音樂。最讓我們震撼的是:這是一個神蹟,這孩子有這樣的天才。我承認是這樣,但我更願意看神在May身上所行的神蹟。然而,沒有人會看May的,她又不會彈琴。

May看著這情形,不禁跪下感謝上帝:「感謝主,你讓這孩子的恩賜被發掘出來。」後面的事情,我不需要多講。她和孩子當然出名了,很多人來訪問,又上電視。任何樂曲,這孩子聽過一遍,他就會彈;一個音不走,還會加上一些裝飾音,每個人都很稀奇這是從哪裡來的能力。

回到這孩子的成長,16歲時第一次彈琴,到17歲時,May就開始慢慢教他怎麼樣處理自己的大小便、洗澡、刷牙。他們的生活還是在那小房間裡。如果是有一點商業頭腦的,不曉得已經利用這孩子當搖錢樹,搖下多少錢來。

May所經過的坎坷是很難想像的,但她非常的喜樂。甚至,我在用這篇詩篇來講她的時候,May在天上有知也會抗議:「康牧師,我沒有向神求申冤過,我只有向神充滿了感謝和讚美過。」

May也會發脾氣,而且非常兇。當她看到有人歧視這孩子,或開這孩子玩笑時,會很嚴厲的責備人。她也很嚴厲的勸這世界上很多自憐的人說:「如果你覺得你很倒楣、很可憐的話,去領養一個這樣的孩子。我的身高、知識、能力都比你們小得多,但我靠著上帝的幫助,把這孩子養大了。」May這樣說,當然不是驕傲;若是驕傲,一切就前功盡棄了。

我曾在國外碰過有人因青光眼,慢慢看不見時,我勸他振作起來。這些人什麼勸勉的話都聽過,我還沒講完,他就說:「康牧師,不是每個人都能作海倫凱勒。」他始終沒有振作起來。我猜他沒有振作起來的一個原因,就是他原來的身份太高了;他原來是一個地位很高的電腦公司主管,當青光眼讓他視力急遽衰退的時候,他不能承受這件事。

我們都要有同情的心。求主讓我有同情的心。如果我是May,我的結果就是驕傲,就會斥責那些沒有辦法站起來的人。各位,如果我們的能力(不管是我們自身還不錯,或者是因為信靠上帝)幫助了很多人,我們總不可以驕傲,總要有一個憐憫的心。

我不知道英文的“kindness”,怎麼翻譯最恰當。但我知道我很缺少。我對基督徒的不上進、不努力,包括我們信友堂這些被寵壞的孩子或年輕人、年老人,包括我自己,我們被寵得這麼厲害,稍稍有一點不如意我們就叫、就抱怨。我除了罵人、不滿以外,沒有那種從神來的力量,給人盼望,給人持久行動,和持久行動裡面的“kindness”。我們需要上帝的愛,很不自義的、很溫柔的、很堅定的。

我曾跟一位姊妹討論過這本書,她說:「我如果到天上,我一定要選May作鄰居,不過可能已經爆滿了。」

結語

很多時候在人間,我們不一定看得到,神替我們申冤,神讓我們看到他工作的奇妙;但我們真是有信心。在肉眼看不到的時候,我們應該作這樣的禱告:「求你發出你的亮光和真實,好引導我,帶我到你的聖山,到你的居所!」你光照我,讓我看到你的豐富、你的智慧。這豐富和智慧怎麼應用在我生活中現在這麼不公平、艱難的事上?我不知道,但當我在你的光中,不在我自己的死蔭幽谷和怨恨中的時候,「神啊,我的神,我要彈琴稱讚你!」(詩43:4)

是,May也哭過很多次;但那哭裡面都有盼望,而不是埋怨和苦毒。「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什麼憂悶?因為我有困難。「我的心哪,你為何在我裡面煩躁?」為什麼煩躁?因為有叫我煩躁的事,天天時時刻刻都有。但我們應該做的不是繼續憂悶、煩躁,是去「仰望神,因我還要稱讚他。他是我臉上的光榮(原文是幫助),是我的神。」

 
文字PDF / 1       講道MP3 / 
發佈者來自/108.176.157.83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