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講道系列

標題 / 040321 輕看與重視 (希伯來書12:2)        編號 /  45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Tue Aug 16 02:05:31 2016
文字PDF / 1       講道MP3 / 

輕看與重視 (希伯來書12:2)


聲音檔>>>

希伯來書12:2,「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或作:仰望那將真道創始成終的耶穌)。他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便坐在神寶座的右邊。」

我們「輕看」世上的一切,包括榮辱、富貴,或是嫁娶、工作、蓋造、升學、選舉等等;但又「看重」這一切,因為相信上帝是藉著這一切,管教、訓練我們。

在準備今天的經文裡,我看到一個特別的事。這裡是講到耶穌為我們所受的苦難。在耶穌為我們受的苦難裡,特別講:他受到羞辱,但他輕看這個羞辱。

耶穌的羞辱,在舊約聖經裡提到好多次,詩篇22、69、89篇都有提到。今天我只提詩篇69:19-21,「你知道我受的辱罵、欺凌、羞辱;我的敵人都在你面前。辱罵傷破了我的心,我又滿了憂愁。我指望有人體恤,卻沒有一個;我指望有人安慰,卻找不著一個。他們拿苦膽給我當食物;我渴了,他們拿醋給我喝。」

我不知道西方人他們的感覺是怎麼樣,但在我們中國人裡面,受羞辱,恐怕比肉體上的難過還要更難以忍受。打個比喻,我只能大致記得自己小時候生過病,全身疼痛;可是我至今對自己受羞辱的細節還記得非常清楚。所謂「士可殺,不可辱」,我們很看重有沒有被羞辱,或有沒有被肯定。

犯錯的羞辱

當然羞辱有好幾種,我要講的第一種是,犯錯受羞辱。例如以前的罪犯不是把他關起來、勞改,甚至打一頓而已,還要當街示眾,好好羞辱一番。我也有過這樣的羞辱:小學被同學抓到我作弊。好丟臉。還有更丟臉的,那真是歷歷在目,不能忘記,而那痛苦、難過,不下於肉體,甚至比肉體還要更多。但因犯錯受羞辱,那也就罷了。

冤枉的羞辱

叫我們比較痛苦的是,沒有犯罪卻冤枉受羞辱。

這我也有過。小時候有一次家裡有東西被弄髒了,爸爸就問我,我說不是我;他最痛恨說謊,再問,我還是說不是;越問,氣氛就越僵了。爸爸到最後說:「你只要承認就沒有事。」我說:「真的不是我。」然後我就被痛打一頓,因為他覺得整個家裡只有我有可能是那個人。我真的是被屈打成招,說:「是我。」爸爸才不打。他說:「你早一點承認就不打了。」

痛打一頓就算了,過了差不多一個月,媽媽又問我:「上一次那個地方是不是你弄髒的?」我嚇一跳,又要打我一頓嗎?我說:「不要再問了。」她說:「不要怕,不會打你。是不是你弄的?」我想了很久,因為上次打得很痛。後來媽媽說:「保證不打你。」我就說:「不是我。」她說:「那你為什麼說是你?」我說:「說不是會被打!打得很痛啊。」她說家裡又發現那塊地方髒了,後來知道是清潔的人弄的。我媽就跟我講爸爸非常難過,很抱歉。那事我也記得很清楚:我沒有做錯,我受了很大的羞辱。

這些事情我們人生裡多多少少都會發生。非常感謝主,這些事在我身上沒有任何惡劣的影響;不管是什麼潛意識、下意識,我沒有絲毫恨我爸爸的地方。我非常感謝主給我這樣一個爸爸,我覺得他很正直,他對我也很好,但那一次的確犯了一個錯誤。

我也記得初中的時候有位老師羞辱我,我一想到就恨;直到信主後,現在才不恨了,也希望看到他時,能夠很感恩、對他很良善、沒有那仇恨。

有些人受到一些羞辱、傷害,會一直記得。我希望在座的每個弟兄姊妹能靠著主的愛勝過,要不然你真的是會被惡所勝。我要說的是:羞辱是很痛苦的;如果是委屈的羞辱,那就是加倍的痛苦。那怎麼可能輕看?你一直都記得的這事,而且那真是好痛苦。

來自神的羞辱

犯錯受羞辱,不好,但這算是罪有應得;行義被羞辱,很痛苦;但最痛苦、最忿忿不平、無法忘懷、無法忍受的是,當我們在這世界上受到了羞辱、痛苦、輕看,我們發現這打擊不但是不公平,而且是來自上帝的(因為上帝掌管每件事情,包括羞辱、委屈…),那我們就受不了。

救上帝、造上帝

在繼續講下去之前,我要勸弟兄姊妹:千萬不要去救上帝,也不要去造上帝。什麼叫做「救上帝」、「造上帝」?

先倒過來講,我們基督徒隨時要承認是上帝造我們,我們不能造他(我們造出來的,就是偶像了);是上帝救我們,我們不要英雄救神。

在教會歷史上,所有的異端大概都是出於一己的「好心」,想要救上帝,同時就造出一個上帝來。他們用兩個方式來維護上帝:第一,減少上帝的權威,說他沒管萬事,這樣,許多不幸的事就不必歸咎給上帝了。可是,這種違反聖經的做法,只會叫真神變成一個無能的偶像而已。第二,按自己的意思造神,把神打扮成悅人眼目的樣子,而不是聖經啟示的真神。譬如,他們受不了聖經講「神讓法老心硬」,他們就開始一方面救上帝,一方面造上帝,把神使法老心硬的經文去掉,或者怎麼樣解釋掉。

想要救神的人實在太多了。他們想到壞事也是由上帝掌管,惟恐讓人誤解上帝實在是惡,所以就把神的權柄打折扣、剝奪一些神的計畫與作為。

現在也有一個異端叫做「開放神觀」(Open theism),也是天天想要救上帝。他們覺得:「神如果預定一切(包括壞事)太殘忍了,所以神只是預知;但預知一切卻不改變,也是很殘忍,所以神也有很多不知道,尤其是壞事、不幸的事。」那麼,到最後,神什麼都不知道最好,也就不是神了。

不要「救上帝、造上帝」;不要照人自己的心思意念來建構或創造一個上帝(例如:我希望這個上帝像聖誕老公公、像包青天等等)。我們用自己的想法或理想所造出來的神,那就不是神。聖經說上帝是怎麼樣的上帝,你就信他。你自己造出來的上帝,不是上帝。

上帝掌權

聖經裡告訴我們:我們的上帝掌管萬有,他計畫、執行每一件事情。生活中的每一件事,從最大的事(如:國家大事、選舉總統),到最小的事(好像:早餐要吃飯糰,還是燒餅油條;或者更小的事:燒餅上的芝麻掉落在桌上,要不要撿食);即或是芝麻小事,也全在上帝的手中。

我知道這樣的想法會叫我們很痛苦;這樣的想法會讓我們覺得,這些罪惡的事情居然是上帝做的!

我們在神學上談過:上帝做每件事,但是,我們人還是有我們人的責任;不因為上帝做的,我們就沒有責任。

猶大,不因為他出賣耶穌讓我們得到救恩,就頒青天白日勳章給他,沒有。因為聖經上講我們每個人做事(好也好,壞也好),因為我們不是被強迫的。所以做得好的,會得賞賜;壞的,還是會得刑罰。

我就談在人間,不管是你也好,我也好,我們生活中都有委屈、倒楣;當我們發現上帝掌管每件事(包括你的這些委屈、痛苦),他預定、他計畫、他執行的時候,我們很痛苦,「怎麼會這樣子?」我們寧願救救上帝,或把上帝改造一下:上帝不是全知的、不是全能的,上帝很多事情沒有管,很多時候他在打盹、睡覺。甚至昨晚選情之夜他就睡覺了,以致於大選結果是這樣。好像他打盹、他不知道,我們就覺得還好;如果說他執行這個事,那我們就很火大。

事實上,從今天早上開始,已經有四個以上的人跟我講了。有一個人本來是一清早5:30就來參加禱告會,然後他忿怒的離開了,因為他說我們禱告這麼久,結果是這樣,什麼感謝主;他是很誠實的說:我感謝不出來,回家。然後另外一個說:「康牧師,昨天我媽媽打電話來,一打就是泣不成聲,55年前我跟你爸爸跟隨蔣總統來這裡…」,這姊妹講得非常好,她說:「媽,你跟隨上帝也跟隨一輩子,你不能信他嗎?」。

我在這裡絕對不是討論政治上的問題,也不是要支持或鼓勵任何一方面,我只支持鼓勵傳福音的事情。不管哪一黨、哪一派,我覺得真是需要福音,而且最是需要福音,真是求主幫助,讓我們真是看到福音是神的大能。

但我們看到福音是神的大能、我們信這位上帝的時候,實在有些事讓我們信不下去。尤其這位上帝是這樣全備的在掌管每件事情,連一個麻雀掉下來他都知道、我們頭髮他都數過,難道他不會數選票?

我認為所有問題的答案都要回到今天這個經文。事實上這就是馬丁路德神學。他相信神的預定,他說我們不要去討論神隱藏的事、不要討論神啟示外的事、不要討論十架的愛後面的預定。他說,你去想那些會瘋狂的,你就是看十字架上的耶穌怎麼樣為我們受一切的苦難就好了。

耶穌的羞辱

〈受難記〉,我不知道是不是完全合乎聖經。但照我所聽到的,那重點就是耶穌受難的痛苦。

弟兄姊妹,如果這電影你看到的是:「十字架的刑罰好可憐、好可怕、好殘忍;羅馬人怎麼這麼壞?」你就完全沒有看到這部電影的重點,或你起碼沒有看到聖經裡講到耶穌的受難是什麼意思。下面要講的,不是要褻瀆上帝,只是要表達我們心裡的想法,然後我會說明。

你以為是羅馬人在鞭打耶穌嗎?你以為耶穌的受難,是顯出羅馬人的殘忍,猶太人的懦弱、嫉妒,猶大的貪婪?這些都是真的,但是耶穌的受難是要表現出這件事出於上帝,和上帝的殘忍、無情。

哪裡有一個父親,在兒子受這麼多苦難的時候,他不伸援手去拯救?耶穌不是也說:「你想,我不能求我父現在為我差遣十二營多天使來嗎﹖」(太26:53)你不求,父也不會派人來救嗎?這裡顯出上帝的愚拙和無能。

如果一個父親居然不能救他所愛的獨生子離開痛苦,那他真是夠無能、真是夠笨了。他居然沒有聽到他兒子在十字架上的呼喊,他居然沒有看到羅馬人對他兒子的鞭打。他袖手旁觀,沒有做任何一件事?但是,這就是十字架的奧秘!

所以,保羅在哥林多前書1:21講到說:「世人憑自己的智慧,既不認識神,神就樂意用人所當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這就是神的智慧了。」對基督徒而言,上帝讓他的兒子死在十字架上,不是殘忍無情,是仁愛和公義;上帝沒有伸手救他的兒子,不是軟弱無力,是上帝的大能,是他的智慧。

我不是在這裡講「救贖論」,只是在講聖經告訴我們,這件事情固然有羅馬人、猶太人、所有人的罪惡和錯誤;但更重要的,這件事是出於上帝。

事實上,不論十字架的事,或耶穌的被賣、死亡,以及整個人類從創世,甚至創世以前到主再來的每一件大大小小的事(包括此次的總統選舉結果),都在上帝的手堙C上帝並未打盹,也沒有睡覺,上帝一直在掌管萬有。

希伯來書10:7,耶穌說:「神啊,我來了,為要照祢的旨意行。」耶穌的道成肉身,一直到他的死而復活,就是要做一件事──上十字架,殘忍的受死,羞辱的受死。

耶穌受的那個羞辱,不僅是羅馬人、大祭司在那裡譏笑他;那羞辱是所有的門徒離開他;那羞辱是連上帝都棄絕他:「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

連先生在選舉失敗的時候,他的陣營還有很多人擁護他;如果失敗以後,他的陣營前好像「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沒有人了,一個也沒有,那是更大的羞辱。你們通通在我需要的時候離開我去了,不安慰、不鼓勵。

當耶穌受最大患難、痛苦時,「辱罵傷破了我的心,我又滿了憂愁。我指望有人體恤,卻沒有一個;我指望有人安慰,卻找不著一個。」(詩69:20)。門徒離開他,「他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約1:11),連上帝也離開他。「他們拿苦膽給我當食物;我渴了,他們拿醋給我喝」,我指望有人安慰,連一個都沒有。

在這裡我順便講一句,各位姊妹,這真是你們的榮耀。所有跟隨耶穌的男人、門徒,除約翰以外,跑掉的跑掉,賣他的賣他,不認他的不認他;只有婦女遠遠地觀望著;她們就是耶穌在加利利的時候跟隨他,服事他的那些人,還有同耶穌上耶路撒冷的好些婦女。她們一直跟隨到十字架底下、一直跟隨到墳墓。

聖經裡不太記這些人的名字,我們也不太注重這些人;甚至她們看到復活的耶穌去跟門徒講,門徒也不相信;甚至保羅講到耶穌復活的見證人時(林前15),連一個女人都不提。聖經真是大男人主義?我覺得在這件事上,神讓姊妹得到一個更大的榮耀,就是像我們的主耶穌一樣,是隱藏的、是十字架的。

我絕對覺得男女應該平等、彼此尊重,但我也非常感謝主,神真的就讓女性,從古到今(包括在教會裡),常常做了更多的服事、更多的工作,可是沒有權,也沒有名分;在這樣的情形下,更顯出她們有基督的形象。

我們還是回來講耶穌的受難。在這所有的痛苦裡,耶穌知道這是出於神:「他既按著神的定旨先見被交與人」(徒2:23)。有一些新約的學者說耶穌到了耶路撒冷以後,不管是大祭司、門徒,或耶穌自己,或上帝都失控了,局勢沒有辦法控制(something is out of control),到最後耶穌被釘死了。有沒有失控我不知道,但在神那裡沒有失控的(out of control),他繼續在掌管!我們的主耶穌是「既按著神的定旨、先見被交與人,你們就藉著無法之人的手,把他釘在十字架上,殺了」(徒2:23)。

以賽亞書53章就告訴我們這樣的預言:「耶和華『定意』將他壓傷」。「定意」聖經和合本譯「喜悅」;耶和華喜悅將他壓傷、喜歡使他受痛苦,因為耶和華以他為贖罪祭。「耶和華『喜悅』將他壓傷」,上帝是一個有虐待狂的父親嗎?不是!這是一個普愛世人的父親,眾人的罪要受處罰,上帝用他的兒子來代替我們,承受一切的刑罰和羞辱。耶穌為世人在十字架受難的苦楚,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

我今天的確不是在講「贖罪論」,但要提醒各位:耶穌的死是因為上帝愛人。你不知道上帝的話,你覺得這事顯出上帝的愚拙、殘忍、無能、無知;但被聖靈光照的人,我們第一個看到上帝的公義:人犯罪就要處罰。第二個我們看到上帝的慈愛:人受不了這樣的處罰,上帝的兒子來代替我們受這樣的處罰。第三個我們看到上帝的智慧:叫凡血氣的,在他面前一個都不能誇口。

我們的主耶穌因為知道他所做的、上帝對他一切的帶領是有他的美意,所以他就順服;他就輕看羞辱,或輕看、忍受十字架上的一切的痛。那痛、羞辱、上帝的震怒在他身上,是這個電影沒有辦法表達出來的;一萬鞭的鞭子打下去,也比不上耶穌在十字架上一秒鐘的痛苦(包括心理上的絕望、被天父捨棄的痛苦)。

但這至暫至輕的苦楚(雖然對我們來看非常長),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如果照希伯來書作者前面的寫法,他會說:「他因著信,就輕看羞辱」(12:2)。但是因為前面剛剛講到耶穌是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所以就不再重複「因著信」而說「他因著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12:2)。這兩個意思是一樣的。信心都是相信、接受上帝為我們所做的一切預備。

「因著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能夠順服。經過這艱難就可以到那泉源之地,我就經過。上帝有他的美意。我們基督徒如果能夠相信,在每件事的背後有上帝在那裡引導,在每件事的前面有上帝的祝福(喜樂)等著我們,我們活著就有力量。

基督徒的羞辱

我們都瞭解:「若不經過一番徹骨寒,焉得梅花撲鼻香。」一定要很冷,梅花才夠香;一定要經過很多的艱難、苦中苦,才能作人上人。世人也懂這些,但我們不是在講這些世界的修養,我們是在講上帝給我們的救恩。雖然這是一個完全的救恩,讓我們在這救恩裡面成熟長大、滿有基督的形象。但這救恩卻是因著生活中神給我們一些看起來非常艱難的磨練、不合理的事情,讓我們成熟長大。

 產難

基督徒在世上會受苦,會受冤枉、羞辱、委屈;這些苦在聖經裡的描述叫做「產難」。當然不止這個描述,但這真是一個很奇妙的描述:「婦人生產的時候就憂愁,因為他的時候到了;既生了孩子,就不再記念那苦楚,因為歡喜世上生了一個人。」(約16:21)包括以色列人的艱難也是用「陣痛、產難」來描述:「我聽見有聲音,彷彿婦人產難的聲音;好像生頭胎疼痛的聲音,是錫安女子(就是指民的意思)的聲音。她喘著氣,挓挲手,說,我有禍了!在殺人的跟前,我的心發昏了。」(耶4:31)包括保羅說:「我小子啊,我為你們再受生產之苦,直等到基督成形在你們心裡。」(加4:19)

為什麼用「產難」?這是什麼意思?我覺得有兩個意思:第一個,聖經上用人間所能經歷到最大的痛苦,來告訴我們基督徒的痛苦。第二個,這樣的痛苦,會因「前面的喜樂」而忘記、不再記念。

人間所能經歷到最大的痛苦,就是生產之痛,聽說這是最痛的事情。現在用麻藥沒有那麼痛,但還是痛。我經歷過。我太太生的時候我在她旁邊,她是高齡產婦,所以生得非常辛苦。晚上九點多開始陣痛、到醫院去,到第二天下午四、五點才生下來,而且沒有全開,很累、很痛。生下來以後一睡就是24小時,完全沒有力氣。終於起床了,那真是長恨歌:「侍兒扶起,嬌無力」,我就是侍兒。走不動,上個廁所才幾步路都走不動,好累、好苦。當然我也聽過有些健康的人什麼在電梯裡、計程車上就生下來,好像下一個蛋一樣,真是好方便。然後看到旁邊那些美國孕婦,生完了冰淇淋來一客,然後就去洗頭、洗澡、做什麼的,除了沒去打網球以外,大概跟一般人都一樣。

我太太生得好累、好辛苦。我們之前就商量好了,生完就結紮,不要再生了。後來,抱著、逗著孩子,醫生說:「現在該結紮了」(醫生很有經驗,知道女人會後悔的)。我太太說:「我不想結紮。」然後下一句,我真是沒有想到女人或說這種話:「我還想生。」她還想生一個女兒,因為我們兩個都是男孩,她不想住男生宿舍,女兒也比較乖一點。我就很嚴肅的跟她講:「太太,我們家現在有四個人了,如果你還要生,我們家還是只有四個人,因為我會死掉。你要不去結紮,我現在就去結紮。」我說:「你都忘記了,生孩子有多痛嗎?」我太太那是已經40歲,但睜著一雙像18歲小女孩天真無邪的大眼睛:「痛?我忘記了。」她不是裝的,我看到約翰福音耶穌所講的話的真實:生的時候真是痛死了,孩子生下來,她就把那苦楚忘記了。

這說明基督徒背十字架跟隨主,是「因為擺在前頭的喜樂」。我們在世上背十字架、過基督徒的生活,有痛苦(在教會裡我們傳福音、服事,在社會上作鹽、作光,愛妻子、順服丈夫、教養兒女、管教兒女、彼此相愛…每一件事情,只要我們要照著主的旨意行,就是十字架、就會有辛苦),但痛苦的後面,有滿足的喜樂。
我特別對青契講,你不要看大馬哥是大男生,他也是天天受生產之苦。我看他帶你們真是夠苦了。你們很難生的,有的時候還要重生一次,因為你們不大順服、不大聽話。

在教會裡服事,是辛苦的;在社會上作一個基督徒,是辛苦的;要對自己的丈夫、妻子像基督的要求,是辛苦的,但是我們可以得勝!因為我們看到前面有喜樂,我們看到神在每天、每個時候為我們預備的都是美好的。有時痛苦多一點,有時喜樂多一點,有時參半,有時都沒有;在我們生活中不是每天都有像這兩天那麼刺激、緊張,但不管是怎麼樣,基督徒知道神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是耶穌在十字架上向我們啟示出來的,我們看到、知道了他走這條為我們受苦的路、他為我們預備這條永生的道路;那麼,我們也跟隨他。不僅是我們跟隨他受苦、不僅是前面有喜樂、榮耀、豐富的預備,不是將來到天上而已,今天我們在地上每一次背十字架、每一次走完十字架的道路的時候,我們都有收穫。

 管教

接著希伯來書的作者用一個很稀奇、我想不到的比方來講基督徒在世的生活,受艱難、受侮辱、受委屈,像什麼?像被父親管教(希臘文的「管教」應該就是「訓練」(gymnastic))。耶穌沒有犯罪,尚且有這種「管教」或「學習」,這當然是指他的人性(他的神性不需要的)。

希伯來書5:8講到:「他雖然為兒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就為凡順從他的人成了永遠得救的根源」然後說:「他既得以完全」,那麼很顯然,一個人能夠順服就能完全;一個人能在任何環境下順服上帝,而且喜樂的順服,就叫做完全。作上帝的兒女,要受上帝的管教!「我兒,你不可輕看主的管教,被他責備的時候也不可灰心;因為主所愛的,他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納的兒子。」(來12:5-6)這經文真是奇特極了。若是我,我會寫:「他管教所收納的兒子:就是他恩待、光照、扶持、引導、賜福、餵養所收納的兒子」,但這裡說:他「鞭打凡所收納的兒子」。

我的姪兒喜歡動物,所以我弟弟他們在美國領養了一隻貓。美國不只是小孩子的天堂,簡直還是動物的天堂。領養一隻貓還要做身家調查:個性如何?會不會打貓?會不會給它夠吃的魚、帶它散步?……很多的問卷,還問:你喜歡旅遊嗎?我弟弟說喜歡,他說:這是個負數(liability),喜歡旅遊對領養貓就不大好,因為你會把貓放在家裡,貓就會有憂鬱症,所以你不能常常旅遊的,你應該常跟你的貓在一起講話。我聽了真是荒唐,領養一隻貓要這樣,那我們的蔡碧文傳道連一條魚都不能領養,因為魚常常被她養死了,恐怕愛護動物委員會要告她了。

如果領養貓都要這麼複雜,要對它很慈愛,那領養一個兒子,不知道要有多少條件了。你知道上帝怎麼領養兒子?上帝「鞭打凡所收納的兒子」。如果我是那收納的兒子,看到這段經文我就說:「我還是回孤兒院好了。我不要你來收納我。拜託、拜託。」

當然上帝不是在打我們,但這裡跟十字架連在一起,就是神的兒女在世寄居的時候,我們信靠了他,他帶我們走這個小路、窄門、十字架跟隨主,甚至奔跑的跟隨他。我們感謝主,因為前面有喜樂、因為在人間受到的這一切,有的時候樂、有的時候悲、有的時候苦、有的時候冤枉、有的時候委屈、有的時候是羞辱,但我們知道那是好的,我們不要厭倦。因為,連我們的主耶穌都是,就是他雖然是兒子,他也是從苦難學了順從,然後他可以體恤我們的軟弱、可以成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

我們輕看萬事,也看重萬事

當神的兒女在這世上,我們因為聖靈的光照,知道神白白的把義加給我們的時候,就像保羅對腓立比教會講的,我以前認為貴重的,現今都看成糞土:「只是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腓3:7-8)。因為我以耶穌基督為至寶,人間一切的義(人對我的稱讚),以及人對我的輕看或羞辱,我都看作不重要;我只看重上帝對我的稱讚,在神面前被神肯定(因信稱義),那就好了。

保羅在哥林多前書4:3也講:「我被你們論斷,或被別人論斷,我都以為極小的事」。我們中國人被人論斷,那是極大的事、最大的事。所謂「士可殺、不可辱」,我們的面子是最重要的。保羅說那不重要,你不要在意人怎麼看你,你要在意上帝怎麼看你。你要因信稱義,站在他的面前;信靠耶穌為你所做的,你就稱義,得到平安、得到喜悅、不驕傲。

所以,當神的兒女經歷到神賜的豐富、美好生命(慈愛、和平、自由、喜悅、智慧…)時;甚至就算我們尚未全然經歷,但只聽到上帝這些應許,就會輕看這世界上一切的榮華富貴。就好像耶穌在被試探的時候,對魔鬼放在他面前萬國的榮華完全輕看一樣。一切世上的榮華富貴,若拿來跟上帝給我們的生命一比,不過是天平上的灰塵、大海中的一滴水,完全不足掛齒。求主幫助我們都會把他當至寶,而把世界的一切看作糞土。

我想到在約翰福音第4章那井邊的婦人,我每次想到這段經文時都會非常感動、會流眼淚。那是一個奇特的經驗,我今天不是要去講,只是提它一點。耶穌碰到這個撒瑪利亞的婦人,向她要水喝。

耶穌那時候30歲左右,各位,今天如果你是一個七、八十歲的老太太,台北街上一個30歲年富力強的乞丐向你要錢,你的反應是什麼?就訓他一頓:看你身體健健康康的,還向我一個老太太要錢?真是沒出息。

當耶穌一個30歲的壯年人,向一個女人要水喝的時候,她不是說他有沒有出息,她說:「我們沒有來往,你怎麼向我要水喝?你是猶太人,我是撒瑪利亞人;你是男人,我是女人;你們向來看不起我,你怎麼向我要水喝?」

耶穌就說出「瘋」話,真是瘋狂的話,耶穌說:「你知不知道我是誰?如果你知道我是誰的話,你會向我要水喝;我會給你。」我描述一下:你在街上,有個乞丐向你要錢,你說:「你年紀輕輕的做什麼乞丐?應該做工。」他說:「太太,如果你知道我是誰,你會向我要錢。」那是不是神經病?

可是這個女人居然繼續跟耶穌講話。耶穌說:「我會給你喝了永遠不會渴的活水。」如果她在台北,早不知道被詐騙集團騙多少次了;「小姐,我這裡有活水,一兩三塊錢。」誰會跟這種瘋子講話?他自己沒有水喝、他自己在向人家要水、他連打水的器具都沒有、他在向人家要水,卻說我能給你水,這不是瘋子是什麼?

我們不管覺得耶穌多麼瘋狂;不管覺得聖經、十字架多麼的不合道理,聖靈用各樣的方法吸引我們,那能被吸引的就有福了。

我不是叫各位糊塗,就像這段經文不是叫人糊塗,這段經文的確講了一件事情,就是耶穌常常講的:貧窮的人有福了、飢渴慕義的有福了、孤兒寡婦有福了。孤兒寡婦、貧窮、飢渴的怎麼會有福?這些都不是好事,但這些事會叫人說:「我有需要」、會叫人去尋求上帝。因此,你們富足人就有禍了、我們信友堂就有禍了,因為我們太多富足人;因此,你們美麗的人有禍了,這裡太多美麗的小姐;因此,有學問的有禍了。不是有學問、富足、美麗不好,而是我們容易在這種情形下自滿。就像老底嘉教會一樣:「你說:我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卻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

那個女人,她不好,但她有一個「好處」,就是她「不好」,所以她有需要(她有兩個需要:一個是性,一個是水);她有六個男人,她性飢渴;她需要水,每天要走好遠的路來打水,這個人講的話不管怎麼瘋狂,讓她知道一件事,就是「我需要」。所以她跟耶穌說:「先生,把這個水給我,你知不知道我每天走多少路?我好渴!」她得到了救恩。她把她的水罐子放下,那是她最看重的東西;她把她的名節放下,那是女人最看重的東西。她對撒瑪利亞城的人說:「有一個人把我素來所做的都說出來了,這人莫非是彌賽亞?」

願我們被上帝的靈光照,讓我們看到他所賜給我們的是多麼的寶貴。我們看到了,我們就輕看這世界上的一切,好像灰塵一樣。

當我們因為敬畏上帝而有智慧的時候,我們就會像馬利亞一樣,就會選擇那上好的福分,就是選擇耶穌。就像箴言第3章講的,當有敬畏上帝而有的智慧時,所有的金銀珠寶都不足以介意、都不重要了。

你有從上帝來的智慧時,智慧的路上有平安,智慧的道上有喜樂,智慧是我們的生命樹。你看重智慧,就看輕世上的金銀。當我們知道神給我們豐富的時候,我們也看輕壽命的加添。如果中國人最看重的是面子,第二(或同樣)看重的就是壽命。大家都怕死得不得了。

今天早上有人打電話給我說她丈夫說不要出門聚會,因為會有暴動。她丈夫不是基督徒。她說,我一定會有平安的,但她丈夫怕。我們不怕,我們甚至不希罕這世界上壽命的增長。那看起來很重要、很好,耶穌說,壽命的增長是最小的事,而且我們連這最小的事都辦不到,「你們哪一個能用思慮使壽數多加一刻呢?這最小的事,你們尚且不能做,為什麼還憂慮其餘的事呢?」我們知道上帝的慈愛,比生命更好。

我們會像保羅在使徒行傳20章對以弗所的那些長老講,他說:「我知道,聖靈有感動我,我這次去耶路撒冷會有患難、捆鎖等著我;詳情不知道,但有捆鎖和患難。」他又說:「我卻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他只寶貴的就是把上帝的工作做好、把「從耶穌領受的執事,證明上帝恩惠、恩典的福音」傳好;只要行完了上帝交給他的工作,保羅就有滿足的喜樂。

後來保羅的確遭遇很多事情,他把錢帶到耶路撒冷,要給耶路撒冷的教會。可是到了耶路撒冷,猶太人起了很大的亂子。這猶太人裡面有沒有耶路撒冷那些猶太派的基督徒,我們不知道,但耶路撒冷教會裡這些猶太派的基督徒一直對保羅不是很友善。

當保羅把金錢帶來幫助他們的時候,好像耶穌一樣,他到自己的地方,自己人不接待他。他差一點被打,他被關,耽誤了他的行程有三年,不能到羅馬去。但他不以這個為念,即使是碰到了委屈、打擊,他在羅馬書裡就講到說:我多次想去你們那裡,但一直有攔阻。我們想不出為什麼神要這樣攔阻;一定是神在攔阻,為什麼神要攔阻?沒有一點益處、沒有一點應該的,但神就攔阻了。

保羅說:我不以這為念,因為我知道這是神給我的十字架,我願意順服。像耶穌一樣:「他雖然為兒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他既得以完全,就為凡順從他的人成了永遠得救的根源。」(來5:8-9)

但是我們雖然看輕這一切,包括人生所有看得到的東西,換一個角度來說,我們又看重這一切。基督徒吃、喝、玩、樂、政治,每件事都非常的重要,每件事也非常的不重要;每件事應當看重,每件事也應當看輕。

就那件事的本身,沒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包括我們的生命、選舉的結果;但就這生活中所經歷的每件事,我們憑著信心知道:神藉著選舉、藉著工作、藉著婚姻、藉著讀書,大大小小、點點滴滴的每件事,在賜恩給我們,在訓練我們成為他兒女的樣式的時候,我們每件事都很看重。

所以基督徒是敬業,不是為自己的私利,也不是為自己的名利,是因為上帝的愛在他心裡,所以他勤奮的在做事,努力的在動腦筋、動手、動腳。我們之所以能夠在世界上,不管是作丈夫、作妻子、作學生、作老闆,都忠心的在做每件事,是因著我們在每件事上都尊耶穌為主、為大。

不必多舉例子,像約瑟、大衛、但以理這些人,甚至在異教的國家、非利士地,他們在生活中如何的敬畏上帝。也不必舉這些例子,就在我們的生活中,各位也是一樣。當我們說我們輕看這一切的時候,我們根本不是躲到山洞、山上或貝里斯或火星上面,在那裡天天讀經、禱告;我們是進入這個世界,如同主耶穌說:「你們去吧,我差你們出去,如同羊羔進入狼群。」(路10:3)我們不屬這世界(約17:16),但主差我們進入世界見證上帝。我們不愛這個世界(約一2:15),但我們把這世界唯一有盼望的福音告訴他們,是這個世界自己不知道。為什麼我們能這樣?因為我們得到最寶貴的耶穌基督。

馬太福音13章,「天國好像一粒重價的珠子」,只有被聖靈光照的人才看到這真是一個重價的珠子;沒有聖靈的光照、神的恩典,我們只會把耶穌看成一個匠人所棄的石頭,就像和氏璧一樣,沒有人看得到那裡面是寶貝。

我們蒙恩的人,就是這裡的每個基督徒,接受耶穌,得到那重價的珠子,我們可以變賣一切所有、丟棄一切,包括我們的生命,為要得到這生命的源頭。我們得到了,就繼續在生活中把這生命活出來。我們越來越有主的樣式;我們為了他(為了要聽到他、得到他、活出他),願意捨棄一切、願意能夠忍受一切的羞辱和十字架、願意像那南方女王一樣,放棄自己王者的尊嚴,走千里之路;願意像那乃幔一樣,放棄將軍的尊嚴,走千里之路,只不過去那裡洗一個澡、只不過到那裡去聽所羅門智慧的話。我們有一個比所羅門更大的就是耶穌基督。我們聽他、把他當至寶。我們有耶穌的寶血,比約旦河水更潔淨,我們在他那裡得到潔淨。我們能夠在這世上「在世而不屬世」、對世界有貢獻而不牽絆、也不求於世界,因為我們把耶穌基督當作至寶。

每一個基督徒包括聖經內、教會歷史上的,我們都在世上生活、都在背十字架;都有很多的辛苦和委屈,但越信靠上帝,就越能得勝。

戴仁壽醫生的見證

最近看到一本書讓我覺得很感動,是「劉三講古」,劉曉亭牧師「天使在台灣」系列裡的一篇。我自己另外有一些資料,就一起講。

我要講的戴仁壽醫生,他是加拿大人。他成績非常好,醫學院畢業後可以到英國皇家作醫生,但他沒有去。他跟他太太到孤兒院去服務。後來他跟他太太說,神給他的呼召,要到東方的一個小島去醫療、傳道;一個野蠻、落後的地方,叫福爾摩沙,就是台灣。

他們夫妻1911年(民國元年)到了台灣,跟馬偕醫生一起作醫療、教學的工作。戴醫生曾經用羅馬拼音,拼譯成了一本閩南語醫學教科書,這個在今天都很少人做到。有些醫生告訴我說,這對台灣的醫學是很大的貢獻,是在東京印這書,因為台灣還沒有人能印這書。

後來,他跟他太太決定專心作痲瘋病的工作。因為他在馬偕的時候,什麼樣的病人都來,他都歡迎,但痲瘋病的病人一來,其他病人就都跑掉了。他說台灣在那時候最忌諱的兩種病人,一個是小兒麻痺症,一個就是痲瘋病;痲瘋病更忌諱,都迷信地以為這病有鬼、有咒詛。戴醫生他們特別願意照顧這些人,於是後來就在淡水八里蓋了樂山療養院。

他出錢、出力、監工蓋造,但終於被地方上的人知道。他被打、被追、躲在山上,因為這裡的人不准在這地方有個痲瘋病的療養院。就像現在人不希望你家隔壁是個垃圾焚化爐一樣。後來是日本總督幫他解決了這個問題。

他們夫妻到別人的土地上,去幫助這土地上最需要幫助的人,卻被人打、唾棄。戴醫生不是沒有灰心的時候。在以賽亞書41章講到上帝僕人的特點,一個是壓傷的蘆葦他不折斷、將殘的燈火他不吹滅,對人慈愛良善;另外就是:他不會灰心。我們對人良善,會灰心、會累,包括對你的婚姻、工作,因為太多的重擔,但如果我們隨時倚靠上帝,因那擺在前頭的喜樂、對上帝的信心,就讓我們能不灰心的走下去。

在「天使在台灣」這書裡沒有提這事,但我在十年前去八里時,看到他們的簡介中,戴醫生跟他太太說:「我們要照顧痲瘋病人,這必須用全部的時間力氣,所以我們不要有小孩。」照我記得的是,戴醫生自己動手術把他太太的子宮切除,他太太完全同意。

他們在那裡像父母一樣,很仔細、溫柔、喜悅、不嫌惡的照顧這些痲瘋病人,但人間有很多事我們想也想不到。二次大戰,英國跟日本是敵國,日本人下命令,所有在台灣的英國人,24小時內要離開;戴醫生也要離開。當他們離開時,他把所有的東西都留下來給這些病人、同工,沒有帶什麼東西回去。臨走還把身上大衣脫下來交給會計葉小姐,他說:「我不怕冷,我回加拿大,這裡的人怕冷,這衣服就給他們吧。」會計小姐哭了,怎麼會有這種人,什麼東西都給了他不認識的痲瘋病人?

這事後來讓日本天皇的母親知道了,就讓他先不必回去,頒一個勳章給他。屬神的兒女不需要這些勳章,屬神的兒女只需要見證出上帝的榮耀。

民國42年戴師母過世,戴醫生非常難過,他跟她結婚41年,醫生的太太應該錦衣玉食的,她什麼都沒有,他們夫妻就是照顧痲瘋病人。她非常喜悅、樂意的扶持她的先生做這工作。但戴醫生非常傷痛,傷痛還是繼續工作。

在這一年他們又有一個考慮,就是在他們夫妻的努力之下,痲瘋病已經快要絕跡,樂山療養院也不需要再存在了。那怎麼辦?改成孤兒院和安養中心。這需要錢,戴醫生就說:「我太太死了,我也沒有小孩,在加拿大還有一棟房子,我回去處理、賣掉,把錢帶回來作安養院的經費。」

於是他離開台灣,42年他搭一個客輪要回加拿大。在橫濱的時候,他下了船,因為想到這回去的船費何不也省下來奉獻?於是他就不坐這客輪,找了一個貨輪。然後,每個船都要有個醫生,他就要求做隨船醫生,免費坐船。他是國際知名的痲瘋病醫生,所以船長就答應了。上了船沒有幾天他得盲腸炎,船上沒有設備、也沒有別的醫生,過幾天變成腹膜炎。他就跟船長講,對不起給你麻煩了,我是不能活了,請你把我的屍體火化寄回台灣的樂山療養院。船長就做了這事,開回日本火化,寄到樂山療養院。今天我們在樂山療養院還可以看到他們的墳墓。

你看到,怎麼會、為什麼會有人做這樣的事?而且一生無怨無悔的在做這件事?而且他們的生命不是痛苦,是非常喜悅的(他們的工作也不是sloppy、隨便,是非常嚴謹的)。

如果你覺得他們一生都好可憐,戴醫生最後自己還得了盲腸炎病死,好可憐。事實上,在他們一切的服事中,不只是前面有喜樂而已;在過程中,也滿有喜樂,這就是基督的生命。
我們並不隨便;我們是喜悅的,但我們看輕一切從人來的、從這世界來的榮華富貴,和人間的生命。我們又在人間的生命和工作當中,我們做一切的努力來榮耀我們的上帝,因為主在我們身上。

戴醫生沒有錢、沒有名、沒有利,但因為他們夫妻的努力,痲瘋病在台灣絕跡了;許多人因為他們的努力得到了新生,這個就叫做基督徒的以善勝惡;這個就叫做基督的靈、基督的精神、十字架的道理!


 
文字PDF / 1       講道MP3 / 
發佈者來自/100.33.71.248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