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講道系列

標題 / 040520 等候 (哈巴谷書2:3-4)        編號 /  47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Tue Aug 15 05:36:01 2017
文字PDF / 1       講道MP3 / 

等候 (哈巴谷書2:3-4)


聲音檔>>>

哈巴谷書3:3-19,「因為這默示有一定的日期,快要應驗,並不虛謊。雖然遲延,還要等候;因為必然臨到,不再遲延。……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他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穩行在高處。」

在罪惡世界裡,碰到罪惡、邪惡、不合理的事情,我們怎麼辦?哈巴谷書1:2-4,「他說:耶和華啊!我呼求你,你不應允,要到幾時呢?我因強暴哀求你,你還不拯救。你為何使我看見罪孽?你為何看著奸惡而不理呢?毀滅和強暴在我面前,又起了爭端和相鬥的事。因此律法放鬆,公理也不顯明,惡人圍困義人,所以公理顯然顛倒。」

信仰與生活

有一句話我們常常聽到,我也會講,但今天我要把它講得完整一點。就是有人說:「我們什麼都不能做,只能禱告啦!」好像強調我們多禱告,不能做事。也有人說:「我們盡力啊,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往往當我們說「我們只能禱告」時,之前一句就是:「我們盡力去做,做到該做的做完了,就來禱告交給主,因為我們不能再做什麼了。」這樣的講法,我覺得有點問題,好像禱告和信仰跟我們的生活和工作是分開的。我們盡量做,做到一籌莫展的時候,就來禱告。我想不應該是這樣。

我們應該任何時候都有禱告,也應該任何時候都在工作;我們應該任何時候都有安息,也應該任何時候都在服事。不是說我們做到沒辦法做了,就交給主,乃是我們一開始就交給主,而且靠著主給我們的力量生活和工作。

基督徒在世上,越是禱告、越是信靠上帝,希望越是勤快的工作;越是勤快的工作,希望越是常常禱告。不一定說用哪種禱告的形式,而的確任何時候,我們求神是佔領我們的心;求神讓我們的心是被上帝所掌管,我們是愛他的。

在人間我能想到唯一的例子,就是母親的心常常是被兒女所佔有的(她心裡所關心、所想的都是兒女),其他的,我就覺得很少了。還有一個不恰當的例子,就是一個男人的心常常被他的第三者佔著(怎麼樣都在想那件事)。如果我們的心是被主佔據、完全倚靠上帝的時候,我們會很積極。我覺得你被世界上任何其他東西(尤其是不正當的)佔據,就不能好好做事。一個老闆如果不愛他的妻子而愛他的女秘書時,我不覺得他辦事效率會非常好;他會非常忙碌,常常想辦法要遮蓋這個、遮蓋那個;他的心也許被那女人佔據了,但沒有正面結果。我們的心被上帝的愛佔有的時候,應該是非常積極地活在這個世界上。不是說我們好像每分每秒都在跟上帝禱告,而是知道我們在這上帝的手下生活。禱告、信靠上帝,跟你的工作不但不衝突,希望能更好、更多的配合。

我不敢說各行各業都能榮耀神,但我也不敢限制任何一個行業是不能榮耀神的。你說賭徒可以榮耀神嗎?律師可以榮耀神嗎?(對不起,這笑話要在美國講比較好笑,台灣可能律師還沒有那麼被人譏笑。)政治家、立法委員、市長、總統可以榮耀神嗎?好像我們看到有些行業不大可以榮耀神,不過,各行各業的確都可以榮耀神!(賭徒應該不是一種職業吧!)

你知道聖經曾經稱讚過一個妓女嗎?我看不只一個妓女,新約有好多不知名的妓女被稱讚過。舊約最少有一個是長期在做這工作的,就是喇合。你說:「這大概不是稱讚她的行業,應該是稱讚她的信心」。我承認,但我不敢說這兩個就一定不可以調和。但你知道一個非常專心禱告、清心、親近上帝的人,可以是一個在酒吧調酒的Bartender嗎?

  我三個禮拜前第一次到酒吧去。不要緊張,我說明一下。一個地主帶我看很多東西,包括一個當地的新興行業酒吧。因為現在外國使節,還有「海歸」(就是歸國學人)越來越多,所以當地酒吧就很流行。那天真的很辛苦,那天也應該算是服事----背十字架的服事。因為我在當地時間非常短,那天晚上大概凌晨一點多鐘就到了酒吧,有兩位海歸、地主、一兩個陪客。酒吧外面街上,我看到妓女、皮條客。酒吧進去後,吵得不得了,(對不起,請靈恩派弟兄姊妹原諒)唯一能比較的就是靈恩派的聚會,他們那種敬拜讚美的聲音可以跟這裡相比,很大聲。我真是非常沈重,又略有一點緊張,所以我總是跟男性坐得近一點,心想:一個牧師出現在這種地方,恐怕引起誤會。

  各位,如果你覺得在這種所謂酒吧、妓院不會有基督徒的話,我跟你講,比那裡邪惡千萬倍的波斯宮廷裡面也有基督徒。我不多談波斯的宮廷,但你知道不是波斯的宮廷而已,如果你知道豪門世家,包括白宮柯林頓的時候,你就知道裡面有淫亂的事情。在這些皇宮裡,真的像紅樓夢說的,除了門口那兩隻石獅子以外,都不乾淨。

但在波斯的皇宮裡面,有一個調酒的人,叫尼希米,他是一個敬畏上帝的人。他的工作是調酒,他天天看到這些妃后、王子、公主,明爭暗鬥、下流恐怖。我要說的就是:在你的工作崗位裡,在台灣、美國、台北、任何地方,你一樣可以敬畏上帝、在敬畏上帝當中工作;在工作中敬畏上帝。你一樣可以像尼希米一樣,在調酒時、在跟皇帝對答時、當人攻擊辱罵他時、在當修建耶路撒冷城牆有各樣艱難時,向上帝禱告。他是一個非常勤快的人,尼希米如果經營一個公司,他真的可以做一個很好的CEO。他非常有計畫、有膽量、有智慧,談吐、應對、計畫,各樣都很好。但我們很難想像,我相信聖經裡很多禱告的人,但像尼希米這樣,跟國王講話的時候,「我就禱告天上的神」;當他跟敵人談話、敵人辱罵的時候,他就跟耶和華呼求,這是我希望我們有的態度。

當然,如醫生在開刀時,或我們正在考試時,也許形式上我們並不是正在呼求上帝,但盼望神在我們心中佔據的不是百分之九十九,而是百分之百;盼望我們對他的愛、信靠、敬畏是越來越多。不去談其他聖經裡禱告的人,我們回到哈巴谷書。

面對「惡人道路亨通」的世代

哈巴谷是一個禱告的人,他不斷地在跟上帝說話,也不斷地在聽上帝對他講話。

他現在在跟上帝說話,可能那背景(解經家說不一定)是猶大亡國的前廿年不到,是約雅敬作王的時候,一個很邪惡的世代。約雅敬的父親約西亞是一位很好的王,但是他死了以後,約雅敬作王,整個社會的風氣、對上帝的敬畏,劇烈、迅速的往下掉,因此他看到很多不義的事。於是他呼求、禱告主:「求你幫助」,可是他的呼求好像碰到一個硬的牆壁、聾的耳朵裡。

我相信哈巴谷也有工作,所有信靠上帝、禱告的人,我們並不是懶惰、不做事,我們是工作的;而且我們的工作也不是像很多人想的,就是寬容、接納、忍受、有人打左臉右臉也給他打。你知道當神讓我們面對醜惡、罪惡的時候,有非常劇烈的手段的。保羅在哥林多前書5:11說:「若有稱為弟兄是行淫亂的,或貪婪的,或拜偶像的,或辱罵的,或醉酒的,或勒索的,這樣的人不可與他相交,就是與他吃飯都不可。」保羅對那屢誡不聽的人說:「把那惡人從你們中間趕出去。」我們是禱告,是忍耐,是包容,是接納,但我們的作法,不管是包容、忍耐、接納或者是趕出去,我們都還是積極的在做事。當然做這些事(包括把他趕出去、開除教籍)仍然是正面的。哥林多後書10:8,主賜給我們權柄,包括造就人、教導、講道、醫病、趕鬼、責備、安慰,以及趕人出去的權柄,保羅說:「主賜給我們權柄,是要造就你們,並不是要敗壞你們」。就好像彼得說的:「長老們的權柄是牧養,不是轄制」(參彼前5:3)。

感謝主,所以我們基督徒碰到邪惡、罪惡,碰到這世界上大的、小的、政治上的、生理上的各種病痛、艱難、困苦、不好的時候,我們禱告,我們也工作。不僅在教會裡是這樣,神在世界上一樣設立了權柄,要制止這些罪惡。羅馬書13:4「他是神的用人」,這個「他」是指所有有權柄的人。不管是國民黨、共產黨、民進黨,不管是毛澤東、連戰、蔣介石、周恩來、陳水扁…,他是神的用人,是申冤的,是刑罰那作惡的。

保羅在羅馬書13章講這一段話時,並不是不知民間疾苦;並不是不知道羅馬皇帝那邊所下達的命令以及很多羅馬官員是淫蕩的、邪惡的、拜偶像的。但我們基督教,都是根據整本聖經(不只是這段經文)知道:執政掌權的人,也是神的用人。

現在問題出來了。當哈巴谷看到那個世代,那個應當是神用來申冤、刑罰作惡的權柄,結果就是作惡的代表,那怎麼辦?我們禱告了、想辦法了、盡力了、示威了、遊行了、拉票了、教導了、提醒了,我們做了很多的事。我不是在講任何一方面政治的事,我在說不管在政治上的事或家庭上、身體上有病,社會有病、政治有病、有問題的時候,我們禱告、照著上帝給我們的託付去做,仍然踢到鐵板時,怎麼辦?這就是哈巴谷書告訴我們的:「要到幾時呢?我要等到什麼時候呢?」

事實上,這不是哈巴谷書獨有的,在聖經裡面,我們看到許多神的兒女也會碰到類似的情形。耶利米也有這樣的遺憾,在耶利米書12:1-2,耶利米跟上帝爭辯:「耶和華啊,我與你爭辯的時候,你顯為義;但有一件,我還要與你理論:惡人的道路為何亨通呢?大行詭詐的為何得安逸呢?」而我們「這地悲哀,通國的青草枯乾,要到幾時呢?」「耶和華,我呼求你,你不應允要到幾時呢?」

我多次講過大衛的遭遇,其實從第一個委屈的義人亞伯開始,他的呼求就沒有停止過。詩篇6:3「我心也大大地驚惶。耶和華啊,你要到幾時才救我呢?」6:6-7,「我因唉哼而困乏;我每夜流淚,把床榻漂起,把褥子濕透。我因憂愁眼睛乾癟,又因我一切的敵人眼睛昏花。」詩篇第13:1-2,「耶和華啊,你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嗎?你掩面不顧我要到幾時呢?我心裡籌算,終日愁苦,要到幾時呢?我的仇敵升高壓制我,要到幾時呢?」。

在繼續講下去之前,要先提醒一下;這也是我常常的提醒,但不能不再提醒一下:每次聽到這些經文,你心有戚戚焉:「主啊,對了對了,這些人把我心中的苦情講出來了。我的老闆、丈夫、兒子、或這惡劣的環境,要到幾時呢?我終日受苦」。但各位,你不要太快認同這些人,因為常常(就我自己的經驗)覺得自己好苦、一天到晚四面楚歌、人家對他四面為敵的人,常常是把苦情加給別人的人。常常是那作孽之輩,喊得更大聲:「那要到幾時呢?」我是在提醒各位,我們實在對別人對我們的傷害記得很清楚、感覺得很快;而我們對別人的傷害、對誤導別人的錯誤,都渾然不覺。屬神的人會反省自己,屬世的人會反省別人。願我們是更屬靈的人。

這是舊約的時候,在新約也沒有停止。在啟示錄第6章,耶穌揭開第5印時,我們很吃驚的發現一件事情,就是在祭壇底下,有為神的道、並為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在那裡哭。天上居然還有哭嚎的靈魂?

我們看聖經,要全本的來看,也就是不要用一節經文來代替所有的,要用全面來看。我相信每一個信靠上帝的人(不管是殉道與否),在天上都有完全的安息、喜樂和祝福,但直到主再來,把所有的罪惡消滅之前,我想在天上的靈魂也都有像啟示錄第6章這裡講的一種遺憾:希望看到神的公義能夠彰顯。我相信那個遺憾包括在亞伯拉罕懷裡的拉撒路。「聖潔真實的主阿,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幾時呢?」上帝的答案是:「還要再等一等」;不僅還要再等一等,上帝說:「還有一些人要再被殺,殺夠了,才能夠申冤」。我先說,上帝在這些事上都顯出他極大的慈愛。你說:「這有什麼慈愛?」是給惡人悔改的機會,甚至他的兒女在天上哭喊、在地上受逼迫,他都仍然不申冤,給人悔改的機會。感謝主,讓我們常常知道神對我們有多大的寬大。

哈巴谷對上帝說:「神哪,你看看現在這情形,我禱告了這麼久。約西亞王改革了這麼久,結果現在還是這麼黑暗。」你可以把它換成你的工作、家庭、你那不肯悔改的兒女、丈夫、妻子,「要到幾時呢?」

到第5節開始,耶和華有答案了,可是這個答案叫哈巴谷受不了。耶和華在講答案之前,為了不要讓哈巴谷心臟病發作,所以就先跟他講:「你會大大地驚奇,我要告訴你一件事,但你們總是不信!」耶和華的答案是什麼?哈巴谷說:「為什麼你一直不處罰這些惡人?為什麼在教會裡或社會上有這麼多橫行霸道的人,你還不消滅他們?」耶和華說:「我是要消滅他們,不過我要用來消滅他們的人,比他們還要壞!」。第6節:「我必興起迦勒底人(就是巴比倫人),就是那殘忍暴躁之民,通行遍地,佔據那不屬自己的住處。」

我在看小先知書的時候,自己也很吃驚,在對比的時候我發現(這在但以理書會更多講)在這麼黑暗的時候,這世界有很多很多的變化。哈巴谷書時是我們中國東周的時候,春秋時代。在這之前之後,這世界出了一些最棒的人,包括之後的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斯多德;在東方有我們中國的孔子。「文」上面有最棒的,「武」上面也有最棒的。我很喜歡看戰爭史、這些名將的事情。但各位,真是殘忍!

哈巴谷用很生動的字眼來描述耶和華要興起的人有多可惡,是「殘忍暴躁之民」、「通行遍地,佔據那不屬自己的住處」(6節)。第7節以後,如果你熟悉巴比倫歷史的話,你看軍隊的攻擊,就會發現這裡所描述的非常準確。第11節:「他以自己的勢力為神,像風猛然掃過,顯為有罪」,在14節也講到,「迦勒底人因酒詭詐,狂傲,不住在家中,擴充心欲,好像陰間。他如死不能知足,聚集萬國,堆積萬民都歸自己。」箴言27章和30章,對於死亡和陰間有一個非常奇妙的描述,就是:那是一個填不滿的地方。陰間和死亡絕對不會對我們說:「enough、夠了」;死人丟進去不會滿的,一直可以繼續丟。死亡、陰間是一個不會被填滿的地方。人間的東西都會被填滿、都會有不夠的時候,陰間卻一直死人,不會夠的,可以繼續把死人丟下去。這是巴比倫。

我先講一點在但以理書會看到的,那世上的列國,從巴比倫開始,就是尼布甲尼撒夢見的那巨像的金頭、銀胸、銅腹、鐵腿,一個比一個可能更兇暴、佔地更大。這巨像最後是被那非人手所鑿出來的石頭(就是耶穌基督)擊碎了。如果我們就歷史上來看,這些國度(金、銀、銅)都太短,都被那千年的帝國(就是鐵的羅馬)打碎了。羅馬也是好強、好厲害。一個凱撒Caesar寫的《高盧戰記》(作者實在很有寫作天賦,很聰明,能打仗、又能寫文章的人很少),講到當他們攻打任何一個地方時,當地的人必須對羅馬軍隊要完全投降,不然就會死得非常慘。對不起也打擊一下每個人的士氣,不只是迦勒底、巴比倫、羅馬、成吉思汗,咱們的大漢、大唐,出去遠征的時候,也是很殘酷。

這裡所講的:他們(巴比倫)不斷的擴充、佔據那不屬於他們自己的地方,看起來像帝國主義、像歷代很多的白人,其實也不只是這樣。白種人、黃種人、黑種人,當他們有權力的時候,也一樣不斷的擴張。事實上,資本主義也可以是這樣。2:5「……,不住在家中,擴充心欲好像陰間。他如死不能知足……。」將它用在Microsoft的比爾蓋茲,或是你、我的身上,也非常恰當。各位姊妹,你的衣服夠了嗎?各位弟兄,你覺得你的錢夠多了嗎?你的慾望是不能滿足的。

這個是迦勒底人哈巴谷非常難過聽到的答案。如果猶大很邪惡,上帝居然是興起一個更邪惡的來對抗猶大,那怎麼辦?用一個更邪惡的來消滅這個邪惡的,那我們所謂的善良小民,或比較善良的小民,我們怎麼辦?我們怎麼生活?

我再說,這可以用在國際情勢、我們國家現在的處境,也可以用在你的家裡、你上班的地方。我們都有一些改變不了的狀況。我們也禱告,也呼求神,也盡力去做,然後我們看到當惡勢力被消滅時,卻興起另外一股更大的惡勢力,我們怎麼辦?對未來,我們應該怎麼想?過去的就算過去了,當然我們希望從過去學到教訓。對未來、對今天,我們要怎麼想?

義人因信得生

我自己到大陸去看了,更加深我的想法:我想科技、文化、教育、法治、商業的進步,不管在台灣、中國、或在美國,都是好的。但我認為即使不是一個基督徒,也可以很清楚地看出:如果有這些,而人心沒有改善,只是更可怕。有人說,看中國,越看越看好;看台灣,越看越看壞,這我也不知道。我要說:如果我們沒有主的話,一切都很悲哀。但感謝主,我們有主。

我不知道哈巴谷書可不可以作為一個悲觀時代或悲觀人物的代表,因為我們都很熟悉第3章的:「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這好像是說正面的沒有,然後前面講到的負面的是這麼多,而他要等候的將來呢?我不知道台灣要等候的將來,或你家裡要等候的將來,或你兒女要面對的將來,或信友堂要面對的明天和下半年、明年,會是怎麼樣,哈巴谷知道他所面對的是3:16「我聽見耶和華的聲音,身體戰兢,嘴唇發顫,骨中朽爛;我在所立之處戰兢。我只可安靜等候災難之日臨到,犯境之民上來。」情勢很壞、很不好。我們怎麼辦?

各位,歷史不一定都是這樣,我們看聖經要看得完整、完全;我們自己也是一樣。也許因為這次選舉不滿意,你覺得台灣前途很悲哀,也許下一次滿意,你又覺得台灣前途很好;相反陣營的就覺得現在台灣有希望了。這些都會變化,有的時候你處在一個經濟往上走的情形,有時又處在往下走的情形;有時你處在你小孩很聽話的情形,有時處在你小孩不聽話的情形;有時你處在夫妻很相愛的情形,有時又處在不相愛的情形。像我們年紀比較大的人,我覺得若沒有主,是比較悲哀的,慢慢是覺得在走下坡路,即使夕陽無限好,對我來講,也是近黃昏了。但感謝主,雖然我自己是一個很悲觀的人,但主實在是讓我仰望上帝、信靠上帝。

這是哈巴谷書裡最重要的話:你不管迦勒底人怎麼樣,「義人因信得生」。我們憑著信心盼望,不是虛假;我們也不是不看到人間的疾苦和罪惡的囂張。我們都知道,也更知道自己的軟弱,但知道我們的上帝,就不消極、不無奈,不是坐著不動。希伯來書6:11我們要有「滿足的指望,一直到底」。各位,一直到底,「而且不懈怠,總要效法那些憑信心和忍耐承受應許的人。」(來6:12)最壞的事發生時,主仍然是有最美的恩典。最壞的事,沒有比耶穌在十字架上死更壞,但這造成了神最大的恩典。也希望我們在生活中看到這道理,不管是迦勒底人或我們公司、或家裡的任何情形,你都要更敬畏他、倚靠他。

在我去馬來西亞之前聽到一個消息,在這裡分享一下:最近在教會的禱告網上我們知道:幾年前在我們當中聚會的李中興、姜國英夫婦,大概三個禮拜前,他們的大女兒Grace,廣恩,今年十六歲,從二月開始身體很不舒服,最後檢查出是胰臟上長了一個非常巨大的腫瘤,而且因為旁邊佈滿了血管,看起來是沒有辦法開刀,情況很不樂觀,因此國英請我們禱告。但是當我從馬來西亞回來之後,知道病情有所改善。醫生給她驗血,發現癌細胞的指數正常,不像是得了癌症,醫生為了要更清楚地知道發病的原因,於是決定開刀看看,就在昨天。結果是胰臟上面長了一個非常大的膿包,不是癌細胞,胰臟旁邊都發炎了,二月以來的不舒服大概是發炎所造成的,膿清除,應該就好了。昨天聽到這則消息讓我們都覺得非常的喜樂。

不過這件事還有一些前因,我要等一下講。另外,有一個Grace這樣的見證:原來診斷出是癌症,大概只有兩三個月可以活,後來不是,變成一個大喜的信息,沒有問題了,很高興,但恐怕就有十個或一百個確定是癌症的見證;有一個癌症得醫治的見證,恐怕就有一百個癌症不得醫治的消息。因此當我們看到這些見證時,各位,你要注意,你不能夠光說我希望經歷的是像Grace那樣的,很可能你經歷的是在百分之九十九裡面的人。

等候上帝的作為

我覺得在整個聖經裡(或哈巴谷書)要強調的一件事就是:不管碰到的現況、過去是怎麼樣,我們有一個確定的心,神要我們因信得生,堅定地信靠他。這個「信靠」是建立在對上帝的「認識」上,或者這個「認識」是建立在對上帝的「信靠」上,這互為因果。我們有神的話、有耶穌基督的十字架,使我們看到一切暴亂、一切哈巴谷書所講的那些不公、不義、不仁的事情的時候,他說:「認識耶和華榮耀的知識要充滿遍地,好像水充滿洋海一般。」(哈2:14)

當偶像林立的時候,當我們在各地看到人心剛硬、教會荒涼、廟宇越來越多、邪惡的報導越來越多(母親把小孩摔死、小孩殺死父母)的時候,惟耶和華在他的聖殿中,全地的人都當在他的面前肅敬靜默。當我們看到犯境之民上來,災難之日臨到的時候,或大環境可能越來越壞,或可能越來越好的時候,我們怎麼等候神?如何繼續等候、繼續活下去?

感謝主,我們基督徒是樂觀的,而且這個樂觀不是消極的,也不是勉強的,這個樂觀是有根有據的,是建立在上帝的作為、上帝的話、上帝的聖靈、上帝的啟示、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及耶穌基督復活的上面,而且有如雲彩般的見證人,我們自己也有這樣的經驗,經驗過上帝的真實。

不過我們承認,就算經歷過一萬次、十萬次,上帝如何信實地聽禱告、帶領我們化險為夷;經過一萬次、十萬次我抱怨上帝,實在是抱怨無理,上帝的帶領總是對的。在下一次碰到考驗時,我們還是會軟弱,因為我們活在肉身當中,我們會軟弱。有些人軟弱的時間長一點,有些人短一點,但我們會軟弱。希望我們軟弱的時間越來越短,可以繼續倚靠上帝,更堅定地倚靠上帝,我們也可以彼此扶持,這就是教會生活。

我知道要彼此扶持,要聽到上帝的話、要定睛仰望神,很不容易。我想你我都有這樣的經驗,「在拉瑪聽見嚎啕大哭的聲音,是拉結哭他的兒女,不肯受安慰,因為他們都不在了」。我有時可以看到,或感覺得到我講的道沒有人聽進去,有些人可能正在愁苦當中。也許他正在想到他兒子的考試、丈夫的外遇,也許他正在想到牧師什麼地方不對了,聽不進去那道。就算學唐崇榮牧師,現在跟我念一遍:「上帝是愛」,你也說:「上帝是愛」,可是上帝的愛並沒有進到你的心裡。就算我們一再地覆誦記錄、倒背如流;事實上就算我正在禱告,可能我也並不是在跟上帝禱告;我正在講道,我也並不是在傳講上帝的話,我只是機械式的在覆誦一些東西,我的心跟上帝沒有連在一起。

我們都經歷過因為心裡的憂傷痛苦、愁煩,或大環境的惡劣;或心裡的興奮、高興,或大環境的順心如意,我們就是聽不進去上帝的話。

昨天我跟我太太分享國英和中興的喜悅的時候,我們希望他們的喜悅是建立在認識神的上面,而不是建立在病得醫治上。很多時候我們愛主,是因為病得醫治,如果病不得醫治,我們就沒有辦法愛主。很多時候我們敬畏上帝,不是因為我們敬畏上帝,是因為我們害怕受處罰。

不要讓這個模式一直在我們心中、生活中重覆發生。小孩生病了,我們虔誠地禱告,求主幫助;小孩病好了、問題解決了,我們又忘記神了。不要每次我們要得到的都只是免去刑罰、得到祝福,求主讓我們更親近的是我們的上帝。

每天每天,你需要等候主在你身上奇妙的作為。看到今天可能是不好的事要發生,你感謝主;今天可能是很好的事要發生,你也感謝主。你是仰望上帝的。我們基督徒在等候時、在生活中,都是正面的。哈巴谷書(如同所有的聖經)其實是非常正面。看起來那麼多負面的字,是叫我們在負面當中能夠等候主,積極的因耶和華歡欣。

我也提幾個人為例,譬如說摩西。摩西等候上帝的作為,在他四十歲的時候,他等不下去;在看到埃及人對以色列人的欺負,他等不下去了,他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結果他需要再等四十年。他很有智慧、很有正義感,但他不想等上帝,殺了一個埃及人,以致於以色列人的得救,往後拖了四十年。

他八十歲的時候,一樣要等候上帝的作為。四十歲和八十歲,他愛同胞的心、主持正義的心、甚至我們可以說他的體力和智慧都沒有改變(你說八十歲他體力一定改變了,但聖經上說到一百廿歲他眼睛都不昏花),改變的是他對上帝的信靠。在他八十歲的時候,雖然一個災接著一個災,法老並沒有真的悔改,以色列人也沒有出埃及,他繼續等候上帝;等候的時候他積極的工作:該對法老講的話去講,該行的神蹟去行,以色列人不聽的時候,他仍然是倚靠上帝。他等候,但是,心是積極的。到八十歲時他知道等候上帝,以色列終於出了埃及。

但是,一次的順服,不等於以後就順服;如同你一百次的悖逆,不等於你下一次還會悖逆。讓我們每次都赤露敞開,像一個嬰孩一樣,倚靠我們的上帝。到一百二十歲的時候,他又等不下去了。有一次的急躁,使他永遠(或他在世的日子)沒有辦法完成他的心願,他進不了迦南地。

不但是這樣,好像他跟哈巴谷一樣,上帝給他的一個啟示是:這些以色列人會敗壞。我們知道一句話:「死不瞑目」。我現在有時會想:我死會不會瞑目?我想很多的父母能夠瞑目,就是看到兒女很有出息。我們想王永慶先生,他若要能瞑目一定是看到他名下的台塑和企業都能不斷的增長、很有希望。

在申命記31:29,神給摩西的啟示是:摩西死了以後,以色列人會全然敗壞。這樣他死能瞑目嗎?弟兄姊妹,你只要在主裡,任何一個時代、任何一個人;任何一種遭遇,亞伯也好,摩西也好,大衛也好,我們都是喜悅的。

定睛仰望主

雖然摩西看到以色列人一定會敗壞,但是神的作為不會敗壞。在32、33章裡面,摩西看到上帝的作為,他知道外邦人要與主的百姓一同歡呼,因為他要伸他僕人流血的冤,報應他的敵人,潔淨他的地,救贖他的百姓。

保羅當他去耶路撒冷的時候,他把以弗所的長老找來,他說:「我知道,我去之後必有兇暴的豺狼進入你們中間,不愛惜羊群。就是你們中間,也必有人起來說悖謬的話,要引誘門徒跟從他們。」(徒20:29-30)看起來也是很悲哀的,做了這麼久(保羅在以弗所非常久,而且之後百基拉、亞居拉、使徒約翰、提摩太、亞波羅都有在那裡的工作),到最後,「我知道你們中間會有人起來說悖謬的話」。但,保羅是悲觀的嗎?「我把你們交託神和他恩惠的道;這道能建立你們,叫你們和一切成聖的人同得基業。」

當我們主耶穌離開世界的時候、當他越來越接近被出賣、那犯境之民離他越來越近、罪惡離他越來越大,是擋都擋不掉的時候,他提醒他的門徒、兒女、也是我們,到後來每一個世代神的兒女可能會經驗到的就是:馬太福音24:9-13「那時,人要把你們陷在患難裡,也要殺害你們;你們又要為我的名被萬民恨惡。那時,必有許多人跌倒,也要彼此陷害,彼此恨惡;且有好些假先知起來,迷惑多人。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才漸漸冷淡了。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在我們忍耐的時候、等候主來的時候,福音會傳遍天下。在忍耐、等候的時候,馬太福音24:45,耶穌說:「誰是忠心有見識的僕人?」不管人怎麼恨惡你們、怎麼陷你們在患難裡、怎麼殺你們,你總要忠心管理家裡的人、按時分糧。不管人怎麼恨你們,有多麼大的患難,25:10,「新郎到了。那預備好了的,同他進去坐席,門就關了。」進去坐席,就永遠不會再改變了;神的兒女,就永遠不會再失敗了。

我們在世的時候,我們會失敗,也會有艱難。我們會有內外交攻、內外引誘的事;但我們也會有得勝的事。弟兄姊妹,我們勝不驕,敗不餒,定睛仰望主,跟隨他。我知道很難,但憑信心就可以做到!

中興、國英的孩子Grace,不是今天才有這個問題。國英在懷Grace的時候,預產前七週產檢時已經有一些狀況發生,醫生說,胎兒的腸子斷掉了,這個孩子患有蒙古症,即使生下來,存活的機會也只有十分之一。國英回家後躺臥在床上兩個禮拜,預產前五週孩子生下來,不是蒙古症,是腸沾黏,腸子要一段一段地重新接。Grace出生後只要一碰到小小的便秘,就會有生命的危險,隨時送急診,跑醫院急診室的次數對他們來講真是家常便飯,這是很艱難的生活。在她四歲那一年,碰到一次很緊急的情況,那一次抽、吸都沒有用,醫生最後決定還是要開刀(醫生並不想開刀,因為每開一次刀,就要剪掉一些腸子,每縫合一次,就又困難一些),中興是在那一次信主的。

中興弟兄之前是TI(德州儀器)在台灣的負責人,現在在美國也是位居要職,太能幹的人往往不太容易信主。就在他一籌莫展的時候,他看到教會許多人為他們全家禱告,他就信主了。也在那一次,國英聽到神的呼召,於是她決心回台灣念華神。這是一個很大的冒險,因為他們的孩子狀況太多,在達拉斯雖然也有危險,但起碼那個醫院了解這個小女孩的狀況,知道如何處理,一回到台灣,台灣的醫生可能需要一段時間的摸索才能清楚她的病史。最後中興和國英還是毅然決然地舉家搬回台灣。但自從四歲的那一次急診後,Grace就再也沒有發病,一次也沒有,長得健康、活潑、美麗、大方。四、五年前搬回美國後,國英在教會的服事越來越多,在達拉斯帶領一個查經班,約有兩百五十個人,大人一百多個,小孩一百多個,小孩的leader就是Grace,她跟媽媽一起配搭,Grace被感動,也想要奉獻。上週五早上(手術前)國英跟我通電話的時候說,她和Grace都很平安。她說,如果神的帶領不是這樣,她也感謝主,一個母親居然用了這句話。她相信、希望、祈求她的女兒會好,但她說,如果神的帶領是另外一個方向,她說:「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

有一個姜國英的見證,可能就有一百個我們覺得失敗的見證;有一個成功的例子,可能就有一百個失敗的例子。但是,什麼叫成功?什麼叫失敗?

「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神喜樂。」(哈3:17-18)願神成為你的力量,因為我們實在沒有力量。願政治、經濟、教育、文化、家庭,不要成為你的力量,因為那樣,你必定會在空虛裡絕望。「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他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穩行在高處。」(哈3:19)

禱告:

天父,我們謝謝你,願你的兒女,有更大的信心。主,我們可以講道,我們可以聽見證,我們甚至可以把見證講得很動人,我們也可以聽得很感動。但主我們很難經歷這樣的事,我們承受不了。謝謝主,我們所能承受的,是出於你,求主使你的兒女不但能承受,而且能穩健地往前走,走得不好的時候,幫助我們彼此扶持,奉耶穌的名禱告。阿們。


 
文字PDF / 1       講道MP3 / 
發佈者來自/100.38.114.91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