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講道系列

標題 / 060108 忠誠四部曲        編號 /  90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Fri May 5 04:31:20 2017
分享到 /  微信 更多
    plurk    LINE     文字PDF / 1       講道MP3 / 
忠誠四部曲

一、但以理與四王

亡國被擄後,但以理曾事奉四個王:巴比倫尼王尼布甲尼撒、迦勒底王伯沙撒、瑪代人大利烏王、波斯王古列。但以理的事奉,因王的態度不同,而有不同的回應方式,例如:但以理為尼布甲尼撒和伯沙撒解夢的態度就大大不同。我們信靠神、忠心服事人、彼此切實相愛的真理不會改變,但態度和方式是可以改變的,一切完全只對準神、遵行神的旨意才是最唯一正確的。

 1、但以理與尼布甲尼撒王

但以理對不同的人──管理飯食的委辦、護衛長亞略和王尼布甲尼撒──有不同的態度,也都合神的心意。

我們持守信仰時,忠於主是絕對重要的,但若也能有同情心、同理心,則會讓事情做得更美。當然,人情世故的考慮不能高於主,但以理也可以說:「你們的頭落不落地實在不關我的事。」我們見證主時不委屈求全,但要在不違反真理的情況下體貼人。但以理為了不被異教玷污,立志不吃王的膳食,即是如此的處理方式。

但以理並不是越級向尼布甲尼撒申訴,乃是直接對太監長所派管理飯食的委辦說明。但以理體恤他們的困難,他百分之百地持守信仰,又不難為別人,使他們遭殺身之禍。他請委辦試他十天,只吃素菜、喝白水,然後看看是否面貌有異;委辦便允准他們。(但1:8-14)

接著尼布甲尼王作了無人能解的夢,「氣忿忿地大發烈怒,吩咐滅絕巴比倫所有的哲士。於是命令發出,哲士將要見殺,人就尋找但以理和他的同伴,要殺他們。王的護衛長亞略出來,要殺巴比倫的哲士,但以理就用婉言回答他,向王的護衛長亞略說:王的命令為何這樣緊急呢?亞略就將情節告訴但以理。」(但2:12-15)但以理同樣沒有直接向王報告,只先向護衛長亞略詢問。此時的護衛長若不趕快執行王命,恐怕頭也難保。可見但以理平日待人很好、能體貼別人,以致當但以理手中沒有王牌而提出求情時能奏效。堅持信仰時,不一定要與別人的人際關係不好,我們「若是能行,總要盡力與眾人和睦」(羅12:18)。但和好也要看對象,所以「若是可能」的話,我們總是盡力與人和睦的。和好的方式可能是不理會或責備。但基督徒常不與神和好,只與世界和好。

但以理求王寬限,就可以將夢的講解告訴王。但以理回到他的居所,將這事告訴他的同伴哈拿尼雅、米沙利、亞撒利雅,要他們祈求天上的神施憐憫,將這奧秘的事指明,免得但以理和他的同伴與巴比倫其餘的哲士一同滅亡:「這奧秘的事就在夜間異象中給但以理顯明,但以理便稱頌天上的神。但以理說:神的名是應當稱頌的!從亙古直到永遠,因為智慧能力都屬乎他。他改變時候、日期,廢王,立王,將智慧賜與智慧人,將知識賜與聰明人。他顯明深奧隱秘的事,知道暗中所有的,光明也與他同居。我列祖的神啊,我感謝你,讚美你,因你將智慧才能賜給我,允准我們所求的,把王的事給我們指明。於是,但以理進去見亞略,就是王所派滅絕巴比倫哲士的,對他說:不要滅絕巴比倫的哲士,求你領我到王面前,我要將夢的講解告訴王。」(但2:19-24)但以理不是自以為可以解決,乃是請他三個朋友通宵為他代禱;代禱使大家都得到益處,也可見他平日與朋友的關係十分美好:他能請亞略說情,也能請朋友禱告。他的朋友並沒有忌妒但以理,神要給誰就給誰,但以理也感謝主,把智慧才能賜給他,比眾人更多。

當但以理心裡已經明白神的旨意時,他的態度就極其堅定,不卑不亢,即使情況十分危急,他也沒有膽怯懦弱,因為他有從神而來極有把握的答案:「亞略就急忙將但以理領到王面前,對王說:我在被擄的猶大人中遇見一人,他能將夢的講解告訴王。王問稱為伯提沙撒的但以理說:你能將我所做的夢和夢的講解告訴我嗎?但以理在王面前回答說:王所問的那奧秘事,哲士、用法術的、術士、觀兆的都不能告訴王。」(但2:25-27)

王前夜要臣把夢解出來,大發烈怒,臣只問第二次就要死。可見王比任何人都更急著要知道夢的意思。但以理竟然說不能告訴急躁的王,這豈不是在找死嗎!但以理該慢就慢,該快就快,此時若再說不能,王的飛刀就要射來了,但以理卻說:「只有一位在天上的神能顯明奧秘的事。他已將日後必有的事指示尼布甲尼撒王。你的夢和你在床上腦中的異象是這樣:王啊,你在床上想到後來的事,那顯明奧祕事的主把將來必有的事指示你。至於那奧祕的事顯明給我,並非因我的智慧勝過一切活人,乃為使王知道夢的講解和心裡的思念。」(但2:28-30)意思是:我們都不能,只有神能;王不要生氣,只有上帝能告訴你答案。在王您急切想要聽答案前,我要讓王知道,只有上帝能解夢,不是我但以理能。要留意的是行神蹟奇事的神,夢和解夢都很重要,卻不是最重要的;一切都是上帝在掌管,這才是最重要的!我的智慧沒有勝過世上人,只是神已經指示我。

於是「尼布甲尼撒王俯伏在地,向但以理下拜,並且吩咐人給他奉上供物和香品。王對但以理說:你既能顯明這奧祕的事,你們的神誠然是萬神之神、萬王之主,又是顯明奧祕事的。於是王高縝以理,賞賜他許多上等禮物,派他管理巴比倫全省,又立他為總理,掌管巴比倫的一切哲士。」(但2:46-48)尼布甲尼撒王向但以理下拜,但以理的反應並不是跟著下跪,也沒有欣喜若狂,反而像是王本來就應該向他叩頭似的。在那一天晚上,但以理因著禱告求神把奧祕解開,所以問題得以解決也因此得到高升。

但以理沒有因此讚美王,因為他知道不可倚賴人,只要單單倚靠神、讚美神。如果單單因為尼布甲尼撒明白了神是解明奧祕事的主,不管他有沒有悔改就隨便加給他好名聲、把他列為好見證,這些都是在羞辱神,這從後來尼布甲尼撒要把但以理三個朋友丟入火坑的事情得到證明。

另一次是但以理面對尼布甲尼撒王的另一個解夢事件:「我尼布甲尼撒安居在宮中,平順在殿內。我做了一夢,使我懼怕。我在床上的思念,並腦中的異象,使我驚惶。所以我降旨召巴比倫的一切哲士到我面前,叫他們把夢的講解告訴我。於是那些術士、用法術的、迦勒底人、觀兆的都進來,我將那夢告訴了他們,他們卻不能把夢的講解告訴我。」(但4:4-7)

說明夢境後,王想聽但以理的建議和諫言:「這是我─尼布甲尼撒王所做的夢。伯提沙撒啊,你要說明這夢的講解;因為我國中的一切哲士都不能將夢的講解告訴我,唯獨你能,因你裡頭有聖神的靈。」(但4:18)

但以理驚訝片時,心意驚惶。王說:「伯提沙撒啊,不要因夢和夢的講解驚惶。」但以理回答說:「王啊,講解就是這樣:臨到我主我王的事是出於至高者的命。你必被趕出離開世人,與野地的獸同居,吃草如牛,被天露滴濕,且要經過七期。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守望者既吩咐存留樹墩,等你知道諸天掌權,以後你的國必定歸你。王啊,求你悅納我的諫言,以施行公義斷絕罪過,以憐憫窮人除掉罪孽,或者你的平安可以延長。」(但4:24-27)這時尼布甲尼撒王已經比較明白真理了,所以但以理的態度就比較嚴厲,要王聽從他的諫言。

可惜的是,這次講得太難聽了,尼布甲尼撒聽不進去,更證實尼布甲尼撒沒有真的悔改。當尼布甲尼撒王還肯謙卑的時候,如但以理所言,果然平安;過了十二個月,尼布甲尼撒就心高氣傲,靈也剛愎,甚至行事狂傲時,果然瞬間被神革去王位,奪去榮耀,應驗了但以理所說的一切話:「他被趕出離開世人,吃草如牛,身被天露滴濕,頭髮長長,好像鷹毛;指甲長長,如同鳥爪。」(但4:33)

當日子滿足,尼布甲尼撒悔改,知道至高的神在人的國中掌權,憑自己的意旨立人治國,神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時,他舉目望天說:「我的聰明復歸於我,我便稱頌至高者,讚美尊敬活到永遠的神。他的權柄是永有的;他的國存到萬代。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為虛無;在天上的萬軍和世上的居民中,他都憑自己的意旨行事。無人能攔住他手,或問他說,祢做什麼呢?那時,我的聰明復歸於我,為我國的榮耀、威嚴,和光耀也都復歸於我;並且我的謀士和大臣也來朝見我。我又得堅立在國位上,至大的權柄加增於我。現在我─尼布甲尼撒讚美、尊崇、恭敬天上的王;因為他所做的全都誠實,他所行的也都公平。那行動驕傲的,他能降為卑。」(但4:34-37)

 2、但以理與伯沙撒王

當伯沙撒王執政時,荒淫驕縱,不可理喻。他的狂傲,是我們的警惕。因為我們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一個伯沙撒王,非常狂妄。所謂,邦有道則仕,邦無道則離,此時但以理已經離開,不服事這樣的王。
那時,伯沙撒王為他的一千大臣設擺盛筵,歡飲之間,吩咐人將他父尼布甲尼撒從耶路撒冷殿中所掠的金、銀器皿拿來,王與大臣、皇后、妃嬪就用這器皿飲酒,讚美金、銀、銅、鐵、木、石所造的神。當時,忽有人人的指頭在王宮與燈臺相對的粉牆上寫字,大家就驚惶失措、臉色大變。

伯沙撒王的母親就在他面前誇讚了但以理:「在你國中有一人,他裡頭有聖神的靈,你父在世的日子,這人心中光明,又有聰明智慧,好像神的智慧。你父尼布甲尼撒王,就是王的父,立他為術士、用法術的,和迦勒底人,並觀兆的領袖。在他裡頭有美好的靈性,又有知識聰明,能圓夢,釋謎語,解疑惑。這人名叫但以理,尼布甲尼撒王又稱他為伯提沙撒,現在可以召他來,他必解明這意思。」(但5:11-12)

當但以理被領到伯沙撒王面前要解開這異象時,此時的伯沙撒王不是說:「但以理啊,我母親剛說你很棒!」反而十分官僚、驕傲地說:「你是被擄之猶大人中的但以理嗎?就是我父王從猶大擄來的嗎?」(但5:13)意思,我雖是有求於你,但你不過是被擄來的。好個狂妄!其實我們每個人的心裡,不都有一個伯沙撒王,非常狂妄。

伯沙撒王先是來個下馬威,然後再給些甜頭作誘惑:「我聽說你善於講解,能解疑惑;現在你若能讀這文字,把講解告訴我,就必身穿紫袍,項戴金鍊,在我國中位列第三。」(但5:16)

於是但以理與亞伯拉罕一樣,回答說我不拿你一針一線,免得你以為我得了好處是從你那裡來的,「但以理在王面前回答說:你的贈品可以歸你自己,你的賞賜可以歸給別人;我卻要為王讀這文字,把講解告訴王。」(但5:17)

接著但以理對伯沙撒王是一堆責駡,直稱伯沙撒,也不稱他為王,說:「伯沙撒啊,你是他的兒子,你雖知道這一切,你心仍不自卑,竟向天上的主自高,使人將他殿中的器皿拿到你面前,你和大臣、皇后、妃嬪用這器皿飲酒。你又讚美那不能看、不能聽、無知無識、金、銀、銅、鐵、木、石所造的神,卻沒有將榮耀歸與那手中有你氣息,管理你一切行動的神。因此從神那裡顯出指頭來寫這文字。所寫的文字是:彌尼,彌尼,提客勒,烏法珥新。講解是這樣:彌尼,就是神已經數算你國的年日到此完畢。提客勒,就是你被稱在天平裡,顯出你的虧欠。毗勒斯(與烏法珥新同義),就是你的國分裂,歸與瑪代人和波斯人。」(但5:22-28)

但以理說你知道這一切,明知故犯,還把榮耀歸給假神。這段話是用來解釋預定論最好的經文。知道神的手管理凡有氣息的、神的管理和預定從來不是強迫的,這是多麼令人感動和感恩的真理。

善用神的器皿就是聽他的話。如果神的器皿能被君王重用,君王願意聽神的僕人的話,那麼僕人就出來事奉君王,若王不聽就隱藏起來。一個基督徒絕對不是愚忠、愚孝到底,該說的時候說、該做的時候做。當法老聽約瑟的話時,約瑟就服事法老,若法老不聽,就不必說也不必做了;如同但以理在巴比倫皇宮,我們這個器皿只能被神使用,不能被玷污。

伯沙撒雖然信守承諾就把紫袍給但以理穿上,把金鍊給他戴在頸項上,又傳令使他在國中位列第三,但因為沒有悔改,當夜就被殺了。瑪代人大利烏王取了迦勒底國為王。

 3、但以理與大利烏王和古列王

但以理雖得大利烏王的歡喜,被立為總長,但仍以美好的靈性,忠心辦事,毫無錯誤過失,以致但以理在大利烏王和波斯王古列在位的時候,即使被害丟入獅子洞口,還是被神拯救、並且大享亨通:「大利烏王傳旨,曉諭住在全地各方、各國、各族的人說:願你們大享平安!現在我降旨曉諭我所統轄的全國人民,要在但以理的神面前,戰兢恐懼。因為他是永遠長存的活神,他的國永不敗壞;他的權柄永存無極!他護庇人,搭救人,在天上地下施行神蹟奇事,救了但以理脫離獅子的口。如此,這但以理,當大利烏王在位的時候和波斯王古列在位的時候,大享亨通。」(但6:25-28)

二、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與尼布甲尼撒王

我們永遠不要太看重世上的人,當我們一指望人時就會上當失敗。尼布甲尼撒就是:神才透過但以理解明他的夢,之後尼布甲尼撒就驕傲犯罪,沖沖大怒地責問三人是不是故意不向他的像下拜?但以理此時不在場,所以沒有衝突的機會。這三個朋友的態度是連王的名號都不稱,並說:「這件事我們不必回答你;即便如此,我們所事奉的神能將我們從烈火的窰中救出來。王啊,他也必救我們脫離你的手;即或不然,王啊,你當知道我們決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但3:16-18)所以面對狂妄的人不必客氣。

尼布甲尼撒聽了後,就怒氣填胸,向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變臉,吩咐人把窰燒熱,比尋常更加七倍;又吩咐他軍中的幾個壯士,將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捆起來,扔在烈火的窰中。結果,那抬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的人都被火焰燒死。尼布甲尼撒也看到異象大為驚奇,急忙起來對謀士說:「我們捆起來扔在火裡的不是三個人嗎?」「看哪,我見有四個人,並沒有捆綁,在火中遊行,也沒有受傷;那第四個的相貌好像神子!」(但3:24-25)

於是,尼布甲尼撒就走近烈火窰門,說:「至高神的僕人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出來,上這裡來吧!」(但3:26)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就從火中出來了。大家見火無力傷他們的身體,頭髮也沒有燒焦,衣裳也沒有變色,並沒有火燎的氣味。結果尼布甲尼撒向這三人致敬,並高升他們,說:「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的神是應當稱頌的!他差遣使者救護倚靠他的僕人。他們不遵王命,捨去己身,在他們神以外不肯事奉敬拜別神。現在我降旨,無論何方、何國、何族的人,謗讟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之神的,必被凌遲,他的房屋必成糞堆,因為沒有別神能這樣施行拯救。」(但3:28-29)

他們三人並沒有因此向王下拜,說「願效犬馬之勞」。好像王理當如此地對待他們!

但以理對尼布甲尼撒王的態度,有時是避開、有時是不卑不亢的站立在王的面前、有時對伯沙撒王是厲聲疾斥;但以理的三個朋友,則是很堅定地責備尼布甲尼撒王。這些態度都是合神心意的。

三、耶穌與彼拉多

主耶穌和保羅都勸勉我們應當順服執政掌權的。但我們要從他們的身教中,明白他們言教的真諦。曾有新派的學者謊論耶穌的教導中有許多與政治相關的;其實,耶穌從來沒有任何言行想要推翻羅馬政權,他只勸人要重生、要悔改。

耶穌也納稅,但不是唯唯諾諾的奴才。當大祭司以耶穌的門徒和耶穌的教訓盤問耶穌時,耶穌並不像世人所說的,要有愛心和溫和。耶穌的回答說:「我從來是明明地對世人說話,我常在會堂和殿堙A就是猶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訓人;我在暗地堥癡S有說甚麼,你為甚麼問我呢?可以問那聽見的人,我對他們說的是甚麼。我所說的,他們都知道。」(18:20-21)耶穌的態度並無不敬,只是不浪費時間回答大家都知道的問題。

「耶穌說了這話,旁邊站著的一個差役用手掌打他,說:『你這樣回答大祭司嗎?』耶穌並沒有靜默,回答說:『我若說的不是,你可以指證那不是;我若說的是,你為什麼打我呢?』」(約18:22-23)可見打左臉送右臉的教義,不是照字面的解釋,乃是當別人有錯誤時,我們應是用愛仇敵的心(太5:44),不動血氣的指正他。

「當彼拉多進衙門,叫耶穌來,對他說:『你是猶太人的王嗎?』耶穌回答說:『這話是你自己說的,還是別人論我對你說的呢?』」意思是:你是管理猶太人的,你應當知道是猶太人不對。彼拉多狡辯說:「我豈是猶太人呢?你本國的人和祭司長把你交給我。你做了什麼事呢?」耶穌憐憫他的靈魂,於是回答說:「我的國不屬這世界;我的國若屬這世界,我的臣僕必要爭戰,使我不至於被交給猶太人。只是我的國不屬這世界。」彼拉多說:「這樣,你是王嗎?」耶穌回答說:「你說我是王。我為此而生,也為此來到世間,特為給真理作見證。凡屬真理的人就聽我的話。」彼拉多說:「真理是什麼呢?」說了這話,又出來到猶太人那裡,對他們說:「我查不出他有什麼罪來。」(約18:33-38)

只可惜彼拉多後來越發害怕,就對耶穌說:「你是哪裡來的?」這時耶穌就不回答了。因為耶穌不回答,彼拉多說:「你不對我說話嗎?你豈不知我有權柄釋放你,也有權柄把你釘十字架嗎?」耶穌回答說:「若不是從上頭賜給你的,你就毫無權柄辦我。所以,把我交給你的那人罪更重了。」(約19:8-11)不講話,他們這些人又會生氣,耶穌再責備一句,這句責備對彼拉多實在有益。耶穌說話和不說話都是要彼拉多更接近真理。

神給了彼拉多許多得救的機會,也曾感動彼拉多的妻子勸他。但對一再懦弱、不能堅持的人,就不必再給他們機會了。軟弱的彼拉多不斷地讓步,終於失去福音、遠離真理了。

四、保羅與亞基帕王

保羅曾說:「為我弟兄,我骨肉之親,就是自己被咒詛,與基督分離,我也願意。」(羅9:3)但也嚴厲責備散佈離棄真道的異端邪說的人。

摩西也是同樣的寵愛弟兄:「倘或祢肯赦免他們的罪……不然,求祢從你所寫的冊上塗抹我的名。」(出32:32)但也有嚴厲的時候:「利未的子孫照摩西的話行了。那一天百姓中被殺的約有三千。」(出32:28)

所以無論對長輩、對有權有勢的人、對平民、對晚輩都一樣,只要不合真理就是不對,都要指正他們的錯誤來。

當保羅在監獄裡被打、被釋放的時候,保羅並沒有用客氣的口氣對旁邊站著的百夫長說話,而是不卑不亢的說:「人是羅馬人,又沒有定罪。你們就鞭打他,有這個例嗎?」(徒22:25)

另一次,保羅在非斯都和亞基帕王面前傳福音時的態度也是一樣,一點不像是自卑低賤的人。在場每個人的官位都比他高,但因他是代表上帝,所以答辯時還不忘勸告別人。「保羅這樣分訴,非斯都大聲說:『保羅,你癲狂了吧!你的學問太大,反叫你癲狂了!』保羅說:「非斯都大人,我不是癲狂,我說的乃是真實明白話。王也曉得這些事,所以我向王放膽直言,我深信這些事沒有一件向王隱藏的,因都不是在背地塈@的。亞基帕王啊,你信先知嗎?我知道你是信的。」亞基帕對保羅說:「你想少微一勸,便叫我作基督徒啊(或譯:你這樣勸我,幾乎叫我作基督徒了)!」保羅說:「無論是少勸是多勸,我向神所求的,不但你一個人,就是今天一切聽我的,都要像我一樣,只是不要像我有這些鎖鍊。」(徒26:24-29)

所以,我們服事君王、在上位、執政掌權的人,有尊呼國王萬歲的時候,有嚴厲責備的時候,也有閉口不回答的時候。

 
文字PDF:1                    講道MP3: 
發佈者來自/100.38.114.91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