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神學回應

標題 / 從教會歷史看三位一體 (《流浪的神》,《新使者》,中台神學院)     編號 /  12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Sat Jun 11 18:35:33 2005
分享到 /  微信 更多
  plurk LINE     文字PDF / 1      
從教會歷史看三位一體

  「三位一體」是最基本又最叫人搞不清楚的教義。我們從歷史來了解它。

  基督教是從舊約發展出來的。它和猶太人一樣,堅持只有一位全能真神,厭惡並反對任何多神宗教。但是,基督徒既信那位獨一神,又信耶穌,那基督教不是多神(雖然只是二神)教嗎?

  這個問題,在新約已經出現了,耶穌分別問過門徒(馬太福音十六章15節)和法利賽人(馬太福音廿二章42節),他們認為他是誰?

  可惜,新約的答案並沒有徹底解決這個問題。在耶穌諸多的頭銜中,他極少直接了當的被稱為神(參:約一1;可二7;羅九5;多三13;來一8)。更何況有些學者認為這是後人「神化」耶穌,或竄改原文的結果。不過在這裡不談新約版本及神學的問題。
到第二、三世紀左右,開始有兩派異端希望在耶穌身上動手腳,來維護基督教一神的立場。

一.「異端」的三一說

 A.能力一神論

  一派說,耶穌不是神,他比真神小一些。小多少?說法不一:
有的(這派之間的人物不一定有歷史關係,但性質類似,故我把他們歸成一派)說,耶穌本來是個人,因他對上帝忠心不二,受洗或登山變像或死後復活時,上帝立他為子,如此主張的有第二世紀的「貧窮論」(Ebionism),和第三世紀的「嗣子論」(Adoptionism);

  有的則說,耶穌是僅次於父神的最大受造物(父神是造物主),代表人物是第四世紀的亞流(Arius)。二十世紀的耶和華見證人是這種「次位論」(Subordinationism)的重現。他們覺得,一神信仰不可打折扣,為了維護一神(父神),耶穌的神性就得打折扣了。這一派也可稱為「能力一神論」(Dynamic Monarchianism)。意思是說,耶穌本身沒有神性,祂的能力是獨一父神賜下的。

 B.面具一神論
另一派異端,既想維持一神論,又要保存耶穌的完全神性,就想出神戴面具的辦法,說:神在舊約戴的面具是「父」;新約時,同樣一位神換了一個面具,以「子」的形式出現;五旬節後,則戴上「靈」的面具。

  上面那派錯在說耶穌不是神(比神小一點),這派則錯在說耶穌不是人(是神的化身)。學者稱他們為「面具一神論」(Modalistic Monarchianism)。保守人士在談三位一體時,常犯類似的毛病。他們注重一,卻忘了聖經清楚說是不同的三位。最有代表的經文:「我(一位)要求父(另一位),父就另外賜給你們一位保惠師(第三位)」(約十四16)。

  我向學生講正統的三位一體「六句真言」,前三句他們還能同意,後三句便頗不滿。這六句是:「父是神,子是神,靈是神;父非子,子非靈,靈非父。」歷代保守人士想用「老子一氣化三身」,或封神榜式的「孫悟空拔毛變化」來了解三位一體,就是犯了面具論的錯誤。

  二十世紀神學家D. M. Baillie指出,異端的共同特徵就是要「簡化」三位一體。我想,把「簡化」這字眼改成「合理化」,就更準確。歷史上,各異端莫不想用合邏輯、合理性的說辭來說明三位一體。這不僅註定失敗,而且會走入否認三位一體的路。

二. 「正統神學」的三一教義

  那麼,正統學派如何了解三位一體?

 A.亞他那修

  第四世紀的亞他那修(Athanasius)有句名言:「將自己獻上的子,與父有別,但就神性而言,二者相同。」(Ar. 3.4)亞氏還有一大貢獻,就是把聖靈的神性提高到檯面上來。他指出,根據聖經,父子靈在創造、默示先知、道成肉身、賜生命給人類這些事上都密切合作。

  不過,亞氏仍不願直接稱聖靈為神。這一點,連對三一論極有貢獻的迦帕多加教父(Cappadocians)也有遲疑之態。他們在三八一年的Niceno-Constantinopolitan信經中,促成了以下的字眼:「聖靈是賜生命的主,從父而出,與子一同被敬拜得榮耀,祂通過先知對人說話。」

  如此提升聖靈,是因為:(1)受洗所奉的名是父子靈;(2)聖經中神的靈與父子密切互動。

 B.迦帕多加教父

  迦帕多加教父不認為聖靈只是神的能力,而說聖靈與神同質(homoousios),卻是另一位(hypostasis)。如何一個「另」法呢?用來源區分:父非生也非出;子是父生的;靈是從父經子「出」(procession,約十五26)。「生」和「出」說明三位的相同。因為,正如從人所生所出的必定是人,從神所生所出的就必定是神。相反的,人所做所造的,必定不是人(最多是機器人;或是有人工智慧的產品),神所造的,就必定不是神(造物主絕不同於受造物)。聖經和神學家很巧妙的用「生」、「出」,來指出父子靈的同(同質)與不同(一個非生非出,另一個生,第三個出)。
但是所有形容神的語言都有其限制。子的「生」及靈的「出」都會引發其他問題:他們何時「生出」的?「生出」之前就不存在了嗎?迦帕多加教父一方面承認,三一神內部的奧秘非人的言語智慧所能探究;一方面提醒大家,子和靈是在永恆而非時間中生出的。也就是說,父子靈是永遠同在,沒有那個早過那個的情形。

 C.奧古斯丁

  奧古斯丁把父子靈之間作了更深入的區分及結合。三者的平等及合一,不可須臾分離。每一位都與神的本質(essentia,奧氏不喜用substantia)相同。不僅同一本質,連意志及行動也一致。

  奧氏對三一神學最創新的貢獻,就是他用人的靈魂結構來作比方。他並不是說,這些比方能證明神是三一,(這只能憑信心通過啟示接受),但這些比方能幫助人了解三一的奧秘。奧氏認為,三一的「痕跡」到處可見,因為萬物都是三一神造的,當然就會有三一的成份顯出。(我最常聽見的比方是水、汽、冰的三態。不過這比方誤導的作用∼引人走入面具論∼恐怕大過澄清:父是冰?子是水?靈是汽?)而人既是神的真實形像,我們就可以反求諸己來了解三一。即使是人的肉身,也有「類似三一之處」(quandam trinitatis effigiem)。比如說,認知的過程就有三個不同的成份,但又緊密結合。這三個成份是:外在的「目標」、理智認識這目標的「行動」,以及理智對這目標的「感受」。當我們摒除物質,單從靈魂來了解時,就更接近三一。因為靈魂中的各功能,和三一神一樣,是「同一本質的」。如記憶是三一的:心中的某個「印象」(如某人某事),對這個印象的「回想」,以及想要去回想的「意志」。如人的智慧是三一的:「心智」、心智的「自知」、心智和自知間的「愛」。如愛是三一的:「愛者」、「被愛者」和「愛」本身。如意志是三一的:「記憶」、「理解」和「意志」。

  奧氏認為,從這些比方來看,神必定是三一的,否則祂的智慧和愛都將無從發揮。

三.近代的三一說

  三一的教義從十八世紀開始消沈。受啟蒙運動的影響,許多神學家不再相信耶穌是神。而士萊馬赫(Schleiermacher)主張三一是早期神學家把聖經哲學化的結果(這位自由神學之父的說法,和許多反對神學的福音派多麼相似)。這更叫人忽略三一。

  以上是三一教義的歷史簡述。

四.三一教義在基督徒生活中的應用

  一個人成為基督徒,是因為他奉父子靈的名受了洗。基督徒受領祝福,也是奉父子靈之名得到的。這就是說,在我們稱義成聖、重生得救悔改歸正的過程中,父子靈始終積極的參與。若神不是一而三、三而一,均衡的被人領受,那基督徒和教會就會出大大小小的問題。粗糙的說:猶太人沒有子和靈(約壹二23;林前十二3;加四6),所以不認識父;福音派缺少聖靈,所以缺少呼叫阿爸父的火熱;而靈恩派提醒人注意聖靈固然有功,但對聖子的十架實在太忽略,以致對「神開恩賜給我們的事」(林前二8-12)遺漏頗多。
認識三一教義和應用三一教義,是同樣重要的。

五.結語

  我也想把三一這個名詞說得完整一點。三一的源起是拉丁文的trinitas(三世紀的北非神學家特土良〔Tertullian〕創用),而這個字代表的是tres(三)personae(位)in(在)una(一)essentia(體)。更完全一點,tribus(三)modis(型)sub-istis in(存於)una(一)divina essentia(神體)。這是拉丁教父用的,他們當中有人用substantia(性質、個體)代替es-sentia。希臘教父則分別以hypostasis(位、性、個)和ousia(體質、性格)來形容三一。

  我無法在此解釋這些字的微妙異同,因為就算把它們譯為中文(位、個、性、體、格、質),仍叫人一頭霧水。不知當年宣教士根據什麼翻譯成「位」、「體」的?牟宗三先生的《心體與性體》或許提供了一條可以研究的路線。

  祈禱的法則決定信仰的法則。我們多祈禱三一神,必定可以使人更明白三一信仰的內容。

        (摘錄自:《流浪的神》康來昌著,雅歌出版)


 
附件:1  
發佈者來自/220.228.70.120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