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神學回應

標題 / 神接納我們的現況?(《基督徒的最後試探》)     編號 /  15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Wed Jun 22 21:20:13 2005
分享到 /  微信 更多
  plurk LINE     文字PDF / 1      
神接納我們的現況?

  一位神學教授要學生記住:神接納罪人,而且是按著我們糟糕的現況接納我們。這是流行的論調,講壇、刊物、課本中隨處可見。大家聽了都覺得安慰;我卻甚感憂愁,因為這是基督教世俗化的又一例證。

一.此說的正確之處:罪人無力換取神的愛

  「神無條件、按著人的本相接納我們」,此說有聖經根據。但如果只是片面講、以偏蓋全,會差之毫釐、失之千里。我們先談它正確之處:罪人無能力做任何事,來換取神的愛。

  不是以色列人在埃及行完了律法、守足了誡命,神才救他們出埃及。那時律法和誡命還沒頒佈,以色列人根本就沒守一條誡命,神就拯救這群硬著頸項、常發怨言、不停試探神的奴隸。

  不是亞伯拉罕積了許多功德,換到神的賜福,「…承受產業,若本乎律法,就不本乎應許。但神是憑著應許,把產業賜給亞伯拉罕。」(加三l8)

  不是雙子生下、做出善惡,神憑著雅各較好的行為揀選雅各:「…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發憐憫的神。」(羅九11、16)

  不是善行換恩典,是恩典賜下行善之力。不是我們改好了,神接納我們;是我們一無是處時,神就愛我們(羅五8)。人一切的義行、好處、良善、守法是蒙恩後的產物,不是蒙恩的條件。可惜,如今教會、神學院世俗化的結果是:

 A.律法、功德取代恩典

照我本相,乏善可陳,瞎眼貧窮,惟你收容。
照我本相,赦免拯救,神的羔羊,我來我來。
(詩歌:"Just as I am" )

縱我盡力勤工作,律法要求難滿足;
縱我淚流不止息,不足賠我重罪孽;
兩手空空無可誇,單單投靠十字架;
赤身求賜白義袍,無助望你施憐憫;
污穢飛奔活泉旁,主阿洗我免滅亡,
萬古盤石為我開,容我藏身在你懷。
(詩歌: "Rock of Ages" )

  這樣的道,在現今教會中很少聽見。一方面是律法主義、功德思想取代恩典——教會成了聖人俱樂部,講壇成了法庭,小組查經是道德訓練班,主日學是訓導處的延伸。我們正在培養新一代的文士和法利賽人。當年挨近耶穌的「眾稅吏和罪人」(路十五1),如今看著光環耀眼的道德重整員,卻步不敢接近教會。

  反神學的團體,不論有多少地方勝過「學院派」,總容易走上律法主義的路——「靠聖靈入門,靠肉身成全」(加三3)。例如:以為好好讀經、禱告、待人、奉獻、事奉,就在上帝面前有可誇之處。反之,則覺得無顏見上帝。或者是,主日學老師最喜歡講的一句話:「小朋友要乖,不乖耶穌不愛你。」其實,人從不靠行為好壞,而是靠上帝恩典到上帝面前的(來十I9)。這種「廢掉神的恩」,令「基督耶穌徒然死了」(加二21)的假福音,來自人靠肉體成全、靠律法誇勝的天性,應當受咒詛(加一8)。

  恩典神學提醒人,除去在信徒心中隨時蠢蠢欲動的律法主義和功德思想。無論中外,否認神學或神學沒讀好的教會、神學院、傳道人、基督徒,有聖經、有聚會、有活動,但極少有恩典中的自由、聖靈中的喜樂。他們滿了不可拿、不可嚐、不可看、不可摸的誡命,以及要做這做那的律法。「這些規條使人徒有智慧之名,用私意崇拜,自表謙卑,苦待己身,其實在克制肉體的情慾上,是毫無功效」(西二23);要不就是被不可負的重軛(重重的活動及律法)壓得喘不過氣、抬不起頭、直不起腰(路十三10一I7),以至於得了胃潰瘍。

 B.傳順耳的福音

  另一方面(這是一體兩面),許多傳道人、平信徒為了討人的喜歡,都力言:「不要再講黑暗面:神的憤怒、罪惡、罪人和神的刑罰;乃要講光明面:神的愛、蒙恩的罪人、凡事興盛。」我同意,基督徒不應面貌猙獰,以恐嚇人、定人罪而自義、自娛。我們應遵守聖經的吩咐:「…眾人以為美的事,要留心去做。若是能行,總要盡力與眾人和睦。」(羅十二17、18)「…務要叫鄰舍喜悅,使他得益處,建立德行。」(羅十五2)不過從「留心」和「得益處」來看,「從眾」必須在順服真理之下。眾人希望吃喝嫖賭、享受罪中之樂,我們不能遵命:「若仍舊討人的喜歡,我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加一I0)在「聽從神、不聽從人」(徒四19,「人包括自我」)的前提下,基督徒當以最謙卑、柔和的態度,傳人有罪及神赦罪的道。這道是「大喜的信息」(路二10)。但這信息帶來的主權移轉:「那生下來作猶太人之王的在那堙K?」(太二2)是叫人不安的(太二 3),人因不喜歡:「……我們不願意這個人作我們的王」(路十九14),乃至於動凶殺念頭的(太二16)。所以,「從義人亞伯……到……撒迦利亞……有的你們要殺害、要釘十字架。有的你們要在會堂媄@打、從這城追逼到那城」(太二十三34)。

  可是,世俗化、本色化、現代化、關聯化、文化化(都是一丘之貉)的提倡者,就是要沖淡聖經中罪的嚴重性。他們不敢說:「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耶十七 9)也不願說:「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提前一 15)他們不這樣禱告:「求祢不要審問僕人,因為在祢面前凡活著的人,沒有一個是義的。」(詩一四三2)因他們忘了:「你若究察罪孽,誰能站得住呢?」(詩一三03)他們不是聖經的孤臣孽子,而是啟蒙時代對人性樂觀的後代。

二.此說的錯誤之處:苟安的良心

  現代人推崇的心理學和社會學給人一個苟安的良心:

 A.不承認罪性

  從啟蒙運動起,開明進步之士就對罪人之說深惡痛絕。可是,越不講人的罪性,社會和國家的恐怖罪行就越多。

 B.推卸責任

  犯罪的事實到底不那麼容易從良心(這也是現代人討厭的詞)中抹掉,乾脆就推卸責任。因為你有罪,所以我才受罪。

  在美國,任何髮指的凶案發生了,有些所謂的專家就會說:「殺人犯、強姦犯無罪,是社會、國家、家庭的錯。」例如:他是黑人,從小受歧視;他是窮人,從小被虐待;他是有錢人,從小父母忙於事業,沒有家庭溫暖;他來自第三世界,幾個世紀被凌辱;總之是,造反有理,錯在社會、國家、家庭、基因等;個人無辜,群體要負責。我也發現有些天真的神學院師生在做監獄工作,不過他們不是向犯人傳悔改赦罪的福音,而是傳社會對不起你們的革命宣言。他們也講罪,不過是萬方有罪,唯獨奴家無辜。他們除了不給犯人聖經、福音單張外,什麼都給(只差沒發機關槍、手榴彈)。

 C.接納之說

  然而,罪不容否認,責任也難以推卸;於是,上帝接納罪人的論調產生了——不要為自己的說謊、驕傲、自私、欺騙、淫亂、軟弱、剛硬等毛病自責,因為上帝都接納了:如此一來,不再「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約十六8)你別說我,我也不說你,皆大歡喜;因為,「你們要彼此接納,如同基督接納你們一樣,使榮耀歸與神。」(羅十五7)基督都接納了,人還說好說歹嗎?這是誤解保羅的話。(保羅的意思是:基督不單是猶太人的主,也是外邦人的主。祂接納了外邦人,同樣,跟隨祂的人也要彼此同心,不因種族、貧富、貴賤、長幼而有隔閡。)

  他們彼此安慰自我,說:是神把我造成這個樣子,這就是最好的。有些輔導甚至教人每天早晨對鏡子孤芳自賞的肯定自己,說:「我很好、很美。」大家互相受榮耀(約五44),還厚顏說,上帝就接納我們這個樣子。

  這是自我催眠,不敢面對現實;這是現代版的國王新衣,明明是赤身露體,卻硬說是霓裳羽衣。所謂神接納我們現況,成了基督徒不悔改、不想改、不肯改的推托之詞。

  最明確的經文,大概是「浪子」的比喻及「耶穌接待稅吏和罪人」(路十五2)。可是整章「失羊」、「失錢」及「失子」的比喻,絕未說過神接納或喜歡或包容人的罪行。相反的,牧人的愛,是把羊找回羊圈,而不是包容接納他的迷途(如果這樣,就不必去找了);婦人的關心,是把失落的錢找回,不是包容接納錢的失落;父親更沒有包容浪子「任意放蕩、浪費貲財」(路十五13),他包容接納的是「醒悟過來」,悔改的罪人(路十五7、10、17 )。

  生死禍福僅有「悔改」這一線之隔。講神接納人現況論調的,有意無意的忽略這一條線。如果罪人沒有悔改歉意,神都也接納;那毛澤東、希特勒及形形色色的大小罪人有福了,神都接納嘛!這就成了一些新派神學家口中的「普救論」,大家都得救、上天堂。大大的褻瀆。

三.聖經如此說:神痛恨人的現況,為人預備脫離之途

  聖經沒有說,神接納人的糟糕現況。聖經說,神痛愛罪人,但痛恨罪人的這種狀況,所以為罪人預備好復和之途:使信耶穌基督的人得以脫離這種糟糕的現況。你要出死入生、出暗入明、出禍入福,就必須在現況中悔改接受耶穌,「凡接待祂的,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賜他們權柄,作神的兒女。」(約一I2)所以,不是神接納人的現況,而是人接納神所預備的救恩。

  說「神接納我們這副德行,所以我們也當彼此接納、自我接納」,這種說法把神奇妙的救恩打了太多折扣。不如按聖經全面的教訓來說:神在人還作罪人的時候,就愛人,為人預備拯救和重生之道。人在神的吸引下(約六44)悔改相信接納這道,就成為新造的人(林後五17);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羅六4);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弗四24):正如造祂主的形像(西三10)。

  神接納我們現況之說,勉強觸及神的大愛,卻忘了神的大能。全備的說法是:神愛罪人,而神也用大能改變人的現況:「藉著基督的肉身受死,叫你們與自己和好,都成了聖潔,沒有瑕疵。」(西一22)不羨慕自己更新變化得像基督,而安於神接納我的現況,這品味實在太低了。

     摘錄自《基督徒的最後試探》,康來昌著,雅歌出版

 
附件:1  
發佈者來自/220.228.70.120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