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神學回應

標題 / 路德和加爾文的社會觀     編號 /  42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Fri Jul 29 06:26:18 2011
分享到 /  微信 更多
  plurk LINE     文字PDF / 1      

路德和加爾文的社會觀



關於路德

最後再講一點關於路德、加爾文的事情。加爾文和路德不一樣,很多人會說路德是只注意到心靈的悔改、信靠上帝,所以不太能改變這社會;甚至說,路德發展出納粹,他把權力都交在納粹的手裡。
路德神學是不是會有這樣的影響?見仁見智。我覺得不會,我甚至覺得他始終強調「因信稱義」、「內心改變」是很對的。一般是說,在講人的拯救時,路德和加爾文是一致;在講拯救完了之後該做的事,路德跟加爾文就不一致了。

其實我覺得,路德也常常講到我們在世上要做工。講了很多,包括德國很多的改進,包括學校,也包括對農民有些想法,只是他沒有一個綱領,加爾文有個綱領。我承認路德可能比較沒有那些基督徒在得救後對社會改進的綱領,但他的原則就是:一個重生得救的人,生命會改變,結出果子來。他也沒有懶懶的,就像神秘主義,寂靜主義quietism一樣,什麼都不做。比方:

他反對重洗派。重洗派不要音樂、藝術、雕像,在教會裡這些都不可以有。路德在寫 “Against the Heavenly Prophets”,反對這些自稱屬天的先知時,就說道,音樂、藝術,在敬拜的生活裡都應該保留。

路德反對天主教,所以就奮力的要求、鼓吹,把修道院關閉,或重新開放變成學校。以及讓基督徒都可以結婚,可以在世上生活,這是一種生產力的解放。

他覺得這些父母或公僕非常懶惰,就拼命要求教育制度改善,應該設立共同基金制度(Community Chest),而不要有那種乞討的行為。這是鼓勵小孩子上學,都是好的濟貧措施。

還有,他反對商人的暴利,所以攻擊經濟上的不公平,希望政府能夠去控制、停止那不公平的商業、貿易,以及勞工剝削、高利貸。這一點跟王明道、加爾文也是類似。加爾文精神可以發展出很健康的資本主義和社會福利(不像現在弊病叢生的社會福利制度)。王明道先生也是,他對社會不義有非常大的憤怒,絕不是像那些跟社會、世界妥協的人那樣。

路德反對那些暴民,不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基督徒自由;也很反對那些暴君,不想到自己的責任在社會經濟上不正確。所以他常常一方面要順服公民的義務,一方面也常常希望整個社會能夠更有秩序。他有名的詩篇82篇解經,就是在講到社會制度上的事情。的確,路德沒有想到要有一套方式,來改變當時的社會。

關於加爾文

再講到加爾文。今天很多人都希望基督徒來改變社會。我再次說,說這些話的常常就是不甘寂寞的人。他們其實最怕,教會的牧師太熱心,要他改變,要他讀經、禱告。通常他們好像對屬靈的事一點興趣都沒有。

加爾文是要改變的,但他的改變,又是從屬靈作基礎,就是這些宗教生活、清教徒生活。而那種要改變社會的人一聽到清教徒,就覺得最討厭、最不喜歡這些。

加爾文在日內瓦的確希望整個社會環境被改變,好像一個基督教團體(Christian Commonwealth)一樣,在這裡面,政府要順服神的話。你想政府怎麼可能順服神的話?除非這些人真是基督徒。所以,福音使命永遠在文化使命之前;否則,文化使命就沒有意義,也不可能了。

加爾文覺得福音的大能要清潔、要改變的,不只是人心。一般人說路德是改變人心就好了;加爾文是要改變整個在地上的生活,家庭的、教育的、經濟的、政治的。當然到了荷蘭改革宗時,神學家凱伯爾(Kuyper)常講,全世界的主權都是屬於耶穌的。這話沒有基督徒會不同意,問題是我們說了,屬於基督,而祂是怎麼樣來掌管的?祂是同時用「屬靈」和「屬世」這兩個方式來掌管的。連Kuyper也同意,他在他有名的「磐石講座」(Stone Lectures)裡很清楚的說到:我們基督徒有的權柄,不是那種世界的權柄,我們有的是屬靈的權柄。教會必須把自己的權力限在屬靈的範圍之內。他也承認神的普遍恩典。

如果加爾文說,整個宇宙的每個地方都要被神來管理,基督不只是改變人心,也要改變整個社會、國家。我們也是會問:如何改變?你不能立法叫人家敬拜上帝、信耶穌,只能鼓勵,不能強迫,所以怎麼可能?因此也有人講,只有慈運理跟中世紀、基督教社會有一點不一樣,慈運理不否認神職人員可以用世俗的權力,他也反對教宗至上的權力超過世俗的。這部分他跟路德一樣。

一般都很喜歡講:現在宗教的權威不在教會手裡,在誰手裡?慈運理說,宗教的權威在聖經、聖靈的手裡。這話說了等於沒說,我當然相信聖經、聖靈有最大的權威,但教會是聖經、聖靈傳講或傳遞的地方,不把這放在教會裡,要放在哪裡?還是要出去傳福音、傳講神的話,來改變人。

其實加爾文和慈運理都說,他們的權威不在教會,而在神的話。這只有清教徒做到了,用神的話來改變。但今天這些喜歡改變社會、文化的「文化基督徒」,天天以不讀、不熟悉聖經為榮,他們怎麼用神的話來改變社會?而加爾文又怎麼用神的話來改變社會?當然除非是人信主,否則誰聽神的話?

加爾文跟路德一樣,非常強調這兩個國度的區分。一定要分得很清楚,不能混在一起,他也不是說我們要用舊約的那種「神治」方式,因為那已經有很多流弊。加爾文用最嚴厲的話責備那些把這兩個混在一起的人,可能他也覺得天主教是這樣子。但又有人說加爾文在日內瓦,和以後的清教徒仿他的時候,也是把兩個合得太近了。加爾文討論這個,多半都在他的《基督教教義》(Institute)第四卷20章裡。


 
附件:1  
發佈者來自/76.115.148.235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