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神學回應

標題 / 給朋友的一封信:從大衛鮑森談正確教義     編號 /  54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Fri Jul 29 06:07:32 2011
分享到 /  微信 更多
  plurk LINE     文字PDF / 1      

給朋友的一封信:從大衛鮑森談正確教義



  這幾天靈糧堂的朋友給了我大衛鮑森(David Pawson)的“Word and Spirit Together”(中文書名好像《聖道與聖靈》,看書名就知,他認為聖經和聖靈要並重,這講法不一定穩妥),而且不久臺北就會有他的研經培靈會,對他多瞭解一點。

  他是一個對靈恩派有好感的基要派,不僅聖經很熟,也很用功,對歷史文化有相當的瞭解(著有新約綜覽、舊約綜覽)。這方面,我對他有尊敬和欣賞。但他對神學教義恐怕認識不足,這可能是你覺得他有些怪的理由。

  正確教義是重要的,靈恩派這方面的疏失大家都知,其實,基要派福音派也不多讓。

  16-18世紀的大異端索齊尼主義(Socinianism),是從要「徹底破除天主教迷信、完全歸回聖經」的理念開始的。他們要破除的,包括「人的遺傳」,包括三一論和基督論這些神學,結果,自己變成大新派。王明道一生反三一,在日記中說:「有人竟妄言說,耶穌與父一樣大」(王顯然覺得父比子大,他的根據應是約14:28)。王在此,離他最討厭的新派,只有50米了。高舉聖經而不學正統教義,不僅自大,而且危險。

  一般人都以為司布真是與新派作戰累死的,其實,他作戰的物件,多半是對新派同情的福音派。這些福音派,知書達禮、文質彬彬、溫良恭儉、寬以待人,就是不肯定正統教義,我痛恨他們。

  同樣偉大的梅晨(J. Gresham Machen),一般以為他是被新派氣死的,其實,他的敵人固然是新派,但給梅晨最大打擊的,是認為梅晨「沒愛心、不與人合一」的福音派:普林斯頓神學院(Princeton Theological Seminary)院長史蒂文生(J. Ross Stevenson,1914–1936)及福音派靈修大師(我討厭亂封大師,這裡是諷刺他)艾德滿教授(Charles Rosenbury Erdman)。

  梅晨被新派福音派聯手打擊後,就輪到基要派麥堅泰(Carl McIntire)和包斯威爾(J. Oliver Buswell,惠頓院長Presidents of Wheaton College)攻擊他,因為梅晨反對基要派的社會三與(一般人,包括許多知識份子甚至教會史專家以為基要派不入世不三政,亂講),他不贊成「禁酒法」,認為政府和教會這樣做不當,政府不當,因政府此舉是干涉人民自由,教會不當,是因為教會把力氣用錯了地方,教會應傳福音,建造教會,管什麽禁酒。這當然使梅晨被罵死了;「酒鬼」、「拿了酒商的好處」、「作世界的酒,而不作世界的鹽光」、「敗壞家庭」。另外,梅晨對影星卓別林有好感,基要派當然也罵他愛世界,拿了好萊塢的好處,下流等。基要派後來開除了梅晨。

  梅晨主張教會作教會的事(傳福音,建造信徒),別管社會,這使他對教義、教會重視,而對文化有多元包容,對社會議題以自然法為討論的原則,而不是用「基督教的XX觀」來自斷討論之路。梅晨了不起。

 
附件:1  
發佈者來自/76.115.148.235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