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神學回應

標題 / 創造與進化衝突嗎?     編號 /  58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Sun Jul 17 14:44:10 2011
分享到 /  微信 更多
  plurk LINE     文字PDF / 1      
創造與進化衝突嗎?

聖經記載的上帝創造,與達爾文主義有沒有衝突?非常保守的基督徒認為有,絕大多數不信神的科學家也認為有,一些比較開明有知識的基督徒,從達爾文的基督徒朋友Asa Gray(他是達爾文主義在美國的最有力的鼓吹者支持者),到神導進化論(theistic evolution)者,到21世紀的Francis Collins則認為沒有。Collins這樣的調和派,落得兩面挨罵。

挨罵不挨罵不重要,支持或反對的人數多少也不重要,甚至有多少專業知識也不頂重要。達爾文對DNA的知識是零,不如今天一個中學生,這不是問題。學者們認為達爾文偉大,比現代DNA專家偉大,在於他勇敢而有創見的指出,世界之所以如此,是自然選擇的結果,與上帝無關。對基督徒而言,最重要的是忠於神、忠於聖經;對基督徒和非基督徒另一件重要的事是,我們辯論時,要講道理,頭腦要清楚。

如果忠於神忠於聖經,基督徒必須堅持,神獨一又全能,他創造管理每一件事,這樣的信念,當然與一切非基督徒相反,達爾文是不是基督徒呢?這問題不重要,達爾文是不是基督徒,與他的理論正確與否,並沒有直接關係。一個不信主的醫生、工程師、老師等,可以有正確的診斷、設計、教學,而基督徒醫生、工程師、老師等,可能犯很大的錯誤。重要的問題是:達爾文提出、他子弟發展的理論對不對?合不合聖經?

筆者認為達爾文不是基督徒,他的理論不對,不合聖經。但筆者不會去反駁達爾文主義。理由一:筆者沒有這方面的專業。理由二:有些反駁是不須要的。

關於理由一,沒專業,不懂,怎麼敢講人家錯?因為聖靈在信徒心中的見證(羅8:16;林前2:12;林後1:22;約一3:24)比任何其它的證據都大,這不是無理取鬧、蠻橫霸道,這是Alvin Plantinga等人提倡的「改革宗認識論」(Reformed Epistemology)的應用一班。聖經指出,世界是背叛神的(約15:21、22;林前3:19;雅4:4;加6:14)。世界不僅不信全能神藉他的話創造了萬有,世界也不信神的話可以成為肉身。基督徒可能沒有生理專業,生理專家憑他優越的專業告訴基督徒,耶穌不可能是處女生的。基督徒應當向生理學家學習,但在這事上,基督徒卻堅持,生理學家錯了。同樣的,基督徒可能不是地質學家、生物學家等,但不論何等有權威的學者說,世界不是全能獨一神創造的,我們沒知識的基督徒,因著聖經和聖靈的見證,堅持專家錯了。不過,基督徒承認,我們可能錯解聖經,也可能把自己的主觀等同聖靈的感動,以致於無理取鬧、蠻橫霸道。又要切記,用一個流行的科學理論:大爆炸、進化論等,去支持或反對聖經,是極不智的,因為,這些理論一定會被取代,聖經卻不能被取代。

關於理由二,基督徒相信神掌管萬有,但我們不必言必稱上帝。小孩問父母,我從哪裡來的?父母說,你是上帝造的。這答案很對,有聖經根據(詩139:14)。但在適當的時候,父母用性教育使小孩知道,神藉著生理過程使他出生,也很對,(詩139:15,「地的深處被聯絡」,指性行為),而如果在醫學院的考試中,對「試述嬰兒成形過程」這問題,學生答:「上帝作的」,他得零分是應當的。又如「雨從何來?」這問題,可以答:「上帝降的」(詩65:9)。但用純科學語言:雲層厚,碰到冷空氣會下雨,也很對(路12:54、55)。再如我們吃飯禱告謝神賜食,不信主的父母聽了很生氣,「飯菜是爸媽辛苦供給你的,那是神賜的?」我們可以體諒父母的生氣,因為他們沒有信主,不可能相信,是上帝給了父母體力智力、工作機會,燒飯能力,也不能相信,光合作用等「自然」現象的後面,是上帝在主導。基督徒老師,在解釋雨(或說明任何自然現象)時,要堅信神的全能,但不必因為教科書沒有提到神而反駁教科書,因為聖經也沒有這麼做。如太4:2,耶穌沒吃東西,就「餓了」。聖經不是寫:神使耶穌餓,耶穌就餓了。

那麼,進化,是神使用的創造辦法,如雲遇冷空氣,是神降雨的辦法嗎?進化、神造二者不衝突,像Collins等人說的嗎?
不是,因為達爾文主義最基本的信念就是「自然選擇」:萬物的形成,是自然無目的選擇的結果,不是超自然上帝有意識有目的的決定。

「我們的理智,絕不接受以下說法:使所有的動物,包括人,成為現況的自然選擇,是刻意,是有意引導的結果。」“No shadow of reason can be assigned for the belief that ... through natural selection of the formation of the most perfectly adapted animals in the world, man included, were intentionally and specially guided.”
—達爾文,The Variation of Animals and Plants under Domestication, 2nd edition, New York: D. Appleton & Co., 1883, vol. II, pp. 428-429.

「宇宙只有盲目的力量,人在這股力量中,有的很慘,有的很幸運,其中毫無道理、公平可言。沒有設計、目的、好壞,只有盲目無情的冷漠。」In a universe of blind physical forces and genetic replication some people are going to get hurt, other people are going to get lucky, and you won't find any rhyme or reason in it, nor any justice. The universe we observe has precisely the properties we should expect if there is, at bottom, no design, no purpose, no evil and no good, nothing but blind, pitiless indifference. 道金斯,River Out of Eden,New York: Basic Books, p. 133.

達爾文主義者道金斯嚴責Collins的調和,良有以也。與達爾文主義最能銜接的宗教是講空無的佛教,不是強調宇宙有創造者管理者的基督教。

純從受造物來推造物主不存在,這是達爾文主義的作法,基督徒不同意。純從受造物來推造物主存在,這是「智慧設計」論的作法,也不恰當,因為受造的世界是墮落的,罪人的觀察和推理是扭曲而有限的。遍地的確滿了神的智慧及榮耀(詩104:24),但那是有信心的人,才看得到的。沒有信心,如David Hume和Thomas Hobbes,看到歷史和世界,只看到虛空痛苦無意義。基督徒看到雪花蜂鳥,覺得神創造奇妙,我們看到先天殘疾,洪水地震,天災人禍時,不也會懷疑神的創造管理嗎?受造物不能使我們認識神是創造主;神的話、神的啟示才有這能力。

 
附件:1  
發佈者來自/76.115.148.235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