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倫理回應

標題 / 信神重於自省     編號 /  37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Mon Jan 17 11:17:46 2011
分享到 /  微信 更多
  plurk LINE     文字PDF /     
基督徒常因朋友家人不信不悔改而傷痛而自省自責,覺得這是自己見證不好的結果。

反省自責是謙卑是好事,我們常是失味的鹽,不亮的燈,該憂傷慟悔,認罪更新。不過我們要想得完整些,包括思想人為什麼信或不信。

很多神僕,如耶穌(耶穌當然不只是神僕,他也是神)約瑟、摩西、大衛、耶利米、保羅等,他們都有很好的言教身教,思想言行都不斷的見證神,但他們親友的反應多半是負面的,聖經清楚指出,這不是神僕的錯,是他們對象的錯:「光來到世間,世人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不愛光,倒愛黑暗,定他們的罪就是在此」(約3:19);「因為我來是叫人與父親生疏,女兒與母親生疏,媳婦與婆婆生疏」(太10:35);「你們要為我的名被眾人恨惡」(路21:17)。

我們當然不是隨時指責不信的親友頑耿悖逆(有時要如此,請想想聖經中,神僕對同胞的嚴厲的話)。我們是要對神的拯救更加感恩,如果不是聖靈工作,我們自己怎麼會信,怎麼會繼續信?不配啊!是神的憐憫。我們要多禱告,求神憐憫光照不信主的人;我們要多禱告,求神憐憫光照已信主的人,使我們繼續不斷在主恩中;我們要多禱告,求神給我們智慧,知道什麼時候該開口,什麼時候該閉口,什麼時候該說重話,什麼時候該柔和婉轉。

自省是好事,但更好的是多思想神,自省而缺少了神恩典、權柄、應許、警告、安慰、勸勉等光照,自省會因省得對而自大,或因省得錯而絕望,中國文化的自省,太沈重了。「天下興亡,匹夫有責」!二次大戰,高棉大屠殺,千千萬萬的天下大小事,我真有責任嗎?這世界是神在掌管,不是人,更不是我。大家都聽過,督學問小朋友:「阿房宮是誰燒的?」小朋友答:「不是我」這笑話。我覺得笑中有悲,不是悲國學常識低落,是悲我們常被太沈重的道德重軛壓成嚇成這個樣子。

新保羅觀的先鋒Krister Stendahl 寫過一篇名文 “The Apostle Paul and the Introspective Conscience of the West”(保羅和西方人的自省心態),文中責備從奧古斯丁到路德以來的正統神學家,說他們誤解了保羅,並使西方人良心不安,天天自省自責。

Stendahl 完全搞錯、搞反了,聖經和正統神學強調人要省察自己的罪(詩77:6;該1:5;路11:35;林前11:28;林後13:5),這使西方教會和文化能謙卑認錯,和東方的死要面子不認錯相反;而正統教會高舉因信稱義,這使西方教會和文化有平安和自由的心態,和中國文革時,人心惶惶,時時要檢討自己要認罪相反。當正統教義被曲解被忘記,如19世紀自由神學抑神揚人,就使西方越來越強橫的走向帝國主義和納粹(因人自大),也使西方瀰漫著憂鬱悲觀(因不信神的救恩)。而今,新保羅觀只是舊酒新瓶的自由神學,它必定會惡化人的自大和自卑情結。

我們要反省要思想的是神何等恩待罪人,是耶穌基督的十字架何等寶貴,而不是我們自己多爛或多好。所以,不要駐足在你自己身上,要到耶穌那裡,那裡有永生有安息,能稱義能成聖,得自由得榮耀。
 
附件:
發佈者來自/118.168.64.56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