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福音入门*受洗须知

什么是圣经?
线上收听

文字稿在附件

什么是圣经?



「启示」vs「投射」的观念

  圣经是不是真的有错,或介绍圣经的时候我们需要有「启示」的观念。「启示」是什么?「启示」是神学里很重要的一个题材。我右手里面有什么东西?你没有看到,如果你没有任何方式看到,包括没有X光,你只能猜。你可能用你智慧、聪明和你心里所想的来猜是什么,譬如你是一个很饥饿的小孩子,你希望这里面是一个巧克力糖。或者是你看到我的手鼓起来,你觉得可能是个高尔夫球。如果鼓得更厉害,你觉得可能是个棒球。但这都是猜。德国一个无神论的哲学家费尔巴哈,他说:「所有的神或宗教都是人投射出来的。」就是人有所想法,然后投到那上面。就好像你们把你的想法投到我的手里面。

  费尔巴哈说,假如我们希望的上帝是一个让我们很赚钱或老公对我很好,我们就会把这种想法投射到上帝。他说,特别针对基督教就是一个父亲的意象投射出来的。譬如说,我们台湾拜妈祖,妈祖只是一个渔民的女儿林默娘,但是她很孝顺,她父亲出海,她会点个灯在海边,希望她父亲能看到,回来时比较方面点。后来她被浪卷走了。传说是这样。有可能人在打渔、月黑风高、看不到什么东西的时候,有人会说,如果林默娘还在,能在海岸上点个灯让我们看到就好了。不管真的或假的,也许这个时候,刚好风把云吹开了,村子里的灯光就显出来了,於是就有个人说「林默娘显灵了」。你希望的东西成为你膜拜的对象,这叫做「投射」。

  费尔巴哈说,所有的宗教是人想出来的,当然他是特别针对基督教讲。我们同意费尔巴哈讲的「每个宗教」,可是基督教例外。我们承认其他宗教的确是人想出来的,譬如说:军人、战士,在中国的传统哩,他们所拜的对象通常是关公或岳飞,因为他们孔武有力。听说妓女拜的是猪八戒,因为猪八戒叫男人好色,以致妓女的生意可以很好。就是人有所求、所想、所盼望的,就想出怎样的神。可是这是我们投射出来的。投射,说简单一点,就是我们想出来、造出来、希望出来的,那不是真神。

  咱们基督教讲我们的神的时候,我们不说这个神是我们投射出来、想出来、造出来的。我们说,这个神把自己启示出来。「投射」是你对上帝的猜测;「启示」是上帝告诉你他是谁。所以我把我的手打开,你就看到了这底下有个戒指。我把我的手打开,让你看到,这叫「启示」。「投射」是人想出来的东西;「启示」是上帝告诉我们他是什么样的上帝。如果上帝不启示人,人不会认识上帝,也不会敬拜上帝。

神的启示

  那么启示在神学里面分「一般启示」和「特殊启示」。

 一般启示


  「一般启示」又有外在和内在的。外在,就是神在大自然、历史中,把自己是什么样的上帝启示出来、显示出来。

  外在的,神在自然界里的启示

  使徒行传14:17,保罗在路司得讲道说,神「为自己未尝不显出证据来,就如常施恩惠,从天降雨,赏赐丰年,叫你们饮食饱足,满心喜乐。」这话是对一群异教徒讲的。这叫「一般或普通启示」、「一般或普通恩典」。这是所有人都有的,不管是基督徒或非基督徒都有的,上帝把他自己的恩典或慈爱和美好的个性、能力,藉著广施恩典给人,好像耶稣在马太福音5:45讲的,「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神给所有的人,包括堕落世界的每一个人,甚至所有的万事万物,虽然这个世界抵挡他,他仍施这些恩典,显示他是一个慈爱怜悯的神,叫我们满心喜乐。

  又像使徒行传17:25,保罗在亚略巴古对雅典哲学家和迷信的人说:神「也不用人手服事,好像缺少什么;自己倒将生命、气息、万物,赐给万人。他从一本(有古卷作血脉)造出万族的人,住在全地上,并且预先定准他们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要叫他们寻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实他离我们各人不远;」这是神在自然界中的启示。我不知道现在在教会里面,包括你们,不管是布道会或学校团契聚会,你们基督徒老师或长辈或长老、牧师,会不会跟你们讲,「你看这个世界、大自然多么的奇妙,从最大的星云,到构成原子的最小的粒子夸克(Quark),到生物亿亿兆兆见的事情,多奇妙,可见得一定有一个上帝,他造、他管这些。」我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这样讲。我想教会里面,我们从小听到的就是这样。我有的时候也是这样讲,这个世界太奇妙了。

  如果这个教堂这么漂亮、这么美丽,我们想它不会突然变成的,或者是风吹雨打,一块石头经过几十亿年就吹成、风化成一个教堂,是有智慧有能力的创造者创造的,是有工程师、建筑师设计建造的;这个宇宙更是这样。神在大自然中把自己启示出来,让人不仅经验他的恩典,而且认识他是一个施恩的主,包括让人生老病死的每件事,都让人去认识这位上帝。刚刚读的使徒行传17:25,「预先定准他们的年限」,那就表示神叫人生,叫人死。其中还包括受精卵、精子,包括我们成长的每件事,包括我们的消化,包括千千万万亿亿兆兆的事,包括我们逐渐长大,包括我们衰老、死亡,神都叫人去想有一个上帝在那里,包括他会叫人生叫人快乐,也会叫人痛苦、叫人死。这都叫我们认识这个上帝。这是上帝在自然界里的启示;另外就是上帝在历史里的启示。

  外在的,神在历史里的启示

  譬如在但以理书,尼布甲尼撒的梦,梦见一个巨大的像,金头、银胸、铜腹、铁腿,然后这巨大的像后来被一块石头打碎。尼布甲尼撒不知道这个梦是什么意思,但以理告诉他。但以理说,2:37,「神已将国度、权柄、能力、尊荣都赐给你。凡世人所住之地的走兽,并天空的飞鸟,他都交付你手,使你掌管这一切。你就是那金头。在你以后必另兴一国,不及於你;又有第三国,…」,这些都在上帝的旨意,让文明、帝国、邦国有兴有衰、有伏有起。在这些列王在世的时候,神会另外立一个永存的国度。神在历史中,包括台湾的历史、日本的历史,包括我们个人的、国家的、文明的、艺术的,神也启示众世人有这样一位奇妙的神。

  这是外在的,在历史和自然中的启示。

  内在的,神在我们的良心中启示

  神也在内心中启示。那就是罗马书2:15,神对人的要求,「律法的功用刻在他们心里」,我们一般讲是「良心」,根据我们普遍有的道德意识,我们知道有一个神。

 「一般启示」,因为罪恶,叫我们看不出上帝的伟大

  我刚刚讲的这么多,我下面要说,可是有用吗?完全没有用。不但没有用,还有害。当我们看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不知道你觉得怎样。我也不知道你是念生物系或天文系或物理系的。我们教会有学物理的大学生,有学各行各业的教授和学生,他们只要敬虔一点,都会说这个世界上帝太奇妙了。我前天跟我们一个传道聊天,她是台大物理系毕业,也在美国念书,后来去念神学了。她说,「我在念宇宙学的时候,就觉得你念宇宙学却不相信上帝,这是不可能的。」她说,「太奇妙了。」可是各位,是吗?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而且大多数的优秀科学家、天文学家,包括这位台大高材生的老师,他们天天研究这个奇妙的宇宙,他们却不觉得有上帝。他们毫不觉得有上帝。就是「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是这样么?我们看这宇宙、看这春夏秋冬,不要说星星、月亮、太阳、雪花,所有自然界的东西,我们看了,我们会觉得有个上帝,有个慈爱、全能、独一的上帝吗?我不知道你觉得怎么样,我必须说,恐怕很多基督徒都不觉得这样,更不要说非基督徒了。

  非基督徒在看这世界的时候,这个世界如果是奇妙的,我们基督徒会说是奇妙的,可是如果你不是基督徒,这个世界当然有很多奇妙的地方,但我想每个行业都有罢,包括物理学家克里克(Francis Crick)、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得主法国生物分子遗传学家莫诺(Jacques Monod),他们都不能否认,甚至告诉我们:「这个(他们所懂的亿万分之一的)宇宙,好奇妙」;可是他们不觉得这后面有一个奇妙、慈爱的上帝。理由是什么?太简单了,因为你看到这么漂亮的宇宙,你也同样、甚至更多的看到洪水、海啸;你看到新生婴儿的奇妙,你同样看到生下来的小孩是智障、蒙古儿;你看到人成长的奇妙,你同样天天经历到衰老和癌症的威胁。整个宇宙,我们人来看,我一点都不怪人不信有个上帝。因为我们在罪恶里面,虽然上帝不断藉著历史和自然来启示他的伟大,可是罪恶让我们看不出来。

  包括你看历史,历史学家也会讨论「历史有意义吗?」。我不知道你在大学里面学的是什么,但我们那时候,存在主义流行的时候,历史、文明都是荒谬、无意义的。我知道最聪明、优秀的无神论者,像罗素、莫诺(Jacques Monod),都会说「人生没有丝毫的意义,这整个宇宙就是荒谬不经、没有意义」。当然他们还是要说,我们能够做的事,就是诚实的做学问。但这是自打嘴巴。如果一切都没有意义,那么诚实的做学问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只学者会讨论而已。爱因斯坦因为是犹太人、受犹太人文化的影响,他一生中有两句话最有名,一句「上帝不掷骰子」,就是这个世界不是随便的;另一句在他的普林斯顿研究所里,「宇宙是友善的」。我不知道你懂不懂这句话,或你觉得「这个世界对你友善吗」?还是这世界是个 “hostel”(暂时的居所)。我想在我们台湾也越来越多忧郁症、躁郁症、自杀的人,我们会觉得这个世界是可怕的。我们会觉得不仅是父母或兄弟姊妹或老师对我们是威胁的。我们对人也常常不是友善的,然后整个宇宙就是可怕的。我们很有可能这样觉得,因为就好像考试、失学、失恋、失业、找工作等等,都让我们活得很辛苦。不过我讲的不是这方面,我们讲的是启示,当一般启示,不管是外在的(自然界或历史)或内在的道德法则,哪里有什么良心!哪里有什么普遍一致的道德法则!没有!所有的道德都是风俗习惯慢慢约定俗成的;所有的东西都不是长久的,都会不断地变化的。

  总之圣经上讲,因为人有罪,上帝藉著万事万物、自然、历史把自己启示出来,人丝毫看不到上帝,反而「将神的真实变为虚谎,去敬拜事奉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罗21:25),就是我们不去敬拜、事奉、感谢、喜悦上帝,结果我们活著不仅是自我中心,也活著把别的东西当作上帝,而且我们活得很苦,一点也不喜乐。

 所以,这时候就需要神给人「特别启示」:上帝的话和耶稣基督

  自然启示,在神把自己告诉人的时候,因为人的罪,这启示都被扭曲了,人看不见神,人把上帝变了,人把上帝消灭了,把假神变成真神。因此这时候就需要特别的启示,就是神的话。

  神的话分两个部分:一个是被说(spoken)、写(written)出来的神的话。说出来的是先知或使徒的传讲,写出来的是圣经。这些是上帝的话。另外就是道成为肉身的耶稣基督和耶稣的话。这点,我们要举个例子。

  当一个留学生到美国,(这是我三十年前的经验,现在怎么样,我不知道了。可能不是。那时候我们都是很穷、可怜、孤单、节省的),去一个城市读书,当地的教会或查经班知道了,然后就派人去接飞机。然后知道他很孤单,就每个礼拜天开车去接他到教会。他不是一个基督徒,他听道听不懂,牧师说「我们打开创世记第1章」,他也不知道翻到哪里,所以这个接他、带他到教会的同学,聚会也坐在他旁边帮他翻圣经,教会爱筵的时候也陪他,帮他打饭、夹菜。这个新来的同学是个男生,接他的是个女生。所以这个男生就开始投射,他根据这个女生上述的动作,自然而然地想,「这个女生喜欢我」。这投射应当还算相当准确,因为这女孩子所启示出来的,举手投足表现出来的,打电话关怀他,坐在他旁边。这个女孩子把自己启示出来,让别人的感觉是这女孩子喜欢这男生。於是这男生有一天就说了,「这个小姐,我来美国后,你就对我很好,我很感动,不过我在台湾已经订婚了,请不要再追我了。这女孩子就说,「啊呀,陈同学,你完全搞错了。我们去接送你,坐你旁边帮你翻圣经,爱筵的时候帮你夹菜,我完全不是喜欢你。我们这叫做基督徒的爱心。说得再简单一点,我们是要把你变成一个基督徒,所以这么努力。我一点都不是喜欢你。」

  各位,我要表达的是:每一个人,包括上帝,(上帝也是一个位格〔person〕),他要把他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显出来,让别人认识,可以有很多种办法,包括动作、画画、音乐。很懂音乐的人,听到这音乐,像韦瓦第的四季(Vivaldi’s Four Seasons),会觉得、猜想、投射、了解这是春,这是夏,这是秋,这是冬。从音乐里面可以看出来。或从舞蹈可以看出来那人要表达什么,或那人是什么样的人。或我到你家里去,我看到你家的客厅摆设,我就知道布置者很喜欢希腊的文明。我们的布置、穿著、动作都把我们自己显示、启示出来,让别人知道我们喜欢什么,譬如有段时间,你穿的都是绿色的,表示你站在民进党这边;你穿蓝的,表示你站在国民党这边。你的穿著、动作显示出来一些事情跟你有关,这也是上帝的启示。但是这些原则表达出来的(一般启示)都可能会被会错意。因此一个最准确地把你自己的心意启示出来的就是语文(特别启示),就是当女孩子说「陈同学,你已经猜太久,现在我跟你讲,我接你的意思是…。」各位姊妹,你们常常需要这样怜悯男生,因为男生常常会这样患单相思。所以你需要明白地跟他讲,(特别地启示他),「我没有喜欢你」。当然有的时候我们也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他。

  我要讲的就是,神用很多方式(异梦、神迹、奇事)把自己启示出来,其中一个最准确的、最清楚的就是「文字」。希伯来书1:1-2,「神既在古时藉著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 就是用异梦、神迹、奇事,但最清楚的是用他的话,让人知道我是什么样的神, 「就在这末世藉著他儿子晓谕我们」,这又要用比喻了。

  我们要认识这上帝是怎么样的上帝,他要把自己启示出来,否则我们看这个世界,我们未必会想到有一个独一的真神;反而因为我们的罪恶,我们会想到打雷了因为有雷神,海起了风浪因为有海龙王,土地长了五谷因为有土地公,或希腊人觉得五谷有谷神,爱有爱神…。我们基督徒说有独一的神,因为我们被启示了。整个上帝的启示就不住地在跟我们讲话,也不住地告诉我们,所有告诉我们的可以浓缩成两句话:第一句是「我是独一、全能、全善的神」,这句可能也包括第二句,这是整本圣经所讲的,就是「我爱你」,这是玛拉基书1:2,「耶和华说:我曾爱你们。」我们也熟悉的约翰福音3:16,「神爱世人(God so loved the world)」,神爱我们。 你可以说,整本圣经就是神写给我们的情书,包括推荐自己的情书,在哥林多后书,保罗也讲,「我们明显是基督的信」,推荐耶稣。

  各位,很对不起,我是很落伍的人,我到现在还没有手机,所以我不知道手机到现在智慧型到什么地步。我现在是祖父辈了,我已经六十四岁了,甚至大你们的父母一轮),我们以前谈恋爱,那时候要向我的女朋友表达我的爱,尤其是两个人不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写信,情书一封一封写,不像现在你们是text message。我写的情书,我的女朋友,就是我现在的老婆,都留著。我们在暑假的时候人分两地,我在台北,她在高雄,鱼雁往来地,她很喜欢看我写的情书,看完还放在枕头底下。这。这些,现在你们都听不懂,包括寄信是什么东西。

  「神既在古时藉著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跟我们写信。圣经就是神给我们的情书。你情书有一万封,不如情人就在你身边。所以耶稣的道成肉身就可以说是神给我们的情书变成了情人,「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约1:14)。所以我们讲整个的启示,不管是特殊启示或一般启示,是上帝要我们认识他的。整个的圣经、这个启示的记录,就是要我们认识基督。对,我们看圣经有律法、先知书,有很多很多,还有家谱,很多我们觉得很无聊的,或很多看不懂的,看懂又觉得没有趣的,有趣的又觉得是假的。我们常常看圣经是这样。不管圣经是怎么样,传统的神学都告诉我们:圣经是见证耶稣的,所以我们看圣经、读圣经,不管在神学院或主日学里面,我们没有对我们的主有更多的认识和爱和信靠,那就有问题。我没有说圣经里面的律法不重要,但如果你只看到律法,而没有因十诫更基本的让你归向耶稣,你就还是没有看对。

  路加福音24:27,当耶稣复活以后,耶稣在以马忤斯的路上就跟门徒「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所指著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圣经是上帝的启示。神有一般启示,因为我们对一般启示不够认识或会扭曲它,所以神有特别启示。特别启示很好,但还不够亲切,所以它成为人,道成肉身,当然也是为赎我们的罪,但是也是要来让我们认识他。这些不管是耶稣之前、耶稣时、耶稣之后的见证耶稣、有权威的话,都是在圣灵的默示之下。

  默示跟启示不一样。启示是神把自己显出来。默示是把这个神显出来的记录,传统的讲法是准确、无误,而且有权威的。可是圣经的根据是非常稀薄的,只有几处,甚至只有一两处。主要的只有一处,提摩太后书3:16-17,「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或作:凡神所默示的圣经),於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圣经是上帝默示的,这是甚么意思?意思大概是:当神感动先知,把他要知道的事记下来的时候,是准确的,是有权威的,这就是我们手上的圣经。

  从我前面所讲的就是:圣经的成形,一个目的,就是要我们能够准确的认识上帝。因为上帝用其他方式来表达,我们都会误解,会错意,就像我们刚刚讲到的男生会会错很多意,不是女生已经显出各种对他的喜欢,他却不解风情,呆呆的,或女孩子没有喜欢他,他却自作多情。所以我说了,要用写出来的、讲出来的。人讲出来的,当然很多时候也是假的、错的;但是神不会骗我们,他就把他自己的丰富藉著圣经的记载让我们认识。

  我们现在说,圣经如果从古到启示录结束是来见证耶稣的,福音书之前的是预言他,福音书是记载他,后面是他复活升天以后,对他所有作为的一个反思,包括保罗所讲的,而且都是上帝默示的,很可靠的,是绝对有权威的。事实上,我不大喜欢讲,圣经没有错。如果你讲圣经没有错,这并没有把圣经的特点突显出来,因为这世界上很多东西没有错,可能有一本数学课本或文法书没有错,但是它没有圣经的独特权威。神藉著这个圣经让我们认识神、认识自己,认识救恩。

  下面我特别用自己的例子来讲。

  我当然讲这一切很多的基督徒是不接受的,包括很多敬虔的基督徒,他们相信上帝,但他们不相信圣经是没有错的。我直接说,我相信圣经是没有错的,但我不太喜欢用圣经没有错来形容,我宁愿讲它是有权威的、独特的。但是很多基督徒并不相信。为什么?一个,实在,不是现代的人,也不是有近代科学以后的,是所有的人看圣经都会发现,这里面有很多很荒谬的事,包括处女会生孩子,这是很荒谬的。我实际上没有女儿,倘若今天我十六七岁的女儿跟我讲:「老爸,我怀孕了,不过我没有跟任何男人有过性关系,这是圣灵感动的」。各位,谁会相信?圣经里有这样的记载,相当多的神迹奇事,我们会想,但我们在生活中并不指望他会发生,包括红海会分开。所以不信主的人当然会不相信。

  信主的人也好像因为世上没有很多这样的事情,所以我们就会有很多的怀疑。我们信仰的艰难也就在这里。我相信我们坐在这里的弟兄姊妹,我们大部分在很多的时候,我们觉得有一个神,可能很模糊,可能很强烈,总之我们觉得有一个神,但我们不知道这个神会听祷告、听我们的敬拜赞美吗,就是我们觉得我们跟上帝很遥远。我不知道你跟上帝怎么样。我觉得如果我们凭著我们的五官、感觉的话,我们就跟不信主的人一样,我们会很犹豫他是不是很真实的。好,很多人会说他是真的。但圣经的话是真实吗?是每个字都没有错吗?我们的科学好像否认很多东西。不仅科学否认神迹的可能性或会发生,这还不是重要的事,还有很多…

  各位,如果你今天到神学院念书,差不多刚开始你信仰都要崩溃了,因为有神学院老师教「亚伯拉罕以前的记载都是神话,不是真实发生的;亚伯拉罕以后记载的,常常也是扭曲的。没有出埃及这事。」你今天看稍微有点水准的解经书,都会说没有出埃及这件事,以色列人不过是长久居住在迦南山地的一群人;这有圣经根据,「他们从山上下来」,约书亚记、士师记都有这样的话。「创世记讲的不是真的,出埃及记讲的不是真的,都是故事、传说。」「大卫、所罗门的王朝,其实兆历史的资料是很小的,圣经夸大太多了。」「以赛亚最少有四个不同的作者或传统。」这些都会很动摇我们,反正就是说,我们看的这本圣经,几乎没有什么可信的。但是不要说这些学者,我们自己看圣经,甚至也不要谈科学上的事,(科学上的事,我觉得很多时候不难接受),就是这是有神在,有时候行出神迹奇事嘛!所以有发生这样的事,我既相信上帝,上帝创造世界、上帝审判、上帝叫童女怀孕…这些事,我也能够相信。

圣经自相冲突矛盾了,怎么办?

  各位,当圣经里面讲到神迹奇事的时候,可能问题不太大;对我来讲,没有问题。但是有一个问题很严重,那问题就是:假如圣经本身冲突了怎么办?这我讲一下我自己的例子。

  我从小在和平教会长大。我非常感谢和平教会给我的一切的带领。我在的时候是庄牧师,再来是商牧师,很多师大、台大的哥哥姊姊。那时候我被照顾得非常好,感谢主。神也很怜悯我,我从小就在教会长大,我跟我父母大概是一起信耶稣的。他们的朋友把他们带到教会。他们朋友的小孩把我们带到教会。我记得第一次到教会主日学的时候,那应该是我幼稚园的时候,那时候我就很喜欢唱这些歌。后来我妈妈在和平教会受洗了。我爸爸是在真理堂受洗的。我也受洗了。我们是外省人,所以是国语部的。但是我跟蔡牧师都认识,那时候蔡牧师还没来和平教会。我很喜欢教会,也觉得我很幸福,而且我也很追求,虽然我成绩很烂,也很不乖,但是我又很喜欢上帝的事,我又很喜欢读圣经。我想我在初二、初三的时候,我已经读遍一遍圣经了。大概初三的时候,我就定意说:「我要把圣经好好读一下。我要了解它。」因为我在读圣经,包括读福音书的时候,我有个印象,四福音书在讲耶稣生平的时候,记载的不太一样。我当然相信圣经是没有错的,是很正确的,所以我就想把四福音书作个综合。

  最开始,我记得我第一天下定决心要好好读圣经、明白圣经,从耶稣生平开始,也就是从耶稣的降生开始。耶稣的降生,在圣经里只有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有记载。我就对比著来看。我看马太福音第1章和路加福音前两章,我的信仰就快要崩溃了。稍微仔细一点看圣经,就发现圣经里面的矛盾。马太福音讲耶稣生下来以后,因为圣灵的指示,约瑟就带著一家人逃到埃及去了,因为希律要杀婴儿。路加福音讲,耶稣生下来以后,根本没有博士来见他,也没有希律要来杀他,也没有要跑到埃及去。到满了洁净的日子,他父母就到耶路撒冷去,把他奉献;然后事情办完了,他们就回到拿撒勒去了。两个记载,我没有办法调和。啊呀,第二天第三天再看下去,这耶稣受洗完了,马太、马可、路加说耶稣就被圣灵催到旷野去受试探,约翰福音说耶稣受洗完了,就呼召了施洗约翰的门徒,然后就带他们到加利利的迦拿,完全没有被试探,而且好像挤不进去这段话。马太、马可、路加福音讲耶稣到快要死的时候,到耶路撒冷去洁净圣殿,约翰福音讲他工作一开始的时候就洁净圣殿。我的信仰快要崩溃了。

  各位,如果你们看新闻的话,也随时随地会有。有的时候新闻告诉你,考古学家或科学家做了什么事,证明了挪亚方舟是存在的,证明了圣经如何。最近的一则新闻是一个月以前,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Tel Aviv University)两个考古学家说:「在亚伯拉罕那个时候,根据考古学,骆驼根本没有被驯服。骆驼被使用,差不多是在大卫的时代。大卫之前可能有一点,但亚伯拉罕的时候根本没有。所以创世记24:10讲到亚伯拉罕的老仆人取了十匹骆驼带著财物去米所波大米为少主人娶妻子,通通都是后人编的。」其实这事情,我在三十年前念神学的时候,就已经看到注释书这样写了,圣经是后来写的,后人编出来的。

  各位,我们碰到这样的事情,我们怎么办?我可以再讲一个钟头、一天,学者可以跟你讲十年,把圣经里的矛盾、错误、跟科学不合的地方都讲出来。我们不需要变成学者,就算自己看,也可能像我一样,变成那样,「啊,圣经怎么会这样!」我自己就有这种很恐怖的经验。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样的经验。你们当中若有很敬虔、爱主的人,你的信仰失败的时候,我们和合本圣经说是跌倒,就是你不愿意信。有些理由,有的人是逐渐的,譬如念大学,或因为工作忙,或交了朋友,就慢慢不来教会,不信了。有的是发现牧师有一些很失败的见证,就不信了。各位,我的动摇是从好好看圣经开始。我觉得圣经越仔细看,越发现经不起考验;但另一方面我又同时很深的相信圣经是上帝的话,是很可靠的。我在看圣经的时候,也同时受到感动。我有两种扯我的力量,一股是信不下去圣经,一股是很信圣经。在这种交战当中,我记得我仔细看圣经,看了差不多一个礼拜,我就拒绝看下去,因为我快要没有信心信主了。我可能有一两个月没有到教会。后来好像是一个受伤的人勉强到教会听道,然后半年以后才开始再度看圣经,而且看的时候都好害怕,就怕一仔细看就看到矛盾,信不下去了。这对时间有多长?大概从我高一,到大学,到神学院,到出来服事,到美国读书,到美国把博士念完了,但自己四十岁从美国回来在神学院教神学,我都不觉得我完全解决这问题。现在是解决了。但请听我讲,我不希望你们花那么多时间。但从另外的角度,你们如果肯去思想也是好的。

  我觉得每个人信主,我们都会有些艰难的事情。可能有些人,他很多事上都觉得神真实,然后感谢上帝。但是一看到他那唐氏儿的儿子,他就信不下去上帝。可能有一个很爱主的弟兄或姊妹,每次回到家里看到他老婆或她老公就信不下去。每个人不想信耶稣或信仰的拦阻有不同的原因,有的时候是教会的人,有的时候是吸引我越信越好的圣经也让我越看越不敢信。我在很痛苦的时候,我是一个很保守的神学生在一个很保守的神学院,在教会里也讲道,我也没有骗人,但是我觉得有那矛盾。各位,我们怎么知道圣经是上帝的话?到了神学院,我也继续的查,是不是圣经在抄的时候抄错了,会不会有些(像利未记)是人的话、根本不是神默示的话,只是后来的人把他放进去而已,放错了。有没有甚么东西能保证圣经里面所收的每个字都是上帝的话。我被很多圣经的话感动,我也很感动得来讲上帝的道,但是我需要有一个绝对的保握:我所看到的每个字都是圣灵默示的,有最高的权威,不管科学怎么讲。

  我那时候跟上帝讲过,「我给你一个台阶下,或我请你帮我解决问题」,我很严格,我觉得这严格是对的。如果你们没有这么严格,我觉得不应该。我要确知圣经是上帝的话,有最高权威。大概十几年前,丹·布朗写的达文西密码出来以后,我问我的儿子,我的儿子那时候应该是国中,念伯大尼美国学校,我说:「如果现在有一群很诚实、很有学问的教授、学者很诚恳地跟你讲,康先生,我们是最诚实的考古学家,我们现在已经确实的发现耶稣的坟墓和骨头了,也就是耶稣没有复活,整本圣经都在讲耶稣复活升天就都是假的了。如果这群学者不是要骗你,也不是要破坏你的信仰,就是很诚恳地跟你讲科学已经证明:基督徒基本的信仰记载不是真的,你们还信不信?」我两个儿子我看你你看我的不敢讲,因为爸爸是牧师,但是他们到底还不错,感谢主,他们说,如果那样我们就不信了。这话很诚实,我们有专家、有权威、有学者说「这不是真的」。我就说:「我只能凭著信心这样讲,求主帮助我,就算全世界所有的学者和人都说圣经是假的,我还是会信下去。」我跟儿子解释为什么,我也在这里跟各位解释为什么。

  我跟各位讲,你对圣经的接受,和你对上帝的信靠,这两个不全等的,因为我们不是拜圣经,我们拜的是上帝。但是我们对我们所拜的上帝的认识是来自圣经的话,所以圣经也是很有权威的。各位,真理不建立在投票上面,人多人少上。全世界所有的学者和所有的人,可能有几千年的时间都曾经深深地相信地球是方的,太阳是绕著地球转的,他们通通错了。各位,全世界所有的人、所有的学术可能都错了,而且错一千年、两千年;这些东西只有相对的可能性。我们要的是绝对的,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一定都是真的。

  我就跟上帝祷告:「不管学者怎么讲,让我可以不受影响。」就像有人讲,学者说那个时候骆驼是野生的,不受驯服的(domesticated);但我说,即使现在学者发现如此,我还是相信圣经说的话是真的,因为很可能再过二十年又发现什么新的东西,喔,亚伯拉罕时候的确有骆驼。各位,科学是随时会自我纠正的(revise itself),我们不用为它的改变而吃惊,也不必呼应它、互惠它,也不必惧怕它。但是我们信靠上帝并不是科学家跟我们讲的。我就看过一本护教的书说:「任何人都知道,天文学过了十年就落伍了,就很多东西都不对了。但请看圣经记载的天文学跟现在最新的天文学,比较结果是完全一致。」好,圣经跟最新的天文学是一致的;但按照他的逻辑,再过十年,圣经就会被推翻了。譬如他是1960年写的书,圣经跟1960年的科学很一致,那1970年是不是就不一致了!各位,不用太为这些事情去担心;我们需要知道的是:我们怎么知道这本圣经是真实的(the trustworthiness of Scripture)?

我们怎么知道圣经是上帝的话?

  我说:「主啊,请你行一个神迹,我们今天手上的圣经都是你默示的,正典,没有多也没有少,但我不要相信是会议决定的,虽然会议的确有产生作用,因为会议是人就会犯错。你们读神学都会知道哪个会议决定圣经正典的数目,我说那不准确,人会犯错,我需要请你给我一个神迹,让我知道圣经从第一个字到最后一个字都是你所默示的、都是有权威的。」你行个神迹,譬如天上显出个大异象,然后有一个很深沉的声音,『康来昌』,地都震动了,『我是上帝,我现在告诉你,你手上的圣经,每个字都是我的话,都是我默示的』。」我说,你行个这样的神迹,我就会稳如泰山,永不会动摇。各位,神没有行出这个神迹来,我没有经历到,但今天都没有。而且我跟你讲,如果上帝行了这个神迹,我会很高兴,但是一分钟之后,我就会跟上帝讲:「上帝啊,请你再行一个神迹,让我确知刚才那个神迹不是我在作梦,也不是魔鬼作的」。然后再过一分钟,我会要求第三个神迹,没完没了。

 圣灵给人的确信

  我们知道圣经是上帝的话,我们知道圣经是真实的,这是今天教会里需要有把握的事情。不是因为会议,也不是因为有神迹奇事,是圣灵在信徒心中做的工作,这叫「圣灵在我们心中确信的工作」(the Work of Holy Spirit in Assurance)。这比较多讲到的罗马书8:16,「圣灵与我们的心同证我们是神的儿女」,圣灵让神的儿女知道圣经是神的话。

  简单的说,圣经的权威不是建立在教会、学者、专家、人、圣徒上。圣经的权威建立在它自己说的上面。但是圣经自圆其说,我们怎么能接受呢?因为圣灵让我们知道这是真的。也就是说,我们没有主的灵,我们怎么都不能相信圣经有那么大的权威。如果我们没有主的灵,当圣经里那么多的「耶和华说」、「耶和华亲口说」、「主耶稣说」,我们都会觉得那不过是后人写的,可能我们有某种程度的尊敬,甚至相当的尊敬,好像儒家的信徒尊敬《论语》一样,但是那是不够的。我们需要求主帮助,让圣灵在我们中间,使我们确知上帝和圣经是上帝的话,约翰福音10:14,「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10:27,「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著我。」求神帮助我们,我们祷告。

  天父,求主恩待所有属主的儿女,求主让我们在你的带领之下,得以长大成熟,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弗4:13)。包括我们的爱心、信心,都增长;包括我们智慧和身量,并神和人喜爱我们的心,都一齐增长(路2:52)。主,当我们碰到艰难的时候,求主扶持。包括我们在认识圣经的事上,我们有软弱、迷惑、动摇,求主都帮助我们。奉耶稣的名祷告。阿们。

 
附件:1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