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讲道系列


在信中(一)(希伯来书 11:1-4)



信心始於神的启示与应许

 信心,不是出於我们,是神的作为

  讲简单一点,我们讲的是「因信」,用我的讲法是「在信心里面」。因为在希伯来书11章里面讲的这么多的「因著信」,英文一般是讲by faith(藉著信、因著信)。是没有错,但我比较喜欢把它了解成「在信心里面」或者「在信里」。「在信里」比较容易跟「在基督里」、「在圣灵里」连接在一起。我觉得我们基督徒的「信」的生活应该是一个「在信心里面」,好像我们在基督里面、在圣灵里面,好像我们跟基督连在一起,跟圣灵连在一起,跟信仰连在一起,一个长时间、一直不中断的一种状况。

  「因著信」,好像有时候我们会忘记有信心,有时候会忘记用信心;信心好像只不过是我们的一把雨伞,下雨了就赶快撑起,因著雨伞就不被雨淋;平常没用的时候就把它放在一边,需要的时候再把它拿出来。我们对於「信」不应该是这样的态度;不应该是有时候用它一下,有时候不用它。我们始终在「信」里面,我有时候也不用那个「心」字,因为原文也没有。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比较重要的是希望我们都是「在信里面」的。

  我们就从第1节开始看起。11:1,「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我不喜欢很多的学者在解释圣经的时候,或者是在神学院里谈圣经神学的时候,喜欢把圣经支离破碎。保罗的信心观,跟希伯来书的是不一样的;雅各的,跟保罗的是不一样的;每一个人的观点有所不同,这是没有错的。但是,我们必须相信整本圣经都是圣灵默示的。教会不仅在圣经是一致的,教会在历世历代正统所信的也是一致的。我们并不是强解,我们并不是用系统神学来强解圣经。所以,很多人说用圣经神学来支离破碎系统神学,这是不恭敬的,这也是不应该的,这也是不合圣经的;因为神是一致的,神不会矛盾的。

  希伯来书作者讲到「信」,跟保罗、雅各讲的,跟新约、旧约讲的,基本上是一致的。所谓「信」是出自上帝的工作,是因为神的启示,是因为耶稣基督的拯救,是因为圣灵的感动;不是因为我们,不是因为受造物,不是因为教会;是因为神他先开始把他自己的美好,藉著耶稣基督、藉著圣灵、藉著圣经的话,让我们知道。所以,「信」总是来自神的启示、神的作为;这个作为,特别藉著圣灵把神的奇妙和美好放在我们的心里面;我们对这些的认识就产生一种正面的生活态度,这就是信心。所以,信心不是从我们心里产生的一种作为,而是神的作为让我们这些蒙恩的人有的一种反应。希伯来书的作者是这样了解。保罗也是这样了解。

 基督徒共同的盼望,就是神的应许
 
  我们从第1节来看,一个有信心的人,或者信心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所望就是所盼望的事情;这个所盼望的事情,我们从前面、后面,或是从其它地方也可以看到都是出自上帝的应许。这时候,我们就想到保罗所讲的话了,「只是所见的盼望不是盼望,谁还盼望他所见的呢?但我们若盼望那所不见的,就必忍耐等候。」这是罗马书第8章的话,另外在第5章也讲到我们很熟悉的「患难生忍耐」。我们在恩典中「欢欢喜喜地盼望神的荣耀」,都是因著上帝的应许我们有所盼望。我们盼望的,不管是神应许亚伯拉罕的事、以撒的事、雅各的事,还是神应许我们——要让我们所有属神的儿女都因为亚伯拉罕的后裔蒙福,都有非常丰富的、属天的、属地的产业——就是我们在耶稣基督里永远的幸福和快乐。

  我们每个基督徒有共同的信仰、共同的主、共同的洗礼,就是一主、一信、一洗、一神、一个福音、一个盼望。我们是神家里的人,虽然我们有不同的身体,神在不同的时代的众人身上,也有不同的做法,但都是要让我们归向这一位神,得到这一位神的应许和他给我们的救恩。也就是,一方面我们是一个身体上的肢体;另一方面又是不同的肢体。所以,我们基督教的信仰是非常棒的,我们是一元的,又是多元的。我们基督徒有一样不变的东西,我们又有多变的自由。

  我们非常喜乐,非常感恩,我们有一样共同的盼望。如果我们在教会,我们当然会说我们有不同的盼望:一个老年人,可能盼望的是有一个好的外劳照顾他;一个年轻人,就不会希望有一个好的外劳照顾她,也许她希望有一个好的老公照顾她。这是不同的盼望,但是这不同的盼望、又有相同的盼望。都是什么?就是我刚才讲的,有个好的老公,好的老婆,或者外劳,或者雇主,或者雇员里面,我们希望我们的生活是平安的、是喜乐的、是充满爱的,这又是相同的盼望了。我们也都在主的爱里面,上帝给我们的盼望,是要我们互相帮助,互相分享的。当我需要一个外劳的时候,有弟兄姊妹帮我介绍。当我因得到外劳而喜乐、平安的时候,我能多用那平安喜乐的时间,为其它在工作的弟兄姊妹祷告。

  我们有所望的事。「望」是上帝给我们的应许,我们就欢欢喜喜,这是在后面第13节,「这些人都是存著信心死的,并没有得著所应许的;却从远处望见」,虽然这个「望」(see)跟希腊文的「希望」(hope)是两个不一样的字,但是意思是一样的都是还不在手上,而是在遥远的地方,但是我们很欢喜的看见,因为那是神的话给我们的应许、圣灵在心中给我们的盼望。

信,是所盼望之事的实现

  我们有信心就是我们在盼望一件东西,而「信是盼望之事的实底」,这个是什么意思呢?我看一本可靠的解经书上把它讲的最简单,就是「信是所望之事的实现」。倪拓声弟兄把它翻成「实化」,也是没错,就是把一个还不是真实的东西,还没有得到的东西把它化为真实,变为真实。不过实化有一点拗口,甚至误为石化,所以还是把它说成「实现」比较好。上帝给我们的应许一定会实现,但是那是因为我们有圣灵使我们有信心。这不一定在今生能够实现百分之百,事实上一定不可能百分之百,但我们却能的确真实的实现到上帝应许要给我们的永生、平安、喜乐、自由、慈悲、怜悯,和各样圣灵的果子。

  信心让我们所盼望的东西能够实现,不管是我们刚说的外劳或是其它东西,这些东西虽然不是圣经所应许的,但我要表达的是:这些东西是让我们生活能够更感恩、更喜悦,我们相信或多或少都会实现。「信」让神所应许的盼望能够实现,「信」使我们对还没有看见,其实就是还没有发生的事,不管是「所望」或是「未见」,都还没有完全实现在我们身上。这一点我也提醒一下。

  这几年我常常听到教会讲道说:「我们听道要行道」,这是雅各书的话,当然是真的。但是我们也知道一件事,神的应许、神的道,在主再来之前不能够完全的实现。我们还会死亡,我们还会犯罪,我们还不能够不犯罪。如果你说,「因为还没有实现,我就信不来了」,这是不好的。另外,因为还不能完全实现,所以我们需要忍耐等候,我们需要努力,我们被考验,被磨练。如果要完全实现,不管是我们实现出来,或是上帝把他的应许完全实现出来,那都要等到将来。现在的世代有一个很重要的成分对每一个基督徒有效,那就是我们在忍耐等候。我们虽然忍耐等候,但是我们有确据,这是圣灵的工作。

  当我们在一切黑暗、没有把握、一切旁徨茫然、我们的五官不能给我们确定的时候,政府不能给我们确定的时候,甚至我们的家人也不能给我们确据的时候,圣灵确实总让我们知道上帝的应许不会落空,让我们有信心,使我们可以在生活中,多多少少实现上帝应许我们的盼望;使我们在上帝的应许还没有实现的时候,我们心中总有一个确据,以致我们能走得稳妥。

信,包括客观的信仰和主观的信心

  第2节,「古人在这信上得了美好的证据。」 “Faith” (信)这个字,可以把它了解成两个东西,一个就是客观的信仰。

  「你们基督教信什么啊?」,「我们信一位神,这位神创造了世界。」;「你们信什么啊?」,「我们信耶稣基督的儿子道成肉身,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你们信什么啊?」,「我们信上帝差遣他的圣灵在我们心中,给我们平安、喜乐。」;「你们信什么啊?」「我们信耶稣的人,上帝将来会接我们到天上去。信主的人会一起团聚。」

  我们的信仰是有内容的,而且有共同的内容。讲到信仰或信的时候,如果是这样来了解,我们就是在讲客观的内容。这种客观的内容,华人教会不太喜欢讲,因为这种客观的内容通常我们会说这是我们的「信仰」,或是说「信条」,或者说「信经」(Creed,或Belief),或者说我们信的一些「教条」。很多时候华人的传统会觉得这些都是死的知识,所以不重要。其实这些不是死的知识,这是非常重要、非常宝贵的,我们知道这些东西,我们的信仰就不会跑掉。

  信仰的这个客观的历史的内容,是跟上帝、教会、圣灵里的应许有关系的。但信仰也有另外一个我们华人比较熟悉的含意,就是我们的「信心」。

  信仰,或者是教条,或者是信条,通常是指「我信的那个东西或内容」;我们华人喜欢讲「我的信心」。这种信心,常常我们华人看重的是一种很火热的、很兴奋、很主观的一种态度。

  信,一个是「客观的内容」,一个是「主观的态度」,事实上这两个是密切不可分的。我们知道这个客观的内容是因为圣灵的启示、圣经的话、耶稣基督的作为。而如果耶稣基督把他所做的、他的美好、他创造的奇妙,就如我们在旧约里,尤其在创世记、还有诗篇里所读的,事实上如果我们今天到阳明山去玩,到北海岸去走一走,我们也会说:「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

  你怎么知道那是上帝指头所造的?那就是信仰的内容告诉你这是上帝造的,然后我灵就歌唱。当我看到阳明山的花,甚至是你们所插的花,我们都「我灵欢唱」,我们就很高兴。我们知道这个花草、这些东西不是就这样跑出来的;我们知道是上帝造的,而且是上帝给他儿女享受的。所以信仰的内容、这些信条,「我信上帝为我、为人、为我们造的这个世界,上帝好爱我们。」因为有这客观的内容,就让我那主观的对主的信心就火热起来。你越知道客观的信条什么,你主观的信心就更坚定、更活泼。

  我们承认,有时候你在阳明山看花的时候,你主观的信心会坚定。可是如果去的途中塞车塞得半死,或者跟我今天一样,在半途计程车被撞了,我只好付了钱走下来,走了半天也没有计程车,心情就没有这么好了。我们的信心容易被影响,当上帝应许我们的跟现实有冲突的时候,我们信心就会小。但有时候,感谢主,圣灵让我们越挫越勇。我们当中有长辈,风湿关节炎越痛的时候,「主啊!我就更加仰望你。我不要灰心,我不要抱怨,我不要生气。你有你的美意。」我们有这样的学习。当然很多时候抱怨还是有的,不过我们的信心,客观、主观方面都有互相的关系。弟兄姊妹也可彼此之间帮助信心的不足。我们的信心可以彼此的帮助是因为圣灵的工作。信心让我们能活得更积极、更好。

我们因著信,得著上帝美好的称赞

  第2节,「古人在这个信上」,不管客观的信条或主观的信心,他都「得了美好的证据」,这「美好的证据」也许不是很好的翻译。古人,是指以前有信心的先圣先贤。其实先圣先贤有一天也会用在我们身上,每一个信徒都是其中之一,我们每一个人离开这个世界后都算古人了,而我们在信仰上得了美好的「证据」——意思是「称赞」——我们每一个人在信仰上得了上帝美好的称赞。

  你说:「真是不好意思,我在这个教会信了四十年,起码前三十年聚会不勤,常常没来聚会。也许我是到第四十几年之后才开始比较更新了。」或者是说:「我在教会四十年了。刚刚受洗时,就是国中、国小,甚至幼稚园的时候,我每个礼拜都来,后来功课忙了就慢慢不来了。唉,我没有得到很美好的称赞,我自己都很不好意思。」

  刚刚我讲的跟客观的内容和主观的态度又不太一样,那个信仰是表现在生活中,包括你每个礼拜的崇拜,包括平常的十一奉献,那都是信仰的见证。不过我们就把它们放在一起讲。

  这个一次交付圣徒的「信」(犹大书的话),不管是从旧约或是新约,不管是刚信主的或是信主很久的,我们都在一个「信」里面。那个「信」,从某一个角度来看是空的。

  若是讲信心是空的,意思不是说是假的、错的,而是我们没有什么可夸的。如果说我们的信是丰丰富富的,那就不是指一种信自己的信心,而是我们信的神是丰富的,我们信的神的作为是丰富的,我们信的神的应许是奇妙的。我们越是看到我们信的神是如此的丰富,我们就越能看到自己里面的一无所有,这才是正确的。所以不要把自己的信心讲成武功很高强一样,「我的信心有80年功力,一巴掌可以把人给打死的。」当耶稣说你们要有信心像芥菜种一样,就可以把山丢到海里面,意思就是说我们的信心是渺小的,几乎没有;就是因为没有,我们才拼命地依靠上帝。

  所以,信心不会叫你狂妄、骄傲的。越有信心就是越看自己是不行的,但神是伟大的。我们正确的信就是神有一切的丰富跟美好,而我们什么都没有。因我什么都没有,就使我更加去投靠他。所以圣经里讲到信心的时候,很喜欢用一些字眼来讲,「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太5:6),「口渴的人到我这里来」,「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太11:28)。信心若要表达我们这一面,就是「劳苦重担」、「口渴」、「饥渴」,自己什么东西都没有,或者像是讨饭的瞎子巴底买一样,叫著「大卫的子孙耶稣啊!可怜我吧!」(可10:47)伟大的信心都是承认自己没有,承认主的美好。所以「这信」是指我们所信的主多么好,「这信」是我们若要信得好,就是我们什么都没有。

  当我们承认什么都没有、而依靠上帝的时候,那就是一个美好的证据,或者主就会称赞我们。其实主要称赞我们是不可能的,因为主是最高标准的。从创世记第1章开始,他称赞的是他说自己:「嗯,这造得很好。」那我们有什么好称赞的?我们只是在犯罪、在破坏他的东西。但是他会称赞我们,如果我们用信心支取他所做的事。教会都是非常美好的,「我们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弗2:10),我们很美好不是因为我们,是因为基督做得很好,上帝做得很好。你一旦觉得你很好、你自己在做什么事情的时候,那就在破坏主的工作。我们唯有依靠上帝才做主的工作,「信神所差来的,这就是做神的工。」这是在约翰福音6:28-29,犹太人问耶稣:「我们当行什么,才算做神的工呢?」耶稣回答说:信神所差来的,就是信他,这就是做神的工。我们有信心,我们就得了上帝美好的称赞。上帝竟然会称赞我们这些什么事都做不好的人,因为我们有信心。我们就把他一切的美好吸取过来了。

我们因著信,知道这世界是神造的

  第3节,「我们因著信」,这就是在希伯来书不断地出现的一个片语。我刚刚也说到因著信当然也是很好的说法,英文也是这样翻译的,不过我比较喜欢把它了解成「在信里面」。我们不是只是把「信」当作是雨伞,需要用的时候打开来,不需要的时候就丢到一边。我们是在「信」里面,我们始终在这雨伞之下,我们始终在这信的保守之下,我们始终在这信的拢罩之下,我们始终在这个信心当中,不管是它保护我们或是我们在这种状况中那积极的态度。

  11:3,「我们因著信」,这里指的是一个单独的事件,是每个基督徒都要有的,纯粹是讲一个信世界的创造是藉著神的话。后面讲的每一个「因著信」都是指有信心的那个人,他在哪些事上所表现出来的信心。虽然讲法跟后面的经节一样,不过这里是指我们因著信,在信心里面就知道「诸世界,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是上帝所创造的」。这世界「是藉神话造成的」,这是现代或每一个时代,尤其是达尔文主义以后,我们需要知道的一件事情。

  我看到很多的基督徒科学家(尤其是这几十年来,有一群在西方很好、很敬虔的科学家),他们喜欢讲:「我们根据一些证据,根据一些最新科学的发展,我们知道这个世界一定是上帝造的。」不信主的科学家不敢讲得这么斩钉截铁,他们会说:「这个世界是一个有智慧的设计者所设计的。」其实不管是哪一个说法,都是他们觉得有一些证据,才这样说。我很佩服这些学者讲的话,我也很佩服他们的勇气、智慧,因为他们在西方说这些话几乎是学术上的自杀,被人家笑死、骂死了。可是我自己看那些笑他们的人才是一点也不科学;他们态度很蛮横、专断、容易生气,也不把别人讲的道理看一看,就很轻易地把别人甩在一边。甚至我碰到一些基督徒也是这样子。我佩服他们,可是我觉得这些科学家有一个地方是错的。

  根据希伯来书说,这个世界是上帝的话造的,这里有好多的含意。包括:这个世界原来是不存在的。世界不是永存的。不信的人,像亚里斯多得会说世界是永存的,因为亚里斯多得没有办法接受创造的教义。那么这世界从哪里来的?「这个世界永远都存在,只是它变化了。物质和这个世界永远都存在,但没有一个创造者。」亚里斯多得这样讲。那么,我们东方宗教会怎么讲?这世界就是不断地在轮回,其实意思还是说世界是永存的,没有一个创造主,它就是在那里。那永远之前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不信主的科学家都不会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没有办法回答。若真想要回答就要用宗教来回答,就是不断地变化、循环。这种世界观在西方世界、基督教慢慢微的时候越来越多了。这轮回的观念基本上从印度来的,没有一个开始,也没有一结束,就是不断地轮回。

  我们基督教没有这种想法,我们从创世记就有讲到:这个世界原来没有。世界上并不是只有看得见的星星、月亮、太阳,还有很多的能力(power)是看不见的。不管看的见的、看不见的,一概都是神造的。从创世记里我们知道,「神说:要有什么,就有了什么」,这是很奇妙的。当然有人说:「你们讲神说要有什么,它就有了,这太奇妙、太荒唐了。」那我就会说:「你说永远就有的,那也是很荒唐、很奇妙的。」到底是怎么永远就有?什么又是永远?你怎么知道呢?这同样不是科学的东西。

  不过,不管怎么样,不信主的人他们不相信世界原来不存在,是上帝造出来的,后来又堕落了,后来又被上帝更新;就是彼得后书讲的,在那大火里面有一个彻底的更新。这些我们都是根据神的话知道的。世界不仅是原来不存在,后来存在,而且它的存在是藉著神的话造的,而且神造的都甚好。我们因著创造的教义,生活非常的积极。没有创造的教义,这个世界的来去你根本都不知道什么意义。

  我们从创世记里神的话知道,这个世界是藉著神的话来造的,它自己不能独立存在。不仅是藉著神的话造的,而且是藉著神的话而继续存在的。这是希伯来书1:3讲的,「常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神不仅造了这个世界,而且还托住了这个世界。你不仅生了这个孩子,而且还养了这个孩子;你不仅养了这个孩子,还教了这个孩子;不但你教了这个孩子,你还管了这个孩子;你不但管了这个孩子,你还惩罚了、还拯救了这个孩子。上帝是慈爱的上帝,他不是只是创造以后就不管了。他创造以后,对每一个人、每一件事,连你的每一根头发上帝都看顾。如果我们当中有学生物的,你把头发拿去分析一下,实在太奇妙了。这个世界没有一个东西不奇妙。

  诗篇111:2,「耶和华的作为本为大;凡喜爱的都必考察。」神的创造很奇妙,我们在信心里面、在上帝的恩典里面、在上帝的启示里面,我们才知道世界是神造的。我们不是凭著自己的推论而知道的。我们并不是凭著够多的证据才知道的。虽然自己的推论、证据也很重要,但是如果不是先有上帝的话,这些推论、证据对於不信主的人一点用都没有,甚至包括神迹奇事。

  你看看在旷野的以色列人。或者你看看耶稣在众人面前叫拉撒路出来,拉撒路就出来了。你看约翰福音讲犹太人的反应是什么?犹太人的反应是要把拉撒路也杀掉,他们没有信耶稣。不要以为看到神迹就会信耶稣,不要以为「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诗8:3-4)不信主的人不会说这样的话的。不信主的人到阳明山去不会说:「感谢上帝对我们真好!」他最多会说:「国家公园对我们真好,修了这么多的步道。」当然我们也会说这句话,因为我们感谢上帝不是不感谢上帝所使用的工具,即便是政府或其它,我们也感谢。但是我们感谢的原因都是因为上帝的启示。而世人如果要有一个正面的反应,他们到阳明山,不能因为感谢上帝而感谢政府。对不起,说得难听一点,那也不是他的信仰推得出来的。不信上帝的人不会感谢上帝,但有时候上帝也给他们一般的恩典,叫他们感谢父母、感谢政府……。

  人要是远离上帝,就像罗马书讲的,「他们虽然知道神,却不当作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罗1:21)也像保罗在提摩太后书3:1-5讲的,就是人「……无亲情,不解怨……不爱神,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不要远离上帝。远离上帝,我们的信心也会越来越不好。

  我们亲近上帝,我们看到这个世界是他的慈爱、有能力的话所造的,我们就知道11:3,「这样,所看见的,并不是从显然之物造出来的。」我们看到的一切,是原来不存在的,是上帝说要有,就有的。这对我们来讲很奇妙,我们很感谢,很赞美。这是从世界的有开始,你就要有信心。

人因著信,所献的祭必得神的喜悦

  接下来讲到人的作为,从亚伯开始讲起。11:4a,「亚伯因著信,献祭与神」,或者我们用刚刚所讲的,亚伯在信心中,他因著神的恩典活在信心里,他生活是有信心的,他在信心中献祭与神。当然他是凭著信心献祭的,但是我们在创世记也看到,我们在这里也看到,他不是在献祭的时候才有信心的,他应该是在任何一个时候都有信心的。如果你要在献祭的时候蒙上帝喜悦,你就要在献祭以外的时候有信心得上帝的喜悦。我们今天在这里主日敬拜主要很喜悦,我们并不是敬拜开始的时候才说,「喔,主啊,我们现在开始要好好的敬拜你,从现在开始求你喜悦。」应该是在昨天,或是周间在敬拜团的练习时,我们就要得神的喜悦了。我们不能把讨主喜悦的时间分割,就如同作丈夫的,你要讨老婆喜欢,不能只有那个时候讨他喜欢,你不能只有带他去SOGO时讨她喜欢,以后分期付款的时候都要让太太很喜欢的,都要因著大方而讨她喜欢。我要说的是亚伯因著信,在信心中献祭。可是你如果是在信心中献祭,你在献祭的其它的时间一定也是活在信心中讨主的喜悦。

  「亚伯因著信,献祭与神,比该隐所献的更美。」我们应该知道一件事情(虽然有时候解经家在这个事上也是犯同样的错误):你奉献给神,不是因为你献的东西决定上帝喜不喜欢。上帝比较喜欢钻石,不喜欢玻璃?上帝比较喜欢你奉献一千元钞票,不喜欢你奉献两个小钱?你知道耶稣讲的刚好相反。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穷寡妇投入库里的,比众人所投的更多。」(可12:43)神不是因为你献的东西,神是因为你是不是在信心里献的而喜悦或不喜悦。亚伯在信心里面献祭给神,这比该隐献的更美,然后就得著称义的见证,就是神指著他的礼物做的见证。神喜悦他的礼物,神称他的礼物是义的,是好的。

  我也看到很多解经书说,这亚伯献的既是更好的,就得了称义的见证。这个称义不是因信称义;这个称义是因为亚伯做得好。其实我还是觉:因信称义,不管是希伯来书,或者保罗,或者雅各讲的,信心和称义基本上都是一样的——信心都是因著圣灵、我们认识了上帝和上帝奇妙的作为,让我们的生活有一种非常美好的态度。不管是希伯来书或是保罗都是这样讲:称义也都是上帝的喜悦,上帝说这都是好的。所以说不管是上帝的创造,或是上帝所创造的我们凭著信心所做的事情都叫上帝很喜悦。

  亚伯有信心献给上帝,比该隐所献的更美;於是,有很多人讲上帝喜欢荤的,素的他不大喜欢。有人说上帝喜欢畜牧文化(就是牛羊),不喜欢农业文化(就是素的东西)。这些讲法都不合理,因为上帝从没有说比较喜欢牛羊或畜牧文化。若照这样来讲,今天我们基督徒岂不是都要回去做牧羊的工作吗?已经没有这样的工作了。事实上很多时候,这牧羊的工作不是上帝很喜悦的工作。在这畜牧文化里,很多牧羊的牛仔(cowboy)彼此争斗;就算是亚伯拉罕时,也常有牧人之间很残忍的伤害。

  所有的文明都有它的罪恶,也都可以被上帝使用。你不能说农业文化比较好,或是畜牧文化比较好,或者是商业文化比较好。基督徒尤其不要说,以前旧的文化比较好,现在这种工业都只会制造污染,或商业只会制造人心的污染。每一个行业里面都有污染;每一个行业里面也都可以被主使用。

  路加福音16:9,「我又告诉你们,要藉著那不义的钱财结交朋友,到了钱财无用的时候,他们可以接你们到永存的帐幕里去。」这句话不好懂,其实也很好懂。不好懂,就是什么是「藉著那不义的钱财结交朋友」;很好懂,就是我们在这个罪恶的世界,神没有叫我们离开这个世界。各行各业、各样的工作,或者是退休的生活,都可以荣耀上帝。所以亚伯因信献的祭,不是指耶和华比较喜欢吃羊肉,也不是该隐献的祭耶和华不喜欢吃。

  那么,亚伯「因此便得了称义的见证,就是神指著他的礼物作见证」,我们在创世记第4章里,其实不太能看得到神的见证。圣经里只有讲,亚伯献了祭以后,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祭物,看不中该隐和他的贡物(祭物)。我们不知道甚么叫做「看不上」,我们能够猜的大概是亚伯献祭的时候,耶和华来点火,把那个祭烧掉了。我们只能这样猜,包括后来的以利亚跟巴力的先知斗谁的神是真神,那降火显应的神,就是真神。

  上帝喜欢亚伯的祭,我们也只能说大概就是上帝把那祭物吃掉了,但是上帝吃祭物的方式,我们能了解的就是上帝用一把火把它烧掉了。大概上帝看重亚伯的贡物,就是把他的贡物烧掉了。大概上帝没有看重该隐的贡物,就是该隐的贡物没有被烧掉,然后就跟我们请人家吃饭时,人家不来赴宴,或者请人家吃饭,人家一口都不夹,你做主人不是很没面子吗?「请吃一点」,「不,我吃得很饱了」。可能该隐的献祭上帝都不点火,大概就是这种表达。然后把亚伯的祭物烧得很彻底,烧得很香。这大概是这里讲到的「得了称义的见证」,神指著他的礼物作的见证。

  那么我们怎么能够说亚伯的见证是「因著信」呢?这个我们也只能推论或猜测了。这也要你自己想一下我们做的每一件事。你为什么要做长老?为什么要做执事?或者我们讲较短的服事。你为什么要做爱筵?你为什么要参加今天晚上的特会?你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我们必须是心被恩感来做比较好,或说应该是基督的爱激励我来做。这我自己也要去想,为什么我要来这里讲道?当然是因为你们约我。当然我也可以讲因为你们的讲员费给得很好,所以我就来了。你可以因为很多的原因,像我以前小时候为什么去教会,我可以直接跟你讲我的理由,就是那时教堂里面有一个乒乓桌,我那时迷上乒乓球了,所以每次去教会就是打乒乓球。有人去是因为要追女朋友的,有人是去学英文。我们更小的时候,我们的父母是去领面粉的。这些都没有什么不好,这些都可以是我们信耶稣的媒介。只是这媒介,你不要信了耶稣十年还是为了打乒乓球,那就不好意思了;你不要信了十年还是只为了领面粉,如果你真的家境不好,那当然也是可以。

  我们信主要有一个态度:我不为别的东西,我是因为主是真的爱我,基督的爱激励我。所以到后来,没有乒乓球了,没有英文学的,什么都没有了,甚至信耶稣要被杀头,我还是要信;因为,这是真的,这是美好的。希望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

  该隐为什么要献祭?我们也可以猜,我们在3:18,神对亚当讲过,「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你也要吃田间的菜蔬。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那时候是很辛苦的,比现在还要辛苦。现在的土地,在挪亚洪水之后,比亚当、夏娃被逐出伊甸园那时候要好太多了。该隐那时候做农夫得很辛苦的耕种(我只能猜,因为圣经里没有讲,我们希望也能推断得正确),在每天汗流满面、血流满手、泪流满脸的时候,他一定会想要改善一下生活。可能他对上帝也有一些认识,因为那时候上帝有跟该隐讲话,只是那时候该隐对上帝的认识跟魔鬼对上帝的认识差不多。这就是雅各书2:19讲的,你信神,「你信的不错;魔鬼也信,却是战惊」,就是魔鬼信上帝,认识上帝,但不认识、不相信上帝是慈爱的。

  各位,你相不相信?认不认识?这是很重要的。很多基督徒说:「我不觉得上帝是慈爱的。」「康牧师,我感觉不到上帝爱我。」如果是这样,你的信心就真的跟魔鬼一样。「他存不存在?」「存在」;「他有没有创造世界?」「有」;「他好不好?」「不好。」我觉得该隐对上帝的认识也是这样。你若不是凭著上帝的启示,不是凭著耶稣,你就不会觉得上帝是慈爱的。你凭著感觉,凭著环境,你就不觉得上帝是慈爱的。我们行事为人不能凭感觉,不能看环境,「因我们行事为人是凭著信心,不是凭著眼见」(林后5:7)。不是不看,因为我们活在当中,只是那不能决定我们的信心,我们反而要要用信心胜过。

  该隐用他的感觉,每天荆棘蒺藜,每天被荆棘刺得满手都是血。农夫很辛苦,每天汗流满面,可能也泪流满脸的说,「生活怎么这么艰难?上帝啊,我好辛苦喔。」这是上帝的咒诅,神为了人咒诅了土地。这是第3章讲的,神对亚当讲,亚当一定也有跟他的儿子讲,「因为地为了我们的缘故受了咒诅,我们要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我们今天还是一样,当然我们今天幸福多了,我们不必终身劳苦就可以从地里得吃的。但是我们还是要终身劳苦,以前是为了要有吃的劳苦,现在是为了把吃过多的胆固醇消耗掉而劳苦。你看你每天饭后要吃多少颗药,这本来是不需要吃的,就是因为我们吃太多东西了,才要吃那些药。 

  可能你也会这样想。你儿子读书读得太辛苦了,而且他不聪明,但他很用功,每天读到两、三点钟,但他成绩还是很差。你希望他成绩好一点,毕业能够找到好一点的工作,你会想什么办法?我不是鼓励你这样,但你可能会这样想,「我们要贿赂老师,送一点礼物。」该隐的生活实在是太辛苦了,我想他就想献祭来贿赂上帝,「上帝啊,你真的像一个流氓一样,凶的不得了。所以我就献一点东西。」你要知道,该隐是第一个献祭的人,比亚伯还要早,但他是因为愤怒、恐惧、害怕。这点在中国历史上,全世界都一样,我看过一些小说也是这样,一个小职员生活很辛苦,也只好在过年过节送礼给长官,希望长官能升他的官。我觉得该隐是这样的心来奉献的。如果你说「康牧师,你这样讲不对。」那我请问你那是什么原因?

  亚当没有献祭过,亚伯也没有,那该隐为什么会献?我只能这样推测该隐的想法:「生活这么苦,我就把我受苦所得的拿一点给上帝,希望上帝能够对我好一点。」如果我们是带著这样的心来服事,我劝你不要服事,这是惹上帝愤怒的。如果我们带著这种心对任何人,包括对你的父母,「老爸,老妈,我要对你们好一点,要不然你们天天打我。」如果有一个人真流氓,你让他知道你觉得他是流氓,那你会很惨的。

  你说:「那要怎么办呢?」那时候生活环境的确是很苦。跟现在一样,现在我们生活也很苦,要怎么办?生活中,上帝也给我们「以艰难当饼吃,以困苦当水喝」(参赛30:20)。你还是要因为耶稣,心里对上帝是心悦诚服、感恩的。我们的敬拜赞美、十一奉献、事奉,包括服事人,要像服事主一样,都应该是出自信心。在信心里献祭,也就是我们的献祭,不管流了多少血,多少泪,多少汗,我们是感恩的,因为我们不配得到好处。这除非是圣灵,除非你有信心。

  该隐的献祭,只可能解释成他实在是太辛苦了,想要用一点土产来贿络上帝,上帝当然不接受这种嗟来食。亚伯的生活一样是艰难的,那时候到处也都是荆棘和蒺藜,很难生活,很难牧养。恰好在人类的历史上我知道有另一批人,也是像亚伯一样这样蒙福的,而结果也比亚伯好像更好,那就是我们比较熟悉的美国的开国。那一群清教徒,或那随著May Flower到美国(新英格兰)去开拓的人,那个生活,那个冬天比该隐还苦,死这这么多人。勉勉强强有一点收成,他们就感谢(就是感恩节的开始),谢谢上帝让他们在这么艰难的环境中能够有吃的,在这么艰难的环境中能够跟当地的印地安人有很好的相处。所以,你有信心就可以胜过环境。

  美国的第一个感恩节那很可怜,那死亡人数之多,比该隐还难。但他们跟亚伯一样,把头生的和羊的脂油,充满了欢喜、快乐的心、还有满满的信心献给上帝。不是自己有多少能力,而是看到上帝的恩典很丰富。当亚伯或是美国的清教徒把感恩献给上帝的时候,神当然看重。「上帝,我感谢你。你让我到这个地方可以敬拜,你让我们能够活下去。我们那么多人死了,但那死掉的人到主那里好得无比。活的人你让我们能继续活下去来敬拜你。」或生或死,都好。一个基督徒在信心里,真是很有福气的。

  你天天是对上帝充满抱怨、恨恶的,却又害怕的不得了,「如果我不敬拜你,你会让我明天更辛苦。碰到这么坏的上帝很倒楣,躲也躲不掉,下辈子不要信他。」这样上帝会看重你的祭物吗?然后后面你也可以看得到,该隐当然不能讨主的喜悦,当神没有收纳他的祭物时,该隐就大大的发怒,变了脸色。我都觉得我以前的服事常常像该隐,服事的时候心不甘、情不愿,然后服事又没有得很多的称赞,就更心不甘、情不愿,大大发怒。我的同工没有像亚伯一样被打死,算是不错了。

  各位懂了吗?两个祭物,不是素的和荤的比较,不是因为农业文明和畜牧文明的比较,而是一个有信心、一个没有信心。而且,你看亚伯的奉献结果还不是好的结果。他奉献的结果是被该隐打死了。

  11:4b,「他虽然死了,却因这信,仍旧说话。」也就是神对亚伯作的见证所说的话。当然对於该隐也续续说话,见证该隐是得罪上帝的人。我们希望都是被主见证是属他的。

  我们低头祷告。天父我们谢谢你的恩典和慈爱。求主怜悯我们,求主让我们有信、活在信里面,使我们能够把你的应许实现,使我们在还没有得到的时候,心里有那确据。主啊,我们愿在这信上得到你美好的称赞,我们在这信上献上的礼物得到称义的见证。我们愿你指著我们的礼物作见证。我们不希望死亡,但若是死了,让我们能够因著信心仍旧说话,不断地对历世历代的人传讲、述说上帝的美好。奉耶稣的名祷告。阿们!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