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神学回应

谈自由意志和预定论(下)

路德在「被捆绑的意志」中,讲述神的双重意志,甚至双重的实在。福音中所启示的神,和自隐的神(赛45:15)当然是同一位,但对人而言,「他们」截然不同,神的道与神的本身不同:

神藉著他的道,用他的怜悯接近人(结33章),不乐意见人死,而盼人回转得生。但神隐藏的旨意(或隐藏的神)—那测不透的旨意、测不透的神,在黑暗中居住的神—叫人害怕的神,他(或他的旨意)「独自决定,那些人能享受到他的怜悯,这怜悯是藉著道(基督)的宣扬提供的」。

亦即,「神不愿人死,那是按道而言,但按他深高莫测的旨意,他愿意有人灭亡」。一方面,道(基督)启示出的神,为人走向灭亡伤痛,且要把他们从灭亡中救出。另一方面,把自己隐藏在君王形像后的神,他不为此难过,他主动安排了一切的事。神不会使自己受道的限制,他保留了统治万物的自由。他做很多事,并不告诉我们,不藉著道告诉我们。

路德当然不是摩尼教,路德要助人、牧养人,他说:「这种概念(预定论)使历世历代很多人受不了、被触怒,我就曾是一个,为此落入绝望深渊的无底洞,我希望自己未曾出世,未曾受造,(昌按,众多有同样痛苦之一的是本仁约翰),直到我知道这种绝望对人多麽有益处,多麽让人回到基督,回到恩典」。

在很多地方,特别在「海德堡辩论」中,路德用不同的方式(十架神学)讲隐藏的神、启示的神:在十架上死的基督,是神最清楚明白的启示,要认识神,没有比仰望十架的基督更好的。但在十架上死的基督,也是神最大的隐藏,因为,凭肉眼,凭理性,谁看得出十架上那个可怜兮兮的死人是独一的造物主,是独一的主宰?

窑匠是比喻,要看清楚比喻的重点,这里的重点是神有绝对的全能,决定并制作一切,他的决定和制作都美好。这比喻和人间的窑匠有没有爱,一点关系都没有。任何问题都和预定论有关,对预定论,最好的、唯一的办法,就是信神,显示我们是预定得救的,不要对神愤怒,显示我们是预定灭亡的。

悲情字句叫「命运」,希腊人很会写这方面的事,如艾迪波斯(Oedipus)的悲剧命运是杀父娶母,他逃不了这命运。基督徒不信命运。所谓命运,就是一股盲目、没意义、抗拒不了,连神明都抗拒不了的力量。基督徒不信这个,我们信一位做事有意义,有目标,对人充满真、善、美、爱、正义、善良的神,他有意识、有智慧、有位格。他不是轮回,不是涅盘,不是命运,他是三一真神。

我们相信而不知神的预定,我们(人)知道一切未定。没发生的事,我们不知神如何预定。神对人的预定,人只能在发生了以后才知道(还可能解释错误)。所以是,「神预定,人后(发生后)定」。

一切不信的人有一共同点:碰到不好的事,就深信有神、信这神坏极了;碰到好事,就不信有神,认为好事是人做的,或是命运(运气)。这种错误的态度会叫人越来越痛苦,也就越来越恨神。我没看过真正的无神论,自称无神论的都是恨神论,他要有个对象好来发脾气。

对预定论最普遍又最错误的反应就是:「神都定好了,我(人)还做什么」?我一再讲,我们不知神的预定,我们根本不知道神是预定我们懒惰,为什么要这样想:「神预定我考不上大学,所以我现在不要用功」?这样的话,我们就是用我们的懒惰,决定了神的预定,并用自己的懒惰,证明神预定的公平(种懒得懒)。

韦伯说,加尔文的预定论使人最积极的努力,后来这发展成资本主义。我完全同意(韦不是基督徒)。我们应当说,神如预定我考上大学(以神启示出对人的善意而言,这是合理的推测),神一定预定我努力用功的考上大学,(因神是公平勤快的神,他启示出的旨意(律法),是要人努力用功的),那我就决定努力用功,我的决定就可能证实,神预定我经由努力用功考上大学。就算我没考上,用功总是好的。

以此类推,相信预定论的基督徒,从来不去想神在这件或那件事(包括得救的事)上,对我或别人是怎么预定的,圣经,路德,加尔文都禁止我们去臆测这事,我们只应想神启示出的律法(叫我们正直、努力的生活)和基督(爱我们、赦免我们),因而过一个忏悔、相信的喜乐生活。

不要在我们自身上找神拣选我们的因素,找不到的。神选人是无缘无故的。人这么烂,充满了罪,那里有神选我们的理由?不,神选我们是深藏在他隐密的旨意(不可测的爱)中,就是他无缘无故的爱我们,爱到使圣子为我们的罪死了。人只当思想神的律法,我们就知道生活当如何正直、努力等等,又当思想耶稣,我们就知道神无比的大爱,若去思想自己有没有预定得救?那是自讨苦吃。


 
附件:1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