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神学回应

生命之道

  华人教会喜欢讲「生命」,讲得很玄,如:神的话在许多人身上不过是神学的知识,并不是生命。然而主说,他的话是灵、是生命。神的话乃是摸你的灵与生命,并非摸你的头脑;头脑即使弄不清楚,也不是大问题。我们听一篇道,读一本书,里面立刻知道是摸著灵与生命,或是摸著头脑。若听见的是知识,就是死的,里面就似乎格格不入;若是灵,是生命,里面就平安稳妥。(倪柝声文集二辑二十五册,主的话是灵与生命)

  灵和生命怎么「摸」到呢?神的话为什么不是针对头脑的?我们读经祷告听道看见证,那个不是透过头脑或悟性的明白,而大受感动的?

  灵恩派也有这个色彩,他们重视方言和神秘经验,对「悟性、头脑、知识」持负面态度。



  反对基督教的新儒家,居然也劝基督徒不要重知识而要重生命:

  「有一次我问一位牧师(昌按,应是神父,牧师不会,而神父会用希腊哲学建立神学):你们为什么根据柏拉图、亚理斯多德那一套来建立神学,不根据耶稣的生命来讲神学呢?亚理斯多德那一套跟耶稣的生命不相干。你根据耶稣的生命、耶稣牺牲上十字架这个高度的道德精神来讲神学不是很好吗」?(牟宗三,「四因说演讲录」,第五讲)。

  「西方人有知识中心的哲学,而并无生命中心的生命学问。真正的生命学问是在中国」(「生命的学问」第四章)

  「一切智识与学问之背后,必须有一如人类生命的存在,否则智识仅如登记上账簿,学问只求训练成机械」(钱穆,「论语新解·为政篇第二」)。

  反智的传统不简单,最优秀的文明及智者如老庄卢梭托尔斯泰,都有这思想。如果不仔细看,我们会以为,圣经是反知识重生命的,像传道书1:18说:「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烦;加增知识的,就加增忧伤」。好像知识对生活(生命,这两个词实为同义字)无益有损。圣经也的确有神禁人吃知识果的警告,而赏义人生命果的应许(启2:7),似乎人的堕落就在於要知识不要生命。但这是误解圣经,圣经不是说知识不好,而是知识(智慧,这两个词在圣经中常可互换)太好,人从敬畏和信从神中得知识,就能妥善拥有、使用、享受知识,因而生活的好;如果从自主悖逆神中得知识,会使人自高自大,至终生活(生命)空虚。

寻得我(智慧)的,就寻得生命(箴8:35)。
我也必将合我心的牧者赐给你们。他们必以知识和智慧牧养你们(耶3:15)。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何4:6)。
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生命或生活)(约17:3)。
行事为人(生活)对得起主…渐渐的多知道(知识)神(西1:10 )。
要在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的恩典和知识上有长进(彼后3:18)。

  知识使信徒生活(生命)好,包括夫妻生活好:

作丈夫的,要按知识和妻子同住(彼前3:7)。

  知识也使信徒能自由吃喝(生活中重要的一环):

论到吃祭偶像之物,我们都知道…(林前8:4)。

  圣经不区分魂(悟性)的知识与灵的知识,不认为前者(常被说成是知识)不好,后者(常被说成是智慧)好。圣经教导,知识是生命(生活)良好的必要条件。而生命,并不是玄之又玄的三重天、神秘、不可言传的属灵经验(摸!)。生命就是生活,世界教会家庭社会中的食衣住行读书婚姻工作娱乐的总和。世人在其中,虽生犹死,「你们死在罪恶过犯中」(弗2:1);基督徒在同样的物质世界中,因信神被拯救,出死入生(约5:24)。基督徒和世人有一样的阳光空气雨水(太5:45),不同的在於我们信神,凡事以神为主。「生命好」,是因为信神敬神有正确的知识,而(生)活得好,个性成熟稳重,待人处事有智慧爱心、正义善良。生命好,不是不食人间烟火,高深莫测。生命好,是因信而有神儿子的生命,永远活的像神的儿子。「人有了神的儿子就有生命,没有神的儿子就没有生命」(约一5:12)。生命好,必须认识神,有对神的知识。不认识神,不认识神的三一、全能全善,不认识完备救恩,就没有永远的生命,没有幸福的生活。「智慧人的法则是生命的泉源」(箴13:14)。

  矛盾的是,反智的人,却又强调,得胜、成圣、平安喜乐的生命,是来自一种简单奥秘的知识。就是只要知道,信徒的老我已死,已与基督同死,现在活著的不在是我,是基督在我里面活著,就能活出这种生活(生命),基督徒不必学习、没有挣扎,认识这「道理」,相信这道理,就进入得胜的范畴。

  「正常的基督徒生活必须以确定的知道为开始,这不是仅仅知道一些关於真理的事,也不是明白一些重要的教义。这一个确定的知道完全不是一种知识的学问,乃是心中眼睛的开启,看见我们在基督里所有的一切」(倪柝声,正常基督徒生活,第3章,又是玄之又玄的话,「心中眼睛的开启」怎么会和头脑无关?)。

  「对於称义,人甚么也没有作,照样,对於成圣,他也不用作甚么…你不用向主祈求甚么,你只要睁开你的眼睛,看他已经把一切都作好了…我们无须想办法死,也无须等死,我们原是死的。我们只要认识主所已经作成的,并赞美他就够了」(第3章)。

  「如果我们必须用那么多的力量来过基督徒的生活,那不过是说出,我们所过的并不是真正的基督徒生活。我们不用勉强我们去说我们的乡谈。事实上,只有当我们要去作我们天性所不喜欢作的事,我们才运用我们的意志力」(第10章)。

  又如盖恩夫人:

  「我的意志和你的旨意联合,享受这又甘甜、又有能力、不可名状的同在,我就不得不顺服你」。

  「无需再去治死自己,因为治死的工作已经完成,一切都变成新的了。有的人借著不断的努力,治死了身上的感官,但是他们还继续地治下去,实在是错误。因为到了这时,他们应该不再注意感官」(盖恩夫人,馨香的没药,7章)。

  「什么都能使我满意。对什么都不去思考,也不注意…在我里面已既无喜好,也无拣选。我的心已经完全进入神的里面,他如何,我也如何,好像一滴水进入大海,就与海水同化一般…在神里面失去自己的人与神的联合,是何等的坚强」(15章)。

  「与神联合的信徒不求甚解…与神联合的人没有良心的责备…与神联合的人没有纷扰的惧怕…与神联合的人,不与环境奋斗…与神联合的人没有工作。工作两字含有用力的意思,在天堂里,有生命与活动,都是毋须用力。所以说更新的信徒没有工作,并不是说他没有活动,不过是说他的工作顶容易,并且和他所爱好的顶和合,与神的安排是一致的,所以在他的工作里,毫无苦痛和枯干。属神生命的动作,是自然而有的」。(附录)

  但是,如果罗马书6章、加拉太书2章、以弗所书2章等处的正解,是像这种说法:基督徒已经进入新纪元新范畴,不再有灵肉之争,那么,就算没有这种知识也没关系,因为不论知不知道,我们已经生活在无罪状态了。优秀解经家冯荫坤先生以及近代主流新约学者有类似的结论:

  「藉著我们的旧我与基督同钉十字架,我们的身体不再受制於罪,我们脱离了罪的奴役…信徒已从旧纪元及其旧生活,过渡至新纪元及新生命中」(罗马书注释,6章6c-d节)。

  「虽然基督徒仍需不断慎防被罪所胜,也尽管多数甚或每个基督徒也都能或多或少认同『立志为善由得我,行出来由不得我』(罗7:18)这种经历,但是保罗并没有谈论基督徒的这种经历,而是把重点放在圣灵足以克胜肉体、信徒应随从圣灵而行这正面的真理上」(同上,7:13-25节总结)。

  「故此,这里所描写的不是信徒内心的交战,或所谓的『灵欲之争』,而是归主之前(非基督徒)与在圣灵里(基督徒)之生命的对比」(8:5)。

  「保罗如此描述了两种完全不协调的生存方式,不是因为信徒在二者之中不断挣扎,而是因为他们既已是属於其中的一种,就不应生活得像是仍属於另外那一种似的」(8:5-8总结)。

  「费歌顿强调,这部分(加5:13-26)主要的关注,不是个别基督徒的内在生活(如谓圣灵与肉体在基督徒的内心交战)」(加拉太书注释,1195页)…而是圣灵的能力足以帮助信徒,在没有律法指引的情况下,过一个以爱彼此服事的生活’(1142页)。

  冯先生同意学者Russell的话说,如把罗7:25的「我」解释为基督徒,就是使教会在神学上变成贫穷的。可是,冯先生和持同样立场的众多新约学者是提倡成功神学荣耀神学。

  圣经的确明言,基督徒「不在律法之下」(罗6:14;加3:23),基督徒已经与基督「同死同埋同复活、同坐在天上」(弗2:6)。但冯先生似乎忽略(在其它地方不忽略)「已而未至」already not yet(冯先生译「已济未济」)的观念,就是神已做成的救恩,还没有完全落实在信徒身上,我们已经得救,却需要继续被救(林后1:10);我们已经蒙神拣选(约15:16),却还像撒旦(太16:23);我们已被圣灵充满(徒4:31),却还随伙装假(加2:13);我们已经圣洁没有瑕疵(弗5:27),却还要时刻求神「免我们的债」(太6:12);我们「凡事富足」(林前1:5),却犯罪纵容罪(林前5:1-2);我们「已经得胜有余」(罗8:37),却还与「魔鬼争战」(弗5:12);我们「因认识主救主耶稣基督,得以脱离世上的污秽」,却有人「后来又在其中被缠住、制伏,他们末后的景况就比先前更不好了」(彼后2:20)。

  新约充满了圣徒和教会挣扎并犯罪的记载。改教家路德加尔文的的睿智就在於,他们看到恩典的完备和全面,就基督徒已经得救而言,我们绝不在律法不在罪恶的权势(林前15:56)之下;但他们同样看到,基督徒仍是罪人,我们的生活(生命)仍需要律法的鞭策与引导。恩典够用,但够用的恩典中,一定有折磨和引诱(tentatio)。基督徒仍同时是罪人和义人,成圣要功夫,成熟要争战,恩典不减少我们的「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林前9:27),恩典使我们在「四面受敌,心里作难,逼迫打倒」中,逐渐成熟长大,这不是苦修主义,这是明白恩典的知识(正确的神学),在现实生活中磨练出的生命果实。

  当代主流新约学者讲恩典纪元时,不仅说信徒在新纪元下不会有挣扎失败,很多人(倪、冯没有)甚至坚持,只要耶稣对我们信实就好,不必在意信徒对耶稣的信心。这是巴特和学术界流行的「耶稣的信心」(faith of Jesus)的讲法。但是新约教会的个人和团体,那个是一帆风顺行云流水的?把恩典完备、圣灵充满的生活理解成:信徒自动自发、水到渠成的「有生命」,不知使多少信徒怀疑自己没得救,因为他们的生活,「没有生命」而充满了争扎。

  越来越认识神→越来越信靠神→越来越圣洁善良→却又常常犯罪失败→认罪悔改得赦免→越来越认识神…。这是基督徒的生命之道,悟性认识恩典,生活屡遭挫败,两者继续并行。盖恩倪柝声现代学者的成圣之道大异於传统,他们和王阳明的方法固然有靠恩典与靠自己之不同,但都异口同声的断言,在「吾性自足」或「恩典够用」下,功夫是多余的,争战是不会有的:

  「圣人只是顺其良知的发用,天地万物,在我良知的发用流行中,何尝又有一物超於良知之外,能作得障碍」(传习录,引自,杨庆球,成圣与自由,68页)。

  「此心若无人欲,纯是天理…冬时自然思量父母的寒…夏时自然思量父母的热」(传习录,引自,劳思光,新编中国哲学史,三上391页,强调笔者所加)。

  认为基督徒生活已经得胜不会失败,还会带来一个危险,就是当人认为,我不会犯罪,我一切思想行动都因基督在我里面活著,就等於是基督作的。这样想,好像很敬虔、很有信心、很符合经文,其实是异端极端、个人独裁的根源:「大家要听我的,因为我说的,就是基督说的」。

  但是,保罗立刻说:

  「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也就是说,我仍活在会犯罪的世界和老我里,只能凭信心继续活下去。

  认识恩典,使我们生活有力有盼望;认识恩典,使我们知道,基督徒与罪恶相争,可能到流血的地步。我们不忘记劝我们如同劝儿子的话,说:我儿,你不可轻看主的管教,被他责备的时候也不可灰心。参来12:4、5。

  这是正确的基督徒生命之道。

 
附件:1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