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神学回应

线上收听
声音档下载
声音档下载在Dropbox
文字稿在附件

圣经无误
华神新书《圣经真的没有错吗?》专题研讨会



  我从自己的见证讲起。我从小就跟我父母一起信主的。我有两个特点:一个,我非常相信上帝的慈爱和怜悯。我从六、七岁到了教会、信了耶稣,就觉得神非常真实、美好;但是,也同时的觉得神有很多残酷、费解、莫名其妙的地方。

  我希望我们这本书、华神,还有我们每个人的生活,这一切的事是让大家能够一起更认识主的。我们并不是只在讨论学术上的事;固然是,但希望是跟你的教会生活、家庭生活有直接关系。所以各位如果觉得这本书或神学院的生活是很抽象的,都在学理的讨论,那就弄错了。可能是我们错,那就要反省了。我们并不是只想讨论学术上的;如果有学术,(我们应该有很多学术),也是希望能让各位的生活对这位伟大的主、对这位伟大的主的救恩、圣经有更大的尊重、喜悦,所以我要从我的经验讲起。

  我觉得神很真实、很奇妙、很美好,但我又觉得他很凶、很霸道、很难理解,我从小就常有这样的矛盾。这矛盾怎么解决,我今天不多讲。我就提跟这本书有关系的部分。我从小在教会认识耶稣以后就喜欢读圣经,喜欢上主日学,喜欢听老师讲圣经的故事,也开始养成灵修的习惯。我觉得读经是件非常美好的事。但是我也感觉到圣经里面好像也有很多矛盾的地方,但那时候我想我太小了,这不是问题,稍微仔细一点读就好。我什么时候开始要这样来做?可能是初三要升高一时,那时我下定决心要仔细读圣经。

  请各位小心听。有人跌倒、远离主,是因为他儿子得了癌症;有人远离主是因为看到牧师犯淫乱;有人远离主是因为教会叫他跌倒。人远离主有很多原因,我不知道你远离主或信仰上有怀疑的时候,是什么事造成的。我是读圣经造成的,而且是要好好读圣经造成的。

圣经是上帝的话,这权威从哪里来?

  我在初三时定意要好好的、仔细的读圣经。那时我相信圣经是上帝伟大的话,但我觉得有些地方没有弄懂,所以我要把它仔细的弄懂。那就从耶稣生平开始,到底耶稣生在哪里、长在哪里、做了些什么事。四卷福音书,我就从马太福音对比的来看,但看到第三天,我的信仰就已经快要崩溃。我一点没有夸大这恐怖,我真是看到我信仰要崩溃了。

  耶稣的降生、出生,圣经只有马太和路加福音两卷书提到,短短的两段,我一看就觉得有不可调合的矛盾。路加福音没有讲他到埃及的事情,马太福音讲他逃到埃及,我找不到可以把这两个调合的地方,就很痛苦。我觉得那比发现牧师犯淫乱、比发现教会做了很大的罪恶,或比圣经其他地方的冲突矛盾要更严重。

  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是希望圣灵能帮助你,因为你可能有类似的问题。不一定是看圣经的,还有生活中应用的,这都是。我求主帮助我们。我们办这场研讨会,昨天一起祷告,我们并不是要吵架,也不是要做别的,是希望见证主,是希望所有在跟随主的人身上碰到的艰难能够减少一些。

  那时我觉得上帝在骗我们,我信不下去了。因为圣经告诉我们耶稣是我们信仰的核心,但怎么连出生都没有把他写得调合、一致一点?然后勉强的看下去,就越来越多不能调合的地方。

  耶稣出生是最重要的,耶稣的受死、埋葬和复活,也最少同样重要的,但我没有办法看到四福音可以和谐的、一致的记载这些事。到底几个女人到坟墓去看?到底他们去膏耶稣,还是看坟墓?到底坟墓里的天使是一个,还是两个?到底耶稣复活后是去加利利,还是去耶路撒冷?他显现的次数也不一样,他显现的方式也不一样,好像有不能调合的,我的信仰崩溃了。

  各位,我一个是觉得上帝非常好,一个是觉得上帝非常坏;这矛盾我现在不去讲怎么解决的。另外一个,我觉得圣经实在是非常宝贵的上帝的话,但又觉得圣经充满了不能调合的矛盾。各位,如果是科学攻击圣经,这我觉得不稀奇,没有关系,因为科学会改变的,我不会信靠一个会一直改变的东西。但是圣经本身的矛盾和冲突那就严重了。所以不是你进了神学院,甚至不是进了所谓新派神学院,你的信仰就会动摇。我们稍微仔细一点看圣经,就像任何一个服事主的事情,你要好好的爱人、传福音,我都觉得会碰到很大的困难。我们并不是看色情网路或吃喝嫖赌才会堕落;我觉得,很多时候,我们可以在最认真寻求主的事上跌倒。这,你一定需要求主帮助,求主恩待我们。

  大概看了一个礼拜,我看不下去了;我那时有种失落、受伤、极其痛苦的感觉,不知道怎么办。我也没有办法否定圣经,就如同我也没有办法否定上帝,我知道,圣经、上帝很真实、很美好。但另外一面叫我很受不了。后来我的办法就是不大看圣经了,大概有一两个月不看。但也不能完全不看,还是回来看,但都不敢仔细看,因为一仔细看又会看出矛盾来,就很灰心。

  然后这样好几年,一直到我进华神。插句话,那时我看到巴特,惊喜的觉得是个很好的出路。我也知道一定很多神学生觉得巴特是很好的出路:「对上帝要敬虔,我们不是拜经教,我们不拜圣经。所以没关系,你尽量圣经批判,我们信耶稣就好了」,这是很多所谓福音派学者走的路,「我们信耶稣,不必信圣经,我们不拜圣经。」他们说我们是拜经教,其实正统的教会绝对不是圣经主义(Biblicism)。

  我现在不说明这名词的意思,但「圣经主义」很容易从所谓的「基要派」变成「理神论」。十八世纪的Deism(自然神论、理神论)就是这样。他们很多是高举圣经,到最后变成否定三位一体,否定系统神学。神学院这三十年强调圣经神学、否定系统神学的人也是在走这条路。他们觉得圣经充满了矛盾没关系,我们信耶稣就好了;耶稣不是童女怀孕没关系,他是上帝的儿子;我们是信耶稣,又不是信圣经。刚才周功和老师提的那本书(“The Divine Spiration of Scripture” by Andrew T. B. McGowan)就是这种没关系的态度。就是圣经充满矛盾没有关系,我们信的是耶稣,不是圣经。这一点没有解决问题。

  不过我在神学院的时候,觉得巴特是个很好的出路,敬虔,非常敬畏主,但对圣经又可以允许有很多批判。我劝你千万不要走这条路,不过我今天也不去提这个。

  神学院三年没有解决问题,那时周老师是我的老师,也是我最新派的时候,所以我还觉得周老师太保守了。今天我觉得周老师太新派了;对不起,我的意思是还不够保守,不是太新派。

  在华神,我的问题没有解决。我跟一些好朋友一样,走的是像士来马赫(Schleiermacher)、巴特那种路,我觉得我们很敬虔,常常一起流泪为福音工作祷告,很热心传福音,但我们不敢去严肃的碰圣经的问题;一碰圣经问题,我都会觉得保守派的解释都是强解。我猜这里很多学生也是这样觉得,不能说服人,那是强解:「你看那些学者讲得多有道理,明明是矛盾和错误。」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但我觉得我那时候很敬畏上帝,也很喜欢读经、祷告,但碰到圣经,我不敢应声。我敢读、背或讲道,但不敢在理智上去考验它对不对,因为觉得我一去考验就会像在初三的时候一样,我发现它经不起任何考验。

  后来到了美国的新派神学院Vanderbilt,到那边我变得稍微保守一点。可能我有点反骨,你讲那,我就要反对你一下。但这问题到我拿完神学博士回来也没有解决。后来我可能越来越敬虔,就比较能克服这问题。不能说完全解决这问题,而是能知道这基本上不是问题,尤其是到到牧会以后,越来越在生活中经验到上帝的又真又活。我很感谢主。

  但是这样说吧。我在很痛苦的时候,我曾经有过一个跟上帝讲的流泪祷告,「主,我需要一个神迹。你的小羊很可怜,我需要知道圣经每一个字通通都是你的话,有权威的、正确的、可靠的,我需要知道,而没有一个够强烈的权威叫我知道。」

  在神学院,彭国玮老师也是这样讲的:「圣经的正典根本不是圣灵默示出来的,是开会决定的。」那我更是怎么能相信,因为会议会犯错的。圣经的权威,圣经每个字都是上帝的话,包括像约翰三书那些简单的书也是圣灵默示的吗?像雅歌书也是圣灵默示的吗?这里面有什么权威?但我说:「神,我愿意顺服你,请你行个神迹,让我知道我现在有的这本圣经从第一个字到最后一个字都是圣灵默示的,只要你行这样的神迹让我知道都是神的话,任何的矛盾、冲突、难解都没有关系,那我慢慢来解决。因为我看到一个神迹,知道这是神的话就好了。」那我也给了神一点建议,「你行的神迹,譬如说你在天上显出一个很奇妙的异象,好像西乃山那样巨大的强烈的方式显灵给看,然后跟我说:『康来昌(不管他讲什么或是打雷或吹号的声音,只要我能懂就好了),你现在有的圣经从第一个字到最后一个字都是我默示的,你不要再怀疑了』,然后一阵闪电、角声等等,反正我知道这是个神迹。」我说,「如果有这样的神迹我就相信了。」我还怕神想不到怎么样的神迹,还给他个建议。这神迹从来没有实现过。

不是神迹叫我知道圣经是上帝的话

  各位,我刚才讲的不全是笑话,事实上完全不是笑话,「你怎么知道圣经是上帝的话」?「老师说的」,老师说的可能完全错误。「加尔文说的」、「路德说的」、「奥古斯丁说的」、「大公会议说的」,那都可能错。「全世界说的」,全世界人也可能错。我在那本书里有讲,全世界人有一段时间觉得地球是方的,他们都错了。真理不是投票决定的,真理更不是潮流。但我需要知道圣经是上帝的话这权威从哪里来。我希望有个神迹,但没有。各位,我现在跟你讲,这神迹从来没有出现,但我现在相信:圣经从第一个字到最后一个字都是上帝权威的话语,完全正确。

  我不是说我都能解释;我们很多地方解得不对。我也不是说我都能阿们;很多地方我没有办法阿们。但我不是把所有的问题都回答了、解决了,然后说「根据这些,我相信,我娶你」。就像我们不是对老婆、老公有一切的了解才嫁娶他的;反正你就是认定他了,就娶嫁他。各位,这例子举得不好,结婚要越明白、越认识越好;但我们对上帝就是这样。

  我现在可以跟你讲,如果有个神迹,像我刚才讲的,上帝回答我了,我好高兴,说:「神啊,我接受圣经的话了,实在感谢赞美主,我以后再不怀疑了。」各位,我的高兴过了三分钟就会变了。变什么?你们应该想得到。我会跟神做个祷告:「主啊,刚才那雷声角声可能是魔鬼做的,所以请你现在行一个比刚才更清楚的神迹,让我知道刚才那个神迹是你做的。」然后第二个神迹完了以后,我会求神有第三个神迹:「主,求你让我确定刚才两个神迹都不是魔鬼做的。」

  各位,没有神迹(即使是神迹)能够叫你相信圣经是上帝的话,就如同没有神迹能够叫世人相信耶稣就是上帝的儿子。很多时候耶稣行了神迹后,就像拉撒路的神迹,众人要把拉撒路也杀掉。这是周老师觉得有点遗憾,我也觉得有点遗憾的,但我现在慢慢懂了:

是圣灵叫我知道圣经是上帝的话

  我们知道圣经是神的话,我们知道我们是上帝的儿女,我们知道我们信仰的真实,是因为圣灵的工作,圣灵内在的证据。

  这个,我非常希望教会,尤其是灵恩派弟兄姊妹,要看重圣灵内在的工作;灵恩派、福音派其实都是一样,我们都非常需要强调圣灵的工作。灵恩派这几十年,不管中外强调的圣灵的工作,都只在强调圣灵外在的工作。就算强调圣灵外在的工作,有的还是假的,譬如钻石、金粉这些。我不去谈那些争议性的事情。就算是真的,我也希望灵恩派弟兄姊妹能注意:外在的证据,圣灵外在的工作,譬如医病、赶鬼、神迹奇事,那是好的,圣经也有;但如果外在的工作没有在人内心里工作的话,就跟旧约以色列人在旷野时一样,天天的神迹没有叫他们归向主;就跟新约时耶稣行的神迹(特别在约翰福音,尤其是他在安息日行的神迹)一样,叫人更加离开上帝。

  神迹是真实的,圣灵会行神迹,我也认为今天还是会行;但那不是每个人都有的恩赐,而且那不是很平常的。但对每个基督徒,圣灵内在的工作,从你的重生、得救,到你确知圣经是神的话,到你确知「耶稣爱我我知道,因为圣经告诉我」,不,这不全对,「耶稣爱我我知道,因为圣灵让我知道圣经是真的」。如果没有圣灵的工作,我们不知道圣经是上帝的话。

  各位,也许我这样讲你没有想过,圣灵在我们内心的工作也并不是说像一股热流进来。这我们不太能形容,这又是三位一体的神,很奇妙的,神、圣子(神的道)、神的灵是不能分开的,「叫人活著的乃是灵,肉体是无益的。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所以我们的主耶稣在离开我们的时候,约翰福音那里讲,「我求父」,他求父,好像天父不太愿意把这最宝贵的给我们似的。但他已经把他儿子给我们了,还有什么最宝贵的不给我们?就是圣灵。「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叫他永远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他要引导你们进入一切的真理。」

  弟兄姊妹,求主让我们渴慕圣灵,(圣灵跟神的话是不能分开的),让圣灵在我们心里,使我们确知圣经是神的话,使我们看圣经确知圣灵是真实的,使我们在困惑艰难时,不管是读经的困难、服事的困难、在世上生活的艰难、种种的压力,「主啊,我们所传的有谁信呢?耶和华的膀臂向谁显露呢」?不管是我们传福音没有人信,或我们读经没有人听,或我们讲道自己也打瞌睡,我们求主帮助我们。

  罗马书8:16,「圣灵与我们的灵」,和合本翻「心」是不对的,「同证我们是上帝的儿女」;哥林多前书2:12,「我们所领受的,并不是世上的灵,乃是从神来的灵,叫我们能知道神开恩赐给我们的事。」你知道神给你的耶稣多好吗?你知道神给你的救恩多好吗?你知道神给你的圣经多么美好?你知道神给你的教会多好?因为你有神的灵。你有了这灵的特点,就是你更渴慕这灵;你有了这美好上帝的灵的特点,不是厌烦、不是嫌多。我们越有就越饥渴,越丰富就越多想得著,对圣灵,对神的话都是这样。

  哥林多后书5:5,神「赐给我们圣灵作凭据」,我们是他儿女的凭据,圣经是上帝话的凭据等等,「所以,我们时常坦然无惧」。

  各位,世界上有两个灵的,以弗所书2:2讲,这世界的灵,「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是人要自己作主的;而圣灵,是把神的话写在人心里的。

  希伯来书10:15-17,「圣灵也对我们作见证」,他要将律法写在信徒心上,「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愆和他们的过犯」。

我们需要合情合理、尊重神权威的解经

  所以我的意思就是,神让我从读经、事奉、生活(包括很多的挫折)中渐渐的知道圣经是神的话。不是因为我把问题都回答了,但回答问题是重要。我在书上特别有讲,我们不因为拿不出证据,别人也拿不出证据,我们就无赖的说:「我们没证据,而你也没证据,大家一样」,没有,我们要想尽办法去找这些证据。我们希望神学院老师能尽量、更多、合情合理的在尊重神的权威之下,把信徒看到的很多问题能够不躲避的讲出来。包括我刚才说的,耶稣的降生、复活,我现在都觉得完全没有矛盾,而且解释一点不是牵强的。和谐的解释一点不是牵强的,但有的时候我们会觉得是牵强的。

  我们在调合、解决很多问题时,需要有好的学者写出清楚明白、尊重圣经权威,又让我们看到这是合情合理的、讲道理的。后现代,我最讨厌的就是不讲道理;不讲理就是不讲逻辑;也不讲道。道就是上帝的儿子,是耶稣;理是逻辑。各位,不要学后现代那坏习性。我们要讲道理,神学院里要讲道理,我们要讲上帝的道,我们讲话要合逻辑。

  当第一层圣经的学者忠於上帝的话,把这些千千万万的难题,不只是难题,还有很丰富的上帝的道把它解开。各位,解经并不是只是解释,是把它释放出来让人明白,然后让我们这些第二层的牧者,(第一层就是圣经的学者,第二层的就是我们这些牧者),在看圣经不懂的时候,查这些解经书的时候,能够帮助我们有些了解。现在写解经书的不知道是不是都是论斤来卖的,越重越好,看的结果不是更明白圣经,而是觉得作者好有学问,我都看不懂。我希望神学院的老师能避免,你不是要卖弄学问,你是要让人懂得的。但我觉得这很难胜过,就当我发一下牢骚。

  我们需要有圣灵来帮助我们认识神的话。但我们相信圣经是神的话,并不减少我们继续在解经、讲道上的困难,以及需要花的脑筋,也一点不减少我们对会众也需要承认「我没有把握」。我听到很多人说(我不知道你们现在讲道学的老师是不是这样讲的):「讲道时千万不要有犹豫,千万不要说这我不确定。」各位,我承认我们不能常讲「我没有把握」这话,但你没有把握的就要说没有把握;这我不觉得有什么关系。你有把握的,你就清楚说出这是有把握的。只是在神学院里流行的好像就是「大概、也许、或者是、不过我也不知道」,然后最确定的一件事就是「反正圣经不对」;这是很遗憾的。求主帮助我们,我们不是不讲道理。

循环论证用在最高权威神的时候是正确的

  刚才周老师有提到「循环论证」,我就再提一提。各位,所谓「循环论证」,我再讲个例子,假如我今天申请哈佛大学去念书,有一封推荐信寄去,推荐康来昌是聪明能干、很会读书,你们一定要接受他,接受他对你们有很大好处,他可能是你们接受过最优秀的学生…等等;然后,推荐人是康来昌;这就叫循环论证。就是自己推荐自己,这叫循环论证。(你可以用哲学上讲得比较复杂一点,就是结论放在前提里面等等。)这是不允许、不应该的,这种愚蠢、错误我们根本不需要多提;但是,在讲到最高权威时,你非用循环论证不可。这是我要讲的。各位,你不要在我们这小阶段里就用循环论证,那就是下流、无耻、不讲道理、霸道:「我说的,所以是对的。怎么样,不服气吗?来打架」,这是流氓,神学院不要这样。我们要讲道理,但是最高权威的确定,非用循环论证不可。

  我再举个不太好的例子,因为最高权威只有神,离开了神讲其他的,我都只希望勉强让各位懂就是了。讲相对论出来的时候,因为我不懂「相对论」可靠不可靠,於是我就找到哈佛大学或世界物理学会顶尖的二十个教授,问他们说:「相对论对不对」?他们就说:「康牧师,我们是全世界的学者专家,我跟你保证相对论是对的」,我就接受了。各位,这很正常的,我们接受很多东西好不好就是专家推荐的。假如相对论刚出来时,爱因斯坦跟我说:「康先生,相对论是对的,因为我是全世界最伟大的相对论学说提出者,我说对就是对。」各位,这很离谱吧!当莫札特说:「我的音乐是最好的!」这很离谱吧?当莫札特说:「我的音乐其实很烂」,这也很离谱吧?我说了这还不是好例子。莫札特音乐不是最好的,爱因斯坦不是不犯错的物理学家,我只是举个例子。

  当上帝的话说「这是上帝的话」的时候,你还能找到什么比上帝更高的权威来肯定上帝的话?所以循环论证在论到上帝时是合理的,包括安瑟伦在讲上帝的震怒存在的事,但我今天也不去谈这问题。只是我希望我们当中的学者们(我们不是每个人都能作学者),神能给各位聪明智慧,最重要的是敬畏上帝的心,包括爱护羊群的心。

  所谓敬畏上帝就是真正的智慧一定来自神;爱护羊群就是做学问是要爱人的,是不需要升等、发表论文、在全体会议(Plenary Session)时表示自己是最棒的讲员(King of Speakers),我们是要把上帝的话喂养教会,让他们能明白的。耶稣讲那么多故事就是要你更明白上帝的话,但常常被学者一解释,我们反而都不明白,觉得耶稣的比喻怎么这么难懂?(抱歉,我不要发牢骚了。)

  前面,我用自己做例子。我也提一下,如果循环论证是我们哲学或信仰的态度,就是:「我在任何的证据或讨论没有或有的时候,我都因为圣灵在我们里面的肯定,我确知圣经是上帝的话,或确知我是上帝的儿女。」这不是说不去解决问题。

  我刚才听周老师讲,我觉得可能有一点点需要稍微多说一下。周老师说,「已经解决的问题可能会再产生」,像有人说大爆炸解决了我们这世界开始的问题,你怎么知道多少年后大爆炸的学说不会又被废掉?那我们又要再怎么解释?很多事情你要从世界的观点来解释,现在解释得通,过一阵子可能就不通了;现在解释不通的,过一阵子可能有新发现,又觉得通了。我们不是不注意这些世界上的学问知识,我们基督徒要谦卑的学习;但我们再谦卑,不能谦卑到忘记上帝是我们最大救恩的对象。

学者和牧者需要调和圣经难题

  我觉得牧师、学者也需要努力,包括圣经里的这些问题要调合。我最近在讲雅各书,我向来都知道(这很明显,大家也都知道)雅各跟保罗好像有不能调合的问题:一个讲因信称义,一个讲因行为称义。雅各清楚讲「人称义不单是因著信」,也就是因著行为。连我很尊重的路德,我觉得他也犯了错,他觉得雅各这卷书没什么价值。但我再看看,实在觉得雅各跟保罗一定有他们很多个性的不一样,这没有关系,但他们在圣灵默示下写的书一点矛盾都没有。保罗讲信心;雅各书第1章就讲信心。保罗讲拣选;雅各书第2章就讲拣选。保罗讲因信称义,也讲到很多的行为;雅各在讲行为时,他根本没有不讲信心。雅各书2:18,「你将你没有行为的信心指给我看」。接下来你以为他会说,「我会将我没有信心的行为指给你看」吗?不,他说,「我便藉著我的行为,将我的信心指给你看。」信心不是不重要,这是根基。

  而且雅各后来举的例子里特别举到妓女喇合:「妓女喇合接待使者,又放他们从别的路上出去,不也是一样因行为称义吗?」这跟保罗、整个圣经讲的因信称义完全一致。妓女喇合的行为好吗?我觉得雅各在圣灵的感动下特别在讲这句话「妓女」。这是保罗的话,「没有一个因为肉体行为能称义」。喇合的行为哪里是好的?她是妓女,是接客的,是说谎、是欺骗的,是不忠於自己国家的。喇合的行为没有一个好,但她称义了,因为她这些行为里面反映出她对上帝话的相信,所以她仍然是因信称义。

  不过我不继续去分析些。我只是在说:这也是我们需要继续做的努力,我们不是只是解决一个问题,不是只是说「我们要先肯定圣经是神的话,任何情形下都肯定」,然后在解经、讲道、写书,或跟弟兄姊妹相处的时候,我们不知道怎么用「圣经是神的话」,以及我们在课堂里所学的。我们要学,要领受,我们感谢主。

查尔士·杰南士(Charles Jennens)的见证

  我用一个见证开始,也用一个见证结束。

  现在是圣诞佳节,我们都很熟悉韩德尔的《弥赛亚》。弥赛亚的曲子韩德尔大概廿八天或廿四天写成的,实在是天才。但你大概不知道那作词的人查尔士·杰南士(Charles Jennens),他是个非常富有的人,接收了一大笔遗产,过著有点花花公子的生活,后来改变了。当时十八世纪新派Deism(理神论、自然神论)流行,就是跟现在新派一样,「不相信圣经、不相信耶稣的神性、不相信耶稣的救赎、不相信神迹,但觉得耶稣很伟大,要相信耶稣」的这种胡说八道、但学者很喜欢的这种信仰。那时Deism在英国非常泛滥,查尔士·杰南士(Charles Jennens)的弟弟因为接受了这种信仰,(所有新派信仰都不会给你盼望的),最后自杀死了,他就觉得他很需要做一些事,让正统信仰能在被振作起来,他就收集了很多经文。

  我现在觉得像弥赛亚、马太受难曲、天路历程,都是现在新保罗观不会看的,因为那都是在讲救恩。新保罗观他们不讲救恩的,所以不知道他们过圣诞节要怎么过。

  查尔士·杰南士(Charles Jennens)就把这些经文收集好,跟韩德尔讲:「你把它编成曲。」这里面三个大的部分:第一个是用基督的降生;第二个用基督的受难;第三个用基督的再来,来说上帝应许的实现。他的开始是对以色列人说的预言:「你们会亡,会很悲惨,不过你们会重新回到上帝那里,上帝会重新回到你们那里。」「你要对以色列说安慰的话」,这我们都最熟悉的那男高音开始,「你要对以色列说安慰的话,他被惩罚的日子已经结束,一切的山洼要填满,大小山冈要削平,高高低低的要改为平坦,崎崎岖岖的会变为平原。」

  施洗约翰都实现了这些预言。我们感谢主,这里给那些绝望的、亡国被掳人盼望,说:「上帝会再回到你们那里。上帝会再给你恩典。」这美好的应许是建立在什么上?是虚假的,是一个个又会落空的应许上吗?查尔士·杰南士(Charles Jennens)用了以赛亚书40:5的话,「耶和华的荣耀必然显现;凡有血气的必一同看见;因为这是耶和华亲口说的」,因为这是上帝说的(for the mouth of the LORD has spoken.)。

 
附件:1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