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基督徒文摘

標題 / 清教徒:以禱告和禁食來塑造歷史(江登興)     編號 /  53    
發佈者 /  康來昌推薦     發佈時間 /  Sun Oct 17 05:14:15 2021
自由的曙光/ 清教徒:以禱告和禁食來塑造歷史
Shaping History through Prayer and Fasting
江登興/2006-4-12 21:47:00

(江登興按:本譯文對於清教徒的不同派別沒有準確區分,最早去美洲的是獨立派清教徒,留在英國國教內的是安立甘宗清教徒。)


(清教徒離開荷蘭,開始遠航。)

(五月花公約上的簽名)
首先我們看一個見證,出自美國“清教徒前輩移民”之一的一位名叫威廉.佈雷德福(Willam Bradford)所著的一本書,《關於普利茅斯種植園》。

十 、以禁食打下根基 Chapter 10:Laying a Foundation By Fasting
清教徒的背景

在一般人的的腦海媮`有一個模糊的印象,以為好像這些清教徒移民都是一批白髮蒼髯、身穿深色牧師制服的男性老者。其實當年來到美洲的清教徒移民大部分都是年輕男女。比如威廉.佈雷德福在被選為殖民地總督時才三十一歲。大多數其他的清教徒也大約在這個年紀或更年輕。現在在普利茅斯港,有一艘複製的“五月花”號船停在那堙A甲板上 矗立著步雷德福和他同伴們的蠟像。

當我研究步雷德福自己對發現普利茅斯殖民地及其早期鬥爭所做的原始記錄時,在我的靈堻v漸對步雷德福以及他的清教徒移民同伴們產生了一種強烈的親切感。我發現他們的整個生活方式都是建立在系統地學習和應用聖經的基礎上的。這種系統的學習所帶給他們的結局和信念,與我自己的經驗完全一致。因此,我感到我完全有理由來引用步雷德福書中和我們現在討論的主題有關的文字。

首先我們要看一個美國開國先輩的經歷見證,他的名字叫步雷德福。我們會看到他的童年和青年時的屬靈經歷決定了他生命的整個歷程。下面是莫里森在步雷德福所著一書序言中對他這些經歷的概述:
“威廉.步雷德福於1590早春生於約克郡的奧斯特菲爾德市(Austerfield)……。十二歲時,他就成了聖經的忠實讀者。當他還是少年時,他已深受神話語的感動。他加入了一群清教徒的聚會,並和他們一起禱告和討論,聚會的地點就在位於斯庫比附近村堛澈繚G.布魯斯特的家中。後來這群清教徒在理查·媞砦y牧師的感召下於1606年組建了自己獨立的公理會。步雷德福在不顧“他叔叔的憤怒”和“鄰居的嘲笑”下加入了這個教會。步雷德福從那天起直到半個世紀後他去逝,他的生活就一直圍繞著他的教會和會眾,先是在斯庫比,後又在低區,最後在新英格蘭。”

是復興,不是改革

儘管最初的移民和清教徒有一定關聯,但他們之間是有重大區別的。雙方都認為需要宗教改革,但他們在實現改革的方式上有所不同。清教徒決定留在既定的教會中,並從教會內部實行改革,必要時可以採取強制的辦法。最初的移民自身尋求自由,拒絕利用世俗政府的機構將他們的觀點強制於他人。下面所引用的倫納德.培根(Leonard Bacon)在《新英格蘭教會的起源》書中的段落就表達了這些不同的觀點:

“在大洋彼岸的舊世界,清教徒屬於國民主義者,他們認為一個基督徒國家就是一個基督教會,要求英國國教應該徹底改革。而清教徒移民則屬於脫離主義者,不但脫離國教禱告書和伊莉莎白女王的主教制,還要從所有的國家教會中脫離出來……。

美國最初移民嚮往的是自己,妻子和孩子以及他的教友可以自由地在基督徒生命中與神同行,因為基督徒生命的法則與動機都在神的話語中向他啟示出來了。為此他們踏上了流亡的生涯,他們跨越大洋,以曠野為家。

而清教徒的觀點不是要自由,而是要教會與國家擁有合理的體制,這種體制不但允許他們,還要強制他人行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清教徒和美國最初移民雙方的不同點,可以用兩個詞來表達:“改革”和“復興”。清教徒尋求的是改革現存的教會;而美國最初的移民相信,神的最終目的卻是要將教會恢復到新約所描繪的原狀況。步雷德福在書中第一章的第一段就十分清晰地表達了最初移民這一復興的異象,書中第3頁說到:“……神的教會要回到古時的純潔,要恢復原有的秩序、自由和美善。”

後來在這一章第6頁中,步雷德福又回到了這一主題,闡明美國最初移民的目的說:“(他們力求)根據福音的簡明性能,在教會中確立正確的敬拜方式和基督的管教,而不摻雜人的發明;並能遵守神的道的法則並根據聖經的原則通過牧師、教師和長老來管理教會。”

書中第九頁說到,以此為目的,最初在諾丁漢郡、林肯郡和約克郡的信徒:“……(藉著主的約)和通過福音團契將他們自己結合在一個教會下,並在主的幫助下竭盡全力去行神的路,不論付出多大代價。”

後來,這些教徒都搬到了荷蘭的萊頓市。步雷德福在第19頁對他們在萊頓的生活描寫道:“……他們就像後來其他教會所做的那樣,盡力學習早期教會的原形。”

在第四章第25頁中,步雷德福對清教徒移民遷移美洲的主要動機再一次做了描寫:“借著巨大的盼望和發自內心的熱情,建立良好的根基……在世界的偏遠地區促進福音的傳播。哪怕僅僅作他人完成這一大任務的鋪路石,也都心甘情願。”

宣告公共禁食日

最初的移民為了實現他們屬靈的目標,特別應用了共同聯合禱告和禁食的方式。步雷德福在書中多處提及了這一點。其中最感人的段落之一就是第47頁描寫清教徒移民準備離開雷頓(Leyden)的那一幕:
“準備離開前,他們花了一天的時間來刻苦己心。他們的牧師(約翰.魯賓遜)當天用以斯拉記八章21節作為講道的聖經章節:「那時,我在亞哈瓦河邊宣告禁食,為要在我們神面前刻苦己心,求祂使我們和婦人孩子,並一切所有的,都得平坦的道路。」對於他們當時的情形,他(魯賓遜)那天以這段經文講道是最合時的,也使大家受益非淺。那天剩餘的時間他們以極大的熱情和充足的淚水向主傾注他們的禱告。”

(清教徒登陸)

步雷德福使用“刻苦己心”這個詞表明清教徒移民十分清楚禁食和自我謙卑在靈堛瑭p繫,我們在這個主題的第7-9講中有過說明。魯賓遜選擇以斯拉記作為講道的題目真是再合適不過了。清教徒移民 遷徙美洲與以斯拉帶領流亡的以色列人從巴比倫到耶路撒冷去幫助恢復神的殿,這兩件事無論在動機還是經歷上都十分相似。

弗娜.霍爾(Verna M.Hall)在《美國憲法中的基督教歷史》一書中第184頁記載了愛德華.溫斯洛(Edward Winslow)對魯賓遜講道結束部分的說明:“我們不久就要各奔東西,主知道魯賓遜是否會活著和我們再一次見面。然而,無論主怎樣安排,魯賓遜在神和他的神聖天使們面前要求我們跟隨他不能超過他跟隨基督。如果神願意藉著其他器皿向我們彰顯什麼的話,我們要準備好接受它,就像從前我們接受魯賓遜通過講道向我們傳播的真理一樣,因為他堅信主藉著他聖潔的道,會向我們顯明更多的真理與光。魯賓遜借此為新教教會在信仰上停滯不前而表達了內心的悲哀,他也只能作他們(指那些改革領袖們)改革的工具,僅此而已。

舉例來說,路德會的信徒們不能走得比路德所看到的更遠。儘管神已將他的旨意更進一步地嘵諭和顯明給了加爾文,但他們(路德會的信徒們)寧可死也不願接受它,魯賓遜還進一步地說:再看加爾文的信徒,他們就停留在加爾文離開他們的地方,一件多麼可悲的事情。雖然他們在那個年代屬於珍貴閃亮的光,但神沒有將他的全部旨意嘵諭他們。他繼續說道,如果他們現在還活著的話,他們就會向從前一樣準備並且願意接受進一步的光照。

在這媥|賓遜要我們記住我們教會所定的約,至少那一部分說藉著這個約,我們向神以及彼此之間保證並約定,無論神的道向我們嘵諭什麼真理,我們都要接受。不過,他還告誡我們要留心所接受的東西,要我們在接受前查驗它,並和聖經的其他真理進行比較和分析。因為他說,基督徒世界剛剛才衝破強勁的反對基督的黑暗勢力,知識在一瞬間就得以充分完美地展現是不可能的。”

約翰.魯賓遜這次講道的內容總結了最初移民在神學立場上的本質。這也可以從對他們的稱呼上顯示出來,他們稱自己是天路行客。他們並沒有聲稱他們對所有的真理已達到最終的理解,而只不過還處於人生的旅途中,正在進一步尋求真理的啟示,就像他們遵循已經接受的真理一樣。

步雷德福自己也堅信,他和他的同伴就像新舊約中的聖徒一樣,也處於屬靈的旅途中,他時常借用聖經的語言來表達他的感受和反應。在第9章,他描寫了“五月花”號船達到科德角半島(Cape Cod)時的情景,最初的移民當時遇到許多危險和艱難。他是這樣結束這一章的:“現在除了神的靈和他的恩典還有什麼能夠支撐住他們?這些前輩的後代難道不應該說:“我們的祖先是英國人,他們跨越大洋,並知道荒野會完全毀滅他們。然而他們哀求耶和華,耶和華聽見他們的聲音,看見他們所受的困苦。”(這堥B雷德福借用了申命記二十六章5、7節的措辭。)所以他們要稱謝耶和華,因為他本為善,他的憐憫永遠長存!是啊,願耶和華的贖民說這話,向世人顯明他怎樣從壓迫者手中將他們救贖。他們在曠野荒地漂流,尋不見可住的城邑。又饑又渴,心力交瘁。讓他們在眾人面前向耶和華承認他的慈愛和他向人所行的奇事。”(這堥B雷德福借用了詩篇一百零七章1-5、8節的寫法)”

對於諸多步雷德福所記錄的神應允他禱告的例子,這堣ㄔi能一一引用,但有一個集體禁食的例子必須要提一下。在1623年的夏天,最初的移民種植的玉米受到了威脅,書中第131-132頁:“……嚴重的乾旱從五月的第三周起一直持續到七月中旬。天上沒下一滴雨,大部分時間氣候異常炎熱。地堛漸犰怳w開始枯萎……。某些地區的玉米被太陽烤得像乾草一樣……。於是,他們專門用一天的時間來刻苦己心,用謙卑和熱切的禱告來尋求主的旨意……。主悅納了他們的禱告,並賜給他們慈愛和迅速的應允。這一次不但使最初的移民,也令印地安人讚歎不已即驚奇無比……。那天的整個上午和其餘的大部分時間一直是晴天且十分炎熱,空中見不到一絲雲和要下雨的跡象。然而,快到晚上的時候,天上開始多雲,不久就下起了甜蜜的細雨,令他們欣喜若狂並感謝和讚美神……。”

通常,在這種乾旱的情況下所下的一定是雷暴雨,那樣就會把玉米吹倒,使收穫的最後一線希望也破滅了。但是情況卻正相反,步雷德福繼續寫道:“這一次即沒有風也沒有雷暴,而這麼多的雨水卻是漸漸地下來,好讓土地將水份完全吸收。這樣,枯萎的玉米和其他水果就明顯恢復了生機,大家看了感到萬分驚歎,同時也讓印地安人吃驚不已。後來,主就藉著他的祝福及時供應他們雨水,賜給他們溫暖交替的氣候,使他們獲得了碩果累累的大豐收……。對於神的憐憫和及時的幫助,他們又專門分別出來一天來感恩。”

這種分別出來特別的一天用來禱告和禁食的做法後來成了普利茅斯殖民地人們生活的一部分。1636年11月15日,法律通過允許殖民地總督及其助理“在需要時分別出特別的日子,用於以禁食等方式來刻苦己心,也用於來感恩。”

在這個主題的第九章中,我們討論了以賽亞書所記載的話,即神定會將他的應許賜給那些以神所悅納的方式進行禁食的人。我們可以從以下這節經文看到應許的最高潮,以賽亞書五十八12:「那些出於你的人,必修造久已荒廢之處。你要建立拆毀累代的根基。你必稱為補破口的,和重修路徑與人居住的。」

歷史已經表明,美國最初的移民正是以這節經文中所應許的方式進行禁食方取得出色成就的。無論在屬靈方面還是政治上,他們都為“後面的幾代人建立起了根基”。三個半世紀後的今天,美國人仍然還是在最初的移民建立起的根基上建造。


(清教徒簽署"五月花號公約")

 
附件:1  
發佈者來自/127.0.0.1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