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講道系列

標題 / 131127 講道、牧養與聖經(下)        編號 /  1017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Fri Apr 17 05:55:15 2020
文字PDF /      講道MP3 / 

講道、牧養與聖經(下)



前言

  下面我們談一下跟牧養有關的。如果我們愛護我們的羊群,我們就應該要把羊群所需要的食物給他們。這點我知道傳道人很辛苦。各位,我自己也是牧師嘛,我也看到一些牧師,你作工別人看得到的,你去醫院探訪人家看得到的,你去關懷生病的人人家看得到的,我們應該做這些事,牧師不應該減少這些事,但是你禱告和你準備講道,是別人看不到的。不但看不到,你準備了這麼久,講出來的道,別人都覺得很爛,所以我們很多時候就不想花時間講道了,因為這個沒有績效、沒有業績。這當然是教會也需要負的責任。有時候華人教會難免有這個困難,就是有沒有給牧師一些時間準備講道,這很重要。你讓牧師有時間準備講道,也就是你讓自己能夠被餵養的強壯一點。我知道一般沒有,一般大家都覺得「牧師實在很懶惰,或牧師都沒事幹,花那麼多時間準備講道,請你來就是講道,結果講得還沒有我講得好。」但是我去探訪、關懷呀,或者做很多事情,大家覺得你都在做事,那講得不好也就算了。其實這就是教會被腐蝕的最大原因,沒有上帝的道來餵養、來建造。這我們求主給我們力量了。

  第一個,你還是需要有這些認識,神的道是重要的。並不是我們只喜歡無視,袖手談心性,大家也很喜歡引雅各書的話,「只是你們要行道,不要單單聽道」(雅1:22),也有很多人就講「不是單單講道,要行道」。是,我們要行道,但是如果你能行出道來,就必須先有兩個更重要的事,就是傳道和聽道,你沒有傳人家不會聽,沒有聽就不能行得正確。就在這幾十年,到後來福音派裡都是講這些,美國的福音派也是講這些,「不要單聽道,要行道,我們要多做一些」。各位,很多事我們根本做不出來的。我們能做什麼呢?你今天作了首相你也不能改變,你今天作習近平也很多不能改變的。很多基督徒不甘寂寞,我們要做點事(do something)。你能做什麼?(What can you do?)除了在外面遊行。在台灣就動不動就遊行;遊行玩了,做完了,事情還是一樣。

  各位,你要做事,你需要先相信(If you want to do something, you need to believe something.),你要先信靠上帝,然後傳講上帝的道。對,我還是說求聖靈幫助我們。我們很多時候覺得「這都沒有用啦」。我們的會友有的時候也會說:「這沒有用啦。聽道沒意思,我的老公還是會打我。禱告沒有意思,我的小孩還是不聽話。」各位,別人可以講一萬句,或全世界的人都可以講這樣的話,但你不可以講這樣的話。你可以講這樣的話,那你就不要作傳道人。你作傳道人,你一定要求神讓你對神的話是有信心的。而神的話裡面有這麼多我們看起來矛盾、不實用、衝突的,那就是神給我們的折磨和訓練,那就是我們在準備講道和平常讀經的時候,求主幫助我們。

  我們現在就具體一點來講講道的事情,我們看使徒行傳第二章。講道,我們就從實際來出發,我們講道實在準備的時間不夠。我們在台灣是絕對不夠的,但是就算夠,也很困難。各位有沒有這種準備講道的經驗?像我準備一篇新的講道恐怕要十幾個鐘頭,以前是四、五十個鐘頭,再以前更多。在神學生的時候,三年就只準備一篇畢業講道,還講得很爛;那後來,大概七、八十個鐘頭準備一篇。後來講道多了,變四、五十個鐘頭,因為沒太多時間,也比較熟練一點了。然後現在一個新的還是需要大概十個鐘頭,然後準備講道,以前一堆參考書堆在那邊,字典、經文彙編、司布真講道集,然後一大堆堆什麼書在那邊,然後去看,準備。看了半天,結果就是創世記第1章「空虛混沌,淵面黑暗」。那麼多都是空的,都是渾沌的,然後一片漆黑,所以講道是很辛苦。

  因此我的建議,我們從實際出發。就我覺得解經講道是一個比較可以解決現實問題的。這些問題的產生,對不起我還是要罵人了,我覺得神學院要負最大責任。神學院沒有讓學生把上帝的道、還有正統的教義好好學好,就是神學院的老師,在教的就是表示我很有學問而已。各位,我們講道不是在講我們很有學問;我們在講耶穌基督,我們在講上帝的偉大,這裡面需要很多學問,但不是炫耀的。但是老師就是給人一切的榜樣就是學術學術。

  我沒有反對學術,但是學術的那種掛帥,其實我們在台灣的大學更差勁。現在台灣要搶進世界前幾名,全世界都這樣,華人教會、華人的大學都是這樣,要搶進前幾名就要有論文嘛。所以現在的老師幾乎都不愛護學生,也對教學一點興趣都沒有,也不放心思在他們上面。他的重點在哪裡?寫論文。我看神學院老師也是這樣,寫論文。其實誰看你那些東西,你自己看看那些圖書館厚得不得了的書,在什麼AAR上面讀一篇那些論文,你覺得有什麼好神氣?不要去追求這些虛名。神給你的羊好好餵養,那裡面也有非常多的價值的。我們沒有說學術不好。敬畏上帝所出來的學術,讓我們講道也能夠很好。

解經式講道

 第一,先選定一段20節左右的經文,看這段經文在講什麼


  如果我們沒有太多時間準備,我的建議就是解經式的講道是最可行的。所謂解經式的講道就是,我們選一段經文差不多20節左右,然後我們就老老實實的,把這20節,好像查經一樣,一節一節講。1節平均花兩分鐘左右的時間把它講完,這樣就有四十分鐘了。這可能有一點枯燥、無聊,但是還是很solid把上帝的話講出來了。講道切忌到網上、讀者文摘找笑話、找故事,花很多時間,然後找一個叫人家流眼淚的見證。各位,這些東西,我想我自己,每個人都有這個講道的試探,就是我們希望講得時候,底下的人眼睛瞪著,口水、眼淚流,很感動。所以很多時候不在講道,在編故事,在刺激大家,讓他們很興奮。各位,不是這樣的。我們是在餵養人。從一個角度來講,我們講道,就是「吃主的話」,(聖經也喜歡這樣講)。各位我們天天吃的不是大餐。沒有一個人天天吃大餐。我們吃的就是兩盤小菜、一點肉、一點米飯,但我們的成長就靠這些。天天吃大餐肚子會吃壞的。你每個禮拜能夠有20節左右的經文,雖然講得不好聽,雖然像查經一樣,雖然像主日學一樣,雖然大家都在打瞌睡,但打瞌睡,他也還是聽的是上帝的話,比你聽一個讀者文摘的故事「哇,很好聽」,聽完了你完全不知道跟上帝有什麼關係。

  我們需要能夠把上帝的話講出去。就你先選一段經文,先了解說這段經文在講什麼。一段經文在講什麼並不太容易解釋,學者會有很多不同的意見。我是鼓勵各位,先不要看那些參考書,我們就看一段聖經。譬如說昨天有人問我,撒種的比喻在講什麼?我昨天講的完全不是撒種比喻,我講的是撒種的應對之道,怎麼對付飛鳥、荊棘、被曬的那個土地。耶穌在那個比喻裡沒講這些。任何一段經文,包括撒種的比喻,可能有幾十種、幾百種的了解。這一段經文在講什麼,譬如說浪子的比喻在講什麼,學者有的是在講什麼最新的,像Tom Wright他會講「浪子的比喻在講到猶太人不要輕視外邦人的基督徒」,我覺得那胡說八道。不過他是大學者,很多人也以為他講得很對。各位你要先看這個經文在講什麼,先不要想「加爾文覺得怎麼講」,就是你自己看這段經文你覺得它在講什麼,然後你就根據這段經文來講道。我們有個規矩,這段經文不管是創世,或者是耶穌基督的家譜,或者是任何一段經文,這段經文講什麼,我希望是長一點,大概20節左右,每一節解釋個一兩分鐘,這樣就把時間都充滿了,就不必怕沒有料,起碼我們在解釋。

 第二,你要根據這段經文來講道

  講道你要先選定一段經文,然後看這段經文在講什麼。第二個,你要講什麼。各位,經文在講什麼和你要講什麼,這兩個不完全一樣,但應該密切配合。或者我們這樣講,「你要根據這段經文講什麼」。好,我們在講,譬如說浪子的比喻這段經文講什麼,你可以有很多想法,這也不一定只有一個標準答案。你說這段經文講,講上帝的愛,可以;這段經文講道德好的哥哥的自大,這也可以;這段經文講,我們常常要山窮水盡才會悔改,這也可以。就是這段經文是講什麼可能有三、四十種看法,有的比較接近正確的,有的比較不接近正確的。不管是怎麼樣,聖經是非常豐富的,不是只有一種講法。

  好,你覺得這段經文在講什麼,然後你要根據這段經文講什麼。如果你說「我真得不知道我要講什麼,反正就是我們教會就剛好分配到這段經文,我不知道我要講什麼」,也沒有關係,你就根據你覺得這段經文在講什麼你就講。但是如果你挑了這段經文,你想罵教會裡像哥哥的那種人,那也可以。各位不是不可以,我們講台當砲台不一定不好。我們根據經文來責備人,若是帶著愛心是可以的。你講的時候不可以扭曲這段經文,但你的確是把這段經文其中一個主要的意思講出來,那很好。各位,這段可以講很多,你可以講浪子的錯誤的地方在哪裡、正確的地方在哪裡,你可以講爸爸,你也可以講到把失錢的比喻、跟失羊的比喻、跟失人的比喻,就是一個是掉了錢、一個是掉了羊、一個是掉了人,然後你可以講失落這個題目。

  我們可以講很多,不是只有一個,神的道講過幾千幾萬遍,還是可以不重覆的。但是你要先確定一件事,你覺得這段經文在講什麼,然後你要根據這段經文講什麼。你要講什麼,也不必太有罪惡感,因為很多人都覺得牧師會選一段經文來罵我們,這個也不是壞事。我們看到羊群有需要糾正的地方就糾正,所以第二個也可以引申到第三個。

 第三,你希望會眾學到什麼

  這段經文在講什麼,這是第一個;你要根據這段經文講什麼,這是第二個;第三個,你希望會眾學到什麼。第二個跟第三個很接近,但是不一樣。一個是講員(speaker)他希望的;一個是聽眾(listener)他希望的。

  這個我們可以看到很多的經文作例子。我們看一下使徒行傳第2章,這是聖靈充滿了以後,新約裡的第一篇講道,有人說「可能彼得講道的能力比保羅好」,就記載來講好像是這樣。保羅講道常常是有人譏笑、不想聽;彼得講道好像常常有大量的人悔改。這個不太重要,但是我提一下。

彼得的即席講道是平時建造的功夫

  彼得講道,是一個現象之後發生的。那這個應該彼得沒有準備講道,這是一個即興的動作,就聖靈澆灌下來,大家說了方言,然後很多人在那裡驚訝猜疑,彼得就站起來講一篇道,那這就是我們平常預備講道的重要,也是我們平常就是靈修的重要。我不要炫耀,我也不是要大家學習這個事情。有一次,我在家裡吃過晚飯收到一個電話,說教會馬上要開始一個團契聚會,但講員打電話說不能來了,那麼請我去,因為我家就在那個教會旁邊。我就去了。我七點二十分去,然後七點半開始聚會,七點四十分就把時間交給我了,然後我就講了一篇道。後來就有人跟我講:「哇,康老師你好厲害喔,二十分鐘就準備好講一篇道。」我就說:「我不是準備了二十分鐘,我準備了二十年了。」就是過去二十年(可能三十年),我常常在讀經禱告,所以有些熟悉可以講。但是這個不足為訓,就我們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即席講道。也許你是剛剛才神學院畢業,你哪裡可能馬上就講出一篇道來了呢?這我們不一定能夠。但是我們也要有一個目標,就是平常的確生活裡面,愛主、愛人、聖潔這跟你的講道實在是太有關係了。我們的講道不要虛偽,我們講道要有神的能力,誠實地尋求渴慕主,愛慕讀神的話,這很重要。

  我這兩天都講我是說誠實的話。我覺得像在清教徒時候,大概是新約以後人類對聖經最熟悉的時候。清教徒那時候,整本聖經能背的人不是很少。你看清教徒本仁・約翰(John Bunyan)寫的《天路歷程》(The Pilgrim's Progress)。本仁・約翰(John Bunyan)只不過是一個修鍋子的人,沒受過什麼教育,但他聖經之熟,比現在的聖經學者要熟太多了。他能夠引一些經文,而且引得很恰當的,引得非常多。但John Bunyan那時候的清教徒對聖經熟悉,恐怕還不如耶穌時代的以色列人對聖經熟悉,因為耶穌時代的或者再早一點的猶太人,書不多,所以他們都是要用背的。他們可以背大量的經文,很熟悉聖經。我們今天沒有這樣的背景,我們今天對於聖經的熟悉度一定是越來越差的。這也沒有辦法,因為我們需要學的東西越來越多。但我們還是希望在現有的可能情形下,我們總還多花一點時間在讀經上。各位,這需要犧牲的。我自己也就犧牲了很多。我個人興趣很廣,很喜歡看書,很喜歡很雜的東西,這個也看,那個也看,可是我牧會以後,事實上我沒有那麼多時間準備講道,沒有那麼多時間看聖經,我只好把我很多的興趣就撇下來。我也發現,其實我也沒有什麼損失「先求神的國和義,這一切就都加給你了」。

  我只是在說,現在聖靈降下來了,大家說出方言,這是一個很特別的事,從來沒有過的。那很多人看到就說,這些人喝醉酒了。各位,彼得沒有準備的時間,彼得看到這些人說方言,他就站起來了。我不能想像,包括舊約教授、新約教授,包括教幾十年舊約、新約的,他能講這樣的話?彼得站起來就說:「你看我們都像喝醉酒一樣是不是?這不是喝醉酒,這是聖經話的應驗。」你能想到這些人說方言是聖經哪裡的話應驗?他說是約珥書上的話。各位,誰知道約珥書在聖經哪裡?我們都不知道約珥書在哪裡,也不知道翻一千零多少頁。彼得一個漁夫,站起來就講這個是約珥書上的預言。就我們實在需要求主讓我們下一點功夫。好,我們沒有這個能力,我們還是種什麼收什麼。重點我不在講他的聖經熟,我只是求主讓我們也能夠用點力氣。

  這個在講約珥書的應驗的時候,其實這不是講道而已,也是解經。現在在神學院,十之八九,每個老師都講解經最忌靈意解經、亂解,可是我覺得這是錯誤的。靈意解經不是沒有,所謂靈意解經就是從字面的意思後面看到更深的意思。聖經裡太多靈意的意思,尤其約翰福音,包括在這裡,當彼得說「這正是先知約珥所說的」(徒2:16)。他引的當然是約珥書上的話,當末後的日子,神把他的靈澆灌有血氣的時候,會發生什麼現象呢?「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你們的少年人要見異象;老年人要做異夢……在天上、我要顯出奇事;在地下、我要顯出神蹟;有血,有火,有煙霧。日頭要變為黑暗,月亮要變為血」(徒2:17-20;珥2:28-31)。

  約珥書說,末後的日子,上帝會做奇妙的事,會有預言、異象、異夢、血、煙霧、火;彼得說「約珥書的預言今天應驗了」。可是約珥書的預言說的話,在五旬節一件都沒有應驗。那天沒有人看到異象,起碼聖經沒有講。那天沒有血,那天沒有火,那天沒有煙霧,那天沒有人作異夢,那天沒有人說預言,都沒有。約珥書講的話,五旬節一樣都沒有發生;五旬節發生的,約珥書一樣都沒有講。五旬節發生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他們說起別國的話,或者他們用鄉談論說神的大作為。那天發生的,就是有一群人用各個不同的鄉談在講上帝的作為。這件事約珥書沒提。

講道的核心是耶穌基督

  五旬節發生的事,約珥書沒有記載;約珥書記載的,五旬節沒有發生,可是彼得說約珥書記載的就應驗在那天。這告訴我們什麼?這告訴我們,聖經話語的應驗。你的想法要靈活得多,那靈活在哪裡?到底什麼地方應驗了?各位,就是聖靈。聖靈的工作,也許有這些那些現象,但是聖靈的工作都是讓人在說、在聽神的大作為。我覺得這是我們解經上面,還有包括認識神的能力的時候,需要學習的。

  我們在談講道,不在談解經。我這裡只是舉一個例子,解經的時候,尊重神的話靈活度是很高的。然後這是重點了,彼得馬上講「聖靈的大作為」。什麼是聖靈的大作為?靈恩派又想到異夢、異象、血、火、怪裡怪氣的事。各位,聖經在講到神的大作為,尤其是哥林多前書第1、2章講,神的作為、神的能力就是耶穌基督,不是其它的。所以彼得馬上又根據神的話。各位,這不過是一個漁夫,這個人跟隨耶穌也不過三年,我們信耶穌都十幾年了。一個漁夫,他跟隨耶穌三年,他講道,他能馬上引出約珥書,然後馬上重點是講到耶穌,彼得說:「為什麼約珥書的預言早不發生、晚不發生,今天發生?這跟你們五十天前(就五旬節),你們作得一件事有關,因為你們把耶穌釘死了。」

  各位,我們不是每次講道都要講到耶穌,也許你今天講大衛生平,也許你今天在講雅各書的什麼話,不一定每次我們都講到耶穌,甚至也不一定我們每一次都提到三位一體的神。但是你心裡總要知道,我們的信仰是以基督為中心的,是以神為中心的,不是其他的東西。講道也是這樣,不是每一次你都講到耶穌,也不是每次都講到耶穌釘十架、復活,但是你要知道這個核心的意義。

  彼得跟著就講到約珥書的聖靈的澆灌下來的事,是跟五十天前你們把耶穌釘死有關,而耶穌的被釘死,不是結束了,是他又復活了。然後他就又引了幾篇詩篇,包括詩篇16篇引到耶穌復活的事。這些你們在神學院裡面都會聽到,尤其現在神學院,大概老師都會很大膽的講,新約引舊約的時候是亂引、引錯了(miscalled)。要講這些話都很容易,但是我不能接受這些講法,因為我不相信上帝的話引的人是這麼愚蠢的。這裡也有一些信仰純正的好的學者,把它解釋得很好,但我們現在不去講。可是使徒的確是引舊約來說新約的應驗。

  我也看到現在福音派的學者講到詩篇、以賽亞書,都不太喜歡講那就是預言耶穌,他們覺得這是穿鑿附會,我覺得這都是離經叛道的講法。聖經怎麼講,我們就怎麼說。他的確是引舊約的話「我看見主在我眼前……」。彼得在大家說方言、用鄉談講上帝作為的時候,他講了一篇道說大家是在講上帝的作為,這件事是約珥書預言實現,跟五十天前你們殺了耶穌有關係。然後再引了詩篇的話講,他死了又復活了。我們今天能引詩篇的話說耶穌復活嗎?恐怕很難。我們講復活,大概只會講哥林多前書15章。

  聖靈就感動眾人,這個是第二章講的。我們可以看到幾乎使徒行傳講的每一篇講道,都提到耶穌和他的十字架和他的復活。我們今天講耶穌的復活,大概也只有復活節才講。我同樣不是說我們要每篇講道都講到復活,可是我們要把基要的信仰放在心裡面,使我們在整理講章的時候,大方向不會講錯。今天我們在神學院也沒有好好學到基要信仰,這也是很遺憾的。

聽道的目的是叫人悔改

  我們下面看第3章,這是第二篇講道,又是一個我也是很感動的事情,這篇講道又是一個即興講道,不是預先備好的。那篇講道就是有一個生來是瘸腿的被醫治了,然後大家都很稀奇,彼得就講了一篇道,也是我們可以被提醒的,就是使徒行傳3:12,不要「以為我們憑自己的能力和虔誠使這人行走」。然後馬上講到耶穌。他先不講這個人為什麼好,他先說的不是我們的工作,是耶穌的工作,耶穌被神榮耀了。耶穌被神榮耀,是他被釘死了,然後主又叫他復活了。是這個人的名字,3:16,「他的名便叫你們所看見所認識的這人健壯了」,叫這個人全然好了,然後就告訴他們不是一個歷史的事實。這我們講道有的時候也這樣講,有的時候沒有這樣講。這裡很明顯地是這樣講,就是你聽了道要做什麼事?3:19,「你們當悔改歸正」。這是一篇即興的講道,不是特別預備的。

如何用一段經文來講道?

  我們也看一看,假如我們看一段經文,然後這段經文我們要怎麼講?譬如說,我們看使徒行傳第5章,「有一個人,名叫亞拿尼亞,同他的妻子撒非喇賣了田產,把價銀私自留下幾分,他的妻子也知道,其餘的幾分拿來放在使徒腳前。彼得說:亞拿尼亞!為什麼撒但充滿了你的心,叫你欺哄聖靈,把田地的價銀私自留下幾分呢?田地還沒有賣,不是你自己的嗎?既賣了,價銀不是你作主嗎?你怎麼心裡起這意念呢?你不是欺哄人,是欺哄神了。亞拿尼亞聽見這話,就仆倒,斷了氣;聽見的人都甚懼怕。有些少年人起來,把他包裹,縞X去埋葬了。約過了三小時,他的妻子進來,還不知道這事。彼得對他說:你告訴我,你們賣田地的價銀就是這些嗎?他說:就是這些。彼得說:你們為什麼同心試探主的靈呢?埋葬你丈夫之人的腳已到門口,他們也要把你縞X去。婦人立刻仆倒在彼得腳前,斷了氣。那些少年人進來,見他已經死了,就縞X去,埋在他丈夫旁邊。全教會和聽見這事的人都甚懼怕。」(徒5:1-11)

 先看經文本身在講什麼,而不是先看註釋書

  各位,這段(包括任何一段)如果要講道,我們會怎麼講呢?用我剛剛講的原則,就你先不要講道前大興土木,把很多的解經書拿來了,那很累的。最重要的,你先看經文在講什麼。賴建國院長,他雖然不是在講講道,他寫註釋書也是這樣,他寫那個出埃及記註釋書寫了很好,他也是很花功夫。他跟我講,他寫那個註釋書大概有一年的時間,他每天看一段出埃及記,他要熟悉出埃及記,什麼書都不看,什麼註釋書都不看,為要完全瞭解出埃及記。我們不是每個人都要死板地照這個做法,我們也不是在寫註釋書,但是他的原則就是,你要講的一段經文,先不要去找什麼司布真,什麼名講員他講什麼。那是捨本逐末。你要先相信這是神的話,而且是神藉著你要講的神的話。你自己先看一段,不要自卑,不要說「唉呀,我看不出什麼亮光」,也不要想看什麼亮光,就是這個經文在講什麼,先不要。

 不要有想讓人聽了痛哭流涕的試探

  我說了,我們講道不要有一個試探:一定要人家流眼淚、流口水、流汗、流很多東西。不必啦,你要老老實實把你領受的跟人家講。那你要跟人家講,你就要先看。包括我自己要講一段經文,即使我看過一百遍、講過一千遍,我也是先看一遍。甚至如果神憐憫我,我在看的時候,求主讓我好像不曾看過一樣地看。當然過去看和講的都有影響,我希望這個聖經的文字,是能夠更直接的打動我。各位,不要自卑,我們應該要謙卑,但是不要自卑,不要覺得我看那些解經家寫的就可以省很多力氣了。是,但是講道一定要講的人自己領受上帝的話,然後再跟會友講。所以我們就看這段經文在講什麼,而且求主讓我們能夠專心地多看幾次,甚至不要想到你都知道下一句是什麼了,你就看。你說:「康牧師,如果我看了結果還是一片空虛混沌、淵面黑暗」,那也沒有關係,起碼我們下了功夫了。包括很熟悉的經文,如約翰福音3:16,你先看,好像不曾看過一樣地看,然後想它在講什麼。

 從容易發揮的地方著手

  這裡又同樣是很長的一段。這段可能不太難講這篇道,當然也有一些難,是在道德上的;不太難講就是這篇道是一個故事,這故事也有點刺激,也有一點殘忍,也有一點需要說明,因為很多人也會同情亞拿尼亞、撒非喇。很多人,有一個德國的新約批判學者Ernst Haenchen(布特曼的弟子),他寫的使《徒行傳註釋書》(Acts of the Apostles: A Commentary)就描述彼得的殘忍和刻薄。他說:「彼得看著亞拿尼亞死、被抬出去,還坐在那兒發三個鐘頭的脾氣,然後等到亞拿尼亞的太太撒非喇進來的時候,就狠狠罵她一頓」,這其實沒有聖經的根據,誰說彼得三個鐘頭還坐在那裡。有些人真是很恨惡上帝的僕人,就那樣描述。各位,這裡有很多可以講的,但是這裡講這段的時候,我們應當從比較容易講的地方,就內容我們可以發揮,而人又會問的來著手。

 聖經不是要知道文化背景才能解

  我對現在的神學教育很不滿意的,就是我們現在很多時候在講解經的時候,甚至好像校園團契也出了一套書,就是《新、舊約聖經背景註釋》,我覺得都是錯誤的,想要炫耀學問。很多的老師就說:「你不要解經。人是不能解經的。人一定要了解當時的文化背景才能解。」胡說八道!各位,我真覺得這種神學教育再下去的話,或者這種詮釋學(Hermeneutics)再下去的話,就好像有一天一個爸爸跟他的四歲女兒講故事的時候,女兒在床上,爸爸跟她講:「女兒我今天跟你講白雪公主的故事。根據考據家考證,白雪公主的故事是中世紀在封建社會下人心不滿寫出來的。白雪公主反映出男性權威主義對女性的……,然後白雪公主的文體類別(literature genre)是神話加童話。所謂童話(folk tales)跟神話(fairy tales)有點不一樣……。」各位,小孩早就睡著了,聽了半天也沒聽到白雪公主是什麼。你不能就單單地講:「從前有個國王和王后,他們生了一個女兒……」,不是很好聽嗎?

  我看很多,包括現在中文翻譯出來的也是這樣。各位,聖經最重要的是經文本身。你們上神學課也會聽到這樣的話,我覺得也是錯的,“A text without a context is a pretext for a proof text.”,意思就是說,「我們不能只講text,不能只講經文,要知道那個背景」。然後神學院老師就喜歡吹牛了,「我知道這希臘、羅馬的背景」。

  各位,我們再想想,就講常識,你看《西遊記》裡的孫悟空、《白雪公主》,你是看了很多背景故事才懂得嗎?沒有呀!就只是你爸爸、媽媽講了,你聽了就覺得「那很好玩」,然後後來長大了,繼續會有一些分析了解。你再看安徒生當時的背景是丹麥的背景,除了唸文學的,可能十之八、九,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還是不知道他的背景,我們不是也看得很快樂嗎?各位,讀聖經,神並不是要我們成為學者才能懂聖經的,這個尤其是我們基督教的寶藏。新教(Protestant)在改教運動的時候,除了非常強調因信稱義,也強調平信徒都可以讀聖經。讀聖經不是學者才能讀的。可是現在到了這幾十年,福音派的神學院或者一般神學院裡面,包括很多書,好像都在講:「你們平信徒不能懂聖經啦」,「你們沒有從我們這裡學到背景,不能懂啦」。然後解經書,不知道是不是都是要論斤賣的,越寫越厚。解經書的寫法,本來是讓你看完解經書就能明白聖經的,結果解經書看完就更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就只看得「哇!這個人好有學問呀」。各位,我希望你們避免這些。如果我們的弟兄姊妹有人要去念神學院,聰明你也要叫他學習謙卑。我們不是要賣弄學問的,我們是要餵養羊群的。你多讀書是很好的、應該的,但是不是要賣弄。我們是要餵養他們。

 神的話聖經本身最重要

  好,我們就說亞拿尼亞、撒非喇這件事,背景(context)是什麼?他們總要知道時代背景,講了一大堆,我看過那個《新約聖經背景註釋》,根本沒有什麼解釋經文,就講了一大堆人家沒有看到的,就像我剛剛講的「白雪公主那個時候是封建時代的……」。各位,我們講道,我們最重要的還是那個經文(文本,text)。不是講道而已,你上莎士比亞文學、你看電影,重點都不在了解那個女主角跟誰通姦過,或那個導演是同性戀。那些都是可以了解的,但是現在要看電影,你就看那個電影就好了,你不必想那麼多東西。我們常常就是捨本逐末,追了一大堆東西,然後經文(text)本身,一個翻譯就應付了當了。

  各位對不起,我都在罵神學院,老師也都是好像在炫耀學問,「喔,這個字的希伯來文是什麼、希臘文是什麼」,以至於我們現在講道的時候也是這個希伯來文是什麼、希臘文是什麼。各位,你在跟你兒子、女兒講《白雪公主》的故事,「白雪公主英文叫Snow White,S-N-O-W,那個是一種冰冰的雪。」各位,你幹嘛在你女兒的床頭故事講十分鐘分析它的原文呢?這常常都是在賣弄學問。

  我提醒你,聖經講的,彼得後來有講,使徒行傳13:27,「耶路撒冷居住的人和他們的官長,因為不認識基督,也不明白每安息日所讀眾先知的書」,各位,天下希伯來文最好的就是猶太人,聖經清楚告訴我們,希伯來文很好的猶太人不明白聖經。所以現在也是,很多解經書系列都請有學問的猶太人寫,創世記、詩篇,各位,不管那個寫得多有學問,一定很有價值,但那個對教會不會有什麼幫助,因為他們不明白聖經。我們沒有說他們沒有學問。我們沒有說他們學問比我們差。我們承認他們有學問,而且他們學問比我們好很多,我們也沒有說我們不要學習,但是他們沒有信心。從舊約就開始,「這些百姓就比牛比驢還要愚蠢」。各位,很懂得原文、很懂得歷史背景的法利賽人,保羅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他未被光照以先,不懂得耶穌是誰。你不懂得聖經,所以你沒有看到聖經,包括舊約,講的是耶穌的話,但現在學者說:「這是靈意解經,你要看聖經的字句是怎麼講的。」

 從上下文的背景來解經

  我們還是回到亞拿尼亞、撒非喇的故事。你說這件事的背景,如果你要去找,這樣的書也很多,希臘、羅馬那個時候社會環境是怎麼樣,羅馬人對財產的觀點是怎麼樣,田產是怎麼樣。各位這些都有價值,但是這些價值就跟我今天來了馬來西亞你請我吃榴槤一樣,我就吃榴槤,你不必跟我講「這榴槤上面那個尖尖的,一個上面有多少粒;然後那個榴槤樹上面要長多久;在某種土質下才長的好;長得來的那個臭味是怎麼分析出來的;然後那個東西的質,馬來西亞的榴槤跟泰國榴槤有什麼不一樣」,喔,你是好有學問,但我口水都要流光了。各位弟兄姊妹,不是要知道羅馬那個時候對財產的觀念,不是要講這些,你真的要講背景也有需要的。第4章最後一節4:32和第5章,你要講它的背景,就是我們可以跟弟兄姊妹講,我們看到聖靈的工作讓大家做了很多很奇妙的事,其中一個就是大家很相愛。這相愛就是當我們在一起生活的時候,我們大家被聖靈的愛感動,我們都彼此的分享,大家都是一心一意的,甚至路加說:「人人將田產房屋都賣了」(徒4:34)。這個人人是願意這樣作的人人,而不是每個人。我們從後面可以看得到,然後特別是巴拿巴,是一個大財主做了這件事。

  這聖經雖沒有講,我們卻可以推想出來,在那個時候,包括聖靈工作的時候,魔鬼一定會工作的。那個時候,整個教會一定有個風氣,就是像巴拿巴這麼有錢的人尚且把田產賣了,那我們也這樣做,然後彼此的分享。這裡面有聖靈的工作,這裡面可能也有糊塗的成分,這裡面可能也有釣名沽譽的成分。亞拿尼亞、撒非喇就是釣名沽譽的。糊塗的成分就是像有些人在奮興會的時候很奮興的就走到前面去,然後糊裡糊塗地說我要到非洲宣教,然後後來又很後悔;這有的時候講員要負責的,因為講員很喜歡去煽動這些事情,「還有沒有?」「還有沒有?」沒有,你也不丟臉嘛!你講第二次還有沒有,就是你很差勁了。

  看起來那個時候,就可能跟有些靈恩教會一樣,說方言成了風氣、成了榮耀,有些人很追求說「我也會說方言了」、「你看到異象了,我也看到了」、「你作了異夢,我也作了異夢了」,然後不是靈恩派也流行擊倒嗎?根本沒有聖靈的工作。為了要表示他自己很屬靈,一碰就倒下去,害得人家還要扶他,自己頭也稍微摔傷了。可能在那個時候,我們從後面看的,還有彼得講的話,我們就知道教會就形成一個風氣,大家喜歡把田產賣了,然後捐到教會,可能也有人表揚他「這個人多麼好」。看起來我們就可以這樣解釋亞拿尼亞、撒非喇也是這樣做。大家這樣做,有人這樣做,亞拿尼亞、撒非喇也想這樣做,但但是亞拿尼亞、撒非喇只想贏得名聲,所以他們可能是把少數變賣捐給教會的,自己留了一部分,只拿了一部分放在使徒腳前,所以使徒非常憤怒的說「為什麼撒但充滿了你的心,叫你欺哄聖靈」(徒5:3)。

  這裡我們必須跟弟兄姊妹說明,教會,包括在這個時候,從來沒有規定你要把一切賣了,然後捐給教會,因為彼得很清楚地講,第4節,「田地還沒有賣,不是你自己的嗎?」沒有賣田地是你自己的,不是教會的。教會不可以充公你的田地,那是你自己的。賣了以後,價銀還是你作主,教會不能作主。你要奉獻多少就奉獻多少。你一毛不要奉獻就一毛不要奉獻。注意,這是經文講的,價銀是你作主,完全是你作主,不是一部分是你作主。奉獻完全是自己作主,沒有人強迫你。可是因為大家都在這裡奉獻,所以你跟大家一樣都要趕時髦,然後要釣名沽譽說:「都是這些,我的通通奉獻出來了」,這就欺哄神。好,亞拿尼亞就死了,後來他的太太也死了。我們需要說明一件事,就是教會沒有要求,彼得也沒有要求通通奉獻。我們不必賣地,賣了地也不必都給教會,一毛不給也可以。沒有這種要求的。

  這裡,如果我們講道要繼續講下去,要講什麼是十一奉獻,什麼是奉獻,那又有的討論了,但是這也是在講道的時候需要想清的。

  我剛剛說,講道最安全的就是解經式的講道,像查經一樣,可能無聊,但是把神的話真地講出來了。如果可能的話,我們技巧有點進步的話,我們也能夠不管是什麼式的解經講道,我們希望有個重點,有個主題;也就是解經式的跟主題式的其實不必分那麼開。就你有個重點,譬如說我們講「十誡」,你不一定要講到十條,十個重點。你可以講兩個重點。因為十誡所有誡命就是愛神、愛人。你也可以只講一個重點,就是所有的十誡就是在講到「除我以外,不可有別的神」。你可以有不同的方式來講。

  這裡,我們要用解經式的講道就要多說明一下。因為經文上沒有講,而弟兄姊妹容易看錯一件事,以為當時的教會是很嚴格的,所有的田地通通都要賣掉、充公。各位,這從來不是當時的教會,也不是今天的教會的作為。亞拿尼亞和撒非喇的錯誤就在他們欺哄了聖靈,想要釣名沽譽,讓人家以為他什麼都奉獻了。下面,弟兄姊妹應該就有個問題,講道也就可以講這個,就是亞拿尼亞、撒非喇犯的是小罪,為什麼死得這麼慘?

  我是不管是烏撒、亞拿尼亞、撒非喇,或者迦南的小孩都被殺掉了。我常常講,其實這些都有個很簡單的答案,就是如果你從永恆來看事情就很容易回答了。你不要只看到今生的報應。好似你看到一個好的牧師被車撞死了,你只看到他死了,沒想到神給他一個永恆的報償,那你當然就不懂。你看到一個壞蛋,今生非常榮華富貴,活到一百歲,你沒有想到最後的審判,你當然就覺得上帝不公平了。你覺得迦南的那些小孩子被殺掉了,很可憐,你沒有想到神讓他們早一點離開這個世界,少在世上作惡,這不是壞事。我們不能只看今生的。亞拿尼亞、撒非喇死了,以後神會怎麼待這類的事,我們不知道。但是這對教會可以產生一個很好的效果,讓弟兄姊妹在開始有聖靈、學習彼此相愛這麼重要的事上,不要有那個參假的地方,所以神有一個很嚴厲的提醒。

如何只用一節經文來講道?

  我剛既然提了約翰福音3:16,我們就看一下。這是我們最熟悉的,這就不像我們剛剛一樣了,可以有十幾節,每節講個兩、三分鐘,就一定能把時間充滿了,而且沒有講廢話。雖然可能很無聊,但是講得好。那約翰福音3:16我們很熟悉,我們也可以一樣用剛剛的原則來講,這段經文講的是什麼。這沒有一個標準答案的。你今天這樣看,明天那樣看,可能都有不一樣的看法。這沒有關係。也許你覺得這段重點就在講神愛世人,也許這點你覺得重點在要信神,也許這段經文你覺得要講的是永生,都可以,但希望你對這段經文能熟悉一點,多看一看這段經文講什麼。

  神愛世人,當然你如果要繼續分析下去,可以。只是在講道的時候,我們集中火力,一個重點是比較好的,儘可能不要分析太多的旁支出來。你講神愛世人,這個其實你也知道原文是神愛世界。約翰福音又有講神愛世界,又有講世界恨神,這是什麼意思?你可以講很多神愛世人、神愛世界的方式。你可以講到神是愛。就是神愛世人你可以講到很多的方面,我會講到神愛這個世界,奇妙的在於神愛這個世界包括他創造世界、管理世界,把世界的美好給世界的受造物,彼此的享受。但是神愛世人,恐怕跟保羅的連在一起講,就是神在這個世界墮落、悖逆、遠離他的時候,他還想挽回這個世界、挽回世人。這裡你也可以跟羅馬書第8章連在一起,不只是世人,不只是我們這些人蒙了上帝的拯救得救贖。當神拯救了人以後,這些人的拯救,也會叫在一同勞苦嘆息的萬物得到安息。但是這裡也許你就講神愛世人的重點,在我們犯了大罪、該滅亡的時候還愛我們,這裡你就要從別的地方聯想出來的;如果你聯想不到,你也可以講「神是誰」。如果有一個女人愛我、父母愛我,我怎麼樣;神愛我,我怎麼樣。就你可以有很多講法,但是都是根據聖經講,甚至也不一定要找到聖經字典或彙編,你就一個字「神是誰?為什麼要愛我們?」「這麼偉大的王子,為什麼要愛我們這麼醜陋的公主?」「為什麼要在我們作罪人的時候就愛我們?」

  還有下面你可以講「什麼叫做愛?」我老公愛我,就怎麼樣呢?就買鑽戒給我。上帝愛我,他就送什麼給我嗎?是,他能給我們什麼?我們愛人就把好東西給人,跟人分享;那麼上帝愛我們,就把最好的東西,也就是他的獨生子,賜給我們。其實這裡如果你要仔細講,也可以再分析「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英文原文都不是這樣講的,都沒有「他們」兩個字。“That He gave His only begotten son.”,神就把他的獨生子給出去,沒有講給誰。就神的愛是把他最好的東西給出去。誰得到呢?是「一切信他的」。這你又可以分析很多了,「什麼叫作信他?」「什麼叫信耶穌?」這可以講很多,「什麼叫信心信、耶穌?」「我們怎麼信耶穌?」「為什麼要信耶穌?」

  「信他的不會滅亡」,我們也可以就分析為什麼會滅亡。然後你可以講到「永生」、「神的國」,也就是雖然只是一節經文,你也可以分析很多。甚至「神就是愛」(約一4:8,16),這也可以講很長的一篇道,也可以講很短的一段。

  總之,你要知道這段講的重點是什麼,然後你要講的是什麼,然後你根據經文來講。這通通回到最前面我講的前提,就是你一定要敬畏上帝。如果你對上帝沒有什麼敬畏,對神的話沒有什麼渴慕和喜悅,那就很困難了。我們求神幫助我們。

 我們禱告。天父我們謝謝你的恩典。求主恩待,讓教會、讓我們這些蒙恩的人,真是蒙恩又蒙恩的人,成為群羊的牧人,我們感謝你。主呀,我們承認我們有軟弱、敗壞、羞辱主名的地方,我們也在聖經看到神要牧養他羊群所使用的工人,常常有最多被責備的地方。主,我們也實在有很多要被責備的地方,但我們還是感謝你,因為你牧養我們,使我們能牧養眾人。你用你的話引導我們,好叫我們用你的話引導眾人。主呀,我們失職求主赦免。我們不足求主加添力量,也求主訓練我們。奉耶穌的名禱告。阿們。


 
文字PDF /      講道MP3 / 
發佈者來自/68.194.187.194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