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講道系列

標題 / 131208 保羅和雅各 (雅各書2:14-25)        編號 /  1025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Fri Apr 17 06:57:08 2020
文字PDF /      講道MP3 / 

保羅和雅各(雅各書2:14-25)



今天要講的是保羅和雅各。即使我們不是學者,我們大概也都會有一個印象,保羅講得很多跟雅各不一樣。最明顯的就是保羅講因信稱義。尤其在馬丁路德的強調之下,不僅是因信稱義,而且是唯獨憑著信心稱義,唯獨藉著我們對上帝的信心,我們才在神面前被肯定、被稱為義。這個是我們基督教的基本教義。

  但是,好像雅各書有相反的看法,雅各書說還是需要有行為。這就是天主教講的。天主教講我們得救是恩典沒有錯,是要靠信心沒有錯,但我們也需要有好的行為。我們想,那理所當然,也是很對的,應該是這樣,信心、行為並重。我想我們一般信徒都是這樣講。不過我們今天要把它弄得清楚一點。我們一點沒有輕看行為,但是我們會說,讓我們稱義、讓我們被上帝肯定的,是信心,是對主的信心。

雅各和保羅是一致的

我們從雅各書第2章來看,我們先提兩件事情,就是整個雅各書跟保羅所表達出來的,也就是雅各跟保羅所表達出來的,其實非常一致。包括:

 第一,要有信心

  我們想到雅各那麼強調行為。可是從第1章開始,到最後一章,他都不斷地在講信心。他講,你缺少智慧,要信,要向主求(雅1:5-6)。他講,你生病,要信,要憑著信心(雅5:14)。到最後一章了,雅各還是一直在講到要有信心。雅各並沒有忽略我們需要有信心,而且那是一切行為的基礎。

 第二,神揀選貧窮的

  雅各也沒有忽略一個保羅非常強調的教義,就是神的揀選。神的揀選,雅各在2:5說:「我親愛的弟兄們,請聽,神豈不是揀選了世上的貧窮人,叫他們在信上富足,並承受他所應許給那些愛他之人的國嗎?」神揀選了貧窮的人,這個話幾乎是完全照著保羅在哥林多前書1:27-28所講的,「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神也揀選了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的,為要廢掉那有的。」當然他們兩個的說法都來自聖靈,跟耶穌講的貧窮,「你們(靈裡)貧窮的人有福了」(路6:20),都一致。

  這裡我們簡單講一下,絕不是神不愛富人,神只愛窮人,就如同神絕對不是只愛窮人,不愛富人。只是貧窮的人、世上沒有的人,比較容易在主面前謙卑自己、倚靠上帝。而且,通常我們在比較軟弱、貧窮的時候,比較會向神謙卑的呼求。所以不是說貧窮、軟弱、醜惡是好事情、是神喜悅的事,而是這些東西如果能夠叫我們謙卑地倚靠上帝,那就真是非常好了。當然,最好的是我們在非常的富有成功當中,我們有最大的謙卑,越富有,越成功,越謙卑。不是假客氣的謙卑,不是禮貌的謙卑,而是聖靈光照我們,讓我們看到:的確我們是一無所有,我們有的是上帝白白給我們的不配得的恩典。我們因為神給我們這樣的愛,我們就很積極的活出愛人的行為。所以,信心,就是接受上帝的愛,因著聖靈的光照,然後我們也活出愛來。信心,就是我們認識我們是不配的,但這位全能的上帝把揀選、呼召的恩典白白臨到我們。

雅各說,信心要有行為

  雅各講的跟保羅講的是一致的。在講到神的全能、神的揀選,我們需要有信心,因為耶穌是我們救主;還有講到智慧、言語,其實都是一致的。不過,我們今天就不去看整個雅各書,我們比較集中的來看他說的,我們要有行為,然後說單單要有行為,或者說我們以為只要有行為就好的經文。

  我們看2:14,「我的弟兄們,若有人說自己有信心,卻沒有行為,有什麼益處呢?這信心能救他嗎?」如果我們有信心,也就是我們因著聖靈的感動重生了,相信了主,被改變了,我們就一定有主的生命。主的生命就一定會讓我們有主的心,有主:愛人的心、公正的心、正義、誠實、勇敢的心。這個心,誠於內,就會形於外,我們就一定或多或少的有這些行為。如果完全沒有行為,那就表示我們沒有這個信心,就表示這棵樹還沒有連在主身上,還沒有結在生命之上。

  這有什麼益處?從底下來講,就是這是假的,這是錯的。真正對上帝的信靠,一定會改變我們,一定會讓我們的心思意念更新變化,一定會讓我們最明顯的就是有主的生命,就是有主的愛。如果沒有主的愛,沒有這樣的行為,這個信心就不是真的,也沒有真得救。

  2:15-17,「若是弟兄或是姊妹,赤身露體,又缺了日用的飲食;你們中間有人對他們說:平平安安地去吧!願你們穿得暖,吃得飽;卻不給他們身體所需用的,這有什麼益處呢?這樣,信心若沒有行為就是死的。」

這裡講得很真實,就是我們不要把它變成一個負擔、一個重擔,好像我們天天就是要去做好事的。如果我們有信心,我們看到我們身邊的弟兄姊妹,當他的西裝慢慢穿不下去的時候,要不然就幫他做一件新的,要不然就禁止他多吃,這就是有愛心。所以,以後我們看到有人發胖了,就要有行為來責備他,或者是就要有行動。各位,這不全是玩笑話。我們如果真有這顆心,真有這個信和這個愛的話,就不會對於外面的人事無動於衷的。不但不會無動於衷,我們會想或者或多或少會做一些。就是好樹一定會結好果子,如果野橄欖接在好橄欖上面,就一定會結出好橄欖來。如果一個連於葡萄樹的枝子,一定會結出葡萄果子、葡萄來,那麼我們信靠上帝,我們既領受這樣的愛,就不會只是嘴裡說說,甚至這個嘴裡說說,看起來有時候真的是相當地敷衍。

  雅各在這裡講的跟保羅一致。保羅也講到對弟兄姊妹的照顧。聖靈在初代教會,也讓弟兄姊妹願意凡物公用。我們的行為不是都一致的。但我們的行為總一定是被一致的信心感動而出的,只是每個人的信心所活出來的行為不一定一致。但是我們都會有愛,愛讓我們的信心有這行為的表現。

第18節,「必有人說:你有信心,我有行為。」說這個話的人,應該是對基督教有負面看見的,「你們一天到晚講信心,其實我的行為比你們這些有信耶穌的人還要更好」。雅各講的,也大概是指這一類的人。我們需要怎樣回答,或者是反駁,或者是證明他這樣是不對的?因為,如果我這個有信心的人,只有信心而沒有行為,那就不是真的。那麼,我們說,慈濟、佛教徒,還有很多好人,這一點,我們不能夠否認他們有好行為的。那麼,如果一個人有好行為,當他們說,「你們信耶穌,我不信耶穌,但我有好行為」,可能我們在家裡也會聽到這樣的話,我們勸我們的長輩或平輩或晚輩信耶穌,可能他們會說:「唉!你這個基督徒,你信耶穌也不比我好,我比你還喜樂!我比你還有愛心!」

這,我們也承認,我們很羞愧。我們也很承認,這個就是神在不信主的人身上有一般的恩典,讓他們有好行為,這是真的。但是長期的說,我們希望每個基督徒,都實在是有見證主的好行為。而且我們也必須說,(我覺得這不是我在給我們基督徒臉上貼金),我們從教會歷史、從我們身邊來看,是如此。包括你們這個教會,包括任何一個教會和基督徒,只要你真的是信耶穌的、有信心的,我們一定或多或少會有好行為。而且,我們不敢說別的,有人說:「你們基督徒行為不好」,那麼我們就不是厚臉皮,也不是狡辯,我們會說:「這個基督徒行為不好,如果他不是基督徒會更不好」。「我是一個佛教徒,我行為很好」,我們會說:「如果你是基督徒會更好」,就是因為我們有主的生命。我們這不是強辯,但是我們希望是如此。

有一部電影《秋香》,我自己都還沒看,不過我非常鼓勵各位去看,因為我知道一點這個電影的背景。這個片子,可能你們根本在報紙上看不到的,但它是在戲院裡面有的。這是講一對基督徒夫妻的事情,我聽說東亞還有,但是因為看得人太少了,所以大概只有早場、晚場。而且觀眾也不多,也完全不被人家重視。這是一部紀錄片。我想《看見台灣》是很好的電影,但這一部,絕對不會比它差。我認為是更好。

  在我所知道,《秋香》是真人真事。我之所以講她的事情,就是這個教會歷史上,人類歷史上,我們不敢吹牛,我們更不敢誇大,我們作見證要講真的。不管在中國或台灣的歷史上,我們比較熟悉這些什麼痲瘋病院、孤兒院,也就是所有在社會上的慈善機構,都是基督教開始的。我大膽的這樣講,都是基督教開始的。我不講別的,像痲瘋病院,還有這些慈善的機構,包括紅十字會,用十字架作記號的。當然,我們也承認基督教有很多的罪惡;很多慈善機構,像Charles Dickens寫的,後來有很多的腐化,這我們都承認,我們認罪悔改。但是我們必須說,如果真的信仰是會有行為的。個人也好,團體也好。

《秋香》,這完全是紀錄片,沒有人演的。那紀錄片是一個很有名的大導演,吳乙峰,他後來歸主了,拍的。《秋香》,我忘記是台灣彰化鄉下的女孩子,她是小兒麻痺症者,裡面有一段,她媽媽從來不讓她出去,不讓她出家門的。那麼,她說為什麼,媽媽說因為你太可愛了,所以你不要出去。小女生聽不懂,後來有一次,她忍不住了,她就爬出去了。門哪裡關得住一個小女孩。她爬出去,那些鄰居的小孩就湧向她,開始譏笑她是小兒麻痺症,走路很奇怪,走路很難看。各位,那些小孩子就要踩她的腳,後來她就哭著爬回家去。然後,她再沒有出家門。她家裡人也不信主。

這種小孩通常沒有人要。在中外的歷史上,包括在很多的野蠻部落,包括在我們中國現在可能都還有。那些殘疾的小孩,不僅是被丟掉,而且很多這些部落、民族都會覺得殘疾是邪惡的、是倒楣的、是不吉利的。是基督教來了,把這些改變,包括收留女嬰。我們沒有誇口的意思。我們只是在講事實。我希望有更多基督教的學者能夠多寫出這些事。我們沒有誇耀的意思,而是提醒我們基督徒,讓主的愛更多激勵我們。

  後來,這女孩就被送到彰化的一個基督教收留孤兒的地方,她在那裡認識主。她的先生是馬來西亞人,是吸毒的,後來也是走投無路了,就到台灣劉民和牧師戒毒的地方「晨曦會」。他在那裡信了主,就戒掉毒癮了,然後進晨曦會的神學院。他們兩個就在那裡認識。認識,一個是小兒麻痺症,一個是都是社會的邊緣人,都沒有人要的,但神就憐憫他們。他們信主了以後,她就嫁回馬來西亞。

在馬來西亞就專門做殘障的事工。馬來西亞,比我們台灣富有裕太多了。馬來西亞,抽菸丟一根火柴到地上,第二天就長成一棵樹的,那非常富裕的地方。但是,他們不像我們台灣比較早、也比較多接觸到基督教,是一個封閉的社會。封閉社會的一個特點,就包括對這些殘障人士,沒有愛而且歧視。就是你在越沒有基督教的地方,你就越看不到這些殘障,或者是這些人是被輕視的。甚至我必須說,在中國文化裡,女人也不能出門的。我必須說,這一切的社會上、個人、團體的道德的改良,我們這幾十年比較多熟悉,是威伯福斯的廢奴。其實遠遠不止這些事情。我聽製作的人講,說他們到馬來西亞,根本找不到殘障人士。好不容易在街上看到一個,他們就追去,然後就跟他們講,然後他們慢慢才出現。有啊,怎麼會沒有?就跟秋香小的時候一樣,就是他們不能出來,他們是被封閉的。然後秋香他們就做很多殘障人士的工作。這聽說是非常動人的紀錄片,但是我聽了也很感動。

你的行為反應你的信心

信心是一定會有行為的,但是我們的行為總不夠完全,所以雅各說:「你將你沒有行為的信心指給我看」,這18節的下半句,這就是在責備基督徒了。

  「我便藉著我的行為,將我的信心指給你看。」這是雅各書裡最重要的這一句話。我覺得最起碼我們在談信心和行為的時候,「我藉著我的行為,將我的信心指給你看」,不是給你看我的行為而已,是讓你看我的信心。信心還是更重要的,是基本、是根;行為是這個根的果子。根比果子要重要,但是根是看不到的。根是在土裡面的,根就算把它挖出來,我們還是看不懂。各位,你能夠分辨這是芒果樹的根,還是這是蘋果樹的根嗎?我猜我們都看不出來。但是我們從果子就可以分出它的根是什麼了。就像耶穌說:「凡樹木看果子,就可以認出他來。」(路6:44)我們行為的果子再好,是因為那個根好。但是,真的根一定會結好的果子。

  雅各沒有說:「我就把我的行為給你看。」雅各說:「我藉著我的行為,把我的信心給你看。」我們當然是藉著傳揚福音把耶穌呈現給別人看。我們信的是耶穌,但是這個耶穌,這個根,藏在地底下;這個根,雖然寶貴,雖然是一切的基礎,但是人不知道的。我們必須要有好的行為,善良的行為、善良的言語,如果你沒有這個好行為,表示你的根不好,你的信心就是錯的。

我們的信不是活在恐懼中

  2:19,「你信神只有一位,你信的不錯;鬼魔也信,卻是戰驚。」我們的信仰,基本上就是信獨一的真神,只有一位神。我不知道雅各在當時希臘羅馬社會講這個話的時候,是不是可能特別在針對猶太人。因為在希臘羅馬社會就跟我們台灣一樣,是一個多神的信仰,有非常多的神。猶太人、基督教、回教是這個世界唯一「一神」的宗教。那麼我們在這裡,我也不是要冒犯回教徒,也不是要冒犯猶太教徒,我們會說,雖然一神教比多神教、比無神論要正確得多,但是如果沒有認識耶穌、沒有「正確的信心」的話,回教和猶太教都有一個致命的缺點,就上文來講就是說「行為不夠」。我希望我們基督徒不至於有這個致命的缺點。

  這個致命的缺點,我猜回教徒和猶太教徒,尤其是猶太教徒,會說:「我們有很好的行為。」我相信我們大概對猶太教徒都有這樣的印象,很好。回教徒印象不大好,恐怖分子。猶太人,哇!藝術家、科學家,那麼文明,文化那麼優秀,猶太人有道德,然後又被逼迫,哇!實在很值得同情。我們沒有不同情任何人,不管是猶太人,或者是回教徒,或者是無神論,或者是智障,或者是邊緣人士,或者是聰明人,或者是總統,或者是美女,基督徒對全世界所有的人,都有一致的一個「愛」,就是我們需要認識主。不認識主的,雖然在世上的處境不一樣,最後都不能稱義,不要說最後下地獄了,那個是,而且現在活著的時候就有一個特點:恐懼。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希望我們不至於這樣。他在這裡說:「你有信心,你信一位神」,他說,「我告訴你,魔鬼也信,鬼魔也知道有一位獨一的真神。」回教徒也知道,猶太教徒也知道,很多基督徒也知道。

下面,我們和合本實在翻得不好,「鬼魔也信,卻是戰驚」,應該翻「鬼魔也信,而且戰驚」,或者如果你翻得直接的話,就是「鬼魔也信,而且是在害怕中害怕的信」。這個我們在講到信了。雅各也在講到信。他講行為,怎麼在分析起信心來了?其實「信心」最好的翻譯,還是翻「信」。原文沒有「心」這個字,是我們中國人把它加了「心」字。中國人是一個「心」的宗教,什麼都喜歡講心。信心、愛心、好心、良心,都是心字。在英文裡沒有這些字。 “love” 就是 “love”,不是 “love heart” (愛就是愛,不是愛心)。愛,我們中文有的時候也翻「仁愛」,好像不大想講愛。講愛,就好像低級一點。講「仁愛」,高級一點。其實不管把愛了解成仁愛或者是愛心,都有畫蛇添足的多餘。就是信心、愛心,就是講信、就是講愛。當然我們說從心裡發出的也很好。但這就是上帝的一個個性,藉著恩典給我們的。

  信(Believe),或者有信心(have Faith),我們信的對象是神。雅各說,魔鬼都信,但是魔鬼的信是在恐懼中的,非常害怕的,牠是等候刑罰的。好,各位有一點困惑,我就趕快把答案講出來了。正確的信心、真的信心、會發出好行為的信心,是認識上帝是慈愛的,不是活在恐懼中的。今天恐怕也有很多基督徒是活在恐懼中的。有這麼多基督徒、宣教士,背井離鄉來到我們台灣,我也不知道我們,尤其是宇宙光這樣的機構,我們是很注重近代史的,我都覺得我們有好多的功課要做。

  就台灣的歷史,現在當然有人比較開始去了解日據時代或者更早的時候的情形了。也開始有些人想到更早的時候,這其中有一個也是我們都不太敢多去碰它的,就是西班牙的時候。荷蘭的時候,也是大量把基督教和人道精神,和一些很好的制度帶到台灣的。台糖公司是從荷蘭的東印度公司開始的。就我們基督徒信耶穌,我們很希望很虔誠,但是越虔誠,越敬畏上帝,我們越在實際的今生世上,包括開發台灣,包括改善人的生活,越有積極的貢獻。這個,你看清朝末年的時候,其實是更早的時候,當西方的科學進到中國或進到全世界的時候,都會有的。當然這是哲學上的大問題,我不能多講,但是你會看到的,包括有一個很有名的,就是西方的鐵路沒有辦法在中國開。為什麼大家都抗議?因為會破壞風水,破壞地氣。我不知道,你現在覺不覺得還是有這種迷信,譬如信義路的鼎泰豐。當鼎泰豐發了財,他大可起一個高樓。我不知道鼎泰豐多有錢,但你看鼎泰豐他不動他的總店店面,我猜只有一個理由,一動就會破壞風水。

  人活在恐懼裡面,人生實在太可怕了,死亡實在太可怕了,太多事情實在太可怕了。所以當我們能夠勉強有一點平安的時候,我們就千萬不要變動。不要變動,實在是你看我們台灣到現在議員、立法委員,或者是大企業家、聰明人,他什麼時候會變?他什麼時候會改?什麼時候會把門改一改、會把家具動一動?通常都是運氣很不好的時候,或他覺得運氣很不好,要動一動來改改運。這是迷信,也反應出他害怕。他順利的時候,什麼都不敢動。

我們基督徒敢冒險、進取,因為我們不會說,開個鐵路,地氣或者什麼會怎樣怎樣。我們會說,這個世界是上帝造的,這個世界在上帝的管理之中,地本身、氣本身,沒有什麼靈在那裡控制。這個世界是在上帝的手裡,沒有一種什麼東西在控制,你不可以冒犯這個神明,你不可以怎樣怎樣。基督徒是大膽的、勇敢的、進取的、用腦筋、用理性。我們的從神來的愛,是對這個世界各方面都有正面的影響的。不管是愛情,幫助殘障人,包括文明、科技都是。我們不迷信,我們不害怕,因為我們知道,有一位慈愛的上帝,他創造世界是慈愛的。

  我不知道其他的創造的故事。我看都不是慈愛的。包括我們中國的女媧補天,或者盤古開天闢地,跟創世記講的就不一樣。創世記講到上帝的創造是喜悅的、是愛人的,也是愛萬物的。不是在一場悲劇,或者是神和神鬥,或什麼死掉了,他的腸子變成什麼的,什麼變成什麼了。而是正面積極的,而且給以後的人在其中積極地參與、管理。所以,西方在基督教引導之下,會挖,會探索,會研究。我們不太敢去碰這些東西,因為怕碰了就更倒楣了。

魔鬼也信上帝,也知道上帝是獨一的,但牠是充滿了懼怕,因為牠不認識上帝的愛。這跟我們有很直接的關係了。你的基督徒的生活,我們信耶穌,沒有好的行為,最基本的,就是你不知道這位全能的上帝多愛你。我們不一定是在懼怕中。但是我自己,我年紀越來越老,病越來越多。每年檢查身體,今天這一次去,康師母跟同工講說:「唉呀,我們以前都是全部都好,現在怎麼那個紅色的字越來越多了?不過我們也沒有懼怕,老了嘛!若黑色還會越來越多,老怪物了。」當然,我們還是希望健康。我們活在世上,我們天天老化,接近死亡,但是我們內心一天新似一天,因為我們對上帝認識。

  各位,這不要想到秋香那麼偉大。其實基督教偉大的地方,就是神的恩典是在平凡的人身上。秋香不是多偉大,就是跟你我一樣是平凡的人。《秋香》那個電影也很紀念劉俠。各位,劉俠也是平凡的人,劉俠也是跟你我一樣,我們每個人都會犯很多的罪和錯誤。但是神在我們這罪人身上,顯出很奇妙的恩典,這就是我們要傳福音。

  我們傳福音給別人,你看世界上,寫的就是,我怎麼樣成為英雄、我怎麼樣成為美女、我怎麼樣成為優秀的、我怎麼樣把人家打敗。大學裡就是怎麼樣進入、擠入。我看我們台灣只能擠入了前百大。我們不怎麼優秀,所以我們就自卑,而沒有辦法,因為,如果照這個制度,大多數人都是被淘汰的。我們永遠不會成為模特兒。我們永遠不是NBA的明星,不是林書豪。各位,不要忘記基督教的信息,「人子來,是要拯救失喪的人」,不是拯救好的人。沒有好的人,一個都沒有。揀選貧窮的人,因為一個富足的人都沒有。我們就是。你看到是坊間的書講的都是怎麼成功,怎麼出人頭地,所以我真的覺得,坊間的書負面的更厲害。

我前一陣子跟康師母到九寨溝,有一個地陪,是一個大學畢業生,畢業沒有多久。他朗朗上口的都是大企業家,他說你們台灣《張忠謀傳》我看過,我們中國大陸的前十名首富的傳記,我都一個字一個字批點了看。要成功啊!要發財啊!但是成功了沒有?他還是很苦命的在做地陪,賺很少的錢。各位,這些東西我不是說不好,但是這些東西沒有辦法給我們凡夫俗子或有錢有勢的人真正的盼望,真正謙卑的盼望。就算一百萬個、一億個人裡面有一個真的成功了,他生活還是不是快樂的。在世俗的影響下,有些人很絕望、很悲觀、很灰心、很自卑、很變態,那成功的人就很高傲、自大,然後,總有這一天的,等他有一天失敗了,也就很灰心。《商業週刊》最近有一篇文章,居然也講到一個殘障人士,一個台大的醫生,鋼鐵人。那他原來是台大的,從小到大都第一名的,後來在日本還是韓國滑雪摔傷了,就變成半身不遂。但是他很有毅力,現在還是台大的醫生。他是基督徒,他們夫妻都是基督徒。也感謝主,商業週刊有這種文章也是不錯的。但是他一點都沒有抓到基督教的信息。他還是告訴你,怎麼樣成功。有一天你殘障了還是可以作台大的醫生。各位,有幾個殘障人能?

我們基督教的信息,不是給優秀的人,不是不給優秀的人。而是我們的信息,讓人看到:我們都是罪人,都永遠達不到上帝的標準,但是上帝愛我們,恩待我們。魔鬼沒有這種認識,魔鬼不認識道成肉身的恩典。牠知道這一件事:信。我們需要知道:你要有信心,就要先領受上帝的愛。信心,就是因著聖靈,使我們領受、認識上帝的慈愛和全能。這個愛就激勵我們,像哥林多後書第5章講的,「這個愛激勵我們」,這完全可以了解;還有這樣的信心就激勵我們,讓我們成為一個新造的人,或者像保羅在羅馬書講完11章因信稱義、揀選、上帝白白的恩典以後說的:「所以弟兄們,我以神的慈悲勸你們,將你們的身體獻上當作活祭。」你知道了神這麼愛你,就應該會有一個反應:獻上自己。所以沒有行為的信心是死的,是假的,是錯誤的。

  回教徒信上帝,但是他們不相信三位一體,他們不相信天父的兒子、天父的聖靈跟天父是同榮、同尊的。而因著天父的兒子的死和復活,我們得到永遠的救恩。這些,回教徒不相信,回教徒不知道。回教徒也不知道上帝的靈讓我們能夠有上帝的愛,「因為所賜給我們的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裡。」(羅5:5)回教徒不知道。

  猶太教比回教徒要更接近基督教,因為他們有舊約。但他們沒有信心,所以他們也是活在恐懼中,活在疲倦中,活在那部老電影。我常常想,認識猶太教,如果要看電影,最好就是看《屋頂上的提琴手》。那算是幸福的家庭,那算是有道德、有信仰的家庭。一方面很可憐,他們也是被逼迫的。這點,我們基督徒也要悔改。另外一方面,你看所有的律法,如果你憑著信心來領受,就知道上帝給你的恩典;如果你不憑著信心領受,就很疲倦。《屋頂上的提琴手》,在有一次守安息日的時候,我記得有這麼一句話:「唉唷,主啊!我們已經很累了,還要守安息日嗎?」各位,你聽這句話多稀奇!這句話的意思,換一個說法也許你懂,就是「我已經累死了,還要去睡覺嗎?很荒唐耶!」「我已經很累了,還要守安息日嗎?」安息就是讓你不累的,讓你休息的。但守安息日變成一個律法,就是叫人累。

不認識上帝的愛的行為,只是累、苦、酸、假

你的好行為,如果不是反應出你對上帝愛的認識,你的好行為是讓你很「累」的。所有的律法,其實就是一條,就是要愛人、愛神。而所有守律法的人,假如他真是守律法,真是愛人、愛神,包括秋香,我真是求主幫助她,包括孤兒院的院長和老師,包括我們當中有人,如果你在家裡,你是愛人愛神的,你恐怕是最孝順父母的。我發現愛人愛神的人,如果不是常常連於基督、認識基督,愛人愛神的人,都有兩個特點:一個就是累。假如你們家當中有人,不管是照顧特殊的兒女,或者父母,我常常都聽到這樣的話,他爸爸媽媽有四個小孩,經濟狀況我們最差,為什麼我們來照顧?各位,你說過類似的話沒有?當我們事情做得多、有愛心的時候,而那個愛心沒有源頭的時候,就累啊!

  累,另外一個講就是叫「苦」。還有一個,有愛心的人常常就是會「酸」。我聽過很多基督教,尤其做那個弱勢團體的,有的時候就會說兩句:「喔!我是在台灣鄉下服事的,我沒有那麼高級,到聖地牙哥去牧會。」那個酸,就在定人家的罪,好像「我們才是與主同行的,與主同背十字架的,我們不是貪愛世界的」。

苦和酸,如果再下去,就是「假」。就是我剛剛講的狄更斯(Dickens)電影裡面孤兒院的院長、老師大概都是壞蛋。各位,我不會稀奇。我以前也在孤兒院服事過。因為你要做這種辛苦的事,是人性不能承擔的。然後,有的時候就用這個作為歛財的工具。就是,所有的慈善機構如果沒有一個好的源頭,真的容易變成斂財的機構。

  所有的愛主的基督徒,如果不是繼續領受主的愛,繼續有信心,我們的愛心就常常是苦和酸。愛心本來應該是帶著兩個東西:一個是「甜」。我們有甜蜜的行為,我們是甜的,我們心中是甘甜的。但是,往往我們沒有甜,只有苦。另外我們應該「鹹」。我們是世上的鹽和光。我們是鹽,會調味的。但是,常常我們不是鹽,我們是檸檬,我們很酸。很多好基督徒就是這三種味道:一個是「苦」,一個是「酸」,另外一個是「假」。假,我不知道是什麼味道。你要有真的信心,你的行為才是甜的,才是調味的。當然我們總是不夠完全,但是我們要繼續地信靠上帝。

雅各書行為稱義的例子:

 亞伯拉罕的信心和行為


  21節,「我們的祖宗亞伯拉罕把他兒子以撒獻在壇上,豈不是因行為稱義嗎?」這有意思了,亞伯拉罕是保羅講到的信心的範例(paradigm)。亞伯拉罕有信心,不管是羅馬書、加拉太書都講到。羅馬書4:18-19講,他的「身體如何已死」,他應該沒有指望,但他的信心還是不軟弱,「因信仍有指望」。希伯來書雖然不是保羅寫的,也在講亞伯拉罕很有信心,「蒙召的時候就遵命出去」。可是好像雅各在這裡最明顯的跟保羅衝突,21節,他說:亞伯拉罕是因行為稱義的。

  22-23節,「可見信心是與他的行為並行,而且信心因著行為才得成全。這就應驗經上所說:亞伯拉罕信神,這就算為他的義。他又得稱為神的朋友。」我們講亞伯拉罕的事了。

亞伯拉罕就是信神。信、信心,就是建立在對神的認識上。我們剛剛已經講,魔鬼沒有這個認識。魔鬼有很多認識,甚至我想魔鬼也許也認識三位一體,魔鬼也認識也知道關於上帝的一切神學,可能比很多的神學家都多。但魔鬼就是不能認識(我想牠是很誠實地不能認識)、很誠實地不知道:這個上帝是慈愛的。各位,你也不能知道,我也不能知道,我們憑著我們的感覺。這個世界和我們自己的生活,我覺得,我們真是又苦又短。人生,你我都是,因為這個世界是這樣。但是聖靈在我們心裡工作,就讓我們看到耶穌的作為和經上的話,知道上帝是真實美好的。這需要聖靈不斷地幫助我們,常常繼續不斷地幫助我們。

亞伯拉罕跟我們一樣。任何的一個有信心的人,有信的人,都是蒙了上帝的恩典,知道上帝是美好的,我要信他。但是這個信心,是上帝給我們的認識,卻一定會呈現在行為上。所以亞伯拉罕有信心的行為就是上帝呼召他,他就離開本地、本族父家,然後到一個他從來沒有去過的地方。他就信有這個上帝,他就信上帝的話會實現,他就信上帝會祝福他,給他一片地,上帝會祝福他,給他兒子。那麼後來在經過很多艱難之後,感謝主,終於神給了亞伯拉罕以撒。可是到創世記22章那裡又講到,神要亞伯拉罕獻上以撒。實在是非常不合理的一個要求。然後亞伯拉罕也願意獻上,這就是雅各很明顯地講,亞伯拉罕是有行為的。他有信心,一定要有行為。沒有行為,他的信心就不夠完全了。「可見信心是與他的行為並行,信心因著行為才得成全」,所以,亞伯拉罕是因行為稱義的。這我想我不需要再說明。只是請各位原諒,這很細微的地方實在需要花一點腦筋,我知道下午聽道實在不容易花腦筋,我們就求主幫助,在貧窮的時候多倚靠上帝,就富足。

雅各說:要因行為,要有行為。保羅說,單單因信稱義。兩個看起來衝突,我覺得一點都沒有衝突。我再講一次,雅各說的「行為」是反應出他有那個信心,(行為是信心的反應),行為本身是不會完全的。各位,我請問你,亞伯拉罕的行為好嗎?亞伯拉罕的行為,從任何人來看是不好的。第一個他棄父,第二個殺子,這好嗎?殺兒子是好行為嗎?你怎麼能說他的行為是好的?他離開本地、本族、父家,這怎麼是好行為?這不孝順!但是這不是好的行為卻反應出他對上帝的信心,他的信心就是對的。而且至終來講,他的行為也總一定能幫助人。

  我再一次說,我們如果要結出甜蜜的果子,我們要結在好的根上。好的行為果子反應出我們的信心是對的。亞伯拉罕聽神的話,單單因聽神的話,不是因為自己的身體能夠生出兒子來,不是因為自己的身體能做出得到土地、得到兒子的行為,這是上帝給的恩典,這是因信。但是這也反應出來,亞伯拉罕事實上他的生平就是上帝呼召他離開他的父親,他就離開他父親,離開他本地、本族、父家。這個不管怎麼樣都不是孝順,而且是不太智慧,因為米所波大米,他原來的老家是非常富裕的、文明的,是當時全世界最有文明的地方,而神要他去的迦南地是很差的。這就好像我們台灣現在越來越好,所以移民到澳洲、紐西蘭、美國的都回流了。我們假定是以前很糟糕,即使很糟糕的時候,你也大概不太會移民到非洲哪個國家,對不對?神叫亞伯拉罕去一個文明最弱的地方,就行為來講是不恰當的,但是這個行為反應出他對上帝的信心,神就稱他為義。

我還可以繼續講,亞伯拉罕有什麼行為。亞伯拉罕的行為,下一個有名的就是說謊,到埃及去說謊,可把他太太整得半死,因為那個說謊不是小事,只是我們今天不去講它了。他太太送到埃及法老的皇宮裡面去,可能真的是失身了。亞伯拉罕的行為,也包括跟羅得分開。這從我們中國人來看,也不是很好,雖然我們不一定覺得很壞。羅得跟亞伯拉罕分開,你看創世記13章,不是羅得提出來的,是亞伯拉罕提出來的。但是這一切行為的後面都反應出他對上帝的信心,所以我們還是強調:信心沒有行為是死的;但行為總不夠完全,行為如果反應出他有這個正確的信心就很好。

最後,最有名的就是他獻上兒子,這尤其不是好事。這從人的倫理來講,這行為真是不好。從神的律法來講,當然也不是好事。但是,當這一件事反應出亞伯拉罕的信心。這信心是什麼?這信心我們講過是對上帝的認識,對上帝的愛和全能的認識,使他平安、使他慈愛、使他憐憫。但是,我們有這信心,我們發出來的行為不一定會好,環境也常常會扭曲我們,神也常常讓我們真是很艱難!我們的肉體很痛苦,我們的行為很缺乏力量,我們很苦,我們很酸,我們很累,這時候就更需要有信心,求神幫助我們。

  這不是一個好行為,但是對亞伯拉罕來講最痛苦的是:這個行為會讓上帝的話沒有辦法實現。因為上帝說:「從以撒生的才算你的」,現在又要把他殺掉,那怎麼行?所以信心要有行為,不僅是亞伯拉罕獻以撒的行為,信心也要有頭腦,信心要有理性。理性、頭腦、行為都服在上帝的權柄之下就對了。亞伯拉罕要去想,這個小孩要殺掉,當然是不道德。但是對亞伯拉罕來講,這既是來自上帝,給上帝也沒有關係。問題是現在來自上帝,我現在把他殺了,對亞伯拉罕來講最大的困難不是在倫理上的不對,最重要的是這句話如果我去做會讓上帝的話不能實現。上帝說:「以撒生的,才算我的後裔」。現在我把以撒殺了,以撒怎麼能生孩子呢?但是神又明明要我殺掉他,那怎麼辦?

各位,我之所以提這件事,或聖經提這件事,就告訴我們,我們有信心,不是在生活中不碰到困難,可能越有信心越有困難,以致我們不知道怎麼辦!生活中,包括在教會裡,有的時候在世界還好做事,但在教會裡真難做事,你不知道要怎麼做!走投無路,太多了!神把我們逼到死角,所以我們的行為,因為你這樣做也錯,那樣做也錯,這樣做也會有偏差,那樣做也會有偏差,不做也會有偏差,真是很辛苦。人生太多這種情形,所以我就更說:你要有信心。但這信心也會叫你在各種的情形下,總有一些行為;這一些行為不一定完全,但是反應出你的信心,神就肯定你。

亞伯拉罕非殺以撒不可,這是一個錯誤的行為,但是他很確知這是上帝的吩咐。最大的麻煩就是,這句話讓上帝的話不能實現,讓上帝的話自相矛盾。所以他用腦筋想,希伯來書說他想的答案就是:雖然上帝要我殺以撒,我也非殺不可,但上帝的話還會實現,因為他能夠復活。這希伯來書11:19講的:「他以為神還能叫人從死裡復活」,那就還可以有子孫。結果,神沒有用這個方式來解決問題,但是亞伯拉罕願意,那就表示他有信心、有真實的信心,所以神就非常喜悅亞伯拉罕。神也喜悅我們有信心,我們的信心有好的行為。

 喇合的信心和行為

最後,25節,「妓女喇合接待使者,又放他們從別的路上出去,不也是一樣因行為稱義嗎?身體沒有靈魂是死的,信心沒有行為也是死的。」身體沒有靈魂就不是一個完全的身體,是一個會朽壞的身體,遲早要爛掉。沒有行為的信心,根本就是死的信心、假的信心、錯的信心、不能得救的信心、不認識上帝的信心。一定要有行為來反應出這個信心。

  也真是聖靈感動,虧雅各想到這個例子,實在是因行為稱義的最好的例子,就是因信稱義的最好的例子。他可以舉很多例子,也稀奇,有信心的偉人很多,亞伯拉罕是,在希伯來書11章還講了很多其他的人。有信心的人,我們在教會歷史上也可以看到。譬如說戴德生、譬如說威伯福斯,譬如說辦孤兒院的穆勒……等等,我們也可以說:「宇宙光也是有信心的一個機構。一無所有,但是我們信靠神,結果神就讓這個機構,做了這麼多事情。」我們也可以說:「容老師有信心,雖然身體,不能說如同已死,但是,生出許多子孫」,我們都是,像天上的星、海邊的砂一樣。各位,這些,我雖然有一點玩笑話,但不是全是。你有信心,你看我們的音樂會、我們的合唱、我們做的事情,不是我們做的,就是神做的。我們有信心,反應出來的這些行為,雖是不完全的行為,但是的確反應出這信心。真是上帝感動!我們都會講信心的偉人,我們一定選那優秀的、美好的、成功的,像林書豪,而且是林書豪得分很多的時候,一少就不行了。我們基督教也是,我們很勢利的,他得分少,我們也不請他做見證。人都是看肉體的表現,所以我們人都有這種需要重新被神調整的時候。

但是在這麼不起眼的信心的偉人裡面,希伯來書和雅各書,雅各這麼強調行為,他說:信心有行為,就好像妓女喇合一樣,他特別提她是妓女。各位,妓女的身體,妓女的行為,妓女的工作,沒有一個是好的。妓女,還有耶穌講的,除了妓女,還有稅吏,都不是好的,我們沒有鼓勵。我們沒有因信廢掉了律法、廢掉了好行為,反而更堅固了好行為,堅固了律法,這我們始終要記得的。但是這個「好」是因為有信心。喇合的行為並不好,就好像是亞伯拉罕要殺兒子,這並不是好行為。但當他反應出信神就是一個好行為。

  這裡講「妓女喇合接待使者」,我沒有去查這個字,不過單單就中文的翻譯來講,我看他用接待,也並不一定是好意。接待就是接客!那兩個進到耶利哥城的使者,他們的確到妓院去了,我不知道那天他們有沒有性交易。喇合沒有好行為,因為她的職業是接客的。天下沒有比這個更叫我們中國人覺得低賤的行為了。

  然後下面,「又放他們從別的路上出去」,喇合的兩個行為:一個是妓女,一個是說謊,再加一個就是賣國。三個,哪一個行為是好的?都不好!但是雅各說,因行為稱義。三個都不好,但是因為她有信心,這三個就都被肯定了。被定罪的是耶利哥城的人,因為這個城裡面的人不認識上帝。各位,你不認識上帝、不信上帝,雖然暫時可能有好的、有豐富的、富裕的,遲早都會敗壞。遲早,個人、團體、國家、民族都會敗壞。而當你是錯誤的、不好的樹、不好的枝子,你信了上帝,被接到好的果樹上,就跟我們台灣知道的「接枝」,保羅在羅馬書講,你連於基督,就一定會越來越好,就會有好的行為。喇合,甚至就肉身來講,是耶穌的祖先,在馬太福音的家譜裡面講。

我們講這麼多,作一個總結。我們求主讓我們對上帝的慈愛、全能有更豐富的認識,更全面、更深入的認識,並藉著耶穌基督,使我們能夠平安、能夠喜樂,使我們的心中充充滿滿的、豐豐富富的有平安、有喜樂、有愛。但是如果充滿豐富,我們也希望或多或少,我們不斷地在生活中見證出這美好來。

  我們禱告。天父,求主恩待,憐憫你的教會,憐憫你的兒女。我們感謝你,我們實在求主,讓我們的信仰是有信心的行為,讓我們身體是有靈魂的身體,是活的、是活潑的、是美善的。我們感謝你。奉耶穌的名禱告。阿們。


 
文字PDF /      講道MP3 / 
發佈者來自/68.194.187.194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