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講道系列

標題 / 131221 義人羅得 (彼得後書2:7)        編號 /  1028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Fri Apr 17 07:01:20 2020
文字PDF /      講道MP3 / 

義人羅得(彼得後書2:7)



羅得是義人,有義心

  我們今天講的是「義人羅得」。彼得後書2:7說,神「只搭救了那常為惡人淫行憂傷的義人羅得。」2:8,「因為那義人住在他們中間,看見聽見他們不法的事,他的義心就天天傷痛。」這裡聖靈顯然要強調的:一個,兩次講到羅得是義人;然後,特別講他還有一顆心是義心。正義的人、正義的心,是難得有的一個稱讚。這是新約裡面彼得對羅得的講法,可是我們在看創世記的時候,我們好像很難看到羅得是什麼義人。但是我們需要學習今天講的,因為,不僅整個聖經每一卷書、每一個字都跟我們有關係,都是上帝讓我們認識真理,要教導我們學義,是有益處的事情。而且,耶穌在講到末世的時候,不僅是彼得在彼得後書有講,耶穌在路加福音也講,末後的日子,也就是耶穌再來的日子,也就是「人子的日子」,好像羅得的日子(路17:28)。耶穌說:「我再來的日子,好像羅得的日子」、好像是挪亞的日子,都是世界末日。這裡我們不講挪亞的日子。總之,「人子再來的日子」,或者「人子的日子」,「好像羅得的日子,人又吃又喝、又買賣、又耕種又蓋造,到羅得出所多瑪的那日,就有火與硫磺從天上降下來,把他們全都滅了。」

  路加福音17:30-32「人子顯現的日子,也要這樣。當那日,人在房上,器具在屋裡,不要下來拿;人在田裡,也不要回家。你們要回想羅得的妻子。」這我們等一下再來想想。因為,耶穌提醒我們,他再來的日子就跟羅得的日子一樣,那我們就不要重蹈覆轍,我們就不要像羅得或者羅得的妻子,已經被救了,又失去了救恩;已經脫離了所多瑪、蛾摩拉,又變成一根鹽柱。這跟我們有關係的,我們等一下會談。

  我們簡單想一下羅得這個人。羅得,在新約裡面,彼得最少兩次講他是一個義人,他為救所多瑪、蛾摩拉城的人,住在他們中間,他的義心天天為他們非常傷痛。羅得是跟他的叔叔亞伯拉罕一起離開迦勒底的吾珥,然後一起到了上帝呼召要給亞伯拉罕的地方。聖經沒有講羅得是不是要得到這一個地方?有沒有分?但是不管怎麼樣,羅得是一個有福的人,他能跟一個敬虔的、被上帝揀選的人一起行走。

  羅得是有福的。他本來可以很有福氣的;不知道有多大的福氣,但是聖經也肯定了他。他跟亞伯拉罕一起出來,而且在饑荒的時候他們一起到了埃及。然後,亞伯拉罕逃到埃及了,因為撒拉的緣故,他變成一個非常富有的人。看起來,恐怕這個富有是他跟羅得一起共同享有的。

  然後,他們牛羊就多起來了。當他們回到迦南地了以後,創世記第13章講到,羅得跟亞伯拉罕的牧人不能夠同居,因為他們的資產、財物太多了。這個我們今天在座的,大概很難想像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是農人,可能還會知道一點,就是農人非常需要水。其實牧人也很需要有水草的地方,要給牛和羊。

亞伯拉罕與羅得分家

  我不知道你們看的電影跟我是不是一樣?我小的時候看的西部片,只要是西部武打片,大概都有牧人(也就是牛仔cowboy)彼此之間的爭執。我還記得有一部《錦繡大地》(Big Land),也是牧人在爭那個水草。因為有限,所以會爭。我看到很多,也聽到很多,包括我也曾經這樣講過,羅得所犯的錯誤,就是在這個爭執當中,羅得就跟亞伯拉罕分開了;然後,羅得就很自私地選擇了最好的地方──約旦河的平原,這是創世記13:11。13:12講,「亞伯蘭住在迦南地,羅得住在平原的城邑。」

  各位,看聖經,我是很保守的,我是很相信聖經每個字都是上帝的話語,有權威的。正因為它有權威,我們解釋它,就不要以為照著我們保守的觀念,就是忠於聖經。當然,是要照著聖經的字句,但它的精義,就是它的文字所表達出來的,我們也要看到。羅得很自私地跟亞伯拉罕分開了,或者說,很不智地跟一個義人分開了;我今天早上看一本聖經字典,裡面也這樣講,但這個不合創世記13章告訴我們的。因為是亞伯拉罕提出我們要分的,不是羅得提出來的。

分開不一定是錯誤的

  路加福音12章,耶穌也有過一件事情,就是有一個人請耶穌幫他分家。我覺得我們華人都很喜歡照我們的傳統來解釋。我們中國尤其是傳統講不要分家。一講到兄弟分家就是違反父親的意思,或者說是不和睦相處。其實聖經裡倒不是這樣講的。有人請耶穌來幫他斷家務事,這個事情並不是不可以做的事;只是耶穌告訴他:我不是來做這個事情的,耶穌來有何等重要的事情?要贖罪、要傳揚福音。並不是說分開家業不重要,而是他不是做這件事的。然後耶穌接著直接教訓,也不是說你們不要分家業,而是說你們要免去一切的貪心。事實上,在很多情形下,我們中國傳統是喜歡大一統的,講家和萬事足,就是不要有不同的意見的。我不去提西方,包括希臘、羅馬文明,我覺得在聖經裡面,分和合、多和一,都有它的優點和缺點。就是不是只有一元是對的,多元也有它的優點;不是只有合一、合才是對的,分也沒有不對。就包括家庭,小孩長大了,要分開、離開了,耶穌並沒有說分開不對。

  我看,亞伯拉罕應該是提出一個很智慧的看法,就是我們兩家已經不能在一起了,與其繼續在一起,然後牧人之間的紛爭衝突不斷,(就是你看那個西部片,我想當時大概也差不多,可能更野蠻一點),可能繼續在一起,會有流血事件;再流血的話,他們叔侄之間可能也會流血;所以就不如和和平平地分開。所以,我不覺得羅得跟亞伯拉罕分開一定是一件錯誤的事情。當然,也許羅得可以多多的勸自己的牧人,就如同亞伯拉罕可以多多勸自己的牧人,忍讓一點。

  可是,這些事情,我想也許跟恩典團契講不太適當,因為恩典團契,我們現在,不太知道我們現在的問題;大概常常都是太寂寞了,家裡都是空巢期,我們希望小孩子盡量多回來一點,熱鬧一點。不過,我想我們也不能夠太指望他們都能常常回來。在這聖誕節的時候,其實平常也是,我是越來越強烈地覺得,我們基督徒很有福氣,我們基督徒很有個屬靈的家;你要學習在這個家裡面,跟弟兄姐妹有更親密、更多的相處。

  各位,教會很多問題。我常常講,我們教會不是天堂,每個團契裡都一大堆吵來吵去的事情。但是,我越生活,越覺得跟其它的,包括所謂世界上的,包括我家裡的,還有康師母家裡的人,雖多半都是基督徒,也難免會有問題。但是我覺得,因為我們認識上帝,教會實在是我們一個很好的一個去處,也很安慰的地方。要不然人年紀大了,沒有教會生活,很可憐。我不知道李登輝或陳水扁,或者張忠謀,或者這些人,他們的財富,他們的力量,他們的聰明,應該最起碼都勝過我很多,但是我都不覺得這些人有一個很快樂的生活。

  其實,青年、中年的時候也需要教會。只是到晚年的時候,像我們這樣慢慢的越來越可能孤單的時候,什麼含飴弄孫,什麼參加社區活動,跟其他人一起跳什麼方塊舞,我都覺得是好事情,讓我們生活多采多姿一點,讓我們健康,也認識一些其他鄰舍,這都是很好的。但是,那個能夠跟你一起禱告,為你禱告,關心你的,而且能維繫到我們永生都很幸福的,就只有教會了。所以,不要因為受過一些傷或者一些挫折就退去,這是撒旦的詭計。在教會,我們是不必天天住在一起,甚至很熱絡的在一起。就算是我們平常的,包括聚會,包括有的時候生氣,包括有的時候不講話,但是還是能夠在主裡面能夠彼此關懷,這是有福氣的。

  我也體會到,即使是血親、血緣、再好的感情,像我跟我弟弟,實在是感情非常好,可是我覺得我們大學以後也慢慢疏遠了。有的時候也是我會冒犯他、他會冒犯我,然後就不太想講話。我們這十年來感情又越來越豐富了,就是我們兩個在主裡面都很一致。以前就常常一致,談政治上的事、球隊上的事情一致,或者喜歡一起爬山、談音響這些事情,各位,這些都沒有不好;但這不能讓我們有一個穩定的、平穩的、一直到永恆的幸福生活。我想,我跟我弟弟,還有跟每個人都是一樣,不管是親人,或者是陌生人,都感謝主,我總是勸各位,我們多有教會的生活,多跟弟兄姐妹有一些禱告是最好的。

  因此,我不覺得羅得和亞伯拉罕的分開是錯誤的。有的時候,也許非分開不可。有的時候,實在是在一起會有衝突,那麼分開一點是比較好的。

羅得缺乏屬靈的依靠

  但是,我想羅得就缺少這種屬靈的依靠。雖然他跟亞伯拉罕分開了,但他應該多跟亞伯拉罕還有一些聯繫,讓他有一個屬靈的依靠,也讓亞伯拉罕有個屬靈的依靠。我不知道亞伯拉罕的屬靈的依靠是誰。各位,千萬不要忽略這個事情。亞伯拉罕的屬靈的依靠,他跟他妻子撒拉的關係,妻子也不一定是他屬靈的伴侶。我跟康師母感情也很好,但是我們也跟每個夫妻一樣,有鬧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我們現在是越來越好,倒是我看到很多夫妻不是越來越好,是越來越僵化。有的時候,也沒有更好,也沒有更不好,但反正就是這樣下去了。

  我跟康師母,我們實在是主把我們連在一起,使我們還有一些共同的方向,也一起服事弟兄姊妹。我跟康師母有太多不一樣的地方。第一個,你看康師母那麼美,我這麼醜;包括我們喜歡看的電視不一樣,包括我們以前的政治觀點也不一樣,到現在也是很多不一樣。但是我們有一個最基本的一樣,這個一樣就非常棒,就是我們有一個共同的主,我們都非常敬畏、喜愛這個主。我們都覺得一切的問題要帶到他面前;我們也覺得所有的問題、所有的人都需要耶穌;我們有個共同目標,就是一起去傳福音,甚至工作的對象也不一樣,她是以小朋友為主。

  羅得跟亞伯拉罕分開,弟兄姐妹不能在一起和睦同居,這都不一定是問題。我們不是要天天親親密密黏在一起(這也不可能),但我們需要共同有一個主。這點,我覺得羅得缺少。我不知道亞伯拉罕是不是也缺少,我不曉得,但是他跟主很近,他顯然也能帶領撒拉。羅得,我就覺得他比較弱。比較弱沒有關係,他可能在其他地方很強。我們每個人都是有弱有強,但是如果我們能夠有個屬靈的遮蓋(有些教會喜歡講這個詞,我不太覺得這個合聖經,因為聖經沒有講。我不覺得屬靈要有什麼遮蓋),好像也不錯。就是,好像我們有一個屬靈的同伴,是會很好的。我鼓勵我們能夠都能有一點一起的禱告、關心、分享的同伴。要一起禱告,這很難的。包括我跟康師母,都很難。我們可以在一起談很多,甚至交通很多,但是不太能禱告。但禱告是最重要的。我求主幫助。

  我覺得羅得,他的失策在於他缺少一個屬靈的支柱,他是相當孤單的一個人。彼得後書講到,他的義心天天憂傷,我想他沒有可以陪伴的對象,所以耶穌在路加福音17章講,「你們要回想羅得的妻子」,這個妻子顯然沒有給羅得什麼幫助,最後是化成一根鹽柱。亞伯拉罕雖然跟撒拉也有一些矛盾,但撒拉還是一個,雖然也因為稱亞伯拉罕為主、順服的妻子。我想是去埃及那件事情,讓撒拉的個性變得很奇怪了,很暴虐了,但是我還是覺得,她能順服,這是難得的。

  分,不一定是錯誤。有的時候我們非分開不可,冤家不要見面也好,但是我們希望我們最少要有好的屬靈同伴。羅得選了約旦河的平原,「唉呀,很自私」,我也不覺得這一定很自私。各位,你選一個比較好的地方,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這個是自己選擇的,我們在一起就是有衝突,那麼亞伯拉罕願意信上帝,要羅得先選,這也很好。但是,不必覺得選擇一個好的東西是罪惡的事情。這我們基督徒有時會有。

  各位姐妹,我是不曉得你去SOGO買東西,看到我會不會面有愧色?「我來這裡找聖經的」,不必,沒有關係,因為我出去講道,有一次到一個地方,他們家的師傅就跟我講:「唉呀,太太很喜歡看韓劇。她說千萬不能給康牧師知道。唉呀,喜歡看韓劇有什麼罪惡?」就是不必說你要讓康牧師知道我很喜歡雅各書或者什麼;不必,我們選一個很好的地方,也不是錯誤的。當然,我們求主讓我們知道,我們要最珍惜的是上帝。可是,我承認我們的確很多時候不能這樣子,這又是一個屬靈人給我們的幫助。一般來講,希望牧師是做這樣的事,但是牧師也未必就喜愛屬神的事。牧師還不是七情六慾多得不得了。

  我不覺得選一個約旦河的平原是很錯誤的事。各位,你們的兒女或許在美國,都要選一個學區好一點的地方住。這有什麼罪惡呢?我們一定要選擇住在萬華區、流鶯區、有很多游民的地方,好表示我們很有愛心嗎?這也不必。這真的神給你這個負擔也很好,但你也要小心,如果是這樣,你的妻子、妳的兒女適不適合在這個環境裡面,這我們實在是要求主。讓我們沒有一個刻板的屬靈觀念。我們的屬靈是要認識上帝的愛,而不是我們以為我們自己有一種什麼為主受苦的行動就特別好。

選好地方也不一定錯

  剛剛說分開不一定錯誤,選好的地方也不一定錯誤,甚至可能是對的。但是錯誤的是,羅得他缺少了一個屬靈的同伴。他缺少了那種愛主的心。我已經說了,這應該每個人都有,但是我們很多時候的確沒有。這時候就是教會或者我們的屬靈同伴幫助我們。我覺得,羅得始終缺少這個。

  然後,在創世記13:12,「羅得……漸漸挪移帳棚,直到所多瑪。」那也有許多的牧者就喜歡講,這個漸漸挪移帳棚,越來越到那個罪惡的地方。對,13:13說:「所多瑪人在耶和華面前罪大惡極」,可是我看聖經啦,也實在看不出來,羅得要挪到那裡去,一定是罪惡的。因為其實這個世界,我也不知道有哪個地方不是所多瑪、蛾摩拉。這個世界,亞伯拉罕原來住的迦勒底的吾珥,我不知道那個地方有多好;是,那是一個文明古國,古文明的地方,但是我相信一定都是異教的社會,一定也滿多邪惡的事情。我們主耶穌生在羅馬統治之下;羅馬統治之下的世界,並不就是特別的邪惡。

  我常常說,你把以色列這個被上帝啟示的宗教和其他宗教比一比的話,以色列人雖然認識這個真神,但他們所表現出來的,常常是更多的虛偽、錯誤,讓上帝更為憤怒。你在教會歷史上看到,教會豐富的時候所產生的那個腐化,並不下於那些廟、或者彰化什麼日月明功靈修的地方。我們基督教裡面都不乏相似這些事情,更重要的,當神要亞伯拉罕來迦南地,迦南地其實都跟所多瑪、蛾摩拉差不多;整個迦南地,就是一個上帝非常憤怒的地方,最後也通通都要消滅掉。

  在創世記你看到一件很可怕、不幸的事情,就是亞伯拉罕到了迦南地以後就開始學壞。亞伯拉罕子孫到了第三代的時候是壞上加壞。以撒還差不多,雅各就非常狡猾了。雅各的兒子就開始會殺人、會欺騙、會上父親的床了,就好像這些都是從迦南地學會的。那你說「我們離開迦南地吧」,可是這是神呼召我們去的地方。

  我們住在一個學區、治安比較好的地方,這沒有什麼錯誤。我自己住在大安區。我向來以我住大安區很自豪,這地方實在是又是文教區,治安又很好。我有朋友住在萬華,會看到流鶯。晚上回家,會提醒太太要早一點回來。我自己不喜歡住在那種地方,我也不相信有任何人喜歡住在那裡。我覺得如果一個人有傳福音的負擔要住在那裡的話,我想他的小孩和妻子,最好要有一個比較好的預備,要不然就是試探上帝,要不然就是對自己的家人不夠保護。

  住在好的地方不是壞事。那什麼地方叫做好的地方?這也難說。我們當然說,最重要的是我們心中的堅固。但是我們心也很難避免被世界影響,這總是一股拉扯的力量,對你對我都是。我們跟我們的肉體,或我們跟這個世界在爭戰,我們希望更走主的道路。世界要我們遠離主,世界的舒服快樂、肉體的舒服快樂,不是壞事;但是如果讓我們遠離主,那就是很不好的事。

  我們看到亞伯拉罕在迦南地,他就會說謊,然後他的兒子以撒說謊也很厲害,然後到他孫子雅各的時候就更殘暴,然後到他曾孫的時候就更邪惡了,然後他們就到埃及去了。這個世界實在也沒有什麼地方是淨土,是我們基督徒,神的兒女可以去的。神叫亞伯拉罕去的迦南地,也不是很好的地方。我們需要的,就是求主幫助我們,主在我們裡面能夠越來越豐富。如果實在是沒有,我們最少還可以抓住教會,希望有人在為我們禱告,以至於我們慢慢隨波逐流的時候,還有人可以拉我們一下,挽回我們。

  還有一點,我覺得羅得到所多瑪、蛾摩拉,也不一定就是我們想的進入世界。因為,聖經裡給我們的一個觀點就是,一方面這個世界或所多瑪、蛾摩拉或迦南是邪惡的;一方面我們是進入這個世界,進入所多瑪、蛾摩拉,也進入迦南。

  約翰福音17:15-18,「我不求你叫他們離開世界,只求你保守他們脫離那惡者,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求你用真理使他們成聖,你的道就是真理,你怎樣差我到世上,我也怎樣差他們到世上。」神沒有要我們離開世界。神沒有要我們離開所多瑪、蛾摩拉。神沒有要我們離開台北市。神沒有要我們離開罪惡的地方,到一個美善的地方。因為沒有美善的地方。美善的地方在天家;罪惡的地方,主在的地方也有很多罪惡。我們沒有辦法離開世界,我們身體還在這個世界,但我們的心離開這個世界,到主那裡,得到主給我們的愛和福音的使命。我們也繼續進入這個世界,是帶著使命、真理的聖潔、神的道,被差遣到這個世界。所以各位不要覺得我們是離群索居的。這是兩個矛盾的東西,基督徒都要有。我們不愛世界,我們被召離開這個世界,離開本地、本族、父家歸向主,這都是指我們的心靈,都是指我們現在專心的跟隨主,信靠主、依靠主;並不是說我們不在世上工作,我們不吃喝嫁娶,我們不工作蓋造。我們跟世界上的人,還是在一起生活。

錯在心沒有尊主為大

  所以,我再回到我們剛剛講到的路加福音17章,「羅得的日子,人又吃又喝,又買又賣,又耕種,又蓋造」,這些都不是罪惡。耶穌在那裡講的,顯然提醒我們一件事情,就是羅得在所多瑪所做的事,跟人子再來的日子、跟挪亞在世的時候一樣,跟我們今天也是一樣。我們跟世界上人都一樣,又吃又喝,又買又賣,又耕種又蓋造。那挪亞的日子也是一樣,講的就是這兩件事,耕種蓋造,吃喝嫁娶。人生就是這樣,工作、家庭、生兒養女,然後不信主的人也會這樣。不信主的人希望在這些事上能夠生活得寬裕一點,我們也是一樣。不信主的人說:「我們不希望用非法的辦法來得到財富」,我們基督徒也是一樣。

  各位,不要把所多瑪、蛾摩拉,或者挪亞的世代,或者人子再來的世代,想成那個地方到處都是流鶯,到處都是販毒的,到處都是打老婆的,到處都是毒品,然後使我們要離開。不過,所多瑪、蛾摩拉的罪大惡極,跟挪亞時代的人,在耶和華面前罪大惡極。對,後來有那個看起來同性戀或者對陌生人很不禮貌的狀況。但是如果我們照路加福音、馬太福音、創世記來看,恐怕也沒有什麼。不就是天天都是那麼多的邪惡!我的意思並不是要減少這個世上的罪惡。我的意思是要讓我們對罪惡了解更深刻一點,更全面一點,不是你一天到晚在吃喝嫖賭那叫罪;是耶穌或者上帝在你心裡的份量越來越淡,那個是罪。所以罪惡是很可怕的。

  就是我,我覺得我碰到很多基督徒,我覺得最難、最危險的基督徒,就是基督徒好人,但是他不聚會,他很正直,很善良,很誠懇,很願意幫助人。我碰到過基督徒醫生、基督徒律師、基督徒職業人士,很有道德,很好。我們現在不講那些非基督徒,非基督徒也有,他們的危險也是類似的。其實好像我的生活過得還很不錯,因為我碰到過一些很冷淡的,幾乎沒有教會生活的基督徒,我聽說張忠謀先生是這樣子,他對員工很寬厚的;像孫運璿先生以前沒有信主的時候,照我所知道的,也是很寬厚的,待人很好的,這都是優點。但這優點有一個很大的危險,就是他覺得他可以不需要耶穌,他覺得他也滿好的。基督徒若是這樣,就是他對醫生、他對病人也很善良,也很好,但他沒有教會生活,他也沒有對主的那種喜悅、渴慕、渴想,然後如果他身邊的人,通常就是他老婆,通常都是老婆很熱心,「你來教會」,他會很客氣,但是如果逼到他,他就會講,「妳覺得我比你們教會那些人差嗎?」真是不差,相當好,但是各位這是危險的,人只要離開上帝,人只要心中不覺得我那麼需要上帝,那就很危險了。我覺得羅得後來就在這種掙扎當中了魔鬼的詭計。

  所多瑪、蛾摩拉到底有多邪惡,我看不出有多邪惡,也不覺得它比世界上任何一個時代、地方有多邪惡,甚至恐怕它最邪惡的地方,就是那個邪惡的根,我覺得就是跟挪亞的時代一樣,吃喝嫁娶,耕種蓋造,很好的事;然後這裡面,神都是很清淡的或者沒有。我們的生活也求主幫助,我沒有說我們一天到晚要多長的時間靈修、讀經、禱告。那不等於你就很渴慕神、很愛神,但我們希望我們有這樣的心。所以,羅得分開不一定是錯。他沒有一個屬靈的同伴,是不恰當的。他進入所多瑪、蛾摩拉也不一定錯,因為耶穌也差遣我們進入這個世界。但是,他進入這個世界裡面,他的心沒有尊主為大,我想那個是錯誤的。

  啟示錄18:4有一句話,我們應該是明白的,但是再看看就不太明白了。啟示錄18:4說:「我又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我的民哪,你們要從那城裡出來」,那個城就是巴比倫城,那個城就是所多瑪城,那個城就是這個世界。你們要從那個世界出來,「免得與他一同有罪,受他所受的災殃。」各位,不要有這種想法,不要覺得這是主來之前的三天,或者三個月,或者半年,或者三年半。有人解釋聖經,說就是那個三年半。你要從這個世界出來,因為上帝要毀滅它。各位,這完全不是聖經的說法。聖經沒有說我們的肉體哪一天要離開這個世界,然後我們到山上去。沒有。因為山上、地上、整個地方,或者有一天你到火星去,你在整個宇宙,都還是在世界裡面。

  如果說,你們要從那城裡出來,是指所多瑪、蛾摩拉的話。那你顯然就是神的百姓,天天都是住在所多瑪、蛾摩拉。就是,其實我們天天都住在這裡,我們天天都進到這裡去,天天也從那裡出來;天天都進到那裡去,帶者上帝給我們的福音,給我們的愛,給我們的智慧。我們進到世界去,包括進去你的辦公室,包括進到你的不信主的家人裡面,包括如果你的丈夫、你的先生不信主,你每天都是進到他那裡,都是進去這個世界。這是抵擋上帝的世界,碰到任何一個人、一個環境不是基督教的,都是抵擋上帝的世界。我們都進去,我們是被福音、真理聖化的,然後進去。我們是帶著上帝的道、上帝的愛進去,我們也從那裡出來。

  「我們愛他們,我們跟他們生活,我們從那裡出來」,意思就是,我們不會把這世界當我們的主,不會把這世界當我們一切幸福、快樂的歸宿。如果是這樣,這個世界給你的最後,當然是很悲哀的事情。

  所以我認為,路加福音17章那邊講到的「人子的日子」,就是我們每天的日子。我們都在吃喝建造、耕種,我們都跟世人一起在生活。並不是說,耶穌再來的日子,我們正在讀經禱告的就被主接去,正在看電視的就被撇下。你記得耶穌說的,「兩個人在田裡,取去一個,撇下一個。兩個女人推磨,取去一個,撇下一個。」(太24:40-41)我們做什麼事,不足以叫我們得救。我們帶著什麼樣的心在做事,才是重點。若帶著信心在做事,就叫我們得救。兩個人在一起擘餅,也不是都得救。兩個人在一起敬拜上帝,也不是都得救。是看你心裡是不是真的得救,心裡是不是真的尊主為大。

  進到所多瑪、蛾摩拉,我也不覺得是罪惡,因為我們就是被差派進入這個世界。只是我們的心在主那裡,我們尊主為大,我們是被主分別為聖的。所以,讓我們在這個世界裡面,我們是心中尊主為大,渴慕主的。這點羅得就非常缺少。

上帝拯救義人羅得

  下面這一段,我實在覺得這是我一直想要避免,但是大概避免不了、非要講的一段,就是創世記19章,神差那兩個天使要去滅掉所多瑪、蛾摩拉的那個晚上。19:1-3,「那兩個天使晚上到了所多瑪,羅得正坐在所多瑪城門口,看見他們,就起來迎接,臉伏於地下拜,說,我主啊,請你們到僕人家裡洗洗腳,住一夜,清早起來再走,他們說,不,我們要在街上過夜,羅得切切的請他們,他們這才進去到他屋裡,羅得為他們準備筵席,烤無酵餅,他們就吃了。」如果你願意去對比的話,這一幕跟上面一章,創世記18章,幾乎是平行的。這兩個天使,加上另外一個,不知道是不是耶和華自己或天使,在18章,他們去亞伯拉罕的帳棚,接受亞伯拉罕的招待;這裡,他們是進到所多瑪,接受羅得的招待。亞伯拉罕和羅得,對他們的稱呼都是我主,都非常的恭敬。這點我不太明白。我不太明白亞伯拉罕和羅得看到這兩個或三個人的時候,「臉伏於地」,我不知道這俯伏在地下拜是不是東方人當時待客人的一個規矩。我有點懷疑,這有一點太過分了。人到你家作客,你需要跪在地下,然後稱他為我主。我到任何一個朋友家,他都不會這樣對我。他說:「老康,來呀」,那裡什麼跪在地上喊我主呢!

  亞伯拉罕後來跟那些人講話,好像亞伯拉罕知道這三個人是上帝,或者說是上帝的代表,看羅得跟這兩個人講話,好像也知道他們的身分不同凡響。我願意用這個來解釋,就是羅得和亞伯拉罕對這個上帝的使者都有某種程度的認識,而不是說,當時東方的風俗,碰到一個陌生的客人來,就要如此地稱呼,如此地下拜,很客氣。

  他請他們住了一夜,清早起來再走,這是接待客人的一個方式,他們說,不,我們要在街上過夜,如果我們從18:20後面來看,尤其是21節,我現在要下去察看他們所行的,這兩個人下去,而且跟羅得講,我們要在街上過夜,就他們要視察所多瑪,看看是不是真的那麼邪惡。各位,你想想看,上帝有這麼差勁,上帝使者這麼差勁,他要知道你的狀況如何,他需要住在你家嗎,他應該不需要嘛,他一看你的心裡就知道你在想什麼,上帝應該知道嘛,所以當上帝的使者到所多瑪去看,上帝在18:21說,我要下去察看,並不是,上帝像我們的皇帝一樣,要微服出行,因為他覺得,他所有看到關於某個城市的報告,大概都是部下騙他的,他自己親眼去看一看,上帝沒有那麼缺乏能力,他不必御駕親征,他一定知道,但是為什麼他還是要去,我覺得是給所多瑪一個悔改的機會,一個最後悔改的機會。

  就是,當老師監考的時候,他常常在一個學生的旁邊走來走去,大概就是警告那個學生,我看你這小子,不太老實,我就走在你旁邊,希望你好自為之啊,知道我已經在注意你了,我不相信上帝是要親自去,而是他親自去,是希望給所多瑪、蛾摩拉一個警告,上帝的使者已經來這裡,警察已經來這裡,你要收斂一點喔,可是這個城裡的人,一點都不收斂。

  第4-5節,「他們還沒有躺下,所多瑪城裡各處的人,連老帶少,都來圍住那房子,呼叫羅得說,今日晚上到你這裡來的人在哪裡呢,把他們帶出來,任我們所為。」有些想要一廂情願的說,所多瑪、蛾摩拉城裡面的人,沒有要雞姦的意思,他們就是對客人不禮貌,這你看經文,你看得出來,不是這個意思。

  6-8:「羅得出來,就把門關上,到眾人那裡,說,眾弟兄請你們不要做這惡事,我有兩個女兒,還是處女,容我領出來任憑你們的心願而行,只是這兩個人,既然到我舍下,不要向他們做什麼。」然後你就會看到這些人非常憤怒,然後就叫,19:9,「現在我們要害你比害他們更甚」,這時候,當然是那兩個天使就救了羅得,然後使門外的人眼睛昏迷,就進不來了。

  各位,這都是警告。這個,連不信主的人,都應該有所被提醒。剛才有個房子在我們前面,這門離我們只有一尺,怎麼現在摸不到了?哇,出了什麼事(something happen),要有一點緊張吧!各位,這個世界出了很多不好的兆頭,我們基督徒不必神經緊張,但是我們看看現在人在做什麼,也應該知道上帝會不會發怒。耶穌說的,「早晨天發紅,又發黑,你們就說:今日必有風雨。你們知道分辨天上的氣色,倒不能分辨這時候的神蹟。」(太16:3)我們人好像真是要被審判,因為我們會從天氣預測會不會下雨,我們卻不能從這世界預測上帝會不會發怒。我們應該知道人做得這麼離譜,上帝會發怒。現在一個房子突然不見了,那表示所多瑪、蛾摩拉已經過了最後警告的階段了,我們要毀滅了。這個第13節講到說,「耶和華差我們來,要毀滅這地方。」本來差我們來不是毀滅,差我們來是看一看,就是還有機會。現在所多瑪、蛾摩拉的表現,讓他們知道,一定要毀滅。

  19:14,「羅得就出去,告訴了娶他女兒的女婿們說,你們起來,離開這地方,因為耶和華要毀滅這城,他女婿們卻以為,他說得是戲言。」女婿們不相信。女婿為什麼不相信?就是因為羅得自己也不相信。為什麼羅得不相信?你在下面就看到。

羅得貪愛世界,為世界憂傷

  15-16節,「天明了,天使催逼羅得說,起來,帶著你的妻子和你這裡的兩個女兒出去,免得你因這城裡的罪惡,同被勦滅,但羅得遲延不走。」羅得不走。各位,你自己這麼愛所多瑪、蛾摩拉,不肯走,你覺得你跟別人講說「這城要毀滅了」,人家聽得進去嗎?你跟人家講說「上帝會審判」,可是你生活得好像你不相信上帝會審判,別人會相信嗎?你說上帝是非常美好的,信靠他很平安,很美好,但是如果你自己都不信他的話,你還怎麼指望別人信。

  「羅得遲延不走。」羅得住在所多瑪,彼得後書講,「他的義心天天憂傷」。我覺得我自己好多地方,非常像羅得。可能很多基督徒都有,只是我就講我自己。我們住在所多瑪、蛾摩拉,沒有關係。不但沒有關係,我們根本沒有別的地方可以住。我們一定要住在所多瑪、蛾摩拉。我們一定住在這個世界。我們一定住在這個罪惡的世界。我們一定都是被主差遣要進入這個世界。我們被差遣,約翰福音20:21,「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我也差他們怎麼進入這個抵擋上帝的世界。我們被真理分別為聖,進入世界。我們不能離開這個世界,但是我們不離開神,我們的心是在神那裡。我們是把上帝的美好,帶給這個世界,而不是讓這個世界,把我們心中上帝的美好,一點一點的奪去。

  這個東西慢慢奪去了羅得的心,但是他又是上帝的兒女,所以他住在那裡,看了又覺得很痛。當天使說我們要走,他又捨不得走。我們很多人的狀況都是這樣,就靈欲之爭,爭得我們常常就成為一個被定罪的基督徒,沒有喜樂,也不能成長。

  羅得不走,19:16下半句,「二人因為耶和華,憐恤羅得,就拉著他的手和他妻子的手,並他兩個女兒的手,把他們領出來,安置在城外。」各位,我們當中每個人,我們要離開這世界,這是每天的事。記得我剛剛講的,我們每天進入世界,我們每天也離開世界。我們每秒鐘進入這個世界。我們是帶著更豐富的愛和福音的真理進入這個世界。我們希望我們每一天,不管到教會、上班、下班、去旅遊、去坐愛之船,或者是去吃自助餐(Buffet),或者是跳方塊舞、街舞、讚美操……等等,我們都是帶著更豐富的上帝的愛來做這些事。但是我們如果要帶著更豐富的上帝的愛來做這些事,我們也帶著更多上帝的愛對這個世界是離開的,只有上帝是我們的主。這個世界,我們同時進入,同時出去,每天都如此。

  羅得,天天在那裡憂傷,天天又捨不得離開,這很痛苦。耶和華把他拉出去了,然後17節說,「逃命吧!不可回頭看,也不可在平原站住。要往山上逃跑,免得你被剿滅。」有人問過我:「在那所多瑪住這麼久,回頭看一下也不行!」各位,這個不是回頭看的事。羅得的妻子是心還在那地。神不要我們的心在這個世界,不是說我們很消極。我們一點都不消極。我們吃喝玩樂,逛百貨公司,我們的心仍然可以在神那裡的。這求主幫助我們。我深深覺得我們吃喝玩樂,逛百貨公司(shopping),或者這些什麼娛樂,都可以很愛主的。我也常常講,我們可以在聖餐擘餅當中非常不愛主的,在禱告會當中一點都不愛主的,因為我們心不在神那裡。這要求神幫助我們。

  天使把他們拉出來了,然後就是逃命,這什麼意思?我看到這裡,實在想到聖誕節的時候,我們想盡辦法拉人家到教會來。我不是在給我們自己找藉口,但是信耶穌的那一步,他必須自己來走,我們沒有辦法拉他信耶穌。你還是要走你要信的路,「逃命啊,不可回頭」,你要有那個信,是神給恩典讓你那個信心使你,甚至不是站在原地,要往山上逃跑。

  羅得在這個時候也是,他不想逃到山上去,他不想離開所多瑪、蛾摩拉。天使說:「一定要離開」,羅得希望離得越近越好,說:「這裡有一座小城,我還是到這裡去吧」,他不想到山上去。結果天使說:「好」,「我不傾覆你所說的這城。你要速速地逃到那城。」

  第22節下半句,「因為你還沒有到那裡,我不能做什麼。」各位,我們要謙卑,但是我們的確也說,從這裡來看,當基督徒還沒有平安的時候,上帝不會降大災,神都是保守他的兒女,然後羅得到了瑣珥,耶和華就將硫磺與火降了下來,所多瑪和蛾摩拉通通毀滅了,羅得妻子回頭一看,變成鹽柱了。亞伯拉罕也起來看,他不知道他的禱告,神有垂聽,但他看到所多瑪、蛾摩拉煙氣上騰,如同燒窰一般。

  下面30節,這是很難聽的,「羅得因為怕住在瑣珥」。你看,他想要住在瑣珥,他又怕住在瑣珥;他想要住在所多瑪、蛾摩拉,又捨不得離開,就天天為那裡的罪行憂傷。各位,這不應該是這樣,你可以住在所多瑪、蛾摩拉,但不要天天憂傷,你要天天帶著福音。對,我們有為罪憂傷,為人家不肯信難過,這都有的。但是我們如果心中有主的,主在我們心中作主,你在那個地方都是平安的,也都是不憂傷的,因為你離開那裡,你也進入那裡。

  他想要住在瑣珥,他又怕是不是耶和華又要來毀滅了,所以他就離開了瑣珥,進到山裡。31-32節,「大女兒對小女兒說,我們的父親老了,地上又無人按著世上常規進到我們這裡,來,我們可以叫父親喝酒,與他同寢,這樣我們好從他存留後裔。」這段是很難講的,因為很丟臉、很色情、很下流。聖經裡沒有哪一段比這一段更難啟齒了。但是,我們先想這個大女兒為什麼會說這個話。記得羅得剛剛講的話嗎?就在不到24小時之前講的話,他跟所多瑪、蛾摩拉的人說,我還有兩個女兒,你們要不要?他不看中她女兒的貞操,他女兒又怎麼會看重自己的貞操。對呀,他住在那裡,他的憂傷也是有理由的。天天很憂傷、很難過,但是天天又捨不得這種東西;就人種什麼,收的也是什麼。我們都很遺憾,講最輕鬆,大家都會笑,而不會尷尬的事情,我們都常常做我們很後悔的事,通常就是在飯桌上又多吃了一口。其實別的類似的事情很多,那就不要啟齒了。然後種的是什麼,收的就是什麼。

  不過,我也要提出一點,就是羅得的女兒想要替父親留後這件事情,在創世記,在以前的觀念裡,留後代是很重要的,甚至是一個妻子唯一需要做的事情。他女兒的想法,並不全是錯的。但是,你可以看到,一個人他不知道為什麼原因,要榮華富貴並不是罪惡,但是榮華富貴裡沒有主,到最後是這麼悽涼,住在山洞裡面,絕望了,他也不可能有後裔了,然後他的女兒還會幫他想這個事。

  第33節,「於是那夜他們叫父親喝酒,大女兒就進去和她父親同寢,他幾時躺下,幾時起來,父親都不知道。」這個事情似乎減去(accelerate)羅得的罪刑,就是他不知道這個事情,但是這就跟蓄意謀殺是很嚴重的罪,過失殺人罪沒有那麼嚴重。你醉酒殺死人,壓死人,不像你蓄意殺人那麼嚴重。但是你為什麼讓自己醉酒,那還是一個罪。挪亞跟羅得有好多地方相似,都是末世的人物,都是在災難中得拯救的人物,都是在災難後,脫離了災難以後,做了糊塗事,喝醉了酒。一個喝醉酒,咒詛了自己的小兒子;一個喝醉酒,跟自己的女兒發生性關係,而且不只一天。我也不知道,他會糊塗到這個地步。

  我沒有喝醉酒過。我根本不大喝酒的,我很難想像這種事情。聖經講他不知道就不知道,他酒醒了以後,他會毫無感覺嗎?我覺得羅得到後來變成一個很糊塗的老人。他原來在所多瑪裡面,聖經講他就是天天憂傷,又天天不能離開所多瑪的人。我覺得他還才真是一個雙重人格(dual personality),他被兩種力量牽扯,這個在雅各書1:7,雅各說:「這樣的人,不要想從主那裡得到什麼」,就是搖擺不定。我們要跟隨主,就要堅定。

  然後第二天,大女兒就對小女兒這樣說,我只能說大女兒實在是主導性很強,小女兒都沒有說什麼話。好,又發生這個事了,19:36,「這樣,羅得的兩個女兒都從她父親懷了孕」,然後大女兒、小女兒都生了小孩。我們再一次說,聖經只是敘述這件事、說明這件事,沒有加以評論。我們都會覺得這是非常不道德的事。我不知道他的大女兒有多少的要被責備,羅得有多少要被責備。但是整個這個悲劇,羅得是要負責任的。

  這種經文,這樣的文字,不宜多去想它,但更可怕的是,創世記裡好像38章有講到,猶大跟他的媳婦他瑪也有通姦,那也是在猶大不知情的情形下,但是有講一句話,猶大知道了以後,就再沒有跟她通姦過。這裡沒有講這句話,就羅得跟他女兒,後來怎麼樣,聖經裡完全沒有講,寫下來的就是,一個悲哀、可憐,而且叫人很憎惡、厭煩的老人,他讓他兩個女兒懷孕了。他可能天天都要喝醉酒,他天天都在憂傷又懷念所多瑪。各位,這是義人,這種義人是勉強得救,我希望我們沒這些問題。我希望這是我們的鑑戒,因為我們每個人總都還是罪人,我們都有舉棋不定、對於要專心跟隨主的事上不肯堅定的時候。我們求神幫助我們。

  我們禱告。天父,求主同在,憐憫、恩待我們。憐憫恩待我們能夠不僅是回想羅得的妻子,也回想羅得,更回想你在我們身上莫大的恩典和慈愛。奉耶穌的名禱告。阿們。


 
文字PDF /      講道MP3 / 
發佈者來自/68.194.187.194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