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講道系列

標題 / 131229 主的知道和責備 (啟示錄2:2)        編號 /  1033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Fri Apr 17 07:24:11 2020
文字PDF /      講道MP3 / 

主的知道和責備(啟示錄2:2)



教會的使者就是長老或我們

  啟示錄2:2,「我知道你的行為、勞碌、忍耐,也知道你不能容忍惡人,你也曾試驗那自稱為使徒卻不是使徒的,看出他們是假的來。」 

  看到以弗所教會,我們想到亞基拉、百居拉、保羅、亞波羅、提摩太,甚至傳說使徒約翰晚年的時候也在這個教會牧養。這個教會曾經有最優秀的神的僕人,他們在那裡有最長的時間,最起碼保羅沒有在任何一個地方像他在以弗所待三年半之久,日日與他們在一起,傳上帝的話,為他們禱告,以生活行為見證主。

  以弗所是一個非常大的城市,是羅馬帝國城市中可以和羅馬並駕齊驅,在屬靈的事上也深蒙造就。這個教會是約翰在拔摩海島的時候,聽到主對他說:「你要寫信給以弗所教會的使者說……」(啟2:1)這有點奇怪,要「寫信」跟他們說,其實直接寫你要對他們說就好了,這表示在當時這的確是一封書信,是在教會裡,也可能不只在以弗所教會流傳的。用我們今天的話,我們感謝主,也許神對長老說,你要發一個簡訊或WhatsApp……給弟兄姐妹。我們基督徒也用最新的現代科技,如果能夠廣傳福音,討神喜悅的話,求主使我們都能夠使用。

  這裡說「寫信給以弗所教會的使者」,這七個教會的信都是寫給「使者」。我們也有點奇怪,像保羅寫的書信就是給哥林多教會或者眾教會,或者一般書信也沒有限於哪一個人,可是這裡卻不是給眾教會,而是給教會的使者,是什麼意思呢?

  有人會想到是天使或教會的守望天使,這個聖經的根據不多,我們可以不必這樣去想。我想,使者應該是教會負責的同工,就是長老。寫給長老,並非就不是寫給會眾的。只是在教會裡,長老或牧師或負責同工,的確是要向神負責的。神做事直接臨到每個人和萬事萬物身上;神做事也總是藉著一個媒介,或者天使,或者中保,這都是神奇妙的恩典。

  一方面,神的恩典權柄直接臨到人,叫人跟神能毫無攔阻的交通,每一個受造物都是如此。另外一方面,神又藉著其他的受造物,天使也好、教會也好、中保也好,讓每一個受造物在神的奇妙工作中,不僅發揮得到領受的恩典,也發揮他的恩賜。因此,他說寫給教會的使者,是讓教會的使者知道自己責任、身分的重要,也讓教會的使者要能夠很謙卑的領受這很沉重的使命,「你就是代表神的」;我們實在不敢說這句話,但這是主給我們每個神的兒女的身分。包括我們在傳福音的時候,「人接待你們,就是接待我;接待我,就是接待那差我來的」(太10: 40);相反的,「拒絕你們的,就是拒絕我;拒絕我的,就是拒絕那差我來的」。

  我們實在不敢這樣想,但是聖經裡,我們的主耶穌的確給我們這樣的身分。當然,我們就更加謙卑、更加聖潔,更加承認自己的不配。求聖靈常常在我們心裡工作,使我們披上基督,因信稱義,可以成為無愧的工人。跟我們吃餅喝杯的時候一樣,那是主的身體、主的血,我們是什麼人,竟可以這樣跟主交通!竟可以這樣領受到主的恩惠和慈愛!我們不配,但是既然有這麼大的恩典,我們也很渴慕積極的領受那美好。所以,當以弗所教會的使者或任何一個教會的使者,我們領受神的話的時候,求主讓我們聆聽,「請說,僕人敬聽」(撒上3:9);「請賜下力量,僕人願意遵行明白」;「請賜下權柄,僕人願意執行」;「請賜下赦罪的恩典,僕人一定有不夠周到的地方」……。

  所以「寫給使者」,我再次說,的確教會的領袖是很重要的;但是我們也必須說,每個弟兄姐妹都是使者,我們都有或大或小的責任,要把神的話、神的恩惠、慈愛、神的福音和律法,要對我們周圍的人述說。你說:我只有一個人、我才六歲大、我剛剛才信主、我沒有任何可以照顧的人、我是……。

  就算你是一個人,「你們也不是自己的人,因為你們是重價買來的」(林前6:19-20),你的時間、身體、心靈、恩賜都要向主負責;我們沒有一個人是赤裸裸屬自己的人,我們的身體也是屬主的;我們是一個管家,要把我們的身體、時間管理得好,好叫我們的主人歡喜快樂。

耶穌的身分

  耶穌跟以弗所教會的使者、負責的同工、也可以擴大是每個弟兄姐妹,我們都接受這種說法。他可以用很簡單的話,「耶穌對你說、耶穌告訴你們,要如何如何……」就好了。但這七封信,耶穌都在跟教會的使者講話,但是沒有一個地方的表達一樣。

  寫給以弗所教會的時候,耶穌的身分是「那右手拿著七星,在七個金燈臺中間行走的」(啟2:1);寫給示每拿教會時,耶穌的身分是「首先的、末後的、死過又活的」(啟2:8);寫給別迦摩教會的使者時,耶穌的身分、名字是「那有兩刃利劍的」(啟2:12);寫給推雅推喇教會的使者時,耶穌的身分、名字是「眼目如火焰,腳像光明銅的神之子」(啟2:18);寫給撒狄教會的時候,不是寫耶穌對撒狄教會說,而是「那有神的七靈和七星的說……」(啟3:1);寫給非拉鐵非教會使者的時候,不是耶穌對你們說,而是用「那聖潔、真實拿著大衛鑰匙,開了就沒有人能關,關了就沒有人能開的說……」(啟3:7),耶穌這個名字是我看聖經裡最長的,比俄國的杜斯托也夫斯基、日本的吉田什麼還要長,名片小一點還印不了這個名字!寫給老底嘉的教會,他的身分是「那為阿們的,為誠信真實見證的,在神創造萬物之上為元首的」(啟3:14)。

  每一個教會都是耶穌寫信給他們,但是耶穌用的稱呼、身分都不一樣。這個我們能懂,比方你寫信給任何一個人,你的身分是張三,張三不論寫給李四、王五還是趙六,張三這個人都沒有變,但是他跟人的關係不一樣。我寫給我的兒子,我不會寫康來昌上,我會寫「父」;我寫給我老婆,就不會寫「父」,因為她不是我的女兒,我會寫「夫」或「愛你的」或……。人還是這個人,但是因為寫信的對象跟我們關係不一樣,所以就有不同的表達方式。寫給七個有不同的狀況的教會,所以耶穌用跟這個狀況有關的話來表明他自己。

教會要有行為

  以弗所教會有什麼特點呢?我們等下可以看到以弗所教會是一個很嚴厲、努力、勤快的教會。感謝讚美主,一個嚴格的教會是現在華人教會很缺乏的,我們都太寬鬆了。一個嚴格、努力的教會是現在華人教會的榜樣,因為很多教會並不努力、不上進。

  第2節,這裡說,他「的行為、勞碌、忍耐」,很嚴厲,「不能容忍惡人」,「曾為主的名勞苦,並不乏倦」,這是個很勤快、很好的教會。但是,一個人或團體,他成就很好,而且努力上進、做得很多,這樣會有什現象呢?不知道會不會說到我們當中某些人是8點鐘來聚會的,往往表示你是起得早的人,往往表示等下你有服事,就是你是特別努力,不是可以睡得比較晚的,也是比較勤快的。我不知道是否來第一堂聚會的特別適用於這個教會,就是你比較勤快、努力、付出比較多的。感謝主!我很敬佩你,願神厚厚賜福你。

不過,各位,不管在家裡、教會、公司,一個任勞任怨、勞苦忍耐、不能容忍惡人,為主的名勞苦並不乏倦,為家勞苦並不乏倦,為公司擺上勞苦並不乏倦──在家裡你為整個家付出、擺上最多、賺錢最多、努力最多;在公司你的單位裡你是最辛苦、努力的;在教會你也是最辛苦、努力的──非常感謝主,很好,但是容易有個毛病,就是「以利亞情結」。就是「只剩下我一個人」,「主啊!都是我在做,他們都到哪裡去了……當耶和華問以利亞:「你在這裡做什麼?」(王上19:9)的時候,以利亞說:「我為耶和華……大發熱心」(王上19:10)「我在做這做那。」以利亞的話其實有個意思,就是你問:「我在幹什麼?」我問:「你在幹什麼?」熱心愛主的弟兄姐妹,在熱心愛主中有個很大的危險,就是沒有愛心。因為他做得太多,做得很辛苦,他對主沒有愛,對人也沒有愛。很多很熱心擺上的人,因為長期的艱難會有很重的苦毒。我們求主幫助我們。

耶穌掌管教會

因此,我不知道以弗所有沒有這樣的人,以弗所可能有人有以利亞的情結「你在那裡做什麼?我做得好累喔!」他做得很多。所以,耶穌的身份是「右手拿著七星,在七個燈臺中間行走的」(啟2:1)。「七星就是七個教會的使者,七燈台就是七個教會。」(啟1:20)右手拿著七星,一方面表示耶穌基督掌管著教會;一方面表示耶穌基督保護著教會。那個「拿」既有掌管、控制的意思,也有保護、恩愛的意思。他提醒以弗所教會,我仍然在大權獨攬、掌管教會;事實上,掌管世界。

  我們三位一體的真神、主耶穌,沒有一秒鐘、一件事他不在掌管,更何況是他重價買贖回來的教會。我們求主給讓我們有一顆平安、能夠放心的心,就是「主!世界在你手裡,教會在你手裡。」我們有這樣的心,不是叫我們懶惰,事實上我們越有一顆平安的心,我們做事越積極。

  我們需要知道,神真是在掌管,他掌管萬有,就是你們的頭髮都數過了。所以我們當中在工作、事奉中辛苦、艱難;在家裡、公司、教會擺上特別多的,你要知道是耶穌在掌管,不是我們。耶穌並沒有忘記他的教會,他「緊緊握著」七個教會的使者。

  「在七個燈臺中間行走」(啟2:1),也是一樣。「行走」一般來講,在約伯記第1章看到,「走來走去」常常有個意思,就是「巡邏」。耶穌在七個燈台、七個教會,也就是所有的教會中間行走,表示他在「眷顧」、「查看」。耶和華的「眷顧」、「查看」這個字,就是新約裡教會的「監督」,表示他在看、他在查。他要看教會中有沒有什麼需要,他要補足;有沒有什麼美好,他要稱讚;有什麼錯誤,他要警誡。神在察看的時候,不是只像警察、監察委員或欽差大臣的查看,只是來挑毛病的。有,但不只這些。神在查看的時候,也像是牧羊人查看他的羊群一樣,要眷顧、要醫治、要拯救,又要幫助。不要覺得神不在做事,讓我們,可能每一個,多少都是在教會、家裡、社會、工作上特別擺上得多、勤快的,常常對那些懶散、不做事的感到很憤怒的,然後憤怒到有時候覺得「神啊!你在做什麼?」神說:「我拿著教會,我在教會中間行走,我仍然在掌管。」

耶穌認識我們

然後下面就是他對每個教會都用的字:「我知道」(啟2:2)。「知道」是個很好的字,聖經有時候翻「知道」,有時候翻「認識」,有時候有類似的意思,比我們今天想到的還要多一點,「知道」不僅是悟性上明白、了解、認識;「知道」也有愛的意思,強烈的愛、揀選的意思。

  「我知道你」(啟2:2),「知道」,如果這裡翻「認識」,就是約翰福音「認識你獨一的真神,並且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約17:3)。「我知道你」,「我認識你」,也可了解成「我愛你」。

  「我知道你的行為勞碌、忍耐,也知道你不能容忍惡人」(啟2:2a),這些都是非常好的,耶穌在告訴他「我知道」。有首詩歌《耶穌是否仍然看顧》。是的,他仍然看顧;耶穌是否仍然知道,是的,他仍然知道。他愛你、恩待你,當然他也「知道」你需要更新、改變的地方;也有警告、提醒,等下我們會看到。

教會要能判斷、分辨

啟示錄2:2b,「你也曾試驗那自稱為使徒卻不是使徒的,看出他們是假的來。」箴言14:15,「愚蒙人是話都信,通達人步步謹慎。」華人教會常常有個錯誤的觀點,覺得知識、判斷是不對的,好像吃生命樹的果子才是對的,分別善惡樹的果子是不對的。所有的果子都是神造的,都是好的;當神不要我們吃的時候,吃就是不對;當神要我們吃的時候,吃就是對。有知識、聰明、判斷是好的。我們基督教並不提倡反智,我們需要有知識、有理性。以弗所教會有知識,他們會試驗那自稱是使徒的,他們不是愚蒙人,不會是話都信,他們步步謹慎。

  「親愛的弟兄啊!一切的靈你們不可都信,總要試驗那些靈是出於神不是;因為世上有許多假先知已經出來了。」(約一4:1)我們不能愚昧到人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們要思想、要判斷、要試驗這些靈倒底是不是出於神,因為這世界上很多的假先知已經出來。事實上,在伊甸園就已經有一條蛇了,我們怎麼能不小心、不謹慎!

  我們要能夠判斷,「凡只能吃奶的,都不能熟練仁義的道理,因為他是嬰孩,唯獨長大成人的,才能吃乾糧,他們的心竅習練的通達,就能分辨好歹了。」(來5:13-14)我們怎麼能不分辨好歹、是非、善惡呢?教會裡,這個錯誤的傳統一定要打破,因為聖經很清楚告訴我們,真假要分清楚;真神、假神絕不可以混在一起;真基督和假基督,正確的和錯誤的不可以混在一起。

  事實上,現在世界走的路跟神的做法不一樣。神從創造開始做的就是「分」:第一天是光和暗的「分」;第二天是天上的水和地上的水的「分」;接著是海和陸的「分」以及各從其類的「分」。現在,尤其像同性戀的特點就是不要「分」,男女不要「分」;以後人、獸也不要「分」,什麼都不要「分」了。這個混在一起的想法,嚴格的說是佛教的想法,不是基督教的想法。

  分辨是一件重要的事。當然,合一也是重要的事。但是合一和分辨都要在神的話底下。我們要能夠分辨好歹,作個長大成熟的人。

  以弗所,這個教會能夠分辨、看出哪些使徒是假使徒;這個教會能夠忍耐,為主的名勞苦、並不乏倦,這是很可貴的。我們常常覺得累、疲倦,但是以弗所教會的使者、長老、教會全體(常常以一個人為代表)為主的名勞苦忍耐,不是管傳揚福音、或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他」都做得很好。我想說「他們」,但是耶穌用的是單數「你」,強調教會整體。再一次,個別可以代表、影響整體,整體也可以代表個人。

不要失去對主的愛的渴慕

  啟示錄2:4,「然而有件事我要責備你……」,這個責備──你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似乎把前面所有的稱讚都貶低了些。

  這是一個勤快、努力、上進、熱心的人,也就是他行動很勤快。但很諷刺的,一個有愛心的人,他是有行動的,「我們相愛,不要只是在言語和舌頭上,總要在行為和誠實上」(約一3:18)。就是我說的,我們很多愛的人,常常最沒有愛,因為我們常常愛,問題是不斷地在用,卻沒有繼續地領受神的愛,所以愛到最後就用完了。這就是教會要不斷地傳揚福音的重點。我們不是一天到晚只是給人律法,你們要這樣那樣──要奉獻、要愛人、要多傳福音、要多盡心盡意、要多為主擺上……;這些都很好,但是如果失去了基礎,我們就會嚴重的水土流失,嚴重的缺乏營養,所以我們必須不斷地領受神的愛。

  他們忙著付出,卻忘記、忽略了他們的付出都是神白白的恩典,就越來越覺得好辛苦,別人好舒服。這起初的愛心離棄了,不僅是離棄了愛神、愛人,也是領受神的愛越來越少。

  各位,我們基督徒不可少的,就是耶穌對馬大說的。馬大也是一個很努力的人,跟許多很努力服事的人一樣,最後就是抱怨。並不是說耶穌要我們作馬利亞,天天坐在那裡聽道、不用服事。馬利亞選擇上好的福分,是指馬利亞始終有個領受的態度。各位,我們的燈需要加油。你為主發光是很好的,但沒有油,你的光會油盡燈枯。我們需要不斷地領受神的愛,不要離棄這個愛。

  「把起初的愛離棄了」,一般的解釋都指我們對主、對神沒有愛了!但是我覺得更基本的是我們對主的愛的那種渴慕、需要減少了。以為我們好像已經長大了,很懂了,不需要再有那種東西。不!親愛的弟兄姐妹,我們不能離棄神的愛,我們需要愛,我們需要更強烈的渴慕神 「如鹿切慕溪水」(詩42:1)。我們需要像舊約裡的聖徒、新約裡的使徒,那種對神的呼求:「我需要你!我渴慕你!我盼望你!我仰望你!」因為我需要力量,需要恩典。不一定是我工作需要力量;很多時候,就像男女戀愛,我希望主愛我,請你多愛我,我喜歡你愛我。我們越嘗過主恩的滋味,我們就越渴慕主的愛、主的智慧、主的能力……主一切的豐富。所以,「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啟2:4),我深深覺得是一種對主自大的態度,或者不大需要主的態度。有了這種態度才會不愛神、不愛人。

悔改

  「所以,應當回想你是從哪裡墜落的,並要悔改」(2:5),「從哪裡墜落的」,就是開始覺得自己不錯的時候,就是每一天、每件事覺得比較不需要神,自覺得心應手,我很會做的時候,那就危險了!

  我們希望每天有個平安的良心,但也有個極其饑渴的心──我需要神,需要神的靈,需要神的光、神的教訓、神的扶持、神的恩賜,需要弟兄姐妹為我禱告。我們是一個乞丐,如果神不給我們,我們什麼都沒有;我們是一個富翁,因為神給我們,我們就白白的也給許許多多的人。但是,我們需要不斷地想到,我們需要連於基督,「枝子若不常在葡萄樹上,自己就不能結果子;你們若不常在我裡面……,你們就不能做什麼。」(約15:4-5)

  「你從哪裡墜落的」,就是在你覺得比較少、不那麼多依靠神、不那麼需要神、不需要智慧、你很了不起的時候。我現在越來越被神提醒,一方面也許是我老了,很多事會忘記,另外一方面也許就是神提醒,我發現我做任何事不能沒有準備。以前覺得去講一篇道,需要好好準備;如果在姐妹會領唱,就不太需要準備,因為自覺太熟悉不需要準備。好像今天如果要駕駛一輛勞斯萊斯需要準備,若是騎腳踏車就不需要準備。我不是說騎腳踏車準備的功夫需要像開勞斯萊斯那樣慎重,但是我們不要有一種狂妄──「這個我會了」的態度,我們要能多禱告、有一個敬虔的心。

  平安是很好的,但是不放肆。墜落都是太自以為有把握,沒有倚靠神的態度;這需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啟2:5)。「起初」,就是我們剛認識主的時候,知道自己是罪人、是無能的人的態度。

  啟示錄2:5,「你若不悔改,我就臨到你那裡把你的燈台挪去。」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我們實在不知道。「燈台挪去」,是說不得救,廢掉這個教會嗎?個人這樣做,我們懂;整個教會都這樣嗎?在這裡,集體和個人是連在一起的。一個使者或部分人的表現不好或好可以影響到整個教會全體。

  「我把你的燈台挪去」,我想最容易解釋的,我們不必去猜這個教會是否被主廢掉,或這些人是否不得救,不要這樣去猜。我想「把燈台挪去」就是你的光沒有了!耶穌說的意思,其實就是在你失去愛心的時候,就沒有光了!要說是耶穌挪去的,這是耶穌的主權;要說是我們自己造成的,這是我們的責任。兩個都通、都可以講。

  當耶穌提醒以弗所教會要重拾愛心,回想自己是怎麼墜落的、忘記了自己的可憐和需要主。我們不但不能忘記、還要越來越強烈、主動、積極的,常常跟神禱告,常常跟神、在人面前有個表現,就是我是個罪人,離了神我什麼都不能做。我們看保羅經驗這麼豐富,他還寫信給提摩太說「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提前1:15)他已經是爐火純青、非常老道了;越是屬靈,越是有經驗,他越承認自己是罪人,越承認自己需要神。所以,你要悔改,要承認自己需要倚靠神、渴慕神,不然就會是個油盡燈枯、無源之水、被砍下的枝子,即使曾經結過再多的葡萄也結不了果子,你必須要重新悔改、被接回去。但是,要注意,我們人都會矯枉過正。讓你重拾愛心,並不是叫你縱容愛心、溺愛。

容忍惡人是為了叫他悔改

  以弗所教會的優點是:「你不能容忍惡人」(啟2:2),這是神喜悅的優點。但是又回到剛才提到同性戀的特點,什麼都容忍、包容;好像後現代,以前一切的美德通通廢掉,唯一需要擴大的美德就是包容──什麼都可以,都許可,法律、道德、秩序、好像都越來越淡。

  我們需要包容,但不是什麼都可以接受。我們是要有容忍的心,我們的神更是有容忍的心,「主所應許的尚未成就,有人以為他是耽延,其實不是耽延,乃是寬容你們,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彼後3:9)耶和華容忍罪人寬容了千年、萬年,教會也是。但是我們的容忍並不是無奈、無意義的;我們的容忍並不是同意人,而是正面的,希望人悔改;我們的容忍是讓你活下去,並且希望你能活得更好;我們的容忍不是消極的。所以,當人一直不肯悔改的時候,耶穌稱讚以弗所教會「你不容忍惡人」。所以,我也很希望我們多想到這一點,這個優點不要因為要悔改,知道自己缺少愛心、需要愛心,就矯枉過正。

愛是對惡人有恨惡和懲治

  啟示錄2:6,「有一件可取的事,就是恨惡尼哥拉一黨的人的行為,這也是我所恨惡的。」有人會想到這句話嗎?神「恨惡」尼哥拉一黨的人,我們並不知道尼哥拉一黨的人是什麼?不過,後面我們可以看到大概都是背道的基督徒。神愛世人並不是沒有恨惡的。當罪人、罪惡一直不悔改的時候,神不會縱容;那樣並不是愛他。當人還可能在神的鞭策、管教之下悔改,這是愛他。當神在鞭策、管教惡人的時候,制止他行惡,使義人的生活可以平順一點,這也是愛人。不僅在教會、在社會都是這樣。很多時候我們像浪子一樣,不到山窮水盡不肯悔改,所以我們需要帶著最大的愛心,對惡人有恨惡和懲治。

要能聽主的話

  這是使徒約翰記下來耶穌說的話,是聖經權威一個很好的經文,也是聖靈說的話「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啟2:7)。所以既是對以弗所教會說的,也是對眾教會說的。

  「凡有耳的,就應當聽」,這不也是耶穌說的話嗎?要聽、要及時的聽、我們要聽主的話、蒙主的呼召,當主說話我們就應該說:「請說,僕人敬聽」,像小撒母耳一樣。我們的耳朵常常長繭發沉,神從早到晚呼喊以色列、呼喊教會,喊了一萬句,我們也不聽。願我們有「可聽的耳」。當我們願意聽的時候,不論是詩篇40:6,「你已經開通我的耳朵」,或是希伯來書10:5,「給我預備了身體」,這兩個都是很好的。我們要能聽、能領受、能行,不管是聽看說行都是主的恩典。讓我們能聽、能行,最重要的是讓我們能信,也讓我們靠著主能夠得勝,「得勝的,我必將樂園中生命樹的果子賜給他吃。」(啟2:7)意思,就是勝了會勝上加勝,末後的榮耀會更大。

  這不用想成是主再來的時候,會有什麼賞賜,固然應該也是。更可以了解成,在現實生活中一個悔改、願意聽主的話、在主的能力和信心下得勝的教會,主給他賞賜,讓他恩上加恩,力上加力,讓他能夠有生命樹的果子,能夠有見證主的活力。我希望包括我們教會、這個教會、每個教會,我們也許有缺點、有罪惡,甚至需要悔改,但是我們都是聽主的話能夠悔改、能夠得勝的教會。

  我們禱告。天父,我們謝謝你的恩典和慈愛。求主與眾教會與我們都同在,讓我們能夠聽主的話,能夠繼續知道你知道我們的行為、勞碌、忍耐。求主也知道使我們不能夠容忍惡人。求主讓我們也不是愚昧的,讓我們能夠試驗、看出那些虛假的,能夠防範。求主恩待我們,謝謝主。奉耶穌的名禱告。阿們。


 
文字PDF /      講道MP3 / 
發佈者來自/68.194.187.194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