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講道系列

標題 / 131229 主的知道和警告 (啟示錄2:18)        編號 /  1035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Fri Apr 17 07:22:16 2020
文字PDF /      講道MP3 / 

主的知道和警告(啟示錄2:18)



這一堂講的這個教會,被主稱讚頗多,但很稀奇的,主也有很嚴重的警告。

主用一個警告的形象顯現

2:18,「你要寫信給推雅推喇教會的使者,說:那眼目如火焰、腳像光明銅的神之子說:」每一封信都是耶穌跟教會使者說的話,但因為教會的狀況不一樣,耶穌用不同的話來表達他自己的身分。

這個教會非常的好。這個推雅推喇教會和以弗所教會(就是耶穌所講的第一個教會)很像,但也有很不像的地方。

很像:這兩個教會都非常的勤勞,多做主工。他們在行動上、積極上,主對他們有稱讚,這是他們相像的地方。

但也有一個很不像的地方:以弗所教會非常嚴厲,嚴厲到後來他們好像失去了愛,他們忘記自己也是個蒙恩的罪人,以至於耶穌對他們有一些警告;推雅推喇教會呢?相反地,他們的特點就是很寬大,寬大到是非對錯好像都不分了,以至於神對他有警告。

因此,對於一個太寬大,在眼中不作任何分辨、是非對錯都有點和稀泥的教會,雖然他們很有愛心,但他們的愛心已經失去了公義、正義、正確。所以,當一個眼目昏花的教會被警告,耶穌就用一個形象──「眼目如火,腳像明銅」──顯在他們面前:

「眼目如火」,表示他是明察秋毫,不容許罪惡的;「腳像明銅」,耶穌的腳像光明的銅,銅通常是一個鑒察的標誌,就像我們中國歷史講的,「以銅為鏡,可以整衣冠」。銅是在水銀鏡未發明的時候,用來反射出人穿著得規矩不規矩,有哪些要糾正的地方。耶穌的腳蹤所到之處何等佳美,固然是賜下恩典的腳蹤,但他的腳蹤也是審判的腳蹤。人若要得到這福音、重生得救,就要認罪悔改。

推雅推喇教會的優點,在於他們是極其熱心工作的人,但有一缺點:他們寬大到不大講是非,所以耶穌用這樣一個形象「眼目如火,腳像明銅」來和他們講話。

「我知道……」,這一句話是安慰鼓勵的話,是對每一個教會說的。我們所愛的人知道我們的委屈、辛苦和艱難,這是很令我們安慰的。這一句話對推雅推喇教會來講,也是一個警告的話,「你在幹什麼我都知道」,「你自己不知道的事,我知道」。

主的安慰

主先說,我知道你的美好,「我知道你的行為、愛心、信心、勤勞、忍耐,又知道你末後所行的善事,比起初所行的更多。」這真是一個非常難得的好教會。其實信心的行為最主要就是要有愛心。他是一個有愛心的教會,他的愛也建立在信心上,他的愛也建立在對上帝的依靠上,所以他能繼續地勤勞。

常常有愛心、有行為的人,特點不是勤勞,特點是疲倦。我不知道聽過多少愛主的弟兄姊妹、父母或老師在講好累喔。好像我們已經極盡我們一切的力量做了很多事了,再沒有力氣了。各位,如果你我是這樣的狀況,我們需要常常歸回安息。你一定要在你的勤勞裡面因為信靠上帝有安息。是神在做事,不是我們在做事;是神在賜恩典,不是我們在給人恩典。不過你一旦離開了這賜恩典的根,一旦自己在拼死拼活,很不幸地,尤其如果我們是事奉人的,包括教會裡的,公司裡面的,還有在家庭裡面的,如果我們是做給人看的,那就很累。這是中國人、中國文化裡面很難避免的一個缺點,我做事做給人看;做給人看很多時候就特累。

請各位原諒,包括教會的弟兄姊妹,也許姊妹比較多一點。我碰到一個姊妹,她從來不在家燒飯,但她常常幫忙做教會的愛筵。因為在家燒飯的結果,就是家人都在挑剔,「喔,怎麼這麼鹹!鹽怎麼放那麼多?是最近的鹽比較便宜嗎?」你在家做飯,尤其你的老公不會感謝,只會挑剔、批評。你在教會做飯,每個人都會說:「唉呀,姊妹做飯真是太好吃了。」

各位,請你不要那麼受傷,「我今天做了那麼多辛苦的事,還被這樣說,不做了!」我只是在說,我碰到有些人事奉,他的動機是做給人看;但我們不是做給人看。我若是做給人看,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這是保羅在加拉太書1:10講的,「我現在是要得人的心呢?還是要得神的心呢?我豈是討人的喜歡嗎?若仍舊討人的喜歡,我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

我們在人間(世界),一定是討人的喜歡──顧客一定是對的,學生一定是對的,選民一定是對的。這在世界也許不能避免,可是教會不是。教會只有上帝是對的!不是長老才是對的、會眾才是對的!這裡面都有它的相對性,但只有上帝是絕對對的!我們不是一個討人喜歡的教會。這個很重要。

對不起,我知道台灣很多教會都在學 “seeker-sensitive church” (慕道友導向的教會或 “seeker-friendly churches” 投慕道友所好的教會),「我們這教會是包君滿意的。我們這教會還有會後滿意度調查。」各位,我沒說這些不好。但我再一次說,教會的主不是客人、顧客、會友;教會的主也不是長老、執事和牧師;教會的主是耶穌。我們是討他的喜悅,他也討我們的喜悅,「主你使我心裡快樂,勝過豐收五穀、新酒。」我們求主憐憫,讓我們不斷地從主那裡得到安慰、鼓勵,使我們對人的愛是因為上帝白白地愛我們,而不是我們想要得到其他人給我們的回饋。

他們有行為、愛心、信心、勤勞、忍耐,末後所行的善事,比起初所行的更多,這非常好,但不是我們指望的。我們的動機、動力是來自「基督的愛激勵我們」(林後5:14),不是什麼賞罰,不是胡蘿蔔和棍子。

我們感謝主,任何一個弟兄姊妹,任何一個教會,我們能夠繼續殷勤地服事,都是因為主的愛不斷地在激勵我們。我們對主的愛有更多、更豐富、更好的認識,我們就更樂意服事,就更看到自己的虧欠,我們也就更勇敢、更有愛心,能夠責備人的錯誤,也繼續不斷地進步。
「末後所行的善事,比起初所行的更多。」我自己都非常的慚愧,很多時候我們這些傳道人都會講,以前神學院剛畢業的時候,何等的火熱,後來就變得老油條,變成職業傳道人,就變成神棍型的傳道人;做事也變得很機械式、很刻板;也許是熟能生巧了,但是沒有愛,能生多少巧?

我們求主幫助,求主讓我們對上帝的愛,一方面是剛才責備以弗所教會,你失去了「起初的愛」,是初戀的、單純的、沒有任何瑕疵的、狂熱的那種愛;另外一方面,我們也不是初戀那種幼稚的愛,我們對主的愛如果是豐富的,我們對人的愛也是這樣越來越豐富的。

我在信友堂服事十七年了,我希望我能很誠實的說:我是越來越愛他了。我覺得是這樣。我跟我太太結婚三十幾年了,我希望我能跟她說我越來越愛她。我覺得也是這樣。各位,這說起來算是相當榮幸的一件事。

多半老夫老妻,不是冷了、淡了、冰了,就是變成仇人了;不是仇人,就是沒有交往、交集了,你是你,我是我了。各位,希望我們跟上帝、跟任何人不是這樣的關係──失去愛。

我們的肉體是會朽壞的。熱力學第二定律就是可用的能量在一個封閉系統是越來越少的;這可能是真實的。但是我們連於上帝,我們就越來越豐富,我們「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林後4:16)。

求主幫助每個教會、每個團體、每個個人,我們末後所行的善事、所有的恩典、慈愛比起初更多。將來在天上一定是這樣。現在,不是說我們能做更多事,不是說我們精神會越來越好。我們老化是一定的,但是主在我們裡面的生命,對主的認識能夠越來越豐富。這個教會就是如此。但是主對他們也有一個很嚴重的警告、很嚴重的責備。

主的責備:容許歪理、不敬虔的事

20節,「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就是你容讓那自稱是先知的婦人耶洗別教導我的僕人,引誘他們行姦淫,吃祭偶像之物。」「容讓」,記得我剛說的嗎?這個教會特點就是「很寬大」,就是這個字的意思。我非常喜歡自由,我非常覺得上帝給我們自由,讓我們有很多的寬大。但是你的寬大、自由,一定是在主的恩典、主的權柄之下,一定是合乎上帝律法的。

這個教會他「容讓那自稱先知的婦人耶洗別教導我的僕人」,這不要在教會裡多講,但是我的確覺得今天在神學院裡面,包括福音派的神學院就有這樣的毛病因為學術界,不管後現代或者現代的學術界,都有這樣的趨勢──就是要寬大。什麼樣怪裡怪氣的理論都能接受,這才稀奇。尤其對不起,我覺得文學院特別是這樣,文學院和社會學科最普遍。那流風所及,很多教會也喜歡標新立異,提出最新的,「我們是最新的」。 

各位,基督徒不保守,基督徒不是守舊,基督徒「持守那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但我們並不是沒有更新變化的,我們並不是沒有新的電視,我們並不是沒有新的會堂,我們並不是沒有新的手機,甚至對於基要真理的豐富,包括三位一體的了解,教會歷史上都越來越豐富的,但是我們對上帝的信靠,我們對這位神的愛絕對沒有改變。

當有人耳朵發癢提出一個新道理的時候,我們要小心!這個教會竟然「容許自稱是先知的婦人耶洗別教導我們的僕人」。各位,我不知道你能想像嗎?在香港有一個早期的基督教學術機構叫「道風山」,道風山裡面的打扮都是佛堂,裡面是有蓮花座,他們表達他很開放。這十幾年來,包括華人福音派的寫的論文,我看到一篇《論密宗的靈修跟基督教靈修或者衛斯理的靈修觀的異同》,然後結論是可以互相學習。各位,我再次說,基督教不是死板。你知道但以理在巴比倫,學會了巴比倫人的學問;還有約瑟和摩西在埃及,也都學會了埃及人的學問。你今天可以學很多的學問,不只是世界上的工程、理工這些東西,包括文的。

我在政大查經,有一個中文系的老師,他在中文系教的就是佛學。你不是不可以學。但以理學會的,如果你看但以理書,很多是巴比倫的占星術。但以理被尼布甲尼撒、伯提沙撒或者母后說是術士的領袖。但以理能夠解夢,能夠知道未來的事,完全是上帝的恩典;但他在巴比倫學會的知識,那我們沒有辦法,但的確但以理有接觸這些。

各位親愛的基督徒,我們不是離開世界,我們不但不離開世界,我們進入世界。所以,如果有人認為台北市是所多瑪、蛾摩拉,要離開的話,你們搞錯了!約翰福音17:15、18,耶穌說:「我不求你叫他們離開世界,只求你保守他們脫離那惡者。……你怎樣差我進入世界,我也怎樣差他們到世上。」基督徒不離開這個世界,不管這個世界怎麼罪惡,我們知道這個世界是上帝在掌管,我們不能離開。

另外更重要的,約翰福音17:17,耶穌說:「求你用真理的道使他們成聖;你的道就是真理。」我們不但不離開世界,我們帶著使命、帶著信息進入這個世界。我們在世而不屬世;我們入世而不厭世;我們入世而不愛世界,我們叫這個世界歸向創造這個世界的主。

但是我們要有力量,我們需要認識上帝,我們需要認識十字架的道理。我覺得我們需要有一切的否,再有一切的肯定。我們要對這世上說絕對的NO,「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加6:14);「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加2:20)。我們需要單單靠主而活、為主而活,要有主是我的一切這種心。當我們有這樣的心的時候,這個世界和其上所有的,我們就能恰當的使用,恰當的享受,恰當的見證。可是當主不在我們心中作主的時候,我們以自由為寬大,我們就歧視自由了,一旦進入罪惡、進入魔鬼的手下,你就不自由了,你就被罪惡挾制了。

「耶洗別教導我的僕人,引誘他們行姦淫、吃祭偶像之物」,這裡的意思應該就是指著「信仰的多元化」。我也很遺憾,包括葛理翰晚年,實在是很糊塗。他這幾年常常講,一個誠心的佛教徒可能也是得救的。有人說葛理翰夫人死得太早了,要不然葛理翰不會說出這種糊塗話。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這樣!但是,如果一個人的信仰需要他的夫人來堅固,這也不太好。

我知道我們當中可能有人覺得,那些沒聽過福音的人或者那些很好的佛教徒下地獄很不公平。我也覺得他們很好,我沒說他們不好。聖經也沒有說,這世界上沒有那些道德行為上相對好的人。有,有很多,而且我們要跟他學習的。

我們都知道,包括在約拿書裡面,在約拿搭的船上,那些滿嘴髒話的水手,比約拿要敬虔得多;包括尼尼微城的人,上帝再過四十天要滅掉的,比約拿要敬虔得多。我們沒有說我們是好人。我們沒有說不信主的人當中沒有好人。我們沒有說基督徒道德比他們都好。我們承認大家都是罪人。我們只是說,這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可以靠自己的行為在上帝面前稱義。我們只是說,我們每個人都要在上帝面前認罪悔改,我們希望作大家的好鄰舍。你們隔壁不是善導寺,可是林森南路禮拜堂隔壁就是善導寺。我們也跟他們作好朋友。我們也希望能夠敦親睦鄰。我們並不是要跟別人作壞朋友。即使是該撒,耶穌也說,「該撒的物當歸給該撒」(太22:21),我們也納稅。

我再說一次,我們對這世界,我們入世,我們不屬世。我們基督徒在這個世界上生活,應該有最大的貢獻,但是我們並不愛世界,我們愛創造世界、管理世界的主。我們愛世人最好的方法,就是我們盡一切可能地見證耶穌給他們;那就是我們基督徒非狹窄不可的地方了。
我們可以學習非基督徒的電腦、數學或者其他的一切,甚至佛學,但我們只能單單的敬拜、相信耶和華。當我們沒有這樣的時候,我們就是犯淫亂了。舊約新約都是這樣講的。

各位,我不知道舉這個例子你能不能懂,當然這例子其實還不夠恰當。假如,妳的丈夫在結婚時跟妳有個君子協定:「一年365天,我364天保證都很愛你,對你好得不得了。」364 / 365,這比例很高,超過99% 。「我有99% 以上的時間是專心的愛妳,但一年我只要有一次放鬆,我可以跟別的女人睡一覺。」各位,妳會說「真好」,你會覺得「這真的太棒了,我的老公對我這麼好,99%的忠心度」?各位,不會吧!姊妹,妳會要他百分之百對妳忠心!甚至我們要這樣說,如果你在其他364天對我那麼好,我指望沒有一天你對我不好。

相反的,丈夫對妻子的要求也是這樣;用在我們對上帝也是一樣。我們對上帝不是全忠的話,那是淫亂!

這裡我再一次說,不是我們不讀書,不是我們不在世界,不是我們不跟人來往;但是我們心裡,單單的除他以外,我們沒有別的神。我們不敬拜別的神,不相信別的神。我們單單以獨一真神為我們的一切。除他以外,我們再沒有別的神。

主的警告

21-22節,「我曾給他悔改的機會,他卻不肯悔改他的淫行。看哪,我要叫他病臥在床。那些與他行淫的人,若不悔改所行的,我也要叫他們同受大患難。」這個我們不能不提醒大家一下!在生活中碰到打擊的時候,有的時候不是我們犯罪,是上帝給我們的磨練;但有的時候,打擊的確是因為我們犯罪。

我在每次吃聖餐的時候,都有這樣的心,「主啊,求你治我的病。」你說:「康牧師,你怎麼這麼迷信!」我沒有迷信!這是保羅講的,「無論何人,不按理吃主的餅,喝主的杯,就是干犯主的身、主的血了。人應當自己省察,然後吃這餅、喝這杯。因為人吃喝,若不分辨是主的身體,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因此,在你們中間有好些軟弱的與患病的,死的也不少。」(林前11:27-30)

我們並不輕看物質上的東西,當基督教講屬靈的時候,不是柏拉圖式的屬靈,沒有物質的。物質也是上帝創造的,非常好的。我們在世界上,生活的豐富也不是壞事。當我們生病的時候,也不是不求醫治。各位對痛苦、對疾病需要有正確的認識。其中一個,痛苦疾病是不好的事情,在上帝創造的世界裡是沒有的,在將來新天新地裡也是沒有的;但在罪惡的世界,痛苦和疾病卻如同健康和富裕和快樂一樣,可以是好的,也可以是壞的。

是好的,如果用這些東西來更加親近上帝,因著這些事情我們更加謙卑、柔和、剛強壯膽,那這些都是好事。「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包括痛苦和疾病。

但是一切也可以是壞的。痛苦疾病可以叫我們對上帝咒詛、抱怨;富裕和健康可以叫我們在上帝面前自高自大。那麼我們希望神恩待我們,讓我們不管是在痛苦疾病或者是健康快樂中,我們都能夠討主的喜悅,對他有更大的信心。如果主挪去,我們也應該求主挪去,藉著苦難和艱難試煉我們、鍛鍊我們的心志。

基督徒並不是被虐待狂,我們並不會自己拿鞭子打自己,像一些靈修傳統一樣。我們不會這樣。我們學習禁食禱告,也不是要練我們的功力。禁食禱告是學習對人有更大的愛心,對上帝有更大的依靠,並不是苦待自己。我們有時候也讓自己的身體比較辛苦,那也不是虐待,是鍛鍊。總之,基督徒不是被虐待狂,我們希望沒有疾病,但是我們生活中碰到一切的打擊、痛苦,神若沒有挪掉,而且我們認罪悔改、發現不是我們錯的時候,我們就歡喜快樂的接受或者讓這些事在我們身上產生更美好的效果。因為彼得前書3:17,還有一些新約書信,還有舊約都告訴我們,神的旨意若是要叫我們因行善受苦,為義受苦,我們為此也感恩。

如果我們因為做錯了而受苦,也有好處,就是神在提醒我們,要我們悔改;「若不悔改所行的,我也要叫他們同受大患難。」

神會管教,神會刑罰。每次看到一些災難的時候,一方面我們希望能夠愛人,我們自己能夠先悔改。每次遇到災難,我自己從聖經看到的反省,這從路加福音學會的,路加福音13章,「從前西羅亞樓倒塌了,壓死十八個人」;耶穌說:那些人不比眾人更有罪,彼拉多殺了一些人,耶穌說那些人不比眾人更有罪。不是因為他們更有罪才受到這些很可怕的事情。而是,如果你們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

我們並不知道那些不比我們更壞的人,為什麼會遭遇這些悲慘的事?但是我們知道神愛我們,要他們受到那些傷害,為的是叫我們悔改,「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路13:3、5)所以,不要讓西羅亞樓白白倒塌了。所以,不要讓日本的海嘯白白淹死那麼多人。那些都是用在我們身上的,「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讓我們看到任何災難的時候,我們同情;也希望幫助那些受難者;然後我們要想到,我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求主幫助我們能夠悔改。

當我們在生活中有一切豐富的時候,讓我們能夠先感謝主;然後可以跟人分享這些;然後我們想到,如果這些事是這麼快樂,這一頓飯是這麼快樂,這婚姻是這麼快樂,我們為什麼不能讓別人得到永遠的福呢?永遠享受主的身體、主的肉可以吃;永遠享受跟主立約的永遠的美善,永遠的有永生,永遠的有平安和安息。人如果不悔改,那麼災難就會越來越多。

各位,神想到的都還是教會,23節,「我又要殺死他的黨類(原文是兒女),叫眾教會知道,我是那察看人肺腑心腸的,並要照你們的行為報應你們各人。」

各位,這是我們所愛的主所講的話,並不是天使講的話,並不是以利亞或施洗約翰講的話。這是愛我們的主所講的話。提醒那很有愛心的教會,不要寬大到繼續容忍罪惡。

24節,「至於你們推雅推喇其餘的人,就是一切不從那教訓、不曉得他們素常所說撒但深奧之理的人,我告訴你們,我不將別的擔子放在你們身上。」如果有人在邪惡的世界,他不被這些迷惑、不曉得這些、不聽從這些,神就不把其它的擔子放在他們身上。我們也求主幫助我們。

前陣子,台灣主流教會有舉辦個「國際反邪辯證座談會」,我沒有很積極去參與那些反東方閃電的活動,我的理由是:我們實在不要花太多力氣去了解異端是什麼。異端多得不得了,你需要多花點時間去了解正統是什麼!各位弟兄們,你不需要在你的書房裡放一萬張妓女的照片,然後說這是妓女,千萬要認清楚,不要上她的當。你放一張你太太的照片就夠了。你不必了解那麼多邪惡的事。正確美好的事已經太多了!

我有時候聽到有人傳福音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所以我要了解這些這些。」如果神真的給你這些負擔,我不反對。但是我知道的,包括在神學院裡有人說:「台灣真的太需要了解佛教徒了,因為佛教徒那麼多,我們需要了解佛教的教義。」我知道有人就鑽研這些,鑽研到後來的演變是:他簡直變成一個佛教徒了,福音沒有傳給別人,自己倒失落了。

各位小心一點,我還是建議大家,我們多了解正確的──也就是上帝的事,而且這是很喜樂的。我知道,你覺得研究上帝的事不大喜樂,研究這旁門左道比較快樂。有人說:「叫人快樂的事,第一個是違法的,第二個是有罪的」(Does something make you happier? Something illegal.)。

我們能喜悅良善的事,我們能喜悅我們的配偶,我們能享受我們的婚姻,這是多麼普遍的現象。尤其是現在的文化,好像外遇、婚外情都有很大的喜樂。要跟自己的老公老婆在一起就無聊。你何時看到電視劇講幸福家庭的?大概都是婚外情、通姦這些比較好玩的事。不要曉得這些!除非神給你特別的負擔,不必去曉得這些。

但是要把你現在有的持守,第25節,「但你們已經有的,總要持守,直等到我來。那得勝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賜給他權柄制伏列國;」這裡我也簡單的說一下。我還是不覺得我們要把這些話,包括聖經裡,啟示錄裡這些話,說成只在將來的某個時刻。其實在正統的教導裡面,這些是應用在我們教會的歷史上。如果將來在新天新地裡面,我們還要用權柄制伏列國,那就不通。

「用鐵杖轄管他們,(原文是牧養他們),將他們如同窰戶的瓦器打得粉碎」,將來在新天新地裡應該沒有這些了。這些狀況我覺得是我們現在在主耶穌再來之前,耶穌復活、升天、賜下聖靈,神的兒女在這世界上會做的事。

是,我們有時候看起來勝,有時候看起來敗,但是一個忠心愛主的教會,神給他的權柄是在世上列國中能夠得勝的。這得勝不是用武力的得勝。耶穌對彼拉多講:「我的國不屬這世界;我的國若屬世界,我的臣僕必要爭戰。」(約18:36)所以十字軍是錯的,我們不會拿武器來爭戰。我們是會爭戰的,但「我們爭戰的兵器本不是屬血氣的」(林後10:4),是屬靈的。

將來在新天新地裡應該沒有爭戰;在現在的世界裡面,我們求神給教會權柄,有對上帝的忠心和順服,有對他話語的接受,以至於我們能像基督從父領受的權柄一樣,用鐵杖轄管萬國,而且我們有盼望。

主賜盼望

「我又要把晨星賜給他。」耶穌是明亮的晨星,晨星的意思就是「黑暗就要過去了」,晨星的意思就是「我們活著有盼望」。這盼望已經顯出來了。

我們低頭禱告。天父,我們謝謝你的恩典,求主把你的晨星賜給我們,讓我們在黑暗中間,看到越來越多的曙光。但是我們承認還是有黑暗,我們求主恩待我們,讓我們能夠持守,一直到你再來。讓你來的時候,我們是歡喜的,你也是歡喜的。奉耶穌的名禱告。阿們。


 
文字PDF /      講道MP3 / 
發佈者來自/68.194.187.194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