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講道系列

標題 / 140101 基督與教會 (以弗所書4:5-6)        編號 /  1038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Fri Apr 17 08:19:15 2020
文字PDF /      講道MP3 / 

基督與教會(以弗所書4:5-6)



以弗所書4:5-6 ,「一主,一信,一洗,一神」

新約、舊約都只信獨一的真神

  這一堂講基督和教會。我要先說一下以弗所書4:4-6,「身體只有一個,聖靈只有一個,正如你們蒙召同有一個指望。一主,一信,一洗,一神」。我們基督教的信仰就是信一個神,一個單純的信仰──因信稱義,憑著信心成為上帝的兒女!

  所以,如果你過去有一種想法──新約、舊約是截然不同的;這個是錯誤的想法,這個想法是需要被修正的。不要把新約、舊約切開。新約、舊約,所敬拜的神是同樣一個神,也都是憑著信心!

  當保羅講我們是因信稱義的時候,他引的經文是從舊約創世記裡面(亞伯拉罕、雅各)和哈巴谷書2:4提到因信稱義。當希伯來書講到信心偉人的時候,他講的所有信心偉人都是舊約的人物。

  所以,如果基督徒有一個觀念──舊約的神跟新約的神不一樣,起碼舊約的神是很凶的;如果你看了其他一些比較自由派的神學家講的,他們甚至說:舊約的神是一個比較殘忍的、部落式的神。這些都完全不合聖經!

  舊約聖經裡非常清楚講:只有獨一的真神!這位獨一真神創造宇宙萬有。這位獨一真神不是只揀選以色列。這位獨一真神也掌管其他一切在他聖約之外的人。所以,不要以為舊約的神跟新約的神不一樣。同樣一位神,甚至同樣都是三位一體,同樣都是全能全知的。

  我們今天不是在講「神論」,我們在講「教會」,所以我們不多分析神。但是,既然只有一個教會,我們也就提到只有一位神!舊約的神,新約的神是一樣的神!神永不改變,因此為得到這位神的喜悅、祝福,能夠事奉,要跟他有永遠約的關係,也必須借著同樣一樣的救恩!

  舊約的時候得到拯救,跟新約一樣,都是憑著信心,不是憑著行為。有人以為,舊約的時候是憑著守律法,新約的時候是聽福音;這是錯誤的!在加拉太書和希伯來書都有提到,福音傳給亞伯拉罕、傳給一切被上帝揀選、在上帝約裡面的人。

  舊約,我們不敢說亞當怎麼怎麼樣。但是從亞伯開始,到後來挪亞這些屬靈的偉人統統都是因著信蒙拯救的。因著上帝的揀選,因著聖靈的工作,讓他們對神有信心,信靠上帝,就得到了拯救!

  舊約和新約都是因著信神,聽到神的話,相信了,就得到拯救的!舊約、新約都是一樣憑著恩典、憑著信心得到拯救的!舊約、新約都敬拜同樣一位神!舊約、新約神的兒女都是神家的人!這都一樣,好,連舊約、新約同有一個基督也是一樣的。

  我們承認有很大的不一樣;舊約的時候基督還沒有道成肉身,但是舊約的時候,當人聽神的話就等於聽基督的話,因為基督就是神的話!所以我們不要以為舊約的時候沒有基督,舊約有神的話就有基督,只是到新約的時候這個話很清楚的成為肉身,成為拯救我們的主!

教會是呈現上帝恩典的地方

  我們現在從以弗所書2:11來思想這件事情。弗2:11,「所以你們應當記念:你們從前按肉體是外邦人,是稱為沒受割禮的;這名原是那些憑人手在肉身上稱為受割禮之人所起的。」這句話有點長。保羅的意思是說:基督徒,尤其是我們這些外邦基督徒。現在基督徒大概都是外邦人,以色列人信耶穌的非常少;在初代教會的時候,所有的基督徒都是猶太人。保羅要提醒一件事情,這個不僅在教會歷史上是重要的,對我們今天也是重要的,「我在這個地方,我非常希望這個地方特別能夠顯出教會的美好。」

  每個地方教會都是神的家。每個教會都是美好的。但是,這個地方有一點特別合聖經,在教會中來呈現上帝恩典。恩典的地方就是你們教會。

  你們國際教會,這邊有日本人,有中國人,有臺灣來的,有福建來的,有馬來西亞來的,有印尼來的,有本地的日本人……,有不同的人來到這個地方。事實上,全球化的結果是各種的人都會來。不僅是人種、語言不一樣,我們還有一個很大不一樣的地方,包括教育的程度有很多的不一樣。但是我想都會有一個問題,這也是全世界的問題,這問題會越來越嚴重。這問題已經造成許多的流血事件,而且繼續會有的。就是這個世界因為你的種族、血統、膚色、教育程度、政治觀點、階級的不一樣,而成為敵人。

  我不要在這裡引起政治上的糾紛。但是我實在是很關心,在日本的日本跟中國的關係。我實在不知道,但照我的愚魯的想法,戰爭是非常可能的,那又會有多少的仇恨。這個不是我的重點,但這是一定會有的。

  「國要攻打國,民要攻打民」,人和人之間的仇恨,恨惡,是從人墮落以後,亞當夏娃以後,墮落以後就有的特點。不要把罪惡想成是,殺人,放火,姦淫,擄掠這是罪,罪最基本的定義就是自我中心,以自己為中心,不以神為中心,以自己為主,不以神為主。

  當你不以神為主,沒有把神當神,沒有把神當作宇宙萬物獨一的、創造、管理、拯救、審判者,沒有把神當作主的話,你就會把自己當主,會把自己的事業、家庭、國、公司、信仰當主。那個信仰是意識形態,會把自己的主義當主。

  所以我們必須說,人和人之間的戰爭,民族之間的矛盾,還有階級之間的衝突,都來自罪!所有也只有在信靠耶穌之後,我們能夠勝過這些罪惡,包括種族主義,民族主義,家族主義,以自我為中心的那種想法,甚至男性中心主義,女性中心主義,婆媳中間的問題,親子中間的問題……。

  當教會軟弱遠離神的時候,教派中間產生的問題也是一樣。「我」的教派,「我」的教會,就是唯「我」獨尊的,那都是罪惡!

  各位,當神藉著耶穌基督來挽回我們跟他中間關係的時候,你可以從各種不同的角度來講。我們好像迷路的羊被神找回羊圈。我們好像在外面的浪子被父神帶回到自己的家裡面。我們好像野橄欖被接在新的、好的橄欖樹上;這裡講我們跟受過割禮的猶太人。他們是受過割禮,我們是沒有受過割禮的。

割禮是與神立約的記號

  可能你聽不懂我剛才講什麼。什麼叫受割禮、沒有受割禮?如果你是慕道朋友,你不知道,我就直接講。沒有關係,這是聖經的話,雖然不太雅。割禮是很多民族都有的一個習慣,以色列人也有。當然以色列人這個習慣是因為上帝跟他們立約的記號,所以就特別神聖。這記號就是,每一個小男生生下來第八天要切割他的陽皮(circumcision)。

  這個儀式,不是由醫生,而是由拉比,也就是牧師,在他的生殖器上割上一刀。各位,你自己再想想看,這跟我們的洗禮也有關係。這是很痛的。這是人身上最敏感的一個部分。有人說第八天割是有什麼好處,傷口比較怎麼樣怎麼樣……。這些我都不知道。我不懂醫學,我也常常覺得講這些話的人也不是很懂醫學。但我們就常識來講,這是很痛的,這是流血的。而且在生殖器上割這一刀,用我們中國人的話講,這是命根子,這流血跟死亡有關係。

  不過,我們現在都不去談這個事情了。就是猶太人有個規矩,這是上帝跟亞伯拉罕所立約、所規定的。在創世紀17章裡面,神規定亞伯拉罕和他全家的男丁不管是誰,只要是男人,都要受割禮。然後以後以色列人的小男生生下來第八天就要受割禮,這是他們身上的一個記號。

  受了割禮以後,就表示以色列人跟上帝有一個不可消除的一個關係。那個割禮可以說就是一個記號。那個記號就是上帝在看這個世界上的男人的時候,誰是屬上帝的?各位姐妹對不起,女人沒有這些割禮。聖經都是用男生作代表,所以不提女人。

  這有一點像在澳洲或者在美國,或者在那個大草原裡面牧養牛群、羊群的人。這裡有一萬隻牛林家的,這邊有一萬隻牛是康家的。那麼康家的牛和林家的牛怎麼分呢?看起來都是牛,你也不能問牠你姓林什麼,你姓康什麼。那麼通常就是在那個牛或羊或馬小的時候,把燒紅的烙鐵燙在牠們大腿的部分,林家的就有一個L,康家的就有一個K。以後你看到了L,這是林家的。好像我們身上有個割禮的印記,就是我們是屬上帝的。但是其實有很多民族有這個習慣,裡面可能也有沒什麼宗教意思的。

  現在很多人說,以色列人從小孩子就開始行割禮,這是一個衛生,這讓清潔比較容易進行。我不知道神給以色列人立這個規矩的時候,有沒有因為這一層。不過起碼他要求以色列人做這件事的時候,只是一個立約的記號。

  那麼以色列人後來就以這個記號為榮。你看大衛在跟非利士人征戰的時候,他就會很憤怒的說,「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就是你們是一個野蠻人,你們是一個外邦人。這種輕看其他民族種族的習慣,每一個國家民族都有,包括中國、日本、韓國。

  咱們在這裡絕不是要挑起種族的仇恨。剛好相反,所有種族之間、民族之間、階級之間的仇恨,都只有在耶穌基督的愛裡面能夠得以解決。

  國際聯盟、聯合國紅十字會,或者世界上任何要促進和平的組織,一定都沒有辦法,因為你不以神為中心是不能解決問題的。甚至我們必須說,夫妻之間的衝突,或者是親子之間,或者兩代之間,或者是婆媳之間……,都是這樣。

  人和人之間,在犯罪了以後,就有無窮的以自我為中心,不以神為中心。你說,當我們不以自我為中心的時候,也不以神為中心,我們還是會以其他的為中心。這也請各位原諒了,我今天沒有時間去討論這些事情,但是我會講很多你們覺得跟我們傳統受的教育不一樣的。

  當我們不以自己為中心,我們也不以神為中心的時候,我們可能會以我們的國、我們的家為中心。以國為中心我等一下講。以家為中心的產生的矛盾衝突是什麼呢?我們想我們每個人都知道,就是兩個很相愛的男女結婚了,吵架衝突的一個原因常常就是,你家我家,婆媳,姑嫂……。這是很悲慘的事。我們每個人都有這種痛苦經驗,聖經上面也有。

  就算不以自我為中心,神不是我們主的時候,包括神在教會裡不作主的時候,我們還是有許多非常慘烈的、下流的、叫人心痛的,包括我自己所做的這些可怕的事情!我們求神幫助我們,信耶穌是基督,拯救我們。

  基督作我們的主,基督在凡事上做我們的主,這包括基督在教會裡做我們的主。當人有一切敬拜上帝的形式,而基督沒有在我們心中作主的時候,那敬拜會是虛假的形式。

  那麼當人不以自我為中心,但是也沒有以上帝為中心的時候,而是以國家為我的中心的時候,會怎麼樣?我們從小,我想每一個國家,特別是我們中國的課本都是告訴你,我們多麼的偉大。我不知道日本怎麼形容他們這個民族,我相信也一定是我們是多麼的偉大。在臺灣,我不知道從臺灣來的還記不記得,我們唱的那個國旗歌裡面,「我們是東亞稱王的,我們是東亞的雄霸主」。每一個國家民族,他自我中心的那個強烈度,都是世界禍患的來源!每一個都是!我不要說哪一個不是。

  惟有基督徒,如果我們不斷地被上帝來感動的話,我們所活出來的,包括教會裡的生活,就是我們把人和人之間那個隔斷的牆拆掉,我們變成朋友。這一點,我不是崇洋媚外,我也不是稱讚美國。其實任何一個國家,如果是受了基督教的影響和洗禮,這種自我中心就會越來越淡,然後就會越來越多接受不同的人。美國之所以是個大熔爐,起碼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他是基督教的國家。當他們越來越遠離神的時候,我想那個種族歧視的問題就會越來越嚴重。不過我們先不講這個。

外與遠:在神的約外的就是外人,沒有指望

  保羅講,我們這些外邦人原來是未受割禮的,跟神好像沒有立約的,以弗所書2:12 ,「那時,你們與基督無關,在以色列國民以外,在所應許的諸約上是局外人,並且活在世上沒有指望,沒有神。」

  我們華人教會,我們會很強調很多關於救恩的事、基督的事,這很好。本來基督就是核心。本來救恩最重要的事就是我們認識基督。但是,我們會講基督的救恩,我們會講基督,可是我們不太提教會。

  我也聽到一些中國大陸家庭教會的朋友,他們也是常常覺得,我們家庭教會是最尊貴的,最好、最真實的、被逼迫的……。然後,他們不管到哪個地方,常常會覺得美國的教會很墮落,日本的教會很死板,都沒有好好讀經,沒有好好禱告。

  我也看過有人講這樣的話,你到一個地方去找教會,沒有恰當的教會,就自己在家裡開教會。各位使不得,我勸你,沒有人能夠開教會,只有基督開了一個教會。比如說我們到阿拉伯國家、到回教國家,實在沒有教會,我們沒有地方去,我們就一個人或者在電視機前面或者聽答錄機敬拜讚美主,這是可以的。但是你心裡千萬不要有那種唯我獨尊的想法!

  只要環境可能,你就要跟基督的教會、基督的身體連在一起。保羅說,本來我們跟基督無關。這裡,不知道弟兄姐妹你還能不能想這件事情。你來日本可能跟你到很多地方有點像。我不知道一個外國人到中國會不會有類似的感覺,那感覺是什麼呢?就是你是外人。從一下飛機就有這種感覺:本國人走這條線,外國人走這條線。

  我看到很多的情形,是外國人那條線排的龍特別長,本國人很容易過去。然後譬如說你到美國,美國人走這條線,如果是我們黃皮膚的,他用美國護照就比較得意的走那條道。各位,請你不要被我冒犯,我只是說這個感覺就是「外」。

  我不知道有沒有一個字是「外…」、「外人」、「外戚」。外不是一個好字。那麼,這就引起很多頭痛的問題,包括女人的地位,各位在我們所有中國文化裡面,女人都是「外人」、「外戚」、「女禍」。媽媽的媽媽,不叫「婆婆」,叫「外婆」;她的女兒的兒子叫「外孫」,不是「孫子」。各位,不要以為這些是小事,在人離開上帝的時候、不以神為中心的時候,種種罪惡都會產生!

  我們在中學,上課上到武則天、漢朝的呂后篡位的時候,我們班上女生幾乎都不能相信這個事,把自己的兒子殺掉,然後要讓自己哥哥或者兄弟的兒女成為繼承人。

  各位姐妹,我想你一下腦筋轉不過來,「哪有這種媽媽!」可是當你以姓氏、以家族為中心的時候,就是這樣。聖經裡也有亞哈的女兒亞他利雅,見自己的兒子亞哈謝死了,就起來剿滅王室,把亞哈謝跟大家所生的小孩統統消滅掉,然後要立她娘家這邊的人。

  一講到娘家、婆家,我們就懂了,就是人自我中心所產生很悲慘的情形。這包括兩面:一面,對非我族類,你想到的就是其心必異,只有我這邊的人才是自己人。

  那麼是明武宗、正德皇帝,他看上了李鳳姐,說妳以後就到北京來找我。「北京那麼大,我一個鄉下女孩子,我怎麼找你?」「你到北京,你去那個大圈圈,進了大圈圈,到裡面找一個小圈圈,小圈圈再到裡面找一個黃圈圈……,就找到我了。」

  大圈圈我不知道,應該是叫紫禁城吧。小圈圈應該就是皇家,就是中南海了。小圈圈裡面黃圈圈,那是毛主席的地方了。當然小女子聽不懂這些大圈圈、小圈圈、黃圈圈。但她照著去做,她會知道。她如果懂的話,她會馬上跪下來,因為她前面這個是皇帝。

  中國人,所有不認識上帝的人,就很強烈的圈圈主義;薄熙來是哪個圈圈的,習近平是哪個圈圈的,哎呦,我看那個分析中國的那個陣型的,始終不出這個;劉少奇是誰的人,這個誰誰誰是誰的人,林彪跟四人幫的衝突……各位你聽不懂最好,這些事最好不要懂。

  但是,都是圈圈,都是一個圈、一個圈,然後在這個圈子裡面,到最後你發現:你擠到最圈裡面,你還不是自己人。我都不知道江青是不是算毛澤東的人。我不知道,到底這個世界有沒有一個人是屬他自己的。

  人以自我為中心,不以神為中心,就有很多的黨派,各種的利益,以致紛爭不斷。我剛才講的家族也好,政治也好,那都是一點點。你可以看,我們中國歷史上,不管是門第的爭執,或者是哪個朝代都有的,可能明朝最明顯吧,就是哪些派,哪些系,東林黨與閹黨這些,沒有停的。

  政治也好,家族也好,教會裡又何嘗少過這些!有人說我是屬這個的,有人說我是屬那個的,最屬靈的說,我是屬基督的,我是沒有宗派的。說「我不像那些有宗派的,我是沒有宗派的」,其實他就是一個大宗派。我們中國的聚會所或者聚會處,也有這樣的毛病。

  不過,我剛才要表達的重點,不是在講「圈內」或「內」,我講的是「外」。

  各位,你有沒有這樣的經驗?我們下飛機入關的時候,常常就有這樣的經驗。全世界都有很多的外籍學生到不同的地方。我不知道在日本、美國或哪個地方,當外籍學生到一個外國地方去的時候,「每逢佳節倍思親」──這是一個佳節,卻也是一個很難過的日子。

  萬一是一個熱鬧的佳節,不管是耶誕節(Christmas),或者我們過年的時候,大雪紛飛冷得不得了,記得安徒生童話裡面《賣火柴的小女孩》嗎?那個故事裡面可以講到很多的東西,包括人生活的悲慘,還是跟這裡講的有關,就是外人,或者是窮人,或者是可憐人,或者是……。總之她是在外面的。她隔著一層玻璃。很諷刺的是一層玻璃,她可以看得到;如果是一層幔子,她什麼都看不到也好。是一層玻璃,她看得到裡面的東西,她甚至可能感覺得到那個壁爐、火爐的溫暖。她看得到那個桌上的烤雞、烤鵝,甚至好像聞到那個香氣,雖然她不一定聞得到,但當她看得到,就把她的痛苦再加增很多很多。

  她有的是什麼?她有的是火柴。各位記得那故事嗎?燃第一根火柴,火柴從燃亮到燒熄幾秒鐘吧。在那幾秒鐘裡,她可以想到好多好多的事,看到好多好多的東西,然後最後是第三根火柴熄了,她也死了……。

  她是一個外人,她沒有盼望。

  我自己在美國讀過書,那是一個基督教的國家,也有基督徒接待我們去過耶誕節,很愉快,但是你也有孤單的時候。對在國外讀書的,包括我們中國清末到歐美讀書的,其實他們那時候環境都相當好,像錢鐘書這一類很會讀書的人,我不覺得他們欣賞了、吸收了外國的一些真正好的文化,他們很會讀書,我不知道錢鐘書、辜鴻銘會多少種語言,反正是神氣的不得了。我也覺得他們都有一種強烈的自卑感,尤其是辜鴻銘,尤其他講的那些笑話,用拉丁文、用英文罵那些老外,罵得好得意。幹嘛要去用這些英文來罵那些人?你比日本人更會用日文來罵日本人,有什麼意思呢?心中太多的自卑感了。當然可能有很多的理由。

  各位,你在臺灣超速,倒楣被抓到,就罵員警:「你躲在這裡抓我」;你在美國、在日本,超速一被抓到,你第一個反應就是「種族歧視」,是不是?我覺得恐怕不是吧!就是你超速了,你可以講很多的理由。我說這話的意思,就是我們很孤單。

  人因為自己要做主,不聽上帝做主,所以從離開伊甸園以後,他就很孤單,他沒有朋友,也沒有一群夥伴。

  「你們與基督無關,在以色列國民以外。」各位,我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歡日本。如果你不喜歡日本,我想就算你入了日本籍,你也還覺得我是一個在外面的人,我是一個外人。

  我們不要講政治,講政治實在敏感,雖然我常常會回到這個題目。各位,結婚不也是一樣,如果你是嫁到一個家裡來的,這當然都是一個女性。你嫁到這個家裡來,你會不會始終還是覺得十幾年了、二十幾年了、三十幾年了,你跟你丈夫的家人在一起的時候,還是不如你在娘家跟爸爸媽媽在一起的時候。

  我也不是說這個現象一定是不好的現象,或者好的現象,或者要怎麼樣。我只是要各位瞭解一個觀念,就是他這裡要表達的,「你們是外人,你們是非我族類的」;我們在一個地方生活,卻不能夠融入那裡,沒有救恩,沒有盼望,「在所應許的諸約上是局外人」。

  我現在想起來,我自己也有很丟臉、很醜陋的過去。我們小的時候,我們家也不是有錢人,五、六十年前,小的時候是公教人員,也是窮人,但是公教人員還有錢請得起洗衣服的歐巴桑,我們家還是有的,因為爸爸媽媽都要上班教書,所以一定要有人做一點家事。

  那麼我們小孩就在家裡面,歐巴桑就比我們更窮了,她來洗衣服。我們家的那個歐巴桑背一個(小孩),帶一個(小孩)。背的那個是很小的孩子,還在餵奶,也常常會哭。各位你想,她就在那裡洗衣服,然後小孩一哭,她洗衣服或者做家事的時間也要耽誤。

  然後她有一個小女兒,我看大概是四、五歲。小女孩到我們家,我們家窮,但是好歹還有一張沙發。我猜她們家也沒有沙發,她有的時候就到客廳,她只要一接近沙發,我就喊「那個不可以坐的!會被你弄髒的!」我現在非常難過,我如果碰到她,我會跟她道歉!我實在是很對不起人家。「那是我家的東西,不是你家的東西!」我傷了她。

  小孩子,我也碰到過。這不是要講政治,是希望大家能夠明白;我碰到過一位現在很有錢的企業家,他跟我講他小的時候,他是狗崽子,出身不好,成分不好,小孩子都罵他「狗崽子」;就他也是外圈的外圈……,活在世上沒有指望。

  你住在一個地方,你必須很可憐的跟媽媽一起出來洗衣服,然後別人家的小孩子不懂事,我是指我,沒有愛心,還說「你不可以……」,一直盯著她,好像生怕她弄壞了什麼東西一樣。

  各位,你們的沙發今天可以儘量坐了,不管你是不是東京國際教會的,我說這話的意思是當你在一個地方被視為局外人,你活在世上沒有指望。這我也不知道要提多少傷心事。你因為比較笨、比較醜、比較不會讀書,你就沒有指望。

  在我們中國惟有讀書高,惟有讀書一條路。中國人文化上覺得很自豪的,就是再窮、再苦的人,你只要能讀書就好。說起來也是真的,但是這話也等於一件事情,你再窮、再可憐,你沒有一個好頭腦,你絕對世世代代不能翻身。

  我也實在不願意提政治上的事,但是也就一提,像毛主席,我是對他評價很負面,看法很負面,但我也能懂那種憤怒,那種可能他覺得貧下中農被欺負的情形。他有沒有幫他們做事,我是有個大問號。但是我能夠想到那種憤怒,那種我們世世代代活在世上沒有指望。

  在中世紀封建社會,我不是在罵非基督徒,基督徒也常常是一樣。雖然中世紀的西方是基督教國家,但是農人、農奴在封建社會時,好像也是世世代代沒什麼指望。他沒有什麼別的工作可以做,就是繼續耕田,繼續做人家的農奴,繼續非常的悲慘,沒有指望,但最重要的是沒有神。

  這一點就是我們基督徒非常強調的。我們並不是說物質上特別苦的人而已,固然那也是。我們並不是說資源上特別缺乏的人,固然那個也是。我們是在講一個人沒有神,離開了上帝,一個人從亞當、夏娃被趕出了伊甸園以後,在伊甸園之外、在上帝之外、在上帝的約之外、在上帝的恩典之外,我們就是外人。

  外人,在英文裡就是 “alien”(異形,外星人),就是非我族類。外人,沒有神。這段經文裡還有另外一個字跟這個字是類似的,就以弗所書2:13,「你們從前遠離神的人……」,你看神旁邊有打點,就是原文沒有「神」字,「你們從前遠離的人……」。

  不信上帝的人有兩個特點,一個是「外」,一個是「遠」。這點,各位可能也有這種感覺,我想你在日本人當中,這種感覺可能會很強烈,就是你跟他空間的距離可以很近,心卻可以很遠,「交滿天下,知心有幾人?」你可以跟你的老婆睡在一張床上,你們兩顆心是相離十萬八千里遠。千萬不要有人說:「對對對對……」,妳的老公、你的老婆就在旁邊喔。

  這個說起來是笑話,但實在是很難過的事。人需要朋友,人需要友誼。可能很多國家民族,我想共產主義可能也是這其中一個,希望能夠把人和人之間的這種「外」和「遠」消除掉,是不是?禮運大同篇:「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大道之行,天下為公」,大家都共有這種理想,所產生的悲慘也很多。我們基督教沒有否定私人、個人的重要。保羅用了兩個我覺得很重要的兩個字:一個是「外」,一個是「遠」。因此,下面當我們講到教會的時候,我們就講到「近」和「內」。

內與近:我們藉耶穌的血,得以與神和人親近

  以弗所書2:13,「你們從前遠離(神)的人」,人和人之間有很多距離的人,那個距離是心靈上的距離,是那樣的遙遠,「如今卻在基督耶穌裡,靠著他的血,已經得親近了。」這裡他講兩個東西的「遠」,兩個東西的「近」。一個是人和神之間的遠。

  人和神之間,各位弟兄姐妹也可以想一想,你覺得你跟神之間遠、還是近?你覺得你跟神之間是親、還是疏?你覺得你跟神之間是內、還是外?

  我們也必須說,如果你不在基督裡面,我們大膽的說,直接地說,合真理和聖經的說,再虔誠的佛教徒或某一個宗教的教徒,他們跟他們的神是遠離的,我敢說佛教、回教都是這樣。

  佛教嚴格說,根本沒有神,甚至我們中國民間宗教裡面的神明好像很多,廚房裡有灶神爺,好像親得不得了,可是實在是一點都不親,因為你跟他沒有心靈的交流。

  回教呢?那更是阿拉是絕對的神聖。神聖到以至於你根本不能夠親近他,你就是聽他的話就對了。那種親近與其說「親」,不如說「絕對的順服」。用我們人間能夠想到的、也不是要罵人家的例子說,回教徒對他們神明、阿拉的順服,其實就像朝鮮的金家王朝一樣。我不覺得他們跟金先生,不管是金一、金二、金三有多親密和認識。他們會朝見他,會為他的生病或者死亡哭得死去活來,但是他們跟他不親。我也不相信金一、金二、金三跟他們會很親。

  我們的主呢?我們本來是很遠的,現在能夠親了:一個是我們能夠跟神親近;另外一個是我們能跟人親近。你跟神的遠離,一定帶來你跟人的遠離;你跟神的和好,一定帶來你跟人的和好。所以,基督徒是非常的入世的。我們不會只講到,神、神、神,然後我們就跟生活沒有關係。不但不是這樣,剛好是相反的,我相信我們基督徒,如果越來越認識上帝,跟神和好、親近的話,你跟人不僅也是和好,你跟動物、大自然都有一種更多的和好和美好的關係。

  你看聖經,包括詩篇裡面,講到許多創造的奇妙時,你再想想我們中國的近代史,你也會想到,包括我們去研究,……。

  我不曉得你有沒有這類朋友。我很喜歡一個科學家Richard Feynman,是一個物理學家。他不是基督徒,他是猶太人。因為他是猶太人,我也感覺他的生活態度很多地方還是受了基督教的影響。

  有一次一個天文學家同事要申請國家補助的計畫,他同事就問他:「申請這個補助,人家要我寫我這個工作跟國際名聲有很大的關係,他說你幫我想一想看。」

  Feynman馬上就說:「你那個天文學研究,多少億光年或幾十萬光年以外的東西,跟國際名聲一萬年也不會有關係。」

  他(同事)說:「這樣我就申請不到東西了,那怎麼可以!」
那麼Feynman就說:「你不能講,這就是我的興趣嗎?」

  我聽了Feynman的話,覺得很難過的,就是我們中國人好像不會為興趣而活。我們沒有興趣。

  我覺得我們中國人很可憐。我們對任何東西的興趣和喜好,恐怕大概都只有跟兩個東西有關我們才會喜歡,一個是名,一個是利。如果你現在研究的東西,譬如說垃圾,這個垃圾能夠讓你很有利、得到專利,那我們會去研究。

  如果全世界照現在這種污染的情形發展下去,(這不是不可能的,各位家長們請注意,因為我們中國家長很注意兒女的成就的),垃圾學有一天可能變成一個顯學。當垃圾學變成一個顯學的時候,我相信在中國一定很多補習班,保證你一看垃圾、一聞垃圾就能分類,就能夠很快的在四歲的時候有清華大學一年級的成就。

  我們中國人好像不會為興趣而活的。我們就是黨要我做什麼就做什麼,主席要我做什麼就做什麼,國家要我做什麼就做什麼。我們沒有自我!

  各位,一個沒有上帝的人,反而沒有自我,也沒有興趣、也沒有自己喜歡的東西!

  當人跟上帝和好的時候,不是只有跟上帝和好而已,跟人也會和好,跟萬物也會和好。這個在羅馬書8:20-22也有講,萬物因為我們的罪,都在一種勞苦歎息的狀況中……「我們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歎息、勞苦,直到如今。」

  我們現在的華人看到狗,想到的就是狗肉,就一定是跟我的名和利要有關係的。對不起,我冒犯人了請原諒!我也是華人,我也是中國人,我只是在基督裡面想到:一個人如果遠離神,他跟什麼東西都有距離。

  其實,我越看偉大領袖毛主席晚年的詩,你們大概也知道,「人有病,天知否:原为重感慨,泪如雨」, 都是一些很悲慘、孤單、寂寞的,因為只有他一個人。

  我們最悲哀的事:是你的父母、兄弟、姐妹、丈夫、妻子、兒女統統跟你是疏遠的,這個中外文學裡面都有這些東西。我覺得我們中國歷史上最多,文人最會寫的都是這些東西,孤寂啊,千古的孤寂……沒有朋友。

  最可憐的事,是你自己不認識你自己!你自己跟你自己在一起相處的時候也不愉快,不愉快到極點,就是自殺或者是開始用毒品麻醉自己!

耶穌的血怎麼叫人和人之間能夠和好?

  怎麼叫人好?怎麼叫人和人之間能夠和好?各位,這我們也都知道,無神論的哲學家羅素,他那個時候覺得這個世界一定會因為人的愚昧打核子大戰。在五、六十年代,他寫一句話,他說:看起來,人類因著有核子武器,如果下一次戰爭,人類一定是會自我消滅的。打核武戰,一定是統統被消滅的。他說只有一個可能性,現在如果有一個不知道哪裡來的外星人來攻打地球,地球人還可能合作一下。羅素實在是沒有念過中國歷史。當外星人來襲擊地球的時候,一定有漢奸去跟他們合作的……。

  人和人之間沒有辦法親愛精誠。親愛精誠的時候有,共同作惡的時候好像最多。你看我們中國歷史上,親愛精誠的朋友有多少?通常都是《水滸》的人物,都是親愛精誠一起去殺人、放火、搶官家的什麼東西!

  我們前幾天看電影《火車大盜》,英國卅五年前的火車大盜龍尼·比格斯,他們那群夥伴也是親愛精誠。那麼親愛精誠沒有一起來建設教會、沒有一起來抬桌子、沒有一起來分聖餐。親愛精誠都是一起來搞陰謀詭計的。四人幫就是死黨,就是這些親愛精誠。

  難道我們不能在善良的事情上親愛敬精誠?就跟電影一樣,講到男女關係,電影寫的都是婚外情、同性戀、亂倫……你什麼時候看電影。小的時候還看過《美好的家庭》,可以拍連續劇的,但拍一集就拍不下去了。

  各位,我們不是在驕傲。這些問題聖經裡神的兒女都有,我家也有,但是我們有答案。我們基督徒跟世人一樣充滿罪惡,但是我們有答案。我們在基督耶穌裡,靠著他的血,已經得親近了!

  耶穌的血是一個黏合劑。這很難懂,但是這是一個最基本的。如果不常常被神的愛,被主的死、主的生來感動的話,我們的和好、合一、相親、相愛,不管是對神、對人,那都是假的,都很累,也都持不久。

  那就好像一個委屈的媳婦,如果在家裡實在是一個很好的媳婦,一個就是她最後累死了,另外一個就是她有一天熬成婆婆了,咬牙切齒地來整下面的媳婦……。這是人性,我想我們也很難避免。各位,人需要上帝的愛不斷地來醫治、來恩待!所以我們需要來瞭解,為什麼他的血能讓神和人和好?為什麼他的血能讓人和人和好?

  各位,你要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我們說中國和日本一定會打起來。如果中國和日本一定會打起來,其實也是利益之爭,為了一個島在爭。假如現在有另一個強權,我們假定是美國要搶釣魚島的話,哎呀,中國和日本也可能合作。邱吉爾講得很誠實,「英國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

  這大概還是受過基督教影響,說髒話也說得比較誠實一點。毛主席到晚年也說過,他很討厭那種仁義道德。他說尼克森講:「中美建交對中國有利,對美國也有利。」他這話說的真好。他的意思是他討厭聽到那個左派說:「哎呀,中美建交符合潮流,世世代代友好下去什麼的」,那都鬼話;真話,在世界裡面只有利益。

  但利益叫人和好是很短暫的,因為利益隨時會轉的,隨時會變的,那牆頭草也就特別多。這我們也很遺憾,中國的知識份子也是特別要看風向的,因為實在不知道要挺誰,對不對?各位,在革命的事上,站對邊是很重要的事情;認識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是最重要的事啊。

耶穌的血怎麼叫人和神和好?

  我們再問這問題:耶穌的血為什麼能叫人和神和好?人把上帝的兒子殺死了,叫神跟人和好,這是不可思議的!

  我們剛才講到,舊約裡面、新約裡面,我們信的是同樣一位神,我們同樣靠著恩典,甚至我們同樣靠著耶穌基督。我們看一段聖經,詩篇40篇,這上面寫大衛的詩,詩篇40:1-3 ,「(大衛的詩,交與伶長。)我曾耐性等候耶和華;他垂聽我的呼求。他從禍坑裡,從淤泥中,把我拉上來,使我的腳立在磐石上,使我腳步穩當。他使我口唱新歌,就是讚美我們神的話。許多人必看見而懼怕,並要倚靠耶和華。」詩40:5,「耶和華─我的神啊,你所行的奇事,並你向我們所懷的意念甚多……。」這顯然不是一個人的意思,是整個神的兒女、整個以色列、整個大衛家族、整個基督徒、整個教會所有的。當你看這篇詩篇,那個「我」是所有的教會,是所有的基督徒、所有神的兒女!

  我們繼續看下去,詩篇40:6-8,「祭物和禮物,你不喜悅;你已經開通我的耳朵。燔祭和贖罪祭非你所要。那時我說:看哪,我來了!我的事在經卷上已經記載了。我的神啊,我樂意照你的旨意行;你的律法在我心裡。」下面,講他怎麼宣講上帝的話,求神不要止住他的慈悲和憐憫,他說有很多的艱難追著他。

  詩篇40:12,「因有無數的禍患圍困他」,他也說「我的罪孽追上了我」,他最後講40:17,「但我是困苦窮乏的,主仍然顧念我!」這是一篇神的百姓表明自己的心願,哎呀,上帝啊,我要討你的喜悅!你向我做了很多的事,特別你曾經拯救過我!

  詩篇40:2,「他從禍坑裡,從淤泥中,把我拉上來,使我的腳立在磐石上,使我腳步穩當。」詩篇40:3,「耶和華你使我口唱新歌,一定是在生活中對他有什麼祝福,所以他說:你使我口唱新歌!」這是舊約以色列民,神的百姓,一個人或一群人,或者所有的教會。

  詩篇40:5,「你向我做了很多的事,行了很多的奇事,所以我得感謝你!」那麼當神對我們做了很多美好的事情時,我們應該怎麼反應呢?我們應該有的反應,在舊約的時候,就是獻上禮物和祭物,感恩!我們在教會裡今天也有,為了某某媽媽九十大壽設立一個獎學金,要幫助誰誰誰。教會裡面為了感恩而獻上的奉獻也有。我們也很感謝主!

  這個人,他覺得神對他有很多很多的恩典,所以他要獻上東西,但他要獻上什麼呢?詩篇40:6,他說:「祭物和禮物,你不喜悅;你已經開通我的耳朵。燔祭和贖罪祭非你所要。」這個「開通」,我們中文沒有把他翻出來,那個字其實就是刺穿我的耳朵,也就是打了一個耳洞。各位,這不是戴耳環。

  各位姐妹,每次打一個耳洞,在聖經裡面表示你要做人家的奴隸了。這個是在出21:6,任何一個人願意作人家的奴隸的時候,就請主人為他打一個耳洞。耳洞是「我很喜歡我的主人,我願意一輩子做你的奴隸的意思。」所以各位,下次姐妹要打耳洞,就要三思而後打。
但這裡是一語雙關,「耶和華啊,你對我太好了!我要做你的奴隸!」這不是很稀奇的話,你在愛情小說裡看到很多,「啊,我是你的奴隸,鞭打我吧,下命令吧……。」不能講太多,女孩子那個言情小說看得太多了,但是你們懂。如果你不懂的話,我可能還是要講一個愛情小說裡面的話,「我是你的奴隸」,但是在這裡不只是說我做你的奴隸。在出埃及記21章那裡講到,那個奴隸覺得說他的主人非常好,以致到了可以被釋放的第七年,他不願意被釋放,他願意繼續作主人的奴隸,終身!

  當然,這裡中文講「開通」,雖然讓我們忘記了出埃及記21章,一個奴隸願意終身作奴隸的那個背景,他這樣翻,「你開通我的耳朵」,倒是把另外一層意思也表達出來了,這是聖經裡很多時候講的:我們的耳朵是充滿了脂油、耳垢,以至於聽不進去上帝的話。這一點,可能是傷心話了,可能是你們的兒女對你們最多的反應,你怎麼叫他,怎麼講他,他的耳朵都聽不到的;你怎麼call他,怎麼給他message,他的手機都是關機的,你不能讓他聽到。

  各位姐妹,你們也有這種痛苦吧!你叫你的老公好像是叫不醒。你請你老公辦事,好像是不通的,他的耳朵對你一直是封住的,他的眼睛對你也是一直都封住的。我不是要挑撥離間,但不能再繼續講下去了,因為有人好像猛點頭的樣子。

  作者的意思是說,「你對我很好,我要終身作你的奴隸回報你。」我回報你,就是我要聽你的話。各位,這兩點都要用在基督徒的身上,我們願意作主的奴僕,他使我們得自由。主所釋放的人就是主的奴僕,哥林多前書7:22講的,「因為作奴僕蒙召於主的,就是主所釋放的人;作自由之人蒙召的,就是基督的奴僕。」

  因為你對我是這樣的愛,我願意做你的奴僕。另外,主最喜悅的不是獻牛羊,不是我們獻祭。我們人和人之間和好或和好的結果,都是吃一頓飯,擺一個飯局,或者給什麼利益……。我跟你和好,就是我喜歡聽你講話,「請說,僕人敬聽!」

  各位弟兄,您就自己想想看吧,交女朋友的時候(康師母是我女朋友的時候),天天就是希望那個電話趕快響起來,然後是她的聲音就好了。有時候她不打來,只好我打去。那時候男女剛開始,都還有點死相,誰都不願意先打。

  「你打來什麼事啊?」「哦,請問今天教授說的那個功課是什麼啊?」「我已經跟你講過了嘛!」故意找個理由要聽到她說話。
詩篇28:1,「耶和華啊,我要求告你!我的磐石啊,不要向我緘默!倘若你向我閉口,我就如將死的人一樣。」結了婚以後是太太一開口,你就如已死的人一樣。我們求神的愛能夠激勵我們!我們耳朵那些耳垢都要挖掉;上帝一講話,「請說,僕人敬聽!」

  各位,這個話是好笑,但是也是很痛苦,上帝講話沒有人聽的。他從早起來跟以色列人說話,以色列人都不聽,所以耶和華在夜間,四次對小小的撒母耳喊他的時候,當撒母耳最後知道是耶和華說話的時候,撒母耳回答說:「請說,僕人敬聽!」

  耶和華先不說什麼,耶和華說:「我在以色列中必行一件事,叫聽見的人都必耳鳴。」(撒上3:11)你知道上帝很火大,我天天在叫「以利,以利」、叫「以色列人,以色列人」,你們都不聽;那有一天我發出聲音來,你們都必耳鳴,「嗚……那麼響」。

  各位,我們求主幫助我們!不要讓上帝不斷提高他聲音的分貝,到最後吼叫、還是不聽。願我們都能夠聽到上帝微小的聲音,那需要有一個對神渴慕、對神愛的心;這就是這個人:「把我的耳朵開通,我要聽進去你的話」,「請說,請吩咐!」「我是你的奴隸!你就下命令吧!」有一個受教的耳朵,有一個願意聽的耳朵,這是叫神很喜悅。

  願意聽,願意受教!詩篇40:8,「我的神啊,我樂意照你的旨意行;你的律法在我心裡。」你說的一切,我都願意去行、去想、去聽!我們聽主的話,不像人對朝鮮金家那種奴性的聽。我們是會去思想的,然後越思想你的話,「你的言語在我上膛何等甘美,在我口中比蜜更甜!」各位,這些都是談戀愛時可以寫給你男朋友、女朋友的。「你要我上山摘星星嗎,摔得粉身碎骨也願意……等等。」

  「我把你的話、你的律法放在我心裡,因為我思想就覺得甘甜。」我喜歡聽,我喜歡想,但我們不是盲從的,我們會思想──這是一個以色列人、一個教會的一個反應。

  到希伯來書, 10:5-7,「所以基督到世上來的時候,就說:神啊,祭物和禮物是你不願意的;你曾給我預備了身體。燔祭和贖罪祭是你不喜歡的。那時我說:神啊,我來了,為要照你的旨意行;我的事在經卷上已經記載了。」

  現在你大概突然很吃驚的發現,詩篇40篇那個以色列、那個教會、那個需要被神拯救,而且在神拯救之下的感恩的人,原來就是基督!當然舊約裡面不是每一點都應用在耶穌的身上,但是這裡是應用在耶穌身上,而且這裡的應用也非常特別。

  詩篇40:6,「祭物和禮物,你不喜悅;你已經開通我的耳朵。」在希伯來書10章不是說耳朵,而是你給我一個身體,「祭物和禮物是你不願意的;你曾給我預備了身體。燔祭和贖罪祭是你不喜歡的。」這就更透明了,耳朵跟身體不一樣,但是有一點關係。開通我的耳朵,就是讓我能夠聽進去你的話,領受你的話,遵行你的命令,那就是身體。

  「這孩子很聽話」,意思不是說這孩子的聽覺很好,不是說這孩子的耳朵很好,而是說他聽到了話,他的身體(body、Physical body)會去遵守這個話。

  所以,當新約把耳朵變成身體的時候,並不是一個篡改,並不是一個錯誤的改法;這不但是把詩篇40篇的意思表達出來,而且表達得更深刻:「你不喜歡祭物,你不喜歡贖罪祭,你不喜歡人感謝你時獻上這些東西。」

  那麼,獻祭不是只有感恩獻上,獻祭也常常是犯罪獻上贖罪祭。當人犯罪了,那個罪不至死,但是對上帝的虧欠需要賠償的時候,他需要獻上牛羊;牛羊需要死,需要流血。

  記得我們剛剛講割禮,所有的宗教和聖經都特別強調死亡的重要!事實上,血不代表死亡。血是象徵生命的。血的流出才是死亡。所以,基督為我們流血,不僅是講到他為我們死,也表示他為我們生。他生,他的生活裡面一切的順服,為我們成全了律法上的要求。耶穌的血不要只想到十字架上的流血,要包括他生活裡面一切的事情。

  就是希伯來書引用詩篇40篇的時候,把這個話用在耶穌的身上,也用在耶穌門徒的身上,因為我們今天也是一樣,蒙恩的人,我們有一個心願,對主說:「我的耳朵已經被你打開了,我的身體已經要獻給你了。」

  各位,對不起,這裡講真的是用男女相愛的獻身來講是最恰當的。男女相愛,相愛到最徹底的時候,就是婚約──我的身體是你的,我的身體是要跟你結合,我的身體是要讓你快樂的,我的身體是要讓你喜悅的,以至於像以弗所書講的,產生一個新的生命。

  性,現在變成一個很骯髒的事。但是在聖經裡面,性和聖經上帝所造的一切都是非常美好的。如果以神為中心,我們在這世上就沒有什麼是不能享受、不能喜悅的;可是詩篇40篇在希伯來書所表現出來的不只是這樣。

  基督說:「我來了,我來是為要照你的旨意行,你給我預備了身體。」如果我們把它只想成我們遵行主的話就是「我這個身體,你指揮到哪裡,我就到那裡,你要我到哪裡,我就去到那裡,你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這個沒有錯,不過在這裡我們也的確要說,「你給我預備了身體」,這個身體就是要作贖罪祭的,這個身體就是要死的。這裡我們勉強結合一下(雖然不是很恰當),就好像岳飛一樣,我這個身體髮膚受之父母,就是要為國捐軀。

  各位,中國人這種悲情的事實在太多了。我不希望你想到耶穌的十字架,想到耶穌為我們死,只想到悲情的部分。事實上,基本上我們想到一切的東西,包括主的死、主的再來、主的鞭子、主的管教、一切的事,我們基督徒因為基督為我們做的都是喜悅的。

  這個世界,只有我們是喜劇演員,只有我們是喜樂的,只有我們有一個劇本,只有我們是一台戲,給世人和天使看的,是上帝所喜悅的,因為上帝是這個劇的編劇、導演。事實上,上帝也是這個劇的演員,耶穌基督道成肉身來到這個劇場,「我來,為要照你的旨意行。我來要歡歡喜喜的遵守你的旨意──為人成全救恩,讓人跟神能夠和好。」這個叫做靠著耶穌的血得以親近了。

  我們越明白耶穌基督從道成肉身、到十字架上、到復活升天所做的一切的事,我們就跟上帝越親近。各位,記得有一個詩歌《古舊福音》,裡面就講到說,「我愛傳講主福音,越傳越覺甘甜。」

  如果不是上帝的道,不是上帝永恆的道,不管是什麼東西,越讀就會越無聊(boring)、沒有意思。但是如果是聖靈不斷地感動你,讓你看到上帝的恩典的豐富,越傳你就越敬畏上帝、喜悅上帝、跟上帝越親近,也跟人能夠越親近!

  我在教會裡面也有很長的時間。事實上,我覺得也在每一個時間中被神幫助。否則的話,我很多時候,你也有,我也有不想見到人,不想跟人家打招呼,心裡很苦悶,又沒有人知道的時候。有的時候聽到你討厭的那個人講話的聲音,會非常厭煩、厭惡、憎惡。

  我們感謝主。我希望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夠這樣感謝主,因為主在他兒女身上的工作,讓我們能跟萬事萬物有更多的親近,以弗所書2:14,「因他使我們和睦(原文作:因他是我們的和睦)」,這個「我們」,是你跟其他的人,也是你跟上帝。

  「因他是我們的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兩下合二為一,不是講不好聽的話。聖經的確用這個字來形容、也實在是最恰當的字來形容人和神的關係。這兩下合二為一,他講的是男女關係、性關係,他講的男女的兩個人的合二為一,是人和人之間,我們能想到最親密的關係了。

  當人跟神、人和人之間是如此為仇的時候,我們因著基督的血、十架上的愛能夠合,然後中間隔斷的牆──可能是不同的護照、不同的階級、不同的大學……這些舉不勝舉事情,都要被拆毀。

  我們在教會的青年團契,就是大專團契,也有人非常的不合。因為我們教會裡面,有台大的學生,也有很差的學生。尤其是每次新來朋友作見證、自我介紹的時候,台大的學生都不會忘記說「我是台大的」,他不會說「我大一」;如果他跟他那個系又很好,「我是台大醫學系」,他不會忘記講這個。如果你是一個爛學校,你就會忘記了。我們教會也有人是高中的時候就到國外去讀書的,回來的時候,他們在一起講話是講英文的,很正常,但是也有人受不了。

  各位,人和人之間有很多的原因,你錯、我錯、他錯,有的錯和罪讓我們分開,但基督的愛讓我們能夠和睦。我尤其知道,在基督的教會裡面,分裂和仇恨是如此之多,但是我不會灰心,他使兩下──神和人、人和人──合一,中間隔斷的牆拆毀了。 

  那「隔斷的牆」用我們中文來講,就是當年在北京東交民巷或者是在外國租界地的那個牌子,華人與狗不可以進來。以前很多地方,這些東西都有它必要的理由。但是我們在基督裡面,我們的合一,不是南非的那種黑白合一;那種種族的合一後面,其實有很多的醜惡。
我們的合一是在主的愛裡面合一。我們的合一是捨己的合一。我們中間隔斷的牆真是拆斷了、拆掉了,讓我們能夠彼此相愛!


 
文字PDF /      講道MP3 / 
發佈者來自/68.194.187.194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