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講道系列

標題 / 140102 教會同工 (哥林多前書12章)        編號 /  1040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Fri May 1 03:19:02 2020
文字PDF /      講道MP3 / 

教會同工



哥林多前書12章

  團契給我的題目,是要討論同工的產生、訓練、心態、分工合作、衝突、禱告、敬拜、關懷……等等。這些很好,很實際。各位,你說:「我不是同工,我來錯了。」我還是希望你能坐下來一起來領受。不管是團契或者是(華人或西人)教會,我很希望把這個觀念擺進去。

  教會裡面的運作,尤其在華人教會,我在下午堂講;這堂要講到同工的產生……等,我希望我們很清楚:教會是基督作主。這點,包括異端、邪教,每個人都會說我們這個團體的主是神或其他甚麼東西,大家都會拿出一個口號。然後這個做主的,不管是神、是基督、是聖靈、是聖經,往往都成為真正想抓權的人的一個遮羞布而已。我們聽主,然後結果就是「你聽我就對了」。「我們聽主,我就是主的代表」,那個我,可以是我,或者是某些人──牧師、長老、執事,或者會眾。

脫去過去的錯誤

  各位,每件事情從生活裡面講,都更能講到聖經裡面。可是講到生活,常常會傷感情,好像我在攻擊某些人。沒有這個意思。請各位把這些拋開。我是一個傳道人,我希望對每個人都有愛,不管是習近平或者歐巴馬,每個人都是一樣。

  講到這裡,我實在不喜歡用這作例子,但又非用不可。中國在過去這幾十年,我們對於權柄有一個非常不正常的想法。權柄,一個就是絕對地聽。例如:要絕對地聽毛主席或黨。另外一個是對一切的權柄陽奉陰違,就算在文化大革命或今天都是如此,也是怎麼聽黨的,然後最後的目的跟共產主義、或者是服從、或者雷鋒精神剛剛好完全相反,就是一切都是個幌子,「誰還聽那些鬼話」,這些只是讓我有一個躲避逼迫、對自己最有利的一個辦法。

  包括過去你在社會上、家庭裡面所學、所看到的,讓我們對權柄、對制度、對法律、對規章,都有一種極不正常的態度。這極不正常的態度實在是可以講很多,但是講了好像我在攻擊某些人事物一樣。我不是在攻擊這些,我是在說我們的靈魂和心態。不是說你從中國大陸來、你從日本出生、你在台灣;事實上,你在任何一個時代、封建社會,我們都有我們不信主時的種種罪惡。這點也是我對近代神學很反感的一些地方。

  聖經已經講了:我們信耶穌是要悔改,是要脫去祖宗的遺傳,是要脫去我們以前沒有認識主的時候,那些跟隨世界的骯髒、污穢、下流。可是現在的神學家,包括我們在台灣有人喜歡講到「祭祖」或者「敬祖」、「念祖」的,「哎呀,傳統的勢力太大了,我們要叫人離開那罪惡的傳統、歸向上帝,這辦不到。最好就是讓他們不知不覺就滑到基督教裡面了,毫無任何的攔阻。」

  各位,這是不可能的。我覺得現在教會的走向,就是多多吸引眾人來。吸引眾人來的辦法,剛好跟聖經相反。聖經的做法是要你聽到上帝的道,然後大徹大悟的知道自己過去以自我為中心、以國家為中心、以家庭為中心、以好的或壞的任何一種人間的意識形態為中心,那個是錯的。

  我們所有的錯誤,在於我們沒有專心地跟隨主、信靠主。各位請了解,我們基督教講罪人要悔改、要相信耶穌,並不是指那些作姦犯科的人需要悔改、信耶穌而已。你是大好人也一樣需要悔改、信耶穌。一個不以上帝為我們主的生活,都是要悔改的。一個老教會、一個老牧師、一個大奸大惡之人,都一樣要悔改。

  我們個人、團體、教會都有一種傾向,就是在我們離世見主之前,把我習慣的、喜歡的、能夠給我比較多名利的東西留下來;這是我們的天性。這個天性裡面也產生了很多文明、文化的優點,因為人要自保。

  事實上,西方很多的哲學家,包括我現在能想到的、最有名的托馬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他說:「人在自然狀況中,有無休止的戰爭、鬥爭。」毛主席應該是沒看過他的東西,看過一定會大說「阿們!」、「有理!」、「對!」。這話的意思,人在無休止的爭戰中,只有一個最基本的目的:我要活下去,我要讓我自己活下去。

  有人這樣說:人看到任何一個東西,從原始時代到今天都是「我可不可以吃掉它?」我覺得用在中國人身上也很恰當。咱們中國人看到任何一個東西,第一個就是吃。看到狗、犀牛角、老虎,「我可不可以吃掉牠(它)?」這個不是在罵中國人,就是人要自保。尤其在那個臻丕未啟、蠻荒未闢的情形下,我們想要吃,我們想要活下去。

  第二個很難聽,就是「我可不可以跟他交配?」第一個是食的需求,也就是自保的需求;第二個就是延續我DNA的需求,我的DNA能不能繼續下去?這一點,我看包括在中國、西方都非常難擺脫血緣至上。這些都是人的天性,甚至可能是上帝造萬物的時候,讓萬物都有一種需要自己能夠活下去、而且能夠活得好、而且能夠把自己以某種方法保存下去的本能。

  可是從聖經來看,萬事萬物,特別是人和天使這兩個最高貴的受造物,我們能夠存活下去的辦法,其實沒有別的,也就是要信靠上帝。可是,當罪惡進入世界,人的特點就是自保。可能萬物都有。我不知道萬物有沒有信靠神這個能力;聖經裡並沒有否定,只是那不是我們人的責任,或者說,不是我們人直接要做的事情。

  我們人都希望自保。我們希望自己的那個DNA、自己的哪個部分,多多少少盡量能夠擴充下去。這點用在教會、培靈會、黨內鬥爭、國家、民族、歐巴馬、民主黨、共和黨、中世紀,通通都適用。

  人有一種強烈的自我生存、被人肯定,以及要人家聽你的那種慾望。我再次說,這個不一定是壞事;但是,在不認識主的情形下,你不用順服、信靠、領受神的愛來調整你這種先天的能力的話,就會變成無休止的自私、自利。

  這些跟團契是有直接關係的,因為我們並沒有跳出這些東西,我們仍然在老亞當給我們的DNA裡面──是自私的、罪惡的、沒有安全感,希望自己的力量越大越好。哪怕你說我沒有很大的慾望,我不要多少人來聽我們的話。是,確實你不要多少人來聽你的話,只要你身邊的人聽你的就好了。你身邊只有一個人,那一個人要聽你的;你身邊若一萬個人,那一萬個人要聽你的。你身邊的人都聽你的話,你就不在意。你身邊只要有一個人不聽你的話被你知道,你就在意。我們的自私、沒有安全感,是非常強烈的。

分別與合一都有

  我們在想到教會同工的時候,我們一定要想到:我們這一群人被上帝拯救了,到了教會來,開始活出基督要我們在永恆裡面的美好──相愛的、互相尊重的;然後每個人的恩賜、能力能夠真實的發揮;在那發揮當中也能夠是喜悅的。這都很困難。

  在講到教會跟團契,以前有一段時間、神學院講實踐神學的時候,很喜歡談教會增長的辦法。我並不反對講這些,雖然我覺得:根本是你要抓住神。但是談到方法,如果是在領受神的一切的權柄、恩典下,也不是不可以。

  我聽很多的學者講到一個教會、團體要增長的特點,就是要一致化(homogeneous)。譬如學者會說:我們教會在大學的隔壁,我們這團體都是大學生,大家來到這裡有同質性──你哪一系,你哪一系,我們可以互相幫忙、提醒、扶持、喜悅;我們談的話題是類似的,我們喜歡談的球隊是類似的,這種團體有一種歸屬感,這個團體就會增長,吸引附近的人來。如果不是同質團體(homogeneous group),而是各種不同的(heterogeneous group),那就很難增長了;因為來到這裡,有人是知識高的,有人是知識低的,知識低的在知識高的人面前會自卑,知識高的人在知識低的人面前會驕傲,這樣不好,所以就不要把他們放在一起。這種想法,我不覺得全部是錯誤。我們喜歡跟喜歡的人在一起,不全是錯誤的。但是,上帝的帶領、上帝的權柄、上帝的恩典總是超越人的一切,這個我們要記得的。我們不是故意要跟世界、我們的肉體、本性去拗;我們真需要去順服上帝。

  包括我從二十幾年前來東京基督國際教會,直到今天,這次我還沒有多跟弟兄姊妹談,但是我二十多年前就看到這教會一個極大的危機。這危機是每個教會都有的危機──我們有不同的團體。我們有偷渡、走私來的,有來這裡念博士的或者作指導教授的,這兩種人在一起聚會的時候,很正常、很自然地就會產生一些疏離和對立,甚至那麼有愛心的丁媽媽,她的身分和地位也會使某些弟兄姊妹非常的憤怒。

  我來,每次都住在丁媽媽家裡。我對丁媽媽印象非常好。丁媽媽對我非常好,我很尊重這個老人。但是,丁媽媽是一個比較有社會地位的人。她沒有任何看不起別人的心,她很願意幫助人,但有的時候她也是說話比較直一點。有一次一位社會地位很低的弟兄姊妹想請我吃一頓飯。丁媽媽愛護我,知道我需要休息。那位弟兄姊妹住的地方很遠,她就責備那位基督徒說,你這樣會造成康老師多大的麻煩,他不敢不答應,去了又累得半死,接送都是大問題。我知道那位基督徒就非常受傷,他覺得他被看不起,「只有你們這種有地位的人才能夠接待講員,我們這種人就不行。」各位,這些都是在教會裡會常常發生的事情,我們就求主幫助我們。

  你看使徒行傳裡面也有這個情形,那說希利尼話和說希伯來話的,都是同文同宗的人,(好像一個是來自東北,一個是來自廣州),兩邊因為語言、飲食、見識的不一樣,就會有衝突了。我再一次說,我們一定要把人都弄在一起。加拉太書3:27-28說,我們在耶穌基督裡,沒有什麼男女老少之分,什麼外邦人、希利尼人之分,「你們受洗歸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並不分猶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為奴的,或男或女,因為你們在基督耶穌裡都成為一了。」(這裡是指:沒有人會因為這些不同,而比別人更有優勢與基督聯合。)

  都沒有分別,也不一定對。各位,聖經裡的真理很豐富。你知道聖經裡面講到一個很重要的觀念──「分別」,包括我們得救就是分別,就是跟別人不一樣。甚至一開始,一方面,是神在創造;另一方面,也是神在分別:第一天,神把光和暗分開;第二天,把天上的水和天下的水分開;第三天,把海和陸的分開;然後,後面再講到「各從其類」。

  這種分別(segregation, separate)的觀念,是西方現在最痛恨的觀念。西方現在最流行的觀念是「整合」在一起(integrate),包括現在我們台灣鬧得如火如荼的同性戀,就是合的意思──你不要分同性、異性,你不要分男女。

  各位,現在的西方(western society)是後基督教社會(post-Christian society)。我去年差不多這個時候在德國,第一次去男女共用的廁所,而且你不要希奇,就是在教會。他們教會是很遠離上帝、很先進的。他可以引出很多聖經上的話,在基督裡不分男或女,不分黑或白,不分中國人或日本人,我們大家相親相愛。

  各位對不起,我不是在講下流的話,同性戀的下一歩,包括人獸不分,包括輩分之間沒有什麼亂倫不亂倫的,父親跟女兒睡覺沒有關係的。然後你應該也曉得,人獸交其實在聖經裡就有提到這個罪惡。我只是在說,你在聽到任何一個觀念的時候,你要非常儆醒,求主光照我接受或者拒絕這個東西;它到底是我自己的想法、傳統的想法,還是聖經裡這麼講?

  昨天下午,我有講到我們跟主的親近、跟人的親近。可是聖經裡面也有講到我們跟主的遠離,而那個遠離跟親近都是好的。親近是跟他的相愛;遠離是對他的敬畏,這兩個都有的。我們有在基督裡,跟主的合而為一;我們也有到主面前,不可以放肆的那種恐懼和保持距離。

  我們需要有人和人之間的合一,我們也需要有分別為聖。因此,團契同工的產生、和睦的問題,其實就是人類和整個宇宙、動植物相處的一個問題,也是我們中國人講的天人合一的問題,包括環保的問題。這一切的問題的確都需要你對上帝有越多的認識,你的觀念才不至於被這個世界牽著鼻子走──大家都說好,你以為真的好;大家都說壞,你以為真的壞。

要靈活應用真理

  真理從來不是投票來決定的,不是人多人少來決定的。真理是神的話。我們在教會裡面也求主幫助。我並不知道你們團契成員的狀況。放眼望去,看到的都是少男、少女,很年輕、美麗的。在現實的環境中,恐怕很多的時候是沒有辦法改變的,因為大環境是這樣。一個教會,假如神繼續憐憫、恩待主日有上千人,那我們可想而知會產生的混亂是沒有辦法避免的。因為這麼多人在這裡,你沒有辦法改變這個事實,那我們只能各自將就一下,當然也需要有足夠的智慧。

  這些事在任何一個教會都會碰到。有的教會的問題是人太少了,怎麼辦?因為人少就越來越沒有人,越來越沒有吸引力。有的教會,感謝主,人是多,我們怎麼辦?包括有安全的問題,我們要怎麼做?各位,這些都是在教會裡不斷地會有的,我們都求主幫助。

  你教會人很多,感謝主,你先不要沾沾自喜。任何事情不要沾沾自喜,任何事也不要有憂患意識──問題還沒有發生的時候,我們要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就是先看到問題,然後想辦法去解決。各位,這不是太壞的事,但是這也足以反應出,我們中華民族過去幾千年來實在很命苦。

  我爸爸就是典型的例子。他到電影院看電影、到餐館去吃飯,第一件事是找逃生口,如果地震、火災的話可以逃生。這個不是很正常的心態。我去電影院看電影,應該是買一包玉米花,等一下好好享受。生活是要享受的。我們住一個新房子,我父親先天下之憂而憂,他先看一看哪一個釘子很可能會掉下來,你覺得這是不是很辛苦的生活?這個不合聖經!聖經說,不要為明日憂慮!我們中國人是非常爲明日憂慮的。

  反過來也不一定對。就像我們的小孩,他不但不爲明日憂慮,他對現在也不會憂慮,他從來不會憂慮,他把一切重擔都卸給父母,那也是不對;或者說,我有憂慮就發出脾氣來。

  我說這些話的意思是:真理常常是多面的。我們只有在主那裡能掌握一切的真理、一切的正確。但是我們人是有限的,我們真是需要很小心。這也是聖經講到你們不可論斷的重點。不可論斷,不是說我們不要作判斷,不要作選擇。判斷、選擇是很重要的,我們應該要作。只是不可論斷的意思,包括每一個誡命、每一個吩咐,最基本的都是你不要把自己當作神。你的判斷、你的看到是有限的。我們解決問題的能力更是有限的。你不能看得很完全,但是我們不因為看得不夠完全就不判斷。

  團契的事情跟我講的這些是有關係的,就是我們求主讓我們對神有更多的敬畏。這一點林彪講的很對:「狠批私字一閃念,靈魂深處鬧革命」,我們要不斷地革除我們心中的老我,這毛澤東的思想我看今天已經沒有幾個人真的了解,包括他的四人幫都沒有幾個人了解。這個其實是基督教的觀念,就是我們需要不斷地革新,不斷地更新,只是我們的革新、更新,不是什麼政治手段,也不是為了什麼利益,而是上帝的愛、聖靈的恩典在我們的身上,所以我們就繼續不斷地學習。有一些原則我們是可以講的,但是原則的運用之妙,存乎一心。我們求主讓我們運用得好。

總是要因信稱義

  這裡也有另一個你會覺得抽象的神學觀念:我們因信稱義,不是因行為稱義。這很重要。我們是憑著信心稱義;我們沒有辦法因為肉體的行為、遵行律法的規定來稱義。因為律法寫出來,應用在生活中,總有不完備的地方。而神要求完備的時候,總是需要我們繼續地去調整,起碼就這個團契來講。

  其實這幾天我跟不同的團契談,基本的問題大概都是類似的,因為人在一起就會有問題。但是我們更需要知道,主在我們當中。我不敢說能解決一切的問題,因為耶穌自己說:「因為常有窮人和你們同在;只是你們不常有我」(太26:11),「總有問題與你們同在,你們不常有我」。有的時候,主刻意躲起來,就是要我們迷惑;「我不知道怎麼辦?」,然後去尋找他,在困苦中多呼求神。有的時候,主會主動丟一些問題給我們,但是主總是一切的答案,那個答案不一定解決了問題,那個答案就是我們繼續有信心地活下去。

同工務順服權柄

  同工,不管是教會或者是團契的同工,我都覺得要從屬靈講起。人心是自私的,不管你多能解決問題,最後都不是走在主的路上,所以你一定要學習尊主為大。

  我們華人教會很缺乏同工,但我們需要學習順服權柄。我自己深深覺得,一個公司、一個黨、一個國家、一個組織、一個家庭,只要是兩個人以上,就一定需要有一個領導者。說「教會是大家的,不是一個人的,我們大家一起來領導」,都是胡說。教會只是主的,教會是大家的,都是對的,但是我們對權柄一定要順服。這不是在中國大陸而已,台灣更是這樣。這一點可真是全世界華人教會的問題。

  我們以前在高壓的權柄之下,現在完全反過來,現在是完全無政府狀況,就是你們電視上也可以看到。我還看到很多中國的民運分子對台灣的民主非常嚮往──可以向馬英九扔鞋,其實那不是好榜樣。獨裁者獨裁是壞事,民眾獨裁也是壞事。一個人獨裁、多數人獨裁、全體獨裁,或每個人都小霸王,只有一個人是大霸王,通通都是罪惡,因為我們人是罪人。那麼到底是怎麼樣的制度比較好一點?這個我不能夠去多講,但我要說,制度一定有需要改進的,不管是教會、是政府。有人說共和政治,有人說民主政治,在文革的時候,有人說我們要的是大民主──全民皆主;你也知道那其實會搞得天下大亂。
 
領導者

 務要知道神已交付你領導的責任

  我們在教會裡面,同工、事工的產生其實還是領導者最重要。我們今天不去談牧師或是長執的地位。我們就講團契的領導者。我覺得領導者比什麼都更重要,甚至比制度都更重要。我覺得人這個因素是最重要的。所以你是主席的話,就現實出發,我們沒有一個人是夠屬靈的,我們可能都是被逼上梁山的,被逼得「我要作主席,因為也沒人幹,我這個人老實,就幹了」。或者沒人幹,「我這個人有野心,就幹了」。反正你我都不是好東西,就作了這個主席。

  我們從現實出發。如果一個人作領導,包括你在家裡作丈夫,不管別人服不服你,不管你有沒有這個能力、你願不願意做,當有這個名份的時候,你要知道責任已經交給你了,(這是保羅講的),你不能夠再想到別的了。當然,你的靈性不一定到這個地步,但是我還是在這裡勸你,就算在世界,你今天作到這個長,不管是一家的家長,全家只有兩個人,只有你和另外一個人,你管他都管不好,但是你要知道:你現在是一個領導者。我們求主幫助我們。我們求主赦免,求主恩待。

  一個領導者需要知道你是在作領導。但是有的時候我們根本覺得自己是兒皇帝。有的時候覺得管不下去。有的時候,譬如說一個作丈夫的,假如這個作丈夫的,他當年跟老婆結婚,他老婆大有錢,她老爸是薄熙來、是習近平、是大官好了,你可以想像結婚了以後,這家的一家之主是誰。就不會是這個丈夫,而是那個妻子。那如果他又信了耶穌了,他知道他要作一家之主,但他根本沒有能力、地位來做,雖然有種種的困難,你還是要記得這一點:神給了你一個地位,即使是一點點的領導者。

 務要信靠、尋求、跟隨主

  假如我們有三個人在沙漠裡迷了路。三個人都是上海長大的,除了黃浦灘的沙子以外沒看過。到新疆去玩,結果飛機出事了,迫降了,剩下我們三個人在沙漠裡。一樣,你還是要有一個領導。大家選你作領導,你說:「我跟你們一樣,都是看電視長大的。哪知道怎麼在沙漠裡走?」各位,很多這一類的電影,你什麼都不知道你還是需要。別人我不知道怎麼辦,你是基督徒,你去尋求神,「主,求你來引導我。我不知道怎麼帶人走沙漠。我根本不知道,我完全沒有這個常識。我跟他們也不認識,他們也不服我。」假如三個人,甚至兩個人,我們抽籤或者什麼辦法,你是一個領導。當然我們不要講一個人的狀況,一個人其實靈魂深處還是會鬧革命的:你自己不想走的時候,會不會有個聲音說你需要繼續走下去?你需要去依靠上帝,這一點我們跟世人不一樣。世人可能就自殺,或者絕望,或者就在沙漠裡面你殺我、我殺你,或者強姦哪個漂亮的女孩子;我們是開始更多多尋求上帝。

  在講同工之前,我先講領導者,不管是誰,不管你的靈性怎麼樣,你說「我根本對主不太認識」,只要你真是重生得救,如果你沒重生得救,而你是一個領導者,那我也勸你趕快辭職,離開教會,免得你真的死得很慘,這個是聖工,你的俗手來碰,不好,或很危險。但是,如果你說我的靈性不錯,也很愛神,但是現在被逼上梁山作領導,你求主幫助你,你一定要成為一個跟隨主的人。任何一個有權有位的同工,都需要有一個聽主話的心、相信主的心。這我們能夠做到多少,就看你渴慕的程度。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也碰過這種才信主三個月的,一日千里;也有剛好相反的,我信主已經三十年了,沒有一點進步。各位,沒有進步就是退步。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你不是在進,就是在退,你不會是維持原狀的。維持原狀也是在退步。

  我們很希望上帝的恩典能夠吸引你,讓你願意學習捨己、信靠上帝。這當然不只是作領袖,被領導也是一樣需要這樣來順服上帝,所以最重要的是我們學習信靠順服上帝。

 栽培同工、找接班人

  然後我們在做的時候,跟你自己被栽培的同時,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你坐這個位子,幾乎我可以這樣說,第一件事就是找接班人。你還沒有就職典禮就準備要找接班人了。這意思不是說你不負責任,不是說你根本不想去做。剛好相反,你多多少少、慢慢從經上的話看到:羨慕善工是一件美好的事。如果我們當中有人想要作主席、作牧師,想要作領袖,其中的動機,包括想要出鋒頭、想要發號施令,這不一定是壞事,這是聖經講的,羨慕善工是一件好事情。所以,可拉黨的叛逆雖然是罪惡,但是也有正面的地方──他想要親近上帝,他想要領導以色列人,他覺得他有能力來做這個。

  只有神是單純的。我們人是混雜的,看事情是很多元的;一件事情的對錯裡面,常常有不同的動機。再好的人,他動機裡也有不好的部分;再壞的人,他動機裡應該多少也有一些善良的成分。所以我剛剛說,可拉黨想要作領袖,也不全是壞事,他覺得神有給他這個恩賜,他可以發揮。我們在教會也會碰到這情形,我們的麻煩也都在這裡──來者不善,善者不來。想要做的人,都常常有野心的;請他做的人,都沒有勁的。這很可惜。但是,你在作一個領導者,或者你加入聖工團隊的同時,不管什麼樣子的,如果神真的給你領導的地位,你就要開始學習好好地領導。如果你在被領導,也要學習怎麼被領導。不管怎麼樣,你都要尋找接班人。

  尋找接班人,其實就是栽培大家。這一點我在看武俠小說的時候,我就覺得武俠小說給我們的觀念不是這樣。還有我兒子的工作,似乎也不是給我們這個觀念。

  武俠小說講的,就是師傅要留一手,免得徒弟要殺師父。不只是武俠小說,可能在正式的學術界裡也有這種東西:「我不要都給你學會了,免得奪去了我的光采」,這都是不認識神的那種不安全感。

  我小兒子是專利工程師(Intellectual Property (IP) Engineer,專利代理人),專利師的意思就是你不要抄我的東西,我的東西不可以給你知道。以前因為在台灣或在第三世界有很多盜版、不尊重別人的地方,這都是不恰當的。但是我覺得現在也過火了,寫一本書,引了人家一個句子,也要去申請,然後去問人家給不給,人家說「我的專利可以給你,但拿錢來」,一切都是資本主義的罪惡,一切都是要錢。

  我們基督徒不是不尊重人家,我們也不是說誰寫的東西、講道,我們不可以抄襲。不過我總有一種想法:地和其上所有的一切都是耶和華的,我們的聰明智慧應該是盡量跟人家分享的。覺得這是獨門之秘的,都是不認識上帝的奇妙和豐富。如果我們有上帝的豐富的話,你越跟人分享,你的豐富越多。這個就是所謂的大方。

 分享主給的豐富

  這個又是一個矛盾。我們非常強調我們的上帝是獨一的真神,你肯認識這個獨一的真神,你就什麼都有了。這也是十字架的道理,你越願意捨,捨到捨己,把自己的一切的欲望都捨了。這捨,並不是作一個螺絲釘、沒有生命了;剛好相反,捨是對主的信靠;捨,你就得到一切,「萬有全都給你了」(參林前3:21)。基督徒實在是非常豐富。

  我其實先從同工的領導講起。我們在教會裡面、在團契裡面、在家庭裡面都希望,如果主給我們是有一些領導的責任,包括你或作母親的帶領你的小朋友,或者作丈夫帶領自己的妻子,或者你是作妻子和作兒女的,包括你是小孩子,你要記得耶穌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太19:14)。我們都不太明白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是什麼意思。你以為耶穌是要跟他玩扮家家酒、躲貓貓?沒有,耶穌要人到他那裡總是要教導、醫治、扶持,要讓他成長的,耶穌並不是缺少一個小baby來逗逗玩玩的。小孩子也有逗逗玩玩的時候,但是我們是要他成長的,這一點請不要忘記了。不管帶領人的和被帶領的到教會,我們都有責任繼續讓自己成長,也讓別人成長;這是我剛剛講的,所謂找接班人、栽培人。這是一件好事情。

  當然,我完全知道,包括在教會、神學院、大學裡面也有。我們教會有個弟兄十年前在大學作圖書管理員。現在大概都是電子網路的資訊。十年前,在交報告之前,大學圖書館裡很多的書會不見,就是被人藏起來。他說我們常常去找。為什麼被藏起來呢?我在神學院也碰到同樣情形,有些學生他看到一本書,這本書裡面有一段資料是寫報告非常好的資料,那麼他就要把它藏起來,他不要那本書放在那裡被別人借去,他也不要借出去,因為這樣有記錄,別人也可以來借。他把它藏起來,放在廁所,或放在哪個底下,他每天到那裡去看別人看不到的。各位,這都是一種私心。這一點,咱們中國人很會這一套。我們沒有安全感,我們很害怕別人比我們優秀。

  我想在社會上這樣也許是難免的。你看這麼優秀的三星和iPhone,還不是這樣子!他們也是打官司──你偷我的,我偷你的。我沒有說這些都不好。我沒有說我們不要有智慧財產權等等。我沒有說我們一切都要共產世界才好。我只是我在說,我們求主幫助我們更認識上帝,越是捨己,越知道神給我們豐豐富富的恩典,這讓我們心胸廣大。你一定要始終進最狹窄的窄門,走最小的小路,唯獨基督,唯獨願意捨己,願意擺上自己一切,主會給你非常大的寬大和豐富。

  我剛剛講這個,你的講道、你的事奉,其實還有很多,包括我們教會裡面的司琴、女高音、男高音、唱的,我都怕如果神的恩典只要有一秒鐘不在他身上,他們就會爲了我彈得比較好、還是你唱得比較好,或者說怎麼樣能夠表現得更好、能夠在網上多得到人家說讚,「喔,康牧師開的查經班比李牧師開的查經班人多(還是人少)」,這都很難避免起紛爭、起爭執。

  各位,人很軟弱的,你我都是。你需要不斷地知道上帝對你的愛,因信稱義,這是很重要的。我們認識上帝,認識上帝的愛,我們對作領導、被領導、栽培同工才能更好,不會有那種掃羅的心──「你學會了,你有了,你得了主的喜悅,那我擺到哪裡去?」那我怎麼辦!那怎麼可以!各位,這都是人的可憐,人不知道上帝有無窮無盡的豐富。

  這也是我們基督教叫人討厭的,其實實在是最偉大的地方,我們得到的好處從來不要守在我們自己身上。上天堂、得永生、進神的國度這麼好,因為覺得太好了,我們就不能不跟別人分享。我們不會說:「你的宗教也很好,我很尊重你」;「萬教歸一宗,都很好,沒有問題」。我們會說:「你好可憐,我不能叫你再這麼可憐,因為我以前也是這麼可憐。」

  教會的同工必須對主的豐富有一個認識。你越認識主的愛,你就越不管是得救、得勝,繼續在主裡面被操練。因此同工的產生,我都覺得這些運用之妙存乎一心。

  同工的產生要領導者有這種心。我們中國歷史上,包括兩個最有名的領導者,就是漢高祖和唐太宗。領導者都有幾個特點:揮金如土,殺人如麻,求才若渴。

  殺人如麻這是一定的。中國人不殺人如麻不能作領袖的。

  揮金如土也是一定的。小一點,像宋江,都要揮金如土才能夠收買人心,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愛金子,所以都被收買了。 

  求才若渴,愛才如命,這也是一定的。掃羅跟大衛的差別就在這裡:掃羅有一點像項羽,不能容人的,別人比他好,他就受不了的。項羽其實也不能容人,不能跟他一直並肩的。劉邦也不能容人,但是他非常要人來幫他做事,那是可以揮金如土的,那是可以做各樣的事,像他封韓信為大將。他很聰明的,他自己也說他成功就在這裡。你去看掃羅就沒有這個能力。

  各位,我們從現實出發,我們不都是劉邦,我們連楚霸王項羽都不是,我們小心眼還不少,但是我們求主幫助我們不斷地認識上帝,求主給我們一顆心,讓我們有好東西,享受這個好東西,我們就多多的分享。傳福音、建造教會、培靈,都是這樣的心。你如果覺得我是在做一件苦工,辛苦的工作,做不久的;你要覺得我是在分享這麼好的東西。這跟世界上的任何一個有好東西就獨占、專利不一樣。

  康師母有這個個性,她不僅是傳福音的事很積極地分享,有的時候又太積極了。她吃到什麼好東西,她也會要我們一起去吃。她實在太積極了一點,你不想吃,但她就是很積極,但這是一個好處。這點我們也需要小心一點,就是我們在跟同工、弟兄姐妹一起分享的時候,也要想到別人的程度和喜好度。這一點我在小的時候也會犯這個錯誤,就是小孩子不懂事。

  我記得我小的時候看一部卡通片,叫《101忠狗》。那是四、五十年前的一個卡通片,真是太好看了。那時候我小學四、五年級,我從頭笑到尾,覺得天底下沒有這麼好看的電影了。我那時候也看過很多大人小孩的片子,我覺得這個片子真好。我很愛我父親,回去我就要求他,「爸爸你一定要去看,我把我的壓歲錢給你,你買一張票,你一定要去看,太好看了,因為你會很高興,你會笑得很開心。你一整天都會很高興。可能你這一輩子都會因為這樣很高興。」你看我很積極,但我爸是絕不會去看的。到最後,我爸爸說了一句話,他說:「你要知道大人和小孩的胃口不一樣的。」

  我爸後來也犯了同樣的一個錯誤。有一次有一個京劇團,平劇唱得很好,他叫我去看。他說那很好看,而且是你們這些小孩子也可以看的。不知道是孫悟空的哪一幕,他說很好看,吵吵跳跳翻跟斗的,我看了一分鐘就受不了了。我說:「爸,大人小孩的喜好不一樣。」

  這一點也是一樣。教會裡面,我們需要認識主,需要分享,但分享也需要有智慧。這些都不是我們一天能夠做得到的,我們都求主幫助我們。我看到我們主對我們的帶領,很多時候是威迫利誘一起來的,我們也需要這些。

  教會的懲治是需要的;教會的獎賞也是需要的。不要覺得這兩個東西不好,我們也需要這些。當然,我們最需要讓人知道基督的愛。同工的產生,你要有這樣的心為他禱告,我們彼此都是這樣。當我們在作領導人的時候,我們也需要學習被領導。我們找接班人的時候,我們自己也要想到怎麼退才退得漂亮,也不是不負責任。

 要堅定神的託付,接受神的調整

  那麼訓練,也有很多時候,我會聽到有人講,帶頭做,帶著做,言教不如身教,其實也不一定是這樣。有的時候,我們沒有辦法有太多的身教。我怎麼對我太太,我不能夠什麼都給你看到。這都不一定適用的。例如李牧師帶他的兒子是很有榜樣的,可是我們不一定有那樣的孩子。就是那個言教身教,現在大家喜歡用雅各書的話講,我們不要光光聽道,還要行道。很多人甚至就講到,「聽道不重要,行道重要」。這不對。在聖經裡面,信心,道的傳講和聆聽,還是比道的執行更重要。因為我們能夠行的能力實在太差了,而行的能力也是來自聽道,所以道的傳講和聆聽還是教會裡最重要的。同工的訓練,也還是用上帝的道。

  你說:「我們自己才信主三年,哪裡能夠教什麼?」是,我們都從現實出發。我們承認我們很多地方都不懂,我們就在這不懂裡面摸索。你犯錯、他犯錯,這是小事,雖然可能犯得很嚴重,但只要你認識基督,認定上帝,信靠上帝。那麼我們怎麼訓練、用什麼教材,這些都需要慢慢去摸索。

  我們認定上帝,我們在訓練中願意悔改。這又是一個看起來矛盾的東西,一方面我們希望有一點堅持,就是每個帶領的人對自己要帶領的事需要堅持。在教會裡面,從一個角度來講,不可以獨裁,也不可以民主。當然,說得好聽,「都是神做主」。我的意思:不是摩西想要去哪裡,大家就去那裡;也不是百姓想要去哪裡,大家就去那裡。可是牧者、領導者需要有一個大方向,就是我們是往主那裡走的。

  當然,我覺得我們這樣做是往主那裡走,可能很多人的看法不一樣,所以有很多時候也許非分裂不可。彼此祝福的分裂也可以。但是作個領導者還是需要有一個心態,就是這是神給我的託付。但是,馬上又有另外一個:神給你的託付,你要能夠被神來調整。

  各位,傳福音是不是好事?是好事!在我能夠知道的地方。積極地去傳福音,好不好?很好。神就給保羅福音的負擔,在使徒行傳十幾章,他第二次出去傳道的時候,神兩次攔阻他:第一次,基督的靈不准;第二次,聖靈不准。各位,這是最痛苦的事。你今天想要看黃色電影,你一按,遙控器壞掉了,神不准,這很痛苦,但是活該。你今天去傳福音受到攔阻,而且很明顯不是魔鬼撒旦攔阻,不是猶太人攔阻,是耶穌的靈攔阻!所以,很多弟兄姐妹,你不要覺得自己這樣愛主要服事,結果受到這樣大的打擊,真是豈有此理。

  各位,其實聖經裡神的兒女,越是屬靈的人他受到的打擊是越委屈的,包括摩西愛同胞被打擊,包括耶穌愛世人被打擊,都不是做了惡事,而是做很好的事。保羅做很好的事,他要去傳福音,明顯聖靈攔阻他兩次,這很困難。奇妙的就是:保羅就繼續等候神,然後神就跟他講「你往歐洲去」。這對保羅來講也是很奇特、很難以想像的事情。

  一方面,我們是非常堅持的,「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徒26:19);一方面,我們很能夠被神調整的。這些都不太能夠把它具體化,因為堅持,很可能是頑固;容易被調整,也可以是沒有原則。這都難說。所以,我不太喜歡看那些成功人士的傳記。

  我聽說在中國、在台灣,最暢銷的都是馬雲或者賈伯斯的自傳。各位,他那個自傳賣了一億本,有哪個人看了變成第二個賈伯斯的?沒有,一個都沒有。你能不能看出那個重點?我是不曉得。有人說,總結來講,第一個就是堅持。但是你來看看,有些人失敗,是他頑固。一樣,成功了就是堅持,失敗了就是頑固。到底我是該堅持,還是該頑固,這很難講。

  有人從善如流;可是,我們也會聽到有些人每個人的意見都聽,自己沒有主見,像哈姆雷特,舉棋不定,結果就失敗了。這都很難講的。有的時候看起來可能是運氣。總之,我們不太能夠說一定有一個辦法,但是有一個原則──我們信靠我們的上帝,總是對的。 

要有好的教材,最重要的是要認識聖經的要義;也要彼此相愛

  訓練,當然是照著神的話,我們也照實際出發,希望有一些好的資料,或就我們所知道的來講。我自己常常聽到很多教會都有訓練的教材、課程,「某某神學院出的」,「哪個屬靈大師出的」,「倪柝聲寫的」,還有什麼「哪裡的一套教材很好」,可能都有它的優點、缺點。我的習慣總是查聖經。有的時候人家要找的時候,我就說加爾文的《基督教要義》是滿好的一個,但是不一定你都會同意。我是鼓勵各位,聖經裡面如果你跟人家查羅馬書或者是馬太福音,總是比較好的。但是如果有一些好的書、好的教材,你可以打聽一下,像現在網上實在非常多。

  當然,我是覺得有兩個特點。我是很少上網,但是我看到的已經讓我覺得現在網上的問題不是壞東西太多。壞東西的確多,幾十億、幾百億壞東西。我覺得現在問題是好東西太多。我不知道你有沒有這個經驗?我們同工有時候傳一個漂亮的照片,羅馬的照片或者是什麼東西傳來,我都沒有時間看,因為好的照片可能幾百張,你每一張欣賞一下,可能二十分鐘就過去了。現在實在好東西太多了,好的講章太多了。司布真的,路德的,加爾文的,很多,那你就更需要有主幫助,抓住最基本的、聖經的話。

  我也好遺憾,如果好東西這麼多,今天在教會裡很多人花那麼多時間看那些二流三流四流的,實在是很可惜。我們希望能有好的訓練、好教材,但是最重要的,我覺得是要對聖經的要義認識。

  這一點這十幾年來改革宗的努力也是很好,比較看重教義上的認識。當然,我也覺得有點遺憾。我說的改革宗,就是加爾文宗,就比較強調上帝的權柄。但是改革宗也有一些很大的毛病,包括中國大陸,包括海外,包括華人,包括西敏的。我知道美國有一個改革宗的神學院,我自己很喜歡的,就是加州西敏神學院(Westminster Seminary California),他們那裡有幾個改革宗的教會。我在台中有個學生有改革宗的教會,他們很注重教會的管理、懲治、紀律,還有我們的信仰──你信的到底是什麼,要跟你講清楚、教清楚。感謝主,這些都非常好。

  我們中國教會,因為倪柝聲的影響,都覺得這些是頭腦的知識,不好,就都忽略了。但是我也覺得改革宗有很好的教導、很嚴肅的敬拜,但他們對弟兄姐妹之間的關愛實在太少了。這時候,我就覺得靈恩派是非常好的榜樣。靈恩派實在是很熱心、很熱情,我非常肯定他們這一點,包括在傳福音、禱告的事上,常常都比我們溫暖得多。求主幫助我們,在訓練的事上要有好的教材;但是彼此相愛、關心也是重要的。

服事的心態

 捨己、想到耶穌為我們做的

  至於心態和分工合作呢?這也都是慢慢摸索出來的。心態,我們是在服事上帝,我們也是在彼此服事。說是服事上帝、做在主身上,這話簡直是荒唐極了!你什麼時候服事過上帝?上帝實在是太好伺候了,不需要你伺候他。但是服事人真是痛苦極了。

  我在教會裡,沒看到哪個人不是因為服事人而受傷。教會裡面,魔鬼的伎倆真是非常高明的,各種人有各種帶壞你的辦法。聖徒有聖徒的敗壞方法;小人有小人的敗壞方法;兒童有兒童的敗壞方法;成人有成人的敗壞方法;牧師有牧師的敗壞方法;師母有師母的敗壞方法。都有,而且常常一箭就中紅心了。真是求主憐憫。

  我們沒有什麼絕對的辦法來避免這些。如果有,我常常覺得就是捨己,就是背十字架。也不只是背十字架,而是主爲我們背十字架,總是想到耶穌為我們所做的事情。我只能想到,歷世歷代也有很多的牧師、神學家,想有沒有一字箴言,抓住了,一抓就靈的。毛主席說是階級鬥爭,那麼我覺得比較接近就是十字架。

  但是十字架也非常容易被魔鬼利用來引我們走錯路。像我們華人教會,把十字架只想成是受苦受難,那都走不久。十字架,不是我們為主受苦受難;十字架,最基本的是基督為我們受苦受難。我們一想到,就要作雷鋒,這些都作不久的。所以,你看中國大陸傳了這麼久,就還是一個雷鋒,而且總是沒有成為肉身的道,總是在文字上、照片上。怎麼那麼多照片……怎麼每次扶老太太還有人照一張像,真是非常稀奇。

 蒙恩、感恩、分享

  心態,我們總是一個蒙恩的心態。

  分工、合作,都是一個理想的狀況。我看很多時候,我們常常是不合作、有分工。求主讓我們在摸索裡面,蒙主憐憫。

  我自己從來不是主任牧師,但是我在旁邊看,也常常要為主任牧師禱告。教會或團契裡的一個問題,很多時候是沒有人願意服事,這是很大的問題,總是只有一個人在那裡做。另外一個問題,就是有人很想服事。「康牧師,沒有人想服事這困難我知道。有人想服事這怎麼是困難?」就是可拉心態。想服事的人,常常是看你不順眼,「老子來!」,「老娘來!」,他來發號司令,這就是可拉心態。

  所以,那個不想服事的人,你怎麼把這個死馬推醒來了,讓他活了?那想服事的人,一個脫疆之馬,你怎麼把他勒住?勒住後那個脫疆之馬又會很受傷,他把別人拉得受傷了,然後自己也受傷了,「啊喲,我這麼辛苦,不吃不喝,為了教會這次的演唱花了多少力氣。」大教會或者是人多的教會就是這樣。「這間教室現在是清心團契借的,怎麼總借清心團契呢?我們愛心團契就不能借嗎?」就是「都給你們霸佔了,最好的都給你們了。」這些在公司裡也都會有空間不夠、時間不夠、資源不夠、錢不夠的時候。每個公司、每個部門都會說:「我們缺人,要多點錢。」每個部門都要爭取預算,然後每個人也都會想盡辦法對自己有利。這些說起來都是靈性的問題。

  「我這教室給你們用。」「那你們怎麼辦?」「喔,我們到公園去。」我沒有說我們要這樣子。我沒有說我們天天就想到所謂的「捨己」。各位,我們所需要的是真實的認識我們的上帝,然後認識上帝,還是會有很多的磨練。不可能沒有磨練的。教會有衝突,我不覺得衝突可以馬上解決,我們要多禱告。這一點,如果有秘訣,或這也算是個秘訣的話。

  大家知道,魔鬼都很聰明的,像我剛剛說十字架的道理,可以變成一個受苦的道理,聽了大家都怕。多禱告,我也認識很多禱告的人,他一禱告就開始控訴別人,他一禱告就覺得自己好可憐,他一禱告就變成一個以利亞,「主啊,他們殺了你的先知,拆了你的祭壇,只剩下我一個人,他們還要尋索我的命。」(羅11:3)那個禱告不會解決問題。這不是在禱告。這就跟那個法利賽人在自言自語一樣。各位,我們靈魂深處鬧革命,其實是需要對付的。

敬拜與真理的認識

  敬拜也是很好的事。我們在敬拜的時候,說:「主配得一切的頌讚、敬拜、讚美」,你在聖經裡,包括在啟示錄第四章看到,「四活物將榮耀、尊貴、感謝歸給那坐在寶座上、活到永永遠遠者」(啟4:9);二十四位長老敬拜那活到永永遠遠的,說:「我們的主,我們的神,你是配得榮耀、尊貴、權柄的」(啟4:11),啟示錄第五章,許多天使在天上敬拜:「曾被殺的羔羊是配得權柄、豐富、智慧、能力、尊貴、榮耀、頌讚的。」(啟5:12)而保羅在亞略巴古對希臘人說:「你們所不認識而敬拜的,我現在告訴你們(是誰)。」(徒17:23)很多時候,我參加靈恩派的敬拜,很熱情,但我常常覺得他們不知道他們在敬拜誰。

  啟示錄四、五章講敬拜。第四章的敬拜講到「上帝創造的美好」;第五章的敬拜講到「基督救贖的美好」。各位,悟性不是不重要。悟性可以幫助我們認識上帝的奇妙,讓我們心被恩感。你說你要孝順你媽媽;你怎麼孝順他們?一大堆講你要孝順的話,那是律法──當你知道你母親為你犧牲了什麼什麼……我們也看過這類故事,媽媽臉上醜得不得了,後來知道是在失火的時候把他救出來燒傷了,他就非常地孝順。悟性上的知道跟我們感情上的認識,是有關係的,是非常一致的。所以,敬拜裡面,我們需要有對神的認識。

  我覺得我們對真理的認識是很重要的,只是這個真理的認識,也求主幫助我們在生活裡面的操練是真實的。

關懷

  關懷這一點我剛剛講過了。我在台灣,有任何人需要關懷,或在別的地方,或在偏遠的鄉下,或者是台北市附近,或者就在教會附近,我也是很遺憾,時間不夠,不能滿足每個人。有人問:「有沒有人可以關懷我爸爸媽媽?」我就一定找靈恩派的教會,因為他們就會派人去。他們有的時候真是糊塗透頂了。你們現在看新聞上面,我們華人有牧師說拿到什麼鑽石、金粉,這都是靈恩派的教會。但是他們裡面真的有很深刻地彼此相愛,這叫我非常羞愧、非常羨慕。他們對傳福音、禱告、關懷、探訪的負擔,我在改革宗裡非常少看到。

  我們需要去關愛人家,這是耶穌講的,「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裡,你們來看我。」(太25:36)作牧師的,時間也許不會很夠。當然牧師也是不同素材做成的,跟共產黨員一樣。但我們是聖靈重生的,我們需要有愛──主的愛。

聖靈的恩賜,服事教會和周圍的人

  我們很快地來看一下哥林多前書12章,這裡講到恩賜,但也講到愛。一些個別的原則,我剛剛都已經提過,我們就看這段經文,12:1,「弟兄們,論到屬靈的恩賜,我不願意你們不明白。你們做外邦人的時候,隨事被牽引,受迷惑,去服事那啞巴偶像,這是你們知道的。」

  這是很悲慘的一句話,但是我們在講教會服事的時候,我們真應該想到這是夠榮耀的。相對地來講,不信主的人,管他是共產黨、是日本人、是台灣人、是中世紀的、是資本家、是勞模、是時傳祥或者是雷鋒,通通都是隨事被迷惑,在每件事上服事假神。不信上帝的人是可憐的奴隸,不但在服事假神,而且被迷惑,還以為自己很幸福,還對奴隸的主人謝天謝地的。

  我們現在被拯救了,我們重新來服事,我們重新來作奴隸,可是我們是在主的恩典下來服事,我們是在自由人的身分下服事人。這一點在哥林多前書第7章也有講,又是一個看起來矛盾的:我們基督徒是奴隸,我們基督徒又是主人,是自由的。路德有一篇文章,〈基督徒的自由〉,寫得非常好。我們是自由的,我們是主人,我們不在任何東西之下,我們不在任何的主人之下,因為基督釋放了我們。但是,我們又因著基督,我們去服事上帝。上帝不需要被人服事,其實就是我們靠著上帝的恩典來服事上帝的教會,還有我們生活中周圍的人。

  12:3,「所以我告訴你們,被神的靈感動的,沒有說耶穌是可咒詛的;若不是被聖靈感動的,也沒有能說耶穌是主的。」這句話上半句非常的荒唐,「被神的靈感動的,沒有說耶穌是可咒詛的。」各位,沒有神的靈感動,我們也不會說耶穌可咒詛,一般非基督徒也不會說耶穌可咒詛。保羅為什麼說「被神的靈感動的,沒有說耶穌是可咒詛的」?我猜可能有些混亂的現象。這也是靈恩派,雖然有那麼多很優秀的地方,也有一些令人實在是不能相信的愚蠢。

  是不是有人在「靈」的感動之下說出一些什麼很不恰當的話。我不敢說靈恩派會這樣子,我很懷疑,包括保羅那時候會這樣。但是,我覺得被聖靈感動的現象,有的時候實在是癲狂,實在不像是一個正常的聚會。

  我不是說「說方言」而已。這一點,我就想到耶穌說的麥子和稗子。麥子和稗子實在太像了,我們實在很難用一個人的表現來說他到底有沒有聖靈,因為有些人是那樣像麥子,其實是稗子;有些人那樣像稗子,其實是麥子。稗子就是沒有得救的人。

  我猜他在這裡說,最起碼有一個標準就是,沒有人會說耶穌是可咒詛的。但是我也在想,說耶穌可咒詛,真的那麼難嗎?你不來教會,你對教會的弟兄姐妹的憤怒,你對人的討厭,是不是就在咒詛耶穌呢?你說我沒有,我在咒詛人。這是雅各書3:9-10講的:「我們用舌頭頌讚那為主、為父的,又用舌頭咒詛那照著神形像被造的人;頌讚和咒詛從一個口裡出來!我的弟兄們,這是不應當的!」我們一方面讚美上帝,一方面咒詛按著他形象所造的人,這是不應該的。所以,是不是我們在被某些靈(實在不是神的靈)感動、而在咒詛一些事情的時候,我們實在是對上帝極大的不敬?我不知道他是不是這個意思。

  下面一句話就非常好了解。我們常常說耶穌是主,並沒有聖靈感動,只是像機械式一樣的說出來。但是,如果我們真正認識耶穌是主,「我們真是感謝主」,這是神的靈感動你「耶穌是主」。

  「耶穌是主」的意思,就是「耶穌,你是Lord、Master。你在每件事上所做的、所規定的、所安排的、所發的命令,都是對的、都是好的。」這一點,文革的時候,共產黨員最了解完全地順服、完全地聽。但是我們在被聖靈感動的時候,並不是盲從,並不是毛主席叫我跳樓,我就問哪一個窗戶?我們不是這個樣子。我們對主的順服是建立在對主的認識上,也是聖靈感動──他真是主,他真是美好。

  在教會裡服事,他一開始就講,以前你們是在服事啞巴偶像,人生以服務為目的,現在你的服事是被聖靈感動來服事,靠著靈給的,不是靠著自己。一般來講,我們的標題是「屬靈的恩賜」,其實保羅只講到屬靈,他沒有直接講到恩賜,但後面12:4提到了,「恩賜原有分別,聖靈卻是一位。執事也有分別,主卻是一位。功用也有分別,神卻是一位,在眾人裡面運行一切的事。聖靈顯在各人身上,是叫人得益處。」這裡講到多元和一元了。有不同的恩賜,但是同樣一位聖靈;有不同的工作、執事,主卻是一位;有不同的功用,神卻是一位。神在教會、眾人裡面運行一切的事。這是在教會裡面的多元和一元。這個多元和一元,保羅用了一些在人間我們最能夠明白的比喻,就是身體。一個身體上,不是只有眼睛,不是只有手,我們需要有各種不同的器官、肢體才能夠整個運作,但是是一個身體,一個主。

  12:7,「聖靈顯在各人身上,是叫人得益處。」是叫那個人得益處,也叫那個人使別人得益處。所以有聖靈一定是對我們有造就,也一定是叫眾人得造就的。

  12:8,「這人蒙聖靈賜他智慧的言語」,有人會講智慧的言語。智慧的言語不必把他了解成方言。智慧的言語在聖經裡面講,其實就是十字架、救恩的言語。「那人也蒙這位聖靈賜他知識的言語。」知識的言語不必把它想成什麼很玄的預言。知識的言語也是在講到對上帝的認識。保羅講,人不都有這等知識;那個知識指的是我們對神是世界的創造者和管理者的認識。這種知識是蒙聖靈賜給人的;絕不是糊里糊塗當中,好像有股熱流跑到你腦袋裡面,然後你就整本聖經背起來,說出一些奇怪的話。這是穆罕默德和史密斯這種異端,和洪秀全有的經歷。我們基督徒沒有這種經歷。我們基督徒的經歷,總是讓我們認識聖經,認識耶穌基督。知識和智慧的言語,指聖靈讓我們更明白神的話。

  12:9,「又有一人蒙這位聖靈賜他信心。」這個信心不是指我們得救的信心。得救的信心是每個人都有的。這裡,聖靈給他的信心,是指著能夠行神蹟的那種特別的信心。這裡的信心,一般來講,跟上面講的知識是一樣的,就是神給他某一種知識,讓他能夠說出一些話;有人說這種恩賜現在已經沒有了。「還有一人蒙這位聖靈賜他醫病的恩賜。」有人也說這種恩賜現在沒有了。我不敢說。但是,如果我們說有人比較適合作醫生,有人比較適合作護士,就是把聖靈給人的恩賜和我們一般講的天賦放在一起來了解,不是不可以。只是人沒有信主的時候,神給他天賦;信主以後,這天賦因為被上帝感動,就成為服事人的一個工具,我們稱之恩賜。

  12:10,「又叫一人能行異能,又叫一人能作先知,又叫一人能辨別諸靈。」那個辨別諸靈、分辨事情在教會裡面也很重要。我說的辨別諸靈,可能剛好跟你們想的、或跟靈恩派講的不一樣。如果你照字面來講,辨別諸靈就是,「弟兄,你裡面有一個邪靈」,「姐妹,你裡面有一個正直的靈」。各位,那才是鬼里鬼氣的。有些什麼通天眼,各位,基督徒不要有這些迷信的東西,我們對神給我們的結構非常感謝讚美主,我們就好好地來使用這些東西。

  分別靈,其實我覺得就是一個很清新、很聖潔、很有愛心的人,剛好就不是那些什麼算命先生、相士、神經兮兮的人做的事情;剛好我覺得就是一個穩重、理智、有愛心的人,例如教會裡的一個大媽,她跟一個年輕女孩子談談話,「姑娘,你現在有煩惱是不是?你有煩惱的靈,或者你的精神很煩惱」,就是這樣。我想就是一個比較成熟的人,他能夠知道你有些什麼心結。我們在教會裡面這樣的人,其實也是每個弟兄姐妹都應該有的。常常是人在跟隨主裡面越穩定,這種分別的能力就越好。這種分別靈很重要。

  「又叫一人能說方言,又叫一人能翻方言。這一切都是這位聖靈所運行,隨己意分給各人的。」這個「說方言」、「翻方言」,到底今天還有沒有?第一個好像在哥林多前書14章講的,那不是地方話,而是一種很奇怪的舌音。到底那個是不是屬神的,我不知道。起碼就我現在所聽到、看到、所有的,我覺得都不是。我不能說那是異端,但我不太覺得那個是從聖靈來的東西。我會這樣覺得,因為在聖經裡面,這個是可以翻出來的、是有意思的,不管是地方話,或者是一個奇怪的舌音。而我看到這麼多,包括我很敬佩的、很喜歡的靈恩派弟兄姐妹,他們說的時候,我都看不出來是這樣。但這只是我小小的觀點,我願意隨時被糾正。

  我倒覺得可以用另外一個方式來講。有人能夠說方言和翻方言,方言不管它是什麼意思,在聖經裡面,從使徒行傳開始,到哥林多前書裡面講到的,總是一種用舌頭來說「上帝的能力」、「有關上帝的事情」。上帝的能力總是福音,所以說方言可以是很正面的,就是讓某個地方的人能夠從自己地方的語言聽到上帝的事。翻方言我覺得也是這樣,讓更多的人能夠用自己明白的話來認識耶穌。所以說方言、翻方言,我覺得就是能夠把上帝的話講得讓人比較清楚、明白。這也是教會工作的重要。

  弟兄姐妹,我們在團契裡的各種服事,其實很危險的就是話語的執事。危險,是因為講道實在是最重要的,而這也的確叫人很羨慕。能夠耍嘴皮子,能夠動筆寫文章,這在我們中國傳統裡都是人上人,都是上等人,就是勞心者,但是容易叫人驕傲。所以,如果我們有這些能力的時候,我們也一樣要謙卑。教會裡面我還是說,我們都能夠聽道、講道是好的,不一定是聚集在一起,也有平常的交通。這些能夠跟人家傳講是好的。但是,這也一定隨著我們生活中的各種事情,包括在這堂課裡面,有人常常需要進出照顧這些孩子,我們尊敬他們,也謝謝他們。如果不是他們,我們這裡可能根本很難進行。我們感謝主。

  我們禱告。天父,求主與我們同在,幫助我們繼續在教會的生活裡面,我們能夠對主有更多的認識和見證。主啊,我們求聖靈來幫助我們,來充滿我們,使我們能夠在教會、在家庭裡面,認定基督是主。我們感謝主,一想到這些題目,千頭萬緒,不知道從何說起,很多地方我可能也說得很雜亂。但是求主幫助,讓我們心裡總是歸向主的,讓我們這些複雜的、錯誤的、種種迷惑的人,能夠在主的恩惠慈愛中,被你一直在教會裡引導,直到見你的面。奉耶穌的名禱告。阿們。


 
文字PDF /      講道MP3 / 
發佈者來自/68.194.187.194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