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講道系列

標題 / 140102 教會與神對教會的管教        編號 /  1041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Fri May 1 03:26:01 2020
文字PDF /      講道MP3 / 

教會與神對教會的管教



  今天我們所要講的是教會和神對教會的管教。

什麼叫作教會?

  什麼叫作教會?這是一個神學上的問題,也是民法的一個問題。

 教會是一群人,不是一個人

  如果你念過神學或者對聖經有點熟悉,你可能會有很多關於教會的定義和教會的內容。教會是神的家;教會是神所招聚的一群子民。不管教會是什麼,你在任何一個定義裡面都會發現教會不是一個人。我們想,有單獨的基督徒在船難的時候,像魯賓遜一樣,一個人跑到島上,只有他一個人,沒有其他的基督徒,這種情形在我們華人社會、日本的社會都會有。就是:家裡,只有我一個是基督徒;公司,只有我是一個基督徒;這環境,只有我一個是基督徒。如果將來我們有機會去回教國家等等,可能也要碰到這樣的情形。周圍的環境,只有我們這一個人是基督徒。

  從聖經創世記一開始,你就可以看到基督徒、神的兒女常常是少數,只有一點點。進這個窄門、走這個小路的人數不多,有的時候只有一個人。

  試問,當這個世界只有你一個人的時候,可不可能有教會呢?還是有教會。因為,不會只有你一個人在那裡。即使沒有其他基督徒在那裡,起碼還有父神、耶穌、聖靈跟你在那裡。

  教會一定是一群人,教會不會只有一個人。我們當中如果任何的弟兄姐妹,因為種種的原因沒有到附近的教會,我都要勸你趕快去,不要停止聚會,不要停止加入一個教會,不要停止跟這個教會的弟兄姐妹不連在一起。我們有很多的原因不想去教會,包括我自己也有很多的原因常常不想去教會,有的是很壞的原因,包括:懶散、厭惡上帝、自高自大;有的是很好的原因,因為教會實在太敗壞了,為了潔身自愛只好不要去;這也是有的。但是,不管是好的原因、壞的原因,我們求主讓我們還是能夠到教會。

  沒有教會是一個人的。教會一定是一群人,而且神的救恩一定是透過教會的。神不是直接透過耶穌基督或者聖靈,讓我們聽到福音,然後我們就重生得救了。沒有。如果你聽到福音,重生得救,這就已經有教會了。不管是福音廣播、福音單張,不管是某一個你在飛機場碰的一個你不認識的基督徒,只要他傳福音給你,這裡面都有那偉大的、從亞伯開始的,更明顯的是從耶穌基督開始,但是相連的,更明顯是從五旬節的那一群子民開始。

  這群子民,只有一個教會,古今中外、所有得救的人都在這裡。這群子民,又分成千千萬萬、億億兆兆的小團體,彼此會相咬相吞,會不和。但是這群子民,在那看得見的、有形的許多教會的後面,有一個無形的教會;這兩個是同樣重要的。無形教會是那看不見的,只有一個;有形的教會就像我們這裡的教會,或者是有人在家裡面的那個教會。但是不管怎麼樣,神永恆的恩典總是透過有形的教會臨到人。所以,我們求主讓我們不要離開教會。因為離開了教會,就跟離開了方舟一樣,我們就在罪惡的世界裡滅亡。

  奧古斯丁舉了很好的例子,他說「教會實在是很多罪惡」,這我們知道。但是教會也好像方舟一樣,這是彼得在彼得前書3:20講的例子。方舟裡面是臭得不得了,方舟裡面都是動物,方舟封得很緊,雨水都不會滲進來的。在大水氾濫、在海上漂來漂去的時候,動物一生氣,臭鼬一放屁,在那方舟裡面是很臭的。奧古斯丁說:「方舟裡面又臭又悶又擠,但是如果你一離開,你就死在洪水裡」;教會像方舟一樣,我們求主讓我們不要離開教會。

  教會的奇妙,跟神的奇妙、基督的奇妙、聖靈的奇妙、聖經的奇妙不一樣。神的奇妙,因為神完善、完美;基督的奇妙,因為基督完善、完美,他是完全的神,完全的人;聖靈的完美,因為聖靈不止是聖潔的,而且使人聖化;聖經的完美不僅它無誤的,而且充滿了權威;教會的奇妙就在教會充滿了罪惡,但是神的救恩和一切的恩典透過教會臨到上帝的兒女。

  我們感謝主,求主讓我們有一個所屬的教會,不離開教會。如果你真的重生得救,你不僅不會離開那無形的教會,你也不要離開那有形的教會。有形的教會不是不可以換,有的情形可能非換不可,但是你還是要盡可能的固定在一個教會裡面。

 教會是傳講和聆聽神的話的地方

  我們剛剛說一群人,你說你在回教國家,只有你一個人聽福音廣播信了耶穌,你根本附近沒有教會,主日你怎麼崇拜呢?各位,最少你們有四個人,上帝跟你在一起。你說:「那只有兩個」,不是,上帝跟你在一起,就有聖父、聖子、聖靈,還有你,所以是四個人一起敬拜上帝,一起跟神有交通。這說起來好笑,但不全是好笑,這是神奇妙的恩典。

  我們在教會裡面。教會就是一群信主的子民。就現實的、有形的教會,這一群裡面可能有薴l、有假基督徒、有猶大,但是裡面也一定有信主的子民聚在一起。聚在一起幹什麼?聚在一起敬拜讚美上帝,在靈裡面敬拜讚美上帝,不是只用喉嚨、聲音。一群子民在那裡敬拜讚美上帝,用上帝的話來敬拜讚美上帝,用聽上帝的話來敬拜讚美上帝,用對上帝說話來敬拜讚美上帝。

  有些教會的週報都有寫這些:「以詩歌來敬拜讚美主」,「以奉獻來敬拜讚美主」……這些都說得很對。我們敬拜、讚美、祈求都是在神的話裡面,所以教會的第一個定義,(一般書上不這樣寫,但是我覺得是這樣):教會是一群人。不會只有一個人。

  教會的第二個定義或者第二個需要有的是:這一群人,可能有假基督徒、有真基督徒,但是一定是用上帝的話來敬拜讚美上帝,來聆聽上帝的一個場合。

  所以,如果你的環境不允許你到一個有形的教會去敬拜,你一個人在家裡上網路、上YouTube聽講道是可以的,但是你的心必須跟他們一起敬拜。當然,可能時間、空間都不在一起,也求主讓你不要忽略了,如果有機會還是要跟現實的弟兄姐妹一起。各位,我們的信仰是很真實的,我們不能只在網上、只在虛擬的世界裡敬拜。虛擬的,台灣的翻譯叫「雲端」,雲端硬碟、雲端什麼的。各位,我們敬拜上帝不在cloud,而在earth、在你硬邦邦的椅子上。在這裡,有人會放屁的;在雲端,不會有人,更不用說其他的。我們不是在一個理想的狀況,我們是在一個罪惡的世界裡面,也在真實的彼此相愛裡面,一起敬拜上帝。

  所以,教會的第一個定義、第一個條件,或者第一個現象,是一群人。第二個,這裡有神的話在傳講,並且有一群人在聆聽上帝的話,因著上帝的話敬拜。

  上帝的話是重要的。如果沒有上帝的話,如果今天教會像台灣的有些教會,像全世界有些教會,就是一些活動而已,一些慶生會、舞蹈操、插花班,還有社區服務等,這是非常悲慘的狀況。當然,歷世歷代很多有形的教會都有多很非常悲慘的狀況,我們很遺憾。但是我們更高興,在這悲慘裡面,我們看到神永遠的榮耀還是在進行。台灣教會悲慘的就是,聽道、講道的時間越來越短,因為大家都不聽!神學院也覺得上帝的話沒什麼權威、聖經沒什麼權威,所以不太訓練人講道。教會不太講道、也不太聽道,但有很多的活動,那是可悲的。

  教會如果沒有神的話,那就不是教會。如果一個地方有神的話,譬如網上很多地方專門提供很多上帝的話,而且講得很好,是很好,但那仍然不宜稱是一個教會。

  教會的重點:第一個,是一群人;第二個,是神的話在那裡被傳講和被聆聽。神的話,我們可以有各種不同方式的查經,可以從創世記一直查到啟示錄,再從啟示錄一直查回創世記;也可以有各種不同的小組查經、或者講道、或者禱告會,但是這也不足以成為一個教會。

 教會有聖禮的執行

  教會第三個很重要的現象或者條件就是:這裡有聖禮在執行。華人的教會也不太看重聖禮,我不想進入太多這方面的討論,因為這是很引起爭執的。但是我也希望談一下,因為這是很重要的。

  華人的教會受倪柝聲他們的影響,自己看這個教會不好,那個教會不好,乾脆自己開一個教會,甚至開一個沒有宗派的教會,「我們是以聖經為本的。」

  有宗派並不是壞事。我覺得很多華人教會就是沒有宗派、沒有山頭、沒有人來約束,每個人就自立山頭,這是不好的。教會是需要有一個制度的。教會最起碼需要有兩個聖禮:一個是洗禮,一個是聖餐。

  洗禮

  洗禮就跟以色列人跟上帝立約的那個約的儀式有點像。以色列人跟上帝立約是用割禮的方式,我們基督徒是洗禮,都是經過一個儀式,成為了神的子民。

  簡單的說,洗禮不能救你,我想我們基督教都會同意這點。洗禮不能救你;那個水不能救你;那個儀式不能救你。

那個水就是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那個水就是水,任何一個地方的水都可以施洗,任何一個地方的水都不能叫你得到拯救。得到拯救,只有耶穌基督的工作,只有聖靈的工作;如果人要承受這個拯救,我們也只能說,只有人的信心,而不是人的一切功德。

  得拯救是完全出自上帝。水不能救你,儀式不能救你。所以,從某個角度,我們可以說,洗禮的儀式非常不重要,洗禮一點都不重要。因為,洗禮絕不能救你;水不能救你;施洗的人不能救你。

  各位,也不要想到說,只有德高望重的牧師,我是他施洗的,他一為我施洗,我就比較聖潔。「哎呀!那你是誰施洗的?」「那牧師後來因為犯淫亂罪被開除了。」「啊!那你要重洗一次,那很髒的!你被洗髒了,不是洗乾淨。」各位,雖然洗禮不能救你;洗禮的牧師不能救你;洗禮的儀式不能救你;洗禮的教會不能救你。可是嚴重的說,如果你信了耶穌卻不受洗,你就還沒有信耶穌。

  有人信了耶穌,說:「我信耶穌,耶穌做我的救主。」不管什麼原因,他現在是可以受洗,但他說:「我現在還沒有預備好要受洗。」我就碰過很多這些人,他說他信耶穌了,但他還沒有受洗。我說:「你還沒有信耶穌。」「我真的信了。」「你真的信了?你怎麼敢連耶穌最簡單的一個吩咐,『信了就要受洗』,不聽呢?」「噢!這樣,那樣!」那就跟一個男孩子、跟一個女孩子講:「我們就結婚吧!我們就住在一起吧!我們就同居吧!我們就有性關係!不要有那些虛偽的婚禮,那好假啊!我們彼此相愛,何必須要教堂裡面那些儀式。」

  各位姐妹,(通常這是男生說的話),妳千萬不要跟他睡覺,他並不愛妳。他愛妳,他不會不照著一個女孩子非常需要的安全感來做。他不想有婚禮,就是不想被約束,他隨時可以甩掉妳。一個人信耶穌不想受洗,他就是不想承諾、承擔義務(commit),不想在人面前見證他信了耶穌,好讓他抽身的時候方便一點。這樣的人沒有真的信。如果你信了耶穌,你就會聽耶穌的話去受洗。

  洗禮完全不重要。那個儀式、水、施洗的人都不能救你。但是,如果你可以受洗、而你拒絕受洗,不管是什麼原因,你沒有信耶穌。如果在那當下你死了,你是一定下地獄的。我會用這麼嚴重的話說。

  信了,你就要受洗。不管你是從佈道會,或者你讀經、禱告,或者你慕道三年或者三十年,最後你決定要信耶穌了;從你信到受洗的那段時間,我認為是越短越好,越快越好。

  重生得救的經歷並不一定會有特別的經驗

  現在教會,普遍從一個人說他願意信耶穌,(這並不明顯,你我都不一定知道),這是我們華人教會的一個優點,也許也是毛病!我們常常說:「你什麼時候得救的,你要做得救的見證。」我們也會問:「你重生了沒有?你得救了沒有?你要講你得救的見證。」(我以前也會非常佩服這些說法,到現在還是佩服,但是也覺得有流弊。)

  通常要受洗,教會都有這些訓練。這些訓練往往就是:你要講出你在某年某月某日某個場合被聖靈的光照,然後你大哭一場,然後你看到大光;或者聖經的話感動你,讓你知道你是罪人,然後你哭的死去活來,你永遠不能忘記那個,然後你說主我信主了,然後在那一次以後,你就戒毒了,或你就不再看色情電影了,或你就變成非常聖潔良善,然後你去做這見證:「我得救了。我非常清楚主在那次大雪中救我」,或者「主在我得癌症的時候救我」,或者「在那次聽道的時候主救我」,一直流淚。

  各位,你有這樣的經驗不是壞事。可是請記得:一個人得救,完全是主的恩典。一個人得救,這恩典不一定是呈現出眼淚、痛哭;或者你能記得在某年某月的某一件事,在那件事之前我不信主,之後我信主;之前我沒有得救,之後我得救了。我們華人教會很強調這個,我覺得我從聖經上來看,不能強調這個。

  不管是舊約傳統,或原來就在教會裡長大的人,他沒有那種重生的經驗,或者他不知道他什麼時候重生的。在新約的時候,你也很難講門徒什麼時候重生的,什麼時候決志歸主的。你說是耶穌呼召他們的時候。那猶大那個時候歸主了沒有?彼得那個時候歸主了沒有?照我們看,那三年半,耶穌的門徒撇棄一切跟隨主,要拔出刀來維護耶穌,恐怕他們都不認識耶穌是誰。所以你一定要說有個什麼特別的經驗,我在聖經裡很少看到。

  我承認保羅有。保羅在大馬色的路上認識了基督。可是你在加拉太書看得很清楚,保羅沒有說:我在大馬色重生得救的,我在大馬色蒙主的呼召。他說:「那把我從母腹裡分別出來、又施恩召我的神」(加1:15)。你什麼時候得救的?你可以說:「我聽道的時候重生得救的。」你什麼時候得救的?你可以說:「我在母腹中就被主揀選了。」你什麼時候重生得救信主的?你可以說:「我在萬世以前就被主揀選了。」(這是以弗所書第1章講的)。雖然在萬世以前我還不存在,但主的心裡已經決定這個事了。雖然我從母腹中生下來,可能一直到我三十歲的時候,我都不認識上帝、抵擋上帝,但這不妨礙神已經揀選我。只是這些事情我們不必很去追究,我到底是什麼時候得救。你需要的是知道:你認識上帝、你信靠上帝。

  人的得救純粹是神的恩典,不建立在人的任何功德、知識、認識上

  我們再回到洗禮。我們這樣講就是:你的得救,完全是主的恩典,完全是因為耶穌基督的救恩。如果我們要把它講得仔細一點,你可以說:完全是因為主對你的呼召。那個有效的呼召臨到你,是藉著人傳道,藉著聖靈的工作,藉著耶穌的工作,藉著聖靈使你有信心信靠了上帝,但這一切都是出自神。所以,你的得救不是因為洗禮、水、儀式,不是因為這個教會比較漂亮、比較有歷史,不是因為給你施洗的人比較好。

  在正統的神學裡,即使是異端奉聖父聖子聖靈之名的施洗,也是有效的。我們今天當然不會鼓勵這種,但那在強調一件事情:不是施洗者的聖潔能夠救你。甚至正統的講法強烈到,即便是一個沒有信耶穌的異端,他奉主的名替你施洗,那個洗禮也可能有效。我們在強調神的恩典就是:即使入門的洗禮,也不是因為教會、施洗的人,也不是因為被洗的人多聖潔、多善良,所以能夠得救。

  像王明道先生的教會,像很多華人的教會,有的教會沒有嬰兒洗。為什麼沒有嬰兒洗?(我很尊重浸信會,我在這裡不是要挑起爭端,可是我們今天在講教會,我們就稍微多講一點。)很多浸信會的弟兄姐妹會說沒有嬰兒洗,因為聖經講的非常清楚,信而受洗就必得救,我同意;嬰兒不能有信心,我同意。所以如果你是一位浸信會的弟兄姐妹,像我們華人教會,傳統的沒有嬰兒洗,因為我們覺得嬰兒還不能夠認識上帝。我完全同意這話。但是我也必須說,聖經的另外一面也是同樣,如果不是更強烈,「耶穌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太9:14;可10:14;路18:16)到神那裡去成為神的兒女,不建立在人的任何功德上,包括不建立在你的腦袋能不能明白上帝的話。

  你要是反對嬰兒洗,我完全可以阿們。你要是贊成嬰兒洗,我也可以阿們。只要你記得一件事情:人的得救純粹是神的恩典。所以你如果很強烈的覺得嬰兒不能受洗,因為他不認識上帝的恩典,他不能信,我阿們你的話。

  但是如果你說,我們不是說這個洗禮能叫他得救;就好像是割禮一樣,我們是藉著這個洗禮的儀式給父母一個提醒和勉勵,甚至我們也見證上帝的恩典。

  如果得救完全在於神的恩典、神的揀選、神的權柄,如果得救完全不在於被救人的功德,那麼我們合情合理的可以推斷,得救人的知識、智商不決定他是不是得救的。因此,我曾經替一個重度昏迷的人,他中風大概在床上躺了18年,早就是植物人了,他太太請我替他施洗,我替他施洗了。記得我剛講的,洗禮不能救他,人的功德不能救他,人的德行不能救他,人對上帝的認識也不能救他。加拉太書說,你們這認識上帝的人,更好說是被上帝認識的人,「現在你們既然認識神,更可說是被神所認識的」(加4:9)。我不知道將來在天上能不能見到他,我只能憑著上帝給我的恩典和認識,(你可以不同意,這每個人可以有不同的見解。)我只能相信,主給我們的話,包括浸信會喜歡說的「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可16:16)。

  你說:「他沒有信」,各位,你知道你現在有信心嗎?「我有信心!」你現在有信心。彼得那個時候,三個女人說:「啊!你跟拿撒勒人耶穌在一起!」「我發誓我不認識他!」你覺得你很有信心嗎?我們當中那一個覺得我很有信心,我認識上帝的,請你跟我來,我帶你到蘇聯國家政治保衛總局格別烏(KGB)或者任何一個比較強烈的、能夠洗腦的機構,看看你能撐幾個鐘頭或幾分鐘。各位,你很有信心,你說天塌了我也要信主。你要失業三個月找不到工作,看看你還信不信主?你的信心從一個角度來講,不能救你的,只有上帝給你的信心能夠顯出你是得救的人。

  王明道先生說,有些人他的表現讓他覺得他根本不是一個重生的人,所以不讓他受洗。很好,我也是同意。但是我要再問一個問題,「王先生,請問一個人要好到什麼地步,你覺得他是重生的?」你覺得他要好到什麼地步?他每天都讀經禱告?他每個禮拜都來作禮拜?「如果一個人沒有一年52個禮拜最少來50個禮拜,我決不給他施洗。」噢!是啊!那就是如果一個人有50個禮拜都來聚會,你就確定他是重生得救的了?一旦你要用人的行為來決定他有沒有就是得救,你就必定走入異端。我再一次說,我沒有說我贊成嬰兒洗或我贊成成人洗,我只是說,聖經讓我們看到,我們強烈的認識一件事,我們得救是恩典,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得救不是我們的功德。

  如果有些教會覺得一個人受洗最少要10歲、12歲才能受洗,因為他才懂。那你覺得11歲364天,他就還不懂?那24小時有這麼重要?哎呀!你說不要鑽牛角尖。好嘛!那如果他是12歲受洗,11歲又364天的那天晚上受了車禍馬上就要死了,你替他施洗不施洗?你覺得他認識不認識上帝?所以,除了浸信會,包括這幾十年在美國也很麻煩一件事情:你什麼時候替他施洗?什麼時候他夠明白了?他懂事?你能劃線嗎?如果你不能劃線,你為什麼要開始從幾歲開始劃線呢?如果你願意說,我們這是勉強、不得已,其實這個不準確,那我就同意了。是不準確!

  我再一次說,洗禮不能救人,施洗的人不能救人,洗禮的水不能救人,受洗者的德行不能救人,受洗者對上帝的認識不能救人,救人完全是上帝的恩典。所以,洗禮雖然一點都不重要,因為完全沒有效果。但是,洗禮又重要無比,只有一個原因,這是上帝的吩咐。洗禮是上帝的吩咐,見證上帝所做的奇妙的事,洗禮跟割禮的確有很多相似的,那都是得救的一個見證。但是這個見證,得到拯救、得到永生的見證也通通跟死亡有關係。

  割禮我們昨天有講,要流血的,是在命根子上割一刀,可能是象徵性的把你割死的,然後在這裡面得到上帝的拯救。洗禮更是,尤其是浸信會的,浸在水裡面是與主同死、同埋葬、同復活;浸到水裡面的人是死掉的,出來是一個新造的人。你說:「哎呀!康牧師啊!我不是受浸禮,是受點水禮,水太少了,我要再被淹死一次!」我剛剛已經講了,水不能救你,水的多少不能救你,水乾淨與否不能救你。如果一定要從我們人這邊來講,不是你對上帝的知識、認識,或上了多少節聖經的課來救你的。你的知識永遠不夠,你的德行也永遠不夠,是你的信心。如果再強烈的講一下,如果是你的信心救你,就不是你的任何東西救你,信心只不過反應出聖靈在你身上的工作。越是沒有的人、越是無有的人越顯出來。所以你「從嬰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詩8:2)。

  你怎麼能說嬰孩,他不認識上帝呢?你怎麼能夠用一個人的知識和智商來說這個人是不是上帝的兒女呢?當然我們也說,我們不輕看這些,希望我們非常輕看,也非常重看聖禮。非常輕看是,他本身沒有任何意義;非常重看是,上帝吩咐了我就去做。而且如果我們能多了解這裡面的意思,在那洗禮裡面,尤其這是一個物質、有形的東西。馬丁路德就講:「我怎麼知道我得救了?將來在天上天使讓我進去、不讓我進去,我能說什麼?」你當然會說,我們一般聽到這故事都會說,我能引某一段聖經,我能夠說些什麼。可是馬丁路德的答案是:「我受洗了。」

 洗禮和聖餐都是恩典的記號和保證

  我再一次說洗禮並不能救你,很多受洗的人沒有得救。但是如果那個人是真正得救的,洗禮對他來講是一個印記,是一個證據。洗禮和聖餐都是聖禮,聖禮是恩典的記號(sign) 和密封條(seal)。sign 是記號;seal保證把它封起來,絕對不會動搖。甚至從一個角度來講,洗禮是恩典的記號,也是恩典的媒介(mediator)。這些都要小心的講,因為在神學上都有爭議。

  我們不會說洗禮的本身可以傳遞任何的恩典。水除了叫你冷一點以外,可能太冷了還會叫你感冒以外,不會有別的作用。而且很不幸的,洗禮也傳遞死亡過,這真是不幸。浸信會發生過好幾次,在洗禮的時候麥克風掉到水裡,觸電,人就死在裡面,這是很不幸的。不過我不用這個來批評浸水禮就是了。只是說,從人來看,這沒有什麼,但這是上帝的吩咐,我們就在這裡面,見證出我們真是屬神的人。當你在眾人面前受洗了、作了見證,那怕是只有一個人或二個人看見,你知道最少還有三個人──聖父、聖子、聖靈看見。不過如果洗禮這麼重要,你現在沒有機會受洗,你聽了以後覺得我要趕快受洗啊!有人也跟我講過,我可不可以奉父、子、聖靈的名,自己替自己施洗呢?可不可以呢?我不知道,我沒有好好去想過。

  聖餐

  另外一件事,我們就從洗禮講到聖餐。洗禮和聖餐都是聖禮,洗禮和聖餐都在有形的物質、東西中間來表達或傳遞上帝無窮無盡的恩典。但是有很大的不同。洗禮是一輩子只有一次,所以我也順便講一下,這我們華人教會錯誤也不少,不過這些錯誤也就算了。有人說:「我曾經在天主教受洗,我要不要重受洗一次?」有人說:「我在聚會所受洗,那時候什麼都不知道就被人家按在洗澡池裡。」「我要重新受洗一次。我那時候還小。」我的答案還是跟剛剛一樣,你那時候什麼都不知道?你現在都知道了?要不要我考考你有沒有資格受洗?我跟你講,你永遠過不了關的。「我那個時候糊裡糊塗,是個異端。」你覺得康牧師給你施洗就不是異端給你施洗?你覺得康牧師很聖潔善良?你覺得施洗人的道德影響了你受洗的地位是嗎?你要下地獄噢!所以基督教不應該替人重受洗,這是教會只有一個的重點。任何一個教會,對,有些是異端,有些是假牧師,你如果真的要重新受洗也沒有關係,我在這沒有這麼死板,但是我只是提醒你一件事,教會只有一個,洗禮只有一個。女孩子喜歡婚禮很莊嚴肅穆,一輩子只有一次。我就勸你一輩子只有一次,隨便你沒關係,只有一次嘛!你要看重的是天天的事情,所以婚禮一輩子只有一次那不重要;每天都跟老公一起吃飯,那是每天都有的事,每天吃飯比一輩子一次的婚禮重要太多了。

  洗禮、聖餐也是一樣,非常重要,因為那跟主有親密的連結,那也只是一個非常不重要的儀式,但那也是一個重要的儀式。假如今天你覺得你是一個異端,異端的教會替你施洗,你現在明白了,你需要重新受洗,我沒有辦法說服你的話,也可以;但是在傳統來講,洗禮是不重覆的。

  我再說一次,不在乎受洗和施洗人的地位、尊貴、信仰、道德,一切在乎上帝的恩典。所以,嬰孩洗也好,一個智障的、殘障的人受洗也好,包括他的智商可能等於零的。其實也不稀奇,很多聰明的,智商不但是零,還是負一百廿。人不是因為你多聰明,聖經背得多熟。我這話也不是教會沒有規矩,實際上我就是在講教會要有規矩。所以你不要用我這話回去作革命,「牧師!我今天聽到康牧師講的,我們今天很多地方要改!」各位,那可能你就要被開除出去了。

 聖餐

  洗禮是一輩子一次;聖餐,照加爾文的說法,是越多越好。洗禮好像是死或者死裡復活。聖餐是生,是死後得生,是耶穌那隻羔羊死,我們吃了得生。事實上聖餐也不必只有是聖餐,不只是哥林多前書講到「你們每逢吃這餅,喝這杯」,聖經裡面也有講到,你們每逢吃喝的時候。所以下次喝咖啡、喝可樂,看電視的時候吃洋芋片(chips),你要想到這是主的身體。你說哪有這樣?是這樣,我們或吃或喝都是主的人。

  聖餐跟洗禮一樣,輕鬆無比,也嚴肅無比。聖餐也是一個我們華人教會一般覺得的純粹是一個儀式,但是聖餐也可以在這看起來似儀式,裡面卻有非常深刻的意義。教會裡面當然有很多爭執,甚至流血的爭執,我就不去多談了。只是我希望我們弟兄姐妹知道,那也不是一件可以隨便的事,那是非常大的恩典,你跟主在一起。

  我在教會裡有人跟我講:「康牧師,我今天沒有領聖餐。」我痛痛的責備她。各位姐妹,你知道領聖餐是什麼?我為什麼說各位姐妹呢?因為姐妹們非常看重保養品,姐妹非常看重吃什麼有沒有效。通常都沒有效,通常都是吃了那些會美白,身體如何如何,然後就不斷地換,然後推銷商不斷騙你,不斷地講,這個有效,這個最新科技出來的,完全是自然的,對你的皮膚非常好等等……,廣告的模特兒都是選最漂亮的,然後你永遠都不是廣告上面的人。

  我們很看重吃的,美白的。在聖餐的事上,不是吃出健康來,真的是吃出生命也吃出死亡。這也不是那個姐妹講的,姐妹曾經跟我講,她拒絕了,她那天不領聖餐,因為那天她對她的家人有很大的恨意,她是一個聰明的人。你帶著罪惡領聖餐,會病會死。這保羅講的,不是我講的。相對的,你帶著信心領,會美白的噢!你吃完走出教會,咦!奇怪你進去的時候像60歲的,出來的時候像16歲的,這是開玩笑的。但是聖經並沒有講到。,所謂純粹屬靈的意義,這裡面有真實的意義。當我們在吃喝的時候,我們是跟耶穌的血、耶穌的約、耶穌的身體,還有其他的弟兄姐妹相連。

  聖餐和洗禮,不管是重複的或者不會重複的,都是上帝很大的恩典,而且我們也必須說,那是在教會裡面的。我也承認一個福音機構,譬如說聖經公會或者很多的福音機構。我以前在華神,中華神學院,在受難日或者其他節日,我們也會有聖餐。當然有些教會堅持只有在敎會裡面才能有聖餐,我們同樣在這件事上不要有太多爭執,你要有爭執,那是有很多聖經根據,只是我們現在不去談他。

  洗禮是受洗一次就不再重複。理由我剛剛已經講過。聖餐是重複的越多越好。事實上很多教會受洗以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聖餐。我們今天受洗完了,第一件事就是拿著花來照相,好多人照相照得很久,然後請他出去吃飯。下一次我也建議你如果可能,洗禮完就聖餐。他跟我們受洗歸入基督的身體,拿起來吃,「這是我的身體」,你要分辨是我的身體,包括旁邊的人。在洗禮裡我們進入那榮耀的國度,成為榮耀國度的一部份,我們見證出我們被潔淨,照以弗所書第5章用的字眼,真的,我們在洗禮之後,洗淨一切玷污、皺紋之類的病。這就是廣告。

  我看過很多這樣的廣告。女人的廣告不管從洗頭髮到指甲油的,差不多千篇一律,反正都是美的不得了,洗完之後頭髮就可以一直甩來甩去的,甩的很有媚力,臉上就嫩的一彈就會破掉。你知道以弗所書講,洗禮有一點像90幾歲的老太太一進到神話故事裡的春青之泉,一去洗,洗第一把臉,皺紋沒有了;洗第二把臉,雀斑沒有了;洗到第三把臉,從一個老巫婆變成天仙,毫無玷污皺紋之類的病。我們原來每個人又老、又醜、又病、又壞;洗了以後,又年輕、又美麗、又善良、又青春長駐。這聖經描述的,不是我描述的。

  當我們每次吃聖餐的時候跟主有親密的交通,當然不要有那種神秘的想法,好像吃了以後就像吃了仙丹一樣。但是我們的確因著信心,因著聖靈的工作,我們跟弟兄姐妹的相連。洗禮不能重複也不能廢掉。

  聖餐,就是我們在講教會第三個重要的事。領聖餐是很大的福氣。我知道我們當中大概不會覺得聖餐是很大的福氣,我們可能有一天在一個特別聚會聽到很好的講員,我們覺得很大的福氣,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我們可能在一個特別的聚會裡面,譬如音樂崇拜裡面,我們聽到很好聖樂的演唱,我們覺得很舒服;我們可能參加一次愛宴,我們覺得很好;或者我們教會有個聖地之旅,我們覺得是很好的經驗。但是那些都不是常發生的。而在教會裡面,可能每一個月一次我們都有聖餐,我也再一次勸你,你盡可能不要錯過聖餐,這是一個恩典。

  但是,我們現在要講到教會的特徵,剛剛我講的,第一個是一群人,第二個是有上帝的話在這裡傳講,第三個是有聖禮在這裡執行。所以我不大喜歡說,一個基督教的機構是教會,雖然一個基督教的機構,可能像我剛剛講的中華福音神學院,我們有聖餐,但是一個基督教機構像中華福音神學院,是絕沒有洗禮的,而應該是有這兩個禮才是一個教會。也有很多教會對於執行禮的人,雖然我剛剛說了,那不能救你,還是有些條件也很好。

 教會有管教、訓練,不是會眾至上

  我們現在要講到第四個教會的特徵,英文講是“discipline”,我們一般翻:教會的制裁、教會的管教。但是我覺得這個字和一般在講教會制裁、教會懲戒的,不管是用的字和裡面所要表達的都不太好。discipline這個字不能只是懲戒,不能只是制裁,不能只是做錯了要處罰。教會有個特點,有“discipline”,我寧願把它翻成訓練,很正面的,要把你訓練的更好。那就是我們在希伯來書12章看到的:管教。

  管教很多英文也都把它翻成 “discipline”(就是「制裁」或「懲戒」),但我寧願把它說成「管教」。

  今天敎會在管教這方面恐怕是太少太少了。我剛剛講了很多,現在把我剛講的都放在一邊,就用我們清楚的頭腦很輕鬆的來想,你覺得教會是什麼?有人沒有去過教會,你要形容一下,你跟他講,你跟我一起來教會,「教會是什麼?」「教會就是一群基督徒在那裡唱歌、聽道,有的時候會有愛筵吃,然後我們在一起談談話,很愉快的。」大概我們很多人會這樣形容教會。從來沒去過教會的,你告訴他教會是什麼?「教會就是一群人在那裡唱唱歌、聽聽道理,聽聽黨委書記跟我們毛主席思想如何戰無不勝、攻不克,光輝偉大。只不過他們在講耶穌基督的思想多麼好!還不錯,不會很長,講得還有點意思。然後我們通常後面有聚餐、吃吃東西。」我們想到教會大概就是這樣。然後我們的教會生活大概也是這樣,我們聽聽道,敬拜讚美,吃吃飯。(你不要以為我很反對吃飯,我是很贊成吃飯的。今天中午有個團契請我去吃飯,實在是好吃極了!我很喜歡吃飯。)但是這就是教會嗎?如果這是教會,大概我們都忽略了教會也應該是一個 “discipline”(訓練)的地方。

  那就傷感情了!現在是教會對人沒要求,人對教會有要求。我在美國的時候有很多的查經班、教會,到最後我們在爭取留學生也能去這個查經班、那個查經班,就有弟兄講出這話來:「我們這邊包的餃子比他們那邊好吃噢!」美國這十幾年來也有 “seeker sensitive church”,勉強翻譯,它的意思就是:「顧客至上的教會」。顧客永遠是對的。在這個世界,尤其是越來越民主的世界,選民第一,選票第一,民意第一。我們大家都好像在購物(shopping)一樣,今天到這個教會,明天到那個教會。「這教會講道講得還不錯,69分。」「這教會!不行啦!23分。」「這教會很不錯,唱得也不錯。」所謂講道講得不錯,就是不長,23分鐘的時間就差不多了,勉強可以接受。愛筵還不錯,人唱歌也不錯。我希望我沒有諷刺的意思,好像教會這些不需要改進。是需要改進的!

  我們覺得最好的,聽得最順耳的,我們就留下來。這是世界的一個潮流。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資本主義的全球化,包括教會化。整個教會就是一個自由人組成的一個團體,歡迎你來,你也可以自由的離開。就民法來講,應該也是這樣,我們對人沒有任何的約束。可能也是對的。我在這裡也不是說,我們的餃子不要包得好一點;或我們這麼多北方人,以後我們的餃子可以包得比別人更好一點,或者麵食更好一點。這都沒有不好。可是這裡有一個錯誤:教會的主並不是牧師,教會的主也不是會友,教會的主是耶穌基督。但是,這個每個異端、每個人也都會說,教會的主如果不是牧師,也不是會友、會眾。

  有些教會就現實來講,牧師是頭,有些華人教會大多數,甚至絕大多數,會眾是頭,會眾、會員大會來決定教會的制度。不管你們的制度是怎麼樣,浸信會是這樣,我們應該都說基督是我們的主。但基督是我們的主的時候,我覺得會員大會很難做 “discipline” 的工作。

  今天一個電影院如果以觀眾為主導的話,那電影院的老闆怎麼可能來決定放什麼樣的電影?一定是觀眾決定嘛!這個世界大概一般都變成商品化了。百貨公司經營的成功就是有很多顧客。電影院經營的成功就是有很多顧客。飯店經營的成功就是有很多顧客。教會經營的成功就是有很多顧客。大家都來,你有什麼需要,我們提供給你。

  對不起,弟兄姐妹,教會不是這樣的。教會不是投票,請羊群決定我們要到那裡去吃草。羊群在那裡:「咩!咩!咩!」然後牧羊人說:「原來你們要吃壽司,不要吃拉麵,好!我們去吃壽司。」我沒有說不注重民意,可是教會不是會眾來決定我們要去那裡的。我們當然說是神啦!如果神感動會眾很好,神感動聖工團很好,或神感動牧師很好,他需要來帶領這群會眾,他自己也是罪人並不好受,他也需要帶領會眾走到上帝要他們去的地方。

  如果用聖經裡面很熟悉的一群團體,羊不能決定它要吃什麼,是牧人決定的。聖經裡在形容教會的時候,其次常常用的是“一個家”。家裡有個家長,這個時候個人的意見更多要被看重,但是還是要有被帶領的。以色列人不要走到迦南地去的,以色列人常常想要回到埃及的。跟我們的西遊記很像,以色列人很像豬八戒,豬八戒倒不想回到中土去,他就想在高家莊招婿就完了。就是我們不要繼續走下去,我們都有這種軟弱。所以,牧者或是教會的聖工團務要領導大家走到一個地方去。

 教會像學校要教導人認識上帝

  教會,聖經常常還有的描述是“一個學校”。聖經沒有直接講是學校,可是聖經常常講到,傳道、教導,就是教會是一個教導的地方。這又是一樣,如果是教導,現在台灣很麻煩的一件事情,就是學生的自主權越來越大。我不能說我們不要注意到學生,但是理論上,應該是教授懂得比較多,甚至校長要懂得更多,或者整個教育機構不管是私立或公立的,他要有個想法,這是什麼樣的學校?我要把學生帶到什麼地方?或者希望把他們塑造成為什麼樣的人。你叫學生,學生最好是天天學校裡都在那裡玩,學校要怎麼辦才好?最好就像迪斯耐世界嘛!最好像麥當勞嘛!最好像那拼命吃、吃到飽的地方!或像食堂一樣,像電影院一樣,像遊樂園(amusement park)一樣有很多的娛樂。但是教會是一個學校,學校要教導人認識上帝的事情。

 教會像園丁修剪枝子、像軍隊訓練基督精兵

  聖經也有講,教會像個園子一樣,出產各樣的東西。這也不是想要怎麼長就怎麼長的,是園丁要來修剪的。教會也像一個軍隊,那就更嚴格了。「凡在軍中當兵的,不將世務纏身,好叫那招他當兵的人喜悅。」(提後2:4)我不知道現在,尤其是賓拉登被美國海豹部隊殺死了以後,台灣這種特種部隊形象好像變得高起來了。我不知道大家會不會開始比較有點興趣。要不然一般來講,軍隊的形象在廿世紀以後反戰的思想就越來越負面的。我們並不喜歡戰爭,也不喜歡流血,但是聖經並不吝惜,甚至常常用。

  我們是戰士。戰士就要被訓練,戰士就要被操練。戰士一方面要有最強烈的自我意識和判斷,自我意識會在所有的重壓之下,他能夠知道他的目標是什麼,而且一定達到那個目標。他有鋼鐵一樣的意志,不能被任何的威迫利誘、飢餓疼痛所壓倒。

  各位,我講的時候要趕快回到現實世界,你不要悲觀,就要有鋼鐵般的意志。你說:「沒有啦!我聽到這都變成綿羊般的意志了!」很好,神的聖靈會工作的。一方面你有鋼鐵般的意志,一方面你的確也有我不知道是不是綿羊般的意志。在歷史上最好的戰鬥部隊,現在海豹部隊到底有多強我們不知道,那是特別訓練成的。但傳統上,在聖經裡也有提到,最好的部隊是羅馬軍團。羅馬軍團的靈魂人物是百夫長。你在聖經裡看到的百夫長的確優秀,雖然他們不是基督徒,但他們的道德、人品都很優秀。他們優秀到連耶穌都被嚇了一跳。

  有一次有一個百夫長的僕人生病了,這個百夫長就來替這人求耶穌去醫治他,耶穌就去了。走在路上,百夫長就跟耶穌講:「夫子你到我家來,不敢當。夫子我知道你不必來,你說一句話,叫我僕人好,他就一定會好。」哦!你怎麼知道的?百夫長說:「我是羅馬軍團的百夫長,我知道一個東西叫權力(power, authority)。我在人的權之下,也有人在我的權之下。」「什麼叫權力?」「夫子,權力就是我叫他去,他就去,我叫他來,他就來,我在人間知道什麼叫權力。我叫一百個人來就來,叫一百個人去就去。來就死,去就死,他們不敢違背。這是羅馬軍團。」如果我是軍團的司令,一萬個人也是一樣。叫他們去就去,叫他們來就來,好像一個人一樣,他們沒有自己的意志。他們有鋼鐵般的意志,但他們也沒有自己的意志,我說什麼他們就聽什麼。我知道這個叫作權力。中文是翻「權柄」。

  「夫子,我看起來你是一個有權柄的人。你叫疾病走,它就一定會走。」耶穌嚇了一跳,耶穌希奇。我們會唱這首詩歌,《奇異恩典》(Amazing Grace)。“It’s amazing. It’s unbelievable.”怎麼可能?上帝做事叫我們覺得:哇!有這種事,我從來沒想過。你知不知道你能做一件事叫上帝,哇!有這種事!我沒想過。讓你的信心使上帝吃驚吧!我們希望有鋼鐵般的意志,我們希望:願主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各位,這都在教會裡才能學會。

 在教會裡學習順服和聽主的話

  教會裡面學會順服、學會聽主的話。這說起來又傷感情了。「聽主的話?我當然聽了!」「主啊!請說,僕人敬聽。」牧師的話?狗屁啦!」主的話聽,牧師的話那裡會聽!我沒有說牧師的話就是主的話。但是教會裡面,不管是長執或者是教會任何的一個體系,如果這是浸信會會員決定的,也是一樣,他有權力,那牧師就聽了。如果你來,你就要聽。這個其實不是教會而已,世界上也是這樣。這個制度是這樣,我們就要這樣遵行,你就要想清楚。而且我們對主是絕對的,對世界我們是相對的,也就是世界不是絕對如此。但是,我們也是要有相當的遵行。

教會的懲治

 華人教會看重聽道

  教會裡面,我很希望有敎會的 “discipline”。教會平常訓練我們成為基督精兵。我們華人教會在聽道上面就現實來講名列前茅,我們是全球百大教會前百大,東京國際教會可能是這百大裡不知道是清華還是北大,反正我們排的很前面。如果我們在聽道、講道的事上,尤其這個教會非常要求嚴格,標準很高。那這個教會和每個華人教會,在discipline的事上,恐怕是萬大之後,排名一萬,不能排的。華人教會在學習順從和被上帝約束的事上,那差非常非常的遠,我們根本幾乎還是零的階段,這要求神幫助。

 不看重訓練、懲治、管教

  當然我們在聖經裡也可以看得到,教會的制裁、懲治,如果我們只講負面的時候,有,其實從在舊約的時候,包括以色列人在曠野的時候,神就藉著摩西對那被悖逆的百姓有制裁。在新約的時候,耶穌也有說,如果不聽教會的,就看他如外邦人。傳統的解釋就是,停止他的服事,停止他跟其他弟兄姐妹交通,停止他的聖餐。如果我剛剛講的能夠把這觀念放進去的話,我想這才會有點效,否則制裁對很多人來講,是好事,不是壞事。「不准我來教會聚會啊?哎呀!老子早就不想來了!你叫我不要來,我還樂的輕鬆。不准我領聖餐,唉喲!我根本就最煩了。每次聖餐禮拜拖那久,很無聊耶!」我們需要知道,求聖靈幫助我們知道,教會的生活是榮耀的,是喜悅的,是蒙福的。聖餐是榮耀的,是喜悅的,是蒙福的。如果我們不知道那是蒙福的,那教會制裁根本很無聊,我還巴不得不要去呢!

  我們需要認識。但是我不希望我們今天在這裡只想到制裁,制裁還有好幾個地方。耶穌在馬太福音18章講到,看他如同外邦人一樣,意思是停止他的服事,停止他跟教會的交通。我們今天華人對於服事和交通,根本覺得是一個重擔。所以制裁根本覺得是獎賞。什麼時候教會獎賞我們一下,制裁我一下就好了。我們需要知道那是一個痛苦的事,我需要,起碼是我。

  我記得以前小的時候,包括高中、大學,有因素不能去教會,我都好高興。今天因為學校怎麼樣就不能去教會,好高興!現在,如果今天因為任何原因,不管是我做錯了被制裁,或者有其他因素不能去教會,哪怕我錯過聚會一分鐘時間,都會很痛苦。我覺得我是很幸福,如果我在教會裡面看到的弟兄姐妹,有一隻羊沒有看到,我都會覺得痛苦。我不希望錯過一分鐘教會的生活,我也不希望錯過有任何一個弟兄姐妹,他不跟我在一起。我覺得這是很有福氣的。

  各位,你要想你參加群星會。這裡的年輕人都很年輕,看起來是三十歲以下,還有那年輕人的狂熱嗎?熱門音樂歌手一出現,底下都尖叫。星光閃閃新春聯歡晚會,你希望錯過一個那最優秀的人嗎?教會裡的每個都是主的寶血贖回來的,我不希望錯過一個,我希望我能夠越來越不要錯過任何一個人。教會制裁就是:強迫你不能跟他們交通。你現在在罪惡中間,為了不讓你的罪惡擴大,我們要制裁你。這些在華人教會裡都還差很遠。

  華人教會在訓練人才的事上,如果是訓練(discipline)的事上也還不錯,也有一些了。但是我希望在紀律和要求上,我們能夠做得更好。各位,你不要怕,你不要說:「康牧師啊!這哪一個人請你來駡我們的?」你不要這樣想,這樣想都是需要被制裁的。我希望我們有一個榮譽的心,我希望我們是基督精兵,有好的的形象,我們希望自己有向上、有美善的心。我們希望我們能夠在整個教會裡面,那就不只是自己美善,自己榮耀,我們很希望我們跟弟兄姐妹一起,能夠大家一起成為榮耀的教會。能夠被訓練、制裁、管教。這些如果整個會眾需要,領導階層恐怕加倍的需要。在華人教會裡的確有個教會,注意到制裁、訓練而且很嚴謹,就是聚會所。我還知道華人教會在中國大陸有些華人家庭教會也是這樣。可是因為人總是罪人,當牧師或者領導的弟兄獨裁的時候,也是把整個教會徹底自己敗壞,教會也敗壞,而且很容易成為異端。

  我沒有站在牧師那邊講話,我是站在你們這邊講話的。你不要每次駡牧師都很爽,駡會友你就不爽。我不是在駡任何人。我在說聖經裡面要求教會、神要求他的教會,是一個新婦,聖潔沒有暇疵的,你可以說過去二千年來耶穌一直都沒有來,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這個新婦一直沒有打扮好。我這樣說是有理由的,你說打扮了二千年?老都不知道老了二千歲了,沒有打扮好!啟示錄最後講到「聖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裡從天而降,預備好了,就如新婦妝飾整齊,等候丈夫。」(啟21:2)你說主怎麼還沒有來?因為你沒有預備好。他看到你說,怎麼老婆這麼醜?他還要再用各樣的discipline來訓練你,教會需要有懲治。

  教會當制裁罪惡;不制裁是驕傲

  耶穌有講,有人犯罪,得罪了弟兄,先私下勸,然後公開勸,然後就看他像外邦人。看他像外邦人的意思,傳統的解釋就是停止他的服事。我們今天在教會裡面,不太能夠禁止人進到教會,不太容易。我想這是法律上的事,我不知道像日本的法律,這個教堂我們是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進來?我不知道日本的法律可不可以。我們信友堂有過。有一個弟兄或者會友會對女孩子性騷擾,我們沒有辦法禁止他來,只能跟警察講。警察在門口跟他警告,如果你有任何的動作就要小心。各位,你也知道在美國(我不知道在日本、在台灣是如何),當夫妻離婚了,如果有一方面有凶惡的傾向,他腳上好像有一個發送器,使他如果接近了女子的房子,警察就會捉他。我不是在嚇你,我不是說你要去訂這些東西。我只是在說,教會的discipline,包括看他像外邦人一樣,那個如果不是在我們心裡產生一種,如果不是最早的時候我們對教會有喜悅的話,教會的制裁是沒有用的。

  保羅對哥林多教會也是這樣講,那倒真是像我們今天華人教會。哥林多前書第5章,有人跟繼母同居,哥林多教會就跟很多教會一樣,不敢制裁、不能制裁。保羅說,你們這是驕傲。「我們不制裁別人,我們如果制裁別人才會被說驕傲。」「法利賽人啊!你們當中誰是沒有罪的,可以扔第一塊頭。」這都是一些很下流、用聖經的話來妨礙上帝道的進行。需要有制裁的,保羅很嚴厲的說要有制裁。然後保羅說要把這個人趕出去,交給撒但敗壞他的肉體。後來在提摩太書裡,保羅也有講到說,有人傳異端,我已經把他們交給撒但敗壞他的肉體。那個意思大概都是一個人在教會裡面一直犯嚴重的錯誤,(什麼叫嚴重的錯誤?這真的很難說的。這要看各教會的規矩。)我們就停止跟他的交通,就有一點像讓他變成浪子一樣。他在罪惡的世界,在撒但的手下,或者(原文沒有或者,但我們就加上一個或者)他在沒有教會的生活中,沒有人關愛提醒他,他當然放縱情欲、聲色犬馬,但是當他床頭金盡,像浪子一樣被折磨,連豬吃的豆莢都沒有的時候,他或許可以醒悟過來。

  教會的懲治其實在今天的社會裡,根本不能有什麼懲治。事實上,教會二千年來,即使教會在中世紀有最高權威的時候,最多的懲治也是開除逐出教會,沒有辦法對任何人有身體上的任何責備的刑罰,因為神沒有把這個刑罰、權柄交給我們。這個權柄是在國家的手裡的。但是希望我們停止你的聖餐,停止你的服事,我們不再歡迎你到我們當中做服事的時候。希望這個事,是對被懲治的人已經產生,不要說一年、半年、一個月,一秒鐘都會叫他極其痛苦。我希望我們有這個生命,這個懲治就是有效了。

  在教會裡訓練、學習、讀經、禱告、探訪、事奉忠心的服事

  但是、我今天不是只講懲治,我覺得有更多的部份包括訓練。我們在生活中訓練,讀經、禱告、探訪、事奉。這個可能在這個教會裡面,這方面真的非常的好。昨天文耀也跟我講,以前看到游伯伯(你們當中很多都不認識了,因為你們都太小了還不知道,我們白頭宮女話天寶,很久以前的事,你們三十歲以下的人怎麼會知道),他們那時候游伯伯還是董事,還洗廁所,我沒有說現在的董事要洗廁所,我只是在說服事。我們學習服事、學習忠心的服事,我想現在的很多同工也是一樣,很有榜樣,我們感謝主。我們教會是可愛的、可喜悅的。

  我曾經對會友發過脾氣,我曾經對我很喜歡的會友,包括信友堂的和其他教會的,因為我從來沒有把自己當客人,發過脾氣。因為他在說牧者或者弟兄姐妹的不是,不管他是牧師或弟兄姐妹。我會很忿怒的說,「你不可污辱我的教會。」各位,我們可以責備,我們可以說人家,但是我求主讓我們帶著愛心,或者有的時候我們不宜說就不要說,讓我們看到教會是美好的。你說:「康牧師!您到我們的教會來看看,您就不會說這個話了!」我在任何一個教會包括我們信友堂,我都知道有令人慘不忍睹,令人髮指的罪惡和愚蠢都有,包括我們牧師所做的。但是,救恩的奇妙就在這裡,神在罪人中做奇妙的工作。耶穌基督的拯救,他的流血,聖靈的光照引導,但是不能減少神藉著教會對我們勸戒、提醒、責備、訓練,這些,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不過我們也感謝主,我們願意走,我們的主就讓我們很豐富的有收穫。


 
文字PDF /      講道MP3 / 
發佈者來自/68.194.187.194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