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講道系列

標題 / 140103 忠心與成熟 (民數記11:1-6;10-15;哥林多後書3章)        編號 /  1044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Fri May 1 03:26:53 2020
文字PDF /      講道MP3 / 

忠心與成熟(民數記11:1-6;10-15;哥林多後書第3章)



  民數記11:1-6、10,「眾百姓發怨言,他們的惡語達到耶和華的耳中。耶和華聽見了就怒氣發作,使火在他們中間焚燒,直燒到營的邊界。百姓向摩西哀求,摩西祈求耶和華,火就熄了。那地方便叫做他備拉,因為耶和華的火燒在他們中間。他們中間的閒雜人大起貪慾的心;以色列人又哭號說:『誰給我們肉吃呢?我們記得,在埃及的時候不花錢就吃魚,也記得有黃瓜、西瓜、韭菜、蔥、蒜。現在我們的心血枯竭了,除這嗎哪以外,在我們眼前並沒有別的東西。』……摩西聽見百姓各在各家的帳棚門口哭號。耶和華的怒氣便大發作,摩西就不喜悅。」

  這一幕也是很刺激的。總共兩百萬人,不知道多少人用一個帳篷。說有十萬或五十萬帳篷,每家坐在帳篷門口不是迎接什麼,就在那裡哭。有的時候,我們家裡也有這種場面,教會也有。小孩一個哭,哭到最後爸爸、媽媽也想坐下來哭,但又要處理那問題。不要把這荒唐的場景想成只有在家庭、電車裡面,教會裡也很多這種情形。一個,上帝也在發脾氣,降下火;一個,老百姓也在發脾氣,說我們實在受不了,這種生活很辛苦。

  發脾氣發到最後,第11-15節,「摩西對耶和華說:你為何苦待僕人?我為何不在你眼前蒙恩,竟把這管理百姓的重任加在我身上呢?這百姓豈是我懷的胎,豈是我生下來的呢?你竟對我說:把他們抱在懷裡,如養育之父抱吃奶的孩子,直抱到你起誓應許給他們祖宗的地去。我從哪裡得肉給這百姓吃呢?他們都向我哭號說:你給我們肉吃吧!管理這百姓的責任太重了,我獨自擔當不起。你這樣待我,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立時將我殺了,不叫我見自己的苦情。」

完全依靠上帝,也完全盡心盡力

  我講道希望是跟每個人講的,包括大人、小孩、信主的、沒有信主的,因為神的信息是給每個人聽的,甚至我們可以說是給萬物聽的。聖經並沒有說貓狗不能聽。我們所希望的是每個人都能認識神、服事神。如果有人有這福氣,我也想到我們當中有人如果將來要作傳道人的時候,或者已經是傳道人,或者是作小組長,不管怎麼樣,大概都有一個現象,就是:為人民服務、為教會服務是很辛苦的。

  咱們又說到難聽的話了。基督教也好,共產黨也好,儒家也好,或者任何一種有理想的人,很容易變成虛偽;甚至很容易滿口仁道德,一肚子男盜女娼。

  我想我們基督教有最大理想,要把上帝的愛、正義呈現出來。我們要善良,要聖潔,要如何地公義、正直。我們有這最高的標準。這最高的標準,我們跟其他的宗教、意識形態,特別跟理想主義不一樣。不一樣的地方就是:我們完全需要、隨時需要依靠上帝。我想就像共產主義,共產主義是:天上沒有天皇,也下沒有龍王;我就是天皇,我就是龍王;人民的力量是大的,黨的力量是大的,要有信心。這一點我們就完全沒有,我們完全依靠上帝。

  不過,我說完全沒有、也須要把它修正一點,我們全心全意的依靠上帝,並不是依靠上帝或上帝的恩典我們就可以懶惰。這一點基督徒一定要記得,我們要非常勤快、努力、盡心盡力地先做準備,要有美好的準備工作,要有非常努力的實踐。但是,我們會說,這一切,從準備、從開始到結束,通通是神的恩典托住。每一件事情,從構思到成全都是神的恩典和神的權柄百分之百、千分之千、萬分之萬托住,但是這不減少我們每分每秒所需要有的努力,也不減少我們在生活中可能會有的打擊。

基督徒生命,有時有美好的改變,也時是負面的改變

  民數記的這一段,等一下我們還會看到類似的,其實這也實在是我們基督徒的道路。我不知道我們當中有沒有人是慕道友,或剛剛信主,或聽到一些見證、一些詩歌,「哎呀!神是多麼的美好。」像我們剛剛看的,「自耶穌來住在我心,我生命有了何等奇妙的大改變。」然後我們聽到很多見證,以前怎樣,現在怎樣。各位,我非常喜歡聽見證,很多這些見證都相當的真實;也有很多這些見證,不能說不真實,但很多時候是不完全。所謂不完全就是,「我生命已有了真奇妙的大改變」,那是真的;但是同時,我生命沒有一點大改變也是真的。我們的生命已有了奇妙的大改變,翻天覆地改變是真的,但是那老我有時候有負面的改變也是真的。基督徒需要能夠承認有這個問題、這個現象。

  我們出了埃及很高興,我們信了耶穌很高興。這一點我也提醒我們在座的,不管是基督徒、非基督徒,那是真的。我們信耶穌,知道這位真神非常喜樂,歡天喜地,這是真的。如果有人信耶穌沒有很歡天喜地,也沒有關係,因為聖靈的工作並不是說你一定要歡天喜地。

  耶穌跟尼哥底母講重生時說:「重生的工作是聖靈的工作;聖靈的工作有一點像風的工作。」有的風是龍捲風、颶風、狂風大作;有的風是微風;有的風是幾乎感覺不到它的存在;甚至有的時候就只是氣了。這一點,有的時候你在家裡也會這樣子,天很冷的時候,有一股冷流不知道從那裡吹過來的,你就會感覺得到。

  風或氣或者上帝的工作,有的時候是很狂飆的,有的時候是很柔和的,有的時候是不能體會的。事實上,這一點我也覺得我們須要知道。原文的「風」、「靈」、「氣」是同一個字。我們生活中也可以感覺得到,靈不去說它了;氣和風──氣大一點就是風了,風小一點就是氣了。

  風、靈、氣都是指著聖靈的工作。你的氣和你的生命息息相關,而聖靈又跟生命常常連在一起。叫人活的是靈,叫人生的是靈,叫人有生命的是靈,叫人能生活下去是靈。靈給人生命、生氣,可是靈或者氣叫人活下去,往往是無知的狀況中。你一天廿四小時都在呼吸,心都在跳。你在呼吸,這是很平常的。平常我們根本忘記我們在呼吸了。你知道你在呼吸的時間不到千分之一。當你知道你在呼吸的時候,往往是你氣喘很急的時候;要不然就是空氣很悶的時候;更慘的就是心肌梗塞、呼吸困難,你覺得氣沒有了,你很需要氣。

  我希望基督徒以後這種春令會、培靈會、冬令會、特會、特別講員都能停止。不是不喜歡這些東西。而是希望一個教會能夠有正常的教會生活,不要靠外來的講員,不要靠特別的聚會。

大復興,是聖靈的工作,但不是常態

  從十八世紀開始,美國教會歷史上第一次大復興、第二次大復興,教會就非常看重一個東西,大復興。我以前也是這樣。我以前常在想「中國什麼時候會有個大復興?像野火燎原、像星火燎原一樣的大復興?」通常想到的,像:懷特腓德(George Whitefield)、衛斯理、葛理翰、趙鏞基。其實他們都已經差遠了,裡面煽情誇大太多了。可是約拿單・愛德華滋(Jonathan Edwards)的那種大復興可以蔓延到全世界該多好。

  各位可能聽過,朝鮮在清朝末年有個大復興,也影響到中國山東大復興,也影響到其他一些長遠的事情,或者以為長遠的事。我現在不去想這些事了,包括聖經裡面講到的大復興。聖經裡面講的復興,那可真是聖靈的工作。教會歷史上這些大復興很多不是聖靈的工作,很多是人栽培出來的,尤其有個查爾斯・芬尼(Charles GG. Finney)。那是人栽培出來的,實在很作假。我覺得,包括葛理翰的很多復興運動,也是製造出來的氣氛;我非常不喜歡。

  但是有真實的復興。聖經裡面,希西家、約西亞王時候的復興,那是非常真實的。但是即使是那樣的復興,我仍然說有兩件事要注意。即使真的是聖靈的工作,也是人亡政息,他一死就停了。列王紀、歷代志裡,大復興中所有的偶像都被拆毀了,你有沒有問一個問題,怎麼不到一年新王一就位,偶像又都出來了。那大復興,聖經講是真的,可是那不是一個常態。

  我聽到的大復興,譬如說:七十年代在美國有一個中型或小型的復興,可能也算真實的。有一個循道衛理宗神學院叫Asbury,位於肯塔基州。這個神學院在有一次早上約十點鐘的一般正常的靈修或者他們叫 “Chapel Hour” ,就是大家一起靈修,大概半個鐘頭的時間。照書上寫的是就有聖靈的工作。聖靈的工作就是,有學生到前面禱告,就開始有人哭泣。 “Chapel Hour” 結束,十點到十點半結束了,還有人跪在那裡禱告沒有走;不但沒有走,又越來越多人來了。本來那個chapel不是很嚴格的,不是每一個人都要參加。但越來越多人來了,老師、校長也來了,大家都跪在那裡禱告。因為有要上班、工作、上課的,所以還是有些人離開了,但是相當多的人來這裡。不僅是學校的學生、老師來了,宿舍裡的家眷也來了,大人、小孩進到房間裡就開始受感動,跪下來禱告了。整個學校的屬靈氣氛就有了很大的改變。各位,這個禱告聽說沒有停下來,繼續有人在那裡禱告。

  你們參加一些大型的退修會,像生命季刊,他們有的時候也會有24小時的禱告會。那些我也參加過,可是累死了。那都是排班的,我在這個二個鐘頭,下面誰在那裡接續。24小時連續的禱告會,有的時候是希望整個時候的培靈會是三天,就是72小時不要斷,大概也常常會斷,就是實在很累。我沒有說這不好,我沒有說我們一定要常常這樣。我說的剛好相反,那種連續不斷的禱告會,那種72小時、720小時不斷的禱告會,其實不是一個平常的狀況。

  Asbury的復興不只是這樣,我覺得相當有復興的就是,在一、兩天繼續持續以後,就有些學生請假離開學校,到別的神學院作見證。我記得我那時候應該是高中的時候,六、七十年代的時候,我要了一些書來看看那情形,就是有學生到不同的神學院見證主,他們沒有見證別的。我看了很感動,真的想跑過去了。Asbury是一個普通、但很保守的神學院,本來也很熱心傳福音的。但是聖靈好像有一些工作,讓他們非常的熱心去其他的學校見證,沒有講別的,就是提醒別人,「耶穌的愛真是的真實,我們在這幾天體會到了」。這個復興,我還沒有看到教會歷史上的書多提,不過我自己知道這持續了大約一年的時間,他們到不同的神學院作見證,事奉也有一些更新。但是也就過去了,你不能指望每個神學院天天都是這樣。

最重要的事:正常的基督徒生活,長期穩健地認識主、操練和讀經禱告

  後來我在這幾年就有一種想法,我以前非常指望大復興,宋尚節式的、聖經裡的五旬節式的;或者希西家式的、約西亞王式的,把全國偶像都除掉;或者尼尼微城式的,大家披麻蒙灰悔改。現在我不指望這些了。不是不指望這些,而是我知道大復興,神要它起來就起來,神沒有要它起來就沒有。我們當然可以求神讓它起來,但是通常是一、二百年才有一次。我們不能夠指望百分之一的事情,天天發生在百分之九十八;我們應該指望的是我們正常的生活。


  這一點,我想到毛澤東也跟我們基督徒很像。他想要十年、廿年就來一次復興運動,或者那時候他常常要發動大的運動刺激人心。我覺得毛澤東動不動就來一次大的復興運動,薄熙來也想要來一個大的。我是覺得中國可以搞得起來,因為中國的民眾心裡總有一種動的因素在那裡,如果碰到一個會煽情的運動就起來了。我覺得在華人的教會裡面,對不起我這樣說,像唐崇榮牧師、遠志明牧師,他們也有一點這種想法,「老子那一天到天安門去開佈道會,兩百萬人把整個紅色江山打下來。」我們希望是一個紅衛兵檢閱的那種情形。我猜你們年輕一輩的是很難想像的。我那個時候是高中生,我後來看到一些那種狀況。好像是幾百萬的紅衛兵在大太陽底下,看到毛澤東喊:「毛主席!」「毛主席!」就這三個字,喊兩、三個鐘頭。那時候我也聽過很多,後來有人會問,「那大、小便怎麼解決?什麼怎麼解決?很多問題怎麼解決?」各位,那個事情興奮的事完了之後,就是知青下鄉。知青下鄉,你們知道完全失敗了。

  我看過兩幅照片,一幅是宣傳的照片,幾個容光煥發、紮兩條辮子的女孩子上火車,堆著笑容,手上的牌子,「下鄉光榮」(老一輩的還記得)。你去鄉下,我想大概不用一年,不用半年,甚至不用一個月,大概一個禮拜,真相都暴露出來了。包括農民真討厭你們這些知青,事不能幹,意見特多,包括知青非常討厭、看不起農民。雖然說什麼「農民腳上踩著大便,其實他們無比乾淨」,毛主席會說這些話。

  我看過另外一幅照片,我忘記在鄉下多久,大概上百個或一、兩百個一群年輕人,通通不是跪而是趴在黨部書記前面,求政府讓他們回城市去,青春都沒有了。

  在教會歷史上,這種事也很多;包括今天在中國的家庭教會,恐怕也有這種情形。我聽過很多在特會裡面被感動,以至於他們要去下鄉。共產黨是毛主席指揮到那裡就去到那裡;我們是那裡需要福音,我就去那裡,「新彊、青海、蒙古鄉下,我去。」可是,你的熱心、熱誠能夠支撐多久?

  我不反對你去這些地方,我也知道如果再講這類的悲劇,其實大概在十九世紀末、廿世紀初開始,西方的神學院很多都變成自由派。西方的宣教士來到我們中國,帶著火熱的心要把中國改變成基督教的,但是他們通常都是自由派的。他們覺得中國實在太苦、太苦了。這的確也是太苦了。他們有人道的精神,但已經不相信福音。頂頂有名自由派的代表就是司徒雷登先生,(毛主席寫了一篇文章──〈别了,司徒雷登〉),或者再早一點的李提摩太,「我們不要傳那些福音了。不要傳那些迷信的福音。不要傳那些過時的福音。我們西方都已經丟掉了,還要把這些封建迷信帶給中國人嗎?不要。我們要傳什麼?我們到中國要做什麼?辦學校、辦醫院、做好事。」李提摩太和司徒雷登是最好的代表,尤其是辦學校、還有辦醫院這兩件事。

  各位,現在也許還有很多人記念他們。我認為他們也是完全失敗。醫院現在連影子都沒有了。學校,包括燕京大學訓練、培植出來的,大概都是共產黨。主要都是地下黨員,那幾個在反右運動的時候都被清算掉了,而且到了後來,我看過一些,包括你們知道的著名歷史學家費正清。這些人,他們的上一輩大概都是自由派的宣教士;這些自由派宣教士的兒女,完全沒有改變中國,反而被中國改變了。今天西方大學的漢學系大概都是他們辦的。他們覺得中國好了不起、好稀奇、好偉大;儒家的很偉大,文學很偉大;然後最重要的,可能是共產黨加上這些最偉大。所以,西方的漢學家普遍是親中共的,普遍喜歡中國。

  我要說的就是:這些熱情為主、任何的熱情為主,如果不建立在一個長期的、穩健地對主的認識,以及長期穩健地操練,那熱情是沒有用的。

  我也知道你們在做這個事情,也有這種體會。每一個來到這裡的非基督徒,不管是長輩或晚輩,我們都很希望怎麼樣地給他們拼命灌輸,怎麼樣地講一篇道好讓他流眼淚,怎麼樣地打通他的任督二脈。打通了,受洗了,浸一浸就好了。各位,這不是辦法。我們急切是好,但我們需要禱告,需要依靠上帝的大能,而且這個甚至不是一個人受洗、信了耶穌,問題就解決了。重點是:這個人有沒有真的認識主,他裡面真的有沒有聖靈,而且他是不是重生的,聖靈讓他認識我們所信的這位神是又真又活的,甚至這不是一個觀念上的改變。

  其實毛澤東要做的,也是要有個新人──新時代的人。新人的產生,他們跟我們也很像。一般來講,中共早期的時候,我們叫查經小組,他們叫讀書會,讀馬列的著作。我們台灣以前白色恐怖也有這現象──你越禁,人家就越喜歡,學生也偷偷讀,有很少數偷偷讀《毛語錄》這些的;跑到大陸去的林毅夫就是一個。林毅夫現在是北京大學教授,前世界銀行副總裁,是台灣跑過去的一位上尉軍官,後來成為經濟學者。這些人都是有理想的人。這些人都是看到現實社會的不好,然後想要改變的。對不起,我這樣說,這種改變完全是惡夢一場,還不是春夢一場,但是我不要去提這些事情。

  我不是反共說這話,我覺得你想要推動資本主義,或者推動民主,或者推動任何東西來改變中國、改變世界,我覺得到頭來都是空。會有有限度的改善,這我不否認(不承認有限度的改善,是不誠實的);但是,不會給人永遠的安身立命。我也要強調的,我希望今天的教會、我希望我們也能多認識:你要作一個正常的基督徒,要作一個平常的基督徒。包括共產黨,如果他要長期執政的話,不能天天搞運動;需要在制度上、人心上有個徹底的改變。他們能不能辦到?我很懷疑。但是他們有沒有做到一些?我覺得也是有。這做到一些,因為上帝的一般恩典也在其中,所以我並不會說,他們是一團漆黑。

  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民族都有他優秀的地方。黨派也是一樣,有它的缺點,有它優秀的地方。只是再優秀,他不能進到上帝的國;再敗壞,他也不能攔阻上帝在他們身上有工作。我只是在講到我們基督徒,當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時候好喜樂;但是,以後在曠野的生活就有很多艱難。這艱難裡面,有很多上帝給你的祝福,包括嗎哪。你還是會有艱難,所以一個基督徒必須認識你信了耶穌以後,我生命已有真奇妙大改變是真的,但是最奇妙、最大、最重要的改變就是在平常見微知著,在很小的事上,我們開始有一些改變,希望我們總是漸漸克服這些問題。

  摩西有他的困難,摩西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他不也是一樣困難嗎?當責任、工作太多的時候,我們沒有一個人承受得了,我們會受不了。神就給摩西更多的人來做這些事。我們在第一天有講到聖靈和教會,需要有神的靈在人的當中工作。而神的靈和神的話又是不能分開的,所以勉勵各位弟兄姐妹,養成一個正常的靈修習慣,有琚A每天十分鐘、廿分鐘,五分鐘都可以。貴在有琚A貴不在多;貴在有琚A貴不在一曝十寒。靈修穩定,聚會穩定,平常的小組和團契也是穩定,不在多,在有琚C當然,我承認我們需要在小組、團契裡面,品質也需要加強一些,這是一定,也是互相的。

  各位弟兄姐妹,我很希望你們能夠多多開始加強你們的禱告生活。剛才我們會前也有一些禱告,我估計東京國際教會跟我們信友堂很像,基本上有相當多是知識份子,基本上是一種福音派式的帶領,很注重聽好的道、講好的道,也規規矩矩的;但是對於禱告的生活,我覺得恐怕就容易忽略了。我覺得禱告的生活,如果不是比讀經的生活更重要,至少是一樣的重要。我自己也在禱告的事上有很大的缺失,求主赦免,我們也求主幫助我們。

  這裡講靈命更新,我要強調:靈命更新不在特別的培靈會、冬令會。一年一次也好,一百年一次也好,兩百年才有一次的大復興也好,第一我們不一定碰得到;第二,就算碰到了,能夠有多少效果也是有問題。

約西亞王時的大復興,也是人亡政息

  我讀一段經文。其實你在看歷代志和列王紀的時候,就知道是有問題的。舊約西番雅書1:1-5,「當猶大王亞們的兒子約西亞在位的時候,耶和華的話臨到希西家的玄孫,亞瑪利雅的曾孫,基大利的孫子,古示的兒子西番雅。耶和華說:我必從地上除滅萬類。我必除滅人和牲畜,與空中的鳥、海裡的魚,以及絆腳石和惡人;我必將人從地上剪除。這是耶和華說的。我必伸手攻擊猶大和耶路撒冷的一切居民,也必從這地方剪除所剩下的巴力,並基瑪林的名和祭司,與那些在房頂上敬拜天上萬象的,並那些敬拜耶和華指著他起誓,又指著瑪勒堪起誓的。」

  你看到一件以色列人很恐怖的事情。這事情,我今天看教會歷史就覺得一點都不稀奇了。在美國,包括在新派、自由派、教會裡面,的確越來越多這種混同的宗教,敬拜上帝、相信上帝,口裡這樣說,但是實在對聖經很多批判,對其他的宗教也有很多的包容和接受。這種現象,如果你看約西亞王,他可能是以色列歷史上最好的一個王,跟希西家是伯仲之間。我們不看希西家,雖然希西家有類似的情形。

  歷代志下34章,約西亞王實在是一位很可貴的王,34:3,「他作王第八年,尚且年幼,就尋求他祖大衛的神。」第1節講他登基的時候是8歲;作王第八年應該是16歲,他就尋求神。可能父親留下來的老臣很難同工,「到了十二年才潔淨猶大和耶路撒冷,除掉邱壇、木偶、雕刻的像,和鑄造的像。」他把整個耶路撒冷的偶像、假神通通潔淨了以後,就修理聖殿。如果你們有一天,十年、廿年、卅年之後回到這個教會,發現這個教會是斷簷殘壁,什麼都沒有了;或裡面還有兩座觀音像,偶爾有些佛教徒來這裡拜一拜,荒涼的。你會很傷心嗎?丁媽媽的家拆掉了,我看很多人也會很傷心。約西亞王看到聖殿裡破舊的樣子,他就開始修。

  修聖殿的時候,這跟我們中國歷史上在伏勝氏的家裡找到經書(今文經、古文經)一樣。就是他們在耶和華的殿裡面偶然,34:14,「他們將奉到耶和華殿的銀子運出來的時候,祭司希勒家偶然得了摩西所傳耶和華的律法書。」有人到教會裡面,清理教會,不小心找到一本聖經,你聽了會不會很諷刺?教會裡最多就應該是聖經。找到了一本聖經,這也表示當時沒有聖經了,沒有人讀聖經。是,你看這約西亞王是很敬虔的。他的敬虔可能是聽傳統說偶像不好,他就要去掉,但他並沒有一本聖經作參考。找到了聖經,18節,「書記沙番又對王說:祭司希勒家遞給我一卷書。沙番就在王面前讀那書。」這裡寫的實在太平淡了,你不知道那平淡話裡的驚天動地,「王聽見律法上的話,就撕裂衣服」。

  各位,我現在來讀聖經,讀的當中,我們有人會撕裂衣服嗎?有人會讀到大哭,撕裂衣服是大悲的感覺。他讀到什麼經文呢?這律法書一般聖經學者解釋,律法書大概都是指摩西五經,這裡特別可能指摩西五經裡的申命記,特別是28章;那裡,前面幾句特別講,如果以色列人聽神的話,神會祝福他們;後面整篇、大篇地講,如果以色列人不聽神的話,以下的災會追著他們。約西亞王聽到這裡,就把衣服撕裂:「哎呀!完蛋了,我們這樣得罪上帝,還得了啊!」然後,就要去問女先知:「我們這樣得罪上帝,現在要怎麼辦?看上帝的話,好像災難就要來了。」看起來沒有男先知、也沒有祭司可以問。如果你們今天找到一本聖經裡面有問題看不懂,你問誰?你問牧師,你問長老,你問理事長,你問傳道人。都不問他們,因為這些人不知道都死了,還是怎麼樣,到最後去問一個小女子,這都表示當時整個教會荒涼的情形。

  24節,於是女先知戶勒大就回答他們說:「耶和華如此說:我必照著在猶大王面前所讀那書上的一切咒詛,降禍與這地和其上的居民。」感謝主,約西亞王聽到這個事,他一開始已經除偶像,在他意識中知道偶像是不對的,但他還不知道問題已經嚴重到個地步──神定要毀滅。

  各位,倘若我今天健康檢查,得了癌症,只有六個月好活,或只有六天好活,各位大概也聽過這類的事,我要怎麼生活?我的生活,這六天也好、六個月也好,我希望我能積極的生活,不要悲觀,不要絕望。

  倘若耶和華要毀滅這地了,我們已經逃不了這個災了,那怎麼樣?(我們今天下午講到末世的教會就會講到)有人的觀點就是:趕快吃喝,趁火打劫;那比日本人還不如。日本人地震的時候。還不趁火打劫。海地的人才會這樣子。

  各位,世界末日要來了,我們還是希望過一個正正經經的生活。事實上剛好不是不正經。當基督徒知道世界末日要來了,我們活得更積極。約西亞王就是這樣。他就勉勵全國的同胞要讀神的話、要除去偶像。34:29開始到整個35章,講到要守逾越節,這是一個很好的王。這個很好的王把偶像都除去,也恢復對耶和華的敬拜。現在再回到西番雅書,你看那個地方還是有這麼多的偶像,耶路撒冷還是有那麼多可恥的事情。

過一個正常的基督徒生活,依靠上帝,穩健成長

  「人種什麼,收的也是什麼」,不必基督徒講這個話,這非基督徒也講的,「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不是不報,是時候未到」。上帝一定會種什麼收什麼。上帝的神蹟奇事、權柄不打破這個因果的原則。你種什麼,一定會收什麼。

  在講到因信稱義的時候或我剛剛講人種什麼收什麼,都講到神的恩典和權柄。加拉太書最講神的權柄、神的恩典。我們當然知道神的恩典讓我們得到拯救、得到豐富,但是我們生活中,需要因著主有恩典、主是公平的,養成一個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種什麼收什麼的生活習慣,因為我們知道神是公義、正直、善良的神。我勉勵各位,靈性的復興,在罪惡艱難的世界裡面,我們需要依靠上帝。

  我們現在回到民數記。有艱難的時候,他們就抱怨。有抱怨的時候,我們也須要想到:我們在教會的服事、我們自己在生活中的事,不跟我們在世界上所聽到的一樣。世界講,如果艱難,我們常常聽到的就是:焚燒、作雷鋒、死掉、盡忠報國;這些都不是聖經裡給我們的模式。聖經並沒有說,以死報君王是對的。聖經從來沒有這樣講。聖經對我們要活下去、要活命是很真實的。所以,我們不應該一天到晚講仁義道德、奉獻,到最後人家都來奉獻給他,但滿肚子都是男盜女娼。我們不應該有那種虛偽,因為神沒有輕看我們生活中物質的需要。神不但沒有輕看,神還要我們在禱告中祈求,所以你有吃有喝、有玩有樂是好的。

  工作很多,沒有人做怎麼辦?就不要做了。這太簡單了。沒有人做,就不要做!你說「我沒有力氣做」,那就不要做。神不是法老,我們只是十歲的小孩子,神不會要我們背起三十歲的人才背得起的重擔。沒有。聖靈會做重要、奇妙的工作,但是聖靈最奇妙的工作,是讓我們長期有恆、而且繼續漸漸進步的服事主。而那繼續漸漸進步,也不是說我們能夠擺脫生理的規則。對,有的時候我們會說,神讓我們特別有力量,神讓我們特別像參孫一樣,不過不是常常如此。

  我這幾年充分體會到我的體力大大不如以前了。以前還喜歡裝,「啊!沒有啦!可以。」現在不行了,晚上要休息一下了。各位,這沒什麼丟臉。我們不要有那種情結,「我最好在講台上吐血死」;不必這樣!不必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鞠躬下台就好了!神的家是繼續會進展下去的。我們不需要有毛主席死在位上的情結。早一點下來,不要作老糊塗,請年輕人繼續下去。「哎呀!年輕人都不懂事,怎麼接班啊!請他講一篇道,講得亂七八糟。」各位,那是你的錯,你為什麼不讓年輕人不亂七八糟講道?

  我的意思,我再一次說,我們要過一個正常基督徒生活。我們不要乞靈於那些大復興、大講員或者特別的聚會。我們不要乞靈於這些。我特別舉約西亞王作例子。有這麼多復興,他死了,你看什麼都沒有了;甚至他還活著的時候,耶路撒冷還是那麼多偶像。神在長期中怎麼樣逐漸逐漸地做,這我們不知道。所以我也很感謝主,你們如果覺得說:「哎呀!康牧師你來啊!冬令會來啊!我們教會平常都是累死了,平常都吃不到糧食。」那我來也是害死你們。一年吃一頓飯,這是什麼話嘛!你就學習在平常生活中,好好聽道。沒有好的道,起碼你好好看聖經,好好禱告,學習過一個正常的基督徒生活。這正常基督徒生活,不管你是在迦南美地,流奶與蜜之地,或在曠野,或者在所多瑪、蛾摩拉,或者在埃及,都可以過的。

  這個世界沒有那個地方是聖地的。你看在埃及,你忘記了嗎?約瑟在埃及不是有很好的見證嗎?在巴比倫,但以理在巴比倫不是有很好的見證嗎?「哎呀!日本這個地方好抵擋神!」各位,你覺得美國那個地方不抵擋神嗎?你現在應該看到一些新聞了,歐洲、美國……這些後基督教的國家,對上帝的厭惡和憤怒,比這些沒有接觸過基督教或沒有受基督教洗禮的國家,還更反對上帝。今天你在美國要用基督教的價值來講道,那比在中國、日本都要更困難。尤其是兩個東西,我不知道你們知不知道。第一個,你在美國如果敢講上帝創造的話,你的學術前途就沒有了。你在中國大概還可以講一講。在美國,你只要說進化論是錯的,你就該死了。第二個,你在美國只要講到同性戀是錯的,那你也該死了!你在日本、在回教國家還可能可以講一講。  

  這個世界沒有一個所謂長久的基督教國家。我覺得以前傳中國的那些大復興,也都是假的話──加油添醋越加越多,結果都是泡沫復興。但是,你在非洲、中國、韓國,的確是常常看到,在艱難、辛苦、缺少傳道人、環境很逼迫的情形下,人會去依靠上帝。只是我不喜歡把那些東西也渲染得好像活神活現一樣;那裡面一定有很多的軟弱和敗壞,我們還是求主,我還是說這句話,讓我們在每天的生活中,過一個正常的基督徒生活,依靠上帝的生活。

  好的講員,這你在網上隨時都可以找到很多,但那不能取代你正常的基督徒生活。不但不能取代,那應該是協助你正常基督徒生活的。如果不能協助,你不要聽這些東西了。我們的正常基督徒生活、正常的教會生活、正常的靈修生活、正常的學習順服,我們的靈性更新就在生活裡面慢慢養成的。我也不知道我講這個是不是有一點個人成份太重了,因為我就是曾經非常追求那種很特殊的屬靈經驗,希望一舉成功,任督二脈打通了,功力很好,就下山了。各位,沒有這樣的。教會歷史裡可能有,但是我還是說,比較多的,我覺得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狀況,甚至我昨天有講,從小就在教會長大的,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重生得救,然後就穩定地慢慢成長,當然也有跌倒、也有退後的時候,有起有伏,但是所有的起伏能夠讓你更加的穩定。

認識神豐富的恩典和慈愛,讓我們生活、事奉更穩健的成長、成熟

  我們來看以色列這些百姓,始終上帝的道在他們心裡面沒有紮根,他們的情形是怎麼樣?就跟你我一樣。事情順利的時候,就感謝主;事情不順利再久一點的時候,就不感謝主了,就抱怨了。沒有東西吃、沒有水喝的時候,就抱怨。各位,這是正常的;這不是壞事。但是你需要在上帝給你的每一次的帶領裡,你能夠往前進。

  我到今天也是這樣。我跟康師母很少吵架,但是還是有吵架的時候。那吵架的時候也真是很憤怒,然後就很灰心,什麼壞的事情都會想起來,「這婚姻是不是搞錯了」……等等。假如說,最早的時候會覺得上帝是怎麼帶領的?上帝怎麼這樣!都不想信了。可是慢慢會有成長的,每一次的成長,道歉的時間就會快一點,悔改的時間就會快一點。也不是光道歉、悔改,吵架還是是非是最重要的。我有的時候吵架覺得自己有理,沒有理當然要認罪悔改,向她道歉。但是如果有理呢?你們應該都有經驗,經驗應該也很豐富。吵架很累的,吵完架非常累,非常疲倦,也很沮喪。那其中有一個,假如我們氣已經過去了,吵已經吵完了,可能剛剛和好,甚至還沒有和好。有的時候也有一個想法,我常常就會有這種想法,「好了!算了!以後不要講了!講有什麼用呢?就吵架嘛!不要講了。」譬如說,假定我跟康師母吵架原因是她遲到了,遲到是小事,遲到才遲到三分鐘,吵就吵了三個鐘頭,何必呢?以後不要講,她遲到就遲到,我這個人很講究準時。我現在不會這樣想,我現在覺得每件事都應該有正面的。吵架結果也許她又把一些我的錯誤講出來,是很丟臉的,我就想那以後不要吵了!我現在會想到,除了認罪悔改以外,我還希望能夠更積極──正確的事、我該講的,我還是會講,只是我可能更有技巧。

  總之,我們的生活應該要有進步。我不敢說是跳躍式的。我不敢說我們的GDP每年一定要超過百分之十。這是中國的目標。每年能夠繼續增加0.1也不錯,甚至穩定的定下來,壞的地方能夠改進,都很好。為什麼一定要GDP呢?也許我們的貧富懸殊更拉近一點,也許我們的識字率更增加一點,也許我們的污染更減少一點,我們還是可以進步的。我們需要穩定的進步,不一定要非常。各位,你要小心,這個不太容易的,因為現在的世界講民主。我尤其不大喜歡民主的作風,常常要作秀。作秀就是常常要刺激,要有一個很特別的。尤其在選舉前,可能選舉前幾個鐘頭有個什麼消息,讓你能夠多得到0.001的選票,那可能就贏了。我們不是在追求這些東西,我們是認識上帝,然後求主。沒有很興奮,沒有很刺激,就跟你平常吃飯一樣。每一頓飯不是很刺激,不是很興奮,今天沒有吃到魚翅、海參,但今天吃的就是正常的飯,而我們百分之九十九的是吃這些飯,吃得健健康康的那就好了。

  我也希望你的運動不是一曝十寒的。你的吃東西不是一曝十寒的。你的正常的生活不是一曝十寒的。那我們越來越認識主,越來越領受主的恩典,我們的教會生活、復興、更新,我們的忠心事奉,就越來越能夠成熟。這個成熟,我這幾天都有講。基督徒的成熟長大更新,教會的美好,我認為從聖經來看,認識神是不可缺少的一環。對讀經禱告,對神的恩典,這我們真是求主幫助了。我想東京的教會在這方面應該是相當重視,傳統就很重視,你看這裡就有一個「認識聖經,效法基督」,其實你把它講成認識基督可能更好。因為我們認識聖經一定是認識基督。昨天晚上我在橫濱也是講,認識神豐富的恩典和慈愛,讓我們生活裡面更穩健的成長。我跟康師母的生活關係就是這樣,我覺得真是神很大的恩典。

  各位弟兄姐妹,你對你的老公或老婆是不是越來越認識?我不知道。應該在一起越久越認識;越認識了以後,你是越愛他越尊敬他,還是越厭惡他越看不起他?各位,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毛澤東身邊的人,我不知道歐巴馬身邊的人,我不知道陳水扁身邊的人,我不知道馬英九身邊的人,就是他們的妻子或兒女,對這個父親、這個丈夫越認識,是越看不起他,還是越尊重他?

  我們住在一個屋簷下的,睡在一張床上的,我們的骯髒、下流、高貴通通被人知道。夫妻相愛,這點我常常勸交友的年輕朋友,尤其我在這裡也勸姐妹們,你們現在看到的,這個社會上的、這個世界上的給你廣告,就是你要成為一個迷人的人,而不是一個被尊重的人。你頭髮一甩,你走路的樣子,說的再難聽一點,所有的廣告,甚至不只是買汽車的廣告,連大學招生的廣告也差不多都是一群美女在那裡。我也不知道買汽車為什麼要一個穿三點式的人站在那裡,汽車引擎跟她穿三點式有關係嗎?所有的都給女人一個觀念,就是我要成為一個(對不起,我講直接一點)性的工具。我沒有說性不重要,但是好像大家認為性就是一切。我沒有說性不重要,這是上帝造的,非常重要、非常美好。我以前也跟康師母講過,如果你用你的美麗來吸引我,那一定會失敗的。為什麼會失敗?她是很漂亮的,但是各位姐妹,人都會老的,總有年輕漂亮的小姐出現,你怎麼能跟她比?「願你吸引我,我就快跑跟隨」(雅歌1:4),神要用他的美好吸引我們,人也是,而我們的美好很難說用外貌。我沒有說外貌不重要,我沒有因為自己沒外貌就一直強調內涵。我內涵也沒什麼。但我的確說,希望上帝能夠吸引你;在我們裡面的聖靈,在我們裡面聖靈的果子,讓你知道這是美好的。

基督徒的盼望,在我們可以更新,被主改變

  認識康師母這幾十年,當然她有叫我厭惡的地方。我承認,就如同我有叫她厭惡的地方,甚至我也相信我有叫她看不起的地方,她恐怕也有叫我看不起的地方,尤其當我們犯罪虛偽的時候,對方都會看不起。我們也很希望因為主的恩典,我們能夠塗抹、赦免……等等。但是,我們基督徒最有盼望的,就是我們可以被更新。有些人就是很卑鄙的。有些人就是長像也卑鄙,心思意念也卑鄙,就是齷齪、獐頭鼠目的樣子。可能我就是這個樣子。但是,我們可以被主改變,有主的生命在我們裡面,活出基督的形象。但這改變、更新就在對主的認識裡面,當然還有生活裡面的磨鍊。讀經禱告、求聖靈充滿,這是恩典。其實生活裡面磨鍊,也是恩典。但這磨鍊就是不舒服的恩典了。

  我有的時候看到康師母在教學、在對小孩子的時候,還有一些生活中,不管在教會的服事或家庭裡的……,對,我再一次說,你我都有被別人看到不怎麼好的部分,那也讓人難過、讓人看不起。但是,我們也求神幫助我們每個人,有上帝的榮美活出來。各位姐妹,你要讓你的先生尊重你。我的老婆了不起!我老婆有些地方真是好,我能看到她在教學、在愛學生的時候,她真是很擺上,心裡就產生一種尊重。各位,那是男人對妓女、對小三、對最漂亮的女優不會有的。因為她裡面有主,有主的形象。

  男人、女人都是一樣。我想到說,我不知道陳水扁貪污是不是真的?應該是真的。我不知道陳水扁下流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應該是真的。(我講陳水扁安全一點,因為他已經過去了。講毛主席,他剛剛過一百廿歲生日,不太能講的。)我的意思,就是我都不知道陳水扁夫人對陳水扁有沒有尊重?「你這個人下流得不得了,我都知道。」一起貪污,一起舞弊,一起分贓的人,那裡會尊重別的強盜?你跟我一樣惡劣、一樣狠,我們只是在利字當頭下做一個分贓,然後你走你的,我走我的。

  亞里斯多德在幾千年前也講了,友誼是一種美德。友誼能增加人和人中間的美德,也只有有美德的人才能夠有友誼。就是友誼是互相的。我覺得是的。我覺得一群邪惡的江洋大盜不可能有真的友誼。你再去看看水滸傳,我不覺得他們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真的是有友誼。你看看中國共產黨這幾年、幾十年的彼此內鬥,有什麼友誼?我不是在講共產黨,這只是一個例子。人間都沒有。如果在成就事情、做人做事裡面,沒有心裡真實的良善,是會被那些搞權術的人笑。宋襄公婦人之仁,是會被笑,我承認。但是,我們的主肯定我們。我們求主讓我們不是做給別人看。我們求主讓主的恩典是在我們心裡面,主的恩典在我們裡面工作。

靈命更新,就是越來越成熟、像主

  靈命更新,其實忠心服事的這部分,我今天幾乎都沒有講什麼,因為忠心服事各位聽到太多了。我們要忠心、要努力的服事,而我總是不喜歡講這個部分。我喜歡講服事的基礎。服事的基礎就是主對我們的愛,我們對主的認識。而我們有了對主的認識,就會越來越渴慕主,越來越認識主。但還是會有危險──我們可能會驕傲。那生活中的磨鍊、折磨就可以幫助我們,在我們認識主,在我們有知識、有能力教導,而且比別人都聰明的時候,可以謙卑下來。在我們謙卑下來的時候,我們就感謝主,我們會被磨鍊得更有主的樣式,更能夠美好。

  我們看哥林多後書。靈命的更新,再講簡單一點就是,我們基督徒的生活越來越成熟長大。靈命更新,不要把他想成我會呼風喚雨、說多種方言、趕多少鬼。靈命更新,就是我們這個人的個性、生活、思想越來越像主,越來越成熟,越來越有愛,越來越有智慧。不是說智商越來越高,但是想的事情能越來越周到,就是越來越像主。

  我們靈命更新,事奉我們不一定能講道或醫病趕鬼,或者說組織的能力,能把整個教會能帶領的更好,但是我們能夠很忠心。主人求於管家的,就是忠心。他只有一千兩銀子就做了一千兩銀子的事。他不能講道,但他可以為人禱告。他不能公開禱告的很流利,但他私下有很真實的禱告。他不能講道,但是他對主的認識是越來越增加的。「靈命更新、忠心事奉」,我講的,其實就是希望我們每個個人,和我們這個人跟教會肢體的聯繫,使我們越來越內涵外在都有主的樣式,就是成熟懂事,不管是愛、正義、智慧、聰明、穩重等等都是,就是一個人的成熟穩重。

基督徒是基督的信,是聖靈寫的

  哥林多後書第3章講到人的成熟穩重,他把我們基督徒形容成一封信,3:3,「你們明顯是基督的信,藉著我們修成的。不是用墨寫的,乃是用永生神的靈寫的;不是寫在石版上,乃是寫在心版上。」我們是一封信,這封信是藉著教會、使徒修成的。這個修就是寫。我們每個人是一封信,這封信是被父母生下來,被聖靈重生,被教會寫的,被弟兄姐妹寫的。

  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封信。我們每個人有很多身份,我們是一棵樹結出果子;我們是一匹馬奔走;我們是一塊田可以產生各種東西。

  人是什麼,有各種不同的形容。這裡講我們是一封信。這封信也很妙,這封信回到上面第2節,是寫在我們心裡的。當然,我們很多信是虛偽的,但希望在基督裡面的信,我寫信給你,你寫信給我;你常在我心裡,我常在你心裡,那是第2節的最後一句話,寫在我們心裡。

  3:2,「你們就是我們的薦信,寫在我們的心裡,被眾人所知道所念誦的。」這句話你更應該覺得這是教會。陳伯伯他被人所知道、所念誦。張伯伯被人所知道、所念誦。李媽媽被人所知道、所念誦。每個人看到都可以看到他、念誦他。有的人是會看走眼的。有的被人家寫錯了、念錯了,但是我們有一點就是:凡是基督在我們身上的工作一定永遠是美好的,而且會被基督和所有的人都知道。這個知道,在今生就讓我們彼此知道,而且是越知道越美好的。

  我們每個人是一封信;這封信不是用墨寫的,是用永生神的靈寫的,是聖靈寫在我們心裡。這時候,你也可以把這封信說成是「我們被塑造成一個雕像或一個人,聖靈來塑造我們內心」。外在的,我們被寫成一封信。這封信一定會寫得很好。我們會被寫得多好,他有個講法,我們每個人也是一封推薦信。人家在推薦我們,耶穌在推薦我們──耶穌在跟別人推薦我們,耶穌在跟天使推薦我們,耶穌在跟上帝推薦我們。耶穌也藉著我們這封信,在推薦他自己,因為我們是他的信。各位,我們是耶穌的推薦信。人家看到基督徒就會決定要不要信耶穌!

  我剛剛講的都是互相的,我們彼此推薦,我們推薦上帝,上帝也推薦我們。整個他要講的,推薦信常常是失敗和錯誤的。之所以推薦某某人,有的時候是人家不接受;有的時候推薦的結果是很糟糕的,他並不是那麼好。生活中很多地方都是這樣,包括介紹男朋友、女朋友。「我推薦給你啊!他很好的!」後來你在他的離婚證書上幫他簽字。他不好,他會變。

  教會或者上帝藉著教會在做一個工作。不是在推薦一個主義而已。共產主義是由共產黨員來推薦的,由共產黨員來實踐的。我們基督教的信仰是由基督徒來實踐的,但我們並不只是推薦、實踐一個教義,我們是把基督活出來。教義固然是非常重要的。我們能夠讓全世界的人知道,我們所信的多麼好嗎?我們能讓全世界的人知道,我們多麼好嗎?注意,這封信是基督。這封信是我們自己。這封信是上帝。我們的生活、教會的生活,把上帝、把耶穌,把我們自己都表現出來。這信,不是一封信而已,其實就是我們所有的生活,或者我們所有的生命。

上帝的話、上帝的靈使人更新成善

  怎麼讓一個人會很好?我們怎麼使一個人很好?你怎麼讓你的小孩很好?你怎麼讓這個學校很好?你用什麼辦法?用話。我們要讓我們的小孩好就是教他!不管是你、是家庭老師、鋼琴老師,我們就是用話,就是用文字。上帝也用話,這個話最重要的──他的律法。上帝告訴我們,你們要好啊!不可殺人,不可姦淫,不可偷盜,要彼此相愛等等。我們在讀聖經、在查經都希望用話、用道,把我們改造得更好。我再說,共產黨也是這樣啊!你讀毛主席的書,學毛主席,照毛主席的意思辦事等等,也是這樣──照那個話去做。

  這話就是上帝的道,但不只是上帝的道,還有上帝的靈。

  我們的工作是在寫信,把耶穌寫得很好,讓人家信耶穌;把教會寫得很好,讓人家來到教會;把自己寫得很好,讓人家接受我們。我們在寫自己,也在彼此寫。我們基督徒的工作,從哥林多後書第3章講,不是像我們比較熟悉的牧羊、撒種或者爭戰,是一個寫信的工作。寫信就要用文字,但是我們不是憑著文字而已。

  第6節,「他叫我們能承當這新約的執事,不是憑著字句,乃是憑著精意;因為那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或譯:聖靈)是叫人活。」新約的工作不是憑著字句,不是憑著文字,是憑著靈。字句叫人死,靈叫人活。這不是說聖子不如聖靈;而是說如果只有字句或者只有律法,那是定人的罪。但是,如果有字句(或者有律法)、也有聖靈的話,我們所講的就叫人活了。

  各位,這一點我們每個人也都有一個感覺,文字或者律法實在叫人死啊!叫人覺得很累啊!「作丈夫的,你們要愛妻子」,聽到了就叫丈夫死啊!「作妻子的,你們要順服丈夫」,妻子聽到這個大概通通都是昏死過去。因為我們是罪人,並不是上帝的律法不好。上帝的律法,上帝的話,對罪人來講,就叫你死;你做不來,做不來就要被殺死。但是有聖靈,這個話就有力量。有聖靈,聖靈就叫我們活下去。

  下面第7節,他特別講到:「那用字刻在石頭上屬死的職事尚且有榮光,甚至以色列人因摩西面上的榮光,不能定睛看他的臉;這榮光原是漸漸退去的。」律法的職事指的就是十誡。這些經文都有一點不好懂。他在這裡說,把一個人的推薦信寫好,也就讓你這一生過得好,也就讓教會或者這群人能夠過得好。不是只能憑著律法或者文字;這個不是壞事,這是有榮耀的;但這是定人罪的。因為在曠野,最後這些人都被定罪死掉了。在耶穌基督來了以後、在聖靈在我們身上以後,我們的工作不是定人罪的,我們的工作是叫人稱義的,我們的工作是讓人活下去的,我們的工作是有更大的榮耀。

  各位基督徒、非基督徒,基督教的偉大就在這裡。基督教如果說在醫院裡面,就是產房,是帶來生命的;其他所有的宗教和意識形態,就是太平間,是叫你怎麼死的。

  其他所有的東西不能解決人的罪惡。叫你規矩,叫你善良,叫你孝順父母,叫你忠於國家,至終都是叫人死的。不是虛偽;只是你孝順自己的父母就是傷害別人的父母,你忠於自己的國家就是去欺侮別人的國家。這個世界在人的罪惡之下,最美好的上帝的律法也是叫人死的。但是那是有榮光的,就像包青天的工作一樣,殺皇親、殺國戚有榮光,但悲哀的是要殺人的。我們的工作是把皇親國戚變成包青天,我們的工作是把邪惡的變成善良,這是更大的榮耀。 

  3:12-16,「我們既有這樣的盼望,就大膽講說,不像摩西將帕子蒙在臉上,叫以色列人不能定睛看到那將廢者的結局。但他們的心地剛硬,直到今日誦讀舊約的時候,這帕子還沒有揭去。這帕子在基督裡已經廢去了。然而直到今日,每逢誦讀摩西書的時候,帕子還在他們心上。但他們的心幾時歸向主,帕子就幾時除去了。」這段經文也不太好懂,是在講出埃及記34章裡面的一件事情:以色列人因為犯了上帝的天條,拜了偶像,神就殺了他們中間一些人。後來在摩西苦苦求情之下,神願意饒恕他們,而且繼續讓他們到迦南地去,但是神說我不要跟你們一起去了。摩西就求耶和華說,你一定要跟我們一起去,不但求主跟他們一起去,摩西很大膽、很勇敢,希望我們都有這種勇敢,摩西說:「我要看你的臉,我要看你的榮耀,我要看你的面,我要看到你。」

  各位,看耶和華的臉,我只能用一個話來形容,「我要看你的身體」。各位姐妹,你的身體我們能看嗎?你的身體只有你最愛的人能看。耶和華的臉人能看嗎?人是這麼惹上帝的憤怒不能看,因為我們帶著罪。連人間最偉大的摩西,連律法的頒布者摩西也只能看到神的背,不能看到神的面。但是他即使看到神的背,他在山上跟上帝講話,看著、看著、看著,看到那榮耀的光,他臉上也就有光了。所以摩西下山的時候,他臉上有光,以色列人看到那光都會怕。這裡都在描述律法的威嚴。這個光會過去,不是說律法會過去,就是人不能直接看到上帝的事會過去。不但不是律法會過去,律法不會過去。律法在福音當中,在耶穌的救恩當中,在聖靈的工作之下,能夠成全律法的工作──我們真的變得善良,有主的樣式。這件事是誰做的?我們從醜惡變成美善是誰做的?一般都會講,我們從醜惡死亡變成美好,那是因為耶穌基督的工作,這沒有錯。這是耶穌基督的工作,但是這也是聖靈的工作。

  所以保羅在這裡講,我們又很陌生了。3:17,「主就是那靈」,那靈是什麼?你在摩西五經裡,在出埃及記和民數記裡,你沒有看到「那個靈」,哪裡有「那靈」?「那靈」到底是什麼?哥林多前書11章講有個靈磐石隨著他們,他下面講,那個靈應該就是基督,但是他沒有說基督,他說「那個靈」。「那個靈」,我們在這裡看到的是三位一體;「那個靈」,應該就是出埃及記33:2,「我要差遣使者在你前面」;「那個靈」,就是那使者。「那個靈」,就是隨著他們的靈磐石;「那個靈」就是基督;「那個靈」就是聖靈。這裡三位一體,三位也講到了,一體也講到了。不管是耶和華去,不管是聖父去、聖子去、聖靈去,都是神跟他們同去。但是也是耶穌解他們的渴與他們同去,也是聖靈與他們同去,聖靈光照他們心裡,讓他們認識上帝永恆的光。

  「主就是那靈」,應該是指著跟他們在一起的那個使者。這個使者,其實不是在曠野才跟他們開始;在逾越節的時候,也就是上帝的使者,「主的靈在哪那裡,哪裡就得自由」。字句上的話,叫我們被捆綁;賜生命聖靈的律,在基督耶穌裡釋放了我們,叫我們得自由。我們的身體會受捆綁,字句會捆綁我們;但是聖靈讓我們看到主的榮光。聖靈讓我們變成主的榮光。聖靈讓我們這封信是一個貨真價實、能夠實現的推薦信。聖靈讓我們的靈命不斷地被更新,生命不斷地被更新,越來越像我們的上帝,服事不僅忠心也越來越有果效。

  我們低頭禱告。天父,我們求主與你的兒女同在,讓我們繼續被你更新,讓我們繼續地有主的慈愛和憐憫,讓我們越來越豐富,不是一枝獨秀的豐富,不是一個人的豐富。固然我們知道有些人是走得快一些,但是我們的豐富、我們的走得快是讓整個教會豐富,不是一個教會豐富而已,是你的眾教會都豐富。我們感謝你。奉耶穌的名禱告。阿們。


 
文字PDF /      講道MP3 / 
發佈者來自/68.194.187.194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