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講道系列

標題 / 030719 美好的產業 (詩篇16:5)        編號 /  29
發佈者 /  康來昌       發佈時間 /  Sun Aug 14 01:32:44 2016
文字PDF / 1       講道MP3 / 

美好的產業 (詩篇16:5)


聲音檔>>>

信息經文:詩篇16:5,「耶和華是我的產業,是我杯中的分;我所得的,祢為我持守。」

這是大衛的金詩,是他在逃亡、非常艱難時寫的。看到他在逃亡時對上帝的信靠、仰賴,我們也要從其中學到功課。

為什麼要求神的保佑?

第1節就說:「神啊,求祢保佑我,因為我投靠祢。」為什麼說,求祢保佑我?豈不是有困難、艱難?

在大衛許多逃亡的詩裡都有這樣的句子,譬如詩篇3:1,「耶和華啊,我的敵人何其加增;有許多人起來攻擊我。」為什麼要神的保佑?因為有許多人攻擊他。

詩篇60:11,「求祢幫助我們攻擊敵人,因為人的幫助是枉然的。」為什麼要神的保佑?因為人的幫助是枉然的。

詩篇22:11,「求祢不要遠離我!因為急難臨近了,沒有人幫助我。」為什麼要求神的保佑?因為急難臨近,無人幫助。

通常婚禮有一個儀式,牧師證婚前會問一個問題:「在座有沒有任何人知道這兩個人結婚會存在一些不能克服的障礙?」沒有人講話,才繼續進行證婚。這種問題問一萬遍,大概也不會有人知道。但夏綠蒂.白朗特寫的《簡愛》裡,簡愛跟她所愛的羅徹斯特先生在婚禮上那天,後面就有人說:「我知道,新郎有一個妻子,而且現在還在。」當然婚禮不能進行了。當簡愛帶著破碎的心回到家裡,讀的詩就是這一節:「耶和華,求祢不要遠離我!因為急難臨近了,沒有人幫助我。」

因為世界險惡艱難

為什麼大衛說「神啊,求祢保佑我」?因為人的保祐是枉然的。為什麼大衛說「神啊,大能者,不要遠離我」?因為我的敵人何其加增。
有人說現在年輕人是草莓族,應該是說一碰就碎,沒有抗壓的能力,碰到一點壓力、打擊就受不了。我自己覺得現代人不只是草莓族,也是榴槤族,一刺就把人家刺得頭破血流;又容易受傷,又容易傷害人。我也不覺得只有年輕人是這樣,我們都差不多。當我們從母腹中生下來,都進入一個很可怕、充滿了險惡的世界;這世上沒有良善、充滿了罪惡。

還不要說是小孩生下來就進入一個非常危險的世界,所以我們需要投靠上帝、求上帝幫助,從成胎的一剎那,在母親的子宮(保護得最好的地方)就有無數的危險。

在我們教會,我也經歷到這樣的事。什麼地方比母腹更安全?佛洛依德說,人有回到母腹裡的慾望,因為世界實在太恐怖。但回到母腹就安全了嗎?我們教會有非常可愛的孩子,在生下來的時候,就被他母親供應他生命的臍帶纏住,以致有一些發展上的困難。即使在母腹中也有艱難。

因此,大衛在這裡所講的,是對我們每個人的提醒:就是我們需要投靠上帝,因為這世界上太多險惡、艱難的事,包括母腹裡。

因為投靠人枉然

感謝主,我們的主是可靠的。當我們投靠主,就發現祂確實在每件事上都在保護我們。聖經裡也多次講到:「投靠耶和華,強似倚賴人;投靠耶和華,強似倚賴王子。」

我都不是說,父母、國家、醫生、律師、警察不重要,我們是投靠警察、醫生、律師、父母、孩子,但他們如果能對我們有幫助,必須成為上帝的工具;在上帝的手中,他們才是我們的保障和幫助。否則我們不是看到(包括聖經裡、生活中)有這麼多父母讓兒女不但不能得到投靠和保障,反而得到非常多的傷害和痛苦。在希臘悲劇的作者裡,大概就發現這樣的事,所以有Oedipus complex小孩要殺父娶母的這種情結。我們中國神話裡也有哪吒要殺他的父親。

我當然不是鼓勵各位造反,但的確在家庭裡是有很多的傷害。我們中國歷史故事裡也有,有時父母親作了惡夢,孩子生下,就討厭這小孩,甚至把他丟到山裡,吩咐牧羊人把他殺死。在聖經裡也看到,包括大衛的父親給他的傷害,包括最是溫柔的以撒,也給兒子傷害。

稍稍一提以撒的事:以撒在為他的大兒子以掃祝福時說了一句話:「願你作你弟兄的主;你母親的兒子向你跪拜。」(創27:29)我不知道作父親的以撒這麼討厭他的小兒子雅各,他說:「願你的弟弟作你奴隸,願你弟弟向你跪下來。」。

最溫柔的以撒在祝福時,對小兒子流露出這麼多的恨惡,我們可以投靠我們的父母嗎?

我們可以投靠我們的兒女嗎?中國人說養兒防老,詩篇3篇,大衛投靠上帝時說:「我的敵人何其加增。」那要殺他的敵人,是他最愛的兒子押沙龍。

夫妻之間的,主僕之間的傷害也看過,我們要去投靠誰?我們需要有家庭;需要孝順父母、盡心養育兒女;需要讓我們的環境安全妥當;需要有好的社會制度、警察、軍隊、老師、醫院。我們也感謝主給我們。但正是因為信靠上帝,才可能有這些好的。

不信靠上帝,就算有一切好的,從母腹中我們就開始有危險。

因為上帝愛我、恩待我

大衛經歷過這些。他是一國之君,有了一切,但他知道如果不是神保佑,誰都保佑不了他,因此感謝主。2節他就說:「我的心哪,你曾對耶和華說:祢是我的主;我的好處不在祢以外。」兩節聖經,大衛對上帝已經有三個稱呼:第一個是「神」,意思是大能者;第二個是「耶和華」,意思是自有永有、不會改變的那一位(父母、兒女、環境都會改變);第三個是「主」,而且是「我的主」。

在出埃及記21章有個很有意思的記載,講到以色列人如果買了一個希伯來人、他的同胞作奴隸,服事六年,到第七年時,這奴隸可以自動的出去,不用花錢來贖。因為希伯來人不能永遠作奴隸,第七年就要讓他自由。但會有一個情形,那個奴隸在這六年服事之後:「倘或奴僕明說:我愛我的主人和我的妻子兒女,不願意自由出去。他的主人就要帶他到審判官那裡,又要帶他到門前,靠近門框,用錐子穿他的耳朵,他就永遠服事主人。」(出21:5-6)為什麼會有這麼賤的人?給你自由,你居然不要?因為「我愛我的主人」。為什麼會「愛我的主人」?必定就是「我的主人愛我」。

我認為這裡的描述,應該是每個基督徒對上帝的反應。

我們碰到困難、痛苦,有人(詩歌、福音、講道、電視、佳音電台、各樣方式)告訴我們上帝是我們的救主,我們應當去投靠祂。於是我們就去投靠祂,好像一個走投無路的人把自己賣給一個主人。當然,我們沒有賣給上帝,我們好像一個困難的人,去試一試這上帝到底如何。當去試試看的時候,我們發現祂是這樣的慈愛、全能、豐富,我們在事奉祂、經驗祂恩典時,就越來越喜悅祂。或快或慢,我們就會說出保羅在羅馬書12章說的:我們願意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願意成為上帝的奴僕。或者說,保羅在哥林多前書7章講的:我們這些被主拯救,從罪惡、死亡、律法中釋放出來、得到自由的人,因為經歷上帝的拯救,我們就願意成為上帝的奴僕。

所以大衛說:「祢是我的主、我的恩主,祢對我有這樣多的良善,我除了一生成為祢的奴僕事奉祢,我還能在什麼地方找到生命的方向?」我們投靠上帝,因著上帝的恩惠,我們願意事奉祂。

我常說,不管對神學生、牧者、弟兄姊妹,我們都說同樣一句話,就是:如果要服事上帝、愛人、傳福音、對丈夫妻子兒女好,要在上班的地方有主的見證,要良善、要勇敢,若是憑著自己的意志,把它當作一個律法,會做得很辛苦。我們必須不斷的、更深的被上帝的愛感動來做這些事,我們就充滿了喜悅。

「我的心哪,你曾對耶和華說:祢是我的主。」祂是這麼慈愛,我們就願意把祂稱為我們的主。

神用修剪使我們又美又善

如果看完第2節,上帝非常的好,會保佑我們,值得投靠,祂給我們一切的好處:生命、自由、永生、兒子名分、聖靈、繼承產業等等一切,如果上面一句話是「我的好處不在上帝以外」,下面一句就是:「我常常思想祢的慈愛、信實、公益、良善,我跟隨祢;我思想祢在帶領我的美好,我就更加渴慕祢像鹿切慕溪水,我就要更加親近你,因為你實在是美善。」然而,當大衛講到「我的好處不在你以外」時,他除了講:「我就要親近、愛、信靠你」以外,還能講什麼?我們非常稀奇的發現,他下一句話不是說「我就喜悅你」,而是說:「論到世上的聖民,他們又美又善,是我最喜悅的。」大衛講他最喜悅的居然不是上帝,而是世上的聖民,就是以色列人;用今天來講就是,教會、基督徒、弟兄姊妹。

我自己覺得這句話幾乎就是聖經最大的神蹟,也幾乎是最難叫人相信的一件事。你說:「不是吧?聖經最叫人難以相信的是童女懷孕、死人復活、上帝用六天創造了世界、紅海會分開。」你會覺得這些神蹟難以相信。其實若你相信上帝是全能的(而我們應該相信),這就不稀奇了。但聖經或我們的經驗上,非常難以相信的一件事,就是:上帝的兒女、以色列人、基督徒,你我居然是又美又善;這真叫做臭美。

我知道非常多的基督徒可以承認上帝的美善;我們愛主、在密室中跟主有親密交通、讀經禱告唱詩,覺得好得無比。這我們多多少少有一些經驗,至於說你旁邊這個人又美又善,是我最喜悅的?這很難相信。

事實上從舊約開始就看到世上的聖民(舊約是以色列人,新約就是教會),實在是最醜、最惡、最叫人討厭的。單單他們彼此相咬相吞就已經夠邪惡;在他們對上帝的不忠不義上,更是厲害。

從舊約來看(其實新約也是一樣),以色列人都是俄國人,什麼意思?因為俄國人是人盡可夫,什麼馬林可夫、赫魯雪夫。人盡可夫的意思就是這是一個蕩婦,每個男人都可以作丈夫。以色列人就是個蕩婦。所有的偶像、假神,都愛、都拜;就是不愛、不拜造他的上帝。這樣一個蕩婦、不愛上帝、不忠貞的人,有一天會變成又美又善。

新約的教會也沒有多好,我們也不要去笑以色列人是蕩婦,因為我們對上帝也不是多麼的忠實。你真的覺得上帝是最好的?你真的要主自己嗎?若給你選擇,你是要英俊美好的身材、強壯的肌肉、很多的財富、學識、聰明、美貌…,還是主自己?你真的很愛主?主是我們的產業、最美最善的?我們不大有這樣的心。

當然如果神的愛、聖靈不斷在我們心中工作,我們越來越願意順服、被祂的十字架和愛修剪,會經驗到祂實在是又善又美,而且祂的善和美,可以把我們變成又善又美。

不過我也要強調,我們變成又善又美,這變的過程可千萬不要想錯。我以前就是這樣想:我信主了,以前的不誠實、不善良、嫉妒、欺騙、說謊、情緒暴躁、不乾淨的思想,怎麼樣變成一個又善又美的聖民、神和人都喜悅的人?那時的想法就是像武俠小說一樣到一個深山去,開始練功,每天讀經、禱告、唱詩,跟主有親密的靈交,然後主就在我廿年認罪、悔改、面壁、把聖經背得滾瓜爛熟、禱告、看很多屬靈書籍,然後下山回來,人一看,發現頭上有金冠、很溫柔、憐憫、慈愛,改變了;變得又善又美。

這是我以前的想法,不斷的讀經、禱告、密室裡跟主交通等等,就會改變。我相信這也是好的、必要的。但若以為美善是這樣來的,那就永遠不會美善。

我們的美善是在這世界,跟那一大堆的草莓、榴槤一直磨,越磨就越美善。也許你就是草莓、榴槤,但如果能把主當作我們的主,不拒絕祂給我們的十字架,接受祂在生活中給我們的磨練,包括教會裡的生活,我們會經歷到神的美善,也會看到自己逐漸的美善。這真是非常難學的十字架道理。

說我自己的見證:我實在不怎麼美善,在信靠主覺得主實在美好的同時,我真是不想跟人群接觸。神帶領我來信友堂之前,其實已經給我一些訓練工作,就是在美國讀博士那最後幾年,神讓我到一個小的大學城去牧養教會。剛開始學習牧養、探訪,覺得非常討厭。他們不喜歡我去,我也不喜歡去。而那時候,我最喜悅的口頭禪是主自己,但實際上喜歡的非常多,而主也不在其內。其中一個就是,那段時間的NBA美國職籃是最好看的,有兩個超級名隊,Michael Jorden也開始崛起。星期天下午兩點,是職籃的現場轉播,也正是我探訪的時候。那是全世界最強烈的一個對比,又美又善的NBA,和又醜又惡的羊群。真的很難。

我相信你們都有這樣的經驗。我不是說你讀經禱告時就剛好有個很好的電影,我是說生活中就是有一些十字架,天天都有,是我們避之唯恐不及的,而且又有一些不一定是罪惡的好東西。但我們最起碼知道,那令我們覺得不好的,是神給我們的責任。我就在那裡學習探訪。還有一個超級牧師就是康師母,幾乎是拉著我的耳朵從電視機前面帶走。到了別人家,也讓別人很火我,因為別人也正在看籃球賽。如果是我自己探訪,就會說我們一起來看,或今天我就不去探訪了。但我太太就不行,就要傳講上帝的話,叫人家認罪悔改等等。

很痛苦、很不舒服,但神的恩典很豐富。我每次都會提醒,不管是聖經或個人見證,不要拿那模子來套,每個人不一定會碰到這一模一樣的情形。我們都有一位主,也都是憑著信心,靠著上帝的恩典在這世上生活。但同樣的主、恩典、信心,每個人的遭遇和帶領不一樣。所以也不要緊張好像有一天神會呼召你離開那NBA一樣。

真的在學習裡,如果願意信靠上帝,單單這一項磨練(跟所有的磨練一樣),就讓我們在十字架中成長,而且得到更多的自由和愛。自由就是我不會被NBA綑綁。那是一個好東西,但它可以綑綁我,叫我想的就是這些東西。學位、金銀、珠寶、美麗這些都是很好的東西,但當它成為你的產業、你的最愛,而忘記上帝,神有的時候就要修剪我們;不是虐待,而是修剪,讓我們結果子更多。

我記得我錯過得那麼多場球賽裡,有一場就是Michael Jorden得了61分、好好看的一場。聽到這個,我那天去探訪就火得不得了。然而,就在上個禮拜(台灣播出的經典球賽集),我看到那場球了。神的帶領真是奇妙,不但我看到,我是跟我太太和兩個小孩一起看。我們看到Michael Jorden神乎其技的表現,獨樂不如眾樂,也沒有罪惡感,全家一起歡歡喜喜的看。神就在經過十幾年以後,讓我有機會看到。
我再說,不是每個人的遭遇都是這樣,但我們都同有一位主,主都會修剪我們。修剪時也都會不舒服。但願意信靠上帝、背神給的十字架,就可以讓你的生命更美好;你就不是一個易碎的草莓,而是一個非常甜、放進嘴裡讓人入口即化的草莓;你就不是一個刺人的榴槤,而是一個放進嘴裡讓人入口即化,好吃的榴槤。

我也不敢說我現在有多好吃了,但在神的恩典中有進步。這些進步裡也會有困難。我也記得我太太是高齡產婦,生第一胎時很早就出現險況,所以必須臥床。第二胎也是這樣。我們牧養的查經班,高速公路要開一個半鐘頭,所以那段時間星期天我太太就不去。我就提著老大(放在一個籃子裡)去教會講道、下午去探訪。在車上一個半鐘頭,我必須不斷的講故事、唱歌,只要一停,康強就哭,一唱一講,他就乖乖的聽。老實說,我有一點得意。

有一次在探訪時,有個電話打來(我們是住在一個美國教授家裡),叫我趕快帶兒子回家。那美國教授太太很有經驗,說我太太有一點不舒服。我又不是笨蛋,我太太若只是有一點不舒服,會打電話來叫我回家?我太太又不是草莓(也不是榴槤,最起碼是西瓜),她哪裡會有一點點小事就像林黛玉一樣叫我回家?一定是很嚴重。我就問怎麼回事,她看我反應還鎮定,就說,我太太有要流產的現象。我就說那我們多禱告。她看我還正常,就又說我太太現在醫院,叫我一定要鎮靜,因為我太太哭了。

我想任何一個女人懷孕,碰到這情形,一定很害怕。記得我把康強放上車時,有一分鐘時間,覺得很抱怨:「神,祢不公平,如果以前祢為NBA的事情處罰我,我就接受。但現在我很愛主,也很順服,怎麼還叫我碰到這樣的事?」感謝主,一分鐘以後,我就把這抱怨棄掉,改成讚美:主的帶領美好,神給我的產業美好的;神給我的遭遇是美好的。

到了醫院,孩子是保住了。那是一個經驗,也讓我領悟到:我們生活中碰到的任何事情,包括高齡產婦、懷胎的辛苦,都是神給我們產業。如果我們會把神當作一切事情的基礎、根基、是我們的至寶,那就會得到一種力量,能克服、解決這一切事。

在教會裡跟很多弟兄姊妹的磨;在家庭裡跟丈夫、妻子、家人的磨,是可以把人磨得心灰意冷,成為更易碎的草莓,或更刺人的榴槤;但也可以靠著上帝的恩典,發出我們的美善。

看尼希米,他有上帝的同在,而那麼多困難,就讓他領導的能力和他所領導的百姓經歷更多的祝福;沒有那些困難,就不會有的。

我還是說,我們並不是自求苦惱、自尋煩惱,也不是自己就在這些困難中間,像有被虐待狂一樣。我們希望減少任何的災難和苦害,但如果上帝讓我們經驗到,我們仍然說:神的帶領美好。就在這種信靠上帝裡面,包括能看到所有神選民是美善,是要在這世界上見證神的榮美;我們可以在教會裡享受到喜悅。

這一點,希望每個人都能更多有這樣經驗。因為在教會裡,我們都信靠上帝,但只有團契生活,跟弟兄姊妹交通,是不夠的。我也完全知道,不夠的理由是容易受傷害:跟這人講心事,結果是他在那裡傳話;這個人會有這樣的批評、那樣的論斷。只要進入教會的圈子裡,就會發現有很多的艱難;只要一開始跟牧師、傳道人、長執接觸,就會發現有種種的罪惡、醜惡。不接觸其實已經看出來,接觸就看到更多。但我們後面有一位主。

大衛在整個以色列百姓中,他何嘗不是受到許許多多傷害、打擊,又何嘗不是傷害、打擊了許許多多的人?但他會說(當然這也有預言的成分):「世上的聖民,他們又美又善,是我最喜悅的。」

神在祂十字架道路、祂的帶領、人類歷史中,繼續不斷的在做這樣的事情。這事情叫啟示錄的作者約翰都非常吃驚,他兩次向天使下跪。一次在19:10(另一次在22:8)。這是一個錯誤,約翰不應該犯這錯誤,他為什麼會犯?實在情有可原,因為天使告訴他一個實在是太好的消息,讓他興奮的要跟這報好消息的天使下拜。

天使報的好消息,就是那新婦蒙恩,「就得穿那光明潔白的細麻衣」(啟19:8)。也就是上帝的新婦、教會、世上的聖民、你、我、身旁的弟兄姊妹,有一天要穿上潔白的新娘裝,成為聖潔、沒有瑕疵的基督的新婦。這很稀奇,因為千年來,教會也好,以色列人也好,我們的心常常不能專心的愛上帝、信上帝。

約翰有這刻骨銘心的體會和經驗,因為他知道(包括約翰一書裡他寫到教會一些墮落、敗壞、腐朽的現象),上帝的恩典大過人的過犯、大過教會的軟弱、大過你我的罪惡。神的恩典會成就奇妙的事,不僅會成就新天新地,也會成就你我成為聖潔,沒有瑕疵。而且這個成就,不是將來才能經驗,今天我們就經歷到。

我越在信友堂服事、越在家庭裡以上帝為我的主,我就越喜悅神給我的產業;我越沒有上帝的時候,包括在看NBA,就算是多精彩的一場球,最後也不過是帶來一些空虛、枉然,而要繼續尋找一些刺激。

耶和華是我的產業

這就是4節講的:「以別神代替耶和華的,他們的愁苦必加增。」如果我們的愁苦不要加增,婚姻、家庭、工作都成為美好的產業,就像6節講的:「我的產業實在美好」的話,我們需要有第5節:「耶和華是我的產業。」

聖經裡兒女、土地是我們的產業。「產業」跟世俗的用法一樣,錢財、家庭、兒女都可以是產業。這一切東西固然是上帝白白賜給我們的,但若要在其中享受,且經驗到裡面的美好,不僅是要神給我們、神為我們持守,而且我們需要把神當作至善、至寶:「祢是我的產業。」

我們當中很多人的痛苦、艱難,都是因為我們沒有把神當作至寶、唯一。當神成為我們的唯一時,我們連結在神身上,就得到許許多多力量,讓我們成為好的丈夫、妻子、兒女、父母。但這連結也是經過修剪、經過艱難。

在教會裡,我以前常有的一個抱怨就是,很不喜歡信友堂的禱告會。像是個冰封的經驗,冷得不得了。但我是帶禱告會的,那還怨得了誰?還是可以怨,可以怨同工、怨弟兄姊妹、怨大家不火熱、死板等等。

我不是說我們不應該改善,包括環境和別人。但我總說,任何人事的改善,要從自己開始;不是立志要怎麼改善自己,而是回到上帝那裡。「我將耶和華常擺在我面前,因祂在我右邊,我便不致搖動。」我將祢擺在我最愛、最重要、唯一重要的地位,我生命就開始改善;祢用祢的十字架修剪我的時候,我就經歷那些美善。

不管是哪一個聚會,我現在也想到這是上帝給我的,我就在其中感恩、學習,就在裡面越來越嘗到更多的甜美(包括禱告會),心裡都得到主的激勵。每一個聚會,甚至每一天的每一個經歷,如果我願意信靠上帝、願意接受上帝給我的十字架,就沒有哪一次,我肉體感覺不舒服的人事物不是給我最大的幫助。

在這禮拜三的禱告會,有件感動的事:一位不是我們教會的老姊妹打電話給我,她問:「康牧師,今天神還行神蹟嗎?」她說她是信主多年的老基督徒,但今天會問這問題,就是碰到很難的事:她的女兒乳癌末期了,她哭將要白髮人送黑髮人。她一直問這問題,我可以想到一個母親的焦慮:「康牧師,今天神還行神蹟嗎?」我的答案當然是:「是。」「義人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雅5:16)
當然我也為她禱告,但作為一個好的牧人,我也必須把真理講得清楚。我為她禱告,也說:「姊妹,但我們需要順服上帝。」我不是推卸責任。我完全相信神能醫治,但我也知道這在上帝的手裡。老姊妹當然也知道,所以她說:「是,我們順服,不管神怎麼帶領都順服。」但我知道一個作媽媽的心,結果若不是她所想的,她會非常艱難。

過兩天,我打電話給她。她一聽到我的聲音就哭了:「康牧師,醫院裡從院長到主治醫師,通通說她沒希望了。大概只有幾天,現在送到加護病房。」但是我很感恩,因為如果不碰到這樣一個艱難的代禱,我就不會在這艱難的事情裡被磨練得經歷到上帝的恩典,也讓我對上帝的信靠和對人的禱告、關懷變得更真實。就是:這件事需要我用力、辛苦,也覺得作難,因為我很怕結果是負面的。

我聽到這老姊妹在哭,就想:「糟糕了。」感謝主,神有一個很奇妙的帶領。她說:「康牧師,雖然我在哭,其實我的心裡很平靜。因為今天神開了我的心。女兒送到加護病房了,我很難過。後來有事要到銀行拿保險箱裡的東西。那時,神就光照了我,開了我的眼睛,提醒我:保險箱放在銀行裡,重重關卡保護,但當主人來的時候,說我要拿,就可以拿走。」她說:「神讓我想到,我的女兒是神的寶貝,我不過是一個管家、銀行,替祂保管。當主人要拿走的時候,就拿走。」

我一聽非常感動,回去跟我太太分享。神的帶領也真是很奇妙。這姊妹不知道有沒有看過戴德生的傳記,因為她的反應就跟戴德生的女兒病死時的反應一樣。他非常愛這女兒,他太太就這樣告訴他:「我們是園丁,花園裡最漂亮的玫瑰花被主人摘走,園丁能說什麼?」
這姊妹得到主的安慰、得到力量,但你、我都是一樣,我們在這世界上得到主的安慰、力量、扶持,是真實的。主真是美好。主的帶領也是美好。但那不保證下一秒鐘我們不會跌倒。這位媽媽心情還是起伏。今早我跟她通話,她也很誠實的說,她的信心完全喪失了。

人的信心會有起伏,但我們的上帝像磐石一樣不動。因此,「神啊,求祢保佑我,因為我投靠祢」;因為這世界有許多的人、事、物攻擊我;因為危難臨近我,沒有人幫助;因為人的幫助是枉然;因為我們在投靠你的時候我們發現你是那麼可靠,雖然有時是以困難當餅、艱難當水給我們吃、喝,但信靠祢,我們發現所有的好處從祢而來;所有的好處不在祢以外。當我們單單以耶和華為我們的產業,當我們稱頌耶和華,願意得到主自己;願意被主的十字架剝掉每一個我們覺得合情、合理、合法的需要時,我們發現神給我們的一切,包括世上的聖民、兒女,是又美又善的。

我們教會也有小孩有這樣的困難。我也經歷過這樣的事情,有的父母現在還在艱難當中。我們一起靠著上帝的恩典往前面走,彼此扶持,信靠上帝的話:「耶和華給我的產業,實在美好。」(詩16:6)因為耶和華是美好的。

今天,我們的兒女、工作、婚姻,不一定是美好的;但你以耶和華為你的產業,就遲早會經歷那無上的美好。我們永遠的幫助和幸福,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我們永遠的幫助和幸福,從為我們在十字架上代贖、拯救的耶穌基督而來。

 
文字PDF / 1       講道MP3 / 
發佈者來自/108.176.157.83

上一篇     下一篇     修改     回信息列表


回首頁